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血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章 触手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1章 触手

小说:血税 作者:大瓜熊

  寇诺号被粗硬的绳索拖拽在飞叶号船尾20米的距离。她的甲板上被安置了许多煤油灯和火炬,让人在飞叶号上清楚地看清。

  嘉拉迪雅靠在飞叶号船尾的船舷边,看着一旁警戒的格里菲斯走来走去:“不是说好了不能随身带武器上船的吗?现在就我没有武器,感觉像没穿衣服一样。”

  格里菲斯忍不住看了看精灵窈窕的身姿,急忙收回视线,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递了过去:“这个给你。”

  “嗯,”嘉拉迪雅接过武器,检查了一下刀刃,点点头便插在长筒靴里。

  “说不定有某个幸存的乘客,正通过缝隙看着我们,”精灵少女的语气里有些淡淡的埋怨,“他正在向我们呼救,但是因为伤势或者别的原因我们没有听到。”

  格里菲斯望了望女孩,把本来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这样的心思和念头并不少见。在格里菲斯刚刚踏上战场时,他和他的同伴们常有类似的想法。

  “你见过熟悉的亲友在战斗和意外中遇害吗?”格里菲斯说道。

  “没有,”嘉拉迪雅摇摇头,接着有些生气地问道,“你是想说我没见识吗?”

  “不是。”

  “那你要说什么?”

  “我在想,没有失去过珍惜的人,很难体会到那一刻和此后的遗憾,”格里菲斯嘴里有些苦涩,“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要有那样的经历。”

  精灵女孩一下愣住了,她望了望格里菲斯,又低头想了想,像是理解的点点头。

  过了几秒钟……

  “她是谁?”

  “嗯?”

  “是那个叫克丽丝塔的女孩吗?”

  “……”

  夏日的夜晚平静如常。当温暖的夜风拂过面颊,有那么一段时间,两人几乎忘了为什么要在这里值守。

  甲板上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巡逻的拉纳和缪拉来到了船尾。

  “换班了。有什么异常吗?”拉纳按着腰间插着的两柄利斧问道。在他问话的时候,身边的缪拉始终面朝相反的方向警惕着。

  “寇诺号没有动静,”嘉拉迪雅回答道,“水面也很平静。你们呢?”

  “有水手说底舱那里有声响,已经安排人去查看了,没有什么发现,”拉纳说道,“没有值班任务的学员都集中在甲板下第一层的客舱里,方便守卫。”

  “好吧,那我们去休息一会,”格里菲斯向同伴们点点头,与精灵一起往客舱走去。拉纳和缪拉接替他们的位置继续警戒。

  “要不要去底舱看看?我用聆听和灵感检查一下,”嘉拉迪雅慢慢地沿着扶梯走下船尾,“寇诺号的情况太诡异了,我觉得按照常规进行巡逻和警戒也不够。”

  去看看倒也无妨……格里菲斯点点头,顺手从甲板边拿起一块临时制作的木制盾牌向着下层走去。

  两人首先路过其他学员休息的船舱。几个修托拉尔和水手用匕首和木棍武装起来,警惕地守卫在那里。霍蒙沃茨的其他一年级新生们无论出身高低,全都和船员一起在地铺上休息。

  再往下的一层船舱是厨房、餐厅和行李库房。由于执行警戒的缘故,这里已经空无一人。

  格里菲斯举着木盾走在前面,时不时确认下嘉拉迪雅是不是还跟在自己身后。索尼娅施法形成的光球依旧明亮地在他身边环绕,丝毫没有泯灭的迹象。

  甲板下的第三层船舱已经位于水线以下。坚固的船板时不时传来沉闷的嗞嘎声,

像受到了挤压一样。

  这里划分了多个舱室,大都用来堆积一些酒桶和运往霍蒙沃茨的食物和杂货,可以通过几处直达甲板的天井进出和装卸。早已设置好的油灯提供了良好的照明。

  好像没什么异状,格里菲斯小心地推开一个个舱室的门,接着火光向里面探去。

  “吧唧!”

  脚下突然传来了踩水的声音,格里菲斯急忙低头看去。无色的积水从前方一个舱室的地板上渗出,已经流淌到了通道里。

  “格里菲斯。”跟在背后的精灵女孩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几乎整个身体都靠了上来,不安又紧张地问道:“这里有积水!”

  对于航行于大海的帆船来说,底舱渗水不是稀奇的事情。构成船体的木料遇水会膨胀,因此造船时木料之间会留有空隙。

  “帆船渗水不奇怪。如果事先不留出空隙,膨胀的船板会变形的,”格里菲斯无所谓地解释道,“我以前搭乘海军的运输舰去东方的时候,在这种潮湿的地方住得快吐了。”

  “可是我们族人的帆船不会渗水,”精灵摇摇头,“虽然我们的船更漂亮、精致,但也是木头造的。”

  没有渗水是因为精灵的船只有着魔法或者特殊材料的封闭效果吗?霍蒙沃茨的飞叶号被加持了急速和稳固的魔咒,整体上已经可以看作是一件巨大的附魔物品。按说也应该有类似效果,那么依然还会渗水……

  难道!

  格里菲斯毛发竖了起来。他将视线投向渗水的船舱,握紧匕首手持盾牌靠了过去,轻轻推了下舱门。

  “嗞~”

  舱门发出了让人牙痒的声响,打开的缝隙让柔和的光芒照亮了不大的空间。

  照明的光亮在地上的积水中晃来晃去。格里菲斯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在视线可及的地方发现危险。但是,守护魔咒的光球突然变得黯淡,就像是被罩上了一层薄纱一样。

  见习骑士迅速抬头望向头顶,低矮的甲板并不能隐藏敌人。

  如果有什么东西躲在船舱里的话,现在它唯一能够躲藏的地方就只有门后的狭小空间。

  格里菲斯扭头看了眼站在一边的精灵,向她点点头,紧接着用力向舱门撞去。

  舱门撞上什么东西,一丝响声都没有发出。与此同时,漂浮在船舱中的光球就像是被泼了油漆一样泛出绿色和黑色的阴影,开始迅速瓦解。

  嘉拉迪雅的尖耳朵一下竖了起来。她清楚地看到,被格里菲斯的撞开的舱门并没有紧贴墙壁。

  有东西在后面!可以隐匿气息并且污染守护魔咒的某种东西!格里菲斯同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举起利刃,向着舱门奋力刺去。

  匕首刺穿了木制的舱门,传来一种怪异的手感。还不等格里菲斯弄明白这是怎么样的感觉,巨大的力量就从门后弹了过来,推着木门砸在他的脸上。

  见习骑士没想到在这样一点的狭窄空间里竟然会爆发出这样巨大的力量,被拍在脸上的重击打得跌倒在地。

  “啊!!!”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嘉拉迪雅发出了一声尖叫,抓住格里菲斯拖着他就向楼梯逃去。

  被拍得头晕眼花的格里菲斯只听到四周响起了鞭子抽打空气的撕裂声、巨大的撞击和破碎声。

  熟悉的黏稠液体流进嘴里。格里菲斯辨认出这是自己额头和鼻子上流出的鲜血。

  嘉拉迪雅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像一阵风一样拖着晕头转向的同伴逃进楼梯的拐角,只给格里菲斯的视线留下一片模糊的景象——

  许许多多的粗大影子冲破了各个舱室的木门,像是触手,又像蠕虫,在狭窄的通道里疯狂而扭曲地挥动着。

  被这一幕疯狂景象惊吓到的格里菲斯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东西。难以辨认的呓语声在他的大脑中呼啸。恐惧、胆怯和混乱的情绪搅成一团,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要不是嘉拉迪雅拖着他,格里菲斯甚至连动一动都困难。

  ……

  飞叶号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惊恐的尖叫声。守卫在各处的修托拉尔在同一时间遭到了攻击。

  “格里菲斯,坚持住。”

  一个轻柔又惊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两种不同味道的液体被灌入口中。

  “咳咳咳!”格里菲斯清醒了过来,发现索尼娅正关切地看着自己,而他的脑袋就枕在女孩的腿上。

  “我发生了什么?”恢复意识的格里菲斯像弹簧一样坐了起来,“现在什么情况?”

  “你晕过去了,”索尼娅脸上苍白,“飞叶号正在被怪物攻击,教授带着大家刚刚封闭了舱门。”

  在两人的身边,嘉拉迪雅和另外几个修托拉尔都手持武器守在两头的舱门口。好几个男孩子手持魔杖和桌椅,一边发抖一边盯着木头做的舱门。

  在旧书屋遇到的双胞胎男孩也在船上,他们抱在一起,用一模一样的语气同时尖叫着:

  “这是什么鬼东西?(它是怎么冒出来的!)

  “它们要冲进来了!(我们快要完蛋啦!)”

  乱哄哄的声音此起彼伏。

  “拉纳,拉纳在哪里?”

  “玛丽安女士,我们需要支援!”

  所有人都是一副吓坏了的表情,还有好几个新生瘫倒在地,从嘴角流出口水,像格里菲斯此前一样失去了知觉。

  “镇定,镇定,”姿态端庄的教务长玛丽安女士手持魔杖喊道,“我们已经关上了门,它进不来。霍蒙沃茨的教授和王室舰队很快就会赶到。”

  听了玛丽安女士的话,闹哄哄的船舱里稍稍安静了一会。

  就在这时,头顶的甲板上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惨叫声和怒骂声,接着便是重物撞击甲板的巨响此起彼伏,就好像有个巨人把飞叶号的甲板当作鼓面用力敲打一样。紧接着,船舱两头的舱门也被敲打起来。

  刚刚平稳了一点的新生们又惊叫起来。

  格里菲斯抓起一支火炬准备冲向舱门的位置。这时,腰间传来轻微的拉扯,他急忙扭头看去,只见索尼娅睁大了眼睛,手指着一侧的墙壁,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那,那里。”

  格里菲斯急忙转头看去,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寇诺号的舱门没有破损的痕迹。

  已经关闭的舷窗上留着极小的缝隙,一团扭曲、死灰色的像是软体动物触手的东西正一点点地从缝隙里挤进来,然后迅速膨胀伸展、肿胀。

  “啊!”

  好几个新生都目睹了骇人的景象,一起尖叫起来,其中几人晕倒在地。

  不等格里菲斯和其他人冲过去把这东西剁碎,更多的触手蠕动着挤过舱门、舷窗、天花板和甲板的缝隙,就像是从木头上长出来一样冒了出来,在船舱里扭曲缠绕。

  其中一条触手向着被吓傻了的菲欧娜缓缓靠近,像是在观察什么东西一样,在女孩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左右晃动着。

  还在担心拉纳的安全,平时喜欢看冒险故事胆子够大的菲欧娜像早晨的闹钟一样颤抖着。她身边的新生费舍尔用魔杖戳了一下令人作呕的触手。这东西立刻向后缩去。

  “呵呵!”费舍尔已经吓得扭曲的脸露出可怕的笑容,“这东西……”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肿胀的死灰色触手猛地扑了过来,裂开湿滑的外皮,像一朵花一样绽裂开六瓣。在裂开的触手内部,是层层叠叠的尖牙和一个黑不见底的巨大的口器,弥漫着尸体才有的恶臭。

  费舍尔被惊吓得一屁股跌倒在地,那个布满尖牙的口器如同觅食的毒蛇一样向着菲欧娜扑去。

  格里菲斯闪电般扑了上来,一把拉开菲欧娜,直面张开的口器,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将点燃的火炬插了进去。

  触手立刻抽动起来,张开的六瓣肢体像是癫痫病人一样手舞足蹈。紧接着,触手“轰”的一声炸裂开来,飞溅的粘液和骨片糊了格里菲斯一身。

  “反击!”从混乱和眩晕中缓过来的格里菲斯举起斧头高声喊道,“拜耶兰——万胜!”

  “Hurrah!”

  被眼前景象惊吓得几乎石化的见习骑士们本能地齐声怒吼。虽然他们人数不多,但是同时发出的战吼却如同上百军士的气势。正在用魔咒抵挡触手袭击的玛丽安女士、助教和几个勇敢的新生都觉得心神一震,魔杖上聚集的魔力顷刻间烟消云散。但是,那些没有施法的新生却感觉到精神一振,平白生出了反抗的勇气。

  旺盛的血气在密闭的空间中激荡,绽开口器的触手像是撞上了无形的墙壁,纷纷向后缩去。

  嘉拉迪雅感觉自己又看到了熟悉的场面,立刻收起无用的魔杖让到一边。在场的见习骑士们立刻聚集在格里菲斯身边,挥舞手中的武器向着到处蠕动的触手斩去。

  “玛丽安女士,请掩护大家跟在我们后面,”格里菲斯劈开一条触手,转头向着有些茫然的教授喊道,“大家跟上!”

  虽然甲板上不一定就会平安无事,但是总比留在这上下左右都被触手包围的舱室里要好。靠着战吼的效果,近百名学员一起向着上层甲板跑去。

  不计其数的肿胀、扭曲的死灰色触手已经裹住了飞叶号。它们在各种缝隙处疯狂扭动着,或是张开让人作呕的巨大口器贪婪觅食。

  




如果喜欢《血税》,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大瓜熊所写的《血税》为转载作品,血税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血税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血税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血税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血税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