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破败诸天最新章节 >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破败诸天 连载中
分享破败诸天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

破败诸天作者:纪叶知秋

破败诸天简介:破败的废墟诉说着往日的辉煌,残破的石像独眼遥望诸天。
挥手间天地破灭,红尘万世,只为等你归来 https://www.uukanshu.com
-------------------------------------

破败诸天最新章节
序二 禁忌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纪叶知秋加入书架

  没有经过工业化污染的夜晚是那么让人迷醉,路边没有随处可见的塑料垃圾,有的只是秀色可餐的各种花骨朵儿。

  虽是三伏天,但是花儿已经全部冒出那一抹对世界的向往。这点跟纪叶原身的世界并不同,抬头仰望那深邃的星空,漫天的就好像喝醉酒般摇摇晃晃再向你招手

  “安澜兄,这个送你”

  在铺满碎石的道路上,纪叶迈着开心的步伐,时不时就往两边花丛中走去,并且摘那么两三朵花回来

  还没多久,安澜手上就有十几朵各种各样的鲜花,当然,琉璃手上更多。

  面对大自然,长期的生活的压抑,在这里仿佛释放出来般,安澜还能克制,但是琉璃就不行了

  就像一只小白兔般,时不时这边看看,那边闻闻,道路两旁的花都快被她闻遍了,不过却并没有去采摘它们,对琉璃来讲,花儿与她跟安澜是那么的相似,只能原地踏步被人欣赏,却无法去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纪叶可不管这些,看着这些美丽的花儿以及自己的老婆跟琉璃,他就是一把一把的摘,先是迂回出击在琉璃的手上放满各种花儿

  然后再通过琉璃送花给安澜

  当然,这个战略很成功

  安澜看了看手中那十几度颜色各异却美丽异常的花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婆无奈的样子也那么美,纪叶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安澜,仿佛安澜不接花,他就不动般

  往常这个时候应是琉璃出场将纪叶赶走的时候,但是这时候琉璃犹如久困笼中的小鸟,初次见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心神早已不知飞往何处去了

  “败给你了,最后一次”安澜无奈的接过纪叶的花

  “我们是来参加万花大会的,不是来赏花的,而且我一个男的,手上捧着这个么多花,多奇怪”

  “不过这花确实很好看”

  安澜定定的看着眼前这多无比美丽的花

  三十六片花瓣分为六层,平常的花瓣是越外面花瓣越大,而这朵花却是,越外面花瓣越小,每层有六种颜色,花瓣之中还有各种美丽的团,轻轻一转,仿佛万花从眼中划过般。

  安澜很怀疑这朵花是不是纪叶为了讨她欢心特意做出来的假花

  “可惜,鲜花虽美,但除了被人欣赏便再无用处,你看此刻被我们摘下后,用不了多久便会凋谢。美丽不在”

  “而且我们是来参加万花大会的,你这样终究是不好的”

  “也是周围没人,不然我们估计都被唾沫给淹死了”

  “这个,这个“纪叶听着安澜的话语略微尴尬

  “鲜花虽美,但是哪有你美”这是纪叶内心的话语,他当然不能说出来只能祭出大杀器

  “小生失礼了”

  安澜没有回话,只是怔怔的看着手中的花,这一路上小生失礼了纪叶不知说了多少遍

  “小娃娃,说的很对嘛。鲜花虽美,但是总会凋零。就好比人在深宫,人虽美,却只能当一朵鲜花,我说的对嘛,苏安澜郡主”

  “谁”

  “谁”

  就在安澜对着手中的花儿发呆思绪远非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如浪潮般一重接着一重飞进两人耳中震得纪叶与安澜形成短暂性失聪

  “谁,谁在说话。出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声音纪叶轻身向前一步正对着声音方向站在了安澜前面,防止有问题能第一时间保护安澜

  至于琉璃,暂时不知道去哪了

  看着纪叶一脸认真挡在自己身前,安澜有点感动。多久了或许生命中从未有过有人这样挡在她面前吧

  她轻轻拨开纪叶想要说些什么

  纪叶拦住了她只是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交给我就好”

  “不知哪位前辈驾临,请现身一见。”

  面对这种能够再他不知觉情况下传音入线的存在,纪叶不得不小心,毕竟在这个世界自己不过短暂停留,并不能发挥自己的能力。

  并且这个世界总有一股力量在压抑着他,哪怕他借助某样东西完美的附身在逍遥身上,依然感受到一股未知浓浓的恶意

  这让他很难受,很压抑

  “逍遥,本名秦寻.中央秦国柱国将军之子,生性懒散,追寻逍遥。后将自己改名为逍遥,寓意逍遥人世界。

  跟这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苏问养子乃是好友,这次来参加万花大会,想来是跟苏问的目的一样,寻找叶忘吧”

  “原来他一直在骗我”

  “那之前那些,还有。。”

  听到神秘人的话语,安澜内心神伤,此刻她很想什么都不顾大声的质问纪叶,但是母亲的教诲让她忍住了,因为他跟她本就不可能,这样骗不骗又有什么关系呢

  空间一阵波澜,纪叶眼前的空间仿佛就像一个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一颗石子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波动一个人影随着声音慢慢出现,他每说一个字,气势便胜上分、

  当整个人从空间中出来后,一股阴柔切黑暗的气势瞬间达到顶峰,正对着叶忘与安澜

  “噗”

  一口鲜血从纪叶口中吐出

  直面神秘人那阴柔黑暗的气势威压,纪叶猝不及防的受了重伤

  “果然,这个世界拥有的武力不是一般高”

  纪叶深吸一口气,他没有退缩,因为安澜就在他身后

  “纪,逍遥你没事吧”

  沉浸在神秘人话语中的安澜看到纪叶吐血,不由将心中所想抛出脑后关切的上前扶着纪叶

  “交给我,安澜,相信我,逍遥是我,纪叶也是我,我会给你解释的”

  感受到安澜的迟疑与称呼纪叶心中暗感不妙。

  安澜也是个识大体之人,毕竟现在大敌当前,并不是去追究这些东西的时候,而且,谁没有秘密呢

  “嗯哼,小老弟,你成功惹怒我了”

  愤怒的纪叶连口头禅都叫了出来

  “小老弟?”

  神秘人错愕

  忘记多久没人敢这样不尊重他了,记得上一次对他不尊的人

  嗯,用现在坊间流行的话来讲

  坟头草都几丈高了

  “伶牙俐齿”

  “本来我还想跟你讲道理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虽然不能杀,但是好好教训还是可以的”

  说完神秘人气势一凝重重的向纪叶压去

  “噗噗”

  纪叶又是两口鲜血不要钱般喷洒而出

  “不是吧,我不就装个逼嘛,何必这样。这是在逼我啊”

  “老婆你拿着这个,一会可能要出事。”

  纪叶没有理会神秘人而是将手中的骨扇抽出一根扇骨交给安澜

  安澜不明白纪叶想干嘛,只是呆呆的接着那根纯白又散发着微光的扇骨

  “呵呵”

  神秘人并未阻止叶忘,反而背着双手仰望四十五度角。一股劲气向衣袍流去,翩翩飞舞的袖袍。好一个装逼大师

  这是神秘人在坊间听闻的,只要在自己胜券在握时候这样做,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嗯,就是现在的感觉

  “你这么装逼,你家里人知道么。小老弟”

  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纪叶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嗯?”

  神秘人手轻轻一抬,纪叶周边的空间就阵阵波动,一股绝无仅有的压力向着他与安澜

  “花间归”

  看着身旁安澜那痛苦的表情,纪叶的内心有些疯狂

  “可恶,可恶。为什么这个世界跟以往的不一样,为什么!”

  “既然如此,那么我只能用处那一招了”

  “逍遥,原来你这么狠心,我还以为你喜欢那个花瓶郡主,没想到啊,没想到,世人皆说逍遥有接近宗师的实力,可是现在却如此不堪,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

  “你说,世人要是知道你只是须有其名,又会怎样?”

  “哈哈哈”

  “你就嘲讽吧,我不是知道你说的逍遥是谁,我是纪叶,不是逍遥”

  “嗯?竟然还有余力?看来给你们的压力还不够?”

  言罢,纪叶又是感觉一股压力袭来,仿佛被一把重锤锤在身上

  “噗!”

  安澜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如何承受的了那股力量,顿时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纪叶没有回头,因为她不敢看安澜此刻的惨状,他感受着自身的弱小,生死被他人拿捏的内心对自己以及这个世界无比的愤怒

  “想起来,一定要想起来”

  纪叶紧闭双眼,开始回想起数个世界前那个存在的传承

  起手式,帝。!

  “轰”就在纪叶才刚完成起手式之时

  天崩了,地裂了世界竟然接近毁灭的边缘

  “不”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出那个禁忌”

  神秘人话还没说完便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中灰飞烟灭

  “???”

  纪叶也被天崩地裂给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这个招式有那么恐怖?

  纪叶想停手,但是他根本不受控制,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世界毁灭的速度亦越来越快

  “小朋友,你家大人没告诉你那个禁忌不能提及的么”

  就在纪叶快完成最后一式的时候,一道救命之音从九天传来

  “消”

  纪叶看到了什么

  前一刻还接近毁灭边缘的世界,在他眼里就像电影倒放般,以最快的速度倒放

  天地愈合了倒塌的山川房屋慢慢恢复原样,死去的人鲜血顺着回流,从苍白到红润,这是怎样的伟力

  “时间回流?”

  ”还请出来一见”

  看到世界恢复原样,纪叶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那个存在竟然那么强大。

  这可是一个高武世界啊,只是他所创造的招式中的起手式就将这个世界弄得接近毁灭

  可怕可怕

  “不愧是天命之人,你我还不是相见的时候,这次我就给你解决麻烦,你欠我一个人情。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这个世界,还不是毁灭的时候”

  “还有,与其关心我是谁,先关心关心你的小情人吧”

  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安澜”

  

序 三 佛说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纪叶知秋加入书架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是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又是一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露水在花丛中调皮的露出它们的晶莹,蜜蜂已经开始辛勤的劳动,小的蜜蜂摇摇晃晃的跟着大蜜蜂一起工作,偶尔会出现小蜜蜂被露水粘住,大蜜蜂在旁边缓慢飞行却不上前帮忙的奇景

  “安澜,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隐瞒你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夜,昏迷一宿的安澜终于醒来

  昨夜一整个晚上,纪叶都在纠结,一边期待着安澜醒过来,一边又害怕她醒过来

  “不,你别说了,我并没有在意。琉璃去哪了?”

  安澜没给纪叶机会解释,反而表面当作不在意般问道

  “琉璃她,她不见了“

  纪叶没想到安澜醒来的第一句话并不是要听他解释,而是转移话题问琉璃

  “什么?那还不快去找”

  听到琉璃不见了,安澜急了

  其实安澜很早就醒了,但是她内心很纠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纪叶,感受着身边人,她很迷惘,最后才下定决心。“醒来”后看到纪叶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又有什么意义,这几天她过的很开心,纪叶的心意,他懂

  但是,她真的不配拥有感情,她身上还肩负着一有不慎便粉身碎骨的任务,如何让能拖累他人

  她与琉璃从小一起长大,虽说主仆相称,但是琉璃在她眼里就是妹妹,听到琉璃不见了,安澜心神慌了

  “不是,安澜,其实。。”

  “逍遥公子,别说了,我现在要去找琉璃,您是一起呢,还是分开?”

  看着安澜现在的语气以及话语,纪叶莫名的心痛

  “一起”

  纪叶微微一叹,看来昨夜安澜心中却是有一根刺

  “我打听过了,有人看到貌似琉璃的小姑娘往这个方向去了”

  纪叶向前指了指

  “那我们出发”

  一路无话,纪叶几次想要解释,但是每次都被安澜打断了

  “哎”

  青石小路,昨儿才刚刚露出小花苞的花丛,一夜之间便绽放出她们最美的光景

  远处的人群嘻嘻闹闹却有两个离心人不断的像路人打听着什么

  “哒哒”

  拥挤的街道不知何时变得空旷,刚还熙攘的街道此刻不知何时人群皆往两边停留,但是他们却依然保持着刚才那种热闹,纪叶与安澜站在路中看着两边的人群只感觉周边人群仿佛被一种莫名的伟力隔绝开来

  街边一个白发白眉,眼睛几乎咪的看不见的老和尚,身着百家布衣左手持佛门金刚杵右手却拖着一根手臂粗细的的铁链慢慢的走在街道中烟

  铁链在地上摩擦,发出阵阵刺耳之声,与金刚杵坠地之音相互铿锵

  顺着铁链望去,又是一个和尚

  这是一个约末三四十岁的大和尚,一身汗衫左手形成诡异的扭曲装,右手跟要被束缚在铁链上,除了五大三处,胡子约模十几厘米,杂乱无章,细细看去,还能看到细小的虫子在其中隐没

  出家人本是慈悲为怀,但是眼前这样奇怪的组合除了安澜与纪叶周边的人仿佛没有看见般

  “你这老杂毛,究竟还要囚禁到我几时”

  人还未至,粗硬的嗓门便传遍大街

  “时候未到时候未到”不戒和尚轻笑着摇了摇头

  “哒哒哒”

  大和尚不断的咒骂着,但是诡异的是哪怕他骂的再大声,再难听。街上却没有一人指着,或者闲言碎语。好像都不存在般

  而在纪叶跟安澜眼里则是感觉周边静悄悄的,有的只是

  “哒哒哒”

  “施主可是在找人”

  不戒和尚走到纪叶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敢问大师是否见过一个大约十五六岁,身着绿杉,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着急找琉璃的安澜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诡异

  纪叶没有发言,看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跟那个五大三粗的大和尚,他总觉得说不出的怪异,但他也并没有阻止安澜。毕竟到这个时候,哪怕有一点希望安澜都不会放弃

  “姑娘,你与我佛有缘”

  不戒和尚并没有正面回答安澜的话语,只是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我说姑娘,你别听不戒老秃驴胡说,他哪里会知道,你要想知道,你就问我。我什么都告诉你,只要你。”

  “只要我什么”

  安澜看向大和尚向前走一步

  “只要你跟我睡觉”

  随着这句话说完变整个人扑向安澜

  不过大和尚并没有扑到安澜,纪叶早就在防备这个大和尚了,他就马上将安澜拉到自己身后

  “阔噪”

  不戒和尚手轻轻一抖,那手臂粗的铁链便一阵收缩,七尺粗的腰围被奇异铁链硬是收缩成小蛮腰

  “狗日的老秃驴,有本事你就杀死我,十八年后我燕山还是一条好汉,你这样折磨我算什么”

  燕山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痛的死去活来

  “安澜有点不忍,但是一想到燕山刚才的举动便压住心中不忍,还有,男女授受不清,纪叶我还在生你气中,你怎么可以拉我的手,现在还没放开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体温,安澜有种特殊的感觉从心中涌起,那便是母亲常说的感情么?不,安澜,你不配拥有感情,想到这,安澜便重重的将纪叶的手甩开

  “如果你再这样轻浮,我们就此别过”

  还在沉浸安澜小手温暖的纪叶突然被安澜甩开并且被冷冰冰的语气质问,纪叶有点懵逼

  ”不戒,不戒大师对吧,我们别来这些虚的,你是否有见过刚才安澜说的那个小女孩,有九十有,没有就是没有。不要说什么有缘没缘的”

  安澜没给纪叶好脸色,纪叶不能发泄,只能对着不戒发泄了

  “小兄弟,好样的,我最烦这群假仁假义的老秃驴了,我看他就是看上你家大妹子了。哈哈哈”

  燕山听到纪叶的话语,不由的接到,而迎接他的则是更重的痛苦

  “施主,你与我佛有缘”

  不戒并没有理会纪叶,反而专注的望着安澜重复着这句话

  “不戒大师,我尊称您是大师,也请您不要为首不尊”

  纪叶看到不戒并没有理会他,被无视更加气愤

  “施主你与我有缘”

  “你”

  “好了!纪叶你住嘴”

  就在纪叶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安澜叫住了纪叶

  “大师,如果你能告诉我琉璃的下落,就算我与您有缘又怎样”

  刚听到燕山与不戒这两个名字时候,安澜内心不知道掀起多大波澜,这个世界怎么了,往常宗师一个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甚至连传说都没有,现在怎么忽然冒出这么多,这都第几个了。

  不戒,西南天石庙上一代庙主,亦是一位大宗师,如果能被他收为徒弟,那参不参加万花大会就没差别了,毕竟我来着本就是要寻找机会看能不能被万花女王选为亲传弟子,而且纪叶再这样不敬下去,真的会出事,哪怕对方是出了名的脾气好,但是宗师就是宗师,不容玷污

  而燕山就更加可怕了,他亦也是以为宗师。如果说惹怒了不戒大师你还有可能活,但是惹怒了燕山,那么恭喜你,可以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往西走,三天之内便能找到”

  不戒听到安澜的话,心中微笑给安澜指了指方向

  “好,那我找到之后如何让寻你?”

  毕竟宗师踪迹都是虚无缥缈,要不是这次万花大会,估计也遇不到不戒

  “找到之后,我会在万花大会等你”

  “好”

  安澜鉴坚定的回到

  “可怜,又一个被不戒老秃驴欺骗的无知少女”

  燕山不屑的说道

  ”等等,我还没答应”

  纪叶出走拦住了不戒和尚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是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不知这四句能否换得大师刚刚那个消息

  说道这,纪叶已经开始咬牙切齿,没有实力,做什么都是束手束脚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是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不戒心情乱了。燕山也乱了。安澜则是呆了

  本以为自己研究佛法多年,没想带竟然不及一个小娃娃看的透彻

  “施主大才”这时候不戒才正视纪叶

  “刚我与那位女施主的约定就此作废

  言罢,便拉着燕山一步一步迈向远处

  “哈哈哈,小兄弟,你这个朋友我燕山交定了,竟然能让不戒老秃驴吃亏。哈哈哈”

  清晨的太阳很柔软,将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序 四 由来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纪叶知秋加入书架

  逍遥,我们谈谈吧”

  八角小亭中纪叶安澜相互望着对方,安澜用一种极其平淡且认真的语气对着纪叶说道

  “安澜我。。。”

  “纪叶,跟逍遥这个名字相比,我更喜欢叫你纪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安澜没有让纪叶说话的机会,只是像一个说书人般自顾自的诉说着

  纪叶心里很苦涩,安澜你倒是听我解释啊。或许之前安澜会听,但是纪叶阻止了安澜跟随大宗师不戒之后,安澜就不会再听纪叶任何解释了,安澜心里的苦没人能知道

  “千年前,这个大陆是一种病态的男性社会,这里,所有的女性都没有任何权利,生老病死的权利,所有的主动权都掌握在,神亦男人手上。那时候,一个人,哪怕是平民都可以拥有无数个女人。你知道么,最可笑的是,他们竟然用女性当作货币用来交换。

  安澜叹了口气,每次想到千年前的安澜都恨不得穿越千年回去将那些视女性无物的人全部杀死,如果可以,她甚至愿意毁灭整个世界

  纪叶惊呆了,他经历了那么多个世界,真的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变态的世界

  看到纪叶那发自内心的不解神情,安澜内心对纪叶的怨气平淡了不少,毕竟现在情况很复杂根本无法分辨是敌是友

  直到那个存在出现,武帝

  说道这个称呼的时候,世间仿佛有大恐怖,但是安澜身上一片类似玉佩的东西发出荧光便将那种莫名恐怖消弭于尔

  真希望能够见一见那一面的风采

  安澜叹息

  她的出现让这个变态的世界出现了光芒,让世间所有受苦的女子找到了希望以及心灵之地

  无人知道她如何崛起的,因为世间任何书籍都承载不住她的信息,可以说除了少数人,无人知道有这个存在吧

  我也是从家族某种传承中才知道一些只言片语。

  武帝,具体名字不详,只知道出生于农家,但是在16岁时被送进宫里封为才人

  你知道么,这个世界的才人贵妃有多可笑?因为女性的低地位,宫里没有地位大小,哪怕你是一个宫女,都可以欺负皇后。变态的思想在这里。

  初到宫中的武帝受尽凄苦,如果没有意外,估计这辈子也就那样了吧。但是那个人出现了

  “纪叶”

  “嗯?”

  从安澜刚开始诉说时候,纪叶也只是把她所说的当作故事,但是他越听越熟悉,直到安澜说出纪叶这个名字,纪叶懵了,这不是,前几次梦境中的事情么,这些不都是梦境么,怎么变成真的了?

  纪叶记得那个小女孩叫小武,那时候纪叶还没掌握现在这种能力只是一个类似旁观者

  小武每天都在哭泣,被欺负,实在看不过的纪叶便顺手帮了她一把,现在纪叶明白当时为什么那些女的看到他会那么害怕,甚至不敢反抗。原来那时候男的地位是那么的高。

  纪叶记得他在那个世界呆了很久,一直以旁观者身份,好像绑定在小武身边,但是因为神智模模糊糊,并不记得太多。只知道最后小武变成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帝

  想到这,纪叶不由露出开心的笑容。原来小武那么厉害

  “你很开心对吧”

  安澜看到纪叶的笑容便以为纪叶是为武帝遇到帮助而开心

  “嗯,我无法想象那个世界该如何生存,真想再看看那位风华绝代的人物啊”

  纪叶一语双关的回道

  被认同的感觉真的很开心,安澜听到纪叶在这样说道瞬间犹豫着接下来的话要不要对纪叶讲,但是转瞬间便把那种犹豫抛掷脑后

  “嗯”

  “那个帮助女帝的纪叶从始至终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在女帝被欺负到绝望的时候,他犹如天上下来的光辉般,照亮武帝阴暗的内心。

  “他将欺负武帝的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且摸着武帝的头问道,女孩子这个年纪本就是最美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的又爱哭鼻子,就不美丽了”

  “武帝被他的话逗笑了,从未有过男人用那种温柔的语气对她开这种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之前的那些男人不是用厌恶,贪婪的眼神看着她便没有其它,哪怕是她的父母。要不是她还有用处,现在早就破身被卖到清楼去了吧

  没错,这个世界,哪怕你是皇宫中的贵妃都有可能被卖到青楼。

  礼乐崩坏的世界,你还能指望他能干嘛

  “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后能嫁给你么?”

  这是武帝对纪叶的回答

  纪叶微微一笑,我叫纪叶,并没有回答武帝另一个疑问只告诉武帝,要想不再被欺负就变强,而后留下了一本哪怕身为武帝后人的我,都不知道的宝典。便再也没出现

  武帝真的拥有很强的天赋,当时这个世界是没有所谓的秘籍宝典的,短短的十年,武帝便迅速崛起,单枪匹马,一人灭国,将当时五个最强大的国家直接毁灭,直接震惊了整个世界

  本来武帝想要杀死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只留下婴儿然后进行新式教育。但是被无数女性劝阻了,因为,这个男人真的不可或缺

  武帝登基为帝坐镇中央龙庭百年,与女帝同时代人物全部消逝,而武帝却青春依旧,没有人知道武帝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只知道,中央龙庭有一个不可触犯的存在

  百年过后,经过两代教育世界秩序终于被扭转回来不再是男尊女卑,有的之时男女平等

  那是一个多美伟大的人物啊,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这个世界

  武帝终究放下了一切决定去寻找叶忘,若不是之前百年这个世界需要武帝坐镇中央,她或许早就走了吧

  走之前,武帝留下数千本武学秘籍并且打破了天与天之间的间隙引天外灵气入世界让世间之人皆可修炼便消失在天的尽头

  但是在她消失之前,她说了一句话,世界是虚幻的,真到底在哪里?

  记载中,武帝是因为感觉纪叶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直到武帝成功崛起后,纪叶才消失,,但是时间过于久远谁也说不清了

  武帝走了,但是那些牛鬼蛇神便出现了,虽然世间秩序已经成为定局,但是他们却依然做着恢复从前那变态制度的美梦。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邪仙历风,他利用武帝留下来的秘籍成功的成为当世第一人,修为接近于帝,自称男神。再合谋天外生物一起进攻中央龙庭,导致龙庭崩,变成现在的四大国。

  但是武帝遗留下的力量也全部爆发将历风与天外生物直接毁灭,由于力量无人掌控,那股绝强的力量甚至将整个世界给破灭了一半。

  也正是那时候,这个世界再也无人能提帝字,否则,便有灭世之危

  “帝?难道,昨天世界毁灭的景象是因为我招式中的帝?怪不得,怪不得,虽然那位存在很强,但是也不可能那么离谱吧”

  纪叶心中暗道

  纪叶,我之所以在那天你突然说要与我们同行时答应你,就是因为你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甚至于,这个世界除了我再也没人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个还你吧”

  安澜停顿了一会,望着纪叶而后将身上那两个纪叶交给她的扇骨放在纪叶面前

  “你知道么,距离女帝消失在天之尽头已经九百年了,这九百年那些妄图恢复古老制度的人一直都在暗地宣扬,无时无刻不再积累力量准备重新恢复那变态且古老的制度。

  而我,是女帝的哥哥遗留下来的血脉,我们生来背负着维持世间美好的任务,我的祖祖辈辈都在与那些妄图恢复古制的人战斗着,牺牲着

  到了我这一代,我的母亲已经无力再去保护这个世界了,最后她嫁给了安阳王,用以来保护我

  而我,虽是安阳郡主,但并不是安阳王的亲身女儿,从小我母亲就告诉我,这个世间,男人是靠不住的,你能做的就是接引祖宗,武帝的力量,要么毁灭这个世界,要么拯救这个世界,感情对你来说是奢侈的虚幻的

  说到这,安澜早已泪流满面

  世上有十大宗师,除去叶忘不戒等人中立外,现在只有四个宗师在支持现在的制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快开战了,意味着世界可能要毁灭了

  我要么将不戒,万花女王拉到己方阵营,要么就是将这个世界毁灭,毁灭根源

  “你走吧,纪叶,我们就此别过”

  言罢,安澜便转身离去

  

序5 黑刀。叶忘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纪叶知秋加入书架

  纪叶脑袋现在很乱,非常乱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过是短短的过客,为什么我会那么在意?

  他就那样呆呆的坐在那,一天一夜

  纪叶起身离开了,这座城,又多了一个伤心了

  扇骨纪叶并没有动,反而又抽出一根扇骨放在那两根扇骨中,因为他知道,这个最后肯定会出现在安澜手中的

  而后便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漫无目的的走去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

  距离万花大会开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个以万花为名的小镇也越来越热闹了

  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平明百姓,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奇装异服的江湖侠客,平常小摊贩的叫卖声并没有因为这些江湖侠客的出现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大声

  原来,是那些江湖侠客将自己的珍藏拿了出来

  “这个怎么卖?”失魂落魄的纪叶漫无目的的来到一个络腮胡子小摊面前

  络腮胡售卖的东西很少,就三样

  一把黑不溜秋,看过去像一把刀但是却没有刀刃的刀,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以及一张符咒

  “大爷你说这个啊”

  王猛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书生打扮,却没有丝毫精气神的男子指了指那把黑刀

  “大爷您眼光可真好,这把刀可是大有来历”

  王蒙双眼做迷离状仿佛在回忆一个故事

  “那天日月不显,星辰不出,是人间与天外天一场战斗的最后一刻,我刚好站在外围,随着砰的一声,这把刀从无尽天外直立立的插在离我不到百米距离,当时我被吓了一跳,只是远远的望去,这把刀仿佛像青龙般傲啸世间闪闪发光,我等了很久发现并没有人注意,便将这把刀取走”

  “如果你要的话,这个数”说完王蒙便放出五根粗大的手指

  “五铜?可以我买了”

  纪叶看着这个萌萌哒的大汉,不由的想要戏弄一番,言罢便迅速拿出五个铜币往摊上一扔拿起黑刀整个人如风一样消失不见

  “。。。”

  王蒙呆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老子说的是五万金币啊,五万,五万啊“

  你好歹讲讲价就算五百银币,不五百铜币我都可以卖给你,可是五个铜币,,,”

  算了,王蒙郁闷的收起摊上的五个铜币

  反正那把刀也是路边捡的,锈迹斑斑的样子劈材都难受,有个傻子买走也不错

  想到这王猛便美滋滋的摸了摸腰上的铜币继续叫卖了起来

  戏耍了王猛后的纪叶心情确实好了那么点点,纪叶原先并没有买刀的打算,但是走到那把到面前,总觉得这把刀很特殊哪怕是他都看不透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他觉得这把刀就算不是宝贝,也是这个世界关于真的物品

  想着他便在一间客栈停了下来

  “有间客栈?有意思“

  没错纪叶现在前面的客栈就叫有间客栈,如此的清新脱俗

  一眼望去整个客栈不管楼上楼下都是爆满但是有一个地方却很特殊,那个位置在东北角,在这个爆满的情况下竟然有一桌只有一个人,并且,人如此之多的客栈就让没有一声喧哗,仿佛在害怕某些东西般

  纪叶可不管这些,伤心人,伤心事,他直直的走到东北角那桌边,将刀插在腰中对着那桌人说道

  “小生纪叶,可否与兄台同桌”

  整个客栈的人都被纪叶的举动吓了一跳,世间仿佛被静止般。他们直愣愣看着纪叶他们,紧握手中的兵器,仿佛即将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只有手中的兵器才能给他们意思安全感

  “可以”叶忘看了看纪叶手中的那把刀回道

  “呼”见那人并没有其他动作客栈中的人松了口气并且马上变回纪叶出入客栈看见的那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纪叶奇怪的看了看周围的人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神经病,全部都是

  这时候纪叶才有机会认真看清对面的样貌

  披头散发却身着雪玉蝉衣,给人一种不修边幅却不邋遢的感觉

  “这位兄台,为什么我看周边的人那么怕你?”

  纪叶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怕我?呵呵”叶忘笑了笑他看了看周边如临大敌的人们露出不屑的笑

  ”他们不是怕我,他们而是想杀了我。但是他们又不敢上,不过是一群垃圾罢了”

  “你。。”

  听到叶忘的话语客栈中有人坐不住了,正准备站起身来指责叶忘便立刻被拦住

  完全就是一种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纪叶看了看周边人群的丑态又看了看眼前之人,还是觉得这个人比较对其胃口,便点了点头

  此刻的纪叶完全不知道因为他的动作,他已经被周边人群惦记上了,成了必杀名单

  叶忘乃大宗师,哪怕现在受了重伤依然是大宗师,他有资格那样说我们,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安敢这样欺我们

  “哈哈哈,对对,喝酒喝酒”

  叶忘看到纪叶的表情便高兴的说道

  “好酒,不知兄台贵姓?”

  纪叶喝完一口就便问道

  “我?还是别说了吧,我怕我说完我就要失去你这个酒友了”

  叶忘一脸玩味的看着纪叶

  “小生正气压身,是那种人么,你就大声的告诉我你是谁,看我还敢不敢和你喝酒'

  其实纪叶的酒量很小的,哪怕只是一口此刻的纪叶便有些微醉

  “你真的要知道?”

  “你这人,唧唧歪歪的,小生,呃”

  纪叶话还没说完便打了一个酒膈

  如果这个时候纪叶神智清醒看到周边人那他一定会看到周边的人群从纪叶说出不敬的话语后便突然变得无比紧张,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般

  不过纪叶指挥说两个字矫情

  “哈哈哈”

  叶忘又是一声笑“好久没见到你这么有趣的人了,说自己是书生却没有一丝书生意气,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来来来,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言罢纪叶又是一口烈酒往嘴里猛灌,因为他想醉想发泄

  “好好,我叫叶忘,天刀叶忘”

  

序6 局
破败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纪叶知秋加入书架

  世人都说酒是最好的忘情水,只要喝的多了,世间任何东西都会忘记,可是纪叶为什么越喝越难受呢,这种难受与身体无关,难受的是心灵

  哪怕此刻天刀宗师叶忘在世人面前宣告自己再次复出也丝毫引不起纪叶的兴趣

  “你这人,说话就说话,站起来干甚”

  “呃”

  不知往自己肚子灌了多少酒的纪叶并没有听清叶忘名字,对于他来说,甚至于,宗师代表什么意义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与他何干

  “额”

  看着眼前醉酒少年,叶忘内心生出一缕无奈,多少年了,自从他成为宗师后,世间哪还有人能这样与他讲话,曾经把酒言欢的故人,一个个再见之时早已变得拘谨完全没有当初那种感觉

  “也是,来,喝酒”

  “不过在喝酒前,我先清理下这些臭虫再与小兄弟好好念叨念叨”

  天刀已出,哪有不见血之理

  “打什么架,赶紧跟我喝酒”

  不胜酒力的纪叶在说完这句话后便晕了过去

  不知为什么,看到纪叶叶忘就像见到了多年的老友般,让他觉得很亲近,或许是因为那把刀,或许是因为这个人,但是这些不重要了

  “你们确定还不走?”

  叶忘睥睨的看了看客栈那些江湖侠客

  “宗师不可欺,哪怕是受伤的宗师,今天我给纪叶小兄弟面子,不与你们计较,再有下次,你们就没机会了”

  “哼”

  随着叶忘最后一句发出,四周气息一凝,周朝对叶忘怀有敌意的人皆感受心头不顺,一口逆血喷吐而出

  “快走!”

  “他根本没受伤”

  “江湖传闻都是假的”

  不知道谁先说了一句,刚还人满为患的人群,皆惊慌暴起向着门口涌去

  “哼,一群看不清形势的东西”

  叶忘没有去阻拦他们,他看了看醉酒的纪叶在看了看周边无人的客栈,心中无奈道

  “纪叶小兄弟,看来以后你可以在外吹嘘,叶忘宗师背过你了”

  “嗯?活着不好么,为什么你们还要逼我!”

  就在叶忘准备上前将纪叶背到客栈房间之时,刚才快速跑出去的人群竟然以更加快速的速度跑了进来

  看到眼前这些不知死活的人叶忘决定大开杀戒

  “看来,真的是要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宗师了”

  “嗯?不对.“

  碰的一声,客栈大门变成漫天飞舞的废屑,跟随着废屑飞进来的还有跟多的人,他们大口大口的喷吐鲜血眼看就活不成了

  “云臻,你给我出来”

  一道青龙虚影随着这道声音遨游进客栈随之便化作一个约末二十光景的英俊小生

  很强,这是叶忘看到这个英俊小生的第一反应,哪怕自己全胜时期都不是对手

  还有,云臻?那不是中央帝国镇国公么?天下间除去神秘万花女王外最强的存在

  听对方语气,貌似是云臻仇家,能与云臻成为仇家的存在不多,并且真正有仇可以随意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只有一个,那么眼前这人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天外天,澄阳河龙王,陌上天”

  叶忘凝重的说出这个名字

  千年以前世间并没有天外天这个说法,但是自从那位禁忌打破烟云大陆与天外天的间隙后,天外天就一直想到入侵烟云大陆,若不是当初有那位禁忌的神威,将天外天世界打的几近崩离使其传承断绝,估计早就没有烟云大陆了

  身为宗师的叶忘知道的很多,这世间有大秘,只有达到宗师方可知道,哪怕是女帝血裔安澜也不是很清楚一些绝密,就比如那位禁忌引灵气入烟云大陆,并不是为了让世间人能够快速修炼,而是为了减少这个世间毁灭的步伐

  世人只知宗师经常在天之边界与天外天存在战斗,但是没人知道宗师的敌人是谁,天外天的生物并不是人,而是百姓代代供奉的神!

  没错,眼前这个男子,本体就是一条真龙,在千年前天外天传承几近断绝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聚拢天外天遗留神种,继而在那位禁忌消失后创立神庭的神廷之主陌上天

  “哟呵?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个宗师”

  英俊小生,不应该是陌上天看着叶忘轻轻说道

  “云臻,既然敢一个独闯我神庭杀我108神,不就是想把我引到这里?,怎么?现在怎么做了缩头乌龟,自己不敢出现,让一个面对我?”

  陌上天没看到自己相见的人有些恼怒

  “可怜的小家伙,你最好不要乱动,我暂时还不想杀你,万花大会在即,你也算是一个战力吧”

  叶忘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此时的他感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局中,一个很大的局,先是万花大会,又是自己受伤,现在天外天的神庭之主。仔细一想,好像有人在布一个局,一个很大很大的局,要将天下所有顶级强者都联合到一起

  这是要一网打尽?还是那件事终于要发生了?

  “你请便”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叶忘当即背上纪叶转身就走

  “呵呵,看上那件事是真的了”

  陌上天看到叶忘并没有纠缠反而转身便走,云臻又不露面,却是与心中想法不谋而合

  “你们也走吧,一群鼠辈,不配与我为伍”

  听到陌上天这句话,客栈之中人群如临大赦皆仓皇逃出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纪叶知秋所写的《破败诸天》为转载作品,破败诸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破败诸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破败诸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破败诸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破败诸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破败诸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