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风雷幽明水云闲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5章 奋不顾身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05章 奋不顾身

小说:风雷幽明水云闲 作者:丢三落四郎
    过了彭城,到京城的路程就走了一半了。地势越见平坦。北来的寒流没有了阻挡,加上周围湖泊河流水汽影响,越发的寒风刺骨。这天天气晴朗,难得看得到太阳,他们一路向北,太阳晒得他们暖洋洋的,但刚过了晌午,天空忽然乌云密布,像是要大雨倾盆的样子,他们不得已在一个叫陈家村的地方停留,下马的时候杜玉清望着天上黑云压城,心里突然感受到强烈的恐怖气息,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慌乱和闷痛不已。

    里长把他们安排在一个村中富户的家中。安顿下来后,雨却还是没有下下来,打过几个闷雷之后天空反而开始放晴,乌云散去,露出澄清淡蓝的天空。房东老太太奇怪地在院子里举香磕头,喃喃地求告祈祷。杜玉清问是怎么回事,房主愁眉苦脸地说:他们当地有句俗语说“冬天打雷,遍地是贼”。预示着明年会虫害猖獗瘟疫四起,明年的粮食恐怕会歉收啊。

    杜玉清回头看见父亲仰望天空,脸上似有忧色。程羲和看大家连日赶路都累了,索性决定休息半日。杜玉清在房中看了一会书觉得外面日头正好,便走出院子,沿着小河边散步。走到村口,看见低矮的土地庙,不知为什么心里一动上前拜了三拜,双手合十祷告着:“小女子杜玉清初到贵地,多有打扰。望土地公公见谅。感恩您保佑一方土地平安。”暗念完毕,又拜了三拜。

    此时已过日跌,太阳小而明亮,河面上的薄冰反射出晶莹的光亮,脉脉水流映射出天上金一道灰一道的晚霞,不远处有几个梳着总角的孩子在干枯的斜坡上滑草玩,他们的嬉笑喧闹给安静的周遭带来了一些生气。

    杜玉清遇到一位荷锄归家的老农,上前稽首请教这条是什么河。老农放下锄头,指着西北方向,用浓重的乡音告诉她:这条河是沂河,是淮河的支流,再过去一点就是黄河故道了。

    杜玉清和老农正聊得兴致高着,抬头看见一脸严肃的程羲和也往这边走来,正要朝他招呼,突然看见对面的老农神色有异,转头一看,刚才在斜坡上滑草玩的四个孩子,只剩下三个呆愣愣地朝着小河看,河面上还露出一双手。

    不好!杜玉清心里叫道,孩子掉进河里了!她飞快地跑过去,一边跑一边解下佩剑,脱去棉袄。不等脱下靴子就跳进水里,她感觉孩子离岸边不远,自己走几步就能抓住他,但她不识水性,更不了解冬天河水的威力。冰凉的河水一下就灌入她的靴子里,她的脚下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她后悔了刚才没有把靴子脱下来,但时间已经不允许她犹豫。她朝那个挣扎中的孩子快步走去。

    杜玉清不会游泳,所幸孩子刚从斜坡上滚入水中,此时还离岸边不远,水刚刚没过杜玉清的腰际,只是孩子的挣扎却反而使得潮水把孩子带往河,杜玉清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浸了水的袄裤和皂靴变得越来越沉重。练武时父亲总是在说:腰是带动全身的主宰,拎腰就如人在水中游泳,双腿如挂在腰上,要保持身体的均匀空灵。可是此时她在水里只感到下盘的沉重了。杜玉清告诉自己不要慌,放松摆动双臂,竭力拎腰如在岸上行走。她抓到那个孩子时候,水已经淹到她的下巴。

    那孩子显然已经晕过去了,被湿重的衣物拖着正要沉入水下。杜玉清小时候曾听人说过在水中救人的禁忌。他们说要救淹水的人一定要从后面抓住他,不能被他给缠住,不然,垂死的人力大无穷会把你也给拖进水里。还有,在水中挣扎时一定要分清是水底还是水面,有的人以为被光线反射的河底是水面,结果越努力越死,死了之后两手都是泥。杜玉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紧急情况下,在这刺骨的冰水中还能有这么多的联想,心里讪笑。眼下倒好,根本不用把他砍晕了再救人,孩子已经晕了。

    杜玉清抓起孩子的衣领朝岸边走去。但她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身体这么重,根本拖不动,只得走到孩子身后,推着他一步步往前。她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四肢已经不听使唤,她听到自己心脏咚咚咚地跳动快要蹦出胸口,她喘不过气来了……她努力保持着清明,一步两步,迈着沉重的步伐把孩子往岸边拱。朦胧中看见眼前递过一根木棍,是刚才老农的锄头柄!她抓住锄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孩子推给老农,迷迷糊糊地看见河水拍击着岸边的黄泥滩,堆起一个个浑浊的泡泡。她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昏厥之前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我死后程羲和会发现我是女子吧。

    不知过了多久,杜玉清感觉脚底刺痛,尽管她什么也看不见,眼前黑魆魆的一片,但她知道她得救了!因为她感觉她踩着的是岸边的芦苇茬子,它们透过她湿透的靴子扎着她的脚,好痛,又好高兴,那是生命获得新生的喜悦。

    身边有人驾着她的胳膊朝岸上走去,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是男子汉的味道,他好像也精疲力尽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到草地上,那人也没有了力气,身体一软两人都瘫倒在地上。但是,她终于得救了!杜玉清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大笑,但她浑身无力冻得牙齿打颤,根本笑不起来。很有意思的是她眼前的世界,刚才是一片黑暗,后来呈现的是混沌模糊的灰色,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到现在开始分化呈现出黑白两色,天空、大地、人都只有黑白的影子。

    朦胧中听到周遭人的疾呼和喊叫,有人拿她脱下的棉袄给她裹上,有人给她灌进温暖的开水,杜玉清清晰地感觉着热流涌进她的嘴里,流下肠胃;还有人在脱她的靴子和长裤。她一激灵清醒过来,奋力踢腿挣扎,紧紧抓住自己裤绊紧,声嘶力竭地叫道:“父亲,找我父亲来。”乡民不明白她的意思,一个劲地解释:要赶紧脱下湿衣服,不然会冻伤的。

    杜玉清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脑子里嗡嗡一片,她只有一个念头,要见父亲,要见父亲!缓过一些劲来的程羲和此时已经穿上了刚才脱在岸边的衣服,他俯身对杜玉清说:“不要害怕,只是要换下湿的衣服和鞋袜,以免冻着。

    杜玉清看到熟悉的面孔,心里有一丝放松,有股热流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但她仍然语气坚决地对程羲和说:“叔父,找我叔父。”

    程羲和不解地摇摇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别扭的性格,原来不是挺阳光的少年吗?怎么这么拧巴呢。他俯身抱起杜玉清朝村里跑去。杜玉清身上很湿,还有一些瘫在岸边时粘黏上的沙子和草屑,程羲和却觉得他是那么的轻柔,在自己怀中脆弱得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白色的中衣领襟上还用银线绣着精美的纹饰,真是爱美的家伙!

    杜文清再一次晕厥过去了,她的面孔煞白,嘴唇青紫,程羲和心里突然有种恐慌,感觉他要失去这个少年了,心里顿时抽痛起来,抱着杜玉清飞奔起来。他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对这个成天欢快的少年好一点,面色和蔼一些。自己明明对他也十分喜欢一直有心结交,却因为所谓的职责和自尊一直放不下脸来。程羲和呀,程羲和!在他面前你枉称君子。

    “杜大人,杜大人!”程羲和咣当一声踢开了院门,抱着一个人进来,慌张地对杜渊之说:“快,快,他晕过去了。“

    杜渊之听到了村口的吵嚷,隐约听说有孩子落水被人救上来。没想到是阿杏这孩子,心脏霎时停止了跳动。“怎么回事?”

    ”他刚才跳进河里救人,我们怕他着凉要给他换衣服,他却不让,直说要见您。”

    杜渊之着急地晃动杜玉清的胳膊喊道:“阿杏,阿杏!”杜玉清双眼紧闭没有回答。

    房东家的人听到声音出来观看,交头接耳起来。这个说要赶紧灌一些姜汤取暖,那个说要喝些酒更有效。

    杜渊之心里一下沉到谷底,他甩甩头抛开情绪,整理思绪,转身不容置疑下达了一系列命令。

    “你,去烧水,用大锅烧,火烧得越旺越好。”杜渊之指着房东家的妇女。

    “你,去提水,倒进锅里烧。”杜渊指着壮实一些的缇骑张辉说。

    “你,把我手上绳索打开。”杜渊指着缇骑刘二河说。他居高临下命令的口吻让刘二河不敢拒绝,甚至没有看程羲和的脸色,立刻就上前把杜渊之手上绳子给解开了。

    “你去隔壁院落再提些水来,顺便请他们帮忙烧些姜汤。”杜渊指着宁夏吩咐道,宁夏知道这是房东家已经没有炉灶烧汤了,他二话不说快步跑出院子。

    “你跟我来。”杜渊之指着仍然抱着杜玉清的程羲和说。说着揉揉双手,走到院子的水缸处,双手抓住水缸边缘,把水缸左右转了两下,略微身体下沉,竟然把整个水缸连同水缸里剩下的小半缸水一起提了起来!

    程羲和呆愣了一下,恍然明白杜渊之的用意,乡下人洗澡没有泡澡的一说,男人们在夏天的时候还可以下河泡泡,冬天了男女老少只能端盆水在灶间擦擦身子。杜渊之是直接把这个吃水的缸子占用了做澡盆了。不过,现在人命关天顾不了许多。大不了回头买个还给他们。于是赶紧跟上杜渊之。

    闻风而来的都尉王虎彪跑向杜渊之想上来搭把手,杜渊之摇摇头没让。只见他脚步沉稳,双手抱起水缸进了灶间,看着他消瘦的背影,程羲和突然意识到杜渊之的身手已经到了他深不可测的地步。

    杜渊之把水缸放在了铁锅边的空地上。他舀起后锅里的热水,倒进水缸,示意程羲和把杜文清放进水缸里,然后让他离开。

    程羲和看了看还是双眼紧闭的杜文清想留下帮忙。犹豫了一下正想开口,杜渊之看着他说:“这里有我,你也赶紧回去换下湿衣服免得你也生病了。”程羲和看着他平时温和的面孔上现在没有一丝笑意,甚至还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没敢拒绝转身离开。

    杜渊之脱下女儿脚上的靴子,直接用剪子剪开她的外裤。杜玉清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晕眩,身上穿着中衣和胫衣,窝在水缸之中。

    “你自己能动吗?”杜渊之问道。

    杜玉清点点头,看着父亲脸上不愉的面孔,心里有些害怕。

    “老爷,”他们听到门口宁夏的叫喊。杜渊之走到门口,把一桶冒着热气的开水拎了进来,左手还端着一碗姜汤。

    杜渊之说:“先把这个喝了。”姜汤又烫又辣,杜玉清却不敢争辩,小口小口地喝了下去。辣得她心口发烫,额头冒出汗来。

    “慢点,也不怕烫破皮呀。”杜渊之沉声说道。

    杜玉清看到父亲脸色有些松动,立马涎着脸讨好地说:“还不是怕父亲生气呀。”

    杜渊之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怕呀,自己不会游水竟然还敢去救人。行了,等你好了再收拾你,现在你赶紧洗洗,把衣服换了,免得潮寒入体伤了身子。”说罢走出去把门带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留下杜玉清自己。

    杜玉清脱下湿重的衣服,在滚热的水里把自己泡得浑身发热发软,才出来换上干衣服。这水缸是房东用来盛吃的水的,却被父亲用来给她沐浴了。看样子父亲要赔人家水缸钱了。杜玉清调皮地想,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父亲不拘一格灵活变通的思维。

    穿上衣服,杜玉清已经浑身发软整个人快要虚脱了,她拖着步子走到前面打开门,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父亲、宁夏还有程羲和。

    杜玉清眼前发黑,没有注意到程羲和眼中诧异的神色,她给程羲和长揖一礼,说道:“刚才多谢程大哥救命之恩了。”说罢软软地倒下,杜渊之抢先一步把她抱住怀里。

    程羲和看着杜文清在几步远倒下,还在发呆中没有反应过来。刚才门一打开,杜文清摇曳而出,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又黑又长地逶迤在身后,他的身体纤细娇弱,脸色苍白,眼眸迷蒙如烟,那一刻他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比喻:此时的杜文清真仿佛如弱柳扶风一般,让人不禁起了怜爱之心。随即怔住了,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念头?这形容女孩子姿容柔弱之词,用在一个奋不顾身救人的勇士简直是亵渎,太不合适了。



如果喜欢《风雷幽明水云闲》,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丢三落四郎所写的《风雷幽明水云闲》为转载作品,风雷幽明水云闲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风雷幽明水云闲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风雷幽明水云闲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风雷幽明水云闲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风雷幽明水云闲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