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七重霞最新章节 > 七重霞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七重霞 连载中
分享七重霞

七重霞全文阅读

七重霞作者:银辰酒

七重霞简介:一条条漆着石灰白的王国,是女人无法抹去的梦魇;主人的庄园内危机四处蔓延,是她花容变色的原因;面容儒雅的背后,是如何的刺眼;病院中修女吟出的曲调,是魔鬼降临的前兆。
  孤儿院带回的女孩为何在午夜发出惊声尖叫;乌鸦们在四处游走,沙漏漏尽他不知是否还活着;古老而无人问津的隧道,一只兔子正扛着锤子尖笑······
  他们说:天黑别睁眼! https://www.uukanshu.com
-------------------------------------

七重霞最新章节第10章
序(2)
七重霞全文阅读作者:银辰酒加入书架

  时间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这是一个重点。已经来到美利坚旧金山的第二天,但是我还是没从时差中缓过劲来。

  此刻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老钱对我们吩咐了几句就自己回屋里了,而后我也实在没有再逛的欲望,死鱼似的倒在床上。

  同房的不知道是四班的还是五班的,叫做杨子涵。长得白白净净的,带个小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但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类。

  他脱掉外套,只露出双臂厚实,但不显累赘的肌肉,蹲在他床上打着游戏。

  我研究了他一眼,比划了一下他的饱满肌肉线条再与自己的一琢磨,还有自己略略显黑的皮肤。在镜中看着满是疤痕沧桑的小脸轻轻的揉搓着。

  “其实我也挺好看的·····”小声嘟囔道。

  如约而至的手机短信弹出,从口袋摸出手机。

  “还没睡?”

  心如刀绞。

  杨子涵听到动静,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一来就约?有特殊服务吗,喂带我一个啊。”

  脸一红。“约个屁!别开车。”心虚地躲进被子里装睡。与此同时,杨子涵把手机摔在桌子上。一副“打输上火,全怪队友”的表情,骂骂咧咧的带上了灯。几分钟后,鼾声响起。

  ......

  夜晚的老市场灯光幽暗,散发着淡淡的黄光,仿佛是老旧有色电影的背景。我就站在这里不能移动,只有恐慌。

  对面的女孩一洁白衣,留着的金色长发在黄光下更加耀眼。她背光而立,并不能更好的看清她的容貌。就这么望着我,蓝色的眸子在黑夜里并不显眼。

  风刮起她的发梢,她笑了。一身的洁白与市场的脏乱毫无关联,但在空无一人的泥泞水泥路上显得格外刺眼。

  弯下细腰,优雅拾起被月光照耀下略微显黑的粘稠液体当中一柄小锤。

  我在心里疯狂地呐喊。

  “不要!扔掉它!扔掉它!!!”

  小锤被捧在芊芊玉手当中,它竟然与她的小指一般大小。液体从小锤上滑落,滴落在了小手上。猩红划过洁白,一切都是那么刺眼,此刻我只是眼花缭乱。

  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仿佛是什么珍古稀物。她握紧了它,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嘴角咧开了一道皎霞。

  无法后退!无法后退!完全动弹不得。

  她终于站在了面前,满满的向我探出身体,小嘴停留在我耳边。

  “其实我们是一样的。”

  我胸口爆裂开来,要喘不过气了。

  突然,我猛地张开双眼,大口喘着气。像一个溺水者,被救上岸后贪婪的吸收着空气。只是场梦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没等我缓过劲来,一声敲门声毫无征兆的响起。我看了看睡的似猪的杨子涵,起身来到门前顺着猫眼向外望去。

  什么都没有。

  我疑惑,但这不是灵异小说,我也不是智商低下的跑龙套,抄起衣架直接推开房门。“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我猛然发现。

  门口竟然放着一个箱子,是我的行李箱。我回头看向房内,看到静静躺着的皮箱心里想着,呦吼,你生娃了?还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啧,这是灵异小说的套路啊。正要关门,一股大力传来,两眼一黑。

  我去,这节奏这么快的吗?我刚做完噩梦瞬间又被打晕?垃圾小说。

  (可事实就是这样。——作家)

  我:“······”

  ......

  阳光顺着玻璃准确无误地照在脸上,凸显出格外苍白的脸色。对面的杨子涵却神采奕奕,我们隔着一个餐桌,注意都不在对方身上。

  此刻的他正在与二班的几个男生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我们房间闹鬼的故事。

  “今天一早啊,我就醒来,你们猜猜我在厕所里面看到了什么?满是水,到处都是纸巾!毛巾铺在地上,唉,最主要的······”杨子涵顿了顿。

  “这可是超级小的······”

  我将目光转向窗外,绿油油的细草衬托出五色的鲜花,麻雀叽叽喳喳的站在脆弱的花径上摇摆着,鲜花上的鲜红,让我联想到了什么。我抚摸着藏在发丝当中的长痕,看着如同炸手指一般的香肠散发出蛋白质燃烧时的味道,有些反胃。

  我喃喃道。

  你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摸着口袋感受里面的充实,松口气。下意识的,她那绝妙的面容重新浮上心间。

  “其实我们是一样的。”

  

序(3)
七重霞全文阅读作者:银辰酒加入书架

  小型白色巴士独自行驶在烈阳之下,孤零零的高速路穿越过长满荒草的大大的土包上,异常陡峭。

  八个小时后,巴士终于行驶在了正常道路上,四边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经过了最后一个收费站后,算是真正进入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南部的“天使之城”。

  洛杉矶没有想象的那么繁华,但是却有一种野性的美,西部牛仔之所在。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所中学前面,下了车,有些颤抖。

  车下等着许多美国居民,他们是我们以后几天所要依靠的。我与杨子涵和两个二班的同学,揣着一张纸,纸上写着我们的序号。

  5438

  上了一辆红色的轿车,接我们的是一个大妈。我坐在后面,系好安全带,听着矮胖大妈絮絮叨叨的讲着。

  大妈叫做Alisa(爱丽莎),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大卫,才八九岁。另一个二十几了,名叫亚瑟。

  “Ok,who is the boss.“爱丽莎握着方向盘,头也不回的问道。

  没人回话。

  最后我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下举起了小手。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三层独立公寓,用中国的话讲就是别墅。装修不是很豪华,但是布置摆放十分整洁。但我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在公寓大门边上,摆放着一尊佛像。而在上三楼的楼梯上却镌刻着一个雕像。

  Good Friday.

  耶稣受难日?这说明了什么,我眯起眼睛。

  来到三楼,有四个房间和一条宽大的走廊。爱丽莎带着我们走到了一个极其狭小的房间,指着杨子涵三人。

  “This is your room.Just a squeeze.“

  无视杨子涵等人的抱怨,爱丽莎将我带入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门,豁然开朗。这房间应该是之前爱丽莎大儿子的房间,无疑这就是我的房间了。

  不是我吹,我真不是为了这个独立的大房间才做老大的,其实我的目的就是做老大。

  ······

  午夜,夜深了。爱丽莎带着大卫睡在主房内,隔壁房间早也没有抱怨的声音。突然,一阵铃声打破了沉默。我看了看表,十二点十四分。

  我锁好房门,将校服脱掉,换上一件全黑的连帽卫衣。最后,我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幅面具。一只兔子。

  面具呈兔子的形状,但却格外狰狞。呲开的红唇咧到耳边,分布不均的尖锐獠牙展现在世人面前。原本洁白的毛发部分却被血液溅红。

  看着面具,我笑了,摸着它并不柔顺的毛发,又想到了她。今天,我将要替她完成任务。

  和银儿发了句睡了后,我带上帽兜,顺起口罩从三楼房间的窗口上飞跃而下,在柔软的草地上就地一滚。

  咳,完美!就是扭到腰了。

  走在几乎无人的大道上,十几分钟后,终于有一辆的士闪过。

  “Where are we go.”司机是个歇顶大叔,是黄种人。

  “Go to *******.”

  ······

  汽车停在了一个简陋的市场门口,我付了车钱,起身下车,进入其中。

  在市场里瞎逛着,看似漫无目的,但其实注意力一直在四周游荡。终于,我在一个菜摊停下。

  这个菜摊在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守摊的是一个健壮的男人。看到他的下盘第一眼,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但更吸引我的是他脖子上的一个棕熊纹身,棕熊裂开大嘴,眼睛微眯。

  就是这了!

  戴上面具,我低着头走进铺子。男人漫不经心的瞄了我一眼,但很快反应过来,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我走向他,拿出了一只小锤,拇指大小,上面刻着一行字。

  “Jerome·Ra·Anrony”

  看到此锤,男人瞬间底下了头,恭敬的将我带到店后。这里有一个金属门。

  推开,又有两个男人,穿着西服,手持着安检检测器。看到我进来后,下意识的上前检查。当看见面具之时,连忙慌张地让开一条路来。

  受宠不惊地踏入内屋,是一间酒吧,里面狂热的男女有的带着面具,有的绣着纹身。但背景音乐却不敢恭维,阴森的黑色星期天硬生生的被他们跳出了狂热。

  在角落坐下,点了杯威士忌。不久,一位性感高挑的西方金发美女踏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来到我的面前。

  “Dear Mr Jerome,we need your help.”

  淡定的抿了一口威士忌,其实心里慌的一批。起身用邪恶的面具看着女人,狰狞的面容让她无法直视,低下头来。

  ······

  金发美女将一大文件叠到我面前,我看着面前苍老的女人,她被锁在椅子上。这里是自杀酒吧后台的一间房间,血腥味早就充满了一切。

  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个任务。

  我淡淡的将雪茄的烟灰点落在一旁捧着手的金发美女。看着美女扭曲的面容,与老婆婆的绝望表情。

  在面具下,露出了久违的狞笑。我不是个好人,其实我们是一样的。

第1章
七重霞全文阅读作者:银辰酒加入书架

  故事的一开始,如同小学生的流水账一般,毫无头绪。

  慕尼黑。

  那个女孩竭力的尖叫,她发誓,这是她最不愿回忆的一天。白裙在泥泞里起伏,掺着血水。男人们粗暴的将她拽到车上。尽管她的档案里的的确确填写着雅利安人,但她的银发却占据了金丝。

  车上不止她一个人,此刻她慌乱不已。眼神空洞,碧蓝的一双眸子现在如同干涩的核桃一般麻木无神。

  如果她仔细观察的话,车上的女孩们像她一样长着银白的发丝,碧蓝的瞳孔以及······全黑的玻璃体。

  但很显然女孩并没有观察的欲望,其他人也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她从充满呛鼻的火药味车厢爬起,默默的坐在一边。

  此时,车厢一排目光空洞的白衣女孩······

  而她们的衣角,沾满着血水与泥土。

  ————

  18**年,太平洋。于Hoffnung(中文:希望)号写。

  这是第三年,对于我来说,是毫无人性的三年。白裙早已破烂不堪,鲜血沾满了裙摆,与其说是白裙不如说是红裙。

  那些禽兽要做的只是强暴我们,在这对我而言漫无目的旅途中为男人们增添点色彩。但那些禽兽有着矛盾的一点,给我们的食物是最好的。甚至比在庄园时还要好。

  油船冒着烟气行驶在汪洋之上,船面巨大。刚到码头时,我发现这里不仅仅只有她们一辆行军车。当然,似我一般的“变种”雅利安女孩也是上百。

  阳光从海平线升起,那些衣肩袖着“NZ-2”的禽兽们将我们召在船板上。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给我们发了件厚实的棉衣!这真是难以置信。

  但之后我们发现,几周后,温度骤变。棉衣明显无法抵御寒冷的天气,我觉得我要死了。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冷的地方,这是一个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

  “嘿,蔓秋,你在看什么呢?”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蔓秋的思路,她连忙把日记纸揣在怀里。

  “没什么,我在发呆罢了。”“你撒谎的样子真傻,”爱丽丝俏皮的吐了吐她娇小的舌头“肯定是在看你的宝贝日记,怎样,对了吧。”

  “······”

  见蔓秋陷入沉默,爱丽丝坐在蔓秋面前的床上,事实上那就是她自己的床。“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蔓秋叹了口气,望着纯白的金属天花板。

  “我想出去。”“嘘。”

  听到蔓秋的话,爱丽丝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捂住了她的嘴并向四周看去。

  硕大的纯白金属房间,空荡荡的七张白床,只有她们二人。见状,爱丽丝松口气。

  “你疯啦,你在胡说什么!如果被上官听道,你会被抓的。”爱丽丝松开捂住蔓秋的手,郑重地向她的朋友发出警告。

  “我知道,但我就想出去看看。你们都不记得外面了,但我还记得!那里有花,有草······我还有证据呢!瞧。”说着,她掏出一摞日记,递给爱丽丝。

  爱丽丝好似放弃了,推开蔓秋的手。“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简直是胡说八道。上官说过,外面是黑色,无比讨厌的黑色!”她顿了顿“我才不想出去呢,这里多好。有食物,有教育,有上官,有白裙子·····”

  “可是·····”蔓秋还是不死心,试图继续劝说着爱丽丝。

  “可是什么?”一道尖利刺耳的刁蛮语调回响在003寝室当中,从白色门后进入了五名女孩。领头的是一位皮肤比蔓秋还要白的女生,她是这个寝室的下官。

  爱丽丝和蔓秋立马起身,面对着下官——满莎儿。低着头,手放在身后。这是上官教给她们的礼节,面对下官时作出该有的动作。

  满莎儿并不理会恭恭敬敬的爱丽丝,直步走向蔓秋。

  “我问你话呢,你最好乖点!”那刻薄的声音进入蔓秋的脑海,她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但这细小的动作并没有逃过满莎儿的眼睛。她用手轻轻拍着蔓秋的脸,然后揪了揪。

  优雅的理了理银发,满莎儿俯下身子在矮她一截的耳边轻轻呢喃。

  “你血统不如我纯正,就要听我的。在这里,我就是我说了算,你只是一个裱子。几年了,还不明白吗?啊?”

  拳头握的更紧了。

  满莎儿眯起那双梦幻游离的眼睛,“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

  她转身走出房门,在门口停了下来。

  一袭白裙与银发与白色的门框融为一体,凸显出了她异样的美。

  慢慢转过头,看着蔓秋。

  “带走!”满莎儿露出微笑。

  我们来玩玩。

  

第2章
七重霞全文阅读作者:银辰酒加入书架

  白色将厕所的冰冷毫无保留地凸显。

  蔓秋双手死死扒着喉咙,挣扎着。但好几双手按着她,她无论如何都是动弹不得。

  满莎儿脱下了白色的高跟,连着白净丝袜踩在了蔓秋的嘴上,但与蔓秋的嘴唇接触地的湿润,却让她不是很满意。

  蔓秋的口腔里,恶心冰凉的水在翻滚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由于挣扎的太厉害,马桶里的水从鼻腔渗出,这让她无法呼吸。她开始剧烈地咳嗽,但嘴被丝袜抵着,使其更加痛苦。终于,她认命般的咽了下去,泪水连着鼻涕在原本高贵白净的脸颊上混合在一起,大口喘着粗气。头发凌乱,不堪入目。

  “怎样,秋儿。厕所里的水滋味不错吧?”一个女孩捧着蔓秋的水杯,尖叫着,里面还有一些明晃晃的液体。

  就是她喂给蔓秋的。

  她叫蕾娜,脸上长着的点点雀斑与其他人的完美无暇作出比对。这也验证了她血种并不纯净的事实。

  她应该感谢蔓秋,作为半次品,她才应该是被欺负的那一位。但多亏了蔓秋这个奇葩裱子,为了生存下去,她只能更加卖力地欺负别人,更加谦卑的做狗。

  蔓秋终于缓过气来,她颤抖着坐起,看着蕾娜。

  “你就是个畜生!”声音沙哑,眼睛滴落一滴泪珠。这可怜凄凄的样子,然而却显出一种病态的美。

  蕾娜的笑容僵住了,仿佛时空被冻结。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蕾娜恼羞成怒举起杯子就要往蔓秋嘴里塞。与此同时,一道刺耳的笛鸣声打断了蕾娜的动作。

  她脸色惨白,将手中的杯子连着液体一起砸向蔓秋。随后所有人立刻站了起来,包括满莎儿在内,低着头一溜小跑地跑出了厕所。

  蔓秋坐在空无一人的厕所内,挣扎地爬起,拿起面前的水杯来不及清洗。一瘸一拐地向外面跑去。

  原本空旷的走廊上站满了人,满莎儿、爱丽丝、······此刻有序的排着队,捧着个水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而她们排队的目标是一座台子,上面有一瓶药片。

  蔓秋艰难地走到队伍最后,像她们一样捧着脏夸夸的水杯,低着头,不断的抽搐着。这时,一道身影从她们身后的03寝室闪出。

  是蕾娜。

  她比别人都要慢上一拍,此刻她正捧着小水杯屁颠屁颠地排到了蔓秋背后。低下的头看不出她的表情,那一抹奸笑,也是无人得知。

  队伍对于蔓秋来说慢慢减短,要到她了,快到了!心脏不自觉地紧缩了一下,尽管她以及经历了不下百次,抑或者千次吧,管他呢。

  当爱丽丝面前的绿灯亮起,松口气,走回宿舍。

  下一个就是蔓秋了。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蔓秋低着头,走向台子。当手要触到瓶身的那一霎那,她的水杯突然脱手,飞了出去。这一变化吓得她花容变色,向远处跑去,准备拾起水杯。

  一只纤细的脚出现在蔓秋眼前,使她的动作顿了顿。可就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只连着白丝袜的脚将水杯踢得更远。

  她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下官得意洋洋的脸。回头,看到的是蕾娜小人得志的眼。事情的发展持续了十几秒钟,但就是在这十几秒钟,那座药台面前的两盏灯的其中一盏亮了起来。

  是红灯。

  随后,尖锐的警报声从四处响起,震着让人耳膜生疼。

  满莎儿收回长腿,看着蔓秋。而此刻,蔓秋的内心却如同深入冰窖。

  要完了!这是她唯一的想法。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肯定会和死去没什么区别。现在的她就僵硬地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原本一切皆白的地下王国被红光环绕,紧闭的金属大门被哄然打开,两名面色不善的男子走出其中,或者是走入吧。算了,不是重点。

  此刻的走廊上,只有蔓秋三人。满莎儿和蕾娜看呆了眼,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到男人,就如同上官的话一样,男人是最负野性的物种,我们应被他们座拥有。

  男人粗暴不雅地拽起蔓秋向门外走去,这的不雅动作却对着满莎儿和蕾娜有种不可言说的吸引力。

  蔓秋死命挣扎着,口腔被塞进了一团东西使他不能发出呼救。事实上在这种地方呼救好像也没有什么作用。

  泪水与发丝黏在一起,她发誓,你们都会死。

  

第3章
七重霞全文阅读作者:银辰酒加入书架

  自杀酒吧。

  我盯着那个苍老的女人,眯起眼睛。

  将到底的雪茄直接在一旁的美女手中按灭,抬起头。“没了吗?”我看到她停了下来,不解的问道。

  她哆哆嗦嗦道:“没······没了。”看着我惊悚的嘴脸,她以为我会发难,连忙道:“之后一段时间的确没什么事情发生。后来几年过去了我成了小官,才有特殊的事情发生。”

  我又抽出一支雪茄继续装13,没有搭她的话。

  那老女人还算有点眼力,自己颤颤地说道。

  “后面,来了个女孩。”她发现我还是不感兴趣。

  “就是她,把我抓了出来!”

  我点雪茄的手颤了颤。我接下来听到的,让我大吃一惊。

  ————

  20**,冰山雪地。

  安达裹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军用棉衣,坐在一辆满是汽油味的货车上。她周围也还坐着好几个像她一样银发的目光呆滞女孩。

  通过安达的观察,她们有十六七岁左右了。身高比才十岁左右的她高出不少,但是与安达妖孽的童颜相比之下还是逊色几分。

  更重要的是,她们缺乏安达的镇定。

  NZ-2-1223发现了这个女孩非常特殊,这是他抓捕的最小的试验品,并且眼睛不像其他人一般诡异。只是瞳孔颜色是银色的。这证明了她的血统可能不是亚特兰血统,但一头银发和病态的苍白皮肤却与亚特兰血统不谋而合。

  上级也明确地给出了指示,不能碰她!

  当然,这个“碰”的意思自然是那种少儿不宜的意思。

  NZ-2-1223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可惜,这么好的坯子。他眯起眼睛扫过车厢,还好亚特兰人都她妈的长得好看。

  看着男人与几个女孩纠缠在一起,安达心如止水,毫无波澜。

  这里是南极吧?真冷啊······

  这种军用载运车在几年前就停产了,而她通过外表的磨损程度以及在狂风怒雪当中都能听清地金属摩擦声来看这车至少得有十几年的使用期了。

  但长期在险峻的地形下行驶会加快车辆的磨损程度,所以她也不能确定。但唯一肯定的是,她的目的地绝对有着几十年的历史了。

  车子终于停下,安达弯着腰走下了车厢。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安达有些疑惑了。

  这时,NZ-2-1223与其他男人向天空做起了奇怪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跳舞······抑或者在举行着什么仪式。

  当最后一个动作结束,一声巨大的声响从地下发出。如同一只苍老的巨龙,发出古老而又低沉的嗷鸣。

  紧接着天突然暗了,事实上其实是她们的天空上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耀眼的阳光。顿了顿,突然脚下一动,一股失重感涌上安达心头。

  安达也不抵抗,与四周的女孩瞬间倒地。

  地面在下降,她躺在雪地上仔细地观察着四周,地面凹陷或者说下降的十分迅速,周边的岩壁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

  但细心的安达还是发现了,在岩壁上刻着一行字。

  “Lebensborn e. V.-”。

  什么意思?来不及她细想,她们所在的地面接触到了最低点,一具复杂巨大的机器首先出现在安达眼帘。

  “一个类似于起重机的古老机器。”安达眯起眼睛,根据她的推测,这个机器至少建于二十年前,并可以承受六百多吨的重量运行。

  “看什么看,给老子起来。”NZ-2-1223不耐烦地狠狠踹了躺在地上观察类似于“起重机”机器的安达。

  这时她才回过神来,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积雪,追向早已走远深入洞穴的队伍。

  洞穴的洞口不大,刚好可以过一个人。安达优雅地越过石坎,落在地上,动作熟练的仿佛已经操练过几十遍了。

  洞口后别有洞天,金属门刷着白漆,抑或者金属门本来就是白色的。它不具有金属的光泽,有的只是白色。

  大门上是两个大大的标志。

  “**?”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银辰酒所写的《七重霞》为转载作品,七重霞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七重霞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七重霞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七重霞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七重霞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七重霞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