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章 劝降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00章 劝降

小说:后手 作者:可大可小
何贺还在睡梦中,就被抓了。
  直到被人架到宪兵分队,扔到地上后,一桶凉水浇在头上,他才完全清醒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何贺其实在被扔到地上时,就已经清醒了。
  没弄明白事情原委前,他不能随便说话。
  可是,一桶凉水浇下来,打乱了他的步骤。
  “你是什么人?”高桥丰一走到何贺面前,仔细打量着何贺。
  这是第一次主动有人举报,还就在对面,不管是不是抗日分子,先抓了再说。
  但是,在房间内,高桥丰一看到那架军用望远镜后,就断定,举报人没有说谎。
  普通人连望远镜都没见过,更不要说拥有望远镜了。
  从放望远镜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宪兵分队的大门。
  “我刚才在家里睡觉,怎么就到这里了?”何贺已经听出,高桥丰一的口音有点问题。
  他暗怪自己,中午喝得有点高。
  可是,为何会暴露呢?
  还有,孔井存呢?
  无数疑问在何贺脑海里浮现,可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中统?军统,还是地下党?”高桥丰一把玩着从对面搜到的望远镜,冷笑着说。
  其实,地下党的几率不高,中统的可能性也低,最有可能是军统。
  何贺看到望远镜,瞳孔突然缩了一下,眼中的绝望一闪而过。
  “我就是一普通人,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可没钱。”何贺故意说道。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高桥丰一得意的笑了笑,何贺刚才的眼神,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晚上,路承周到宪兵分队后,马上被安排见了何贺。
  路承周先在门外,悄悄看了一眼,见到是何贺后,路承周很是意外。
  下午,他就接到了刘有军的紧急情报,监视宪兵分队的何贺,被人秘密绑走。
  路承周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军统的人,怎么可能被人绑走?
  当时路承周怀疑过宪兵分队,可宪兵分队局面还没打开,怎么可能知道,被军统监视了呢?
  看到何贺龟缩在墙角,路承周虽然只看到一个侧脸,但他很能理解何贺此时的心情。
  作为自己的同学,也是军统的兄弟,路承周有义务和责任,营救何贺。
  “中山队长,里面的人,是军统海沽站情报组的组长何贺。”路承周向中山良一汇报。
  对何贺的身份,路承周是不会隐瞒的。
  每一句谎话,可能需要一百句谎话来圆。
  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中山良一,故意设个套,让自己来钻呢?
  “真是何贺?”中山良一惊喜的说。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啊,正为宪兵分队碌碌无为而头疼,突然送来一个军统情报组长。
  “既然抓到了人,为何不知他的身份呢?”路承周好奇的问。
  “有人举报的,苗主任的启示,还真是贴得及时。”中山良一笑着说。
  这下,他不怕川崎弘再搞突然袭击了。
  当下属的,只要干出了成绩,哪怕上司再刁钻刻薄,也不怕了。
  “这个举报人的身份,知道么?”路承周心里一动。
  何贺竟然被人举报了,也真是倒霉到头。

  “对举报者的身份,我们要严格保密。哪怕是内部,也不得知晓。”中山良一郑重其事的说。
  虽然举报者没来领奖金,但他已经打算,给五百元。
  抓到的是何贺,绝对值这个价。
  何贺靠着墙壁,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是如何暴露的。
  中午,他与裴福海喝酒,一切都还正常呢。
  回到监视点后,当时有点喝多了,难道是那个时候,被宪兵分队的人盯上了?
  房间的门再次打开,何贺没有任何反应。
  他已经知道,自己落到了宪兵分队手里,下午在外面站岗的,就是日本宪兵。
  “何兄,久违了。”路承周看了何贺两秒,突然叹了口气,轻声说。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何贺猛的回过头来。
  当他看清路承周的相貌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你?”何贺靠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
  “不错,是我。”路承周拍了拍手,走到何贺面前递过去一根烟。
  很快,有两名宪兵抬进来一张桌子,摆上两把椅子,又迅速摆上了酒菜。
  “何兄,既然来了,就安心住下来。有兄弟在,不会让你吃亏。”路承周给何贺点上火,微笑着说。
  “你是什么时候为日本人服务的?”何贺深深地看了路承周一眼。
  虽然他一直认定,路承周是日本特务。
  可是,当他真正看清路承周的身份后,还是不愿意相信。
  “1934年,我就开始为日本特务机关做事了。第二个月,正式加入军统。当时,我们对军统在海沽的活动情况了若指掌。”路承周得意的说。
  “你是打入军统的间谍?”何贺手一颤,打入军统,与军统叛徒,是两个概念。
  如果路承周在加入军统前,就已经是日本特务,那就太可怕了。
  幸好路承周一直是通信员,如果让他潜伏在机关,军统海沽站,现在还能存在吗?华北区恐怕还没建立,就会被一网打尽吧。
  同时,何贺也很自豪。
  正是因为他的坚持,军统才冷藏路承周,让他没有办法获取更多的情报。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早点除掉路承周。
  昨天,孔井存还提议,要干掉路承周。
  但何贺心软了,否则将给团体除掉一个最大的隐患。
  “说来惭愧,我打入军统,也没干出什么像样的事情,真是愧对川崎老师了。”路承周遗憾的说。
  他走到桌子旁,打开酒,给两个酒杯倒满。
  “何兄,请坐吧,既来之则安之。”路承周平静的说。
  何贺一直在消化着路承周的话,34年就打入了军统,资格还这么老。
  如果让路承周继续留在军统,以后论资排辈,肯定是军统的高层。
  “何兄,我对军统的近况,可是一点也不了解,能跟兄弟说说么?”路承周举起酒杯,问。
  “刘有军当了站长,裴福海调来当了行动组长,郑问友还在。下面的人,倒是增加了几个,但变化不大。”何贺喝了口酒,缓缓的说。
  “刘有军竟然当了站长?他的资历听说很高,但要说能力,不如何兄。”路承周又给何贺倒上了酒,似乎替何贺没当上站长而可惜。
  “我连组长都当不好,哪有能力当站长?”何贺自嘲的说。
  “那可未必,如果我们兄弟联手,不要说当个海沽站长,哪怕当个华北区长,也绰绰有余。”路承周微笑着说。
  “对不起,我不会为日本人做事的。”何贺摇了摇头,坚定的说。
  “不为日本人做事,为我做事如何?”路承周笑吟吟的说。
  他的任务,是劝降何贺。
  如果能让何贺为日本特务机关服务,将是最为有利的。
  “承周,叙旧可以,但为日本人做事之言休提。否则,就上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何贺淡淡的说。
  他的声音不高,但是,语气中的坚定却毋庸置疑。
  “你进来了,军统未必知道,要不,我去送个信?”路承周又问。
  “我们是在同一个地方受训的,有必要这样么?如果是日本人要求的,你告诉他们,老子不怕,等着他们的任何酷刑。”何贺讥讽的看了路承周一眼。
  路承周已经被冷藏,如果告诉他一个点,岂不是让路承周与军统联系上了?
  这可是打入军统内部的日本间谍,让他与军统恢复联系,比自己叛变还危险。
  “一时失手不算什么,何兄就这么放弃了?一时虚与委蛇,也是可以的嘛。”路承周并没有因为何贺的讥讽而尴尬,反而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你在宪兵分队担任什么职务?”何贺问。
  “情报室主任。如果何兄过来,小弟愿将主任之位相让,担任何兄之副手。”路承周诚恳的说。UU看书www.uukanshu.com
  “你要是再劝,这酒就没法喝了。”何贺将筷子拍到桌面上,怒吼着说。
  “喝酒喝酒,一醉解千愁,咱们有的是时间,以后慢慢再聊。”路承周忙不迭的说。
  路承周离开后,让人给送了被褥和换洗衣服,还有一个马桶。
  总而言之,只要何贺配合,可以给予优待。
  “把你的烟留下。”
  路承周走的时候,何贺突然说。
  路承周笑了笑,将烟和火柴都留了下来。
  路承周的劝降,虽然没有成功,但中山良一还是很满意。
  路承周认出了何贺的身份,就是大功一件。
  何贺与他喝了酒,谈了心,已经有了很大进展。
  “何贺喜欢一个人琢磨事情,让他静静的待一个晚上,或许就不会这么固执了。”路承周向中山良一汇报后,又提出自己的建议。
  何贺的态度,他也很满意。
  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路承周相信,一定能把何贺救出去。
  宪兵分队机制一点都不完善,只要何贺配合,就能通过正当途径获救。
  比如说,宪兵分队在英租界是没有执法权和审讯权的,他们可以搜集情报,但所有的抗日分子,必须由警务处抓捕,并且引渡给海沽市政府。
  如果何贺的家人报案,说他失踪,警务处都能派人进宪兵分队搜查的。
  当然,这有个前提,何贺得留在英租界。



如果喜欢《后手》,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可大可小所写的《后手》为转载作品,后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后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后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后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后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