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王看剑最新章节 >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王看剑 连载中
分享大王看剑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

大王看剑作者:猪蹄糕

大王看剑简介:轩辕觉本是西域继承王位的最佳人选,却因幕后神秘人的阴谋诡计,而惹上一连串的麻烦。
不得已之下,他开始流浪江湖……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王看剑最新章节一十六. 强龙不压地头蛇
二. 食量惊人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作者:猪蹄糕加入书架

  2.食量惊人

  其中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压低声音问他:“老大,他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少年?”

  陈胖胖哼了一声,道:“我还不能确定,不过看年龄很像,只是名字不对,我不便轻举妄动,否则刚才一露面,我就该把他给制服了。”

  另外一个较年轻的伙计却道:“我看错不了,姓名可能是捏造的,他是亚瑟王宫出来的,又是中原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了。老大,我们等这小子已经花了五六年的心血,今天终于等到了,可不能叫煮熟的鸭子给飞了,以后,那可就甭混了。”

  陈胖胖的脸色很沉重。

  “我倒希望他不是,否则,咱们哥几个的招牌,恐怕会砸在这里,刚才我出手试出这小子武功不赖,恐怕已经得到了法正那老秃驴的真传,差点没箍碎我的指骨。”

  身材瘦削的汉子也神色凝重,点头道:“可不是。老大是出了名的铁手,可刚才竟在这小子的手中吃了暗亏,我跟老郭正想过来帮忙,谁知道你们已经松开了。”

  陈胖胖的脸上又泛起了一阵红色,低声道:“白展,你别莽撞,我亲自出马如果都不行,加上你俩也是白搭,假如把事情闹大了,让这小子有了戒备,就更难下手了!”

  原来,瘦子叫白展,他跟另一个叫郭永的汉子都是陈胖胖的助手。

  他们三个,正是江湖上颇负盛名的赏金杀手。

  在五年前,他们就已经受雇来暗杀一个叫凌觉的中原少年,只知道他的年纪大约在二十来岁,而且很可能会在月初的时候,从亚瑟王宫出来。

  接着,就一定会经过喀切莎小镇。

  他们事先乔装成贩卖商品的商人,来到这里已经五年了,每年都是无功而返。

  直到今年,总算等到了一个少年,虽然还没弄清楚他是不是这次行动的对象,但是,无论如何,陈胖胖都不能轻易放过。

  因为,这一票生意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他想了一下,把郭永叫过来,低声吩咐了一阵。

  郭永先是点头,最后却以怀疑的语气道:“老大,用得着吗?消魂散咱们只剩下一点,只够再用一次了,要是搞错了对象,可就亏本了。”

  陈胖胖哼了一声。

  “郭永!你什么时候成老大了,居然敢对我发号施令了!”

  郭永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嘴。

  陈胖胖一挥手。“去!做得漂亮些,别叫人给认了出来。”

  郭永答应着走开了。

  陈胖胖这才叫白展收拾车子上的货物,可是,这时又来了一批女客,叽叽喳喳的吵着要买他的胭脂水粉跟琉璃珠串儿。

  陈胖胖无可奈何地道:“白展,你先在这应付一下,别跟她们计较,随便报个价钱就卖,咱们今天动身回去!”

  白展比郭永乖,他一向都是接受命令,从不发表自己的意见,除非陈胖胖问到他,他才开口。

  而且,他提出来的意见肯定是十分管用的,毕竟,他的头脑绝对差不到哪去。

  陈胖胖转身,向飘香酒馆走去。

  在高原的小镇上,开着一间只有四张桌子的小酒铺子,确实不够资格叫什么酒馆。

  酒馆的掌柜姓卢名佳鑫,牌匾上的四个字就是他自己写的。

  字体虽有点龙飞凤舞的味道,可字却写错了一半,镇上的人因为大都不识字,所以也没人去纠正过。

  他自己倒是很注意,经常都要把牌子摘下来,重新用黑墨描上一遍,使它看起来永远是鲜明的。

  轩辕觉进入酒馆的时候,里面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身兼跑堂小二与掌勺师傅的卢佳鑫正趴在桌上打盹。

  轩辕觉没有过去惊动他,自顾自的拣了一个座位坐下。

  真是倒霉,他偏偏选中了条三只脚的板凳,重心一歪,板凳向一侧倾斜,幸好没有摔着。

  因为,他及时地使出一招坐马步,把摇摇欲坠的身子稳住了,只是板凳倒地的声响,惊醒了卢佳鑫。

  他连忙揉揉眼睛,跑过来招呼。“对不起,客官,没摔着您吧,您一定是初来乍到,这儿的常客都知道,那条凳子只有三条腿。”

  轩辕觉略显尴尬地笑了一笑。“还好,我没摔着。”

  卢佳鑫看他还维持着蹲坐的姿势,好像下面真有条凳子似的,不禁竖起了大拇指。“客官,你可真厉害!单是这一招坐马步,恐怕至少下了十年的功夫。”

  轩辕觉笑道:“我是从亚瑟王宫出来的,也不知道练了多少年了,反正,我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练武功了。”

  卢佳鑫一听,脸上顿时浮起了敬意。“敢情您是拜在法正活佛的门下呀,那就难怪了。哦,对了,您要吃点什么?”

  轩辕觉想了一下,才道:“五斤牛肉、一盘糍粑!”

  卢佳鑫皱皱眉头,道:“客官,真不巧,我这飘香酒馆只卖正宗的湘菜,没有这两样菜。您另外点吧!”

  轩辕觉有点不好意思,讪然一笑。“我从小就在亚瑟王宫里长大,吃的就是这两样东西,既然没有,那就算了吧。随便弄两个菜,只要吃得饱就行。”

  卢佳鑫道:“那我就替你选几个菜好了。客官,您是不是还有朋友要来,有几位?”

  轩辕觉道:“有一个姓陈的胖子,刚认识的。他吃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等他来了自己再点好了。刚才是我自己要的。”

  卢佳鑫惊掉了下巴。“什么?客官,您一个人要吃五斤牛肉,一盘糍粑,您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

  轩辕觉淡淡地道:“不知道。我只听老师父说我的食量很大,平常一顿要吃这么多。”

  卢佳鑫想了想,又笑道:“宫里的活佛都是出家人,不打诳语,那就不会有错的。不过,他说的应该是新鲜牛肉,要是卤肉,最多还剩下两斤不到,大约有这么大。”

  卢佳鑫用手在他眼前凭空比划了一下。

  轩辕觉对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儿倒是很有好感,笑着说道:“对!就是这么大。”

  卢佳鑫道:“这么大的一块牛肉,再加上一盘糍粑,客官也真的是食量惊人了!您先坐会儿,我这就给您炒菜去。”

  

三. 1片金叶子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作者:猪蹄糕加入书架

  3.一片金叶子

  卢佳鑫走到后面的厨房去了,陈胖胖也走了进来,拱着手笑道:“失礼!失礼!要你久等了,兄弟点菜了?”

  轩辕觉道:“我也不知道要吃些什么,由着掌柜的随便炒一些,陈兄,你要吃什么?自己叫好了。”

  陈胖胖笑着道:“卢老头这家破馆子里,还能弄出什么好菜来?点也就那几样,小兄弟吃什么,我也吃什么好了。”

  他拉了一条长凳坐下。

  轩辕觉却站了起来,道:“陈兄,你要吃什么我可以帮你结账,只不过,你得到另外一个座位去吃。”

  “这……这是为什么呢……”陈胖胖很吃惊。

  轩辕觉气定神闲地道:“那是我的习惯,这些年,我都是一个人一张桌子,从来也不跟别人一起吃饭,因为他们都吃素,只有我一个人吃荤,所以就养成了这种习惯。”

  陈胖胖的脾气出奇的好,居然笑了一下,道:“既然小兄弟有这个习惯,那我就换个位子好了。卢老头,跟这位小兄弟点的菜一样,给我再来一份!”

  卢佳鑫正沏了一壶茶出来,放在轩辕觉的面前,笑了笑道:“陈老大,照样来一份,您一个人吃得了吗?这位客官一共四个菜,两个冷盘……”

  陈胖胖怔了一怔。“什么?这么多!卢老头,你可别欺他是个生客。”

  卢佳鑫笑道:“那怎么会呢!我问过了这位客官的饭量才特意准备的,你每次来都是一盘辣子鸡、一碗牛杂汤泡馍,走的时候还要把辣子鸡打包带回去,所以,今儿个您吃这么多……”

  陈胖胖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拍着桌子道:“叫你炒什么就炒什么,怎么这么啰嗦,难道怕我不给钱!连这位小兄弟的饭钱一起,都算在我的账上!”

  卢佳鑫道:“陈老大,对不起。您每次吃饭都是赊账,去年的账到今天才付清,因为没几个钱儿,大家又是乡里乡亲的,我也将就着算了。可今天这一餐,差不多要二两银子呀。我这儿小本经营,实在赊不起账。”

  陈胖胖哇哇大叫道:“什么?不过才几个菜,你竟然要二两银子,我在乾关的大酒楼叫满满一席菜,也不过才一两。你这是吃人不吐骨头吗?”

  卢佳鑫仍是笑着,道:“陈老大,你也是经商的,当然懂得行情。在这种地方,一只野鸡都能成了凤凰,连一块腊肉都是从中原运过来的,怎么能不贵呢?真要嫌贵,您可以上城西去,两钱银子能把人吃到撑死。”

  陈胖胖刚要发飙,轩辕觉却默默地从胸前摸出一个袋子来,丢在桌上,道:“掌柜的,钱算我的,你自己看着拿!”

  他解开袋子,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全倒在桌上,看得陈胖胖眼都直了。

  里面,不但有鸽卵大小的金块,也有着一大把一大把的宝石、猫儿眼、以及浑圆晶莹的珍珠,满桌子乱滚。

  有几颗滚在地上,陈胖胖弯腰去捡,有两颗滚进了地板缝里,他故意不去理会,因为轩辕觉连看都没看一眼,根本不知道掉了几颗,陈胖胖打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再悄悄抠出来。

  但可恨的是,卢佳鑫居然用一双筷子把那两颗珍珠都夹了起来,送到轩辕觉的桌上,道:“客官!快收起来,不需要这么多,您一颗珠子都能把我整间店都买下来了。”

  轩辕觉哦了一声,道:“原来这么值钱啊!”

  卢佳鑫拍了拍胸膛,道:“没错!我老卢虽然没吃过猪肉,可见过猪跑,我有个朋友就是卖珠宝的,所以我也知道价钱。您这些宝石都不必说了,光是这些金粒子金块,就能值好几千两呢。客官,您可千万要收好咯。常言道:财不外露。您这么轻易露出来,可是相当危险的!”

  轩辕觉只是笑笑,拈起一小片金叶子,道:“用这玩意付帐的话,够不够?要是不够,你尽管说。”

  陈胖胖恨透了卢佳鑫,这时连忙道:“哪里用得了这么多,这么一小片金叶子可值几十两银子呢。老弟,你身上可能没有银子,不太方便。”

  轩辕觉点点头。“嗯。可是,老师父说,带着这些也一样可以当钱花,无论到哪儿都有人要。”

  陈胖胖道:“不错,的确可以当钱使,只不过价值太高了。就按现在来说吧,咱们一共也不过吃了二两银子,你拿这么一片金叶子,卢老头怎么可能找得开呢!”

  卢佳鑫道:“找不开,可以剪开。”

  “剪开?你这儿有剪刀吗?你知道二两银子能买多少金子。你知道剪多少?老弟,你赶紧把它收起来。这顿饭,就由我请!”

  他极其不情愿地从靴底掏出了二两银子,丢向卢佳鑫。

  可,轩辕觉却伸手截住了,又丢给了他,仍然把那片金叶子给了卢佳鑫,道:“你还是拿着吧。就算十两银子好了,你找我八两银子,以后,我好买东西!”

  陈胖胖叫道:“什么?十两银子!小兄弟,你疯了吧!”

  轩辕觉冷冷地道:“陈兄,金叶子是我的,我怎么用也是我的事。这位卢掌柜没有存心讹我,足以说明他良心不坏。”

  陈胖胖的脸又红了一红,道:“是,小兄弟说得对。不过,他要讹你也不敢,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我陈胖胖做生意一向讲公道。”

  轩辕觉笑笑,道:“这个我听说过,你在这儿做买卖有五六年了,物美价廉,有时还宁可自己吃点亏也绝不抬高物价……”

  “哦?小兄弟,你听说过我?”陈胖胖有点儿吃惊。

  “陈兄,别忘了,这儿还是亚瑟王宫的领地,我虽然没有出过宫,但对这儿的事,却都清楚的很。陈兄,我有件事实在不明白,你做生意那么大方,怎么在卢掌柜这儿却又如此小气,斤斤计较呢!”

  陈胖胖一愕,没有想到轩辕觉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来。

  他想了一下,才笑道:“和气生财嘛,我是做买卖的,对那些顾客我当然要客气些,价钱算得公道些,人家都喜欢跟我交易,生意做得多,不也同样赚钱吗?至于卢老头,他实在太坑了,他这破馆子卖的菜比别处贵好几倍,我每次在这花的钱,到高档些的酒楼都够吃好几回山珍海味了。”

  

四. 泡茶的规矩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作者:猪蹄糕加入书架

  4.泡茶的规矩

  轩辕觉一笑,道:“他可没拿刀子硬逼着你来吧,你要是嫌贵,可以不上他家店里来吃。”

  陈胖胖狠狠地吐口气,道:“要是有第二家中原人开的饭馆,王八蛋才上这儿来。”

  轩辕觉笑笑,道:“这不就结了嘛。你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勉强不了谁,就没什么好埋怨的啦!”

  “但是他也不能这么黑心,吃人似的。”陈胖胖不甘心。

  卢佳鑫笑道:“陈老大,我承认菜是卖得贵了些,不过没办法。东西样样都要从中原运过来,再说我一个老头孑然一身,没儿没女,自己放着福不享,在这儿起早赶夜的侍候人,图的是什么?无非是想多捞点钱,到了下半生,不多赚几个怎么够呢?”

  “你还替下半生着想,我看你大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了。”

  卢佳鑫也不生气,笑了一笑道:“是吗,那我得好好替自己打算一下,把店面关了,享几年福去。别到了那个时候,两腿一伸,两眼一闭,白白便宜了别人!”

  轩辕觉笑道:“卢掌柜,听说你的家在湖南?”

  “是啊!湖南岳阳,那儿有座岳阳楼,可比我这座飘香酒馆雄伟多了,有位范文正公还写过一篇文章……”

  轩辕觉忽而高兴地道:“老师父教我念过那篇文章,写得真好,尤其是那两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真是启人深思!”

  卢佳鑫眼中直发光,道:“可不是嘛!我们家乡最佩服这位范公了,他的这篇文章,还刻在岳阳楼畔呢。咦?客官,你在亚瑟王宫居然也读汉文……”

  “是的,都是老师父教的,他教我练功和读书。”

  “法正活佛也会汉文?”

  “会!他的汉文根底很深,也会说汉语,我的汉语就是他教的,他跟我说话都用汉语……”

  陈胖胖在一边忙着生闷气。

  他一心想跟轩辕觉攀交情,可轩辕觉却将他冷落在一边,倒是跟他素来最讨厌的卢老头聊得很投机,不过,他也有点高兴,因为从他们的谈话中,间接地了解到很多情况,因此确定这个轩辕觉到底是不是他们所要刺杀的那个少年。

  突然,关于亚瑟王宫的谈话却又就此打住了,不再继续下去。

  使得陈胖胖又忍不住问道:“小兄弟,听说法正大活佛最讨厌中原人,他怎么会说汉语呢?”

  轩辕觉回头,道:“你听谁说的?”

  “这……大家都这么说,喀切莎镇上的人都知道。”

  “我就不知道。我也是中原人,他对我就很好,而且,我看见他对别的中原人也很好。”

  “亚瑟王宫中还有别的中原人吗?”

  轩辕觉逼视着陈胖胖,道:“陈兄,你问这个干嘛?”

  陈胖胖连忙道:“不干嘛!小兄弟,你别多心,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因为你说他对别的中原人也很好……”

  轩辕觉道:“陈兄,你是在这条路上做生意的,应该知道禁忌,对于亚瑟王宫的事,你最好少打听。老师父并不一定讨厌中原人,却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做坏事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对亚瑟王宫的隐私很感兴趣的人。”

  陈胖胖缩了缩脖子,挨了一顿没趣,心里对轩辕觉更是恨到了极点。

  他心里已经决定,不管这小子是不是,也要做了他。

  就算是为了他袋子里的那些宝石,也绝不能放过他。

  想到这,他的眼睛忍不住朝袋子望去,一半的地方还是鼓鼓的,桌上只倒了一半出来,金碧辉煌。

  以他的眼光估计,那一袋玩意儿,价值在十几二十万两左右,如果弄到手,甚至连那笔生意都可以不做了。

  卢佳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道:“您看,我光顾着说话,忘了给您去弄菜了。真是该死!您请先喝茶,我这就去炒菜。”

  他替轩辕觉斟了一碗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陈胖胖使劲拱着鼻子去嗅,闻得蠢蠢欲动。

  他是个很喜欢享受的人,却又舍不得花钱,喀切莎镇的东西样样贵得吓人!

  像现在这种不用自己花钱的机会,能喝壶好茶,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他决定要多喝几杯才过瘾。

  谁知,卢佳鑫竟像是已经忘了他这个人似的,窝进厨房添柴剁肉,不像是有泡茶的意思。

  他忍不住了,问道:“卢老头,怎么我的茶还没泡出来呢?”

  卢佳鑫探头出来,道:“对不起。陈老大,我正在忙,没空招呼你,茶在柜台上,我早上才刚沏好的,大概还热着,你自己倒吧!”

  陈胖胖抓狂。“什么!居然要我喝那种茶,味道跟马尿似的!”

  卢佳鑫笑嘻嘻地揶揄道:“陈老大,以前你喝的也是那种茶,你从来也没嫌弃过,还直夸又香又醇呢,怎么今儿个却娇贵起来了?”

  陈胖胖理直气壮地道:“以前我吃的是一个铜钱的菜,今天可是整整一两银子的菜,自然要求高一点。”

  卢佳鑫无言以对。“那,你要喝什么样的茶?”

  陈胖胖道:“你这破馆子还能有什么好茶,就像刚才泡给小兄弟的那一种就凑合着喝吧。”

  卢佳鑫道:“对不起,陈老大。那是我的私人茶,茶叶是从中原托人带来的,我自己也舍不得喝,是专门孝敬贵客们喝的。哎。只好委屈你啦。”

  陈胖胖不服气,叉腰道:“难道,我就不是贵客?”

  “你只是吃茶的客人,可不是付钱的客人,我这儿有个规矩,凡是请客付钱的主人,可以享用一壶好茶,其他人等只有将就了。”

  陈胖胖只觉得一股无名怒气直往脑门上冲,一拍桌子,大叫道:“这算什么规矩?”

  “打从六年前,我开这家飘香酒馆开始就是如此了,大家都知道这个规矩,陈老大,你从没请过客,当然不清楚。”

  陈胖胖只有默默地咽了满肚子的气,嘟囔道:“有你这种老板,不关门才怪!”

  他是刻意压低声音说的,偏偏卢佳鑫听到了,笑了一笑,道:“陈老大,这话你可说对了,我确实打算从明天起关门大吉,不干了!”

  陈胖胖愣住了。“啥?你不干了?”

  

五. 跟土匪打交道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作者:猪蹄糕加入书架

  5.跟土匪打交道

  卢佳鑫在里间一面炒菜,一面回答道:“是的,我不干了,这可是你劝我的,我已经是快六十的人了,在这儿混上个五、六年,多少也攒下了不少积蓄,我又没儿没女,要那么多的钱干啥?倒不如趁着现在身子还硬朗,回到家乡去,说不定还能讨房媳妇,生个一儿半女的!”

  陈胖胖冷冷一笑。“卢老头,你倒真会算计,人老心不老嘛!”

  卢佳鑫叹了口气。“不行喽,不但是人老了心也老了,可是白花花的银子不会老的,黄澄澄的金子也不会老的,只要有钱,就不怕娶不到黄花大闺女。”

  陈胖胖差点没笑出声来。“你还想娶个黄花闺女?”

  卢佳鑫的声音听起来挺认真的。“怎么不想,我虽然年纪大了一点,到现在还没有娶过亲,我一定要娶个黄花大闺女做老婆。”

  “嘁,有人肯嫁给你吗?”

  “凭我这副样子,当然是没多大指望,可凭我的钱,买也能买上几个来。我挑一个最俊的做老婆,其他的就做丫头,风风光光的活他几年。”

  陈胖胖听了,虽然满肚子不服气,却也无语去反驳他。

  因为这是事实,近几年来,中原好几个省在闹水旱饥荒,什么都贵,就是人贱,五、六两银子就能买到个黄花大姑娘了。

  那倒不是说人已经到了可以公开买卖的程度,而是有些父母实在无计维持生计,把女儿卖给人家,至少可以过不用挨饿的日子,有活下去的希望。

  陈胖胖可又不甘心,想想又问道:“卢老头,你有多少钱,敢这么挥霍,又想讨老婆,又要买丫头的?”

  卢佳鑫刚好端了两盘炒腊肉出来,一盘放到轩辕觉面前,另一盘放在陈胖胖那张桌上,笑笑道:“陈老大,这个可不能告诉你,俗语说: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不过,陈老大,你在这儿做买卖也有个四、五年了,应该知道赚钱容易,只要不赌,总能积攒个千儿八百的。”

  陈胖胖只有在鼻子里哼了一哼。

  卢佳鑫懒得理他,凑到轩辕觉面前,嘻嘻笑道:“客官,不!我还是称呼你为轩辕少爷吧,听说你是到乾关去的。”

  轩辕觉道:“是的,我要去华安驿找一个人。”

  卢佳鑫道:“不错!出了乾关四十来里,就是华安驿的地盘,那里虽说跟这儿一样,也是一个镇,可比这儿大多了,有好几百户人家呢!”

  轩辕觉高兴地道:“卢掌柜曾经去过?”

  卢佳鑫笑笑,道:“我们从中原来的,一定要经过那儿,因为就这一条路,不过我还要在那儿落脚两三天,我有个朋友在那开了间豆腐店,上半年他还托人捎信来,劝我把酒馆给关了。”

  轩辕觉道:“说的也是,叶落归根。你这一大把年纪的,何必还漂泊异乡呢,既是后半世的生活有了着落,你也该回去享享清福了。”

  卢佳鑫笑道:“可不是吗?轩辕少爷,您若是不急,就请在这儿留上一晚,我收拾一下,陪你一起上路。到了华安驿,也可以托我的朋友帮你找一找你要找的人,他在那儿已经二十年了,熟得很。”

  轩辕觉高兴地道:“那好呀。我的事情虽然很急,但是等个一天是没关系的,因为我也要准备一下,听说,到乾关还远得很呢!”

  卢佳鑫道:“远着呢,可以说是千里迢迢,青海这地方太荒凉了,往往走几百里都不见人烟,少爷,你身边大概就带着这么一个小包袱吧!”

  轩辕觉道:“是的,就一个小包袱。”

  卢佳鑫道:“既然我们结伴同行,少爷就不必置办别的了,马和车我都有,你的衣服我也都有。我出来时,买好几套新衣服,还搁在箱子里呢!来这儿开酒馆,整天都是油腻腻的,根本就穿不着。”

  “那怎么行呢?我怎么能要你的衣服!”轩辕觉忙摆摆手道。

  卢佳鑫道:“这有什么关系,轩辕少爷,不是我跟您客气,有您陪我一起走,在路上我也放心得多。一是有个伴儿,再者说,你是从亚瑟王宫出来的,武功应该不赖吧。”

  轩辕觉笑道:“我也不知道,老师父说我的武功还算过得去了。否则,他不肯放我下来的,我在宫中的时候,跟那儿的师兄们过招,从来也没有失败过,现在一个可以打倒他们六个了。”

  卢佳鑫惊讶道:“那可真了不起了!亚瑟王宫的十八飞龙铁罗汉,听说是塞外的无敌好汉。去年西藏布达拉宫的活佛来切磋,全部落败,您一个人能打六个,那还得了吗?”

  轩辕觉笑道:“我们只是互相过招,不会太认真,所以我才能胜,真正要是拼命的话,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这个我可不懂,但是我知道您的功夫很不错就是了,我们上乾关去,这一路上很荒凉,也很不太平,所以带着您这么一位高手同行,我可是放心多了!”

  陈胖胖道:“这位老弟,你别听卢老头胡说八道,从乾关直到乌准腾,横穿青海,这条路我走过十几遍了,可一直平静得很,从没有什么歹徒……”

  卢佳鑫冷笑道:“陈老大,除非是你跟土匪们有交情,或者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吉星高照,一直没遇上而已。此外你不妨随便去找个人问问如何,除了打闷棍的小贼不算,正式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的寨子,也有四五座呢!”

  陈胖胖有点讪然地道:“那只是富商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像我们这种做小买卖的,他们看不上眼的。轩辕老弟,你放心好了,我认识几个寨子的哥们儿,只要应酬一份人情,就可以通行无阻,不但他们不再打扰你,而且那些山贼也不敢来骚扰了。你跟我们一起走好了!”

  卢佳鑫笑道:“陈老大,我就说你肯定跟土匪打交道吧,否则,怎么有这么顺利!”

  陈胖胖道:“这不是打交道,是交买路费,遇庙烧香、逢山拜佛,这是出门在外的规矩!”

  轩辕觉道:“假如不按照规矩做会怎么样呢?”

  陈胖胖道:“那恐怕就要寸步难行了。”

  

六. 吃错药
大王看剑全文阅读作者:猪蹄糕加入书架

  6.吃错药

  轩辕觉问卢佳鑫道:“卢掌柜,你是否也要照规矩办事呢?”

  卢佳鑫道:“陈老大是做生意的,他们为细水长流,怕断了生计,所以才有一定的规矩,我只是回乡路过,没有一定的规矩要由得他们狮子大开口。三百、两百的不等,四五个关卡下来我几年的辛苦全孝敬他们了,那岂不是白忙了一场,所以我决定碰运气闯关!”

  轩辕觉道:“对!闯关!这太不合理了,人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凭什么要平白无故送给他们。”

  陈胖胖道:“轩辕老弟说的也是,每回叫他们抽去的利润,比我赚的还多,想想也实在心痛……”

  卢佳鑫笑道:“陈老大你在这儿卖的东西,几乎不赚什么钱了,怎么还会有利润去孝敬他们呢?”

  陈胖胖白了他一眼,对这个老头子是越来越讨厌,恨不得咬掉他一块肉,因此冷冷地道:“卢老头,隔行如隔山,我这一行的买卖你根本不懂,你怎么知道我不赚钱呢?”

  卢佳鑫道:“我虽然没干杂货交易,可是我开的是饭馆,过路的客人上这儿来打尖的,也以杂货交易的多,日子久了,总还能交上一两个朋友,三杯酒落肚,无话不说,所以我知道你赚不赚钱。”

  陈胖胖无法自圆其说了,照平时,他早就拍桌子走了,根本不必回答了,但是此刻,他要拉拢轩辕觉,让这个年轻人对他没有戒心,他就必需有个合理的解释!

  好在他的江湖经验多,脑子转一转,已经有了说词。“做买卖各有各的诀窍,我做的是西域人的生意,他们耿直好欺,但我不欺骗他们,就取得了他们的好感,最好的毛皮,最罕奇的药材麝香,他们全留下来给我,这东西到了中原,就能多卖上两三倍的价钱,我赚的就是这种利润,不着痕迹,两得其利……”

  卢佳鑫道:“佩服,佩服,我说呢,陈老大像是在赔钱做买卖,原来却别有生财之道,不过如此一来你可是不能跟我们一起闯关了!”

  “为什么?我每年辛苦赚来的白花花银子,要双手拱让给人家,我何尝不心痛?以前是为了人手单薄,现在有着轩辕老弟这样的高人同行,我也决心冒险一搏!”

  卢佳鑫笑道:“但你在来的时候已经缴过买路费了,回程的时候,已经可以安然通行,也用不着缴买路费了,你跟着闯关,不是太没意思了吗?”

  陈胖胖真恨不得撕烂那张老鸦嘴,但无可奈何,只得道:“我是为了下次。”

  卢佳鑫道:“我们只是闯关,趁他们不注意,人手单薄的时候偷巧闯过去,可不是上他们的寨子里拔旗去,闯过了是运气,闯不过认命,不会有下次的。这次闯过去,关卡仍然是那群人把守,如果这次亮了相,下次他们还能放过你吗?我们不再上这儿来了,你却是指望走这条路生活的,说什么你也没有闯关的理由。”

  陈胖胖的确是找不出理由了,而且看样子,轩辕觉跟卢佳鑫那老家伙已经混得挺投缘,轩辕觉已经改口叫他卢老爹了。

  搭上这个老家伙,实在很讨厌。

  陈胖胖以前没注意到卢佳鑫,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生意人。

  刚才经过一番谈话,他才发现这老家伙不简单,是否深藏不露还不知道,但就凭那份精明,就不好对付了,何况听他的口气,似乎对一路上的情况熟得很。

  卢老头接触轩辕觉,居然一见如故,想必也是有原因的。

  而且他一见到轩辕觉,就要把开了多年的饭馆给关门,说是去享清福,那可是十足的鬼话,也只有轩辕觉那种涉世未深的江湖菜鸟才会相信。

  卢老儿的目的何在?他是哪一伙的人呢?

  陈胖胖在心里面盘算着,会不会是跟自己一样,也是到这儿来等着执行一次特别的任务呢?

  陈胖胖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性,卢老头这家飘香酒馆,也是在六年前开的,只比自己早到喀切莎半年。

  “莫非他也是主儿派来的另外一名杀手?”

  陈胖胖拍了一下腿,也装了满肚子的气,他心中已经确定了,一面在怪主儿太不够意思,凭自己铁手无情这块铁招牌,难道还不够响亮,居然又偷偷地找了别人。

  那老头运气真好,偏偏小兔崽子跟他攀上了交情,一大笔赏金岂不是落在他手中了?

  他心痛着那笔失落的巨款,也懊恼着过去浪费的五年,虽然雇主每年都补贴他五百两,但也许他在完成任务后,付他一万两的酬劳。

  就是为了这笔可观的酬劳,他才每年一次,伪装成货郎,长途跋涉,来到喀切莎镇上落脚,待上十天半个月。

  因为只有这十几天,才是亚瑟王宫开宫门的日子,目标要出来,也一定是这段时间。

  苦等了五年,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想来应该不错,谁知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更气人的是:这还是他把肥羊送上人家的门的,轩辕觉下了船,很可能就一去不返,是自己卖弄脑明,试探了一下,叫轩辕觉进飘香酒馆去等的。

  就这一念之差,白赐了卢老头拣个大便宜。

  想到这儿,他恨不得掴自己两个耳光,连后面的菜都不吃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轩辕觉对他的离去漠不关心,倒是卢佳鑫追了出来,道:“陈老大,你怎么走了,你别小气。你的饭钱已经由夏少爷先付了。”

  陈胖胖没好气地道:“留着去请别人好了,我不稀罕巴结这种朋友,他不愿意领我的情,我又何必要领他的情。”

  卢佳鑫追出来,陈胖胖已经跑掉了。

  卢佳鑫道:“这个人是怎么了,今天是吃错药了。平常他虽然小气,却总是笑嘻嘻,像尊弥勒佛似的,今天却是这副鬼德性!”

  轩辕觉仍然是津津有味地吃着卢佳鑫为他炒的菜,烙的薄饼,十分的满意。

  他吃完了自己的一份,捎带着把陈胖胖的那一份也拿了过来,道:“他不吃也好,这样,我可以多吃一点。我请他吃饭,只是为了要向他问路,现在有老爷子结伴而行,就不必请他了!”

1234下一页
扫码
作者猪蹄糕所写的《大王看剑》为转载作品,大王看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王看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王看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王看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王看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王看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