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墨屏最新章节列表 > 那时候的他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那时候的他

小说:墨屏 作者:珞鹤

  他骑着自行车还是在小巷路上穿梭着,总然是那样的静悄悄地。民国十三年的时候,也是他父母结婚的时候,是在有些年后才有得他,正好赶上了三年解放战争的年候,操海群也是生来不容易,不过一晃是十五年之后的他了。他住在城里,时常到乡里与结识的几个好友在野外打打野鸡,久而久之难免会沾染些乡里男人常有的恶习,打架闹事不会常有,但是遇到几个看不惯的,与几个随边的胡友抡几拳头那是肯定的。乡邻的几个婆婆总是鼓动着他的老父亲将他送到政府去当兵去教养教养,那他八成是不乐意。一个人就回到城里,再也不想去到乡里,成天骑着那老牌的自行车,在小巷里胡乱转悠。城里不照乡里间的随意,往往就是那么冷清,互相间谁都不搭理谁。

  红找书在哪里就职,听人说,他就在的办公大院里有一棵红枣树。都快二十了,是时候找一下旧相识闹一份工就。打算上午摘几颗枣子先吃饱,下午便去找他。可这时候家里是待不住了,不然又是一点点的难地没有活头。

  找人想要办事,想拿别人枣子吃,那不带这样的。不仅不得拿,还得要送人家东西咧。想想之前他小时候他在猎园那怂样,被一条狗追着爬到了树上躲着还不停的哆嗦。一转眼,他小子还混得可以,在这里凭自己所知的,也就认识他才有在机关做事的。

  “参军!前几年要参军,我早去了。如果要说前途,得要学历……。难不成我这样年纪还要去学校陪着那些小屁孩一起读书……”

  “不晚,你才止比人家大多少。你从小就喜欢探案方面的小说,但是在这方面那是公务案地。要想从事这行,那得要资质和文凭。你离出生到现在才只有二十,再读书也不迟。再者,当兵要趁早。早些年闹得热火朝天的生产队,你就像不关你的事一样。要不看你当年年纪小,真应该抓了你。如果再这样,想做快活事又稳定的可没你的份了。”

  “红找书,你知道我的,什么事我探究不成。不是我不读,是压根就不喜欢这种沉闷的方式,不能大好年华浪费在书堂之内。就看你年长几岁,别以为我会求着你,你那点破事我还真懒得说。”

  “总不该去偷去抢吧。操海群!你有什么想不开可以说,你怎么敢这样说话。我这里可以发发小脾气,可不要在外人面前对别人这样说话,小心被当做纪律份子抓去了。我看你样就知道你也不是读书的料……”

  操海群这种臭脾气很显然得罪了红找书,红找书这个人自然不会再帮他。现在想来曾经的那几个城里的哥们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混得不好。思来想去就是一个晚上没睡着。第二天便起的很早,来到一个地方。他来到的不是一个可以让他值得精进的地方,而是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古庙,这是他常来的地方。这个古庙里好像有一种传说,但是对于他来说,则是他吐露心思的地方。

  遥眼中好像有一个女孩站在山峰的一个突兀。这么危险的一个地点,还是值雨后的时候。难不成是想不开,要去寻短见。要不是,如果摔下来,那恐怕是不会好好的。

  这时从天而降一个棉被遮住了他的眼,他被人从后面套住了头,然后狠狠地被揍了一顿,之后就不醒人事。

  在一个炕上睁开又睁不开的眼睛,隐约听到几个孩童的声音。

  “那个女孩从山崖上坠落下来了,死得好惨啊。”

  也许是爱好爬山,才使得他爱上那个地方。

经常来往那里,在山峰上应该有个亭子。那个女孩很奇怪,为什么不坐在亭子里……,她的死在之前为什么要找人打了他,送他来这种地方。

  她总是感觉有妖魔的骚扰驱使她走向了那个极端,在哪里的地方她信奉这里古庙的一个传说,所以她常常在古庙旁游访希望能化解某些事情。在古庙不远处也经常见到他。虽然她并不认识他,但是第一面觉得他并不陌生,似乎在哪个梦里他们时常相见。她知道他会来的,便雇请了人在山下等候着,以某种自以为的仪式将他暴揍了一顿,送到一个地方,她会让他明白。然而,她还不知道她会一失足落下山崖,至此,这只是个谜。

  他认为他既不盗墓也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犯不着会招惹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是这次刺激让他觉得他该去怎样来消除身上的晦气,之前就遇到过一个超前的神秘人,让他觉得自个就像是一个神话。

  抹铃的卷帘,敲醒地不单单只是一个人的神魂会让他苏醒,也或许是打破了回旋着在他心头,周而复始的那方壁垒,仿佛总是那份沉甸甸地在梦里需要别人解围的那种心境。要说不远处的嘈杂,只不过是人们闲下来的碎语,心情好的时候,这敞快地或许是聊以无人可听的接省,只当新寄外语算是长知识了,然而心情不好的呢,他可能是那种出自内心来自外在地对你的嘲讽。

  “叮叮……”

  也许这是姗姗来迟的一封回信,但是对于他的那份问候永远不会太迟。

  “操海群你的信,又在洗脸呐。”

  “洗牙呢。就不能换一种。总在说,放在门下塞进去就可以了。是希望每天见到我这张脸了。”

  “臭美。不过我觉得这封信有可能是那个人写的。拆开看,或许有惊喜。”

  “关你屁事。”

  他感到好奇地这封信,信里是一张过期的报纸。这团迷雾不单单如此,仿佛他又回到那个噩梦中……

  对于报纸上面所报道的,他闻所未闻。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在意这报纸上提到的那些事的真假。与其相信这些鬼神之事,还不如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也好等待着得来之易的事。

  战争早就已经结束,但是国内还是充斥着紧张的氛围。走在大街上就遇到和他一样年纪的年轻人,递给他一个传单。他意气风发地样子,在看到他接着看着传单的时候,于是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我们热血青年理当趁芳华的年龄为祖国做到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国家最危难之际,能召唤到我们,为革命未完成的任务抛头颅洒热血。”

  “嗯。说得好。不过我是一个不恪守时间和原则的人,你说像我这样的人,马克思理论思想的人还会要我吗。我看我是无可救药了,还是算了吧。”

  “哎。同志。不要放弃。党时刻等待着我们。如果想通了。我这有一个电话,后悔了,可以联系。”

  这红纸上一行潦草的号码,有些号码写得都分不清楚。如果打电话的话得到办公大院去,一般还是很难找到。这是如果没有意愿去的话,通常是不花这闲工夫的。

  回到家门口,老远就看到他老爹站在他家的门口等着他。他或许是太久没有回到那个家了,他的父亲才会颠簸很久跋涉到他这里来看他。他猜想这种情况不会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家里人怎么放心得下一个老人独自来这里。他有些不安地迈着小步,靠近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地他的父亲。陌生是因为最近他的父亲老了,以至于遥眼看到他的背影时算是很久才察到是他的父亲,没想到这年岁的衰落来得是那么的急,岁月如梭,他因年少时的冲动离开了家,今日已猜不到多久没有回去了。那蹒跚的脚步下每一步的挪动都是他回忆下的不忍地痛楚。

  “老爹。老妈和那几个兄弟姐妹还好吧。老长时间没回家看看,老想你了。”

  “你还好意思说。腊儿死了。在家等了你三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还是那幸福残缺的主儿,这么点就死了。”

  “那,那幸亏没要她,要不该我受寡了。”

  “你……你。快进屋。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还有一样事情要交代你亲自去做。”

  推开门,满眼红烛的屋内一片狼藉,这不是一点半点的糟蹋自己。眼着着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他老爹的,想出去买点东西,被他老爹给拦住了。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这有一封信你要送给一个人。这还有一斤肉,不是给你小子的。这附近有一个亲戚,我已经交代他安排一些事情了,他以后会交代你的,你会知道的。”

  “这封信送给谁的呀。”

  “一个守墓人。”

  “整那些歪嘴裂爪的,还是要与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扯上啦。难怪最近老做噩梦,不想去。”

  “你这不想去也得去。你这孩子我老操要不起……,办点小事都办不了。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

  “如果不是神鬼之事就好……”

  “不关它们的事。只是跑腿的……”

  “那好……”

  “别等我断气你还没有送到就行。”

  这父亲有点奇怪。再说家里人怎么放得下心……不会是他的父亲已经不在了,这是被鬼附体的……

  “老爹……在待一会,就一会。”

  竹全生挡住了他的老爹,心里想着前几日哪里求得的一道符藏哪去了。

  “这孩子……,我还得到你的亲戚家谈谈的呀。”

  老操看到他的儿子拿出了一张符,知道可能他儿子在外面待久了神叨了。赶紧起身就离开。

  “老爹,老爹!要不你把这道符带着吧,这样我也心安啦。”

  “不用了。你爹已经死了。咱还有正事。”

  这没过两天,不知道哪里来的亲戚上门还带着一个女的来相亲。从那亲戚的口中得知,他老爹是瞒着家人过来特意关心他的。这会儿弄了一个女的来了,还说已经说好了,吹得那是天花乱坠,就等着成事了。

  “那不这封信……,是给咱谋一份守墓的活。守谁的墓,谁的墓这么大动静请动咱为他守墓。再说现在是新中国,说出去,这么个贱的活我做了那不丢人。”

  “这不是守墓的活,叫你送你就去吧。地址就在我给你的一个纸条上,带上她也好啊。”

  操海群粗略地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然后扯着那个亲戚在一角小声说:“这女孩没问题吧。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她就跟定我了。不会是被人糟蹋了,不好嫁出去,赖上我了。”

  “人家女孩愿意,开水瓶和洗脸盆都愿意收了,手表也买了。”

  “哇。手表也买了。花了不少钱吧,不过手表在这里有钱也没货的。”

  “特意从国外带的,都是你爸付的钱。”

  “又没打招呼。你们以为是买卖。赶快叫他们退了。不要也要不得。”

  “将就吧,她家有点远,也穷。当日就给他们家儿子许了门亲事,好像是退不了了。”

  “这可是他老人家自个的坎。他哪里来的钱呢。你不会是唬我的吧。我家也不像是买得起手表的人家。”

  “你看人家大老远的来了。总不该就这样让她回去吧!陪人家走走也行。”

  “你们突然造访,家里也没有收拾,不是很糟糕吗。这样,先出去陪这位姑娘走走吧。”

  他戴上他的帽子,那个女孩也顺势跟上,不唐突地缓缓地挽上他的手。穿过一个马路,在一个店铺停了下来。

  “既然你这么老远的来。不好好在城里玩玩,也是白来了。这样,我知道这里有一个电影院,可以陪你去看看。对了,我叫操海群。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嵇艳鞠。如果你真有诚意的话,不要这样搪塞别人,我不喜欢看电影。不如我们先吃个饭吧。”

  “也好。我正肚子饿着呢。”

  “听别人说你有百亩良田,三栋两层房子,这是真的吗。”

  “这可能不是真的。”

  “那你好色吗,男人都很好色的。这是我妈说的。看见我你不会心动吗。还是我不够魅力。你刚刚的话没有骗我吧。那些人说你的话,说你很有钱说的可认真了。”

  着眼见她一件花色长袖绒衣,灰色的长裤。乖张地掉头,倒走着与他说话,装作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她说的话来得唐突,让操海群一时还接不上话来。

  “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事情也不是像你想象的,我与你又不认识怎么会骗你呢。这个世界有好人也会有坏人,不要听你妈妈的话,也不要想多了。还有你很漂亮。在大街上,姑娘家要收敛点。”

  “你脸红了。而且敢讲实话。我也说个大实话。我对你没有感觉。但是,父母已经同意了,你的那些人成功骗到了我的父母。已媒妁之言,彩礼我的父母也收下了。我可以说已经是你的未来的妻子。希望将来你能八抬大轿的把我娶回家。”

  “如果我不呢。实话告诉你。是担心你伤心,怕你无知的认为是我不要你了。其实,这一切可以改变的。我又没碰你的。”

  “我知道。这又不是古代。没什么想不通的。”

  “还是看完电影后再谈吧。”

  “不了,你既然不要我,又何必浪费这个钱呢。之所以我不走,是感觉你很亲近,从未跟一个陌生男子单独相处过,但是和你在一起却是一点都不害怕。像是一个美好的梦,真希望这能长久一点。可以让我猜猜你的心思吗!嗯……还是看得出来你的眉目间有很多心事的,可以说说吗。”

  “我……没有朋友。以前有很多。现在一直都是一个人。我还是想去参军的,结识更多的人,但是总感觉我老爹给的那份信是指引我要去一个地方,做一件更伟大的事。举棋不定,不知该如何选择。”

  “做你喜欢做的吧。万一又遇到像我这样的。你又不喜欢。”

  “你说的很对,你这朋友我交了。这电影票还是得买,你不看,我一个人看。你愿意一起吗。”

  “原则上我不能与男子相处这么久。男女毕竟有别。但是作为新中国的新女性,我却不能这样保守的。嗯……乐意奉陪。”

  寒夜起,落寞的大地影色全无。景直里的小院内传出一惊惨叫在乌树旁一阵扰动过后响彻到远处。

  方口小井内传出一串怪异的响动,有人说当天晚上有一怪物张着血盆大口涌冒而出。

  “李探长已经到了镇口。马上就要寻访昨夜怪异之象。”

  “有没有人命的大事发生。那昨晚的惨叫是谁发出的。怪瘆人的。”

  “可能是鬼灵作怪吧。”

  且不是山中小道之事,这镇中闹鬼倒是更加怪异,闹得也是满城皆知。

  在侧风的小巷里,可以看到来来往往地车流。隙间有一飞纸穿来。从夹缝中绕越而进,原是一个折叠精致的纸飞机撞墙落下。一个女孩兴致地跑进了巷子里。拾起纸飞机,也向着巷外人招手。

  “怎么样。我叠的纸飞机还好用吧。”

  操海群窜进了巷内,接过那纸飞机。一个较大的风筝飞了过来,撞到了他的头。小巷子里跑过来一个五六岁的男童。他摇手着,奔跑地向着这边。

  “小心。别摔着了。这风筝在这,跑不了。”

  “不要了。”

  说来奇怪,这小男孩刚刚还那么兴致因为找到他的风筝而向他这边跑,下一秒就不要了。可能小孩子性情多变吧。仅此一缕发丝,洒落在小巷内。十粒孔柳籽,也拂染在上。

  “这是从树上打落下来的。应该是风筝经过那棵树……。但是那棵树也不是柳树啊。咦?怎么会有女子的头发。”

  她拾起地上那卷头发。他上前扯掉发上的孔柳籽,又闻到那发上残留有一丝丝清香。操海群向后退了几步,精神上岔有些恍惚,他感觉到头疼,看到眼前的这些好像他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又想起以前发生的那些事。

  “倒是想起来什么。以前也有一踪迷案。那年的那天突降大雪。单塰楼上楼,有一个久未被发现的……”

  “不要想多了。有些只是一个普通的头发被摘了去,洒落在这棵树上。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即是就这一会儿,一发枪声而过。操海群居然应声倒地。

  “这小子我认识,在这一带很有名的。不能让他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有人将他拖走了。那个女孩也跟着喊叫他的名字。

  “真是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既然敢将我带离犯罪现场。”

  待他醒来,他已经在医院里。病房外有人在探讨着。

  “是不是与某些激进分子或者反革命分子有关。他们手上怎么会有枪。赶快通知他家属,先安抚好病人的情绪。待会再问话。”

  “已经通知了。他的家人离这很远,估计两三天才到。他的未婚妻付的医疗费。他中枪的弹药其实是麻醉药。从弹道可以看出有明显下坠。不是手枪发出,而是自制弹簧枪发出的。”

  “她我知道。不用她付。我们先暂时垫付。不是手枪就应该不会涉及太深……”

  修枝的剪刀声传进在操海群的窗前。虽然不是很刺耳,但是对于正在烦躁的他来说,一点动静就是吵着他了,更何况是在来往繁杂的医院里。他扯开床头柜,寻找着拿出火柴盒,默默地点了一支烟。他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思着刚刚那头发,绝不是一般的。现在现场应该是被清理过了,再去也是徒然。那女孩可能知道那匪徒大概的样子,不过当时肯定吓坏了。

  “只是一缕头发,那里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东西。那匪徒为什么这样担心我的出现,那里有可能是犯案的第一二现场。”

  刚刚门外多少还是安静了些。门外这时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海群。你好些了吗?”

  “是你啊。之前你没被吓着吧,那人没有做其他的事。你有看清楚他的脸没有。”

  “先不要管这些。我还好,那人戴着面罩没有看清。今天来,是帮你找了些资料。新兵入伍的。新兵又开始招募了。如果病好了,就可以去看看。我也去了。”

  嵇艳鞠拿出一叠资料,不小心碰着他手了,洒落一地。她急忙捡起。操海群看到有一份学历报告,发现原来她是初中毕业。这让他有点羞愧。

  “你原来是初中毕业的,之前怎么没有告诉过我。那天真的没事吗。”

  “没有事的,我碰到了是一个熟人。”

  “熟人。唉。你有多少事瞒着我。跟你在一起几天了。不知道你的学历也就罢了,感觉这里你可比我还熟。他没有伤害你,只能说明他就是本地人。”

  操海群有点气愤。他感觉他自己没有大碍,犯不着在病床上窝着,起身要离开。

  “不要伤害他。他可能是有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他平白无故的射伤我,你还为他求情。我又不是官又不是警探。发现蛛丝马迹轮到他射伤我。难道一句道歉也不让我找他……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的小学同学不让我找他。在那里差点被他……,是他救下我的。”

  “喔呵,那么巧。我们认识才不到几天。才不关心你那点破事。你那同学你想知道就让我知道,不想就不想。今后各走各道,互不相干。”

  “操海群。是我帮你找的关系,你可以进部队的,不然你得回原籍地重新招募。你有户口吗,是什么样的户口……”

  操海群愣住了。他没想到他眼前这个女子还真有点本事,能帮他搞到户籍。只是他心中疑虑,疑虑是谁找上她的。还是这是一种缘分,这种缘分还能维持多久。

  “我的父亲是怎么找上你的。你这样优秀。”

  也许就是来得那么地直截了当,他是份属那种要钱不要尊严的家伙的模样。褪去那种虚伪的外衣,只是看着这一切顺其自然。

  “这样才乖嘛。以后穿上军装一定很帅。日后在部队里,你还可以进修初中还有中专。不必在意我的初中文凭。或许你觉得了不得的。”

  “那……需要报警吗。”

  “报警?城里已经有探员在查了。以消除民众不好的影响。你好了,就好了。咱们出院。明天还有正事呢。”

  “你究竟是什么人?不说清楚,我们只能各走各的。别以为户籍就能压住我。我在这里没有亲人。”

  “我不就是你的亲人嘛。记不记得你的父亲曾经是任过哪里的老领导。我们可是定着娃娃亲的……”

  “噢……”

  “小样……,这会你可跑不了了吧。”

  天色依旧地暗沉,衣袖的藏叶随着风袖鼓动吹拂而起,越过不远处倾斜的电线杆头。不远处风鸣的桥头,有一个想不开的男子越过了护栏,临崖承受着凛风的呼啸。搁别这人世他独悲心中的荒凉,他毅然决定遗去人世。遗弃了此来他的身边搁着的一顶屏风,那屏风上甚是诡异,只不过有一代民国名家的仿真字画绣在布屏之上。

  桥上的拾荒人拾起了那顶屏风,将屏风折叠收起,继而视为珍宝。

  在有一天,操海群在那里耽搁了一日。在经过有一家店铺购办一些东西时发现了店铺外一个奇怪的拾荒人。这拾荒人一天下来也不怎么吃喝,蜷缩着抱着一个矮小的屏风。他在搬运一重货物时,为躲避轿车的驶来,跌倒在拾荒人那边,重物的跌落不小心将屏风砸出个大口子。拾荒人站起身来,瞬时感觉他起了劲来,抓起了他的领口。

  “我赔还不行吗。还是要怎地。”

  “你赔不起……”

  “你干嘛。一个乞丐豪横什么。”

  商铺有一人出来对拾荒人推推搡搡地。不料拾荒人居然口吐白沫,倒地了。这把他们给吓着了。急忙地围了上来。

  郁闷的天候下,有人在一棵大树下乘凉自然是有的。但见有人看到树梢上有一棵鸟窝。唤着其他人也围在那棵树下。他指着那树梢方向。

  “谁会爬树,捣了这鸟窝。”

  “好像没有人特别会爬,更何况那么高的树梢上。得借个梯子。”

  “算了。我来试一试。”

  他身手还算矫捷,竟不一会儿就爬上了树梢。

  “我看到鸟蛋了。有五个。等等。那边好像有人欺负一个乞丐,乞丐在地上抽搐。”

  他不惧树高,一跃就跳了下来,在地上打了个滚。指着那个方向,急着就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跟随着。

  “你们干什么!”

  他一上来就掀倒两人。看来是个练家子。

  “他只是中暑了。无大碍。倒是你们真的踩碎了他视若如命的屏风。”

  针刺了一下他的大拇指,然后掐了下他的人中。他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发现他的屏风具碎。伤心欲绝之下,抱起他的碎屏风发疯了一样冲出人群,跳下陡山坡,撞石而亡。

  “大家看到了。这可是他自己跳下去的,只不过踩碎他一个屏风,还不至于要赔他命吧!”

  “还说。这人视这个屏风为自己命。那碎物可是不祥之物。”

  人群中有人喊着有人通知村公社了。

  听来这话,刚刚跑过来的一伙人一灰溜就跑了。对于拾荒者的死,操海群一行人则被当成纪律分子抓了起来。

  嵇艳鞠又一次来看操海群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次她不再是满脸严肃。

  “已经打过招呼了。问过这次事情与你无关。答应我,出去后,不要再招惹那些是非了。之前你不是申请的入伍,还有体检面试之后的事情,恭喜你,你的入伍通知已经下来了,出去之后就可以去了。放心,这次事情影响不大。”

  “谢谢了。”

  在释放的那天,嵇艳鞠未来,他一个人走了出去。但是他在厂外他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都恭候着他。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但凡人凉过后哪怕是一点点的兆光也是好的。更何况是……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不是住院了吗,怎么别人通知你在这。你每天尽干什么事……”

  “这真不是什么事。那都是误会。哎……,正心烦,你们就别瞎凑合了。一直想问问老爹,是不是在家憋屈着了,你怎么好好地想着将那位订了娃娃亲的女孩找来了,天天烦我。一个大女孩天天抛头露脸的好吗。”

  “谁啊?你说的是谁呀。你找女朋友了。”

  “你不知道?”

  “老爹给弟弟找了一个,咋不给我找咧!”

  他的哥哥听到他老爹给他弟找了个媳妇,急了。

  “甭听他瞎说。自个在外胡搞的,怎么赖上我了咧。如果你觉得不爽,你俩合一块,他媳妇就是你媳妇,这样不就好了,别来烦我……”

  “净瞎说,老不正经。怎么就能合一块……”

  他娘听到他爹在那胡说,揪起他爹的耳朵。

  




如果喜欢《墨屏》,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珞鹤所写的《墨屏》为转载作品,墨屏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墨屏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墨屏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墨屏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墨屏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