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最新章节列表 > 三前去上学的她,却遇到突发事件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前去上学的她,却遇到突发事件

小说: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 作者:750KBS

  清晨,一缕阳光照了进来。

  躺在地上的梅骐骥眼皮眨了几下。意识模糊的他翻过身来,打算挠挠自己的后背,继续睡一会儿。

  “嗯,我的手怎么动不了了。”处于半清醒状态的梅骐骥想到。在挣扎无果后,他睁开惺忪的双眼,呆呆地看着窗户。

  “不对!”梅骐骥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他的后背渗出了一阵冷汗。昨晚如同地狱般的景象瞬间涌入脑海。而他也感到嘴中有什么东西。

  “呕。”终于反应过来的梅骐骥弯下腰干呕着。他的胃不断痉挛收缩。一些粉色的结块被他从嘴中吐了出来。反应迟钝的梅骐骥本想用双手把自己嘴中的东西清理干净,但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人反绑在身后。

  “难道是昨晚的那个女人干的?”梅骐骥心想。但他粗略环视一周后却并没有发现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梅骐骥此时充满着疑惑。他不断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束缚,但绑住他的东西却十分结实牢固。口中的粉色结块也没有全部吐出来,他的舌头被牢牢粘在口腔下壁。因此现在梅骐骥连话都说不出来。

  口中的异物感和被绳子束缚的感觉着实令人感到恶心。梅骐骥不禁为以前自己喜欢捆绑而感到羞愧。“那些女性真是伟大,竟然能忍着这么恶心的感觉表演。”苦中作乐的梅骐骥向一些奇怪的人表达了敬意。

  “难道都是梦吗?”懵逼的梅骐骥甚至这么想着。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无力地往前移动身体想要仔细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但因昨晚失血过多,虚弱的他一不小心倒了下去。而他受伤的肩膀正好着地。“疼死我了!”梅骐骥本想这么嚎出来但他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看来不是梦了”他无奈地想着。

  梅骐骥往自己的肩膀看去,他本来是想查看一下伤口。但让他惊讶的是,自己血迹斑斑的衣服变成了崭新的另一件。地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空气中甚至有一股清香,原本的血腥味也都几乎罄尽。

  “这真的不是梦吗?到底什么情况?”梅骐骥差点把自己当成精神错乱的傻子。但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这么真实。此时的梅骐骥才勉强清醒了。他仔细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却几乎又晕了过去。

  他的辅助显示器在昨晚本来只是掉在地上,应该是还能使用。此时却变成了一堆黑色碎片。ASE也不知道上哪去了。墙壁上布满了炭黑色的痕迹。地上胡乱摆放的电线也全没了踪影。更让梅骐骥抓狂的是原本角落里放置的游戏机也全都惨遭毒手。几个游戏机的外壳都像被巨兽啃过一样,里面的电路板和线路也变得破破烂烂。

  即使处于被绑住的状态,精神极度不稳定的梅骐骥整还是向那堆游戏机爬了过去。看着一堆碎片,两行清泪从梅骐骥眼角流出。

  悲痛欲绝的梅骐骥还没哭个痛快,便又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梅骐骥自认为是个死宅。那死宅应该有什么?手办、海报、轻小说、抱枕、漫画、鼠标垫、蓝光BD、游戏碟、动漫飞机X、充气XX。

  他的这些东西也都不见了!

  “不要啊!”梅骐骥本想哭喊。但是没法说话的他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滑稽声音。

  痛哭了一阵后,双眼无神的梅骐骥本想一死了之。但一丝希望突然在他心中燃起。“也许那些东西只是被移到了别处。还有希望,我不能放弃!”

  但是现在的梅骐骥别说打开房门,

就连站起来都很困难。昨晚失血过多的他现在需要静静休养。而且虚弱的他也没法挣脱绑住自己的东西。

  “看来当务之急是把背后的东西解开了。”他心想。但房间里面显然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能切开他背后的东西。机器碎片中的玻璃也不知为何都不见了。

  不断蠕动的梅骐骥一个不小心脸着地趴在了地上。心中满是忐忑和焦急的他却连一个尖锐的东西都看不到。他此时确实慌了手脚。“难道我一直这样被困死吗?”无力的梅骐骥想到。

  一阵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飘进梅骐骥的鼻子里。梅骐骥此时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昨天晚上流了那么多血,现在血迹都奇怪地消失了,空气中甚至还飘着一股清香的味道。

  那到底是什么散发出血腥味呢?

  梅骐骥心中充满疑惑,他仔细嗅了嗅最终发现血腥味是从床底下传出来的。心急如焚的他以毛虫蠕动的姿势脸贴地一拱一拱地往床的方向移动。借着明亮的太阳光,梅骐骥终于明白血腥味的源头是什么了。

  是昨晚和他舌头亲密互动的核桃露罐子。

  当看清楚那是什么后,梅骐骥差点又吐了出来。那已经成为了他一辈子不会忘记的阴影。这件事已经超过了梅骐骥所有的恐怖游戏经历。但看起来周围并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了。即使一万个不情愿,梅骐骥还是只能借助这东西。罐子的位置比较靠里,梅骐骥把脚伸进去胡乱蹬了半天才把它蹬了出来。然而用力过猛的他不小心把罐子踢到了自己脸上。一阵腥臭味涌入梅骐骥的鼻子中。

  “我以后再也不会买罐装饮料了。”梅骐骥几乎崩溃地想着。

  梅骐骥本来想像电影中的特工一样用罐子尖锐的部分把束缚自己双手的东西割开的,但是让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是个手残。一开始他甚至连把罐子摆好都做不到,表面布满干枯血迹的罐子左右滑动,就是没法立起来。

  经过几次尝试,梅骐骥费劲地弓起身子,他终于用双脚把罐子竖了起来。但接下来他没却能用罐子割开绑住自己的东西,也不知道绑住他双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尖锐的罐子边缘就是没法割开它。心里着急的梅骐骥用力过猛,他的手掌被锋利的罐壁一次又一次割开。

  在被割了八十多次以后,梅骐骥终于放弃了尝试。气恼的梅骐骥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脚踩在罐子上。

  “你的质量可真是不错啊!”

  罐子一下子被踩扁。里面剩余的液体也溅了出来。梅骐骥脚下一滑,又跌倒在地。看着周围一片狼藉的房间。跌坐在地的梅骐骥内心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我的前世难道是什么罪恶深重的人吗!”梅骐骥内心呼喊着。颓然而坐的他望向窗外。

  “不行!身为宅男,连自己最珍爱的东西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东西!”梅骐骥又一次奋力站了起来。看起来他的精神情况还算良好。

  梅骐骥几乎绞尽脑汁,房间里面只剩下一堆残骸。而唯一有用的罐子也被自己一脚踩扁了。他望着那堆残骸,不断寻找自己可以用的东西,终于他发现了坚固的机器底座并没有被砸烂,上面正好有着一个缝隙。

  他又看了看被踩扁的罐子,终于想出了一招。梅骐骥翻过身用双脚把扁平的罐子夹了起来,然后用尽全力向底座上砸去。令梅骐骥惊喜的是,罐子终于嵌到了上面。梅骐骥赶紧转过身把双手搭在上面,他用尽全力不断上下晃动着双手。而绑在他双手间的不明物体也逐渐被锯开。

  “嗤”的一声,绑在梅骐骥双手上的东西终于被剧了开来,梅骐骥转了转自己红肿的手腕,心中一阵舒爽。到底绑着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呢?又坚韧又耐割,梅骐骥不禁产生疑惑,于是他转头看了看。

  那是一根绿色的葱。虽然是塑料材质的,但它却十分坚韧。很明显,它原本是在梅骐骥的某一个手办上的。

  “以后再去光顾一下那家店吧。”梅骐骥把断成两截的葱收了起来。

  “接下来该解决嘴里面的东西了。”梅骐骥心想。他迫不及待地把双手伸入嘴中。梅骐骥的口腔中布满了粉色结块,不只是舌头下面,每一个牙缝中也塞满了这些东西。牙龈后面,口腔上部都布满了这些东西。他打算把这些结块抠出来。

  但梅骐骥没发现本该布满伤口的口腔从他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给他带来一丝痛苦,那些伤口有些深可见骨,一个晚上是不可能自然愈合的。

  那些粉色结块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它不单单防止梅骐骥失血过多而死,而且加快了他伤口愈合的速度。但此刻梅骐骥居然想把它抠出来,结果可想而知。

  当梅骐骥拽动舌下粉色结块的一瞬间,他感到了钻心般的疼痛,那种感觉就像要把自己的舌头撕裂一般。梅骐骥赶紧把手伸了出来。“看来这些是帮我恢复的东西啊。”梅骐骥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便不再随意乱动嘴里面的东西。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怎么爬上来的?难道会飞吗?又为什么要对我痛下杀手,是谁这么好心救了我呢?”梅骐骥心中不免产生疑惑。但他马上意识到既然那个女的不见了,屋子里面除了自己谁也没有,那只能去看看其他房间怎么样了。

  “希望那些的东西都还在。”梅骐骥不顾自己虚弱的身子强行站了起来,他步履维艰地向房门走去。当他到自己房门前的时候,他居然发现房门上贴着个纸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好好待着!”

  “难道是那个女人写的?但她明明想杀了我啊?难道是有美少女前来救了我吗?我难道卷入到什么爱与情仇的交织的事件中吗。哈哈,我的生活马上就要发生什么改变了,不,魔法什么的还是不适合我,最好是科幻的,千万不要是带把儿的啊。”梅骐骥虽然表面上很镇静,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激动地不成样子了,过了一会儿,他甚至仰着头笑了出来,但嘴中充满着粉色结块的他笑的可不怎么豪迈,有点像精神病人,任谁来看这明显就是一个被吓傻的家伙。

  梅骐骥望着门上的字条,不禁陷入思考,到底是出去呢,还是老实呆着呢?如果出去的话,谁知道那个杀神还在不在,如果她还在的话自己肯定是死定了,如果不出去的自己只能无聊地呆在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也没有人会来救自己,更何况自己连喊都喊不出来。想到这里梅骐骥望了望窗外。

  “正好是能摔死人的高度,这是我最恨你的一次,你就不能买低一点的楼层吗?”梅骐骥内心向自己的父亲抱怨着。

  “看来我没得选了,但与其被饿死,还不如拼一把,不管怎么样总是得尝试一下吧。万一成功了呢?”梅骐骥不断给自己壮胆。但他颤抖的双腿早已出卖了他。终于他下定决心转动了门把手。

  “来吧!未来!”梅骐骥内心发出了呼喊。

  令他尴尬的是,门却纹丝不动。

  “哎?”梅骐骥显然不相信自己连门都推不动了,于是他又用力推了一把。

  令他更为尴尬的是,门依旧纹丝未动。

  “嗯,看起来门被顶住了。所以肯定有人不想我出去,如果是那个杀神的话她是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所以门外面的人肯定是救我的人,从字体来看肯定是个漂亮的女生,她之所以不想让我出去肯定有什么要急的原因。也许她正在洗澡呢!如果是撞见她穿衣服的情节,那不就是传说中既增加好感度,又能看福利的事件吗?”梅骐骥有条有理分析着并尽量想让自己忘记这个尴尬的现实。

  想到这里,梅骐骥不由得加大了推门的力度,但令他汗颜的他还是推不动门。

  “看来她用了什么重物挡住门了,我不能错过这种机会!”多年没有锻炼过的梅骐骥此刻如同某些奇怪的人一样。他索性放开双手,用自己没有受伤的肩膀撞了上去。但门只是轻微晃了晃。“再来!”梅骐骥往后退了几步,又撞了上去。这次房门伴随着梅骐骥的冲撞晃动了一下。“有效!”梅骐骥几乎笑了出来。他缓缓退到墙角,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房门被梅骐骥撞了开来。因为惯性,重心失衡的梅骐骥重重地趴到了地上。由于过度虚弱,他几乎晕了过去。不过他仍然坚持着爬了起来,这时梅骐骥也搞明白是什么东西堵着他的房门了。

  “哎?这不是我全景设备的支撑架吗?怎么被拿来堵门了?”梅骐骥拿起折成两截的支撑架,却发现上面遍布血迹。本来兴高采烈的他感觉到一丝不安。“那个救我的女生不是死了吧,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妙了。”梅骐骥心虚地想着。不过看到地板上并没有血迹以后,他暂且安下心来。走出房门的他小心翼翼地往客厅一步一步迈了过去。

  “还好遭殃的只有我的房间,那些旧东西看起来还都没事。”梅骐骥仔细的看着客厅中的东西。所有的设备摆放十分整齐。甚至连本来堆积的灰尘都没有了。“是她给我打扫了一遍吗?”梅骐骥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此时一束太阳光反射在梅骐骥脸上,他不由得歪着头拿手遮挡。但透过指隙,梅骐骥却看到了昨晚给他带来无尽痛苦的人。

  那一刻梅骐骥的心脏猛地震颤了一下。他本来就站不稳的双腿此时不断抖动着。出于求生本能,梅骐骥很没骨气地连滚带爬逃回自己的房间。男人应该这样吗?不是应该大战一番然后成功收入自己后宫嘛。

  “她没死她没死她没死!”梅骐骥几乎吓晕了过去,他的牙齿不断打上下颤。一阵虚汗也他额头上冒了出来,受到极度惊吓的他跪倒在地,连站姿都保持不了。“放过我!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这么漂亮,找那些帅家伙玩不是很不错吗,买点衣服什么的不是很好吗,讴歌青春释放自己的魅力吧,为什么要杀我呢!”显然梅骐骥此时被吓的半死。他似乎忘了自己当初分析的多么有理,也忘了自己拼了命都想要出去。他就这么担惊受怕地在房间里待了四十分钟。

  “嗯?好像她没追过来。”逐渐恢复正常的梅骐骥突然反应过来。但出于恐惧他还是不敢迈出房门。又过了二十分钟,梅骐骥终于忍不住了。“她为什么不追过来?难道她就是想戏弄我吗?她为什么要折磨我。我房间里的东西是她整没的吗?如果她想杀了我为什么还要治疗我。她到底是谁?”无数个问题在梅骐骥的脑海中回荡着。随着梅骐骥恐惧感的消弱。他的胆子又一次大了起来。

  “还是再偷偷看一眼吧。”梅骐骥壮起胆子把头从房门里面伸了出去。但遗憾的是从他这个角度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被好奇心和恐惧感交替折磨的梅骐骥已经快忍受不住了。终于,他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在拐角处梅骐骥伸出头来,但他只能看到少女的脚。令他感到安心的是少女并没有发现他。就那么静静地躺在沙发上。

  梅骐骥在那扒着头看了二十分钟,在确定少女没有起身的迹象后,梅骐骥又一次往前动了起来。这一次,他终于完全看清了少女。

  几缕阳光照到她棕黑色的的发丝上,发丝边缘因为阳光照射而变成了闪耀的金黄色。她的双眸此时紧闭着,轻微的呼吸声不断传出。那睡脸十分安详,一点防备也没有。侧卧着的她对男人有着犯规般的杀伤力,她伟岸的胸前因为挤压而变换出诱人的形状,更要命的是不知为何她的红蓝格子衬衫被换成了白衬衫,而且领口下的两个个扣子都被解开了。如果是一般不知情的男人的话,看到家里有着这样的一个女生,这时早就应该想着什么不健全的东西并且伸出魔抓了。

  但梅骐骥却看到了她本来白皙的双腿此时布满了淤痕,这种美丽之物被破坏的感觉让他感觉十分不协调。而且经过了昨晚的事情梅骐骥也不敢向她下手。强忍恐惧的他本想着回去,但不知为什么却不受控制地继续往少女跟前走着。越是贴近她便越是能闻见她散发出的清香,梅骐骥甚至能看到她的胸前因为呼吸而微微上下起伏着。不知梅骐骥是不是被吓傻了,他继续往前走着,他几乎已经站到了她的跟前。而梅骐骥居然还敢俯下身去,少女美丽的脸庞离他越来越近,终于他在离少女只有五厘米的地方停下来。

  “我究竟想要干什么呢?我是不是疯了。”梅骐骥意识模糊地想着。他呆呆地望着少女的脸庞。

  这时本来熟睡着的少女却突然睁开了眼。

  “小于苗,小于苗,别睡了啊快起来!老师正叫你呢!”“于苗!站起来!你听见没有?于苗!”

  全班发出一阵哄笑。

  但趴在桌子上的于苗纹丝不动。

  还算年轻的男老师有些挂不住脸了。本来她睡觉也没什么,叫不醒就算了,现在的学生不都是这样的吗?享受着安逸的生活,不用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但开学的第二天会有校领导和其他老师过来听课,更要命的是昨天他有事请假了,所以这位男老师就想在第二天做个自我介绍顺道活跃一下课堂气氛,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这么不给老师面子的学生,在老师第一节课上当着校领导和其他老师的面睡觉。

  他已经算脾气非常好的人了,先前来回走动讲课的时候他就已经敲了好几次于苗的桌子来提醒她。但她就是不起来。他看着学校领导在后面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拿平板记录着什么,渐渐着急了起来,所以他当着全班的面喊了于苗一声,但于苗还是不起来。这时候他就真的有点生气了,他明明提醒了那么多次,而且她的同桌也戳了她好几次了。

  “这是在装睡啊!这小丫头找事呢。”男老师心想。有点生气的他强忍住怒火又喊了于苗一次,但于苗还是保持原状。

  “你听到了没有!给我站起来”男老师大声喊了出来。于苗的同桌看事情不对,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摇她。

  但是接下来所发生的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不要!”被摇醒的于苗整个人几乎是弹了起来。被她无意识踹倒在地的凳子发出了“哐啷”的让人心惊的声音。她双手支在课桌上,整个人瑟瑟发抖,此时那苍白的脸上充满着惊惧和恐慌,而她大口喘息着像是受到严重的惊吓,一双红肿的眼眶则中蓄满了眼泪。

  几秒过去后,回过神来的于苗一脸茫然地看着老师和周围的同学。眼泪由于重力也从她眼眶溢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午休时间。

  “发生了什么啊?小于苗。刚上课的时候你看来好吓人啊,还有你为什么一到学校就开始睡啊。”张怡关切地向她问道。

  “没事,就是昨晚做了个噩梦没睡好,今天有点困。还有,这种称呼很恶心请不要再这样了。”趴在桌子上的于苗有气无力地答道。

  “是真的吗?不会是有人欺负你了吧。我听说隔壁班昨天就有学生之间发生了冲突了。”张怡几乎快要贴到于苗的身上。看来她并不在意于苗那冷淡而且没有活力的语气。

  “真的没有啦。还有你别往我身上粘啊,我真的只是没睡好啊。”于苗被她挤到了墙上。

  “我还是很担心啊,让我摸摸你的头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张怡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哎呀。我真的没事啊,你的手往哪儿摸啊!哈哈,快放开我!”张怡趁于苗不注意把双手放到了于苗的腰上。

  “多笑笑嘛,你刚才可是把我们和老师都吓坏了。那个老师也向你道歉了啊,别绷着脸了。再说了,那个老师也很倒霉的嘛。”张怡的双手不断挠着于苗的腰。

  “我真的没事,哈哈!放开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要再挠了,放手。听到没有!”于苗大声笑着。

  “这样就对了嘛。多笑笑才可爱嘛。”张怡看着于苗笑的脸都红了,才满意地放开了双手。

  “这家伙也太自来熟了吧。”于苗趴在桌上大口喘息着。“我们在一起才不过两天,她为什么要这样?”于苗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不过她的脸上的抑郁却转化成了笑容。

  与气氛不符的是,于苗前面的男生突然转过头来问于苗。“你没事吧?”

  “额。没事,谢谢你的关心。”于苗赶忙回答道,但尴尬的是她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名男生看到于苗没事了,就扭了回去。于苗看到那名男生手上拿着个游戏机。“看来他玩游戏。”于苗的出了这个结论。于是她便小声向张怡询问:“他叫什么啊?”

  张怡也同样小声地回应着:“我也不知道啊。都是新同学”

  “我叫赵翰林,很老气的名字吧。”前面的男生没好气地回答。

  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两名女生面面相觑。最后是张怡出来打破僵局。“你在玩什么呢。”

  “游戏。”赵翰林回答道。

  话题就这么被简单粗暴地终结了,任谁都能感到一股尴尬的氛围,想要结束交谈的话,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看来这个家伙和梅骐骥一样啊。都是自爆狂人啊。”于苗心中想着。

  张怡此时想要强行转移话题:“你知道吗,于苗,那个叫你起来的赵老师被骂的很惨啊。学校的领导都训了他一上午了。说他教学方式有问题,不该那么训女孩子。都把你训哭了。”

  “是,是吗。”于苗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她赶紧把脸别过去防止张怡看到自己心虚的表情。

  会议室内。

  “赵辉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辱骂学生!要怀着宽容的心去教导他们,这是我们的教学特色,是我们学校的优良传统!因为一点小事,就训学生,还怎么当老师。”四十多岁的年级主任向低着头的男老师训斥着。

  “我没有辱骂她啊。”名叫赵辉的男老师满头大汗地回答。

  “你还敢顶撞我了是不是。”年级主任怒斥道。

  “不不不,您说的是,是我太着急了。”赵辉只能一个劲道歉。

  “你看看你讲的课,都有学生睡着了!我都感觉无聊。如果你的课生动有趣的话,学生怎么可能睡着呢!万事要以学生为本,要不然你对的起你的工资吗!”年级主任继续训斥着他。

  “我讲的是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啊。明明是你们听不懂快睡着了把,还有,就算你说的这么好听,你自己还任课的时候估计也是这样子吧。”赵辉心想着。但悲哀的是,他嘴上却只敢说:“是是是,是我的不对,我一定改进自己的授课质量。”

  “那名女生也没出什么事。这次就不给你记录了,下次再有的话,我会拉低你的在线评价!回去吧!”年级主任对赵辉说。

  “谢谢主任,我一定改进自己的教学质量。”赵辉赶忙退了出来。

  “呼!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孩子承受能力有这么差吗?当年的我被老师扇一两个耳光,罚站一天都没事,现在我只是让她起来听课啊!而且不论谁来看她都是装睡吧!明明是她的错却要找我的事,责任什么的都推给我吗?现在老师也太难当了吧!”赵辉倚在墙上小声自言自语着。但于苗惊恐而又迷茫的表情又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那个小丫头到底怎么了?一般被训的学生不会这样吧。”赵辉脑中一团乱麻。他疲惫地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哟,这不是赵老师嘛。刚才讲的真的是十分生动啊,不愧是语文老师,那个小姑娘都感动哭了。怎么样,奖励了多少工资啊!可得请客吃饭呢。”一个带着眼镜留着黑色侧边扎发的女老师开朗地笑着。

  “冯静静,你最好别惹我。”赵辉咬牙切齿道。

  “哎呀,看你厉害的,月一,大毛。过来看看,咱们暴躁的老赵归来了啊。”冯静静对着另外两个老师说着。从办公桌后面闪出了一名壮硕的男老师和一名女老师。

  壮硕的老师名叫毛文元,身高一米九,留着寸头,一张方正的国字脸,剑眉豹眼,身上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而那位女老师名叫李月一,扎着马尾,身高不到一米七。相貌端正恬美。这几位老师刚才都在听课现场。但赵辉看到李月一的时候明显有点不自在。

  赵辉今年29了,男,单身,很悲伤而简短的故事。他在高中时代就开始追李月一了。遗憾的是,现在他还是是单身。

  “给我们好好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女孩是那种表情?”冯静静问道。

  “我完全不知道,我昨天没来好不,今天才刚到学校。我一上课这个丫头就一直在睡。我把她叫起来倒挨训了。”赵辉没好气地说着。“反正只是一个上课睡觉的女生而已,估计是做恶梦了,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我当年还梦到过自己掉坑里了。”

  “别把别人都当成你。她那种表情,你也看到了吧,那像是做噩梦的人吗。”冯静静扶了扶眼镜看着赵辉。

  “也许她承受能力比较弱呢?或者她胆子太小呢?”赵辉回答。

  “她昨天戴着ASE来上学的。”李月一补充道。

  “这就麻烦了。”仿佛是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赵辉的脸沉了下来。“能看出她ASE的型号吗?”

  “我没怎么在意就让她摘了,但应该是正常的型号。”李月一说道。

  “要不要把她叫过来?”毛文元在旁边说着。赵辉以手扶额陷入了沉思。“算了,只要她不是一直戴着就行。今天我也没见她用过。”“对了!你们查出她的父母的职业了吗?”赵辉突然说道。

  “外出务工。”毛文元回答道。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还是去看看她吧。”赵辉说道。

  “喂?小于苗你睡醒了没有啊?午休快结束了啊。赶紧起来哦”张怡冲着于苗的耳朵说着。

  于苗缓缓地睁开眼睛,午后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

  “睡够了吧。下午还有赵老师的课哦,不能再睡了。”张怡开始摇晃于苗的身体。

  “我醒了你别晃了。”于苗没好气地冲着张怡说到。

  “嘿嘿,这样摇你感觉就像网络剧里面悲伤的男主不断摇动着死去的女主一样唉!”张怡傻笑着对于苗说。

  “果然还是个花痴。”于苗没好气地说道。她伸了个懒腰并打算整理一下自己的凌乱的头发。但是张怡又凑了上来:“你的头发是自然卷还是人工卷呢?好漂亮啊。”她嘴里说着,并用手拨弄着于苗的头发。

  “你别拔啊!”于苗喊着。

  突然学生中一阵骚动,有人大声喊道:“警察来了!”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是这样,只要有点什么小事,像是停电,生病被拉走啊,打人啊什么的。肯定会爆发出比某些抗议群众更加激烈的声音。没办法嘛,学校生活总是无聊的。就算是刚开始也是这样。现在于苗班上学生们都延续了这个传统,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整个班级就像爆炸了一样。

  “什么?警察来了?谁说的”“难道有人打群架死人了吗?”“我觉得是有小偷。”“别瞎说了,地球该毁灭了。”学生中议论纷纷,当然,绝大部分是起哄。

  于苗透过窗户定神一看,果然有几辆警车停在了教学楼前面。然而还有其他几辆车停在后面。“后面那些黑色的车是什么呀?”张怡好奇地问道。

  “那应该是保全公司的车。”于苗随口回答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于苗感到无比烦躁。她看到从车里面钻出了几个警察和几个身穿蓝黑色防护服的人。这时学校领导也终于出现了。领头的警察和学校领导交谈了起来。

  于苗看着这帮人,心中却感到一阵不详,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

  “呀!”隔壁突然传出女性的尖叫声,随后可以听到隔壁班变得混乱起来。“同学们,赶紧跟着我出去!”此时气喘吁吁赵辉进来猛地打开门。学生们此时不知所措。“都傻了吗?赶紧跟着我出去!”赵辉大吼着。

  整个班瞬间动了起来,虽然学生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跟着赵辉往外面移动着。尽管于苗感觉哪里不对,但她还是只能随着人流往外面走着。

  “抓住我的手!”张怡转过身来向于苗伸出了一只手。“可千万别跟丢了!”

  “应该是你别走丢吧。”于苗一把抓住了张怡的手。

  过了一会儿,他们终于全部转移了出来。而他们这一层也被刚才那帮警察和安保人员给封锁起来。于苗等人被安置在小广场上。“有谁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人群中有人大声说话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然而赵辉却制止了他:“都不要大声说话!保持安静!”

  于苗发现张怡的手心中微微地渗出了一层汗,她马上向张怡询问道:“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于苗,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我是说,刚才往外走的时候,我好像透过窗户缝隙看到隔壁班的人拿着枪。而且有人倒在血泊里面了。”张怡表情不自然地向于苗说道。

  “不可能吧,和平年代谁会有枪呢,你一定是眼花了,放心吧,一般是打架打出事了。”于苗不断安慰着张怡。

  “是吗?估计是我眼花了吧,毕竟大家也都没看见。也是,现在的年代谁能搞到抢呢?”张怡渐渐冷静下来。然而于苗却感到一丝凝重。因为刚才她也模模糊糊地看见了有人举着枪。

  回到事发前。

  “诶,警察同志你们有什么事啊,我们学校一向以安全著称。今天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战战兢兢的孙校长一边搓着手一边向警察问道。

  “是这样的,孙校长,今天早上的时候,经过执勤无人机的监测,我们发现学生中可能有人携带了危险物品。只是我们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名学生,所以现在我们带着专业的技术人员前来排查。”带头的警察说道。

  “难道是管制刀具什么的,不可能啊,我们学生一向和平友爱团结相处,怎么可能有人携带这些东西呢?”孙校长苦着脸说着。

  “不不不,那种东西我们一般会直接发信息给您的保安的。不会亲自过来。”警察一脸凝重地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孙校长不死心继续追问着。

  “这个。无可奉告。但是您必须配合我们的调查,还有,现在马上派老师把教学楼的人疏散出来。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快一点。”警察又往前迈了一步对着孙校长的耳朵小声说着:“如果您不想我们把您的丑事爆料出来的话就赶紧配合我们的调查,这一次不是以前玩过家家似的愚蠢演练,也不是宣传你的光辉事迹的演讲活动。”

  “另外这一次的主要领头人不是我,是后面的一个家伙,我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但是你自己也明白,他们不把孩子们的安全放在首位。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的话你就完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警察冷冷地说道。“别忘了,是谁说学校的安保措施不用那么高级的,又是谁拒绝了我们好心好意的提醒,如果你采用最先进的安防措施我保证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孙校长无力地低下头去。此时一个身姿妙曼的身影站到了他的跟前。她穿着黑色的薄款风衣,风衣里面是黑蓝相间的防护服,却不像周围的那些人一样臃肿。下半身则是能勾勒女人线条的黑色皮短裤。一头褐色秀发被她盘在脑后。她脸上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脚下则穿着一双长靴。纤细的腰上别满了各式各样的装备,一把手枪被插在她腿上的皮套里面。

  “你们的安保系统没有发出警告吗?”她冷冷地问道。

  “是这样的,那天下大雨,所以安保系统进水了,我本来想找人修,但是门岗师傅说。”孙校长吞吞吐吐地讲着。

  “回答我的问题!你听不懂吗?”

  “安保系统坏了!”孙校长几乎哭了出来。看来是想呈现出一个弱者的姿态。

  “你给我听好了,不准广播,派你的老师去每一个班疏散学生。”她又扭过头问了问后面的人员随后告诉孙校长:“一楼靠左边第二个教室不要派人过去,听懂了么?”

  “听懂了。”校长连滚带爬地跑向教师办公室。

  “这种事情您用亲自过来吗,交给我们不就行了吗?您是在质疑我们的办事效率吗?”她身后的一名队员说道。

  “我只是过来玩玩,别那么严肃。”她随口回答并摘下自己的墨镜。

  但她那浅蓝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角落里的教室。




如果喜欢《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750KBS所写的《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为转载作品,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他的宅男生活毫无起色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