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最新章节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 连载中
分享我的灵根等级是…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作者:铁头小白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简介:平凡少年穿越到了异世大陆,意外将自身极品灵根转变为废品灵根。而门外,魔教的大佬正在等着他……
  “别人的灵根转化出来的是灵气,我的,只能算尾气。”
  “防御有用么?我灵疗术奶你一口,你就得死!”
  “乖,别哭,不就是受伤了么?师兄打你一拳,保正拳到病除…”
  “师兄,你干嘛吃毒药啊?”
  “当然是为了让灵根更废啊…”
  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东西是废品,不信?让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最新章节五十章 冲击通脉境
二章 灵根显威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作者:铁头小白加入书架

  正当二人又陷入沉默之时,姜凡的师祖突然开口道:“时也,命也!罢了,姜凡,不要想太多了,我本就不是那血域魔尊的对手,现在大半的功力又强行输送到你的体内,此刻出去,也只能拖他一时半刻。”

  他看着姜凡说道:“不管怎样,你灵根在心,可承载我对这诸般法诀的感悟,虽不知你灵根品阶,但这些感悟,有多少算多少,你都牢记于心。以后为我隐仙门开枝散叶,就靠你了!”

  老者说着话,身上的气势陡然而生,眼神也变的不再混浊。他一步向前,大袖一挥,刚刚传功时催生的雾气便统统消散了,山洞也露出了深灰色的石壁。

  老者回头看向姜凡,说道:“血域魔尊攻上山门,定是为了这一气浑天诀,如今我已将法诀销毁,所有内容与感悟都传于你的灵根之中,你感受一下,可否还寻的到?”

  姜凡闻言,赶忙沉下心来,努力的调动着体内的灵气。

  由于旧灵根被替代了,品阶下降,所以姜凡的修为也在慢慢消退,灵力也在慢慢减少。他努力催动着不多的灵气进入灵根中,随即,一些晦涩难懂的信息都涌现在姜凡的脑子里。

  只不过,有一些信息已经不完整了,想必是传承被打断的缘故。

  姜凡努力在脑海中寻找着信息,突然,那股玄妙的气息又从心底升起,一时间其他的信息都从脑海中消失了,那股气息进入脑海,凝成几个大字:“一气浑天诀。”

  姜凡大吃一惊,原来方才在脑中凝出文字,催动两心融合生出灵根的,竟就是一气浑天诀!

  但随即他又一想:“那血域魔尊费劲抢这完意干嘛?他不怕修炼了之后,自己的灵根被人当废品给卖喽?”

  “怎么样?可有一气浑天诀的记忆?!”师祖关切的问道。

  “回师祖,有是有,但我现在,看不了!”姜凡实话实说道。

  “有就好!姜凡你灵根品阶不足,难以将我的记忆和感悟转换成自己的,但也无妨,等他日你修为提高了,便可弥补资质的不足了。”

  师祖看着姜凡,出言安慰道,但姜凡眼中看的真切,师祖说道“他日修为提高。”眼神明显暗淡了不少,看来,身怀废品灵根,以后的修行之路,甚是艰难。

  姜凡想到此处,苦笑的摇摇头,谈何以后,麻烦已经上门了。

  “好了,姜凡!记住,一会我拖住魔尊,你赶紧跑!掌门他们,应该已经撑不住了。”

  师祖领着姜凡走到山洞的入口处,师祖将手放在石门上,停下身形扭头对姜凡说道:“记住,你是隐仙宗的希望!”

  师祖说罢,手掌上隐隐散出白光,白光没出石门,石门缓缓而开,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刹时间飘了进来。一声霸道的长笑响起:“寻溪老人,你再不出来,你的徒子徒孙可就死光了!”

  寻溪老人深吸一口气,那浓烈的血腥味猛的灌入了口鼻。他愤怒的攥起双拳,两臂青筋暴起,抬头向天空看去。

  那里,飘浮着一朵血云,云上站着一个面色惨白身形枯槁的男子。这男子周身笼罩着腥红的血液,正朝着老者狰狞的笑着。

  “姜凡,快走!”寻溪老人向姜凡低声说了一句,猛的一蹬地,身形便如炮弹一般直直向那血云冲去。“魔头休要猖狂,还我徒子徒孙命来!”

  姜凡闻着血腥味,看着眼前如人间炼狱般的战场,腿肚子都要打转了。他猛的给了自己一耳光,发狠道:“妈的!这条命本来就是白赚的,怕什么!跑了大赚死了拉倒!”

  姜凡怒喝一声,便向一边跑去。天空之上的魔尊看到寻溪老人身后又跑出一个弟子打般的少年,眉头一皱,对下面正在撕杀的众人说道:“开启血刹大阵!不要放走一个人!”

  底下魔尊的众手下听闻,齐齐挥起手中兵器,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砍去。兵器割破皮肉,带出一道道血花。一时间,隐仙门内的血雾又浓了几分。

  接着,从人群中走出几个将领模样的大汉,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结着法印,同时暴喝一声,这飘散在空气中的血雾便好像活了一般,向隐仙门众人身上缠绕过去。

  一些修为不高的弟子,吸入了血雾,身上顿时泛起点点黑斑,接着一股股黑色的血液便透过皮肤渗了出来。

  一时间,哀嚎声,哭喊声纷纷传来。姜凡看着这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一个个化成一滩血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大师兄!救我,救我!”一个弟子身中血雾,慌乱间看到了姜凡,便哭嚎着向他跑来。

  “你,你别,我救不了你!”姜凡见状吓的说话都带上了哭腔,那师弟的背后,血雾正追着他铺天盖地的涌来。

  在姜凡绝望的眼神中,那名弟子化做血水倒下了。他至死也想不通,一向英勇果敢的姜凡,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下一秒,漫天的血雾包裹了姜凡的身体。

  “要死了么?”姜凡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一秒…两秒…

  “嗯?怎么回事?”姜凡感觉血雾进入了他的身体,情急之下,他本能的催动灵根,引出灵力来抵挡血雾。

  姜凡不知道的是,这血雾专门吞噬灵根产生的灵气来壮大自身。一时间,姜凡那废品灵根产生的灵气便被血雾吞噬一空,但因为这废品灵根产生的灵气毫无营养,血雾吞噬之后仿佛食物中毒一般,不仅无法在姜凡体内兴风作浪,甚至都被转化成了那毫无营养的灵气,被那废品灵根储存在了心脏中。

  姜凡睁开眼,兴奋的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打了一个饱嗝。弄不清状况的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吃了什么补品一般,浑身是力气。就连掉倒练体境一重天的修为,都因为吸收了血雾到达了两重天。

  “这血雾,比五块钱的兰州好吸多了!”姜凡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快感中,但身后阵阵的惨叫又将他的思绪拉回了这个人间炼狱。

  “还是快跑吧。”姜凡抬腿准备跑,却又听见了不远处,一个刚过十岁的少年的哭泣声。

  姜凡望去,那个少年是昨天刚入山门的弟子,当时姜凡做为众弟子的榜样在演武场上讲话时,曾看见过这个少年。只时那时他崇拜的目光变成了现在的无助与惊恐。

  姜回看着那个小年,面露挣扎之色,犹豫了片刻之后,姜凡重重的叹了口气。

  “哎!心脏残缺了,可以坚强的活着,可人心要是残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那一刻,姜凡的眼神变的坚定,他箭步如飞的跑到少年的身旁,一把将他拽到了身后。

  那少年本来心如死灰,看着血雾逼进,但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将他拽退几步,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那是……姜凡师兄?!

  少年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血雾向姜凡涌去,但却如轻风拂过山岗一般,没有了痕迹。那伟岸的身影竟还扭过头来,对他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嗝~~”姜凡本想说些什么,但到最后,仅仅是打出了一个嗝。

  “那一日血色漫天,哀嚎遍野,是姜凡师兄挺身而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驱散了人们心头的恐惧。”多年以后,那个曾经的少年对他的子孙如是说道……

  此时的姜凡并不知道他人生的精彩故事,就从这一声长嗝开始,。

  他只知道,眼前的少年双目中,又焕发着对生的渴望;他只知道,上一辈子在社会底层挣扎的他,也曾几何时希望有个身影能撑起他灰暗的天空;他只知道,他要去救更多的人,哪怕是死,也要去救!

  “我姜凡,若此劫不死,必以天残之躯,还这些可怜人一方完整的天地!”

  

三章 姜凡的领导天赋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作者:铁头小白加入书架

  姜凡冲那弟子关切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

  “大师兄,我没事。”那已经瘫软在地的弟子挣扎着站起来看着姜凡,眼神充满了尊敬与崇拜。

  “嗯,没事就好。”姜凡点点头,向那血雾的核心地带看去。

  那里,正是通往后山洞口的入口处,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与道路两旁雕梁画栋的建筑,此刻都已笼罩在血雾中,看不真切了。

  姜凡将灵力运至双目,才能看到那血雾中那隐约的人影,伴随着耳边的喊杀声,姜凡可以想像,那里面是怎样一幅惨烈的画面。

  “大师兄,掌门和各位长老们,都在那里。那里太危险了,师兄你…”一旁的小师弟顺着姜凡的眼光也向那边望去,只见漫天的血色,不由得一阵后怕,对姜凡说道。

  “呼…”姜凡长出了一口浊气,他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看着入口处,仿佛血色的深渊。

  姜凡不由得想起,上辈子窝在夜暗的地下室隔间中,只有一扇小小的高窗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姜凡就呆呆的躺在小床上,看着窗外的灯光,想像着这不属于他的美好。

  “深渊么?上辈子我身处的地方,才算是深渊吧。”姜凡自嘲的笑笑,看向那小师弟,意志坚定的说道:“你待在这儿,我去看看。”

  姜凡握了握拳,感受着血雾带给自己的力量,扭头便向人多的地方冲去。从山上到山脚,只有数百丈的路程,但这一路上,处处都有隐仙门的弟子在与血域魔宗的弟子在血拼。

  姜凡一路并不与人交手,只是尽量的放出灵力,吸引那些血雾向自己涌来。

  隐仙门的弟子,素质要比那血域魔宗的弟子高出一截,只是碍于血雾的干扰,不能自如的使用灵气。

  姜凡不知,正是自己的出现,让当前隐仙门节节败退的形势出现了转机。

  一处山坳上,数十名隐仙宗的弟子正被魔宗的人围做一团。这些魔宗弟子并不急着进攻,只是满脸嘲讽的看着这数十名弟子在血雾中苦苦支撑着。

  “妈的,灵气运转不畅了,宋师兄,咱们和他们拼了吧!”一个弟子咬着牙对为首的师兄说道。

  “王师弟,我灵气还算充足,一会我去撕开包围,你带着其他师弟,往山上跑吧!”

  “跑有什么用,山上又没有出路,宋师兄,要死咱们一起死,能杀几个魔头就杀几个!”

  “唉!”为首的宋师兄满脸的不甘,若不是这血雾难缠,这几只小鱼小虾,又岂能困住他?

  “若是姜师兄在此…”身后的师弟中,有人刚感叹一声。突然从身后的山坡上,传来一声清啸:“众师弟莫慌!我姜…”

  话音未落,那人从山坡上一跃而下,落地时确被树根绊倒。

  只见姜凡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吐掉嘴里的烂泥,朗声道:“我姜凡,来也!”

  在众师弟半喜半忧的表情下,在魔宗弟子看傻子似的眼神中。姜凡怒喝一声,将自身灵气运转到最大,向众人扑来。

  “姜师兄!不可!”一众弟子见状,都急急的喊道,同时不少人都放弃了用灵力抵抗血雾,咬着牙向魔宗弟子扑去。

  “师弟们只怪杀敌!嗝~这些血雾,嗝~就交给师兄我了!”姜凡一边吸收着大量的血雾,一边费力的和众师弟们交流着。

  众人惊喜的发现,纠缠自己的血雾,被姜凡周身爆发出的灵气所吸引,纷纷向他涌去。而姜凡却来者不俱照单全收,并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眼睛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姜凡师兄太伟大了,他一个人承受着血雾的压力,却毫不犹豫的将出手的机会让给了他们。

  要知道,这些魔宗弟子的人头,平日里可是能够换取不少的门派积分奖励的。

  形势顺间逆转,不少弟子感动的看着姜凡,一边砍人一边呜呜的哭出了声。

  而狼狈的魔宗弟子一边狼狈的逃窜着,一边心里想道:“你丫都有病吧?你砍我你哭个屁啊!”

  渐渐的,姜凡身边被解救的弟子越来越多,大家也都默契的等姜凡吸引住周围血雾的注意力,再一拥而上去与魔宗的弟子撕杀。

  每个人,看向姜凡的眼神都透露着崇敬,好几个女弟子拼命围在姜凡的身边,每当姜凡吸收完一处的血雾,就心疼的用手绢擦着姜凡的额头,尽管上面一滴汗都没有。

  山脚下,魔宗的精锐正与隐仙门的宗主长老们撕杀着,渐渐的,有人发现了山上的异常。

  “老六,山上的血雾怎么褪下去了?”一个赤着上身,满身疤痕的大汉一边抵挡着两个隐仙门长老的攻击,一边转身问道。

  “三哥,大概是都死绝了吧?”另一边,一个只有一米左右身高的短小汉子,一边挥着刀,一边随口答应道。

  “老六!你是放屁把眼珠子崩出去了么?那山上明明有支队伍,人越来越多!”

  那赤身的汉子一脚将一个长老踹翻在地,抬手攥住了另一人的长剑,拧成了麻花,扭过头来对着老六骂道。

  “三哥!你能问问别人么!”那老六指指自己的个头,说道:“你问我?我连看见你肩膀都费劲!”

  那矮小的汉子冲另一边叫到:“老七,别打了,想办法上去看看!”

  这边的老六话音刚落,另一边呼地刮起一阵阴风,阴风中,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你们拦住他们,我去!”

  一时间,刺骨的阴风卷过众人,风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冲着前方的一个汉子喊道:“大哥,开路!”

  那被唤作大哥的汉子,身长九尺,虎背熊腰,正与隐仙门的当代掌门凌虚子战在一处。这汉子手中挥舞着两把剁骨菜刀,虎虎生风。

  只见他听得老七喊他,狞笑一声,手臂上虬结的肌肉鼓起,双刀猛的用力将凌虚子逼退。那大汉顺势弯下腰来,双刀杵地,猛吸一口气。

  凌虚子惊骇的看到四周的空气如海水倒灌一般灌进了那大汉的肚子,接着,那大汉的脖子处隐隐有着紫光闪动。

  “他咽喉处所生竟是紫色灵根!品阶应该还不低!”

  凌虚子刚想到此处,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传来,如平地惊雷一般!

  吼声伴着巨风卷过,那大汉被吼声的反作用力推动,全凭插入地面的两把菜刀稳住身形。一时间,凌虚子等隐仙门人双耳一阵轰鸣,接着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大汉的吼声逼退了前方阻碍的众人,那阴风中的人影,粲粲笑着,顺势便沿着通道往山上掠去。

  凌虚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伸手欲拦,但又飞快的缩回。他惊怒的看着手臂刚才的位置,一把冒着森然冷气的菜刀兀地出现。

  “你的对手,是我!”那持刀的大汉狞笑着,又与凌虚子战在一处。凌虚子向身后的山腰上看去,蒙蒙血雾阻碍了视野,只能看到一群人影向山角下奔来。

  “凡儿,你一定要活着啊!”凌虚子已经看到高空之上他的师父与魔尊正大打出手:“师父出来了,那应该是成功了吧?”凌虚子思绪刚牵出个头,对面那大汉两把菜刀又将凌虚子的注意力拉了回去。

  “长老们,想办法抽出一人,去追那魔头,护我门下弟子!”凌虚子怒喝一声,便抽剑向那大汉砍去。

  远处的山腰上,姜凡正率领着众弟子向山下冲去。

  “身法好的师弟,快去山中找寻受伤的同门!”

  “好的!大师兄!”

  “你们几个,去保护几位师妹!”

  “好的!大师兄!”

  “谁善于宗门的灵疗术?去帮那几位师弟疗伤!”

  “好的!大师兄!”

  “嗝~~~”

  “好的!大师兄!”

  姜凡的每一条神经都紧绷着,从山顶的山洞走到半山腰,他吸食的血雾已经将他的修为从炼体一重天硬生生提高到了炼体九重天,姜凡已经隐隐有了要突破大境界的感觉。

  但眼下,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调动众师弟将损失降到最小上面。姜凡的指挥越来越流畅,信心也越来越足了。

  “这指挥战斗,和我当年在工地上安排工作,区别不是很大嘛!”姜凡心里笑道。

  只是他没看见,远处,一道黑影裹挟着阵阵阴风,向他们掠来!

  

四章 激战7太岁!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作者:铁头小白加入书架

  那黑影的速度奇怪,转瞬之间,已至大部队的近前。前方,一众魔宗弟子正一边抵挡着隐仙门众人的攻势,一边向山脚下败退着。

  “哼,无用的废物们,都给老子停下!”那黑影飞至两波人中间,暴喝一声,瞬时间,阴风四起,隐仙门前排的弟子只感觉坠入冰窟一般,修为高的周身的灵气运转不畅,修为低的连血肉都被冻裂。

  原本杀声震天的战场,因为这黑影的加入而安静了下来。那黑影静静的站在中央,冷哼一声,周身笼罩着的阴风散去,露出了那刀切斧剁般狭长消瘦的脸庞。

  “你们这群废物,魔宗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这男子的声音尖锐刺耳,听得人如百爪挠心一般难受。

  他看着眼前这些个残兵败将,心情差到了极点。若不是近百年来正教的打压力度越来越大,此行也不会勉强到就连入宗一年半载的新人都招来充数。

  “我们八位太岁已开启这血刹大阵,你们这群饭桶还让人追着砍?”七太岁越想越气,用细长的手指指着众人到:“若没人给我一个理由,回去我让老八将你们都炼成血奴!”

  众人闻言,一股凉意从心头凉到脚底。想到血奴那残忍的炼制方法,一众魔宗弟子齐齐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

  “回七太岁,这隐仙门的人,有古怪,那血刹大阵,被那一人破了个七七八八。”一人壮着胆子,一点一点跪着挪到七太岁身前,颤声说到。

  “确有此事?哪个人,你指给我看。”七太岁心里暗暗诧异,将那人提小鸡似的提起,问道。

  “是…是他!那个光着膀子的!”那人向隐仙门众人看去,马上就找到了站在队伍C位众星捧月般的姜凡。主要是他光着个膀子,太明显了!

  那人找到姜凡,面露喜色的看向七太岁,邀功般的说道:“七太岁,七爷,我找出他来了!”

  “我不瞎。”七太岁冰冷的声音传来,一只手掐住那人的脖子,“咔嚓”一声,那人脑袋一歪,便没了气息。

  七太岁看看跪在地上的众人道:“我不喜欢真的有人能找出理由来,他救了你们,他得死!”

  隐仙门的众弟子看着眼前的人捏鸡儿一样捏死了一个修为还不错的魔宗弟子,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姜凡更是感到绝望,刚才那七太岁顺着魔宗弟子的手指向他看来,仅仅一个眼神,姜凡便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是一具尸体,被无数只恶鸟撕扯着,啄食着。

  那七太岁将手中的尸体扔到一边,转过身,一步步向姜凡走来。“踏,踏,踏”这一步步仿佛轻轻的踩在众人的心头一般,巨大的压力压的每一个人喘不过气来。

  这个在众人眼中无比强大的魔头,一边走,一边阴狠的笑着,伸出手来用细长的手指缓缓的解下了上衣的衣扣。

  “嘶!”随着那黑色上衣被解开,众人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几个胆子小的弟子更是直接吓昏了过去。

  对面魔宗的人,都低下了头,因为他们知道,七太岁的身体,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那是一具已经风干了的骨架,一根根如刀般锋利的腔骨上,还挂着一丝丝的肉皮。腔骨内,看不到任何的内脏,只有一团阴冷的黑气,在翻滚着,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桀桀…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你放心,本大爷的手段不会比你差的。”

  七太岁看着姜凡,根本没把这个炼体境的小子放在眼里。虽然不知他用了何种手段竟能克制的了血雾,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花招都不好使。

  他已经决定,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这个小子,以振魔宗弟子的士气。

  “各位师兄弟,跟我一起,誓死保护姜师兄!”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姜凡猛然看去,原来是方才他救下的宋师弟。

  也许是压抑的气氛让每个人都疯狂了起来,随着宋师弟一声怒嚎,几十个隐仙门弟子赤红着双眼,大喊着“姜师兄快走!”,向七太岁冲去。

  “还真是令人心里感动啊,哦,我忘了,爷爷我,没有心啊!”七太岁大笑着向众人掠去,腔骨中的黑风大做,向众人袭卷而去,一时间,阵阵惨叫声传来。

  姜凡眼眶欲裂,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他看着众多弟子被黑风拂过,黑发变成了白发,皮肤也变的皱褶。

  “不!”姜凡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却被七太岁一脚踹倒,姜凡刚想起身,那只大脚已经踩上了他的胸口。

  “你放心,我没杀他们,只是夺了他们的寿元而已。”七太岁指指其中一人的胸口。姜凡顺势看去,只见一股黑气附在那里,那弟子体内的寿元,便慢慢的被那黑气吸去。

  “我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七太岁说着,一把将姜凡抓起。同时,他那副骨架做成的身体猛的开始生长,几根腔骨纷纷张开,七太岁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将姜凡塞进了自己的胸腔之中。

  随着姜凡落入胸腔,那张开的腔骨又一根根的闭合了,姜凡就被关在这骨笼中无法脱身。

  顿时,原本来胸腔中的黑气散出,幻化成只只乌鸦,向姜凡疯狂的啄去。

  “桀桀桀…这黑气乃是惨死在这骨笼中的怨魂作化,为我所控。”七太岁看着众人,大笑道:“你们敬爱的大师兄,将会被这些冤魂一点点撕咬,吸取生命力,最后成为我这骨牢魂狱中的一部分。”

  姜凡被困在七太岁的胸腔之中,被万鸦啄咬,那每一口除了撕开他的皮肉,还吸去了他的生命力。他只感觉那无数的黑影围绕着他,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像被灼烧了一般疼痛。

  姜凡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现在只有炼体九重天的修为,只能使用最粗浅的拳法来驱赶乌鸦。“走开,都给我走开!”姜凡赤红着眼,使着当年炼体境学会的震山拳向那一只只乌鸦轰去。

  “没用的!”七太岁大笑道。“这些乌鸦乃怨魂所化,没有生命,不知疼痛。你就算再高出四五个大境界,也奈何不了他们。

  痛苦吧,哀嚎吧,你越是痛苦,将来化作的怨魂就越强大!”

  “不!你做梦!”姜凡疯狂的催动着灵根,一丝丝灵气透过拳头轰向乌鸦。当那丝丝灵气转化成凌厉的攻击落在乌鸦的身上后,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

  灵气,只有质量和属性之分,全靠使用者通过功法运转来实现破坏或治愈的功能。

  姜凡面对乌鸦的攻击,当然使用的是拥有破坏效果的震山拳。但姜凡不知道,自己天下独一份的废品灵根产生的“废品灵气”简直是太垃圾了,用这灵气运转功法轰出的攻击,虽如正常情况一样侵入了乌鸦的身体,但根本没有任何破坏的属性。相反的,这拳风激活了乌鸦体内的生气!

  这一丝生息并不是乌鸦从姜凡身上吸取的,而是通过拳风的“破坏”,乌鸦自己激活的。随着姜凡一拳一拳的“攻击”,第一只怨魂化作的乌鸦体内充满了生的渴望,只见它鸦躯一震,化做一道白光消失了!

  七太岁还在狂笑着,突然他的气息一滞,一道白光飞过,仿佛将他的修为都带走了一丝。

  姜凡根本没注意发生了什么,他一拳一拳的轰击着,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快速。他只感觉体内的血液奔涌着,咆哮着,脑海中“轰”的一声,水到渠成一般,姜凡从炼体境巅峰跨入了盈血境。

  境界的提升使姜凡的攻势更加的凌厉,渐渐地,他发现眼前的乌鸦变少了,化作一道道白光向天空飞去。而骨笼的主人却疯狂的叫骂着。

  七太岁不是不想把姜凡放出来,只是他惊恐的发现,随着乌鸦化作白光飞走,自己的灵力开始外泻,无法正常运转了。

  七太岁开始恐惧了,他回身想去求救,但山脚下已经有两个长老向山腰赶来。

  “都给老子滚开!”七太岁面若癫狂的向山顶跑去。

  “魔尊大人一定能救我!”这是他心里最后的念头了。

  姜凡觉察到了七太岁的变化,他卖力的将最后几只乌鸦变成白光,此时的七太岁已如风中残烛一般摇摇欲坠。

  那些寄宿在他身内的怨魂,不仅是他攻击的手段,更是维持他生命的依仗,如今,他身上的骨骼已经泛黄,甚至开始掉渣了。

  “魔尊!救我…救…”七太岁爬到山顶,对着魔尊虚弱的呼喊着。那魔尊正与寻溪老人激战正酣,听闻有人呼救,不由得转头向山顶看去。

  这一眼,不由得让魔尊三尸暴跳怒目圆睁,只见七太岁跪倒在山顶,一只大脚从他腔骨中踢出,骨片纷纷飞入山涧。一个赤着上身的青年从那巨大的腔骨中钻出,一抬头,正对上魔尊那凌厉的双眼。

  姜凡愣了一下,苦笑到:“收废品的,来了!”

  

五章 魔尊“赐福”,尘埃落定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作者:铁头小白加入书架

  “小子!你找死!”血域魔尊暴喝一声,一时间天地变色,风声四起。姜凡只觉得耳中轰鸣声不断,连血液都运转不畅了,他胸口一阵憋闷,喷出一口鲜血,坐倒在地。

  这血域魔尊何等威名,姜凡做为隐仙门的核心弟子自然也是知晓。一身魔功不知虐杀过多少正道豪杰,更身怀两法三绝,令正邪两道无数大佬谈之色变。

  这两法乃是魔尊对敌时针对灵气攻击最强大的防御手段,名为离魂、逆血。

  离魂大法是以魔尊灵根为引,在魔尊的周身形成一道灵气屏障。若他人以灵力攻来,只要灵力不高于屏障的防御上限,便会被屏障剥离掉攻击力,将单纯的灵力输入到魔尊的体内。

  而逆血大法则更加的霸道,魔尊若是受到灵力攻击,可通过瞬间逆转自身气血,消耗气血将所受的攻击以百倍千倍之威放大,对周身的敌人造成伤害。

  有这两种法门在手,这血域魔尊就好似混身是刺的刺猬,让你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更何况,血域魔尊不知炼化了多少修道高手的气血,凝成了血云、血衣、血蛊这三绝,配合着两大法门,如虎添翼一般。

  此刻的魔尊,见姜凡一个小小的盈血境一重天,竟将自己的心腹所杀。当下凶性大起,一招逼退寻溪老人,驾着血云便向姜凡飞来。

  姜凡瘫坐在地,看着漫天的血云遮天蔽日,阵阵哀嚎声从云中传来,依稀可见一张张扭曲的面孔在血云中流转。

  “终究还是要死了么?”这巨大的压力击溃了姜凡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方才几经生死,姜凡都是本能的战斗着,挣扎着。但眼见魔尊飞来,他心底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死便死吧,我姜凡,上辈子忍辱偷生,狼狈不堪。这一世虽只活了这短短一瞬,却受长辈牵挂,弟子敬仰。”姜凡挣扎着站起来,大声咆哮着,“这一世,若死,我姜凡也要全力一搏!”

  在山腰处,众弟子看着山顶之上,姜凡仰天长啸,长发飞舞。另一边血云遮天,云端的魔头向前探出了自己形如枯枝的手臂。这壮烈的一幕震撼着每一个隐仙门弟子的内心。

  “姜凡!不可!”魔尊身后,一声大喝传来。寻溪老人见魔尊将魔爪伸向姜凡,顿时肝胆欲裂。

  “燃我灵根,聚灵成溪!”老者暴喝一声,双臂上蓝光大作,顿时,蓝色的火焰从双臂溢出,一息间便蔓延到了全身。

  寻溪老人如蓝色的流星般掠向魔尊,身边的血云碰到那蓝色的火焰,竟燃起滚滚的青烟。

  “师父!”山角下的凌虚子看到老者身上燃起火光,哪还不知自己的师父为了救姜凡,竟自毁灵根,以灵根为引引动天地之力,只求给那魔头致命一击。

  那魔尊此刻已飞至山顶,突然感受到背后如山倾海啸般的压力,一时间他顾不得姜凡,回身看向寻溪老人。

  “老不死的!自讨苦吃!”魔尊见寻溪老人竟想以命换命,大骂一声,运起离魂大法,然后向老者一拳轰去。

  姜凡见那魔头竟转身背对自己,顾不得许多,纵身跳上血云。那血云有如之前血雾的升级版,姜凡双跳刚踏在血云之上,比血雾精纯百倍的血气便涌入姜凡的身体。

  瞬时间,姜凡体内的废品灵气如病毒一般在血云中散播开来,姜凡只觉得源源不断的灵气灌进他的身体,姜凡急需找个突破口,将这灵气用掉。

  眼前魔尊的后背此刻在姜凡的眼里,是那么的诱人,他大喝一声:“震山拳!”双拳便如出水蛟龙,向魔尊的后背砸去。

  魔尊根本没把姜凡放在心上,眼下正与寻溪老人双掌相对。他感受着老者慢慢消散的灵气,知道寻溪老人已是强弩之末。只需撑过这一时半刻,这隐仙门便再无人是他的敌手!

  然而,姜凡这一拳却给了魔尊一个天大的惊喜。磅礴的废品灵气透过拳风奔涌而出,虽声势骇人,但实际上却无半点的攻击力。

  这拳风狠狠的砸在魔尊离魂大法凝成的护盾上,护盾轻松的将这攻击转化成了纯净的废品灵气,引入了魔尊的身体。

  魔尊体内的灵根,吸收了废品灵气后,感觉如同是吃了屎一般,瞬间就从紫阶一品掉到了蓝阶九品。魔尊周身灵力大乱,只觉得不少血管筋脉都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一口老血喷了面前的寻溪老人一脸。

  “这特么怎么回事!”魔尊心中大骇,他动用灵力内视灵根,却发现灵根的品阶正快速的下降着,蓝阶九品,八品,七品…

  而对面寻溪老人的攻击,已经要破开护盾的防御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魔尊原本波澜不惊的内心,已经开始慌了。

  “不能再防守了!”魔尊想到,现在只能硬挨寻溪老人一记灵力攻击,用逆血大法弹死他了。虽然逆行血脉对身体伤害不小,但只要能杀死寻溪老人,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到此处,魔尊故意卖了个破绽,周身的灵气护盾突然消失不见,寻溪老人一拳正好轰来,他看魔尊撤了防御,身体上暗光流转,暗到一声“不好!”但这一拳已收不回去了。

  “吾命休矣!”寻溪老人绝望的想到。

  但比这一拳更快的,却是姜凡。正当魔尊狞笑看着老者轰向自己之时,姜凡的一拳已扎扎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一时间,一股生机勃勃的“破坏力”轰入了魔尊的身体。

  魔尊逆转的气血瞬间做出了反应,只见魔尊身体暗光闪现,一股与姜凡灵气同源的灵气“攻击”瞬间从魔尊的体内释放。

  更巧的是,逆血大法会根据攻击力的强弱来成倍的反弹,攻击力越低,反弹起来越狠。

  姜凡这一拳,机乎将魔尊体内的逆血之力榨干,只怪姜凡的攻击力已经低成了负值。

  一时间,那股狂暴的“攻击”四散开来,狠狠的轰进了姜凡和寻溪老人的身体。在魔尊的狂笑声中,寻溪老人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生命力在体内充盈,全身的伤都好了七七八八,甚至连被烧残的灵根都快修复好了。

  寻溪老人心中大喜,但这一拳也收不回来,硬生生轰在了魔尊的胸膛之上。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魔尊的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已经没有逆转的气血做第二次的反弹了。

  血域魔尊仰天一口黑血喷出,巨大的力量也撞飞了身后的姜凡。寻溪老人赶忙停止了自燃灵根,痛打落水狗一般又向魔尊轰去。

  上方的战况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前一秒魔尊还以睥睨众生的姿态碾压着姜凡和寻溪老人,下一秒魔尊便像拔了牙的毒蛇一般,被寻溪老人痛殴不止,人生大起大落,简直刺激。

  血域魔尊灵根品阶下降,身体受伤,自己的功法似乎还奶了寻溪老人一口,当下方寸大乱。

  他纵横三界多年,何时像今天这般受辱,但这一切又太过匪夷所思,一时间,魔尊打了退堂鼓。只见他暗中运功,身上如血液般粘稠的血衣化作人形向老者扑来,老者一时不备,被逼的连连后退,退到姜凡的身边。

  魔尊见状,驾起血云飞快的向山脚下掠去,山角下魔宗众人见魔尊败退,也纷纷转攻为守,如潮水般退散。

  寻溪老人见魔尊要退,暗道一声“侥幸!”眼前的血人这时也化作一道流光又披在了魔尊的身上。但就在老者紧绷的神经刚刚松懈之时,魔尊突然出手,一团血液从他手掌凝出,闪电般的袭向寻溪老人!

  “师祖小心!”一旁的姜凡看的真切,慌忙起身。在寻溪老人惊骇的目光中挡在了他的身前。那团血液,无声无息的钻进了姜凡的身体。

  “姜凡!”寻溪老人惊呼着向姜凡胸前看去,却找不到半点伤口。

  “哼!”魔尊见一击不重,怒哼一声,看着姜凡道:“也罢,你伤我一员大将,我便叫你终日受这血蛊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魔尊大手一挥,血云卷起魔宗众人,向远方奔去…

  “血蛊,竟是血蛊!”寻溪老者倒退几步,脸色惨白的看着姜凡。

  “师祖,弟子没事,不用担…”姜凡只觉得那血蛊入体,身体里时冷时热,脑袋昏昏沉沉,话还没说完,便向后倒去。

  寻溪老人一把抱住姜凡,向山脚飞去,边飞边喝道:“众弟子听令,打扫战场,清点伤亡!凌虚子,你跟我来,凡儿…出事了!”

  

六章 今日浪打我翻身!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作者:铁头小白加入书架

  隐仙门,一处密室内。

  姜凡静静的躺在床上,眉头舒展,呼吸均匀。

  在他的身旁,凌虚子和寻溪老人关切的看着他。在寻溪老人再一次用灵力探查了姜凡的身体之后,他将凌虚子拉到一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师父,您是说…姜凡身中血蛊?可凡儿的身体看起来并无异样啊!”

  凌虚子听寻溪老人将方才的事都讲了一便,当听闻自己的弟子种了血蛊,凌虚子急的头上直冒汗。

  “唉,这血蛊乃是那魔头自创的神功,此血蛊蕴含那魔头本命精血,外加无数高手的气血所炼,炼这一团血蛊,至少要耗他百年时间!”

  寻溪老人脸色难看的说道。“此蛊是那魔头应对强敌的手段,一但血蛊入身,便会随着自身血液流转全身,附着于身体被灵气淬炼的部位。

  一但血蛊附着,会吸收自身灵力,并转化成毒素传递到各个部位器官之上,中蛊之人必日夜受其煎熬!”寻溪老人越说越是激动,那苍老的脸上因为愤怒,已是一片赤红。

  “那凡儿为何看起来无恙?”凌虚子听言,想到自己的爱徒将受这血蛊之苦,心痛无比。

  “凡儿因为灵根被毁,虽重塑灵根,但一身的修为尽失,只能从头淬炼身体。我想,是因为这身体淬炼的部分太少,所以血蛊之痛尚不明显。”

  寻溪老人分析道:“只怕将来,若是他修为精进,体内灵气充足,所淬炼的部位越多,那血蛊之毒便越是可怕。”

  “师父!可有解救之法?凡儿已经为隐仙门付出太多了!”凌虚子看着自己的师父,眼圈竟也有些泛红。

  “哎,这血蛊溶于血液,无迹可寻,为师无能,救不了他!”寻溪老人握了握拳,又无力垂下双手。

  “这几日,你只管打理好门中事务,为师去找一故人,也许,他有办法!”寻溪老人看向凌虚子,面色凝重的说道:“若是凡儿醒来,先不要将这血蛊的事告诉他。一切等我回来,再做定夺!”

  寻溪老人没说的是,若是无法可医,只得再次毁了姜凡的灵根,散去姜凡一身灵气。只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无法修炼无疑比死还难受,寻溪老人实在是说不出口。

  两人在一旁商量许久,却不知床上的姜凡却好似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到两人的话,却张不开嘴,睁不开眼。

  此时的姜凡,感觉身体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如寻溪老人所说,姜凡此时正处于盈血境,因吸收了魔尊那血云转化的灵力,姜凡现在已从盈血境一重天提升到了盈血境三重天。

  盈血境,正是灵气淬炼血液,以充盈气血的阶段。此时,那血蛊已附着于姜凡自身的血液之中,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姜凡体内的废品灵气,将其转化为“毒素”溶于血液之中。

  可让凌虚子与寻溪老人想不到的是,如果毒药也有假药的话,这废品灵气转化成的毒素,简直假的不能再假了。

  姜凡此时非但没有感受到来自毒素的侵扰,更如同泡在了温泉中一般,全身说不出的舒坦。自己的血液细胞吸收了毒素中的“养份”,反而被淬炼的更加生机勃勃。

  只是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姜凡全身的血液都在不断充盈着,增加着,连血管都有些发胀。身体一时间适应不了这个变化,进入了休眠的状态,所以姜凡躺在床上,干着急,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此时,两人的对话已经结束。寻溪老人生怕担误一点时间,这就准备出发了。

  隐约间,姜凡好像听到老者提起了一个叫“回灵仙山”的地方,但寻溪老人走的匆忙,姜凡也没听到更多的信息。

  随着密室的大门重重的关上,密室内又变得安静下来。姜凡感觉有人又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凡儿,你放心,为师和师祖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凌虚子站在姜凡的身边,看着姜凡说到。

  姜凡迷迷糊糊间听着凌虚子的话语,那言语中的关切和爱护,让他这个在孤儿院长大的苦命人,心中某明的感动。

  “也许,有人牵挂,人活着才有意义吧。”姜凡想着,又沉沉的睡去…

  …………

  不知过了多久,姜凡睁开了双眼,那股让他懒洋洋的温暖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他转了转头,向四周看去,师父已经出去了,倒是师娘李闻秋正坐在一旁的书案旁,望着桌上的烛火出神。

  姜凡赶忙用手支着床沿,想要坐起身来。可这一支不要紧,手臂上巨大的力量传到手掌之上,瞬间将木板支的木床给拍折了一块,而姜凡整个人也被弹坐起来。

  木头断裂的声音吓了李闻秋一跳,她寻声望去,脸上的惊骇瞬间就变成了欣喜。

  “凡儿!你醒了!”师娘快步走到姜凡的身边。眼中竟已闪烁着激动的泪水。“凡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李闻秋已听凌虚子说过姜凡的情况,见他醒来,她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姜凡不再沉睡,忧的是,怕从此以后,姜凡便要受这血蛊日夜折磨。

  “师娘,我没事。”姜凡向李闻秋笑笑,抬起手来看着被自己撑断的木床,尴尬的笑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闻秋看着姜凡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只以为是姜凡修为低下,所以血蛊之毒不甚明显。

  姜凡翻身下床,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惊喜的发现,身体轻轻一动,体内奔涌的血液就带着巨大的力量在身体内流转起来。姜凡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仿佛住进了野兽一般,举手投足间,都充盈着强大的气血之力。

  “师娘,师父呢?我睡了多久了?”欣喜过后,姜凡猛的想起,自己的师父和师祖还在为自己担心,马上出言问到。

  李闻秋听闻姜凡打问师父,脸色不自然的变了变,但又马上笑到:“师父在正厅与众长老议事。凡儿你已经睡了三天了,不急于一时,要不先在这里等你师父?”

  “不了师娘,不如徒儿先回徒儿的住处,等师父不忙了,徒儿再来拜见师父师娘。”

  姜凡一听师父有事,也没想太多,现在他心里就两件事,一是叫师父不要着急,二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体倒底是怎么回事。

  李闻秋见姜凡心事重重的样子,只以为是他灵根被废心里受了打击,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

  “也好,凡儿你不要苦恼,回自己的住处也自在些。”李闻秋对着姜凡说到,“你师父没事了,便会派弟子去通知你的,凡儿,去吧。”

  姜凡点点头,转身推开门,向自己的住处走去。一路上,姜凡低着头匆匆赶路,有意的避开人群。

  一是因为他虽身怀这一世记忆,但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总是让人有些别扭,二是姜凡已经迫不及待要搞清楚身体的变化了。

  经历了这生死存亡的一战,姜凡已经对这里有了深深的归属感,他不愿和上一世一样窝囊的活着。感受着体内奔涌的力量,姜凡心里想到:“沙滩一躺二十年,今日浪打我翻身,我王八,呃…我姜凡,这辈子不要再平凡了!”

  

12345678910下一页
扫码
作者铁头小白所写的《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为转载作品,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的灵根等级是负值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