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刺客陵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一 狄门驾临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章节一 狄门驾临

小说:刺客陵 作者:吴雀

  夕阳渐渐遥坠,一群孩子在一条村前小路上嬉笑打闹着,昨夜的那场暴雨将本来勉强算的上是一条路的街道变成了一条看似将要干枯的沟渠,大大小小的水洼星点般现于路面之上,成为这村中孩子们和泥玩水的场地。

  村中的大人们对孩子身上的泥水的视而不见,或者说是习以为常,因为即使没有这场雨,这些孩子的身上也没干净到哪去。也许,这些孩子身上多一些污垢,反倒更能引怜,村中大人们带着这些孩子出去乞讨时也更能惹人同情。

  这里,是一座丐户村。

  明朝,丐户、乐户都被视为底层贱民中的最底层。丐户村,自然也就相当于一个“贱民隔离区“。

  一座破烂不堪的马厩,如今成为一座“食堂“。一口黑漆漆的大铁锅正架在临时堆砌起的火炉上,一个年过五十模样的和尚正腰扎着围裙蹲在炉前引着火,嘴上还在叨咕着:“难得挑出这几根干柴,下次雨后再来舍粥,恐怕连柴禾也要带着喽……”

  马厩旁一个石磨盘上坐着一个小沙弥,手中拿着一根树枝,在半空中比划着,一副白净面皮与一身整洁的僧衣与那些在路边弄得满身泥水的孩子对比鲜明。

  “苦玄,别光顾着玩耍,在袋子里盛碗米来。”铁锅前的那名和尚一边向锅里舀着水一边对小沙弥说道。

  小沙弥没有动,而是在石磨上站了起来望向村口。吸引小沙弥目光的是一队二十人左右人马,和一挂马车。

  不光是小沙弥,路边其他的孩子和大人都被这队人马而吸引了目光,这里是丐户村,平时几乎没有外人或马车来这里,因为村中不光道路不好,而且空气中还充斥这一股让人难受的气味。所以途径此地的人一般都是绕路而行。

  这行人马中每个人都身着青衣,披着连帽的斗篷,无论是腰间还是背后,都有兵器携带于身,看来,应该是江湖中的一个门派,至于中间那挂马车中的人,应该就是这一派中比较重要的人物。

  “还真来了……”那名五十岁上下的和尚随着小沙弥的眼光望去,随后嘴中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人马行至正在结群嬉闹的孩子近前停了下来,孩子们仰着脸看了看最前面一匹黑马上的人,随后一下子都被吓得奔散。只有一个年纪约有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儿没有动,而是依然在瞧着马上这人。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身材瘦高的青年人,一张白纸般的脸色,枯瘦的面颊,两片嘴唇深紫,眼眶发黑,目光中透着一丝凶狠又带着那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慢。好在这时日头刚要落山天还没黑,若是在夜里见了这张脸,定会以为见了鬼。

  “小娃娃,你怎么没跑啊?”青年人从马上跳下,一边问道一边想用手去抚摸一下小男孩的头,可手伸了出来却发现这男孩儿身上尽是泥水,简直无法找到下手之处,随即又收了回来。

  “我不能跑,我要等你们走,我好拿回我的碗,你们怎么停下来了?快走呀?”

  “哦?”青年人往地上看了看,果然在一匹马的马蹄下踩着一只满是缺口的破碗,可能,这只破碗是这孩子玩泥巴时用来盛泥水用的碗。

  这人看罢这只破碗,目光又转移到这个男孩脸上,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压低着嗓音说道:“呵……有点意思!”而刚才收回去的那只手也又伸了出来,在小男孩的头上抚摸了两下,而后又蹲下身去握着小男孩的胳膊,在然后是后背、两腿。最后,

嘴中喃喃自语的说道:“呦,看不出,还是块材料……”

  正在青年人喃喃自语着,后面的马车中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坤儿,什么事情,怎么停下来了?”

  听到马车内传来问话,这人站起身来走向后面的马车,到了马车侧旁隔着轿厢对内拱手言道:“回师父,前面路上有一小童,看样子还是块材料,请问师父要不要带着?”

  “哦?前几日,你不是同我说,这一期弟子人数已经够了吗?“

  “回师父,够是够了,可是前几日入门的那些弟子中,有三个资质太差又不听管教,所以……“

  “罢了,难得有你能看上眼的材料,随便你吧。”

  青年人恭敬的道了声“是”,转身朝着那些路边上坐着的大人走去。

  这些大人也就是这丐户村中的乞丐,此时每人手里正端着一只破碗在路边上东倒西歪,等着那和尚的粥做好后好领上一碗。

  若是在平时这些乞丐见到一群人早就蜂拥而上祈求施舍了,可今天并没有,因为他们每天的功课就是学会看人的眉眼高低,而今天这一行人身上个个透着一股杀气,没人敢第一个上去向他们乞讨,所以全都在原地冷冷的望着这边。而此时见那人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表情上都透出了一丝不安。

  “那孩子是谁的?”青年人冲着这一排乞丐问道。

  这群乞丐彼此相望了望,又用恐惧的眼神看了看青年人的脸,没人言语,其中有一个独眼的乞丐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同样也是一字未说。

  而不远处那马厩中正在熬粥的和尚见此状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嘴中低声自言道:“坏了……计划被打乱了!

  青年人见那独眼乞丐张了张嘴又将话咽了回去,便从袖口中掏出一吊铜钱在独眼乞丐面前晃了晃,又问了一遍。

  这时旁边一名乞丐过来用手抓住了那吊铜钱,嘴中连忙说:“我来说,我知道!“

  青年人看了看他握着铜钱满是油泥的手,挥手就是一记耳光,而后两眼又直勾勾看着那独眼乞丐,意思是让他来说。

  “他……是左家的大儿子……,不过现在没家了,爹妈都没了,现在……我出去要饭带着他哥两个,也算是我家的吧……

  独眼乞丐可能被旁边那乞丐挨的嘴巴吓到了,说话显得有些不太利落。

  “大儿子?是兄弟两个?”

  “是两个,他今年五岁,小的刚四岁,那不,在后面草棚子里睡觉呢。”说着,独眼乞丐用手指了指后面的草棚。

  青年人随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见的确有个四五岁左右的男孩正倒在草垛上酣睡,随即便转头冲方才路边上的那个孩子,也就是那个哥哥招了招手。

  男孩凑了过来,奶声奶气的问道:“你们怎么还不走呀?你们再不走,我的碗就被你们的大马踩碎了。”

  青年人没有回答他,而是伸手在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块切好的酱牛肉,伸手递给了男孩儿说道:“去把弟弟叫起来,你俩一起吃。”

  小男孩瞪大了眼睛接过这一包酱牛肉,飞似的跑向了草棚,那一些乞丐的目光也都跟着他手中的酱牛肉移动到了草棚内,青年人似乎都能听到他们喉咙中发出咽口水的声音。

  青年人将手中的那吊铜钱扔向独眼乞丐的怀里,随后又在袖子里掏出一叠大明宝钞冲着独眼乞丐说道:“既然他两个无父无母,又一直跟着你一起讨饭,那我现在要带他两个走,你没意见吧?”

  所有乞丐的目光都被这一叠大明宝钞吸引住了,方才挨过嘴巴的那名乞丐用手指直捅那已经呆住的独眼乞丐,意思是让他赶快回应。

  独眼乞丐被这么一捅如梦方醒,连忙结巴着说道:“没……没意见,这两个孩子跟着我受苦,跟着大爷您是享福,我哪敢有意见,没……没意见……

  “我有意见!“

  旁边的马厩里传来了一声喊喝。这一声喊喝声中气十足,格外洪亮。

  青年人闻声诧异了一下,在这样的丐户村里花这样的价钱买一双孤儿,居然还有人嚷着有意见,而且重要的是,在他们狄门面前还敢说有意见!

  他慢慢的扭过头,两眼带着一种不耐烦的神情望向马厩,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光头和尚,一个腰里扎着围裙,手里还拿着一把铁饭勺的和尚。

  青年人顿时嘴角撇出一丝蔑笑,转过身子慢悠悠的走到和尚近前,略低下头看着这名和尚,而后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有意见!?有点意思,说来我听听。”

  和尚没有正眼看他的脸,而是扭过身子侧对着年轻人,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别以为有两个钱就了不起,就能随便买断别人的命运!当我不知你们是什么人?”

  青年人听这和尚这般说罢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凶狠,在齿缝间恶狠狠的低声说道:“既然知道我们是谁,还敢无理,我看你这和尚是嫌命长!”青年人说罢抬起右掌便要挥向和尚,可掌到半空却又戛然而止般的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后腿突然感觉到一丝钻心的疼痛。

  青年人慢慢的转过头,两眼俯视下去,只见身后站着一名五六岁模样的小沙弥,此刻小沙弥的手里正端着一把峨眉刺,而峨眉刺的刺尖已经插入到自己的大腿之上,鲜血顺着峨眉刺流了出来……

  青年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五六岁的小沙弥竟敢用一把峨眉刺刺向自己,所以根本没有半点提防,好在他个子够高,小沙弥又太矮,若不然,刚才那一刺给自己净了身都说不准。

  “小崽子,你找死!“青年人被这小沙弥刺得一杆怒火涌上心头,嘴上说完这句便要抬其腿踢向小沙弥。

  “住手!“在村路上停着的那挂马车中传出这一声将青年人喝住。而这一声却不像是大声喊出来的,而是像平常说话的音调说出,可是却让所有人都能听的真而确真。

  只见马车箱的门帘“啪啦“一抖,一道黑影好似鬼魅般飞出,几乎与那”住手“二字的声音同时到达和尚与那青年人面前。

  “师父“。青年人向后一步躬身拱手。

  来人并未搭话,而是面向和尚微微一笑拱手说道:“方才在马车内便觉大师声音熟悉,狄某仔细一见这才看真,原来是万空大师!方才门下弟子失敬,还望大师海涵!“

  “呦!原来是狄洪克狄门长,失敬失敬!实不相瞒,打方才你们进村我便认出是你狄门的人马,可未曾想您狄门长竟在车内,贫僧有失远迎,还望狄门长多多担待!“

  “万空长老说笑了,您是何等身份,岂敢劳驾.“

  这位狄门长说罢,又扭头朝向那名青年人厉声训斥道:“肖坤!你可知这位是何方神圣,方才还敢对其无理,还不上前见过万空大师!

  此时青年人愤气未消,但听师父称这位和尚为“万空大师”不免心中一震道:“万空!?中原十绝第六位……”不过转念间心中便又是一丝不屑:“哼……什么中原十绝第六位,现如今只不过是一个被江湖人所淡忘的老和尚罢了……

  “原来是万空长老,晚辈肖坤这厢有理了!恕晚辈眼拙,没想到当年名震武林的中原十绝之一的万空长老会在一个贱民村里舍粥度日,这才不慎冒犯,还请万空长老,海涵了!“青年人恭敬中带着嘲讽的说道。

  还没等万空回应,狄洪克转头便是怒斥道:“放肆!为师就是教的你这般与长辈讲话吗?还不退下!“

  这名名叫”肖坤“的青年人虽心性傲慢,但对自己师父不敢丝毫不尊,见师父这般厉声训斥,便连忙退后两步,而后把头转向那小沙弥,狠狠的瞪了小沙弥一眼,便不再做声。

  这时万空和尚过来打圆场道:“狄门长莫怪,你的这位徒儿也许被我这小徒刺了一下心中恼火,言语有失也属正常,不碍的,再说肖施主说的也都是事实,什么中原十绝第六位,那都是江湖中人抬举老衲,要说起绝来,老衲熬的粥倒能勉强算的上是一绝,这不,锅中的粥马上就要熬好了,狄门长与各位施主若是不嫌弃,留下来品尝一碗如何?“

  狄洪克笑了笑说道:“嗯,闻起来万空大师熬的粥的确是香气扑鼻,不过今天就先不喝了,还是多留些给村民们多分上一些。“说到这,狄洪克看了看那个小沙弥,脸上露出一丝喜爱的神色。随即便问万空:”诶?万空长老,您方才说这小童是你的徒弟,素来听闻您从不收徒,这又是何时收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娃娃做徒弟?

  万空听到狄洪克问到那小沙弥,心中便是一喜……但神情中却未有半点表露,反倒故作一丝惆怅面带苦笑着说道:“唉!狄门长有所不知,这小徒是贫僧化缘时捡来的。“

  “哦!?捡来的?”狄洪克心中不免生出一丝狐疑,他联想到两个月前,狄门受人之托刺杀那傲剑山庄满门,可最后唯独漏掉了那傲剑山庄少庄主丁傲的小儿子,由于对方下的杀贴是要诛杀丁傲满门不留任何活口,所以眼下所有狄门刺客都在寻找那丁傲的遗孤,而两月过去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这小沙弥的年纪又与那丁傲遗孤上下相仿,会不会这小沙弥便是那……

  “小沙弥,你多大了,叫什么?”狄洪克俯下身子眼角带笑的问小沙弥。

  万空见狄洪克突然转身去问向小沙弥,不禁心中划过一丝不安,他不确定前几日给小沙弥服下的消忆散是否完全洗掉了他的记忆,他怕小沙弥记起自己的名字,更担心他说出来……

  “出家人道不言寿,更无名姓,贫僧法号‘苦玄’,请问施主有何指教?“小沙弥看了看狄洪克的脸,开口答道。

  这一番回答是他照着平时万空和尚与人对话时学来的,但在他的口中奶声奶气的说出来,便显得格外有趣,再加上他那懵懵懂懂的眼神,逗得狄洪克因俊不禁大笑了起来。

  “好有趣的小师傅啊!万空大师,您在知晓天命之年能得此小徒相伴想必也不会寂寞了,这真是我佛赐予大师的福份!只是不知大师在何时何地捡的这么可爱的孩子?

  唉!什么福份不福分,老衲也是无奈才将他收为弟子,三年前贫僧也是在一个丐户村见到这被人遗弃的小童,出家人本着慈悲为怀又不能不管,可你也知道,我自从下得那黄山灵光寺后便一直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不愿被世事所牵绊,可怎奈偏偏身边却多了这一小童跟在左右,不免惹来诸多不便呐!“

  “噢,三年前……”狄洪克若有所思的说道。

  万空偷眼看着狄洪克脸上的神情,又看了看小沙弥苦玄,当看到小沙弥手中的峨眉刺时,顿时眼前一亮,随后便又故作好似想起什么一样说道:“哎呀!老衲光顾着和狄门长闲聊,都忘了方才我这小徒用我那峨眉刺刺伤了肖施主,惭愧惭愧!不知肖施主伤势如何?我这随身带着金疮药,快与肖施主敷上,小徒生性顽劣,老衲又疏于管教,还望狄门长与肖施主莫怪!

  狄洪克听罢微微一笑说道:“万空大师这是说得哪里话,不就是扎破点皮么,习武之人这点小伤还算得上是伤吗?“说道这,狄洪克话锋一转,又说道:”诶?万空长老,此前一直听闻您是以掌法著称,这是何时研究起这峨眉刺来了?“

  万空见狄洪克这般问道便笑了笑说道:“狄门长误会了,哪里是贫僧研习此物,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峨眉刺是我用来教小徒剑法用的。“

  “哦?剑法?我见长老这爱徒年纪也就是五六岁而已,初习武功不是应该先从基础学起,怎么这么早就学习剑法?

  “唉!狄门长您有所不知,这孩子怪得很,你也知道贫僧素来一向是喜爱研习掌法与拳脚棍棒之类的功夫,而对剑法却不甚精通,只是在早年在少林时习得一些少林剑法,不过半途荒废。这不,闲来无事时我便想着将我擅长的拳脚棍棒之类的功夫传授给他个一招半式,可他却笨得一窍不通,贫僧见他不是习武的材料本想要放弃,却偶然一天见他在房中用一根枯枝在上下挥动,起初贫僧还未在意,可后来我仔细观察这才发现他是在舞一套剑法!而这剑法正是贫僧的一本《少林剑法》中的招式,并且无师自通却练得有模有样,这使老衲大为惊叹,所以从那以后老衲便教他习剑,结果,这一教竟然发现他竟是个习剑的天才,不过只可惜啊……“

  “只可惜什么?“

  “只可惜老衲对剑法属实只有一知半解并不精通,二来嘛……想必狄门长此时心中也有疑问,我既是教他剑法,却为何要用这峨眉刺代替木剑,对吧?“

  “长老所说正是!我方才便有疑问,为何要用这峨眉刺代替呢?“狄洪克一脸好奇似的问道。

  唉……,万空和尚轻叹了一声,低下头看了看苦玄又用手抚摸了一下苦玄的头说道:“这二来……是我这小徒对剑颇有天赋却又不能持剑!”

  “什么?不能持剑?此言怎讲!?”狄洪克一脸不解的问道。




如果喜欢《刺客陵》,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吴雀所写的《刺客陵》为转载作品,刺客陵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刺客陵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刺客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刺客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刺客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