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没有头绪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8章 没有头绪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阳光从格子窗里照射进来,尘埃浮动。

寂静的环境中,许七安默默的站在屋子里,好一会儿,额头跳起的青筋才收回去,他没什么表情的开始检查现场。

桌椅等陈设摆放完整,没有战斗痕迹,男人的颈动脉被利器割破,左侧太阳穴塌陷。

瞬间毙命。

母女俩的死因是被利器同时刺穿,母亲被刺穿了心脏,但小女孩是右胸被刺穿,许七安摸过她脑袋后,发现真正的死因是被击碎天灵盖。

他接着翻转过三具尸体的身子,撩开他们背部的棉衣,查看了尸斑的凝聚程度。。。

“死亡时间不超过四个时辰,是早上被人杀的.........不,不对,昨夜的气温差不多是2度,如果是夜里被杀,实际死亡时间会更早。”

低温具备“保鲜”效果,会影响死亡时间的判断。

“虽然屋内没有打斗痕迹,但这不能说明是熟人作案,因为要对付普通人实在太简单,可以做到瞬杀。”

可是无缘无故的,谁会杀死这无辜的一家人?

许七安坐在桌边,指尖轻扣桌面,笃笃声里,他的脑内信息素宛如沸腾..........

“除了我和柴贤,还有谁知道这里?如果没有人的话,凶手不是他就是我。如果有人知道这里,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在我传信之后,杀人灭口?

“目的不是柴贤,而是为了阻止柴贤去屠魔大会........可意义在哪里?在这里埋伏人手,直接干掉柴贤不是更好吗。

“所以,杀人灭口的是柴贤?也不对,动机不合理。”

许七安突然双眼圆瞪,想到一个可能。

我化猫跟踪柴贤那天,同时也被人跟踪了........

“柴贤无法发现我的跟踪,因为行尸不具备反追踪能力。可我同样没有这个能力,我当时只是一只猫,不是本体。如果那天晚上,有人悄悄跟在我们身后.........”

许七安霍然起身,离开屋子,反身关好门,骑上小母马,飞驰而去。

..........

柴府。

李灵素双手捧着滚烫的茶杯,抿了一口甜滋滋的液体。

洁白细腻的杯里,泡满了枸杞,以致于为数不多的茶水显得格外的甜。

唉,这一天天的........李灵素叹息一声。

道门在超凡之前,对身体的增幅有限,远不如武夫体魄那样变态。

而这半年里,东方姐妹刻意的榨干他精力,导致他时刻处在亏空状态。

原以为脱离了东方姐妹,能好好养精蓄锐,积攒精力,谁知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去陪伴其他的红颜知己。

从闻人倩柔到柴杏儿,都是干柴烈火。

“也许我该试着修行武夫体系,虽说武夫练气境前不能破身,但那是针对没有根基之人。早早破身无法练气。我若是恢复修为,以四品的道行强行练气,倒也不难。

“嗯,还是得从炼精境开始,否则,缺乏了对身体打熬的过程,我基本不可能踏入五品化劲。等等,我走武夫路子又不是为了战力,练气境就可以了.........”

浮想联翩之际,忽然听见一道人影从茶几的阴影里钻出来。

正是相貌平平的徐谦。

“前辈?”

李灵素吃了一惊,没想到徐谦亲自过来,不怕被佛门的和尚发现?

他刚想这么问,突然察觉到徐谦的状态不对劲。

天宗有“格物致知”的能力,对于相处许久的人、物,特别敏感,稍有变化就能立刻察觉。

属于“天人合一”的前置能力。

李灵素对徐谦虽然不算了解,可也算有过不短的相处时间。

往日的徐谦是一潭沉浸的,深不可测的水。现在的徐谦是暗流汹涌的海面。

许七安点了点头,道:“柴杏儿昨晚在哪?”

在我床上........李灵素道:“一直与我在一起。”

许七安提醒道:“你确定?”

也有可能趁你睡着了,出去做某些见不得人的事。

李灵素皱了皱眉:“昨晚我们一直到子时两刻才结束。另外,我的封印冲破了一小部分,睡的不是太沉,枕边人要是离开,我不可能察觉不到。”

说到这里,李灵素下意识的揉了揉酸疼的腰子。

子时两刻,你特么真的肾亏?许七安缓缓点头,没说废话:“两刻钟后,在北城外会合。”

他化作阴影消失在房中。

“神神秘秘........”

李灵素当即离开房间,找柴府管事要了一匹马,沿着主干道,直奔北城门口。

仅用了一刻钟,两人就在北城门外会合,李灵素注意到,徐谦又变了一个模样。

许七安微微点头,不做解释,一夹小母马的肚子,策马而去。

“驾!”

李灵素挥舞马鞭,立刻跟上。

临近村庄,许七安放缓马速,丢了一件袍子和兜帽给他,道:

“穿上,村子里发生了命案,你去招魂问灵,查出凶手是谁。”

等李灵素变装结束,许七安翻身下马,打了个响指,小母马和李灵素骑乘的马匹,乖顺的进了路边的林子,藏了起来。

啧,御兽蛊的能力真好用啊.......李灵素羡慕的想。

心蛊又被成为“兽蛊”、“御兽蛊”,因为心蛊师常用它来控制毒虫猛兽。

两人并肩进入村庄,临近目的地时,许七安发现小院外站满了村民,哀戚的哭声从屋里传来。

村民们或站在院中,或站在院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许七安隐约听见几句:

“王老四一家是招惹到什么人了吗?”

“谁知道啊,连孩子都不放过,凶手真是丧尽天良。”

“唉,会不会是那个柴贤干的,肯定是他,听说这是个疯子,连养父都杀。”

“哎呀,那我们岂不是危险了?”

他和李灵素挤开村民,进入院子。

屋子里架起了简易的木板,一家三口躺在上面,盖着脏兮兮的白布,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跌坐在木板边,嚎啕大哭。

一对年轻的夫妇在屋子里忙碌,他们穿着普通的布衣,双手粗糙,脸色黝黑,一看就是干惯了粗活的人。

“你们是谁?”

见许七安和李灵素进来,年轻夫妇有些警惕,尤其李灵素披着袍子,戴着兜帽。

“官府的人。”

许七安沉声道:“谁让你们擅自挪动尸体?破坏了凶手留下的线索怎么办。”

他上来一顿质问,问的年轻男人手足无措,认为自己犯了大错。

李灵素则趁机进了里屋,也就是凶案现场,并关上门。

不给年轻人反应的机会,许七安板着脸,又问:“你们和这一家什么关系?”

年轻男子回头望向男性死者,木讷的脸上流露出悲伤:

“他是我哥,我爹是他叔,晌午的时候,邻居看见一个陌生人进来,然后很快又走了,他过来看看情况,喊半天没人应,进来一看,发现人都被杀了.......”

说着说着,眼眶便红了。

许七安面不改色,道:“那周围的邻居叫过来。”

年轻男子走出门槛,朝院外看热闹的人群里扫了几眼,用方言说道:

“官爷有话要问,你们过来一下。”

他指着其中几名邻居。

很快,两个老妈子就进来了,都是左邻右舍。

老妈子们有些畏惧,又克制不住好事者的本性,目光频频看向木板上的三具尸体。

“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这里?”

许七安询问,得到了“晌午有个陌生男人过来”的答案。

“早上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吗?”

两个老妈子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一个说没注意,一个说没看到。

小村庄人虽然不多,好处是如果有陌生人进村,非常瞩目,晚上行凶的可能性更大..........他暗暗思考,这时,李灵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朝他摇头。

“魂魄被打散了。”李灵素传音道。

许七安脸色一沉,缓缓点头。

两人没再多留,匆匆离开村庄。

返回途中,李灵素低声道:“发生了什么。”

“我那天跟踪柴贤,一路找到了这里,柴贤就是躲藏在这户人家,算是落脚点之一。”

许七安坐在小母马背上,目光远眺,道:

“当日我们约定以此为联络点,互通消息,我打算怂恿他去屠魔大会找柴杏儿对峙,借机锁定他的位置。嗯,当日我是以心蛊操纵一只猫跟踪,当我本地赶来时,他已经离开了。”

这里忽略了他为什么要找柴贤本体。

李灵素虽有疑惑,但没有细问,沉吟道:“但柴贤今日并没有出现在屠魔大会上。”

“是的!”

许七安点头:“于是我来这里做确认,却发现他们被人灭口了。”

“嘶.......”李灵素抽了一口凉气:

“灭口的目的是不让柴贤参与屠魔大会?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灭口的人知道柴贤今晚会过来。不然,柴贤收不到你的纸条,他多半不会出现,那也就不必杀人灭口。”

这句话点醒了许七安,他沉声道:“或许不是为了阻止纸条被柴贤得到,而是为了吓退柴贤。”

“怎么说?”李灵素问。

“我对柴贤了解不多,但知此人性格有些偏激,他留在湘州是为了自证清白,查出幕后真凶。哪怕没有我的纸条,他多半也会借屠魔大会的时机伸冤。”

许七安分析道:

“纸条是我多加的一道保险,但不是最关键的。因为我也不能确定昨夜柴贤一定会过来,但幕后之人怎么确定柴贤昨夜会来?”

杀人灭口的前提是,柴贤得到纸条,明日在屠魔大会搅局。

但许七安都不能确定柴贤昨晚会来小山村,如果他不来,就见不到纸条,杀人灭口的动机就不存在。

可这一家三口还是被杀了,说明幕后之人知道柴贤昨晚会来。

李灵素听懂了:

“纸条不是关键,关键是幕后凶手知道柴贤昨夜会来这里。他提前杀了那一家三口,吓到了柴贤,让他觉得自己当日遇到的神秘人,也就是前辈你,是包藏祸心之人。

“出于谨慎,他打消了在屠魔大会上搅事的念头。可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许七安没能给出答案,摇头道:

“缺少一个关键信息,此案中,除了柴杏儿和柴贤,还有一个隐在幕后的人。是他在到处杀人。锁定这个人的身份,真相基本就解开了。”

李灵素想到了一个人物:“会是柴岚吗?”

这个人物从未出现过,她在柴建元死亡当日离奇失踪,再也没有消息。

许七安反问道:“她有这份修为吗。”

“柴岚修为不错,但应该没有达到四品,甚至都没到五品。不过并不能确定她是否有隐藏实力。”李灵素无法确定。

许七安道:“这两天不用来找我了。”

“为何?”

“我会暗中查案,找出幕后真凶,然后杀掉。”许七安面无表情道。

...........

柴府。

一名僧人返回院子,扣响净心的房门,得到允许后,他推门而入,看见净心和净缘在手谈。

“两位师兄,柴杏儿施主让我转告,湘州城西边三十多里外的小埠村,发生了一起灭门案,疑似江湖人士所为。

“官府组织的“搜寻队”问询情况后,已经排除是柴贤所为。不过根据村民所说,今日晌午有个穿青衣的男子来到村庄。事后没多久,又有两个打扮古怪的外人进村,自称是官府的人。

“但衙门已经做过确认,这两人并不是官府的人。”

他详细的说了一家三口的死状。

净心捻着棋子,“啪嗒”落下,声音温和:“知道了。”

那僧人合十退下。

“许是江湖游侠吧。”净缘说道。

他指的是事后来的那两个冒牌官府的人。

“不曾摄取精血,不求财,杀人是为何?”净心皱眉沉吟。

“或许是仇杀,或许是邪道之人浑水摸鱼,不必太过在意。若想早些解决此事,还是得除根。”净缘沉声道。

屠魔大会后,官府和几大江湖势力,对照黄册,在城里挨家挨户的搜查。

乡镇之中,也有“搜查小队”入驻。

能做到这一步,湘州官府已经算是很有作为。

“今夜你便出城巡视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记得招摇一些。”净心道。

“嗯。”净缘颔首。

净心搁下棋子,从布袋里取出一本古籍,书页翻动间,停在某一页。

“南疆尸蛊部有一个以尸养尸的秘术,此术脱胎于养蛊之术,行尸之间相互吞噬,攫取精华,最后胜出者便是尸王。”

“铁尸之上是飞尸,飞尸不具备炼神境武夫对危险的预警、不具备化劲武夫对力量的极致掌控,不具备四品武夫的“意”,但飞尸能短暂御空飞行,战力不弱四品,甚至更强。”

“因为他们攫取了足够多的精血,在体内凝聚出了血丹雏形,拥有血肉再生的能力。”

净心缓缓道:“杀了那么多武夫,有部分被攫取精血,有部分尸体不翼而飞。幕后之人怕是想炼一具飞尸。他断然不会放过修成金刚神功的你。”

净缘笑道:“尤其我在屠魔大会上,展现出的修为勉强五品。”

正说着,又一名僧人进来,递上来一张纸条:

“净心师兄,柴府管家递来一封信,说是门外有人送来的,指名道姓的要求给您。”

净心带着疑惑,拆开信封。

...........

许七安回到客栈,敲了敲门。

“是谁?”

慕南栀充满警惕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我。”

许七安听出她声音有些不对,道:“开门,怎么了?”

吱~

房门打开,慕南栀站在门后,脸色严肃。

两只巴掌大的小白狐,乖巧的蹲坐在她脚边,稚嫩的童声故作严肃:

“有人在监视我们,你再不回来,姨都要吓的钻床铺底下了。”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