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攻约梁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九掠北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二百六十九掠北

小说:攻约梁山 作者:山水话蓝天
兀颜光的宝马银鬃兽虽有灵性,但在全力狂奔的高速中却是不能随着主人掉下去而立即体贴地止步,轰隆隆照旧狂奔向前,转瞬远离主人冲着海盗军这面而去,二百米左右距离哪够宝马高速冲的,嘶鸣着努力止步时已经近在海盗眼前。

  赵岳的侍卫长绣虎干惯了收尾活,一瞅见无主宝马如此顿时乐了,早抢先一步下了马窜了出去,银铁脊银鬃马一奋力止步,他正好窜了上去一把拽住了缰绳并借一拽之力双脚点地腾身跃上了马背。

  按草原民族惯例,比武失败的勇士要把胜者看上的东西,比如心爱的武器、宝马,甚至地位权力老婆,输让掉。

  事实上,很多时候失败者连性命都输掉了,人死了,还谈什么身外之物?

  自然是胜者拥有一切,而败者常常一无所有,包括侥幸没丧在比武中的性命也在胜者掌握中。

  草原法则就是如此残酷。

  但一种生活方式有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生存规则,即乡规民俗。游牧民族并不觉得胜负法则有什么不残酷公平的。

  就象辽对宋,金对辽,西夏对宋,以及后来的金对宋国,肆意烧杀抢掠奸役,根本不把人当人,汉人谴责这是违背人性人伦的禽兽行为,但以上的强胜国(族)自己却并不把自己野兽一般的行为感觉是罪恶。

  胜者拥有一切,包括败者的命。胜者就应该尽情烧杀抢掠.....就该把败者当奴隶用,没虐待死是你命大,虐死了算完。

  一切都没什么不应该的。

  也就是说汉人当时的谴责,后面历书评价指责,对当时的野兽血腥行为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风气观念如此,你越谴责,他越是感觉荣耀。汉人史书越恶劣评价,他一旦再次成为胜者就会又越是肆意凶残。

  所在,绣虎抢马的行为并不是落井下石趁机沾兀颜光便宜,而是遵照马背民族的法则应该占有的。

  但宝马认主,岂肯轻易让陌生人骑自己,

  暴怒乱踢乱跳,扬蹄倒仰......想把背上的人甩下去。但背上的人却长在它身上一样,并且熟知马性,自有训服通灵宝马的高招......人与马争斗了不多会儿,宝马就无奈地认输了,安静了下来,随新主人入了海盗队伍。

  而赵岳的大白马呢,不是以日行千里见长的那种宝马,但聪明得紧,主人一飞起离了它身,它就按主人示意的闷声不响掉头就慢腾腾跑向海盗这面,和主人赵老二有时候的惫赖样倒是有九成相像,却是跟在银鬃宝马的后面才回来的。

  再下面的事就没它什么事了。

  绣虎下了铁脊银鬃马,接了大白马,笑呵呵地给它松了松肚带,让大白放松舒服些能更自在地啃食眼前的草皮......

  赵岳这也早从半空稳稳当当落了地,先扫了一眼兀颜光,随即留意辽方这边的动静......

  辽方全体到这时还只一片骇然呆愣,还没从刚刚的震惊打击中恢复过来。

  而兀颜光,骑术高超,打小练出来的本事,武艺高,反应也比一般人快得多,在高速狂奔的马上猛然跌下来却没折断脖子死得憋屈丢人,
但跌得也不轻,即便有精良的盔甲保护,也跌得差点儿背过气去直接昏迷当场,落地翻滚了几圈后侧仰躺在那,两眼发蒙全是光斑圈圈,脑袋嗡响昏沉,五脏六腑移位,胸闷喘不上气来,只感觉云里雾里,不知身在何方......

  在双方鸦雀无声伸长脖子注视中,突然海盗军暴发出如雷的欢呼喝彩声。

  “殿下威武。”

  “殿下无敌。”

  “宝亲王万岁——”

  ......

  而辽方则越发神色惨然惊恐,目光茫然。

  辽王耶律延禧即使早有阴谋,还备有其它后手,一时间也万万接受不了这种失败。

  兀颜光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就算失败也应该大战几百回合为他的后手多留些时间做准备,可居然转瞬就......

  身为这世间顶级高手中的一员,兀颜光的体质与意志果然非同一般。

  他很快恢复过来,睁眼先清晰看到就站在他不远处的赵岳,再瞅瞅枪尖搭在他胸甲上的拒马枪,心中的滋味.......

  猛喘息了几口,让脑子更清醒些,他试了试手脚,然后无视长枪威胁径直挣扎着慢慢站了起来,对着枪尖站直了身躯,扶正了歪了的头盔满面涨红吼道:“按我们草原的法则,你胜了,拥有一切。但休要羞辱我。动手,杀了我吧。”

  双目怒视,死盯着静立如山也看不到面甲后表情的赵岳,又说:“只是.......我......不服。你使诈侥幸(胜了)而已。”

  吼了这几句话,他本就涨红的脸更涨红了。

  不是愤慨激动的,而是......羞臊的。

  天下武功皆有弱点,唯快不破。

  对面这位海盗王子拥有惊人的力量,更有不可思议的速度。他很清楚,即使重来一次,他照样挡不住那么快。那超出了他的神经或肌肉记忆的反应能力,或许只是超出了那么一点点儿,但却已是非人能为的,不可想像,无法抵挡。

  反正他是这么感觉的。

  说不服,不是耍赖,也不是怕死找借口,高手的尊颜不允许他当众没脸没皮耍赖,大辽上国王账上将和契丹第一勇士的身份也不允许他贪生怕死。与维护辽王威严和国家民族体面相比,他个人的生命无足轻重,为此牺牲是应该的也甘愿。

  但还是坚持说不服,他是想再为大辽争取一把,也为尽可能完成辽王对他的秘密嘱托。哪怕只是多拖延了点时间。

  死都不在乎了,个人的事还有什么值得在乎的?

  他也就豁出面皮强找借口要求再比。但自然的羞耻心让他无法不脸红,却只好装作是激动的。

  赵岳似乎一点不意外,眼睛里似乎还有些笑意,口气淡淡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会是这样?

  哪样啊?

  难道不应该是这么说:我早料到你不会这么容易服输,之类的?

  兀颜光本能感觉海盗王子的话味不对,似乎暗含着什么更深长的意味,或者说是有什么可怕的阴谋预计。

  他的心一沉,下意识地比之前出战交锋时更紧张了,但却来不及多想,就听赵岳又说:“我敬你一身惊人业艺,也敬你......对大辽对辽王的满腔热血与忠诚。好。再给你机会。你还想怎么比?”

  瞅瞅跌落在一边的威风漂亮画戟,赵岳把对着兀颜光的拒马枪收回,随手一顿,木柄尾深深插入坚硬的泥土中。

  “还比武器?比马战?”

  “我劝你别在这些方面白费心机浪费时间了。你很清楚你不是我对手。你若硬要比这些,那本王就真看不起你了。”

  兀颜光的脸更红了,红得发紫,嘴唇一阵蠕动,似乎想争辩什么,但到了什么也没说出来。

  沉默僵持了一会儿,在赵岳毫无表情的淡漠注视下,他的骄傲被赵岳这种无声的轻蔑深深刺痛了,心中怒火沸腾,一切情绪顾虑全化为了血勇,目光一厉,沉声道:“好。就算你武器和马战比我强。我也不与你比箭。我们比比.....摔跤。”

  “摔跤啊?”

  赵岳呵呵一笑,“草原人的强项。你选得合理。”

  “还是那句话,如你所愿。”

  兀颜光得到同意顿时稍稍松口气。

  他选摔跤也属于比试的范畴,关键是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比不上对手,比武器没戏,那就比技巧。

  摔跤是力气活,但高手间比试更重要的是比技巧,速度不是关键。

  所以这是个明智的选择。

  但还是要强调一下规则争取更多胜算:“王子,我跟你说的是摔跤,不是宋人的那种相扑。不能用拳脚功夫。”

  “嗯。”

  赵岳很气人的淡淡应了声,“不用拳脚武艺。就是两人顶牛摔,谁先倒地谁算输了呗.“

  兀彥光听着赵岳的语气看着赵岳的神情举止,心中刺痛,气得牙痒痒:你只比我厉害一点点,怎么可以如此小视我......

  但发怒咆哮什么的都没用,在这个时候只会显得没风度没涵养,自取其辱。

  胜了才是一切。

  他轻轻解下头盔,轻轻把它放在地上,又解下腰间宝剑也放在那。

  做着这些,他心里骤然涌上一股无法描述的情绪,仿佛是放下了所有尊颜,也放下了生命,从此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了。

  心里好难受......

  说不清也说不出的难受感觉。就是太难受。以至于放这两样东西时,他的手都有些颤抖。

  慢慢起身后深吸了好几口气,这股难受滋味才勉强压了下去。

  盯着赵岳,他重重拍拍手,”我准备好了。“

  那意思是你不准备一下?你没武器随身,不用拿出来光明磊落放一边,但,比如碍事的罩面头盔不解下来?

  摔跤也不允许用脑袋撞来取胜的。

  那也是犯规。胜了也是输了。

  其实兀颜光是更想看看这位海盗王子的真容。

  对手似乎很年轻。若是输了却连对手的模样都不知,连到底是输给了谁,到底对手是怎样的年轻甚至年少,都一无所知,那也太憋屈了。死了,死得也太糊涂,到了地府都不知道应该告谁,也万万不甘心。

  他也很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精彩人物能如此厉害,收拾他这样的绝世高手都能一击了结。

  可惜,这位海盗王子不领会他的意图,不愿满足他的心愿,只是举双手转了一圈让他看清身上没武器可用于暗算。

  然后,赵岳也拍拍手示意准备好了,只是拍得很轻,似乎姑娘怕疼一样。

  兀颜光看得又是一阵气闷,牙齿咬得更狠了。

  但并不莽撞冲动。

  毕竟这是他唯一有指望打败对手的特长,也是唯一能为大辽的尊颜利益争取到的机会。

  若是能就此制服并拿住这个海盗王子,有了这个绝佳人质......

  这次摔跤比赛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说它直接决定到大辽的国运都不为夸张。如此焉能不持重不谨慎......

  瞪圆眼,扎撒双手,微躬腰,慢慢绕着赵岳转圈,寻找破绽和机会。

  赵岳却静静站在那并不动。甚至连脑袋也只是随着兀颜光的移动而稍有转动。

  突然,兀颜光抓到了机会猛扑上去,从侧后一手猛抓向赵岳腰间大带,一手猛抓向赵岳这边的胳膊,想一个猛劲摔倒对手。谁知,对手却后发而抢了先,一蹲身扎马步的同时,出手如电挡开了抓向腰间的手并反抓到兀颜光的腰带,避开了抓向手臂的手,单手拽腰带随手一甩,连人带甲体量着实不轻的兀颜光就飞了出去,收势不住落地踉跄多步仍轰隆摔倒。

  兀颜光摔得闷哼了一声,在地上晃了晃脑袋,眼睛瞪得更大了,迅速转头盯向赵岳这边,一双目光却不是骇然看赵岳,而是盯着赵岳那身在海盗军中太醒目的银白铠甲稍发了发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直到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位海盗王子穿的甲居然不是铁的或什么金属的,只是看着特别象这时代常见的铁质连环甲,若是不特别注意,即使近看也不容易发现。刚才他实际是抓到了对方的胳膊,至少是半握到了,可是对方的甲摸着有强烈质感,似乎很厚也极坚韧,但异常光滑,抓上去根本不着力,根本不是连环甲那样怎么也有些凹凸的粗糙着力点。

  在暗箭啊流矢啊等防不胜防什么凶险都可能发生的险恶战场,这位无疑是身份尊贵之极的王子居然不穿坚固的铁甲?

  这是自负本领高强到危机四伏的战场上也没什么能伤害到他?还是海盗有什么其它国家的人根本无法想像的高超手段,所制的甲比铁甲更有防御力?

  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子里一闪而逝。

  眼前要面对的是,他又输了,在他擅长的也有足够自信的项目上又莫名其妙地输了。

  看来这位王子的力量和速度确实是无人可敌的天赋,即使是在摔跤上也照样能展示无敌的威力......这还怎么对付?

  摔跤技巧也不顶用。兀颜兴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挫败感,之前雄起的信心和希望全化为了沮丧。

  他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偷摸摸瞅向辽王那,看到辽王正收回看向他的失望目光,但感觉他看来又迎向他目光瞪视着。



如果喜欢《攻约梁山》,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山水话蓝天所写的《攻约梁山》为转载作品,攻约梁山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攻约梁山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攻约梁山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攻约梁山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攻约梁山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