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死而替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五章 跪拜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五百四十五章 跪拜

小说:死而替生 作者:听日

妖变之夜炎京各地死伤惨重!

北辰关南溟关两大咽喉,在妖变之夜被叛军趁乱攻破!

十万叛军正朝着炎京进发,随时都可能攻打国都!

炎京城防空虚,不堪一击!

接二连三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坏,一个比一个令人心惊胆跳。就当炎京百姓惶恐不安,富户争相收拾家当逃离,地痞流氓乘机捣乱,治安急剧恶化的时候,一则来自皇庭的消息瞬间令全城人都安定下来。

「水云宫将在三日后举行登基大典,于登天台执掌辉耀,庇佑苍生。」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新皇平安,乃众生之愿,民愿折寿,换新皇平安长寿!民愿折寿,换辉耀千秋万代!”

“愿天阳大君,聆听草民之祈,天从人愿!愿列祖列宗,聆听后代之音,心想事成!”

“民愿折寿,祈求辉耀江山,如月之恒!祈求仁德新皇,如日之升!”

奎念弱在去市场买菜的时候,一路上看见无数临时搭建的小祭坛,无数人跪拜在路边,面朝皇庭,叩首祈愿,声音喊至沙哑也不休息,额头叩至流血也不停止。

一句一叩首,一声一祈祷。每一条胡同,每一条街道的民众呼声都连成一片,他们的声音在炎京上空回响,他们的叩首沿着大地传递到皇庭深处。

他们是那么的狂热,那么的虔诚,老人在地上长跪不起,小孩也不敢调皮捣蛋学着爷爷奶奶一起跪拜,正在工作的青年妇女在空闲的时候也会祷拜,甚至因为他们只能抽空祈祷,所以他们的祈祷声更加洪亮,他们的叩首声也更加清脆。

走在傍晚的街道上,奎念弱看着路边跪满了无数叩首的百姓,夕阳余晖落在他们虔诚瘦削的脸孔上,泛起神圣的光泽。不知为何,她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仿佛站在路边的,是一位位催命恶鬼,而这座繁华的炎京,更像是一座枯朽坟墓。

她提着菜篮子,快步回到朱雀胡同的小家,一进门就看见黎莹、琴悦诗、千雨雅三人在玩无双杀乱战,急忙忙去厨房将菜篮子交给正在做饭林雪,然后出来抓住黎莹的手臂:“黎莹,你真该出去看看,外面所有人都在为水云祈祷,为水云庆祝!”

“那不是挺好吗?”

“但,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奎念弱语气十分纠结:“他们明明知道水云登基后就要用圣剑辉耀击退敌军,而使用圣剑辉耀是必然会耗损寿命!他们明明知道水云登基就命不久矣,但他们却……总之我听得心里很难受,很不舒服,但我想生气都不知道该向谁生气!黎莹,我——

“先等一下,这是我的回合。”

奎念弱哦了一声,以为黎莹打完这个回合就会跟她聊天。

然而黎莹却是将手牌盖在桌上,然后转身把奎念弱打了一顿,拿出几根发绳将奎念弱的手手脚脚绑起来,从奎念弱怀里拿出一张手帕塞住她的嘴,将她扔到长椅上。

然后黎莹回到牌桌,打出一张锦囊牌:“先发制人。”

“呜!呜呜呜!”被绑住的奎念弱在长椅上不停滚来滚去挣扎,她刚才也不是不想反抗,但激活了仙血体质的黎莹能使用扭曲现实的法力。虽然融会贯通境武者就能免疫法力的偷袭,但在低级武者的战斗里,法力相当于风灵月影级别的作弊器,奎念弱被黎莹压制得几乎根本还不了手。

但大家都没理会她,继续打牌。途中林雪出来看见这一幕,问了一下情况,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们别欺负念弱啊。不过,念弱你也先冷静一下。”

说罢,林雪居然直接回去做饭,也没解开奎念弱的束缚。奎念弱呜呜两声,发现没人理会她,委屈地都快掉眼泪了。

“小雨你救不救我?你如果不救我,你一个人挡不住满状态满装备的诗姐!”

“不救。”千雨雅十分冷漠。

黎莹无奈放下手牌,过去为奎念弱松绑。奎念弱也没大吵大闹,委屈兮兮地说道:“你干嘛绑住我啊?”

“因为你吵到我了,更因为我现在打得过你。”黎莹说道:“不趁打得过你的时候多欺负你几回,日后可就没机会了。”

“还有,你明明看到外面的情况就感到不舒服,然而回来后还特意向我们转述外面的情况。我说得文雅一点,你这是希望跟我们同甘共苦;我说得粗俗一点,你这是在外面吃了屎回来还找我们亲嘴。”

黎莹抓住奎念弱的肩膀摇来摇去:“你不开心还让我们不开心,你说你该不该打屁股,该不该绑起来,该不该戴口塞?”

“……该。”奎念弱瘪着嘴点点头。

正在打牌的千雨雅跟琴悦诗对视一眼,通过眼神接触,她们不约而同达成一致的共识:以后她们这群闺蜜得严格限制奎念弱的交友情况,不然一个不留神,奎念弱很可能就会被哪个野男人拐走,过几年再见怕不是几个孩子的娘。

黎莹说几句歪理就把她绕进去,倒也不能说她蠢,只能说她吃下去的营养可能大部分都被胸部和头发吸收了。

“我也明白你的心情,”黎莹拍了拍奎念弱的脑袋,叹气道:“你是不是觉得外面的人太功利了,没有丝毫同情心,仿佛恨不得水云今天就执掌辉耀损命驱敌,将水云当成圣剑辉耀的祭品?”

“对对对!就像你说的!”奎念弱连连点头:“所以我心里才这么难受,感觉全炎京可能只有我们还在乎水云的生死。”

“你也不必将外面的人想得太坏,”千雨雅平静说道:“他们不是我们,水云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皇室的符号,一个陌生人,一个从天而降帮他们消灾解难的救世主。他们不知道水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一个成绩平庸的学生,一个怕孤独又爱做梦的女孩。”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自然就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关心水云。他们没有关心的义务,他们只有感恩的义务。在感恩这一点上,他们做得很好。“

“你觉得他们在催水云去死,但他们又何尝不是用这样方式表明自己并非忘恩负义之辈?功利之心人皆有之,但感恩之心也一样,世上之事并不是非黑即白。”

“绝大多数人跪拜,令他们跪下来的,确实是赤裸的欲望,但令他们拜下去的,却未必不是真诚的感激。”

“我其实也明白……”奎念弱垂头丧气:“但我心里就是觉得这样……太残忍了。”

“让一个我们的同龄人聆听这众生的祈愿,被迫承受这份厚重的责任,确实是过于残忍。”黎莹叹气道:“该不会是朝廷怕明水云不愿意启动圣剑辉耀,所以特意在民间推波助澜吧?”

“不。”琴悦诗摇头:“虽然确实是有人推波助澜,但朝廷并没有插手……不过,朝廷默许了。”

“是谁在推波助澜?”

“贵族,商会,世家。”琴悦诗淡淡说道:“虽然我们琴家没出力,但蒸汽商会给钱了。那些人跪拜起来之所以会这么利落勤奋,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上等人会给钱。”

黎莹恍然大悟,奎念弱却还是有些不解:“上等人为什么会给钱?”

“一旦遭遇兵灾,平民最多就丢了条命,烧间房子,算什么损失?但贵族商会世家,才是外区军队眼中的肥羊。一旦叛军入城,上等人几代人几百年的积累就毁于一旦,他们怎能不着急?”琴悦诗说道:“他们承受不起水云胆怯的损失,他们必须让水云鼓起勇气,必须让水云心甘情愿!”

“炎京所有人的生死、财产、前途、命运,都系于一人之上。”林雪捧着一碟菜从厨房出来,放在饭桌上:“她虽然有万千臣民,却仍旧只能孤军奋战。”

林雪的手艺很好,今晚的饭菜仍旧很香,但所有人都食不知味。挑起话题的,依然是奎念弱这个不会读空气的家伙:“还没琴老师的消息吗?”

“我去医官司问过颜老师和宁老师,宁老师说她也不知道,但琴老师肯定安全。”林雪说道:“校长肯定知道琴老师下落……但现在皇院不许进出。而且,昨天他没跟我们说,现在也不可能告诉我们。”

昨天中午,她们几个茫然地被茶欢赶回家,茶欢只是跟她们说‘学院有事找琴老师协助’,她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一个学生会相信茶欢的审美观,也没有一个学生会怀疑茶欢的人品。

直到下午皇庭传出「水云皇辉耀兴」的消息,她们才知道大事不妙。

“为什么要关住琴老师……”

“因为他跟你一样,他认识那个活生生的‘明水云’,而不是万民跪拜的‘水云宫’。”黎莹说道:“但跟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只能在这里生闷气,而他有能力改变结局。”

“他改变不了。”琴悦诗说道:“我们已经没机会逃离炎京了。我们想要活下去,一样得依靠水云执掌辉耀镇压叛军,一样只能接受水云的庇护。”

“在这一点上,我们跟外面那些跪拜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哪怕我们比他们多一点同情心,但光凭心意,我们又能守护得了什么?”

“刚才小雨说得对,不要看不起那些人。因为从结果而言,我们跟他们都是一样的……大哥他也一样。”

如果说奎念弱只是喂屎,那琴悦诗这番话简直是将粪坑给炸了,其他人觉得这饭菜更难下咽了。

“估计在水云登基之后,我们就能看到琴老师了。”

良久,林雪语气轻松说道:“到时候琴老师应该不会当老师,而是进入朝廷辅助水云。”

黎莹附和道:“按照他的身份,起码得是纯蓝干员起步吧?”

琴悦诗不屑一笑:“学院首席毕业生都能纯蓝干员起步,你这也太看不起有从龙之功的剑鞘了,更别提水云有平叛之功,朝廷根本没法违抗她的权威。按我看,大哥最低是紫蓝干员起步,直接穿上紫袍佩戴金玉长锏,成为阁臣实相也并非不可能。”

“阁臣实相……那诗姐你们琴家岂不是能鸡犬升天?”

“你这话说的忒难听了……但朝中有大哥,统计司有二哥,而我负责商会经营的话,成为炎京豪族确实指日可待。如果大哥再拿到一个封号爵位,琴家甚至能成为新晋的贵族世家,与国同寿!”

“这么说来,如果我们踏上仕途的话,水云应该也会提携我们……”

“什么水云,你给我放尊重点,那是尊敬的女皇陛下!”

“黎莹你别急着拍马屁,朝廷干员可是有考核的,虽然对皇院学生而言几近虚设,但你的学业成绩……”

“如果通过考核后起步就是纯蓝干员,那从今天开始,只要我学不死,我就往死里学!”

“决心很坚定嘛!那你还打不打无双杀?”

“每天只要赢一盘我就不打!”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学习了?”

林雪、琴悦诗、黎莹三人热烈地讨论起来未来,奎念弱却是红着眼闷头吃饭,而千雨雅脸色平静,根本没掺和她们的谈话。

慢慢的,饭桌上的话语声越来越低,越来越少。

最后,琴悦诗重重放下饭碗,冷声说道:“就算是我,也不会赚朋友的卖命钱!”

黎莹颇为无奈:“但我们除了畅想未来尽量让心情好一点以外,又能干什么?我们根本没有影响局势的能力。”

“琴老师或许有。”林雪说道:“如果他能见到水云,或许结局会不同……”

“他没有!”琴悦诗忍不住反驳道:“他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执掌圣剑辉耀,炎京被攻破,到时候就是大家一起死,明水云等皇族必定是第一批死!现在只需要明水云牺牲,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大哥他或许变成了好人,但他骨子里终究是冷静的人……他就算不愿意,也会强迫自己接受现实!他不可能劝水云走死路,连累我们所有人一起陪葬!”

“不。”

千雨雅放下饭碗,平静说道:“如果红乐兄长没有办法,他就不会被人关起来。而他现在被关起来,只能说明他试图反抗水云的决定,所以朝廷才不得不关住他。”

“红乐兄长绝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他既然选择反抗,就说明他有更好的方法,能达到一个所有人都不需要哭泣的结局……但不知什么原因,他没能让朝廷让水云接受他的建议。”

话音落下,千雨雅忽然站起来:“等了一天,红乐兄长还是没有出现,我们也该行动了。”

“你想做什么?”林雪问道。

“让他跟水云见一面。”

黎莹:“但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连琴老师在哪都不知道!”

“尽己所能,尽力而为。”千雨雅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利用我们在炎京的所有资源,为红乐兄长铺出一条通向水云的康庄大道。”

“没有意义!”琴悦诗站起来拉住千雨雅的手:“我大哥他不可能有办法!都已经到了必须要圣剑辉耀才能破局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能有什么办法?他能歼灭万人大军?还是能呼风唤雨,杀人无形?”

“你是太小看圣剑辉耀,还是太高估我大哥了?”

千雨雅表情平淡如湖,无悲无喜,她看着琴乐阴的双眼,说道:“悦诗你刚才有句话,我非常赞同。”

“什么话?”

“我们跟外面那些跪着的人,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千雨雅说道:“不过,跪着跟跪着也是有不同的。虽然我们没办法站起来,但我们可以努力别趴下。”

琴悦诗微微一怔,松开了手。

“我明天去找楼老师。”奎念弱忽然说道:“我知道楼老师的住处!”

“我去联络无双杀研究会的会员,他们很多都是贵族子弟,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黎莹说道。

“我继续去医官司找颜老师跟宁老师。”林雪说道:“她们也认识水云,她们肯定愿意帮我们。”

“统计司……”琴悦诗叹了口气,无力地坐下来:“我今晚回家找二哥,让二哥去找衔蝉尘尘……统计司肯定知道点什么。”

“很好。”

千雨雅点点头,穿上外套准备出门。

林雪愕然问道:“你现在就要出去?你要去找谁?”

千雨雅踏入凛冽的寒夜,给屋里留下一个名字:

“白夜。”

PS:大章二合一,不分了,早点睡觉。




如果喜欢《死而替生》,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听日所写的《死而替生》为转载作品,死而替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死而替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死而替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死而替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死而替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