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章 冲突(2章合1)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3章 冲突(2章合1)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随着浮屠宝塔开启的时日将近,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涌向金光山,试图闯入三花寺。

    双方产生了不小的摩擦,但总体还算克制,一众江湖人士没有强闯,而是在寺外叫嚣。

    三花寺的武僧们守在寺庙外,与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对峙。

    供奉着佛陀的大殿内,主持盘龙大师坐在蒲团,与首座以及几名长老商议对策。

    “那天宗圣女李妙真竟也来搅混水,实在可恶。”

    身为主持接班人的首座,沉声道。

    “如今江湖人士越聚越多,赶也赶不走,如何是好?”一名长老皱眉。

    眼前的情况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原本在佛门的考虑中,司天监的孙玄机或许会调动军队前来镇压,争夺龙气。

    这样的话,度难金刚就有了出手的理由,便是将军队尽数“除魔”在此,佛门也是占理的。

    佛门圣山阿兰陀,甚至能以此为由,撕毁盟约,进攻大奉。。

    当然,这是撕破脸皮的情况,佛门和大奉的关系还没恶劣到这个程度。但佛门完全可以责难大奉,要求道歉、赔偿等等。

    谁知大奉军队没来,却来了一大群的江湖匹夫。

    这些人做的事,大奉朝廷可不会买单。

    “赶不走?阿弥陀佛,那就除魔。”另一名长老沉声道。

    首座闻言,缓缓点头:

    “正是,我佛门清净地,岂容大奉武夫逞凶。师父,不如在寺外布下伏魔阵,让那群匹夫闯一闯。这一来能震慑那群乌合之众,二来则定制规则,稳住他们。

    “度难金刚虽然没说什么,但想必心里已经极度不满,师父,这件事咱们务必要处理好。”

    众人看向主持。

    主持沉吟片刻,颔首道:“可!”

    ...........

    山道上? 许七安混迹在雷州商会的队伍里? 由闻人倩柔带队,缓缓靠向金光山下的牌坊。

    牌坊建在山脚下? 高三丈? 匾额刻着:三花寺!

    “呵,
人还不少。”

    李灵素骑在马背? 笑道。

    他没再假扮李妙真,三花寺面临群雄“围攻”的场景? 全拜飞燕女侠李妙真所赐? 这时候他还易容成李妙真的模样,与找死何异?

    而且还有身份被曝光的风险。

    许七安“嗯”了一声,目光扫视,三花寺的牌坊下? 拴着一匹又一匹的马? 山道两边的树林里,拴着更多的马匹。

    放眼望去,手持各种武器的江湖人士,或聚在一起闲聊,或倚在树干抱着武器闭目养神? 或盘坐在路边,啃着烤鸡。

    热闹程度堪比集市。

    来的人不少? 高手也很多..........许七安满意点头,这证明他的“宣传”效果不错。

    武以力犯禁? 这群混乱中立的江湖人士,当真是最好的炮灰和马前卒? 谁都能薅一把他们的羊毛? 让他们充当工具人。

    各大体系中? 以儒家和术士“人口”最少,又以武夫数量最多。

    九州走武道路线的武夫,比其余各大体系所有人加起来,都多好几倍。

    但根据我在地宫里看到的壁画,结合古尸提供的信息,神魔陨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九州的修行体系只有三种:

    一,武者;二,道;三,妖族。

    其中,武者和妖族是殊途同归,都是锤炼体魄,走的是以力证道的路子,只不过妖族有妖丹,有天赋神通。而武者有“意”,有合道。

    至于道,那会儿还不能称为“道门”,因为古尸并不知道“道尊”的存在。仅凭这一点,就能证明道尊根本不是“道”的开创者。

    但是,这三条体系在后来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武道和妖道昌盛无比,道门体系却只剩下“天地人”三宗,其他流派要么湮灭,要么没落,不值一提。

    这就很不合理了,虽说“天地人”三宗后遗症很大,但其他流派总不可能有这类后遗症吧。

    结果,有大问题的三宗流传下来了,其他流派却没落了..........

    这时,呼喊声打断了许七安的思路,有人惊喜道:

    “雷州商会的人来了,哈,终于有人出头了。”

    说话的是一个穿劲装的年轻人,手里拎着一杆长矛,那是军队制式长矛,外观陈旧。想必是从黑市里买的。

    贩卖淘汰的武器,是军队高层司空见惯的牟利手段。

    闻人倩柔转头,朝身边一位侍卫低语几句,那侍卫一夹马腹,奔到持长矛年轻人面前,问询了几句。

    “大小姐,三花寺的和尚非常霸道,已经打伤好多人了,不让任何人进寺。”

    侍卫低声回禀。

    闻人倩柔颔首,望向李灵素和许七安,柔声道:

    “雷州紧邻西域,背靠宗门,三花寺向来霸道。便是官府,一般也不愿招惹他们。”

    许七安望向金光山,道:“说说。”

    “几年前,三花寺附近干旱,百姓颗粒无收。寺里的和尚不事生产,日子难以为继。首座恒音和尚,下山化缘,化来了几千斤粮食,几百位愿意散尽家财的香客。”

    闻人倩柔挑起嘴角,讥笑道:“三花寺就此度过干旱,但不知道多少人因此饿死。佛门向来是先修己,再度人。”

    许七安眯着眼,“这既触犯了大奉律法,也违反了佛门当初和大奉的约定。”

    闻人倩柔颔首,道:

    “但雷州布政使只是象征性的登山进寺,斥责了一顿。一来是惹不起佛门,二来边境之州,处理这类事,需小心翼翼,能忍则忍。

    “事情若是闹大了,朝廷未必愿意和佛门翻脸,到时候,布政使就是头一个替罪羊。佛门有多强大,前辈想必是知道的。”

    许七安没再说话。

    “佛门最虚伪了,五百年前,就是看上了南疆十万大山的疆域才打仗的,偏打着为人族的旗号。”

    小白狐叽叽喳喳的抨击。

    她蜷缩在慕南栀温暖的怀抱里,两只爪子捧着一块甜腻的糕点。

    慕南栀只用了一块糕点,就成功撸到她了。

    小白狐吃完糕点,肉乎乎的两只爪子按在慕南栀的胸脯,用力按了按,娇声道:

    “姨,你的胸脯比夜姬姐姐还大呢。”

    .........许七安咽了咽口水。

    众人系好马匹,沿着台阶登山。

    临近三花寺时,听见助威声和怒吼声,以及兵刃碰撞的锐响。

    “当当!”

    三花寺,石阶尽头的空地处,一名手持狼牙棒的汉子,被几名武僧用棍棒接连点在周身各处大穴,身躯骤然僵硬。

    主阵的中年武僧趁机旋身,气机注入木棍,整个人带动棍棒旋转数圈,重重砸在狼牙棒汉子的脑袋上。

    啪!

    狼牙棒汉子护体神光崩散,殷红的鲜血顺着脸颊流淌。

    中年武僧目光一闪,见到闻人倩柔带领雷州商会的人马上来,当即伸出棍棒,将狼牙棒汉子的尸体轻轻挑起。

    挑到许七安等人面前。

    周遭的江湖人士脸色微变,哗然不止。

    双方对峙半天,终于闹出第一条人命,三花寺显然是不耐烦了,打算痛下杀手。

    “臭和尚,你敢杀人。”

    有人喝道。

    这是在喝问三花寺的和尚,是不是真要不死不休。

    “咄!”

    中年武僧将棍棒杵在地上,竖目环顾,施展佛门狮子吼:

    “尔等强闯本寺,意图染指佛宝,其罪当诛。然,主持心怀怜悯,不愿妄造杀孽,若想进寺,先过伏魔阵,只允许一人破阵。”

    “混账!”

    江湖匹夫们破口大骂:“你们九人打一人,简直无耻。”

    中年武僧冷冷道:“也可退去。”

    他一副佛门地盘,佛门做主的姿态。

    身后,众武僧齐吼一声。

    铿锵!

    周遭江湖人士纷纷抽出佩刀,与三花寺武僧们对峙。

    这才是武僧的正确画风啊,凶恶霸道,相比起来,恒远大师明显走了歪路,我身边怎么尽是些画风不对劲的朋友.........许七安踏前一步,问道:

    “敢问大师,三花寺出了什么宝物?”

    中年武僧道:“浮屠宝塔功德圆满,仅此而已。”

    “未曾听闻,法宝也能修行的。再者,宝塔功德圆满,三花寺为何不让我等进入?难不成,我们还能抢了宝塔?”许七安又问。

    中年武僧道:“与你何干,一介凡夫,岂知佛宝神妙。”

    无耻,这分明是大奉的龙气,怎么就变成佛门的宝贝了。

    许七安没再说话,目光远眺,遥望寺庙深处,那座高大的,白墙黑瓦的高塔。

    在他眼里,那座宝塔是另一个模样,通体金灿灿,一道金色龙影攀附塔身,缓缓游走。

    这道龙影体型庞大,将高耸的塔身团团缠绕,与当日贞德帝脚踏的龙脉之灵拥有同等规模的体型,但金光不够凝练,远不及龙脉之灵宛如实质的身躯。

    “大师不愿意说,那我来替你说,据飞燕女侠所说,宝塔内镇着当年山海关战役时,妖蛮两族和巫神教的高手。二十年过去,那些绝世高手化作血丹和魂丹,这便是超凡的契机,是踏入三品的助力。”

    “胡说八道!”

    中年武僧大怒,棍棒指着许七安,道:“休要妖言惑众,你若是个人物,就与贫僧打一场。”

    “气急败坏了?浮屠塔内镇压的人物,当年亦有我大奉的功劳,佛门要独吞宝物,未免太霸道了些。是不是认为大奉军神捐躯,便没人能治你们了?”

    许七安振臂一呼,高声道:“诸位,魏公战死在靖山城,而今佛门欺他不在人世,意图谋夺二十年前大奉的战果。”

    “没错,血丹和魂丹也该有我们大奉一份,佛门凭什么独吞,欺我大奉无人吗。”

    “交出血丹,不然放火烧了三花寺。”

    江湖匹夫们纷纷响应,叫嚣起来。

    不少人看向许七安,连连点头,这位仁兄说的有道理。

    他们这不是抢夺佛门法宝,而是佛门先不当人,他们只是要回属于大奉的那一份。

    腰杆瞬间挺直了。

    中年武僧勃然大怒,恶狠狠的瞪着许七安:

    “一派胡言,三花寺没有血丹和魂丹,这是有心人在挑拨是非。”

    许七安反唇相讥:“信你,还是信飞燕女侠,我等只会判断。”

    江湖人士们再次响应:

    “秃驴,臭不要脸。”

    “出家人不打诳语?睁眼说瞎话。”

    要论骂街,三花寺的和尚十张嘴,也抵不过这群混江湖的一张嘴。

    各种下三滥的话满天飞,左一句问候全家女性,右一句你是我儿子。

    武僧不是禅师,没有那份定力,九位持棍武僧气的额头青筋怒跳。

    “呸,无耻!”

    小白狐最恨佛门了,见大家都在辱骂和尚,她也跟着骂了一句,并为此激动的在慕南栀怀里活蹦乱跳。

    “狐妖?”

    中年武僧恨不得一棍子敲死许七安,见状,抓住机会,喝道:

    “胆敢勾结妖族,死!”

    手里棍棒抖出圆弧,疾奔而来,一棍子劈向慕南栀。

    慕南栀吓的连连后退,尖叫不止。

    许七安鬼魅般闪现在她面前,抬起手臂挡住凶狠劈来的棍棒,“咔擦”一声,灌注了磅礴气机的棍棒应声而断。

    虽然被封魔钉禁锢气机和气力,但皮肉筋骨是货真价实的三品,唯一的抗揍性能算是保留了。

    中年武僧瞳孔微缩,武者的本能给出危机预警,正要抽身后退,与身后的同门组成伏魔阵,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

    “跟他干!”

    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却让他失去了先机,许七安轻轻吹出一口气,带着绿色的气体扑在中年武僧的脸上。

    “嗬,嗬嗬.........”

    中年武僧呼吸困难,肺部火烧火燎,呼吸声像是破旧的风箱。

    他绝望的盯着许七安,摇摇晃晃的倒地。

    心蛊的精神影响配合毒蛊,效果还不错,嗯,以七绝蛊现在的力量,四品之下,我几乎没有敌手,当初离开京城时,我的实力最多是弱五品........

    许七安对七绝蛊的培育进度还是很满意的。

    刚才正是用心蛊影响了中年武僧,让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周遭的江湖人士见到这一幕,又惊又喜,方才中年武僧以阵法围杀一名六品铜皮铁骨武者,强大无匹,让人忌惮。

    结果碰到了这个青衣人,一照面,倒了?

    “他用的是毒........”

    人群里,有人说道。

    “这一眼便能看出来,可是,这个和尚至少是炼神境,一般的暗算不管用。”

    当即就有人反驳。

    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频频看向许七安,知道这是一位高手。

    不过.........

    “他似乎想毒死武僧,在三花寺杀武僧,会遭到报复的。”

    “三花寺的主持可是一位四品禅师,很不好惹。”

    “怕什么,他似乎是雷州商会的人,商会里也有四品。”

    正说着,一个眼眶深邃,鼻子高挺的青年和尚,从寺内走了出来。

    “净心师兄。”

    八名持棍武僧大喜,指着许七安,道:“此人带头闹事,用下三滥的手段偷袭了印顺师兄。”

    “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饱含慈悲的温和声音里,蕴含着洗涤心情的力量,让在场所有人戾气一空,内心柔软向善。

    “当当”声里,众人手中武器摔落在地。

    几秒后,江湖匹夫们先后从佛门戒律的影响中挣脱,面露惊色。

    “是律者?不,也有可能是苦行僧。”

    “大概率是苦行僧,普通律者的戒律没这么强........”

    雷州的江湖人对佛门极为了解,这点是其他州的江湖人士无法比拟的。

    “阿弥陀佛,又是施主。”

    净心和尚双手合十,不理会众人,脸色冷峻望向许七安:

    “施主屡次三番来本寺挑衅闹事,需知佛门慈悲为怀,却也有金刚怒目。”

    周围的武僧、江湖人士纷纷看向许七安,看他会如何应对。

    许七安脚尖一挑,像刚才中年武僧挑飞那名六品武夫的尸体那样,把他挑飞到净心和尚脚边。

    净心和尚双手一捞,借助中年武僧,仔细查看后,眉头紧皱。

    “他身上的毒只有我能解,让我们进寺,或者,他死。”

    许七安维持着高人的人设,语气平淡。

    术业有专攻,佛门并不擅长解毒,药理是毒蛊师和术士的领域,道门粗通。

    原以为许七安服软,而大失所望的雷州江湖人,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难怪轻易还人,原来是有恃无恐。

    净心和尚深深看了一眼许七安,侧了侧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

    “施主大可进寺,贫僧做主,让你进去。”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看向许七安。

    你这是要关门打狗啊.........许七安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见他犹豫,净心和尚问道:“怎么,施主胆怯了?”

    要是再年轻十岁,我脑子一热就上头了.........许七安负手而立,高声道:“几位,此时不出面,更待何时?”

    话音落下,石阶下方传来爽朗的笑声:“汤某愿意陪兄台进寺。”

    众人回眸看去,只见一个身高八尺,背负双刀的劲装男子拾阶而上,身后跟着一群同样背负双刀的门徒。

    “双刀门来了。”

    有人惊喜喊道。

    许七安的目光自动掠过双刀门主,看向了他身后一名英气勃勃的女子,身段高挑,丰唇,明眸,脸型娇俏,是个很飒的美人。

    叫,叫........柳芸来着,在京城时,我见过她。

    许七安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位美人的名字,旋即看向天宗圣子,发现渣男面带微笑,一脸欣赏的端详着柳芸。

    这时,密林里一阵响动,伴随着甲胄铿锵声,一个皮肤黝黑,双眸明亮的年轻将军,踏着灌木走出来。

    他背着一杆长枪,腰胯制式军刀,眼神桀骜凶狠,透着军人的肃杀之气,嘴里叼着一根草。

    “方州镇抚李少云!”

    他拄着枪,斜着眼睛看众人,自报姓名。

    “听说三花寺出了宝贝,能助四品踏入超凡领域,特来看看。秃驴,敢拦我,老子一枪捅死你们。”

    雷州当兵的桀骜,当将军的四品更桀骜。

    好狂.........众江湖人纷纷侧目打量,此人一看就是军方的人,语气狂傲,毫不掩饰自身的气息。

    这还没完,不多时,天空中传来嘹亮的鹰啼。

    十几只展翼三丈七尺的赤尾烈鹰,从远处飞来,在金光山天空游曳,缓缓降落。

    双翼扑打出强风,吹起尘埃和落叶。

    底下的众人散开,清理出一片可供赤尾烈鹰降落的空地。

    为首的骑士,身穿铠甲,有着雷州人标志性的黝黑皮肤,身材魁梧,胡渣子粗硬。

    他身后的赤尾烈鹰背上,清一色的甲胄军人。

    袁义!

    雷州都指挥使袁义。

    江湖匹夫们大多无缘得见这位雷州地位显赫的武夫,第一时间没认出来,直到人群里有人诧异道:

    “都指挥使袁义?”

    哗然声一下子响起。

    前几天传出雷州都指挥使袁义,拜访飞燕女侠,打听三花寺异宝的消息。

    果然不是骗人的。

    袁义真的来了。

    这下热闹了,对于大伙来说,是好事。

    高手越多,局势就越乱,浑水摸鱼的机会也就越多。

    袁义环顾一圈,自动忽略了江湖人士,先朝闻人倩柔颔首,而后看向那名覆甲青年,愣了一下,皱眉道:

    “李少云,你怎么来了,身为镇抚,擅离军营是大罪。”

    拄着枪的青年咧嘴:

    “都指挥使大人,你少拿官衔压人,老子就是来抢血丹的,要是能晋升三品,您屁股底下的位置就得拱手让我。

    “要是没抢着,大不了挨几百军棍,或革职或降职,问题不大。”

    身为四品武夫,修为就是最大依仗,只要没有犯下大错,适当的任性,朝廷和官府都会容忍。

    他有恃无恐。

    “我看你是皮又痒了。”

    袁义瞪了他一眼,骂道:“还不滚过来。”

    李少云嘿嘿一笑,屁颠颠的跑了过去。

    “都指挥使袁义,双刀门汤元武,方州镇抚李少云,还有那个穿青衣的神秘高手,以及雷州商会的四品客卿........”

    “在场就有五名四品了,五品高手也超过双手之数,这下看三花寺的和尚怎么嚣张。”

    “不能大意,三花寺的主持和首座都是苦行僧,再加上这个不知哪来的,叫净心的和尚,实力也不弱。再说三花寺高手如云。”

    “这不是还有我们吗,三花寺高手再多,能有我们多?山脚下还有一群混子没上来呢。待会儿浮屠塔开启,咱们登高一呼,全来了。”

    交谈间,众人看见一个白眉白须的老和尚,率领一众僧人走来。

    “阿弥陀佛,袁都指挥使大人,多年不见了。”

    盘龙方丈双手合十行礼。

    “盘龙大师。”

    袁义拱手。

    “都指挥使大人,你是代表雷州官府,代表大奉而来?”

    盘龙方丈责问道:“大奉与佛门是盟友,江湖人士如何,与大奉朝廷无关,但你不行。速速退去吧。”

    袁义摇头:“本官卡在四品多年,不得突破,闻三花寺有血丹出世,特来求丹。当年山海关战役,我大奉出力良多,这血丹,没道理由佛门独吞吧。

    “再者,本官是以私人身份而来,只带了心腹,没带军队,与朝廷无关。”

    盘龙方丈又念了一声佛号,道:“老衲诚心劝说,尔等不听,罢了。”

    他不再多言。

    但众人又看到,寺庙里走出来一伙人,抬着没有顶的轿子,垂下帷幔,软塌上坐着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花。

    其中一名娇媚女子咯咯笑道:

    “主持大师,不若让我们姐妹俩替你宰了这个袁义,大奉朝廷问起来,也与你无关。如果大奉有胆子责问佛门的话。”

    袁义眯了眯眼。

    李灵素立刻低头,并迅速与徐谦拉开距离。

    这个老头子不讲武德,此时要是再来一脚,他就难受了。

    看到那袭青衣时,东方姐妹俩下意识的眯着眼,仔细审视后,便挪开目光不再关注。

    只是穿着同样的青袍,但不是平州掳走了李郎的那家伙。

    “贱人!”

    闻人倩柔忽然暴怒,踏步而出,指着东方姐妹俩怒骂。

    东方婉蓉敛去笑容,眯着眼审视,缓缓道:“这位姑娘,我们认识?”

    东方婉清审视了几秒,恍然,冷笑道:

    “哦,是那个负心汉当初逃走时勾搭的贱人,姐姐你一路占卜追踪时,曾经找到过她。要不是这贱人身边有几个高手,且当时急于追踪负心汉,早把她给宰了。”

    说话间,帷幔突然分开,东方婉清化作黑影掠出,杀向闻人倩柔。

    李灵素脸色大变,正要冲出去阻拦,闻人倩柔身边的四品客卿反应更快,疾奔几步,双掌奋力推出。

    砰!

    气机碰撞声宛如焦雷,尘埃瞬间扬起,周遭的树木像是被强风压弯了腰。

    英雄好汉们东倒西歪,踉跄后退。

    闻人家的四品客卿脸色陡然一白,继而涨红,强行眼下冲涌到喉咙的鲜血。

    反观东方婉清,轻飘飘的落回轿子,面不改色。

    四品也是有强弱之分的。

    “又,又是四品?”

    “看起来比雷州商会的四品客卿还强。”

    “嘶......这对姐妹什么来头?”

    “不是雷州的江湖高手。”

    察觉到东方姐妹的实力,众人心里一沉,这对姐妹显然是三花寺阵营的高手。

    这样一来,双方四品高手的人数就扯平了。

    袁义、李少云,以及双刀门主,三位四品高手脸色凝重。

    “原来三花寺早就有了盟友,难怪如此霸道,如此的有恃无恐。”

    都指挥使袁义淡淡道。

    净心和尚转身,朝寺内躬身合十,道:

    “请度难师叔驱赶这群闲人。”

    东方婉蓉笑吟吟道:“请伊尔布长老驱逐闲杂人等。”

    这两人的突然开口,让雷州的英雄好汉们一阵茫然,同时又本能的心里一沉。

    当是时,两道可怕的气息冲天而起,一道气息来自三花寺深处,另一道气息来自左侧的密林。

    感受到两股气息的刹那,众人脑海里油然而生两个字:超凡!

    超越凡人的气息。

    尽管他们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接触过三品,但那来自生命层次的威压,让他们“自然而然”的便知道了对方的层次。

    四品以上,是超凡领域,与凡人再不相同。

    “滚出三花寺方圆五十里。”

    寺庙内,传来雷鸣般的咆哮声。

    众人听在耳里,胸口气血翻涌,眼前发黑。

    佛门狮子吼,三品武僧施展的佛门狮子吼。

    这还是对方留手了,如果全力咆哮,六品以下,当场丧命。四品以下,神智混乱。

    另一道气息没有开口说话,但同样给众人带来巨大的压力,心里和身体的双重压力。

    雷州的英雄豪杰们战战兢兢,袁义等四品高手也没好到哪里,四品在任何一州,都是山大王级的人物。

    但在超越了凡人领域的三品面前,和中低品修士没有区别。

    咯手的虫子和咯手老鼠罢了。

    瞧着雷州武夫们一个个脸色发白,神色惶恐,三花寺的和尚们面带微笑,悠然双手合十。

    “这,这........两位三品?”

    “唉,看来我们与宝物无缘,罢了。”

    “三品不可匹敌,不可匹敌。”

    此情此景,在场的英雄豪杰们心生退意。

    别说两位三品,便是一位,也足以横扫他们所有人。

    争夺宝物,有希望才争,摆明了不可能的事,那还争什么?留着小命去青楼睡婆娘,不是更香吗。

    双刀门主叹息一声。

    袁义幽幽道:

    “看来宝塔里的血丹,比我们想象中的还有多,还要精纯啊。林子里的那位,是巫神教的灵慧师吧,巫师独有的气息,我不会看错。

    “巫神教刚与我大奉开战,佛门便立刻与巫神教结盟,眼里可有我大奉朝廷?”

    度难淡淡道:“大奉朝廷?一个三品武夫都没有朝廷,比起二十年前,差的远了。”

    这位护法金刚冷言冷语,表露出对大奉极其糟糕的观感。

    佛门高层大多都看不惯大奉,因为大奉是出了名的赖皮狗。

    六百年前,大奉开国皇帝当了一回赖皮狗,摆了巫神教一道。

    三百年前,儒家和朝廷又当了一回赖皮狗,在中原大肆灭佛。

    护法金刚是武僧,而武僧脾气暴躁,直来直往,看不惯就是看不惯。

    袁义脸色铁青,却不敢顶撞,以大奉目前的国力,根本不敢和佛门翻脸,就算里头那位三品金刚一巴掌把他拍成烂泥,朝廷顶多也就声讨和谴责。

    但被三品金刚如此羞辱,且断了争夺宝物的机会,让他又愤怒又不甘心。

    双刀门主汤元武身后,柳芸忍不住反驳:“谁说大奉没有三品,我们大奉许银锣要是在此,前辈你可敢口出狂言?”

    寺庙深处那尊金刚默然不语,似是不屑回答。

    密林里,传来冷笑声:“姓许的已经是废物一个,何惧之有。”

    柳芸脸色陡然涨红,跨前一步,高声道:

    “就算前辈是巫神教的灵慧师,小女子也不容许你诋毁许银锣。”

    士气跌到谷底的雷州英雄豪杰们,竟如回光返照般,响起一片抗议声。

    林子里的灵慧师笑道:“你敢出刀吗。”

    柳芸英气勃勃的眉毛倒竖:“有何不敢。”

    双手往背后探去,抓住刀柄,正要拔出,岂料双刀仿佛锈死在刀鞘里,无论她怎么使劲,憋红了脸,就是无法拔出双刀。

    “哼!”

    灵慧师冷哼一声。

    柳芸如遭雷击,双膝跪倒在地,“哇”一声吐出鲜血。

    密林里得灵慧师淡淡道:“度难金刚,你若顾及盟约,不便出手,那就由我来代劳,清空这群杂鱼。正好可以炼成尸兵,带会靖山城。”

    哗啦.......群雄连连后退。

    “杀光我们?好大的口气!区区一个灵慧师,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当自己是巫神了?”

    混乱中,突然响起嗤笑声。

    众人愕然扭头,看着那袭青衣,像是在看傻子。

    对一个巫神教的灵慧师用激将法,嫌命长了?

    真当他不敢动手?

    巫神教和大奉如今是生死大敌,杀起人来绝不手软。

    你想死,别连累我们。

    李灵素眼睛一亮,心说来了来了,这个老怪物要爆发了。

    别人或许会对三品高手奉若神明,但李灵素知道,徐谦这个老怪物,是和监正下过棋的隐世高人。

    ............

    PS:推一本书:《诸天之宗师凶猛》。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