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章 诱饵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1章 诱饵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徐前辈?”

圣子见到橘猫钻进屋子,先是一愣,继而喜色浮动,低声道:“前辈怎么来了,不是说最近几天都不见面吗。”

橘猫口吐人言,道:“是让你别来见我,没说我不见你。”

顿了顿,他纳闷道:“你怎么认出是我。”

“前辈之前不是说过,以心蛊控制了一只猫潜入柴府,遇到了柴贤吗。”李灵素笑道。

然后,圣子发现橘猫僵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我说错了什么话吗?李灵素脸色茫然。

该死,我不知不觉也染上金莲道长的嗜好了?!不,我没有,主要是因为猫能飞檐走壁来去如风,狗根本潜入不了柴府........

哪怕潜进来,也可能被和尚宰了做成狗肉火锅..........许七安心情复杂的嘀咕。

李灵素有很多问题想咨询,但见高深莫测的前辈,突然开始思考人生,他不好打扰,只能干巴巴的等着。

俄顷,许七安缓过神来,道:“倒杯茶,我有点渴。。”

渴的不是他,是猫,但饥渴的感受同步反馈给了附身其上的许七安。

李灵素当即翻开倒扣的茶杯,满了一杯温水。

橘猫顺势进来,跃上桌面,它没有即刻舔舐茶水,而是看了眼凌乱的床铺。

猫的嗅觉是人类的数十倍,因此他轻易闻到了糖味。

苦苦忍耐情蛊副作用的许七安,“呵”了一声:“日子过的逍遥快乐啊。”

闻言,李灵素脸色垮了下去,愁眉苦脸:

“前辈,你何时替我取出情蛊?我现在每次看到杏儿,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脑子里想的全是她,她勾勾手指头,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

他边说着,边搂住了自己的腰。

老凡尔赛了........许七安面无表情,语气冷漠,道:

“等事情解决,我会替你解除子蛊,现在解除会打草惊蛇,让柴杏儿发觉。”

也只能这样了!李灵素叹息一声,想着改天炼一炉丹药,补一补肾,他随后想起地窖的事,道:

“方才有人通知杏儿,说地窖被人闯入,柴建元的尸体遭人解剖。”

说着,他压低声音:“前辈,是你做的吗。”

许七安点头。

果然是他.......得到正确答案的李灵素连忙追问:“可有查出什么?”

“柴贤极有可能是柴建元的私生子。”许七安说道。

他随后看见李灵素脸色发生剧烈变化,睁大眼睛,震惊又不敢置信的模样。

隔了一阵,李灵素压低声音:“确定吗?”

“柴贤有六趾,柴建元也有六趾,可能是遗传,不然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李灵素沉默半晌:“难怪柴建元非要把柴岚嫁到皇甫家,他不可能同意柴贤和柴岚的婚事。”

他猛的反应过来,“柴贤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很好推断,如果知道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就不会爱上柴岚。

“不,也有可能他知道,因此一怒之下杀了柴建元,埋藏自己是私生子的秘密,然后独占柴岚。”李灵素脑洞打开。

出拳要讲章法,推理要符合逻辑........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嗤笑道:

“你怎么断定柴贤知道自己身份,又怎么断定柴贤知道柴府只有柴建元知道他私生子的身份?六根脚趾虽然隐秘,但最亲近的人、长辈,多半是知道的。”

李灵素表情一僵:“也是哦。”

橘猫安舔了几口茶水,继续说道:“另外,柴建元死前有中毒迹象,因此才被杀死在书房里。

下毒的多半是亲近的人。”

“前辈怀疑的是.......”

许七安迎着李灵素质询的目光,点了点猫头:

“没错,我怀疑是柴杏儿。那种毒非一般人能炼。除非是毒蛊师亲自出手。柴杏儿不是去过南疆吗,还求了情蛊。”

李灵素脸色变的难看。

他自认对女人还是很挑剔的,但凡有过情缘的红颜知己,都有独特的气质和性格,且容貌身段都必须出挑。

其次,性格方面,决不能是大奸大恶之徒,否则三观冲突,无法谈情说爱。

就算是东方姐妹也不是嗜杀之辈,虽说在雷州时与徐谦多有冲突,但那是立场不同,厮杀在所难免。

在他的认识里,柴杏儿有心机有野心有手腕,气质宛如结着哀愁的丁香花,楚楚可怜,本质上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但柴杏儿绝不是道德沦丧之辈。

可这段时间以来,随着案情的深入调查,他对此渐渐产生怀疑。

“我过来不是找你闲聊的。”

橘猫安抬起爪子,拍一下桌面,打断了李灵素发散的思维。

“前辈请说。”

李灵素低声道。

“柴建元为什么要隐瞒柴贤的身份,你有想过吗?”

李灵素一愣,过了几秒才明白徐谦的意思,对于一方势力的家主,私生子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可为什么柴贤是以义子的身份养在柴府这么多年?

李灵素沉吟道:“如果不是柴建元的原因,那问题就是出在柴贤身上,他的身世有秘密?”

橘猫安轻笑一声:“答案揭晓前,任何假设都有可能,但要记得去求证。我记得道门阴神在远古时代充当着城隍的职责,专勾人魂魄。”

李灵素“嗯”了一声:

“远古时期,有两套规矩,一套是阳间律法,一套是阴间因果之报,道门掌阴法。不过后来这套阴法渐渐衰弱,直至废除。

“是了,这段历史我在天宗的古籍里看过,但一直没想透彻,前辈可知?”

徐谦这样的老怪物,肯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的隐秘。

橘猫安沉吟一下,结合自己从古尸那里得来的隐秘,说道:

“远古时期,只有两种修行之法,一种是武道,另一种是“道”,道门的道。道术体系比武夫体系更加完善,也更早。

“换而言之,远古,是道术的天下。这便是阴法存在并盛行的环境。

“可渐渐的,武道开始昌盛,南疆人族琢磨出了蛊术,佛陀证道,巫神出世........道术再难主宰天下,阴法自然也就绝迹。”

至于儒家和术士,则是近代才出现,儒圣是两千多年前的人物,术士则与国同龄六百载。

远古时期只有武道和道术........这就能理解阴法的出现了,后来各大体系出世,再不是道门说了算........徐谦真是个老怪物啊,知道这么多隐秘。

李灵素感慨道:“我道门当年也是无比昌盛的,而今衰弱成只有道门三宗。”

他边说着,边看向徐谦,想再打探出一些隐秘。

许七安不搭理他,淡淡道:“言归正传,道门的入梦法术,可能如梦巫一般,梦中审讯?”

李灵素皱眉沉吟:

“做不到梦巫那般绝对主宰梦境,阴神入梦勾魂,只能勾凡人,或与自身品级相差极大的弱者。审讯的话,若对方是个凡人,亦能做到。

“前辈如果想让我审讯杏儿,别说我修为还没解封,纵使全盛状态,怕也做不到。杏儿是五品化劲,除非是四品梦巫出手。”

橘猫安摇着猫头:

“不是她,是柴建元的儿子,你挑一个最弱的审讯。问一问他关于柴贤的事。柴贤年少被带回柴府,与柴建元的子女一起长大,没人比他们更了解柴贤。”

李灵素点点头,表示没问题,似乎想起了什么,道:

“对了,前辈,昨天夜里,我发现杏儿深夜离开了许久,大概有两刻钟才回来。我阴神出窍跟踪她,发现她往南院深处而去。

“武夫的直觉过于敏锐,我没敢跟的太近,所以不知道她去了南院哪里。”

橘猫安的猫脸,露出凝重之色:“什么时辰?”

李灵素道:“大概子时。”

啊,你这个肾亏的狗渣男,又啪到这么晚,你不肾亏谁肾亏.........许七安缓缓点一下猫头:

“我知道了。”

根据他和教坊司花魁深夜畅谈人生的经验,每次谈完,花魁们都是大汗淋漓,极度疲惫,立刻睡去。

柴杏儿大半夜不睡觉,离房而去,绝不正常。

晚上召集柴府的蛇虫鼠蚁,好好调查一番.........许七安心道。

他渐渐喜欢上七绝蛊,手段多,能力强,诡橘多变,很好用,也很有逼格!

不像武夫,遇到问题,直接莽,容易打草惊蛇。

............

夜里。

三水镇是位于湘州城北面二十六里的大镇,镇子人口有八千之多,三水镇背靠崇山峻岭,山中多药材,因此镇上的百姓多以采药种药为生。

镇上最大的药商是一个叫“药帮”的组织,帮主是个炼神境的高手,勉强上得了台面。

屠魔大会时,药帮也参与了,积极响应官府和大势力的号召,派出三十名帮派成员,加入民兵队伍,彻夜巡逻。

除了官府组织的民兵,以及药帮成员,巡逻队伍里还有一位佛门僧人。

正是当日在屠魔大会,大放异彩的武僧净缘。

巡逻队伍总六十人,十人为一队,手持火把,在镇子各处夜巡。

陈耳是药帮的小执事,底下管着十号人,在药帮,执事是中层,也是最累的头目,专门处理一些琐碎事件。

遇到不能解决的,或无法决定的,便汇报给帮派高层。

“大师,多亏有你加入,兄弟们都放心多了,夜里巡逻胆儿倍增。”

手持火把的陈耳,侧头看向身边的武僧。

这位五官立体,眼睛深邃的西域武僧,淡淡道:“只是这里更方便撤离而已。”

陈耳没听懂,再问时,年轻的武僧闭口不答,没有理会他。

这里更方便撤离?什么意思,西域的和尚脾气真古怪.........陈耳心里嘀咕几句,干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净缘双手合十,步伐稳健,走在前头。

镇子北边有一条小河,贯穿小半个镇子,沿河是一座座民居,寒风迎面而来,巡视了两刻钟后,这支队伍穿过石板桥,来到河边的酒肆。

这里是药帮的产业,炖着火锅,温着浊酒,专给巡逻队伍作歇脚用。

队伍里都是些习武的好手,但除了执事陈耳是炼精境,其他人没有品级。因此需要这样一个酒肆休息,喝酒暖身体,不然很容易得风寒。

“这见鬼的天气,初冬就已经这么冷了。”

陈耳骂咧咧的进入酒肆,闷头先灌几口药酒,回头招呼道:“兄弟们,进来喝酒,半柱香后继续巡逻。”

队员们纷纷入座,大口吃着猪下水,喝着三水镇独有的药酒,抱怨着这见鬼的天气。

陈耳不忘谄媚道:“大师,这是我们三水镇独门秘方酿造的药酒,您暖暖胃。”

净缘颔首,默不作声的喝酒吃肉,身为武僧,吃饭怎么能少了肉食。

喝了几口酒,他闭上眼睛,凝神感应周遭,没有发现异常。

净缘在三水镇夜巡已有两夜,之所以选在这里,是因为此地背靠苍茫山脉,镇外还有河。

非常适合撤退、逃跑。

当然,不是净缘逃跑,而是那个为非作歹之徒逃跑。

“此人炼尸多日,怕已到了瓶颈,断然不会放过你这具金刚体魄,安心待着,那人自会前来。”

这是净心说过的话。

净缘认同师兄净心的决定,也认为这是最快的,引出幕后之人的办法。

“行尸没有呼吸和心跳,也不存在杀意和恶意,但“他们”只要大规模行动,就会有动静,比如脚步声........”

净缘没有察觉到异常,睁开了眼睛。

“今年这个冬天难捱啊,不知道又要冻死多少人。”

一个汉子灌了一口酒,摇头感慨。

“呦,你张牛子还是个为国为民的好汉啊,不如把家底都捐给官府赈灾吧。”

“捐给官府?那还不如直接在大街上撒银子呢,至少乡亲们还能抢到几个子儿。捐给官府的话,乡亲们钱拿不到,反倒是官老爷府上又添一名小妾。”

众人纷纷调侃。

“就是就是,张牛子不如捐给我吧,我还没讨到媳妇呢。”

说话的是个身材瘦小,有几分鼠相的男人。

张牛子骂了句俚语粗话,道:

“你李二娶不起媳妇,但你会睡自家嫂嫂啊,啧啧,娶媳妇的钱也省了。媳妇哪有嫂子好,老话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什么来着?”

“好玩不过嫂子!”有人接了一嘴。

众人哈哈大笑,酒肆一下就热闹起来。

李二的大哥和大部分镇民一样,采药种药为生,某次上山采药跌下悬崖,大难不死,但一双腿就此废了,整日卧榻在床。

家里没了干活的男人,生活质量急剧下降,李二的婶婶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妇人。

没到半年,就和李二搞上了。

陈耳听着下属们相互嬉笑怒骂,眼角余光瞥见净缘放下酒杯,侧头看来。

耳边紧跟着想起武僧的声音:“湘州冬天都这般严寒?”

陈耳连忙正过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以示尊敬,恭敬回答:

“哪能啊,要是每个冬天都这样,湘州百姓还怎么活?今年特别冷,这才入冬不久,夜风便刮骨一般。再过半旬,屋檐下都要结冰棱子了。”

说着,陈耳举杯一饮而尽:“也不知今年冬天会冻死多少人,不过,哪年冬天不死人?这世道也就这样,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唉,柴贤那个挨千刀的,害大伙大冷天的出来巡逻,我看他早就溜走了,哪还敢在湘州待。”

陈耳喋喋不休的唠叨,半柱香时间很快过去,他抓起短刀,吆喝道:

“别喝了别喝了,麻溜的起来,都给老子巡街去。”

“啊,这就半柱香了吗?我感觉才坐下来。”

“再喝半柱香吧,这么冷的天,那狗日的柴贤说不定在哪个女人的被窝里快活呢,肯定不会出来捣乱。”

巡逻成员们七嘴八舌的抱怨。

这时,净缘耳廓一动,听见了轻微的,不同寻常的水流声。

“闭嘴!”

净缘喝道。

满堂的嘈杂声为之一静,没人敢说话,都茫然的看着他。

净缘没搭理他们,闭上眼睛,把听力放大到极致。

“哗啦啦”的水声传入耳中,与正常的水流声音不同,更像是暗流,十几数十的暗流........

不,不是暗流,是有什么东西,沿着酒肆外的小河,朝这边游来。

.........

PS:昨儿睡的早。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