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99章:迎圣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099章:迎圣

小说: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赵时迁一脸痛苦的样子。

这让弘治皇帝忍不住的拍了拍他的肩,竟是无言。

外头,突然传出了一阵哀嚎。

弘治皇帝面上依旧没有表情。

赵时迁却是怒了。

“小方,你又打老萧了?”

他一下子冲出账房去。

却见果然,工棚里,萧敬一瘸一拐的跑出来,口里大叫:“打人了,打死人了……皇……朱先生,你快来看哪,要打死人了。”

方继藩气势汹汹的追出来,王守仁跑的比他更快,却没动手,只保证自己的恩师,不会被人回击。

方继藩怒气冲冲:“骂我你还有理了,真以为我是吃素的,打不死这狗东西,今日不撕烂了你的狗嘴,我名字反过来写。”

追上去,一把抓住萧敬的后襟。

萧敬……哭了。

此时眼窝处已是一片乌青,从来没有这般的狼狈过。

他跪下,哀嚎道:“咱错了,咱错了。”

过江龙也有低头认怂的时候,何况……萧敬只是一个太监。

他抱住方继藩的大腿:“错了,别打。”

弘治皇帝头疼的厉害,已是走了出来,板着脸:“你们又胡闹什么。”

萧敬见了弘治皇帝,如蒙大赦,兴冲冲的膝行上前:“朱先生……朱先生哪……他打咱。”

方继藩道:“朱先生,他骂我。”

弘治皇帝嘴角微微抽动。

看着脸上又添了新伤痕的萧敬。

心里不禁叹息。

而后道:“老萧,你骂小方什么了?”

萧敬哭的眼泪哗啦,刚要开口。

方继藩道:“他骂我脑残,陛……朱先生,我身子不好,他还骂我,本来我这病,就要好好的养,不得激动和动怒……”

弘治皇帝抬头看着这昏暗的工棚顶梁:“……”

方继藩委屈的道:“生了病,还被他侮辱,朱先生你来做主。”

萧敬大叫道:“咱……咱只是说,他躲懒,咱白日,一日干两个人的活,若不是他脑残,咱懒得和他计较,他一拳头,就打到咱的面门上来了……”

弘治皇帝一挥手:“都不是好东西,休要胡闹,老萧,你早些睡下,明日清早,你还要上工,现在订单催得紧,小方又有病……去睡吧。”

萧敬:“……”

他什么都没说了,捂着乌青的眼窝,噢了一声,心里在想,幸好是私访,若是被其他人都瞧见,堂堂东厂厂公,还怎么做人。

萧敬灰溜溜的去了。

弘治皇帝而后板着脸看着方继藩:“不可胡闹,有病就去养着。”

“噢。”方继藩小鸡啄米的点头。

赵时迁看着这一切,心里又开始犯嘀咕。

其实……官府已经贴了公告,描述了皇帝几个人的特征。

这些特征,尤其是恰好在那个时间点里,朱先生几人出现在了自己的作坊,他心里是怀疑的。

难道……他们是皇上还有齐国公?

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皇上是什么人,怎么会做账房呢,而且他的帐,还算的这么好。

齐国公是什么人,那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啊,万世师表,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家里的一条狗,都是极有学问的,这样的人,理当是端庄大方,行礼如仪,谈笑之间,万民受其恩惠,他定是个不苟言笑,老成持重,仙风道骨一般,又如诸葛孔明那样,纶巾儒杉,充斥了智慧和正气。

看看小方这狗东西,好吃懒做,动不动就打人,成日在装病,吃饭的时候才最是积极,这样的人,和齐国公相比,那真是云泥之别。

赵时迁心里感慨,同样都姓方,

区别咋就这么大呢。

次日一早。

生活要继续。

虽是皇上没了,可赵时迁终究还是被生活的沉重所压迫,他有理想,有一个跛脚未嫁的女儿,还有作坊上上下下几十张嘴要养活,他如往常一样,早起,原本是卯时三刻上工,不过到了卯时一刻,他就敲打起了作坊里的梆子。

“铛铛铛……”

“上工了,上工了,都别躲懒。”

王守仁早早起来:“方芳昉他脑袋疼,告假。”

害群之马啊!赵时迁龇牙,若不是看在朱先生的面上,早将这家伙辞了,这样的人也配有饭吃,吃不死他,等着看,到了饭点的时候,他病定会好。

赵时迁拉长了脸:“噢,知道了。”

王守仁面上微微一红,他没有撒谎的习惯。

可是为了恩师……

他忙是低下头,努力去刷漆,争取把恩师吃的干饭,挣回来。

工坊里仿佛复苏一般,拉锯子的声音,卸货、上货的声音,铣床的嘎吱声。

炊房里,开始冒出了白烟,今日清早还是吃蒸饼,还有稀粥,管够。

常成已经习惯了工坊里的生活,他从愁眉苦脸,开始变得喜滋滋的。

县里的宅子,那种一栋楼,几十个住户的筒子楼,只要五十两银子就可买到呢。

自己一两年下来,攒个十几两就可以付个首付,到时候,将老娘和妻子接过来享清福。

他突然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从前是浑浑噩噩,现在却浑身充斥了干劲。

现在是学徒,等将来,练就了一身本事,尤其是学会了操纵铣床,那便算是出师了,薪水可以翻一倍,听说这附近,还有上夜课的地方,倘若能读书写字,尤其是能绘制图纸,哪怕是看得懂不同家具的式样图纸,薪水还可以更多。

若是做了工长……

赵东家不就是一步步这样走来的吗?

我也可以。

……

不多时,弘治皇帝也自账房里出来,他是个爱洁净的人,务必要先洗漱,然后净面,之后将手洗净,洗过手和面的盆子筛水出来的时候,那水里还冒着一股子肥皂味,很好闻。

其他粗人,就没有这样的讲究了,人们对于朱先生的敬意,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一点端倪。

可是今日,他只洗漱,接着,便到了锯木房,萧敬正挥汗如雨,和几个汉子锯着木头,他愁眉苦脸,其他汉子见他一脸淤青,忍不住同情:“小方又打你啦?”

萧敬不吭声。

等见弘治皇帝进来,他下意识的想要行礼。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萧敬才意识到此时的身份,依旧锯木。

弘治皇帝捋起了他的宽大袖摆,也提了一根锯子:“怎么锯,这样?”

“不可啊,不可啊。”萧敬吓着了:“朱先生,万万不可,这是粗活,您……您……”

其他匠人见了,也纷纷摇头。

弘治皇帝道:“小方病了,订单又催的急,我来做吧,不能让人认为我们都是吃闲饭的。”

萧敬:“……”

弘治皇帝学着他们一般,努力的搬了一块木头,架起来,而后将一只脚架在木上,提着锯子,挨着原木:“这样?”

他开始尝试着,努力用锯子一拉,顿时觉得自己的手臂,酸麻麻的,锯子之下,拉出木屑。

萧敬无言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却见弘治皇帝面如常色。

只好道:“这个,这个……放的时候,卸力,抽的时候,一定要固住木头,脚要架稳了,腰要崩起来,而后……”

萧敬熟稔的一抽,木上,便刨出一道痕迹。

弘治皇帝颔首,开始效仿,几次抽送之后,胳膊上便觉得酸麻的厉害。

尤其是虎口……一抽抽的疼。

他额上已是渗出了汗珠,一旁的匠人见他脸都憋红了,忍不住道:“朱先生,这里有我们,您……”

“无妨。”

弘治皇帝故做轻描淡写,继续抽拉,锯子已经深入了原木近半。

虽是胳膊酸麻的厉害,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可是……弘治皇帝开始慢慢的找到了诀窍,他风淡云轻的道:“我懂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要借用巧力,不能一味的蛮干……力的作用是相距的,这是朱寿写的论文……还真是如此啊。”

一截木头,锯了下来,看了看切口,一点都不平直,可弘治皇帝却有一种欣慰的感觉。

打起精神……继续……

…………

容城县衙。

快马已至,县令梁敏已接了上头来的公函,他看过之后,吓了一跳。

踏破铁鞋无觅处,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个陛下,还真是折腾啊,本来县里的事就多,自己已忙的脚不沾地了,任何一个工作的疏忽,或是公务积压起来,将来还不知有多少无穷无尽的麻烦。

可谁曾聊到,陛下玩了这么一出,自己和县中六房,不得不都放下手中的事,到处寻访陛下的踪迹。

这…………

他摇头。

无论如何,现在……总算找着了?

在木器行。

梁敏有点懵,招手,让工房的司吏来。

指了指这木器行。

工房的司吏,乃是个精干的人,年轻,干练,他脱口而出道:“是个通州人开的木器行,叫常成,是个小作坊,只有三四十人的规模……位置在城西十三里处。”

梁敏将公函放下:“吩咐人,集结起来,准备迎圣驾吧。”

“县尊还要准备?此时……理当赶紧去才好。”

梁敏摇头:“得等欧阳府君,我等是受欧阳府君的恩惠,才有今日,他是我们的再造父母,迎圣,也算是功劳,我们轻易去了,反有抢功的嫌疑,公函里说,陛下在那里无恙,这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如果喜欢《明朝败家子》,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所写的《明朝败家子》为转载作品,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明朝败家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明朝败家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明朝败家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