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轮回乐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惊喜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章:惊喜

小说:轮回乐园 作者:那一只蚊子

银月高悬,以往还有些人气的治疗院,此刻格外冷寂。

里侧的主楼内,苏晓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开灯后,看到摆满各类誉勋的柜子,誉勋都是高墙公会那边颁发,相比这些誉勋,每次那边出的赞助款项,更让治疗院成员们高兴。

昔日之景,在几小时内破碎,不过这没什么好伤感的,苏晓只是替代了这身份,不是融合记忆一类,看临时记忆更像是看电影。

落座在略显老旧的办公桌后,苏晓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做,他打开任务列表,晋升任务与主线任务都出现。

没错,苏晓接受了主线任务,并准备使其失败,途中却出了点小问题。

【主线任务:稳中求胜。】

难度等级:Lv.63。

任务简介:存活至神祭日。

任务期限:直至神祭日开始

任务奖励:2点真实技能点

任务惩罚:无。

……

看到这任务的瞬间,苏晓的心情相当不美丽,这次的主线任务,简单的离谱,以苏晓现在的实力,Lv.63的任务难度不太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安全,当然,前提是他不能大意,阴沟翻船这种事,还是偶有发生的。

问题是,苏晓这次是要主线任务失败,从而凭借八星称号豁免强行处决,以此获取5枚无属性七星称号,后续凭这些称号,燃炼出一枚战斗型的八星称号,佩戴这称号探索死寂城。

毋庸置疑,八星战斗系的称号,一定能大幅度提升他的战力,这点从【掠天惊澜】和【战争领主】2枚八星,就可窥其一角。

眼下的问题是,先不说生存任务怎么失败,这次的主线任务,破天荒的不是强行处决,苏晓估测,这是被晋升任务所‘挤压’的。

晋升任务与主线任务,都是进入世界后最高优先度梯队的任务,只要接受二者其一,就能在任务世界内开始探索。

如果两者同时接受会怎么办?答案是,其中难度低的任务会被挤压,导致难度更低,就比如出现八阶顶尖战力的猎杀者,接受到Lv.63的任务,这任务的难度,使个大劲,也就是七阶中前期的程度。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下一环的主线任务难些,最起码也给个强行处决惩罚。

苏晓第一次发现,原来有时想让主线任务失败这么难,还得看运气。

暂不考虑这点,他的思绪转向三天后的神祭日,无论是治疗院遭算计,还是他被下毒,以及晋升任务、主线任务,方向全部集中在三天后的神祭日。

所谓神祭日,是祭奠「古老神灵」的盛大庆典,准确的说,治愈教会所信奉的神灵,就是古老神灵。

本世界内,古老神灵不是指一类神,而是仅代表永生之神,据说在古时代,只要信奉这位神祇,就能永生。

无论怎么听,这都有点扯,信奉神灵能得到超凡力量就不错了,信奉后直接获得永生,实在让人难以信服。

相比这虚无缥缈的传说,民间有另一种观点,就是高墙城能有今天,完全依仗永生之神的庇护,是永生之神驱赶走了城内的死寂蔓延,才让土地重新肥沃,淡水再度甘甜,果实恢复丰盈。

在高墙城内,可以不信治愈教会、可以不信蒸汽神教,乃至可以反对高墙议会,但绝不能对永生之神有半点不敬。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有一名治愈教会的信徒,宣称自己是永生之神派下的神使,带来了神的旨意,结果却是,他被治愈教会成员+蒸汽神教成员+治安队+瓦迪家族侍卫队联手擒住,当晚就上了火刑架。

有了此人的先例,

后续再也没人敢宣称是永生之神派下的神使。

苏晓眼下要做两件事,一是想办法获得更多古代金币,有了这东西,才能在称号商店内兑换称号,除此之外,关于三天后神祭日的惊变,也要适当调查一下。

之所以说适当调查,其实苏晓并不指望能将此事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他又不是全知全能,他才刚来这世界,仅凭得来的临时记忆,无法掌控全局。

反观隐藏在暗处那未知势力,定然是已筹备了很久,甚至几年,几十年的准备,此等悬殊的情报差距下,初期凭什么和人家交锋?

与其初期自取其辱,还不如先观察到神祭日,三天时间,足够培养出一名世界之子了。

苏晓准备以【吞噬者·黑A】+【背叛者意志】+【世界三件****出一名世界之子,让对方在前面吸引火力。

至于可能出现的援助者,苏晓估计,就算罪亚斯和伍德来了本世界,在找到死寂城前,这两个家伙不会现身,而是会一直藏身暗处,等着苏晓这边拨开云雾,前路清晰后,这两个狗贼或许都会现身,一同前往死寂城。

凯撒那边现阶段没消息,估测是正在祸害某个势力的财政中。

苏晓刚准备取出关着黑A的玻璃柱,从而让其选择本次的‘幸运儿’,结果布布汪忽然警惕起来,看向楼下大门的方向。

夜间清冷的庭院内,一道身披暗金色大袍,戴着兜帽的壮硕身影走进来,兜帽下的黑暗中,是一双暗黄色的双眼,这种光芒,更像是机械所发出。

此人的步伐沉稳,如果站在他对面,会感到仿佛有一座无形的山脉压过来,让人喘不上气。

咔哒、咔哒~

细微的金属碰撞声中,来人走进主楼,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苏晓所在的办公室内。

“听说你死了,我来看看。”

来人开口,声音沉厚中,隐隐透出几分电子合成音的质感。

“……”

苏晓没说话,只是看了眼来人手中提着的酒瓶。

“这是祭你的酒,既然你没死,那我们就一起喝吧。”

来人随手在柜上拿了两个酒杯,就与苏晓隔着办公桌对坐,倒了两杯酒后,将其中一杯推向苏晓身前。

苏晓的手按上滑来的酒杯,他看着来人,对面这全身70%以上都用机械替代的男人,战力不可小觑,苏晓估测,生死战的话,他有六成胜率,但与这种机械系的敌人战斗,付出的代价太大,这些家伙同归于尽的招式,不是一般的强。

或者说,众多力量体系中,科技侧与机械系的同归于尽能力,肯定能排在前三。

来人有此等实力,身份当然不凡,这位是蒸汽神教的领袖,姓名至今不详,所以人都称其为机械公爵。

蒸汽神教主张弱肉强食,以强者为尊,正因如此,公爵与苏晓这身份的前主人,私下交情还算不错,算不上经常来往,但偶尔会共饮几杯,对饮时也不怎么说话,不掺杂势力间的争斗。

简单而言,一同饮酒时的机械公爵,和作为蒸汽神教领袖的机械公爵,是不同的,前者只是简单的朋友与酒友,后者则是要考虑各种利益与得失的铁血领袖。

“这次狂兽入侵,亏你们能挡住,治疗院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公爵说完一口饮下杯中烈酒。

“你那边安排的?”

苏晓拿起酒杯,言罢刚要喝,动作就停住,这玩意,是兑了汽油的烈酒。

不过考虑对面是机械系,喝汽油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不合你口味?原来以为你死了,就能品尝我们神教的佳酿,可惜。”

公爵自顾自的倒上一杯,目光看着窗外饮了一大口后,他说道:

“这次狂兽入侵,不是我这边筹划的,我这原本想在神祭日结束的半个月后,在16号墙门炸缺口,引狂兽来,到时候让你们治疗院和狂兽们拼个干净,也算是解决治疗院的隐患,可问题是,没等到我这动手,就有人先一步盯上你们。”

公爵说完自己都咧嘴笑了,露出满嘴金属牙。

“事发后,我认为是你们治愈教会内部安排的,不过现在看,不像,治愈教会那两个老东西,绝对不会真想着害死你,我这次来,就是和你商量这事。”

公爵一改方才的轻松语气,他继续说道:

“白夜,三天后就是神祭日,这种关键时间,高墙城应对超凡事件最迅速的部门,竟然和狂兽们拼光了,我感觉……有些事不对,太巧了,而且狂兽入侵是哪边筹划的,到现在也没查清。”

公爵终于说出他今晚来的目的,看似是看老朋友是否过世,实际上是来寻求一定程度上的合作。

现阶段治疗院算是暂时垮了,对于蒸汽神教来讲,这是给「怒锤机构」的天赐良机,怒锤想替代治疗院,早已不是一天两天。

“……”

苏晓没立即答复,在他看来,现在的治疗院的确是半废了,核心战力死伤的十不存一,外围成员更是人心惶惶,战力、情报都失去了,眼下的治疗院,只剩个空壳子。

既然如此,这时候有人愿意站出来撑场面,无论怎么看,对苏晓而言都是好事,虽说对面的公爵不怀好意,看似是酒友,结果酒中兑汽油。

“你想要什么?”

苏晓不信公爵今晚只是来谈判。

“虽然说我手下的崽子们准备了很久,但真要是突然接手城里的超凡案件处理,他们很难找到头绪,治疗院负责这方面多年,四个城区留下的眼耳不少吧。”

公爵终于说出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处理超凡案件,可不单是有一伙人就行的,这么多年来,治疗院在高墙城的四大城区内,培养了众多耳目,可能街边随便一名乞丐,就是治疗院的眼耳。

公爵手下的怒锤机构,最缺的就是这种底蕴,现在治疗院垮了,下面那些混迹在灰色或黑色世界的眼耳,可谓是人心惶惶,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以及利益,投入蒸汽神教的怀抱,那是相当自然的事。

苏晓回忆片刻脑中的临时记忆,他偏身按向桌腿旁的地板,咔哒一声,办公桌内弹出一个暗格抽屉,里面有三本偏厚的笔记本,翻开后,里面密密麻麻记满名字和资料,每个名字旁,还贴着杂乱的照片。

这手抄本里记的,就是治疗院发展了这么多年的眼耳,眼下旧人已去,以苏晓现在的身份,他当然可以自由支配这东西,决定将其给新任的治疗院院长、副院长,还是将其给公爵。

对苏晓而言,这东西留在手中,没有任何价值,这些眼耳们人心惶惶,以他自己是稳不住的,一个人的强大,比拟不了一个势力所能带来的安全感。

“出价吧,我的……新朋友。”

公爵笑着开口,甚至笑到咧嘴露出合金牙。

这句话代表的含义太多,听闻此言后,一旁的巴哈对阿姆、布布汪做了个眼色,阿姆悄无声息的堵门,布布汪则挡在伊莉亚身前,布布对罪亚斯的印象不错,当然会照料其女儿。

公爵所说的这句‘新朋友’,分明是察觉到苏晓和原本副院长的不同,虽说如此,公爵却没声张,而是表现出继续合作的态度。

这位语气粗狂,嗜酒的蒸汽神教领袖,绝对比看上去更难对付。

“你确定要买?”

苏晓开口,他同样在隐晦的试探,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对方在不知晓他真正来历的情况下,真的敢和他合作?

“不是来自城外的东西,我有什么不敢买?”

公爵言罢,喝光杯中酒,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他已经确定苏晓不是来自墙外的诡谲存在,既然如此,那就可以合作。

“这里面的人,都为治疗院效过力……”

“50枚。”

公爵从长袍内扯出一个钱袋,将其放在桌上。

苏晓打开后,发现里面是种金币,这金币正面印着叉戟状符号,反面是一只利爪,这利爪和人手有点像,爪尖锋利,但不算太长。

看到这利爪,苏晓想起,他进入本世界时,有过一段宛如幻境的经历,在‘幻境’的最后,是一只巨大手爪将他从黑暗中托出,此时看金币上的利爪,与记忆中那利爪完全一致。

【你获得古代金币×50枚。】

苏晓不动声色,在称号商店内,一枚六星称号也就100枚古代金币,最上面的三枚七星称号,则需要500~650枚金币不等。

“这不是金币的问题……”

“白夜,这只是定金,名单核实后,还有450枚的尾款。”

“……”

苏晓没说话,此时要稳住,他相信,公爵会出更高的价。

对面的公爵不动声色,他笃定了苏晓一定会出手这名单,现在那些眼耳最好的归属,绝不是治疗院,一批新人换旧人,治疗院的新血们逐步掌权后,他们不会相信这些前成员留下的眼耳。

再者说,这些眼耳也不会轻易接受治疗院的新成员们,他们和老成员们有很深的感情,不过跨势力给蒸汽神教做事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这种情况下的无奈跳槽,新上司肯定会重用他们。

“既然不舍得,那就算了,我这人,最不喜欢强人所难。”

公爵起身就走,一步、两步、三步……

门前,公爵沉默的站在那,苏晓也没说话,气氛多少有点尴尬。

“再加50。”

公爵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

“你这么有诚意,让人难以拒绝。”

苏晓将厚实笔记本放在桌上,重新落座的公爵翘起二郎腿,翻看笔记上的资料,越看越满意。

“你那边的两个老不死,要是知道你把这东西卖了,他们会气得拐杖都拿不稳。”

公爵略带调侃意味的开口,他所说的老家伙,是治愈教会现在掌权的两人,分别是大主教·卢索与圣祭祀·安托莎。

大主教与圣祭祀两人,是治愈教会权利的最顶峰,不过这两人常年在大教堂内不外出。

提及这两个老家伙,公爵的神色都不对了,毕竟是被这两个老家伙算计着长大的,虽说现在公爵年过五十,已是一方霸主,但在内心,还是没忘记被那两个老东西曾经算计的一幕幕,被算计最惨的一次,他被迫杀了自己亲弟弟。

苏晓当然知道这两个老不死,他的处理方法是根本不去见,人老精、鬼老猾,那两个老家伙,可能已经不是被时间腐朽成鬼那么简单。

“治疗院最终还是没落了,白夜,有没有考虑过到我那做事?如果你愿意来,整个怒锤都归你管理,我绝不插手。”

“……”

苏晓没回话,见此,公爵也不再多问,起身向外走去,刚到门口,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道:

“听说你和新调来的治疗院院长、副院长有矛盾?”

“……”

苏晓将归鞘中的斩龙闪拿起,侧头看着公爵。

“既然你看他们不爽,我就自作主张帮你处理了,不用谢我。”

豪迈的笑声逐渐在长廊内远去,机械公爵和传闻中的相同,做事不讲任何规矩。

走廊的拐角后,公爵收敛大笑的神情,他心中略感失望,要是苏晓方才被挑衅到出手,那后续的500枚古代金币,他就可以不付,这东西是用一枚少一枚。

办公室内,公爵走后,巴哈道:“老大,这家伙太嚣张了。”

“他故意的。”

苏晓选择将那些眼耳移交给蒸汽神教,可不单是为了古代金币,三天后的神祭日变故,最好是有人能在前面顶着,眼下蒸汽神教的怒锤机构主动来趟这趟浑水,苏晓当然不会阻拦。

苏晓拉开抽屉,在里面翻找片刻后,根据临时记忆中的位置,抽出一份资料封皮,打开后,一个人的资料出现在上面。

「贵公子·克兰克,27岁,未婚,机械公爵的长子,天赋普通,对财富、美色、地位无感,17岁时,已凭借过人的头脑,在蒸汽神教身居要职。」

机械公爵的这个儿子,既优秀,又没有很强的超凡资质,这在强者为尊的蒸汽神教内,简直是矛盾的结合体。

苏晓感觉,这要是不安排一出父慈子孝的戏码,都对不起今晚来趁火打劫的机械公爵。

贵公子·克兰克对财富、权力、美色无感?没关系,【背叛者意志】专治这问题。

「背叛者意志:当目标成为世界之子后,将会传承背叛者意志,高概率会实行背叛行为。

背叛者意志:传承此意志者,在背叛他人时,心中将会产生难以想象的愉悦感。」

对于贵公子·克兰克这种对一切都感觉平淡的人,一旦体验到背叛者意志的愉悦感,绝对会沉迷其中。

贵公子·克兰克正在自己父亲手下做事,搞不好,戴孝子·克兰克就要上线了。

苏晓的食指轻扣办公桌,原本他还想找新任院长和副院长谈谈,让那两人接手治疗院,这个烂摊子,他不准备继续接手了,眼下挂个名就行。

结果还没等和那边接触,那边就被公爵给团灭了,公爵这家伙的嗅觉敏锐,知道三天后的神祭日会有大事发生,就算现在做的很过分,只要不在明面上打治愈教会的脸,治愈教会最多是秋后算账,不会立即翻脸。

本来还想看看新人中有没有人才,现在却落空,苏晓正这样想着,忽然有一股气息接近,他从窗户向院子内看去,一道幽魂飘了进来。

见到还有此等好事,苏晓作势准备将其逮住,留着当法力值恢复包用,可定睛看去,他感觉这幽魂好像有点眼熟。

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苏晓翻开后对比,这飘回来的幽魂,竟是那倒霉的新任院长,不得不说,治疗院院长这职位,风险属实太高,不过其中90%的风险来自副院长,其余则是外部。

似是留意到苏晓的目光,幽魂抬头向办公室看来,他半透明、惨白的脸上,逐渐浮现憎恨之色,径直向苏晓扑来。

苏晓开窗后退几步,阴风袭来,就在新任院长夹带着阴风与骇人的哀嚎声扑来时,一只血气大手在苏晓身后构成,犹如捏住一只青蛙般,将新任院长捏在手中。

一声鬼嚎后,新任院长差点被捏爆,想必这位仁兄是心中过于不甘,才化为此等冤魂回来,他提心吊胆的上位,结果很快得知,作为副院长的苏晓没死,这仁兄当即跑路。

怎奈,身在酒店,还处于睡梦中的他,被公爵亲自找上门,公爵是除掉他后,才来找的苏晓。

初步感知,苏晓发现这是怨恨等负面情绪,结合了一股灵魂能量所构成的冤魂后,就失去兴趣,血气大手握紧,啪叽一声捏爆。

也就半个多小时,陆续有人赶到治疗院的总部来,苏晓发现,这都是新成员,想来新任院长和副院长惨死,让这些新人有点迷茫,因此都来治疗院。

这些人能作为新血补充来,自然是都已受过对应训练,午夜12点左右,治疗院总部又恢复以往那灯火通明感,显然,几名高层不准备将此事搞的太清楚,摆明了要和公爵秋后算账。

点好夜宵,围坐在办公桌旁,苏晓发现伊莉亚还乖巧的站在一旁。

“吃饭。”

“嗯,我好饿了。”

伊莉亚坐在布布汪旁,先是不知道碎碎念了什么后,才开始用餐。

苏晓得知,伊莉亚最早明天,最晚后天早上,就会离开本世界,这次她父母与外婆让她出来,更多是见见外面世界的模样。

虽说如此,可苏晓总感觉,这次那边让伊莉亚来,不是看上去这么简单。

在之前苏晓就有种感觉,就是罪亚斯对冥神没想象中那般尊重,按理说,冥神作为陨灭星的至高古神,罪亚斯提及这存在时,不说毕恭毕敬,但最起码也应有几分敬畏。

真实情况却并非如此,这让苏晓有种,罪亚斯所在的势力,好像正暗中酝酿什么,并且图谋甚大,搞不好,都是想着将冥神拉下至高古神之位。

在晋升九阶后,苏晓就能去超脱·原生世界·陨灭星,要是真的有那种变故,他并不介意参与到其中。

不仅是这件事,苏晓上次与法师贤者·瑟菲莉娅在恶魔专列上偶遇后,瑟菲莉娅给他的感觉,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早已不是原本的无法触及,虽说依然感觉不是对手,但苏晓估测,只要他晋升九阶,经历2~3个九阶世界,瑟菲莉娅大概率就不是他的对手了,对方的战力,应该在九阶后期,或是九阶大后期的程度,灭法捶施法者,有天然的优势。

苏晓把伊莉亚安排到和办公室相连的卧室,他在办公室内盘坐着冥想,还有几小时就天亮,暂无需睡觉。

几小时很快过去,天边的初阳升起,早6点出头,高墙城变成一副炊烟渺渺的景象,整座巨城仿佛重新醒来般。

苏晓结束冥想,他让阿姆留在办公室,就带上布布汪与巴哈出门。

既然公爵已经开始不讲规矩,贵公子·克兰克那边当然要安排一下。

苏晓带着布布汪、巴哈出了治疗院总部,向城东走去,在行人络绎不绝的街道上,没走出多远,苏晓怀中一枚联络器开始震动,这让他心中疑惑,那边联络他也太早了。

掏出联络器,根据上面的互联定位情况,他改变行进方向。

近一小时后,苏晓停步在一条步行街上,一道身影正在前方等待,是咕噜。

不知为何,咕噜的左手上,缠满遍布金色纹路的绷带,才来本世界一晚上而已,咕噜都有了烟熏妆般的黑眼圈,这一幕,似曾相识。

“圣诗,你看那是谁。”

咕噜的语气咬牙切齿,她扯下左臂上的绷带,一张红唇微薄的嘴在她左手心出现。

“别做无意义的挣扎,你逃不掉的……”

圣诗的话刚出口,她的灵魂视觉,就看到对面的苏晓,这一瞬间,圣诗的心态出现巨大变化。




如果喜欢《轮回乐园》,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那一只蚊子所写的《轮回乐园》为转载作品,轮回乐园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轮回乐园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轮回乐园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轮回乐园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轮回乐园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