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美利坚念诗之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章 方片J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0章 方片J

小说:美利坚念诗之王 作者:不爱吃草的羊

  亚瑟呆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站了好一会儿,时间感觉过得很慢很长,但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

  他想起以前自己来过这个房间,这个避难所。房间的墙壁是绿色和白色两种颜色,白色是石灰,下半部分的绿色是油漆。房间的布置很简单,有两张上下铺的床,一个大柜子,一张小圆桌。房间角落有用幕布围起来的盥洗室。

  现在眼前房间的样子完全变了,墙壁被刷成了粉色,不是别墅外墙的那种淡粉,而是火烈鸟一样的颜色。两张上下铺床换成了一张木雕大床。柜子不见了,多了一面落地的雕花镜,圆桌变成了一张宽背的大椅子。房间里铺设了天鹅绒地毯,天花板重新装饰过,原本简单的白炽灯换成了花式的水晶吊灯。

  女孩就站在水晶吊灯下冲着亚瑟露出了乖巧的微笑。

  她穿一条白色的花边底裙,外面套着一件湖绿色的外衬。一头金色的过耳短发,梳得整齐不乱,一个木制的发卡将刘海夹了上去。她的脸蛋洁白娇俏,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小巧的鼻子点缀在鹅蛋般的脸上,任何人看到她都会觉得可爱——前提是不在这种地方。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亚瑟不知道。

  但刚刚经历的幻象让亚瑟心里明白了点什么,他终于迈开腿进到房中,那种窒息感再次传来,他有些喘不过气。亚瑟深呼吸了一口,压制住胸前的躁闷感,踩着天鹅绒的地毯来到小女孩跟前。这是当年铺设在客厅的地毯,被托尼裁剪后弄到地窖里来了。

  小女孩的眼睛盯着亚瑟,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乍看觉得可爱,但时间久了却让人觉得恐怖。

  她的笑容让她看起来像个木偶。

  亚瑟蹲下身子,凑近女孩儿,他的呼吸愈发的急促,那种窒息感让他有些晕眩。

  “嗨…嗨。”亚瑟勉强和女孩儿打了个招呼,“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女孩儿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她浅褐色的眼睛看着亚瑟,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亚瑟不清楚她的意思是不知道,亦或是不能说。

  “那…那你能告诉我你从哪儿来吗?”亚瑟又问。

  女孩还是摇了摇头。

  “你几岁了?”亚瑟觉得自己像个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依旧是摇头,让人摸不清头脑。

  亚瑟觉得窒息感越来越重,他赶忙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扑克牌,那张方片J。他将牌递到女孩儿面前,背面朝着她,小心地问道:“你能看到上面的字吗?能吗?”

  女孩转动浅褐色的眼珠,盯着扑克牌背面看了一会儿,这回她终于点了点头。亚瑟瞬间感觉轻松了很多,那种窒息感在慢慢消退,胸口压着的石头被搬走了。他心中一喜,知道这女孩儿就是方片J对应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女孩。

  亚瑟又道:“你…你能把这些句子,念一遍吗?”

  亚瑟决定冒个险,如果女孩张口念诗会让自己受不了,就立刻把牌收起来让她停下。但这样真的可以吗?亚瑟不清楚,但他想试一试,他这是拿自己做实验。他想看看,牌面的数字和序列,以及建立“链接”的难度究竟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

  避难所里很安静,这里和外界隔绝的很好,声音无法传播出去也没法传播进来。亚瑟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在等着女孩儿张口。他能闻到女孩身上飘来的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也不是体香,而是一种青草的草木香,

其中似乎还有一点泥土的芬芳。

  女孩盯着扑克牌的背面,那一行行烫金的小字凸显在暗红色的花纹上,这是莎士比亚在悲剧《李尔王》中的一段词:Come, let's away to prison……

  她收敛起脸上僵硬的笑容,嘴唇微微轻启,读出了第一句:“来吧,我们进监狱去…”

  “Prison(监狱)”这个词一进入亚瑟的耳朵,亚瑟感到自己的脑子被狠狠地抓了一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旋涡,一个巨大的旋涡,粉色的房间、白绿色的房间,水晶吊灯、白炽灯,上下床、木雕床,死去的鹿那空洞的眼,被砸死在滩头的克拉多那汨汨流出的血,躺在坑中的托尼-卢西亚诺在做最后的呢喃……一切的一切,过去和现在和未来,在眼前都掉进了那个大漩涡,不停地旋转。

  随着旋转,窒息感一阵一阵的传来,仿佛溺入了水中,但亚瑟却不想挣扎,他觉得自己解脱了,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随风飘荡的淡粉色四照花轻轻地落在幽蓝色的水面上,没有激起一点涟漪,水慢慢的将花瓣吞没,生命慢慢沉落、消逝,直至那幽暗无光的水底,腐朽。

  ……

  “亚瑟,亚瑟,亚瑟!”

  亚瑟耳边传来罗素的声音,他慢慢睁开眼睛,水晶吊灯又出现在他的眼帘中。他看到罗素和那个小女孩一蹲一站在他身旁,亚瑟直起身来,那种溺水感已经消失不见。他左手还捏着那张方片J,他张手一看,发现背面的诗还在,只少了第一句“来吧,我们进监狱去”。

  看样子小女孩只念了第一句他就受不了了,如果念完…不用念完,再念一句他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我感觉这里有事发生,所以就下来了。”罗素和亚瑟一定程度上心意相通,他通感到了亚瑟的危险,所以让蒙托洛守住老拉里,自己下来查看情况。结果看到亚瑟直挺挺的躺在房间的地毯上,一旁站着一个呆愣愣的小女孩。

  “她是谁?”罗素见亚瑟醒来松了口气,问道。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老拉里呢?”亚瑟把牌收好,又看了眼小女孩。她的表情自然多了,脸上不再带那种诡异僵硬的笑容,浅褐色的眼睛里多了许多灵光。亚瑟看着她,她也在看着亚瑟。

  牌背面的诗句没有念完,但只念一句似乎也有那么点效果,当亚瑟领着她走出房间时,小女孩没有任何抵触。不过亚瑟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女孩还是一言不发,只是摇头。当走出铁门来到橡木桶走廊的时候,小女孩伸手拽住了亚瑟的衣角,她似乎有些害怕。

  亚瑟心想,老子怕你才对呢,刚刚差点把我念死。

  亚瑟确信,刚刚那种溺水窒息感,是临近死亡时的感觉。大脑在分泌多巴胺,让自己的身体平静下来。据说食草动物在被食肉动物吃掉时,脑子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来减少被吃的痛苦。

  离开地窖,亚瑟感觉自己仿佛从海底升出水面,大大松了口气。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四照花树,粉色的花瓣在月光的照耀下娇艳动人,充满了生命力。再看看墙上的时钟,他下去了不过10分钟而已。

  老拉里看到小女孩被亚瑟领上来,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随即他像演戏一般冲着女孩儿柔声道:“噢,这是…这是弗洛的侄女,她…她在这里玩耍,托尼嫌她吵闹,就让她在地窖的房间里待着,那里重新装修过,很适合孩子呆在那儿。很适合。”

  弗洛是托尼家中的墨西哥女佣,可是看看这个小女孩的样貌,哪里有和墨西哥人沾边的样子。之前还镇定自若的拉里看到女孩完全慌乱了起来,10分钟都没有编好一个谎。亚瑟冷冷地瞪着他,罗素用枪指着拉里的脑袋,道:“说实话,拉里。”

  老拉里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他嘴唇颤抖着,双手绞在一起,道:“我…我有罪,我和托尼都有罪,愿上帝宽恕,宽恕!托尼…托尼对女人有特殊的嗜好,他不喜欢成年的女人,他只喜欢小孩…”

  亚瑟听到这话简直怒火中烧,虽然猜到这种可能,但想到托尼在地窖避难所里曾经犯下的罪行,亚瑟真想把他的尸体从牡蛎湾挖出来再鞭尸一顿。把他活埋可真是便宜他了。一旁的蒙托洛反应更是激烈,他冲上前就给了老拉里一拳,把他打翻在地。意大利人对家庭、子女是非常的看重的,蒙托洛自己就有一个女儿。他一想到曾经的老大是个这样的变态,托尼还抱过自己的女儿,他就觉得恶心。

  “狗屎托尼,你敢相信吗,你敢相信吗?圣诞节,圣诞节的时候,他把我小女儿抱在大腿上看电视,而我还觉得那是因为他很亲切!”

  蒙托洛想到这些就要气疯了,他现在对干掉托尼一点愧疚感都没了,一丁点都没有。蒙托洛甚至后悔杀他的手段太仁慈,应该让他受更多的苦才对。

  罗素还是很冷静,感受不到他丝毫的情绪,他继续问道:“这个小女孩是谁,来这里多久了?”

  老拉里倒在地上,他的嘴角被蒙托洛给打破了,他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他不想再挨打,所以实话实说,道:“她是白天才被送来的,就下午,从另一个通道进的。我不知道她是谁,从来都不管。然后,过一段时间,他们会把人接走。”

  老拉里说的另一个通道,是地窖的一个秘密出口,一直通到别墅附近的葡萄园里,那片葡萄园是卢西亚诺家族的产业。原本是被设计来战时使用,后来也被用作运送葡萄酒,如今被托尼当成了狎玩小女孩的秘密通道。

  “是谁送来的?”亚瑟问,他觉得这背后有一块巨大的阴影,有人在从事这门肮脏的产业。

  老拉里倒在地上直摇头,嘴里嘀咕着,“不能说,不能说,我…你们知道的够多了,我有罪,让上帝去宽恕我,你们把她带走吧,救她离开,托尼应该什么都没有对她做。你们已经做了应该做的,其他事,你们不应该知道,不应该。”

  亚瑟俯身凑近老拉里,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地道:“告诉我你知道的,上帝就能宽恕你,否则,你就等着下地狱!”说着,亚瑟手上一用力,老拉里窒息地脸都红了。可他嘴里还是蹦出“不、不、不”……就是不肯说。

  没有办法,亚瑟只能撒手,老拉里匐在地上剧烈的咳嗽,朝地板吐了一口血痰,蒙托洛的那一拳把他的老牙都给打松了。但老拉里牙松嘴不松,宁死都不肯说出运送女童的人,他笃定要以死守护这背后的秘密。

  亚瑟望了望罗素,罗素摇摇头,他可以杀掉老拉里,但他很难让拉里开口。亚瑟脑子里在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个肮脏的老家伙,他是托尼祸害小女孩的帮凶,而且他一直没有结婚,说不定也有那方面的癖好。

  这时,一直躲在亚瑟身后的小女孩突然走向了老拉里,她来到拉里跟前,伸手在他的脑袋上轻抚了一下。老拉里望着女孩,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是对面前的女孩说,还是对曾经在地窖里受过折磨的女孩说的。

  小女孩凑近老拉里的耳边,嘴唇动了两下,对他说了些什么,老拉里苍老浑浊的眼珠中突然涌出了清澈的泪珠。他的表情从惊惧惶恐,慢慢变得平静肃穆。他伸手用食指沾着自己吐出的血沫,在枫木地板上画了一个图案,然后起身,转身走向大落地窗。

  蒙托洛要阻止他,亚瑟却道:“让他去。”蒙托洛才闪开身子,老拉里浑然无视,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啪嗒”一声打开了通往院子的玻璃门,施施然地走了出去。走到了那棵四照花树下,停了下来。有粉色的花瓣落下来,落到他的肩头。

  亚瑟三人望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亚瑟看了看地板上画的,是一个螺旋状的图案,这是什么玩意儿?棒棒糖吗?你TM写个字母缩写也好啊,你画个棒棒糖算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扑通”一声,老拉里纵身跳进了游泳池中。亚瑟忙出去查看,发现落水的老拉里没有挣扎,直直地没入水中,向池底沉去。一连串的气泡浮了上来,过了一会儿,气泡没了。又过了一会儿,老拉里的尸体浮到了水面,淹死了。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跟在后面的蒙托洛一脸疑惑,那个小女孩究竟对老拉里说了什么,他就这么死了?

  “畏罪自杀。”亚瑟给老拉里的死下了个结论,当然他知道老拉里真正的死因,只有那个小女孩知道。此刻,她正站在客厅里,欣赏挂在墙上的那幅油画。油画上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边是丛丛绿树和灌木,溪水和丛林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暗黄色的光,远处是绵绵的青山和被烤红的晚霞。

  一幅非常普通的风景油画,托尼的品味着实一般般,这种写实油画非名家所作根本不值钱。

  亚瑟回到客厅,来到小女孩跟前,蹲下,柔声问道:“嘿,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孩的目光从油画上收回,望向亚瑟,又摇了摇头。

  “那…你会说话,但是你不能和我说话,对吗?”

  女孩点了点头,然后又把目光放回了那幅画上。

  亚瑟叹了口气,果然是序列等级差距过大的原因,无法建立“链接”,连话都不能说的么。亚瑟把墙上的油画给拿了下来,交给蒙托洛,道:“把画收好带走,再把老拉里的尸体处理一下。”

  蒙托洛点点头,今晚上的主要工作就是挖坑了。

  罗素这时却又把枪给掏了出来,亚瑟朝罗素投去疑问的眼神,罗素指了指楼梯。亚瑟倾耳一听,楼上似乎有动静。对了,还有一个女佣睡在二楼呢。亚瑟挥手制止了罗素,独自踩着楼梯,吱呀吱呀地上了楼。

  在楼梯口,他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睡衣坐在墙边,捂着嘴一动不敢动。在看到亚瑟出现时,她眼角的泪一下涌了出来。是托尼家里的墨西哥女佣弗洛,原本熟睡的她听到动静醒来,跑到楼梯口查看,才发现事情不妙。

  她以为自己会被杀人灭口,没想到亚瑟走上前将她扶起来,拍了拍她的背,道:“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什么都不会对你做,放心,我是亚瑟,托尼的侄子,亚瑟。”

  弗洛将眼泪咽了回去,她放松下来,哽咽道:“我…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

  亚瑟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道:“没有发生什么,托尼和拉里做了一些糟糕的事,被我们发现了。拉里刚刚自己跳进泳池自杀了。”

  听到亚瑟这么说,弗洛又捂住嘴巴,眼泪再次涌出来,她担心自己也会被自杀。

  “不要害怕,我们会处理一切,和你没有关系。前提是,今晚发生的一切你绝对不能说出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看到的,听到的,都不可以。”

  弗洛用力地点头,她知道主人托尼和黑道有关,也担心过会被牵连,但因为给的薪水多,她还是接受了这份工作,做了有一年多时间。来之前她就告诉自己,看到什么都当做不知道,只工作拿钱。

  亚瑟见弗洛渐渐平静下来,领着她在楼梯口坐下,他本想问她几个关于老拉里和托尼的问题,但一想今晚不是时候,还是把其他事处理完,再来解决这个疑惑。而且弗洛到底会不会说漏嘴,亚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女人保守秘密的能力永远都不能高估。

  于是亚瑟问道:“弗洛,你有孩子吗?”

  弗洛一惊,她犹疑了一下,亚瑟补充道:“不要欺骗我,我没有恶意。但如果你欺骗我,代表你对我有恶意。我不喜欢对我有恶意的人。”

  弗洛只好实话实说:“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亚瑟点点头,道:“过一段时间我会去拜访你和你的家人,你的孩子,把你的住址、联系方式告诉罗素。不要害怕,只是拜访,我需要了解一些事。而你,再找一份工作,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明白了吗?”

  说话时,亚瑟不自觉地使出了意大利人常用的手势——五指并拢在胸口。弗洛心头既松了口气又感到害怕,松了口气是因为今晚她应该不会有事,害怕的是这群人已经盯上了她的家人。其实亚瑟只是想了解运送女童的事而已,但小小的威胁一下,或许更能让弗洛守口如瓶。

  胡萝卜加大棒威胁,这套东西亚瑟用的越来越纯熟了。

  




如果喜欢《美利坚念诗之王》,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不爱吃草的羊所写的《美利坚念诗之王》为转载作品,美利坚念诗之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美利坚念诗之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美利坚念诗之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美利坚念诗之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美利坚念诗之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