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9章:头等大事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69章:头等大事

小说: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宦官们将卷子分发好后,贡生们便入座。

欧阳志坐下,低头看了卷子,只见这留白的卷上写着三个字——平米鲁。

米鲁之乱,但凡是看新近邸报的贡生,都知道米鲁叛乱是怎么回事。

这场叛乱,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之久了。

上一次,朝廷折了一个中官,一个巡抚,还有一个总兵。此后,朝廷派出了南京兵部侍郎王轼,可即便如此,进兵也是受挫。

在此等情况之下,陛下将此作为考题,某种意义而言,也证明了现下,这一场叛乱,乃是头等大事。

其实起初的时候,许多人猜测这一场策论题最大的可能是眼下京师附近的大旱,这一场大旱,已经历经了近两个月,至今无雨,对于关心农事的陛下而言,治旱,或许是此次策论的焦点。

而谁也没有想到,陛下没有按常理出牌。

欧阳志想了想,立即便联想到了自己的恩师曾对这件事的议论。

恩师认为,要平定米鲁,要主动出击,挑选熟悉山地作战的人,编为一营,四处寻觅战机,如此一来,既可减轻大量兵马出动的沉重负担,也可灵活机动的与贼周旋。

这些土司,毕竟实力比之朝廷要小得多,只要朝廷坚持不懈的不断派出山地营进行打击,叛军损失一分,力量便减轻了一分,而朝廷即便是山地营有所折损,也可立即进行补充和操练……

呼……

恩师的话,欧阳志是铭记于心的。

想了想……

欧阳志没有犹豫,立即磨墨,心里一边打着腹稿,随后提笔。

江臣、刘文善二人,亦是在看到这题后,心里也已有了计较。

而唐寅?

他和欧阳志三人一样,对于武备的事,其实也不甚懂,倒也记得这事儿,恩师有说过的,那自然是按着恩师的教诲来了,而现在的重点就在于,如何作出一篇锦绣文章了,因而,在这点上,他又和老实的欧阳志三人不同,他的心思更多的放在了遣词造句上。

唯有徐经,眼神里忽明忽暗,似乎犹豫了。

在另一边,王守仁看到了此题,心里就已经定了。

关于马政的事,他再熟悉不过,毕竟学了这么多的兵法,还曾专门去边镇游历,拜访许多父亲的至交好友,如李东阳,他也曾听李公议论过此事,如何治兵,如何剿贼,心里总还是有些数的。

于是他微微沉吟,便开始提笔,他是心怀天下的人,米鲁之乱,早已令他忧心,偶尔,父亲也会和自己说一些时局,正因如此,这种担心才在他的心底无限的放大。

一直到了正午,王守仁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才算是写完,他活络着酸痛的手腕,细细地读了一遍自己的文章,顿时连自己都看得心旷神怡。

于是偷偷地抬起眸子,
看了高高在上正襟危坐的皇帝一眼,心里暗暗点头。

成化年的时候,先皇帝据说一直处在深宫,便连廷议都不愿参加,即便是三年一次的殿试,也只是委个宦官来放题。

其实坐镇在保和殿,是一个艰难的事,一方面,皇帝在殿试这种场合里,一坐就是一整天,还需摆出皇帝的威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这也是先皇帝偷懒的原因。

而当今万岁,虽并不精力充沛,却一直高坐在此,既没有缺席,也没有中途离场,方才也不过是简单的用了一些糕点,单凭这个,也足见陛下勤政,并非是空穴来风。

一直到了暮时,外头敲了暮钟,这钟声连响三声,余音悠长!

王鳌这才咳嗽一声,道:“封卷。”

“封卷……”

“封卷……”

一个个宦官唱喏着,此起彼伏的声音,在这空旷的保和殿里回荡。

殿外,一个个宦官鱼贯而入,穿梭在各处案牍,按着考号,开始一个个的收卷,他们将考卷放置在一个个托盘里,也不需进行糊名,而是收卷之后立即离去。

紧接着,这些卷子将会在梳理之后,放置在皇帝的案头上。

三百多份试卷,是一个大工程,一般情况而言,是皇帝和内阁大臣一起阅卷,此后,再择吉日,颁发榜单。

众生收卷之后,列队,行礼,随后由宦官引导出宫。

弘治皇帝显得极疲惫,他身体本就不好,又枯坐了一日,乃至于连出恭,都憋着。

倒不是说不能出恭,只是对他而言,此等抡才大典,还是庄重一些为好,在殿试的过程中,他曾专门的观察了方继藩的几个门生,还有王守仁。

观察王守仁,是因为王守仁乃王华之子,他也有一些耳闻,是自李东阳那儿听到的,李东阳平时寡言少语,可是对这个年轻人,却极看好,认为此次殿试,他极有机会脱颖而出,力压群雄。

此子,看起来不急不迫,倒也有几分大臣之风。

欧阳志诸人,也显得沉稳,可堪大用。

欧阳志三人是老实人,弘治皇帝也是老实人,他讲究的是有板有眼,虽然生了个不太靠谱的太子,可他对人的标准,却是如此。

那个唐寅,就在靠左边案牍的那个吧,此人有些随意,只一个多时辰便将题做完了,竟是开始四处打量,可见这传闻中的才子,性子需磨一磨才好。

那个徐经……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

他对徐经,是多少有一些歉意的。

皇帝本不该对人有所歉意,冤枉了你就冤枉了你,你待如何?君要臣死,臣就得死,历来的天子,在众星捧月,和这等的思想之下,大多抱有如此的想法。

而弘治皇帝,则历来宽厚,过于看重人情。..

所以用带着某种亏欠的目光去看此人,倒是觉得此人给自己的印象还不错。

“陛下,时候不早了。”一个老宦官到了弘治皇帝跟前,低声提醒。

弘治皇帝颔首,伸出手:“来,搀一搀朕,哎,真是许久不曾如此久坐了,老喽。”

这老宦官名为萧敬,此人乃宫中的秉笔太监,主掌司礼监,一直伺候着弘治皇帝,乃弘治在宫中最倚赖的心腹。

他拖着肥胖的身子,连忙将弘治皇帝扶起,一面笑吟吟道:“陛下龙体正盛,不老呢,这人哪,久坐了,也难免会有些酸麻。”

弘治皇帝不置可否,只是那眼眸的深处,却带着几分焦虑。

“太子近来在做什么?”

“在养伤。”

萧敬除了司礼监秉笔太监,却也兼着东厂,虽然到了弘治皇帝这个时候,东厂几乎形同虚设,被弘治皇帝死死的遏制着,可凭着这东厂,萧敬依旧耳目灵通。

某种程度而言,萧敬就是弘治皇帝的眼睛,是耳朵。

弘治皇帝冷着脸:“这伤还没养好。”

萧敬只带着笑,却没有做声。

弘治皇帝一面颤颤的由他搀扶走了几步,一面道:“你有话就说,别藏着掖着。”

萧敬才开口道:“陛下对殿下苛责过重了,太子殿下,终究是陛下的独子啊,若是稍有什么闪失,这……”

“你不懂!”弘治皇帝摇摇头:“正因为是独子,才不得不苛责,你见到那欧阳志了吗?”

萧敬一愣。

弘治皇帝道:“如何?”

萧敬想了想:“奴婢总觉得,他怪怪的,眼里无神。”

弘治皇帝摇头:“这才叫稳重,你看朕和他说话,他奏对时,不疾不徐,每次回话,都是慢慢吞吞,这是什么,这叫做说话过了脑袋,再看看太子,这什么东西啊,这有半分像朕吗?你没瞧见他尾巴翘到天上的样子。方继藩……虽偶尔也爱胡闹,可说起育人,却还是有一套的。”

萧敬不敢再争论了,忙点头:“陛下所言甚是。”

弘治皇帝随即道:“派个人去詹事府,告诉太子,朕知道他伤早好了,少在那装死,明日让他乖乖去明伦堂里读书,他若是不去,朕就真让他下不了地。”

丢下了这句话:“还有,传朕口谕,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明日卯时入宫,陪朕阅卷。”

……

此时,UU看书www.uukanshu.com 朱厚照正唧唧哼哼的躺在榻上吃鸡腿,双手早就油腻腻的了,刘瑾几个围着他,笑嘻嘻的。

“来,拿水来喝,方继藩不是东西啊,本宫受了重伤,也不见他来探望,他忘了他是伴读了吗?近来他都在做什么?”

朱厚照虽说是伤了,可面色却很红润,鸡腿吃的很香,很快便啃成了骨架子,接过了水,喝了一口,很没形象的吸允了手指:“什么狗屁御医,让他来治伤,他叫本宫喝粥,说是大伤未愈,需徐徐进补……”

刘瑾忙是递了帕子给朱厚照:“殿下,这不是您自己说大伤未愈吗?那御医见殿下……还未好,以为是内伤呢,所以……更周到一些。至于方百户,今日他的门生们要殿试,所以……”

“噢。”朱厚照躺下,突的叫起来:“哎哟哟,头又疼了,赶紧去太医院报个讯,快去寻御医,说本宫头又疼了,父皇打的太狠,这一下,真的是重伤不治了,去啊。”

“噢,噢。”其实刘瑾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跟着太子殿下欺君罔上,被抓去砍了脑袋的,所以他显得很是迟疑,不由的提醒道:“殿下,您这嘴巴,得擦拭干净一些,还有油呢,待会儿御医来……”

“滚!”……

…………

谢谢大家的祝福,也愿大家都平安快乐!



如果喜欢《明朝败家子》,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所写的《明朝败家子》为转载作品,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明朝败家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明朝败家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明朝败家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