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轮回乐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6章:永生之神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章:永生之神

小说:轮回乐园 作者:那一只蚊子
    [网]轮回乐园    安静但许久无人居住的房间内,月光从半遮的窗帘旁映入,一名面色苍白的男人躺在床榻上,看其模样,应该是大病初愈。

    实际上,被誉为贵公子的克兰克,在今天上午还在音乐厅演奏钢琴曲,以此打发每天都让他倍感无聊的时光,或者说,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演奏钢琴曲,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昨天上午还平安无事的克兰克,‘偶遇’了一位名医,这位名医看出他‘身体有恙’,特意将他带到一处秘密据点,无偿帮他治好了‘顽疾’。

    因期间细节众多,很难三言两语就描述清昨天上午到今天午夜,所发生的事。

    克兰克所在的民宅,是处很不错的修养之地,位于高墙城东南角,因地处城南·植牧区范围内,此地的景色不错,窗外是一大片农田,远处则是白桦林,因雨刚停,对面水沟内的青蛙们呱呱叫个不停,很有盛夏夜间清凉的惬意感。

    微风徐徐吹入窗口,躺在床|上的克兰克颤着眼皮睁开双眼,他原本白色的眼底,此时遍布黑色丝绒状分布,刚醒来的他很是虚弱,低声呻吟道:

    “水~”

    克兰克发誓,他此前的27年生命中,从没这般虚弱过,这种虚弱到每个细胞都因缺水而干瘪的感觉,让他甚至想把头插到窗外的水沟内,和里面的青蛙们,争夺那不算干净,但同样能饮用的宝贵淡水。

    似是听到克兰克微弱的呼唤,房门被推开,一名身穿长衣,领口高到挡过鼻头的少年走进房间内,是苏晓新选出的空间系部下,休司。

    ‘杀掉他,吞食干他的血,你就不渴了。’

    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克兰克脑中,他凭自身强大的意志力压下那要将他吞没的饥渴感,而是去感应脑中声音的来源。

    克兰克很冷静,他很快察觉到,并非是有某种意识侵入到他脑中,而是有更直接的生物……不,应该是寄生物,寄到了他体内。

    液体涌动声在克兰克身下出现,黑泥般的半流体,从他脊背渗出,化为一根根尾指粗的黑色触须,将他从床|上撑起。

    “奇怪的……寄生物。”

    嘴唇干裂,
整个人瘦到皮包骨的克兰克开口,乍一看,是黑a共生成功,实际上,此时克兰克背后蔓延出的这些半液态触须,是由他的意识所主导,黑a的意识力量,已被克兰克封困在自己的意识空间内。

    虽说黑a不好惹,可它这次是被自己的老相好·艾奇给误导,当初寄生艾奇时,黑a想怎么样,稍加蛊惑,艾奇就上套了。

    相比曾经寄生艾奇,这次寄生克兰克,是开局被安排,像克兰克这种对大部分情感淡漠的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外加冷静到几乎冷血的判断力。

    遇到这样的人,一系列的吞噬者中,黑a、沸红、暗阳都没戏,也就四代吞噬者·太阳使徒,能和克兰克在意志方面较量。

    这次选黑a,不是为了通过吞噬者忽悠被选者,而是留用于后手,对克兰克这种人使用【背叛者意志】,并将时间三件套中的【世界之眼】,与其双眼进行融合,必须准备一张不会被排除,且足够强效的底牌。

    黑a的作用就是如此,当克兰克企图与苏晓为敌时,他体内的黑a,会以凶残的态势爆发出来,在短时间内将他置于死地。

    当然,植入黑a的目的,也不止于此,黑a有历代吞噬者中,其他几代吞噬者无法匹敌的成长潜力,尤其是对宿主映射这种潜力,看当初的艾奇,就能看出这成长潜力映射的有多明显。

    简单而言,就是让克兰克有更快的实力提升速度,苏晓没有几年的时间,等对方慢慢成长起来,几个月都没有,最多是给其几天时间。

    乍一看,这有些不可思议,但不要忘记,现在的克兰克,身上的实力成长buff都快叠满了。

    房间内,克兰克与休司互相对视无言,前者是干渴到说不出话,后者是后天原因无法言语。

    隔壁的书房内,苏晓合上手中的古书籍,看向前方墙壁上刚出现的投影,克兰克顺利醒来,但有件事,苏晓始终想不通。

    在克兰克被麻醉到昏厥期间,苏晓对其使用了【背叛者意志】,背叛者意志的觉醒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克兰克没死,代表他此刻已是世界之子。

    不知为何,在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后,并未出现天地异象,或是受到本世界·世界意识的关注等,那感觉就像是,这世界对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给予了相关的资源,却没给予青睐。

    这让苏晓感到奇怪,或者说,幽暗大陆本身就是个奇怪的地方,此地陆地面积广袤到匪夷所思,对比塞尔星,或是联盟星等,这里的陆地面积要大上几百倍,海洋更是还没探索到边际。

    高墙城的占地面积,已相当于塞尔星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二,由此可以想象,当初修建这些高墙时,是多么宏大与不可思议的事。

    也正因如此,高墙内的土地资源等,才能养活千万人口,以及让城内的普通家庭,只要愿意工作,每周都能吃到肉食。

    幽暗大陆如此广袤的土地面积,墙外的荒野,就像是死掉了一样,苏晓之前站在高墙上远眺,方圆几公里内,别说一棵树,连半死不活的荒草都不多见。

    墙外流民的存在,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其实比外面的野兽或狂兽更危险,那些流民,已经不能算是有文明的智慧生物,他们就是群有智慧的人形野兽。

    至于高墙内外为何差距这么大,这就不得而知,哪怕身为治疗院副院长的苏晓,对此也不了解,或许只有治愈教会·大教堂内的那两个老不死,才知道其中隐情。

    总的而言,墙外的势力情况特别简单,流民、野兽、狂兽,流民们多为部落形式,形成一个个大小部落,野兽和狂兽没有本质的区别,两者都是因过度的超凡,而多次畸变所带来的生物。

    两者都有不低的智慧,野兽们的观点是,它们在墙外生存习惯了,就算有些羡慕,也不会到高墙内,有些野兽部族,更是以苦难为历练,磨砺出无与伦比的纯粹与强大。

    狂兽其实也是野兽族,但因它们强大的攻击性与侵略性,才被区分开来,狂兽们始终想攻入高墙内,杀光此地的人族,从而占据高墙城。

    苏晓坐在木椅上,手中是已合上的古书籍,拇指抚过略有粗糙的书封,他对墙外的情况,不是特别在意,他更在意的是,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后,这个世界所出现的波动。

    仅有的变化,是一股世界之力没入到昏迷中的克兰克体内,这股世界之力与他部分鲜血结合,从而形成命运之血。

    对于命运之血,苏晓比较了解,世界之子就是靠消耗这东西,得到快速的实力提升。

    命运之血苏晓入手过,研究后发现,他根本用不了这东西,这东西有难以破解的‘识别’特性,只有世界之子本人,才能用其加速实力的提升。

    苏晓早就放弃破解这‘识别’特性,研究这方面太浪费时间,与所得的收益不成正比。

    相比研究命运之血,苏晓更愿意研究其更上位的世界之力。

    时空之力苏晓有,世界之力还没获得过,他在上个世界,得知世界之力的特性后,第一想法就是用这种奇异能量提升永久性增益药剂的效果,从而提升一些以往无法提升的身体潜力。

    世界之力获取方面,现已知的渠道,仅有克兰克一种,或者说,是对方成为比较强的世界之子后,才能弄出足够量的世界之力。

    这方面,世界三件套的效果,可谓是重中之重。

    世界之眼(不朽级·套装·融合类装备):此装备将与使用者的眼球融合,形成世界之眼,当使用者的情绪出现强烈波动时,世界之眼将吸收世界之力,从而提升使用者的综合战斗力。

    世界猎手(不朽级·套装·项坠):击杀影响到世界安危之人后,可获得一定量的世界之力。

    提示:世界之力可提升命运之血品质,以及作为优等的增益型能量。

    世界眷恋(不朽级·套装·戒指):,佩戴此戒后,将根据自身魅力属性的30%,提升幸运属性。

    让克兰克在短时间内就成为比较强的世界之子,看似不可能,实际上成功率并不低,为了弄到更多世界之力,苏晓给克兰克弄出一大堆变强buff,总计如下:

    1.凭借炼金生物学,对克兰克的内脏系统,进行初步的附替性共生,说人话就是,让黑a的本体,融入到克兰克的脏器系统内,大幅度提升其消化力、生存力等,眼下克兰克就算不剥壳吃几斤核桃,胃中都不会有不适感。

    2.各类永久性炼金药剂的增益,俗称圣焰炼金药剂套餐,上一个体验到这套餐的,是经常被遗忘的尤尤安。

    3.吞噬者·黑a共生状态的潜力映射,这方面,能巨量提升克兰克的实力提升速度,上一代宿主艾奇就曾体验过,睡一觉醒来,突然变强一大截的感觉,因为这事,艾奇的小伙伴们,心中暗暗羡慕了很久。

    4.公爵长子身份,克兰克作为公爵的长子,其在蒸汽神教内的地位可想而知,公爵可是蒸汽神教的领袖,他的长子需要超凡资源时,肯定能得到优先。

    5.世界之子身份。

    6.世界猎手+世界之眼的效果结合,前者击杀世界之敌后,可得到世界之力,后者则凭借世界之力,在情绪有强烈波动时,带来全方面的实力提升。

    乍一看,每天基本面无表情的克兰克,不会有能激发世界之眼的强烈情绪波动,其实不然,别忘记【背叛者意志】。

    有了背叛者意志后,在他背叛他人时,会产生难以想象的愉悦感。

    通俗来讲,现在的克兰克,只要他所佩戴的【世界猎手】内存有世界之力,那在他背刺他人后,他的情绪波动会极为强烈,从而触发【世界之眼】的被动效果,也就是说,克兰克背刺他人成功一次,他会变强一大截。

    更加绝妙的是,【世界猎手】存储世界之力的上限量,会根据佩戴者自身的实力提升,出现对应的提升,而且是永久性的提升,眼下也就1.5~2盎司总有的储存上限,超过这个上限,就算有更多的世界之力,也没有保存方式。

    苏晓这次的目标,是让克兰克将【世界猎手】的储存量,提升到50盎司左右,并让里面装满50盎司的世界之力。

    苏晓估测,要是这事成了,或许这才是他在本世界的最大收获,而非那有概率获得,但99%开不出起源级物品的起源级宝箱。

    总的来讲,以克兰克的个人能力,外加六重‘增益buff’在身,他的实力提升之快,绝对会达到让人咋舌的程度。

    隔壁房间内,身穿病号服的克兰克,依然在和休司对峙,两人看似都淡定,实则内心都不怎么平静。

    休司作为空间系,他的能力,至今都还有些迷,他是流民出身,能力诡异些很正常,没人会去深究这点,学院那边只要确定休司这个人的品格没问题,其能力带来的威胁性,是不会轻易被纳入危险评估的。

    毕竟,现在治愈教会最高层的两个老不死,都是比较老迈和诡秘的存在。

    请注意,这里的比较老迈,不是100岁以上,而是至少400岁以上。

    气氛安静到让人窒息,休司袖口内的手心渗出汗水,他已经在心中估算好,只要对面的贵公子·克兰克出手,那他立刻撞一旁的墙,冲到副院长所在的书房内,他感觉自己可能打不过克兰克,但撞开墙还是没问题的,向自家副院长求救,不丢人。

    而对面的克兰克,此时也是心中百味杂陈,他从懂事起到现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以往无法感觉到的情绪,此时已稍稍能体会到些,他不知道的是,这是黑a与他共生后,带来的隐性减益。

    以往黑a是放大被选者的欲望和攻击性等,眼下遇到克兰克这冷淡男,刚好给其调和了下,让其情绪达到比普通人淡漠些的程度。

    两人的对峙中,克兰克突然抓起一旁的褥单,丢向休司,但休司在克兰克动手前,已撞向一旁的墙壁。

    异空间内看戏的巴哈看到这一幕后,气得差点掐自己的人中,不对,应该是鸟中,它很想骂休司一句:‘你丫反应这么快,你倒是冲上去挥拳锤他啊。’

    啪啦~

    嘭!

    窗口被撞破与墙壁被撞穿的声音同时传来,克兰克撞跃到窗外,休司撞穿墙壁,到了书房,两人都为之一愣,不同的是,休司现在安全感很强,克兰克则转身就逃。

    “休司,你跑个屁。”

    巴哈从异空间内飞出,闻言,休司低下头,将下半边脸都掩在衣领内,他拿出小册本,刷刷写下几个字,为:

    ‘我怕打不过他,给白夜大人丢脸。’

    见此,巴哈笑着说道:“哈哈哈哈,你特么还挺会狡辩。”

    ‘我很弱,甚至打不过莉斯。’

    看到休司写下这行字,巴哈点了点头,新任院长·莉斯的确不怎么强,更像是秘书。

    苏晓选休司的原因,不是因为其战力,而是对方利于赶路的空间系能力,这能帮他节省大量时间,从而做更多事。

    “汪。”

    布布汪从破碎的窗口跃入房间,叫声的意思是,克兰克已经逃远。

    苏晓不准备掩盖今晚的事,这反而可疑,关于逮克兰克的理由,他早就准备好。

    拿起手旁书桌上的老式摇号电话,拨通后,约过了半分钟才有人接起,对面传来的男人声音,沉厚中隐隐透出几分电子合成音的质感,是公爵。

    “谁?”

    “我。”

    “是要喝酒?还是古代金币的事?要是催古代金币,那就先等等,我这边……”

    公爵开始扯皮,显然是要赖账,这家伙在外的名声是说一不二,但面对同级别强者,他是最不讲规矩的那个,这就是公爵的脾气,他不屑于欺凌弱小,就算赖账,也是赖和自己同一级别身份,或同一级别实力的人。

    听到公爵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苏晓点燃一支烟,说道:“你儿子在我这。”

    “哪个儿子?”

    公爵那边的语气,竟带上几分玩味。

    “克兰克。”

    苏晓此言一出,电话另一边忽然陷入安静,是完全安静了,连空气的流动,夏夜的虫鸣声等,全部都消失。

    过了几秒,对面才逐渐恢复了些声音,公爵沉声说道:“白夜,祸不及家眷,你不怕在某天,我也对你的亲眷出手……”

    “请便。”

    听闻苏晓此言,对面的公爵一下憋回去,他在脑中回忆了下,和电话对面这位副院长走的最近的人,似乎…大概…好像,就是他自己。

    公爵甚至考虑了下自己绑架自己这既荒谬,又可笑的假想,想到此处,他的面色一黑。

    “说个地点,400枚古代金币,现在给你送去。”

    公爵刚说到这,电话对面就传来敲门声,似是公爵的部下进入房间,与他低声说了些什么。

    “下次聊。”

    留下这句话后,对面的公爵挂断电话,显然是已经得知,他长子克兰克已逃出来。

    苏晓所在的是东南城区,整个东城区都是蒸汽神教的地盘,情报传递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眼下的情况,显然是公爵知晓自己长子脱困,不准备偿还400枚古代金币的尾款。

    对此,苏晓早有预料,打方才这电话,更多是为了让今晚的事,有能说通的发展,否则他无缘无故绑了公爵的长子·克兰克,公爵那边肯定会各种猜疑。

    至于对克兰克做的那些增益或植入等,要是蒸汽神教的研究部门能查出端倪,那苏晓这么久的炼金学,就白发展了。

    那边最多是察觉到吞噬者·黑a的存在,至于清除,共生了解一下,在克兰克的实力达到某个极限前,就算是苏晓本人,也无法在保证存活的情况下,剥离掉黑a。

    初期的准备工作,苏晓已大致做完,至于后天的神祭日,这方面,虽说龙神·迪恩的袭杀,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情报上助攻了己方,但想从这点就彻底判断出,是蒸汽神教、瓦迪家族、高墙议会这三大势力中,哪方要搞事,还是不现实。

    晋升任务与主线任务的内容,都将神祭日有所惊变的情报,推到明面上,但想要查清一切,对于才来本世界两天的苏晓来讲,难度太高。

    苏晓取出【神圣橡木】,这装备只剩4点耐久度,他以降低魅力属性为代价,激活这装备。

    【你获得1点黄金技能点。】

    看到这提示,苏晓心中很满意,与邪神博弈虽有风险,但收益让人难以拒绝。

    苏晓总感觉,邪神其实是股比较松散的势力,就像上次安排初始神殿一样,今后有时间,可以调查下这方面,从而与深渊之罐或死灵之书合作,一同铲除邪神。

    想到这点,苏晓忽然有了种自己这次好像是站在友善阵营一边的感觉,可在思考片刻与邪神相关的事后,他饿了。

    “回治疗院吃夜宵。”

    听苏晓这么说,休司对身前的空气做出握手姿势,一只发青的鬼手逐渐出现,与他握手,他将这鬼手当门把手一样,嘎吱一声,在空气中拉开一扇木门。

    门框周边遍布挤在一起的眼球或冤魂等,这些污秽物蠕动着、低喘着,滑腻又冰冷,可以说,休司这空间鬼门很阴间。

    布布汪的一条后腿已经开始忍不住打颤,方才听闻要回去吃饭,它满脸高兴,哪有比吃饭更值得高兴的事,可现在,它狗脸上的神情逐渐严肃。

    见布布汪想溜,苏晓抓着布布的后颈肉,一行人走进空间鬼门,其中布布更是‘高兴’到不断蹬后腿。

    治疗院大楼,副院长办公室内,被当成餐桌的办公桌旁,委屈巴巴的布布汪吃着鸡腿饭,它看休司的小眼神,就差说出:‘这少年是个祸害。’

    用过晚餐,苏晓盘坐在主楼顶,吹着晚风日常冥想,晋升任务和主线任务,都要等神祭日开始后,才算是正式开始,也就是说,现在什么都不做,反而是上策。

    与此同时,高墙城外,几十公里外的一处灰岩山谷内。

    这里以各类半腐朽的木料,搭建出一个个杂乱的三角形木帐,从规模看,这是处百余人口的流民部落。

    在以往,这种百余人口的流民部落已是很不好惹,毕竟,能在这片恶土上生存,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事。

    可现在,这个流民部落近乎被火焰吞没,遍地的残肢断臂。

    火光的映照下,一道道整体为人形,身高近三米,全身毛发稀疏的身影出现,它们的头发狂乱,下颚的獠牙支出,长相粗犷中,透出几分不聪明的呆板。

    这是狂兽种的分支之一,官方称呼是普纳基,翻译后为食人巨怪、食人种等意思,民间叫法有恶土巨魔、半兽等,不过更多人称其为食人怪或食人魔,因为这种狂兽种什么都吃,无论城内居民,还是恶土流民,都在它们的猎食范围内。

    灰谷内火光冲天,总计有30名食人怪劫掠此处,盛夏是它们囤积粮食的最佳时候,到了秋冬天,恶土上基本就没有食物产出了,如果有可能,其实食人怪们,也不愿意吃流民,流民们是畸变后的怪物,吃他们,有一定的概率暴毙。

    这伙食人怪的首领名叫断齿,因有一根獠牙断了,因此得名,它近4米的身高,以及强壮的体型,让这个食人怪部族内,没有同族敢反抗它。

    一众食人怪前方,断齿的目光环顾,其他食人怪立即低下身,将抢掠到的战利品集中堆到断齿身前。

    见此,断齿的大脸上露出略有凶残的笑容,它看向一旁蹲挤在一起的几十名流民,准备将这些敌人全部杀死。

    “杀死,他们。”

    断齿以食人怪部族独特的语言开口,闻言,几名拿着武器的食人怪就要动手,可在这时,一名目光要灵动很多的食人怪开口。

    “首领,我们…应该,留下他们。”

    这名说话的食人怪多少有些紧张,它名叫波波罗。

    听到波波罗的话,断齿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它以有些低沉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不杀死他们?”

    “是这样的首领,我们……”

    波波罗单膝跪地,低着头叙述自己的想法,在它看来,这样劫掠流民部落,是很不明智的方法,每次劫掠都杀光所有流民,那这片猎场内的流民,会越来越少。

    与其这样,那还不如每次只劫掠食物和珍贵品,不杀戮这里流民的同时,还要给他们留一部分食物,让其重新发展起来,等过一段时间,再来劫掠一次。

    这样的话,就能一波波的劫掠到食物和珍贵品,而流民们也能活下去,在恶土上,只要还能活下去,流民部落就不会轻易离开它们所熟悉的领土。

    听闻这番言论,食人怪们震惊了,它们互相窃窃私语,有些还连连点头。

    “你是叫……波波罗。”

    断齿开口,低头看着波波罗。

    “是的,首领。”

    “上前来。”

    断齿开口,这让波波罗更加紧张,不过心中更多的是激动。

    波波罗站在断齿身前,虽只到断齿胸膛的位置,可在部分食人怪眼中,波波罗就是智者。

    断齿低头看着波波罗,突然间,他挥起自己硕大的手掌,对着波波罗的脸,来了记势大力沉的耳光。

    啪!!

    一股气爆扩散,波波罗被抽得螺旋飞射到一旁的火焰中,半空中还留下几圈逐渐落下的鼻血。

    断齿对着波波罗的方向怒道:“我们之中,不需要蠢货!”

    留下这句话后,断齿大步向灰谷外走去,在它简单的思维中,每次劫掠竟然不抢干净,这不是蠢是什么?

    山谷上方,三道身影站在此处,全程目睹下方的一切,其中一名女人开口道:

    “后天就是神祭日,现在才来选,会不会太晚了?”

    听闻此言,她身旁的男人摇了摇头,解释道:“不能抓太早,治疗院太难缠,就算前天已经把他们拼光,但库库林·白夜还没死,提前来抓食人怪关在城里,风险太高。”

    “上头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筹备这么久?就是为了在神祭日时,弄些食人怪出来捣乱?这也……”

    开口的女人其实想说,这也太掉价了。

    “更多是代表意义,食人怪能以我们为食,它们出现在高墙城里,对平民们的心理冲击很大,高墙城同样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不能搞得太过火。”

    “原来是这样,那就开始吧,争取在天亮前完成这次捕猎。”

    “好。”

    言罢,三人跃进灰谷内,几秒后,怒吼与轰鸣声接连传来,但没一会又平息下来。

    很有趣的是,在高墙城内的民众心中,墙外的流民、野兽、狂兽等都是怪物,但在墙外的流民、野兽、狂兽们心中,苏晓、公爵、大主教、圣祭祀、瓦迪·利法克等人,才是真正的怪物,让它们畏惧到不敢轻易靠近高墙附近的可怕怪物。

    ……

    初阳升起,卧室内,苏晓在床|上坐起身,他刚出卧室准备吃早餐,新任院长·莉斯就匆匆赶来。

    “院长大人,大主教要召见您。”

    新任院长·莉斯开口就是院长大人,显然是忘了自己才是正牌院长,虽说只有个名头。

    “大主教找我?”

    苏晓放下刚端起的一杯牛奶,看了眼时间,只带布布汪出门。

    在莉斯的领路下,苏晓没去大教堂的方向,而是到了偏城南的一片荒废区,这里有很多无人居住的废弃建筑。

    一栋爬满藤类植物的二层小楼前,莉斯敲响房门,片刻后,一名戴着黑色头罩,穿着狩猎服的侍从开门,他那犹如刮刀般锐利的目光扫过苏晓与莉斯后,对苏晓略有躬身施礼,做出请的姿势。

    进了二层小楼,房间内有些昏暗,还有淡淡的灰尘味,房间内的陈设简单,前方一张靠着墙壁的大木椅最显眼,在那上面,坐卧着一名苍老、干枯的老人,他身上盖着毯子,只露出头部,嘴唇上遍布竖向裂口,满脸老人斑,眼窝凹陷的很明显,双眼中一片浑浊。

    看到苏晓来,这位老人难得露出些许笑容,他从毯子内慢慢抬起手臂,示意苏晓过来坐。

    此人是治愈教会的最高掌权者之一,大主教,关于他的姓名,似乎已是无人知晓。

    “今天就别离开了,在这陪我这老东西聊聊,先吃个苹果。”

    大主教递来一颗苹果,就不再说话,像是睡着了般闭目养神。

    此刻在周边区域,几百道窥探的目光悻悻离开,其中一些人身上,绑着足够炸平这废区的爆炸物,这显然是蓄谋已久的袭杀,要在神祭日开始前,不朽代价铲除苏晓。

    但此时,苏晓正与大主教一同,那股隐藏在暗中的势力,只要没完全失了智,就不敢对大主教出手。

    二层小楼内,苏晓当然感知到,周边那一股股气息退走,也自然想到大主教将自己找到此处的原因。

    “明早就没事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必要和这些死士分个输赢。”

    大主教说完,更虚弱了些,只能继续小憩养神。

    苏晓看着手中的苹果,他当然不准备和那些死士分个输赢,就算赢了,收益与承担的风险也不对等。

    闲来无事,苏晓闭目冥想,今天他刚好无事,各类事宜都筹备好,就等明天神祭日的庆典开始。

    冥想片刻,苏晓睁开双眼,看向大主教,沉吟了下,问道:“你活多久了。”

    “已经忘记了,年轻人,别追求永生,和永生相对的,是死寂。”

    说完这句话,大主教真的睡着。

    永生与死寂,苏晓感觉这句话的信息量巨大,不过在有更多情报之前,一切还都是猜测。

    冥想中,时间过的很快,夜幕悄然降临,城内灯火通明,明天就是每年最盛大的日子。

    当天边的第一抹初阳升过高墙时,中心区的街道上已经快站满人,周边东西南北四个城区的平民,近乎都汇聚到此处,本地居民干脆挤不到街上,只能在楼顶向远处眺望。

    中心广场内空无一人,但六个入口的铁门外,已挤满人,人们手中都拿着各类花束,原本祭神是献上烛火,但因经常出现蜡烛多到将神像盖住的情况,几百年前就改用花束。

    随着中心广场周边六个方向的大门开启,众多平民走进广场内,神奇的一幕发生,他们刚走进来,手中花束的花瓣就开始剥离,向上空飘起。

    如何挤进中心广场是个难题,但祭神后如果挤出去,这才是更大的难题,每年都有被挤伤者。

    随着平民一批批来祭神后离开,上空飘满各色花瓣,花香味让中心广场的气氛更有几分节日色彩。

    一座十几米高的神像耸立在广场的最中心,这正是永生之神的石像,不过说心底话,永生之神看起来并不和善,反而更像是人立而起的半人半兽存在。

    广场内人声鼎沸,过了最初的人潮后,这里不再那般拥挤,开始能听到孩童的嬉闹声,以及互相依偎着的情侣。

    中心广场南侧,这片区域被半封锁,这里往年是治疗院的管辖区,今年情况特殊,此地由怒锤机构接手。

    公爵站在一众蒸汽神教成员前方,他稍靠后些,是他的长子·克兰克。

    “白夜,看来我们的担心多余了。”

    公爵开口,脸上是似有似无的笑意,听闻他开口,后方一众蒸汽神教成员中,一名面具男悄然退走,他要命人放食人怪,此等彻底将治疗院取代的机会,怒锤机构不会错过。

    “神祭日才刚开始。”

    苏晓看着天空中飘飞的花瓣,一种不祥感,越发接近。

    听闻此言,一旁公爵笑着摇了摇头,关于神祭日的袭击,就是他策划的,对此当然十拿九稳。

    滴答、滴答~

    雨滴落下,这让公爵皱起眉头,下雨可不是好事,放食人怪后,搞不好大雨会造成平民逃跑的阻碍,从而出现不必要麻烦。

    一股血腥味弥散开来,此时众人恍然发现,天空中下的不是雨,准确的说,是血雨。

    咔嚓!

    大晴天一声炸雷,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天空下一瞬就阴云密布,血雨越下越大。

    “怎么做到的?”

    苏晓侧头看向公爵,公爵一时间无言,他特么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血雨落下,导致中心广场内的平民们惶恐异常,向外逃的人们,都已经出现踩踏事件。

    咔吧、咔吧~

    脆响声传来,广场中心的永生之神石像裂开,最终轰然炸裂,这东西,竟是一层石壳,里面囚困的,正是永生之神。

    “吼!!!”

    血雨中,永生之神仰天咆哮,层层音浪扩散开。

    苏晓目睹这一切后,再次看向身旁的公爵,公爵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下,他想说,这事的确不是他做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如果喜欢《轮回乐园》,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那一只蚊子所写的《轮回乐园》为转载作品,轮回乐园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轮回乐园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轮回乐园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轮回乐园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轮回乐园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