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落叶了无痕最新章节 >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落叶了无痕 连载中
分享落叶了无痕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

落叶了无痕作者:一刀知秋

落叶了无痕简介: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一代落幕,一代崛起。 https://www.uukanshu.com
-------------------------------------

落叶了无痕最新章节最近没更新抱歉了
第2章 入门习武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作者:一刀知秋加入书架

  李守成招手示意秋明镜坐在自己身旁,摸着秋明镜的头,一脸宠爱。

  “明镜,我知你一岁便能识文断字,心智异于常人,行事虽顽劣,却也识得大体,我问你,你为何如此想习武。”

  “当然是为了长生”秋明镜不加思索的答道,当然心里也默默补了一句“我也想做前年的王八,万年的老龟。”

  李守成笑道“长生,你可真敢想,哈哈哈”,却见秋明镜一脸认真,随后道:“习武修行之路艰难万分,你不后悔?”,

  “不后悔!”秋明镜果决的说道。

  “我齐阳派如今式微,比不得那些豪门学派,你若愿意,本座亲笔,推荐你去东来府最好的学院学习。”

  听到这句话,秋明镜起身,站到李守成面前,跪下:“师傅待我如亲子,我心中亦将师傅敬如亲父,明镜只想在这齐阳派内学习。”

  李守成闭眼片刻,:“你有此孝心,为师亦是知晓,可你当知如今宗派之人并非重用,一旦入宗派,修行之路也是艰难万分,为师也希望你入学院学习,以后也可得便捷”

  “修行之路本无便捷可研,孩儿既已下定决心,便不会改变,希望师傅成全”,秋明镜着急,也是说完,又是对着李守成一拜。

  李守成沉吟片刻,“也罢,既你有此心,我也不便阻拦,且依你的性子,去那学院,怕是也高搞的鸡飞狗跳,为师欲收你为义子,你待如何”

  秋明镜此时心里早已开心万分,对着李守成又是一拜,“义父在上,且受孩儿一拜”

  李守成连忙将秋明镜扶起“你有这心便成,我等习武之人,并无如此多的讲究”,看的出来,李守成是很开心的。

  李守成的亲生儿子也是天资过人,武功练至极高境界,只是天妒英才,年纪轻轻便陨落于外地,李守成便是去探查亲生儿子死因未果,归来之时捡到秋明镜,不禁感叹一切皆是命运。

  “明镜,你对当今天下是如何看待”

  “义父,圣祖英明贤德,广开天下修行之路,历代帝王励精图治,如今国富民强,威震八方,可当得盛世”

  “盛世...”李守成喃喃道,“也是,我等习武修行之人,一为寻求更高境界,一为造福天下,如今这盛况,也当得起盛世只说。”

  “传闻圣祖未崛起之时,天下群雄割据,王国、宗派各占一方,我齐阳派史上据传也是雄霸一方,各地求学者纷至沓来,只是如今,难得再见此盛况了”李守成感慨到。

  “义父,现如今的宗派都是之前传承下来的吗?”秋明镜不禁好奇道。

  “怎么可能,现如今,一些有修为的人自立门派。一些大地方学院也自立宗派,像我等这传承久远之宗,天下少之又少,只是,传不传承的,又有何妨,我们宗派,如今是大不如那些学院,现如今还好,承帝抛开宗门与学院的偏见,将学院弟子与门派弟子一视同仁。但是学院有更好的传承,将这也是为师希望你入学院的原因。”

  听到这,秋明镜明白自己宗门所处境地,感觉到了修行之路任重道远。

  “明镜,你既为我李守成义子,也是我徒儿,今日,你便是这齐阳派唯一的宗派传承弟子,之前我儿也是,如今只有你一人。我将齐阳传承交于你手,希望你能发扬光大。”

  “唯..唯一弟子?”秋明镜不禁惊呆了,不由的转头看向屋外。虽说齐阳派式微,屋外也有数百弟子,自己怎么就成唯一弟子了。

  李守成也不回答,望着秋明镜“入门之后,不得做有辱师门之事,不得...”李守成望着秋明镜,本欲将一大堆门规说与秋明镜听,可是想到如今情况,微微摇头“不得背叛师门,不得滥造杀孽,你可能做到?”

  秋明镜认真的点了点头。

  “门外这么多弟子,几十位长老,执事,只是我齐阳派学生罢了,算不得弟子,真正的弟子,我这一代仅有一人,我师父那一代也只有一人,你这一代,亦是如此,这是我齐阳派自古传下来的规矩,只是后辈不肖,不能讲这齐阳派发扬光大,致没落至此,希望你能让我齐阳名彻大地,重现辉煌,这是我的希望,也是我们世代齐阳宗的希望。”

  秋明镜望着李守成,看着自己义父眼中的期许,将次默默记在心头。

  “明镜,你可知修行之路分为数步,这第一步称做身境,身境旨在开发身体奥秘,分为五藏境、六府境、奇恒境,五藏境修成,力气生生不息,力大无穷,六府境修成,人可伤病自愈,统御自身血液流动,各方面比五脏境都有大大增强,而这奇恒境修成,人便可脱胎换骨,易经伐髓。做到寻常寒暑不侵,断肢重续,只要有一口气,便可活下去......“”

  之前李守成从未跟秋明镜说过,如今得到详细的说明,竟是惊着了,断肢重续,就算是胳膊被人切断了,放回原处都可重新接上,这还是人吗,不由的咂咂嘴。

  李守成见他从震惊中回味过来,继续说道“第二步称作血气境,分为血气如汞,血气如虹,血气狼烟,血气纯阳/至阴(男/女),达到这一境界,便会多出种种奇妙变化,若你能到此境界,自行体会吧,若到此境界,便可为这东来郡数得着的高手了”李守成笑道。

  “那义父是什么境界?”

  “不可说,但为父可告知,在这东来郡,为父未尝怕过谁。”李守成说完,身上扬起莫名的自信。

  这东来郡属哲方府,哲方府统管七郡,各郡又管辖着十数县,每一县都有百万人口,没想到自己义父竟然这么强,秋明镜不禁对这齐阳派的功法好奇起来。

  “明镜,记住,踏入习武修行之路,万不可对旁人说自己的功法,秘密。所有秘密,一旦说了,便不是秘密了,即便是至亲之人,也不可说”

  “对义父也不能说吗?”秋明镜对李守成还是很信任的。

  “不能!切记”李守成说道“这修行功法完全,改变身型容貌功法虽不多见,却也是有的,你永远不知你是与何人对话”

  秋明镜深知这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孩儿明白”

  “夜深了,回去吧,明日与其他学生一起入派,登记在册,便是当今皇朝承认的习武之人了,今日之话,出的我口,入得你耳,不得说与第三人听”

  秋明镜告退,回到自己的屋子,对李守成的话深感震撼,又激动又兴奋,直到半夜才睡去。

  翌日晌午,齐阳山演武堂,数十孩童累的气喘吁吁,秋明镜四下打量着这十数孩童,皆是通过了入门试炼的人。

  “兄弟,刚试炼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啊”旁边一皮肤黝黑的孩子用手捅了捅秋明镜,秋明镜咧嘴一笑“我是后来的,你不见我正常。”秋明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我还用试炼?别说掌教是我义父,就算不是,凭我这关系,之前的师兄们早就放我进来了”这试炼秋明镜五岁的时候就偷偷试过,也就考验一个人的耐心,聪慧程度,自己五岁的时候就简单的通过了。但是还是不由的感叹,有关系就是好,心中窃喜。

  皮肤黝黑的孩子疑惑的挠挠头,“是吗,我叫张壮壮,今日过后,你我算是同门了,你叫什么”

  “秋明镜”,“哦”张壮壮还想问些什么,此刻却见李守成与数十长老,执事有秩序的走来,不由的闭上了嘴。其他孩童见此也是闭上了嘴。

  此时李守成站在首位,旁边站着一位官服老者,其余长老分列两侧。

  “这官服老头估计便是登记官了”秋明镜暗暗想到。

  官服老者与李守成说道:“今年人数不错啊,数十近百了,往年只有二三十,今年也算是大年了。”

  “托刘老的福,今年确实不错”李守成笑呵呵的拱手道。

  “既然人齐了,那边开始吧”官服老者道。

  李守成点头,对着最近的一位长老招呼道“方长老,开始”。

  方长老秋明镜也是认识的,名叫方家真,据秋明镜平日与师兄们交谈,乃是掌教之下实力有数的几位长老之一,只是颇为严格,是秋明镜少有的不敢得罪的长老之一。

  方长老面无表情的走出来,拿着名册一个个宣读名字,每叫一个人,那人便走向刘姓的官服老者面前,拱手行礼。

  片刻,名册宣读完毕,接下来就是官服老者一堆场面话,秋明镜早已兴趣缺缺,官服老者讲完,便是门内执事宣读门内的一些规矩。一同宣读,时间已过去两炷香时间。

  接下来便有老弟子发放身份铭牌,便于识别身份,每人有每人独特的印记编号,秋明镜拿了自己的铭牌,翻看了几眼,“倒是类似于身份证”内心想着,便随意揣入怀中,其他孩童却是拿在手里视若珍宝,小心捧着。

  官服老者见身份铭牌发放完毕,正言道“敬圣祖!”声音不大,却是让所有人听的清楚。

  在场所有的人跟着李守成,官服老者一起像圣祖以及其他七位先帝,齐阳派祖师爷行礼祭拜。

  “礼成!”随着官服老者的话落,意味着秋明镜正式加入了齐阳派,有了官面的正式身份。

  

第3章 寻经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作者:一刀知秋加入书架

  “你来了”,是夜,李守成负手而立,面向秋明镜。

  “是,义父”

  “嗯,你可知我齐阳派传承至今,所靠为何。”李守成问道。

  “孩儿未知,想必是我齐阳派历代祖师励精图治,发愤图强,薪火相传。”秋明镜怎能知道为何,只是糊口诌了几句。

  李守成也不在意,“跟我来”说罢,便自顾自的向着应下殿走去。

  秋明镜见状立马跟上。

  二人一起来到应下殿,在李守成的带领下,来到应下殿上悬挂祖师画像的地方。

  李守成双手奉前“齐阳派一千六百三十二代掌教李守成,率六百三十三代弟子秋明镜,觐见祖师。”说完,便是躬身一拜。

  拜完,转身看向秋明镜,“明镜,这便是我齐阳派的开派祖师,曾经绝世强者,天赐机缘,立派于齐阳山,祖师无敌之姿,横扫天下,拜过祖师,便是真正入我齐阳派了。”

  秋明镜见画像上是一年轻男子,男子身姿卓绝,隐隐间透露出一股锋芒。赶紧学李守成的样子,祭拜了祖师。

  “明镜,这才是我齐阳派真正的祖师,白天祭拜的,是我齐阳派帝一千零八十带祖师,便是从那时,圣祖崛起,我派没落,至此传承也已六百多代。”

  秋明镜这才解开心中疑惑,怪不得白天所祭拜的祖师与如今这幅画上的祖师不同,竟是如此,只是没想到圣祖之前竟有千代传承。

  祭拜过祖师,李守成静默片刻,随手一会,只见一道道血光喷薄而出隐与这应下殿周围。

  “这是禁止之法,这东来郡无人可窥探此处,也是我齐阳立派底蕴。”

  说完,取出一个青褐色令牌,身上血气蓬勃而出,这也是可以收敛的缘故,只是稍稍泄出的气势,便压迫的秋明镜呼吸都困难。

  秋明镜骇然,没想到血气境竟然如此恐怖。

  只见李守成周身的血气不断涌入那青褐色令牌,令牌逐渐变成血红色,随着令牌变成完全的血红色,竟然融化成一滴鲜血的样子,融入到那祖师画卷中。

  祖师画像中的身影竟然逐渐凝实随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待到结印完成。李守成跟秋明镜说道“跟上”竟一步跨入到画像之中。

  秋明镜有样学样,也是随后一步跨进这画像之中。

  随着眼前一顿涟漪,秋明镜脚步踉跄,竟跌坐在地上,摇摇头摆脱的眩晕之感,待看清眼前的环境,不由的啧啧称奇,竟然已经不知来到何处,眼前要不是李守成站在前方,以为梦醒回到了前世。

  李守成见他醒来,笑道“清醒了?我第一次来此处,便是足足昏睡了半日,没想到你竟眩晕了片刻就清醒过来。”

  “这是画中洞天,是祖师以惊天修为开辟之所,历代齐阳弟子只能进入数次,除了最后一次,这边是我最后一次进入此地了。”

  秋明镜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本以为画卷是类似传送之类的东西,没想到是在这画中开辟了一个洞天,当真是神仙手段。

  “我齐阳历代祖师都会在陨落之际回到这画中洞天,将毕生所学刻录在藏经洞中,能够得到哪位先贤的传承,便看你机缘所在了,每一境界只能进此一次,忘你珍惜。”

  说完带着秋明镜来到藏经洞前,藏经洞位于画中洞天的唯一一座山体内,洞口有一石碑。秋明镜看着石碑,内心大惊“这石碑上竟然刻着先天八卦图,自己这几年也是看了齐阳派的杂书,并没有发现一点关于八卦图的记在,没想到在这里竟能见到”

  李守成见秋明镜对着石碑沉思起来,也没有打断。

  “义父,这石碑?”

  “这石碑据载是开派祖师所立,并无奇特之处”

  “那这图案?”秋明镜指向藏经洞石碑上的图案

  李守成看着秋明镜所指图案,发现只是些长短不一的线,随口说道“估计是祖师所画藏金阁的标识吧。时间不早,赶紧进去吧,得到什么功法,看你机缘了”

  说完,不等秋明镜回话,就随手一挥,将秋明镜送入洞中。

  秋明镜还想说什么,却只感一股柔和的力量推着自己进入洞中。

  入洞之后,虽说没有光线,洞内却也散发出柔和的光。

  秋明镜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洞中岔路颇多,便随意选了一条路。

  走了不知多久,也不知过了多少岔路,前方的路越来越曲折与狭窄,可是并未看到有任何功法传承的存在。

  秋明镜疑惑不解,却也无人可答,只能继续前进。

  “没路了?”秋明镜看着眼前。“这也太坑爹了吧,走了这么久,什么还没发现竟然路都没了。”

  “难道一开始就走错了?”秋明镜回头一看,身后的路竟然不知何时消失不见“这...见鬼了,我怎么出去”

  再回头,发现身边已经围绕许多萤火虫般的光点。秋明镜一招手,一稍大的光点落入手心,秋明镜轻轻握住,一股信息出现在脑海“吾乃七百三十一代掌教方琼子,后辈可愿得吾传承”

  李守成跟秋明镜说过,只要捏碎光点,便可得到传承,只有三次选择的机会。

  第一次便得到千代之前的传承,秋明镜心中犹豫,要不要捏碎光点,李守成说过,千代之前都是传承,每一份都是珍贵异常。

  秋明镜刚想捏碎,忽然,眼睛瞟到了什么东西,赶忙冲了过去,从地上捡起。

  “这,这竟然是一个八卦罗盘,只是这顺序好像有些不对”。

  秋明镜前世对中国古代玄学还是颇有兴趣的。虽然研究不深,但是最基本的八卦方位也是知晓的。

  秋明镜轻抚着八卦罗盘“不对,这卦象是可以移动的。”

  说完便很自然的按照“乾南,坤北,离东,坎西,兑东南,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方向将罗盘摆正。

  刚刚摆正,只见手中罗盘生出种种变化,最终变成一本青铜书籍的样子。随后化作一道流光,进入秋明镜脑海,秋明镜大骇“这未知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脑海可是危险至极”,冷静下来却发现脑海中多了一本青铜古书,秋明镜尝试翻开,发现却只能打开第一页。

  “《五藏通明三光炼精法》”,秋明镜仔细品读,发现应当是第一境的功法。

  秋明镜费尽心思想打开后面的,却纹丝不动。“不会是只有一页身境的功法吧”秋明镜喃喃道。

  “待你修为到时自然会打开”幽幽的声音想起。

  秋明镜吓得半死,这藏经洞怎会有旁人“谁!?谁在那,我看到你了”

  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齐阳”

  “祖师?你骗人,祖师早就凉了无数年了,到底是谁,赶紧给小爷出来。”

  “你这娃娃倒有意思,本座倒也不屑骗你,信不信由你”说完便沉寂下去。

  秋明镜沉思片刻,只能选择相信“祖师还活着?”秋明镜尝试问到。

  “死了”

  秋明镜撇撇嘴,“祖师可知方才为何物?”

  问完,许久没有声音,秋明镜刚想出口再做问询,声音却突然响起“不知”

  “你在此处逗留过久,该离去了”

  “过久?虽不知过了多少天,但是也没多久吧,我传承还没取呢”

  “取之速去”

  秋明镜拱手,随意抓取了一个光点捏碎,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便被一道光芒传送而去。

  洞中,“竟取走了他的传承,有趣.”

  

第4章 1日0年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作者:一刀知秋加入书架

  随着一道白色光芒,秋明镜身影逐渐出现在应下殿中。

  还是一阵的眩晕感,眩晕感消失后。咕噜~“哇,好饿啊”秋明镜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随后用手捂摸了摸肚子。

  “这,这怎么回事”秋明镜看着自己的手,俨然一个成年人的手,而且周身衣服破烂,秋明镜摸了摸自己的脸,只觉得胡须头发极长。赶忙跑到应下殿的偏殿,找来一面镜子。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秋明镜惊呆了,秋明镜摸着自己的脸,喃喃自语道:“这...这是我?”

  “我不会又穿越了吧。”

  “大胆毛贼,敢上我齐阳派偷盗,真是不知死活。”秋明镜只听一声惊呵,随后一把长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是何人”秋明镜反问道,此时一少年一身齐阳派的宗服,身形修长,仪态翩翩。一把长剑抵在秋明镜的脖子上,显出一副肃杀之气。

  “你这小贼,还敢问我,跟我去见长老”

  说着,不由分说的绑了秋明镜,押着秋明镜往律事殿走去。

  应下殿到律事殿的路途颇远,在押解的途中,秋明镜四下打量着,时不时的也打量一下押着自己的少年。

  “老实点,不准窥探我齐阳派的秘密。”少年一边警告这秋明镜,一边推搡着秋明镜前去。

  “别推了,我有脚,自己会走”秋明镜不想着少年压犯人一样押着自己前行,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等等!,你这厮怎的知道我齐阳派律事殿的位置,你这毛贼好生可恶,踩点踩得倒是不错,待会去了律事殿,好生交代,不然有你受的”少年见秋明镜竟然识得去律事殿的路,不由的一通埋怨“看守山门的师弟们好生懈怠,竟被这毛贼把宗教的路径摸得如此熟络。”

  一路上不时有着年轻弟子打量着秋明镜。时不时的有弟子跟少年打招呼“肖师兄,这是抓了个乞丐?”

  此时秋明镜衣衫破烂,头发胡须咋算,活脱脱的像是一个乞丐。

  “我在应下殿抓住这毛贼,鬼鬼祟祟,估计想偷宗教的宝贝”

  “师弟姓肖?不知掌教李守成可在?”

  “掌教下山了”少年随口回答道,随后意识到了什么“你这毛贼也忒胆大,敢套我的话,还敢直呼我派掌教的名字,还叫我师弟?”

  “师弟是哪年入门的,我怎么未曾见过师弟”秋明镜从少年的话中隐约得到个消息,掌教还是李守成,便心中安定了许多。

  一路上秋明镜继续问着少年问题,只是得到回答甚少,只是知道少年名叫肖庆甘,肖庆甘告知秋明镜名字之后,便不再回话。

  两人一路来到律事殿堂前,肖庆甘与守门的两位师弟打了招呼,说明来意。其中一稍瘦的人说道:“肖师兄,方长老此时不在殿中,不过周师兄在殿中,我派人去通知周师兄。”说完便招呼一刚入门的弟子,让他去寻周师兄。

  一盏茶的时间,一身影带着数人浩浩荡荡而来,人未至,声先到“肖师弟,听闻你抓了个毛贼,他娘的,敢偷上我齐阳派,看老子不敲断他的腿。”

  话音未落,那周师兄便来到秋明镜面前。

  秋明镜看着来人,隐约中有些熟悉,那周师兄也打量着秋明镜,嘴里嘀咕道:“奇怪,你这毛贼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他娘的,还是个惯偷?”

  记忆中的身影逐渐重合:“周六,是你,还不赶紧吧老子放开!”秋明镜此时认出这周师兄是谁,正式当年守正门的周伍的弟弟,想来这周伍一家也有意思,数个儿女便是按照一二三四五如此起名,这周六是最小的,比秋明镜大上一岁。在秋明镜前一年入学,两人交集不少,算是比较熟悉,毕竟年纪相近,又有周伍在中间搭个桥梁。

  “你还敢自称老子,你...”周六听到秋明镜自称老子,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扬起手想打秋明镜一巴掌,只是抬起的手还没落下,眼中惊疑不定,显然是秋明镜与他记忆中的一个人有几分相像。

  “当年你刚入门,私藏那书被发现了。还是老子把锅甩到你哥头上,还有,你去那女院...”

  秋明镜话还没说完,周六顿时瞪大了眼睛,像是狗被踩了尾巴一般,赶紧冲上去,捂住秋明镜的嘴巴。

  看着周围律事殿的执法弟子,吩咐道,赶紧下去,这误会,“肖师弟,这是误会,这是你秋师兄,日后慢慢给你解释,都散了吧。”

  众人听闻此言,纷纷拱手告退,看起来周六的地位在齐阳派还是颇高的。

  周六眨眼示意秋明镜不要再说了,赶紧带领秋明镜往店内走去。

  退去的弟子有人小声议论到“你们说,周师兄是私藏了什么功法秘籍吗?”

  “我觉得是他哥把高深的武功秘籍私自给了周师兄看,要不然怎么会甩到他哥头上的”

  “他哥是谁?”

  “之前的弟子,你不知道吗?”

  “怪不得周师兄这武功进展神速,原来是早就习得了高深的功法,太不公平了,我要去举报这事”

  “嘘,禁言,被周师兄听到了可麻烦了”有师弟下的赶忙让其他人小声,“此事长老们定然知晓,不要多言了,倒是周师兄去那女院干什么。”

  讨论的声音渐行渐远,进了大殿,周六的脸色发青,幸亏秋明镜没有全说出来,要不然被人知道自己偷看十八禁的书,去女院偷看女弟子洗澡的事传了出去,自己这脸,干脆不要了算了。

  “周六,真的是你啊”秋明镜好不容易看到个熟人,当时为了自证身份,倒也没想那么多。

  “你真是明镜?”

  “废话,当年你第一次来宗门,迷了路,还是...”

  “我相信了,别说了”秋明镜再次让周六想起了自己刚进门的糗事。不由的恼怒。

  “先别废话了,叫人给我烧水,在备上一桌好菜好饭,饿死我了,记得要补一点的饭”

  周六随及叫人烧开了水,供秋明镜洗漱,又备上了好菜。

  草地上,秋明镜与周六席地而坐,地上摆满了各种食物,油光锃亮,一看就让人大有食欲。秋明镜大快朵颐,一边啃着一个熊掌,手里还拿着一个鸡翅膀,“周六,你这伙食不错啊”

  “你给我留点,这是我半年攒的贡献值换的一桌好菜”周六本想故作姿态,等着秋明镜先吃,哪知这厮一点不讲究,吃起来飞快,周六一遍跟着秋明镜抢食,一遍呜呜的说着听不清楚的话。

  酒足饭饱,秋明镜与周六摸着自己的肚子,两人没有仪态的躺在地上,肆意的让风从脸上飘过。

  “秋师弟,你这几年去哪了?”周六问道

  “闭关了”,秋明镜搪塞道。“老周啊,如今是哪年了?”

  “元初8790年啊,怎么了,闭关脑子闭傻了?”

  秋明镜闻言,印证了心中的猜测。脑海中浮现出藏经洞的那句话,终于知道了那句,逗留过久是什么意思了。

  “洞中一日,人间前年啊”秋明镜内心感叹道。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周六不以为意的问道。

  “问修为干嘛,吃了你一顿好的还想打我?”秋明镜不以为意的剔着牙。

  “这吃的是我攒了半年贡献才换的一桌药膳,全是大补之物,修为要是低了,怕是要爆体而亡”。周六随口回到道,随及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掌教对你那么好,想必你修为已是奇恒境甚至更强,半年之后的毕业小比一定能震惊众人。”

  说完,发现气氛不对的周六看见秋明镜竟像盯着仇人一样盯着自己,不由的心里发毛“明..明..明镜,你怎么了”

  秋明镜头也不回的向山下奔去,口中喊着,你给我等着!周六!

  只留下周六一人在风中凌乱,发生了什么

  

第5章 3代老祖不是人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作者:一刀知秋加入书架

  秋明镜心中暗骂坑爹的周六,一路飞奔至应下殿,一路上有人看到秋明镜这陌生的面容,便想上前阻止,幸得周六也随即而来。

  秋明镜此时脸色已经潮红,浑身都已散发出了红色的细小血珠,周六修为不知高了秋明镜多少,片刻便是追上了秋明镜,看到秋明镜此时状态,隐隐猜到了什么,只是不敢相信,闭关八年的秋明镜,竟然这点药膳都承受不住?

  秋明镜此刻心中如火再烧,身体中血液感觉随时要奔腾而出。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应下殿。”

  周六知晓秋明镜的意思,身形一闪来到秋明镜身旁,不由秋明镜分说,夹起秋明镜,运转周身血气,只见周六,腿部发力,忽的蹬出,便是脚下的石板也出现了几条裂缝,要知道这齐阳宗派内的石板可不是寻常土石,皆是取自珍贵的青石,强度比普通石料要高上数十倍。

  周六如同一支离弦之箭,秋明镜只觉的耳旁的风呼啸而过,体内血液奔腾的厉害,本就难受无比,在加上被周六夹在肋旁,也不知这周六如何生长的,十七岁便有一米九的个子,体格健壮,秋明镜虽也有一米七八的样子,确实身形瘦削,被周六夹在肋旁,确是正好。

  周六一路狂奔,按秋明镜的脚程,要一炷香时间才能到的路程,在周六的夹持下,半盏茶的时间便到了。

  到了应下殿门口,招呼了一声门口的守门师弟,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有要是禀告掌教。

  守门弟子刚想说,掌教不在宗门之中啊。

  不待守门的两弟子回答,哐的一声,应下殿的门便被关上。

  只剩下两个守门弟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打定主意,待这周师兄出来,说什么也是不能让他离去,擅闯应下殿,说大也不大,可就怕有人拿此做文章。

  到了殿中,周六一把把秋明镜摔倒地上,抹了一把汗“我擦,类似我了”

  随及看到地上的秋明镜大惊,“秋师弟,我先去殿外等你”。看着自己把秋明镜丢在地上,顿知不好,趁秋明镜还没反应过来,赶紧遁了出去。

  秋明镜被摔的七荤八素,待反应过来,只看到周六逃窜的身影,来不及找周六麻烦,只的盘膝而坐,运功吐息,消化体内暴动的药力。

  要说本来药膳是由膳事坊专门调制,药效温润,即使秋明镜没有修炼过,普通人吃了之后也只会虚不受补,连续鼻血横流几天。

  可是秋明镜在藏经洞中不知不觉间过了八年,体内吸纳了藏经洞中的太多灵气,平时都潜藏在体内不易被发现,此时被这药膳之力引动,泄露出了一小部分,以此刻秋明镜的身体那还承受的住。

  藏经洞先辈祖师的传承还没来得及钻研,只得修行脑海中青铜古书的第一页所记在的功法。

  秋明镜强忍身体不适,静心凝气。内观脑海中的功法《五藏通明三光炼精法》。

  “五藏者,五脏也,肝、心、脾、肺、肾,应五行木火土金水,五行相生,生生不息。”

  秋明镜按照功法记载搬运体内蓬勃的血气与灵气,第一个周天不知过了多久才搬运而成,随着第一个周天循环而成,第二个周天竟自行运转起来,时间只有第一个周天循环的一半。

  体内血气灵气搬运速度极快,迅速化为五行灵气没入秋明镜的五藏中,不断强化着自身的五藏。

  “这青铜古书记在的功法果真不凡,体内暴躁的血气已经开始平息,怕是消耗完这八年吸收的灵气,踏入这第一境大圆满也未可知。”

  修行无日月,秋明镜也不知自己搬运气血与灵气过了多久,只感觉五藏境即将圆满,就要进行下一步六府境的修炼。

  忽然,秋明镜呆住了,这《五藏通明三光炼精法》详细的记载了五藏境,六府境,以及奇恒境的修炼方法,但自己却不知五藏如何通六府,六府如何通奇恒,就好比自己有两张两地的详细地图,每个地方怎么走都知道,但是怎么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却未可知。

  本来这些修行知识秋明镜若是正常修行学习,很容易就了解,可没想到自己竟然出了这样的意外。

  没办法,体内的血气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秋明镜虽着急,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想着强行打断自身。

  虽可能受一些伤,却也好过血气过多爆体而亡。

  刚准备打断自身修炼,忽然,秋明镜想到了什么,赶紧感知起在藏经洞得到的另一份传承。

  “吾乃第三代掌教,后辈得吾传承,必将继往开来,扬我齐阳派雄风”

  “本座修行瓶颈,多年难以寸进,游历天下,观工匠做活,忽的启发,创此惊世功法《罗天玄劲》,然此功法修行需在身境修行,配以绝世功法,一旦修成,力发同阶数倍,奈何本座根基已成,唯有散功重修,可惜功法制约,反噬而死,本座两愿,一则扬我齐阳宗威名,此愿已了,二则修成这《罗天玄劲》,可惜未成。”

  此刻秋明镜想要骂娘了,自己费尽半天得来的功法,竟然是理论上的,这第三代老祖说的好听,却也没指出要配合的功法有什么需求,自己都练死了还想坑自己的后辈。

  “别人都是坑爹,我这是被祖宗坑啊”秋明镜感叹道。

  此刻,秋明镜已经想终止修炼了,可没想到这三代祖师的《罗天玄劲》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像是魔怔了一般,秋明镜稍稍运转了《罗天玄劲》的法门。

  之间浑身的血气灵气像是开闸了一般,比之前更猛烈的喷涌而出。

  秋明镜不知五藏如何通六府,却知应是经络相通,可这罗天玄劲,却硬生生的在体内开辟了数条血路,将五藏按阴阳顺序相互连接。

  “啊~啊~”钻心的剧痛传来,这在体内以血气灵气开辟一条条的经脉血路,其疼痛气势常人能忍受。即使秋明镜的心性,此刻也忍不住惊叫起来。

  门外的周六听闻叫声,赶紧推门而入,此时李守成也已归来,听周六的说法已了解到了什么。

  看着倒地的秋明镜,面目狰狞,周六不知所措的看向李守成。

  李守成上前查看,只感觉秋明镜此刻体内血气奔涌,自己的灵气竟然进不到秋明镜体内。

  秋明镜此时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不但吸收了体内的所有血气与灵气之力,也开始从外界吸收灵气,只见整个齐阳派的灵气汇聚在这应下殿,灌入秋明镜体内,这也幸得这《五藏三光通明炼精法》虽不知等级,却实属绝世功法,才能短时间汇聚如此多的灵气。

  随着灵气进入体内,秋明镜身体发生了玄妙的变化

  此刻秋明镜体内开辟了五条联通五藏的经络血脉,三十条五藏通六府(每一藏各通六府)的经络血脉,六府之间也有六条相连,混若一体。

  此刻,秋明镜终于是醒了过来,睁眼看到一脸关心自己的李守成与周六,嘴角微动。

  李守成与周六听不清他说些什么,周六便趴下耳朵贴在秋明镜嘴边,只听秋明镜微弱的声音说道:“三代老祖不是人”,说完便昏了过去。

  李守成见秋明镜只是昏了过去,体内血气充沛,便问道周六,“刚刚明镜说什么了。”

  只见周六支支吾吾的用蚊子般的声音回到道“他说,三..三代老祖..不是人”

  说完抱头鼠窜,不是我说的,秋明镜那小子说的。

  只见李守成弹指。一股血气追上周六,远处的周六随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整个齐阳派的弟子都听到了,所有弟子都放下手中的事,抬起头,疑惑道“这是妖猪的声音????”

  几日后便有流言“一猪妖不知怎的混进齐阳派,被几位大人物出手收拾了”

第6章 力量爆发
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作者:一刀知秋加入书架

  意识逐渐清醒,秋明镜打开沉重的眼皮,只见一个大脸出现在眼前。

  “卧槽!”秋明镜吓了一跳。

  秋明镜的声音传出,又一少年出现在秋明镜床边。正是肖庆甘。

  此时肖庆甘没有了之前的敌意,也失去了那份清冷之意。扭捏的说道“师兄你醒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我去通知掌教。”头也不回的离去了,仿佛对之前的乌龙还略显尴尬。

  “周六,你小子可以啊”此时屋中只有秋明静与周六二人,周六略显尴尬的默默头,解释道“明镜,你这可不能怪我啊”

  说完,周六拉过一个凳子坐下,“明镜,你可不知,当时你的情况吧我吓坏了”说这话是,周六瞪着一双人畜无害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秋明镜。

  “少给我装”,秋明镜还不知道这货,小时候就坏的很,根本不似他的哥哥那样忠厚老实,只是不认识的人或许还会被周六的外表所迷惑,实际上“哼哼”。

  “明镜,你醒了。”秋明镜与周六二人闲谈打趣期间,李守成也赶了过来。

  岁月在李守成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看着李守成那一缕白发与沧桑的面庞,秋明镜顿感心酸,心想“义父这一生都奉献给了齐阳,老来得子却陨落他乡,好不容易又收了自己做义子,自己却是又消失数年”,“嗯,师傅”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看的出李守成是很高兴的。

  “你二人先下去吧,周六,去看着药,一会药好了帮明镜端进来”

  周六与肖庆甘知道掌教与秋明镜有话要说,拱手告退。

  李守成见二人都退出房间,随手下了几道禁制,确定没人后,关心的问道:“明镜,传承出什么意外了,为师在藏经洞外等了三天,见你迟迟未现身,这才离去,这藏经洞传承,向来都是片刻间完成,为何会出此变故。”

  “义父,徒儿也不知”秋明镜把在洞中经历说与李守成听,只是其中隐去了洞中那开派祖师和青铜古书的存在。

  李守成听后,失神道:“洞中方一日,人间已千年,这种传闻与手段,竟真的存在”沉吟片刻,又开口道:“此事不可与任何人说,若是外人得知我齐阳有此神奇之地,必将引来灭门之祸”

  秋明镜见李守成神色严肃,意识到自己即便隐去了一些事,这洞中一日的经历仍是一个大秘密,不由的点点头。

  “若是有人问你这八年的经历,你便说是我的安排。”

  “是,义父”

  此时,李守成像是听到了什么什么,随手一挥,撤去禁止,此时秋明镜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

  听到李守成的回答,门外之人赶忙推门而入,正是周六,周六端着一碗要小心翼翼的进门,生怕是弄洒了。

  “掌教,药熬好了”

  李守成结果药,便要喂给秋明镜。

  “师傅,我身体已无碍了,不信你看”秋明镜说完便是随便活动了几下,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自己好似从来没有如此精力充沛过。

  “那也喝了,这药对你突破后大有好处”,看秋明镜活动自如,便一副命令的样子把碗递给了秋明镜。

  秋明镜只得服从的接过碗,接过还没用力,只听“咔嚓”,药碗瞬间碎成了几块。

  秋明镜不自觉的抬起了头,看向周六,怒道:“你拿个破碗给我,故意的吧,周六,信不信我把你之前的破事抖搂出来。”

  周六也是一头雾水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随后可怜巴巴的看向李守成。

  此刻李守成看出些许端倪,不待秋明镜继续发作,直接抓住秋明镜的右手。

  秋明镜只感觉一道血气进入自身体内,随后在体内游走起来。刚想运转功法将次血气逼出。只听耳边传来李守成的声音,别动。

  秋明镜这才没运功,只见阣在体内游走一圈便消失不见。李守成疑惑到“六腑镜?”

  说完,抓着秋明镜的右手,说道“跟我来”

  一个纵身,便已消失在房间,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周六,耳旁传来李守成的声音“自行离去”

  且说李守成带着秋明镜,几个呼吸间便离开了应下殿,待秋明镜反应过来,已经出现在了后山。就是秋明镜经常逗小蝴蝶的地方。

  秋明镜观察四周,发现竟然来到了后山。

  “明镜,用尽全力攻击这块石头”,李守成指着一块两米高的巨石说道。

  秋明镜看着眼前的巨石,小声道“师傅,这石头太大了吧,不如打旁边这块如何,说完指向旁边散落的拳头大的小石头”

  “少废话,别偷奸耍滑”

  秋明镜无奈,只能对着巨石,摆出弓步,运转功法,体内血气涌动,蓄力出击,只听“轰~”的一声,眼前的巨石竟然碎裂成几块,碎石落地,扬起不少灰尘。

  秋明镜自己都没想到这是自己做的。心中不禁有点小兴奋。

  李守成满意的点点头,看向秋明镜,“用你最强攻击来打我”

  “义父,你这把老骨头,不会被我沙包大的拳头打散架吧”

  秋明镜刚才击碎一块巨石,内心极度膨胀。

  李守成像是看白痴一样看向秋明镜“少废话”

  “那义父你接好了,看我霸王神拳”

  秋明镜嘴里嗷嗷叫着冲向了李守成,还给自己的攻击起了个自认为很霸气的名字。

  “砰!啊!呀!啊啊啊!”

  片刻过后,秋明镜鼻青脸肿的瘫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

  “义父,您是要打死我啊”

  “嗯,看来你得到的传承不一般,寻常五藏境大成,有千斤之力,六府境大成,有万钧之力,我方才试你出拳,远超万钧之力,怕是寻常六府境的两倍有余,只是力量突然暴涨,身体不能控制,再加之未学任何身法武技,仿佛壮汉拿纸条打人”

  秋明镜挺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方才对李守成出手时确实有此感觉。

  “我方才只用了五藏境一半的力量”李守成又说了一句让秋明镜绝望的话。

  “蛤!”秋明镜傻眼。

  “明日去派内选几本功法,自行修炼吧,一本身法,一两本武技足够你用了,切忌贪多。”

  “是,师傅”李守成的一段话让秋明镜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恨不得现在就去选几本武技,想着自己练成之后那无敌的身姿。不由得笑了出声。

  “这孩子怎么突然间脑子坏掉了?”李守成心想

  “齐阳山上下跑个一万个来回,再去取武技吧”李守成想了想改口道。

  “·······不要啊”秋明镜

  “毕业小试,希望你拔得头筹。为一年后的学院毕业大比做好准备”

  “师傅,这毕业小比我的修为是不最高的”秋明镜一脸期待的看着李守成,希望他说“是”,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感。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不是,如今几年,我齐阳宗与东来的其余三家宗门,五座学府,多个世家天才频出,我齐阳与你同批弟子,如今有着六府境大成修为的不在少数,比你早一年的周六,是他们那届的大师兄,已是奇恒境中通脉伐髓小成的高手,你下一届的那个肖庆甘,如今六府境大成已有一段时间,你这届,修为最高者奇恒境中易筋锻骨大成者也有三人。”

  “这,这也太变态了吧,我记得小时候观师兄毕业小比,最高者不过六府小成,这几年是怎么了”

  “这是一个盛世,天才频出的时代”李守成留下这句话,纵身飘然而去。

  “记得一万次来回”李守成的声音飘到秋明镜耳中。

  于是,所有齐阳派弟子当天都看到了,一个身影在齐阳山上下跑来跑去。知道太阳落山,这道身影还在奔跑。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一刀知秋所写的《落叶了无痕》为转载作品,落叶了无痕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落叶了无痕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落叶了无痕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落叶了无痕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落叶了无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落叶了无痕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