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梅雨季的告白最新章节列表 > 梅雨季的收场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梅雨季的收场

小说:梅雨季的告白 作者:小兔子617

  “有些人、有些事,或许到此为止才是最好的收场。”

  【收场】

  Aurora Liu

  这是多年以来这座城市最大的降雨。

  即使只是下午四五点钟,室外的光线仍暗的令人压抑。大雨敲打着外墙,咖啡馆的玻璃窗上笼罩着一层飞溅起来的雾。

  她抬眼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临近打烊,屋内仍有三三两两的人。

  “一杯卡布奇诺。”

  “好的,请稍等。”她飞速地在收款台上敲下几个数字,示意顾客付款。然后转身拿起一个纸杯,娴熟地操作着咖啡机。

  她在大学毕业后拿着一些存款一手置办了这家咖啡店,因为靠近这座城市最大的商圈,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生意还算不错。

  “您好,您的卡布奇诺。”她拿着一杯咖啡递给刚才的顾客,顺势在衣裙上抹了抹手上的水,“小心烫。”

  顾客接过那杯咖啡,盯着她看了许久,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

  “哎,你是演员吗?”

  她愣了一下,似乎已经熟悉别人对她产生这样的疑问,轻轻笑了笑,“不是,您认错了。”

  “真的不是吗?”顾客满脸疑惑,“你和有一个叫桃汐的女演员长得很像。”

  “我真的不是,”她低下头,“多谢您抬举,咖啡小心烫。”

  顾客没多说什么,自言自语着离开了咖啡馆。看着他的背影,她突然陷入了沉思。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个梅雨季发生的故事,还是久久不能忘怀。

  ---------------------------------------

  ---------------------------------------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昏暗的灯光下,女生的眼里噙着泪。“子源,你能不能别走。”

  “是你把情报故意泄露给他们的?”男生的手用力地握住了她的肩,本该如此亲密的动作,却在紧张的气氛中显得格外生疏。

  她没说话,望了望窗外,街上有轨电车的嗡嗡声一阵阵传来,行人身着的洋服旗袍和旧式着装。

  镜头又转回到她的肩上,男生握着的手上青筋凸起,像要使足了全身的劲。

  “陆怀柔!“男生突然大吼,晃了晃女生的身体,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滴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突然用力挣脱他的手。

  “是我!”她发疯似地大喊。

  男生被她的模样吓住。

  沉默。

  “是我。”女生也愣了一下,声音渐渐地沉下来。“昨天夜里我潜进国党的情报室,把你明天的行程泄露出去了。”

  “为什么?”男生不相信她说的话,反复摇头。

  “你明知道去了就是送死。”女生走到床边坐下,此刻她顾不上整理衣裙的褶皱。

  “可我没有理由不去。”

  “我不算吗?”她抬头,泪划过脸颊,“我不算你留下来的理由吗?”

  “咔。这条过。”

  灯光骤暗,几人走上前去拉着他们分别回到不同的位置。

  “各部门,今天可以收场了。”

  收场。

  他们的爱情也该收场了。

  桃汐脱下那件并不合身的淡灰色羊皮大衣,随手交给身旁的助理,脸上的泪痕还依旧清晰。

  “今天辛苦了。”

  “辛苦了。

  她与他们一个个道谢,可心思却完全离不开刚才的那句话。

  “我不算你留下来的理由吗?”

  她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瞄向他,绕过许许多多个别人。刹那间,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止了。

  桃汐是个没什么出名作品的新人女演员,虽然就读于知名的艺术院校,却不常常在镜头前抛头露面。照她的话说,艺术是送上门的时机,偶尔虽也羡慕已经在行业内炙手可热的同班同学,但更多时候却是徘徊于自己的爱好与生活之间。

  这次与她搭戏的演员,是电影界可圈可点的青年影帝溯。他在圈内摸爬滚打已有七八年,凭着自己清浅的人格魅力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成熟稳重的气质让他成了许多女明星的理想型人选。可即便如此,自出道以来,却从未有人拍到他有一丝绯闻。

  若说溯的生活清浅,那例便是从她这里开始破的。

  他说不上为什么爱她,是她看起来温柔又软弱也好,是接触过后发现她的飞扬跋扈也罢,自打他开始期待她的信息,他就知道有些事注定要发生。

  当原则遇上心动,就会不断的破例。

  这句话是对的。

  ---------------------------------------

  “想吃冰淇淋吗?”没等他反应过来,桃汐便拉起他的手,从黑暗的化妆间的一隅逃出来。“我知道一条小道。”她头也不回地说。

  她显然对横店的构造不熟,拉着他东拐西拐半天也没找对地方。在第四次经过一个路口并差点被其他人发现时,他们慌忙躲进一个无人的储物间。溯终于按耐不住地问:“你要带我去哪?”

  桃汐低头看了看他们拉着的手,猛地松开。“我记得是这条路,昨天明明走过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哪。”溯叹了口气。

  “嗯?”

  “走吧。”他拉起她的手。

  “外面有人。”

  “要是不想登上明天的新闻头条,就听我的。”

  她听得怔住。

  溯的目光像柔软的布,轻轻擦干她心中的乱。

  ---------------------------------------

  “昨天听你的助理说你想吃冰淇淋。”桃汐浅浅地笑,用舌尖舔了舔手中的草莓冰淇淋。

  店外的人三三两两地路过,没人在意到角落里的这家老式甜品店。

  “嗯。”溯用手肘拄着桌子,眯起眼睛笑着打量她。“很少有人知道这家店。”

  “我也是偶然听到别人说起的。”

  她躲闪着他的目光,不敢把悄悄跟着他才发现这家店的这个秘密告诉他。

  “你第一次来横店?”他问。

  “我第一次拍戏。”她小声说。

  “嗯……”他笑,“看出来了。”

  “没那么差吧?”桃汐做了一个沮丧的表情。

  “还好吧,”溯思考着,“今天请你吃冰淇淋,以资鼓励。”

  她愣了一下,才发现他什么也没点,只是一直坐在对面看着她吃那碗冰淇淋。

  “本来没什么信心的,听你这样说完,”桃汐笑了笑,“感觉我也蛮不错的。”

  “没有信心也不是一件坏事。”他似乎不太在意她说的话。

  “有信心也不是一件坏事。”

  “嗯?”溯皱了皱眉头。“比如呢?”

  “比如……”桃汐把冰淇淋放在桌子上,端正地坐好,

  “比如喜欢我的人,我有信心让他先告白。”

  “……”

  沉默。

  “嗯……”她先打破了沉寂,“我和她谁演得好?”

  “谁?”他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希。”

  她的名字像一把透明的枪抵在他胸口上。

  “……”

  “不想说算了。”桃汐赌气似的撇嘴,心里慌张的不行。

  希是这部剧的女主角,不仅长着一张令人生恨的漂亮脸蛋,而且年纪轻轻就以出道作品成名,坐到了影后的位置。不仅如此,其背后的资本更是强大,在片场可以对导演呼风唤雨,还可以叫全剧组的人都等上她两小时,只为了一杯没喝到嘴的奶茶。

  无理取闹。

  这是桃汐对她最多的评价。

  “我和她不熟。”溯侧过脸。

  她低下头,没有说话。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希想和溯炒绯闻,因戏生情,才子佳人,多么般配。最造化弄人的是这部戏的女二号也叫“汐”,戏里的小汐是爱而不得的苦情女配,戏外的希才是势均力敌的完美女友。

  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桃汐连新闻头条的标题都已经帮他们想好。

  ---------------------------------------

  听了他的话,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又是沉默。

  他的目光始终盯着窗外。

  “她很漂亮,”他开口。

  “……”

  “演技不错。”

  “嗯……”

  “台词功底也不错。”

  “你想说什么?”她打断他的话。

  “你想听什么?”

  四目相对。她默然看他。

  “你喜欢她?”她脱口而出,来不及撤回。

  “我不喜欢。”

  掷地有声。无论是他的话,还是她悬着的心。

  也就那么几秒钟,或许更短,时间仿佛停滞了,溯好像一直等着她的下一句话,不安像一只断了翅的鸟,在血管里疯狂乱撞。

  “是我的一个朋友……”她胡乱地答,明明没有人在意她为何这样问,

  “是我的一个朋友问的。”她说。

  这是他们都不想听到的答案。

  溯低下头,眼里的温柔写下了最后一封遗书,满眼是心动与期待在宿命面前的无能为力。

  像是永远说不出口的告白,开口就是“我的一个朋友”。

  ---------------------------------------

  “杀青快乐。”她打开门,发现她的王子正捧着一束香槟玫瑰站在她的门前。

  “明天就见不到我了”,她接过花,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感觉如何?”

  听了她的话,溯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他把门轻轻关上,常喷的?HOMME味道顺着风飘进她的鼻腔,皮草凛冽的香气让今天的他多了一些成熟。

  他没说话,转过头看她,她的脸上浮现温柔的笑,视线落在他肩头的雨滴上。

  “外面还在下雨?”她问。

  “嗯”,他点点头,“一直在下”。

  梅雨总是意犹未尽的,在城市坠落的微光间肆意散落。桃汐打开窗,柔和的晚风带来远处海水的馨香和柏油路面的焦味,连空气都是夜晚将至的薄荷色。

  “一直没出门?”溯把蛋糕放在餐桌上,发现桌面上摆着的还是昨天的剩饭。

  “不想出去。”她笑。

  “我听说你不准备参加发布会。”他问。

  “是啊。”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桃汐把花插在透明的琉璃瓶内,走到餐桌前坐下,溯看着她身上的白色流苏裙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

  “我可不想亲眼见证你们的爱情。”她挖苦地笑。

  溯的眼神闪躲了一下,却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我也不想那样。”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闷。

  “你会想的。”

  他抬起头,满眼质疑地盯着她。

  “你们很般配,不是吗?”她继续说。

  “我说过我不喜欢她。”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有些激动,连声音都在发抖。“但她喜欢你,她想和你在一起,过不了多久你们的恋情就会被公布,对吧。”

  “小汐,”她的这番话听得他痛苦,“今天能不能别说这些了。”

  “今天不说,什么时候说?”她苦笑,“我们还有明天吗?”

  “别骗我了,我早该知道你们会在一起。这部电影就是一场骗局,她借着电影的名义爱上你,你们早就商量好了。”她开始小声抽泣,“到时候所有人都来祝福你们,你们的照片会挂在这座城市最大的广告板上。而我,”她走到窗边,任凭风吹乱她的头发,“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

  夜幕从天上坠落,街面上到处都是流光溢彩的霓虹,泪水被风吹得干涸在脸上。她打开唱片机随便播了一首歌,抑扬顿挫间散发着他们初见时的芬芳。

  ---------------------------------------

  “Keyshia Cole的Fallin‘ Out,你也喜欢这首歌?”

  “是啊,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

  从认识溯开始,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知道他也喜欢这首歌开始,桃汐无时无刻不在循环这首歌,不过在此刻,她却有种快乐的痛感。

  时间越久,越接近谎言,他们的爱情宛若危险地飘零在火山口的花瓣,随时面临着粉身碎骨的结局。

  “小汐,”他的嗓音已经有些泛哑,“你知道,自从我进这个圈子开始,就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遇见你是我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会在第一眼就吻你,带着你走。”溯走到她身边,双手拂上她的肩。“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没资格谈爱一个人,”他轻声说,“可你很特别,我舍不得。”

  “漂亮的话,你总是一套又一套。”她转过身,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她的双手用力地环住他的身体,好像这样就可以留住他似的。

  他肌体的温存,熟悉的香水味,他们的故事一帧一帧地在脑里播放,她好像突然就明白了,有的人的出现,只是为了给她上一堂课,爱而不得才是人生常态,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他说得对,不可能的事,开始就是结束。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行人神色匆忙地奔赴在各自的回航线上,窗内的人相拥着呼吸,享受最后一刻的静寂。

  “你还记得吗?”他怀里的人突然开口,“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雨天。”

  ---------------------------------------

  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那天收工已经是凌晨,因为拍摄内容是他们单独的对手戏,所以片场没有太多人在。他偷偷绕到房间外的一个小隔间内,从大衣口袋翻出一根香烟,刚打算点燃,却发现有人跟着他一块进了隔间。

  刚一定睛,是女二号,她穿着一件白色流苏裙。

  与她不期而遇,他的心砰然一跳,让他恐惧又兴奋。

  “你怎么抽烟啊。”她问。

  “上中学时就抽了,戒不掉。”

  “粉丝知道了恐怕要心碎。”

  他摇摇头,“没办法。”

  她没再说话,看着他把那根烟点燃叼在嘴里,吐了口烟圈。

  “冷的话就先回去吧。”他忍不住开口。

  “可以戒掉吗?”她还是盯着他看。

  “什么?”

  “我说,你可以把烟戒掉吗。”她重复了一遍。

  “有时候烟瘾上来了会难受。”他迟疑地说,不明白她说这些话的意义。

  “这样。”

  她转身想要跑走,突然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想回头和他说话,他的眼眸中倒映着的她的影子越来越大,直到她炽热的呼吸靠近他的唇边。远处不知道何时突然响起的烟花声,绚烂的光影斑驳着潮湿的墙壁。

  话毕,她吻了他。

  记不清是几秒钟,他的脑内一片空白。

  心跳的声音实在太吵了,连烟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现在,可以戒掉吗?”离开他的双唇,女孩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笑。

  ---------------------------------------

  “如果你还爱我,”桃汐抬头看着他,“我不想看到那样的结局。”

  “我会的。”

  “以后不要再抽烟了。”她的泪水涌在眼眶里。

  “我不该有秘密,”他低语,“从前,抽烟是我最大的秘密。”

  “后来我把烟戒了,”他的声音颤抖着,满是对现实的无能为力。

  “爱上你就是我唯一的秘密。”

  ---------------------------------------

  ---------------------------------------

  “小汐姐?”在她店内打工的一个叫小月的女孩轻轻拍了拍她,她缓过神,才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

  “小汐姐,我先走啦。”小月指了指钟表,示意她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好,”她看了看窗外,雨还没停,“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

  女孩冲她神秘地笑了一下,“今天先不回家,我要去看溯的路演。”

  “谁?”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心脏好像漏了一拍。

  “溯啊,一个一直很火的男演员,”小月的眼里在放着光,“今天有他的电影发布会,就在时代广场。”

  桃汐看着她手指的方向,那张偌大的广告牌上映着一张熟悉的脸。

  ---------------------------------------

  ---------------------------------------

  电影杀青后的第六个月,桃汐瞒着所有人偷偷买了一张电影发布会的门票。

  已经六月没见,台上的人还是那般炫目,她站在不远处眺望,在一群狂热的粉丝中显得异常冷静。

  她不敢说站在他身边的女主角有多令人羡慕,只是他看着那人笑着的瞬间,令她熟悉又陌生,仿佛犯了深海眩晕症。

  回过神来,主持人突然问他有没有心仪的理想型。

  她早已知晓了答案,看向窗外不知何时突然下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夏风缓缓吹拂她鬓角的碎发,目光绕过许许多多个别人,小心翼翼地瞄向他——心上人在不远处温柔地注视着她。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

  温暖又孤寂的空气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冲上去拉住他的手,即使不能拥有,至少这一刻的喜欢,真实得仿佛触手可及。

  “我不算你留下来的理由吗?”

  有什么东西紧紧揪住她的心头,是这段感情的不合时宜和转瞬即逝。

  记不清是他先移开了目光,还是她先转过身离开。她在一片人潮喧哗中向着屋外走。

  她不想听他的答案,也不想听。

  屋外的雨下的太大,她懵懵懂懂地明白,好像此刻连撑伞也没用了。

  ---------------------------------------

  ---------------------------------------

  “你真的不用等我。”店里已经打烊,桃汐帮自己做了一杯冰美式,走到靠近吧台的位置坐下。

  “正好我留在家也没事。”小月笑嘻嘻地说,举起一杯抹茶拿铁猛喝一口,“小汐姐,刚才我看到那个大明星啦!”

  “今天晚上你已经说了三遍了。”桃汐无奈地笑。

  “他真的好帅,腿有那么长!”小月比划着,眼里的爱慕仿佛要溢出来。

  桃汐小酌了一口冰美式,“嗯,我见过。”

  “什么!你居然见过!”女孩激动的快要跳起来。

  “给你讲个故事吧,”她犹豫了许久,开口说道。

  “我从前交过一个男朋友,”她笑了笑,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就仿佛是——青春那样,触手可及又转瞬即逝。每个躺在他怀里睁开眼的瞬间都很漂亮,叫住他时他会扯起嘴角的微笑。那时年轻,以为自己拥有得到一切的能力,以为美好的事情永远即将发生——”

  “那你们为什么分手?”她突然打断桃汐的话。

  “因为不合适。”

  “家庭不允许吗?”

  “不,”她温柔地说,“就像一棵树爱上了马路对面的另一棵树,”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她苦笑,“不可能的事,开始就是结束。”

  窗外的雨还下个不停,薄荷味的空气从窗户缝内钻进来,让她打了个寒颤。她笑了笑,起身去柜台里拿一件披肩。

  “没有好好告别的人一定会重逢的。”小月大声地说。

  话毕,门口突然传出有人推门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烊了。”她背过身去把披肩披上,头也不抬地说。

  “没关系,”那人站在门口注视着她,“我是来找人的。”

  “这……这不是……”小月激动的捂住了嘴。

  桃汐听他的声音熟悉,抬起眼来看他,刹那间,仿佛有剧烈的日光从头上笼罩下来,几乎是失明一样的刺痛感。

  她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溯冲她摆了摆手,手中攥着的一捧鲜花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他正温柔地看着她。

  门外不知何时涌进的狂热粉丝疯狂呐喊,她站在喧嚣里,渐渐恢复了心跳。

  桃汐望着他,瞬间觉得雨停了。




如果喜欢《梅雨季的告白》,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小兔子617所写的《梅雨季的告白》为转载作品,梅雨季的告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梅雨季的告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梅雨季的告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梅雨季的告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梅雨季的告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