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5章 对答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55章 对答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第一根钉子封住心脏,阻断气血运输。第二根钉子刺入百会穴,封闭天门,阻断气运交感。

    许七安的气血和气机同时阻断,一身修为被封。

    最致命的是,这些刻满佛文的金色钉子,似乎对神殊有特殊伤害,两根钉子入体,神殊便没了声息。

    他被封印了。

    毫无征兆,不管是许七安还是神殊,面对白衣术士的偷袭,两人都没有收到危险预警。。。

    虽然重伤在身,各方面状态下滑,对于他们现在的修为来说,这简直荒谬。

    但白衣术士就是做到了。

    白衣术士指尖夹着剩下的七根钉子,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望向了观星楼方面,望向了八卦台上的萨伦阿古和监正。

    白衣术士轻笑一声:“佛门的无色珠,确实好用,没有它,我还真没把握无声无息的传送到你面前,不被你和魔僧发现。

    “为了对付他,佛门下了血本。”

    他的掌心里,是一颗化作齑粉的佛珠。

    他,他是初代监正........萨伦阿古也在京城,加上当代监正,祖孙三代就齐了........许七安一颗心缓缓沉了下去。

    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

    现在,收债的人来了。

    两枚钉子入体,气血阻滞,气机凝固,手脚难以动弹。

    除了还能思考,他什么都做不了。

    许七安眼球不停转动,只见观星楼顶,原本已经散去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道道粗壮的闪电劈下,一道道清光肆虐纵横。

    白衣术士收回目光,看一眼许七安,道:

    “京城是他的地盘,但萨伦阿古好歹活了数千年,底蕴深厚,竭尽全力的话,挡住他不难。洛玉衡那边有地宗道首拦着。


    “能救你的人,只有赵守一个。不过,三品的大儒,差了点。”

    这位白衣术士面孔模糊,仿佛打了一层马赛克,让许七安无法看清他的真容,但听语气,悠闲平静,透着一切尽在掌控的底气。

    镇国剑,快救我........许七安心里狂呼。

    镇国剑嗡嗡震动,透出无穷剑意。

    但白衣术士随手一抹,黄铜剑便安静下来,镇国剑被短暂封印。

    “绝世神兵受六百年气运洗礼,对普通体系的高品来说,这是大杀器。但对把弄气运,擅长炼器和阵法的术士,毫无威胁。”白衣术士语气平静。

    说着,他又从许七安手里接过儒圣刻刀,刻刀震颤,清光从他指尖溢散,却不能伤他分毫。

    不多时,儒圣刻刀也平静下来,短暂的封印。

    “这刻刀啊,还是得在儒家手里,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不然,任何绝世神兵,没有主人的加持,就如同浮水流萍,无法一直使用,每次耗尽力量,便需温养一阵子。这是术士才懂的小知识,你多学学。”

    他不疾不徐的说着,说的许七安脸色发白,内心焦虑万分。

    咻!

    这时,无匹的刀光逆空而起,斩向白衣术士。

    他顺手一捞,把太平刀握在手里,略有失望的摇头:“神兵一旦择主,便只认主人,对旁人来说,用处就不大了。”

    白衣术士掌心清光亮起,层层加持在太平刀上,很快,鸣颤的刀身安稳下来,太平刀也被封印了。

    随手一丢,太平刀落在坍塌成废墟的城门口。

    钉在地上。

    “还有什么手段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要带你走了。”白衣术士道。

    这时候,许七安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他试探道:“我身上的气运,是你藏的?”

    白衣术士不答,单手按住他的肩膀,身形一闪,传送离开。

    许七安眼前一花,景物模糊,下一秒,他发现自己身处郊外,左边是连绵的荒田,右边小湖,远处山峦如聚。

    这里是哪........

    术士的传送半点不讲道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此地禁止传送!”

    醇厚低沉的声音里,一道人影在前方凸显出来,头戴亚圣儒冠,身穿旧儒衫,原本疏于打扮的头发,现在规规矩矩的束在儒冠里。

    院长赵守!

    “禁止肢体接触。”

    他语气平静,但说出去的话,蕴含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法则。

    一道清光强行分开了白衣术士和许七安。

    靠着亚圣儒冠,赵守把自身位格,强行提升到二品。

    分开白衣术士后,他袖子一挥:“退去一百里。”

    面容模糊的白衣术士当即消失不见。

    “得,得救了?不是说好不能传送吗?儒家果然是大流氓.........”

    许七安如释重负,险些扑到赵守怀里喊爸爸。

    但下一刻,许七安看见白衣术士出现在自己身侧,笑道:

    “没错,你身上的气运,是我植入你体内的,目的是瞒过监正。”

    许七安愣了一下:“你怎么回来的?”

    白衣术士笑道:“走回来的。”

    说话间,许七安脚下亮起一道八卦阵,白衣术士脚下恰好是踩着风门。

    ?许七安茫然看着他,心再次沉了下去。

    赵守面不改色,悠然道:“画地为牢!”

    一道清光从天而降,将方圆数十里土地笼罩,与外界彻底隔绝,牢笼中是一个世界,牢笼外是另一个世界。

    他在拖延时间,等待监正的到来。

    白衣术士笑道:“那就陪你玩玩。”

    他一脚踏下,一道道阵纹凭空而生,将赵守笼罩在内。

    这些阵法各不相同,有交织雷光的,有蒙蒙雾气缭绕的,有锐气纵横的,有火焰熊熊的,却又完美的融合成一个阵法。

    它们同时出现在赵守脚下,合力绞杀。

    赵守头顶的儒冠降下清光,浩然之气护体,他抬起手指,在虚空刻画一道佛文。

    佛文融入他的身体,霎时间,一点金漆绽放,金刚神功护持。

    浩然之气和金刚神功将他护的严严实实。

    对于儒家高品强者来说,只要我见过,我就能白嫖。

    这一波,赵守白嫖的是许七安的金刚不败。

    接着,赵守模仿白衣术士,一脚踏下,层层阵纹自他身下诞生,迅速扩散,要把白衣术士囊括在内。

    但白衣术士仅是挥袖,便将赵守施展出的阵法扫荡一空。

    以阵法对付术士,怎么可能起效?

    白衣术士有条不紊的摘下腰间香囊,霎时间,一件件法器不要钱似的飞出。

    一架架火炮排列,一张张床弩落地,一把把法器火铳、军弩浮空,它们的准心,齐齐瞄准赵守。

    一件件削铁如泥的刀剑破空游走。

    此外,还有其他效果稀奇古怪的法器,比如做束缚之用的绳索,比如震慑元神的青铜镜,比如做封印之用的青铜大钟..........

    真特么的花里胡哨啊,相比起来,武夫只能用粗鄙形容.........目睹儒家高品和术士高品的战斗,许七安油然而生感慨。

    在火炮轰鸣声中,白衣术士捏起一枚钉子,刺入许七安的丹田。

    许七安小腹剧痛,冷汗淋漓,强忍着疼痛,说道:

    “为什么要把气运给我?”

    白衣术士没有回答,再次捏起一枚钉子。

    许七安心里一凛,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身体无法动弹,“税银案是你一手主导,目的是以一种“合理”的方式,把我弄出京城?”

    白衣术士笑道:“你猜的没错。”

    “但我猜不到,为什么要以税银案为由带我出京城,以你的手段和能力,就算京城有监正坐镇,你同样能把我带出京城。”

    许七安盯着他,试图看穿那层“马赛克”,观察他的表情。

    白衣术士摸了摸他的头,声音温和,像是长辈在和晚辈说话:

    “你不是大奉断案奇才嘛,给了你这么长的时间,你都没查出来?”

    我查你妈了个巴子........许七安险些爆粗口,他忍住了,努力拖延时间,道:“云州时,是你在帮我吧?”

    “嗯!”

    白衣术士言简意赅的回复。

    “你帮我,不是因为给我馈赠,而是因为云州就是许州,是你们这一脉的大本营,对吗?”

    许七安语不惊人死不休。

    “倒也不笨。”

    白衣术士语气依旧平静,捏着钉子,刺入了许七安的胸部上丹田,道:“怎么猜出来的?”

    许七安脸色一白,额头沁出大量的汗珠,他语气略有虚弱:

    “因为云州的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了,它背靠大海,即使你们起事失败,也能乘船远走海外。而为什么是云州,不是其他临海的州?因为云州物产丰富,论产粮,仅次于被誉为“大奉粮仓”的豫州和漳州。

    “论铁矿、药材等山中瑰宝,云州仅次于南疆十万大山。兼之当地匪患横行,是你们屯兵养兵最好的掩护。

    “巫神教也看中了这个地方,所以这些年一直在暗中谋划。扶植山匪,勾结齐党,输送军需。这触犯到了你的利益。

    “于是你借魏公之手,借我之手,将巫神教拔除。这样既不会暴露你们,又能清扫掉巫神教的势力。

    “以上,如果我猜的都对,那么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其实是你们的人吧。”

    白衣术士轻轻鼓掌,看不清脸,但笑意满满:“都猜中了,你还猜到了什么,不妨说出来,我给你拖延时间的机会。”

    “可惜我醒悟的太晚了。”许七安摇头苦笑。

    当日之所以能迅速锁定云州布政使宋长辅是幕后真凶,全是因为捉拿住了瘸子梁有平,而梁有平是白衣术士送来的。

    而梁有平.......是李妙真的好友,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揪出来的。

    云州这个地方很怪,明明很富饶,却匪患横行,百姓生活困苦。别说是许七安,当日,连朱广孝都直呼不合理。

    在剑州召出姬谦魂魄,问灵之后,许七安就一直在想,许州到底在哪里。

    当时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想明白,知道后来他查清了一切,才恍然大悟。

    “当初在云州,为什么没有抽我的气运?”

    “你不是看到了吗。”白衣术士扬起手里的钉子,道: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在你体内,想抽出你体内的气运,我必须要面对他。

    “这位魔僧不是一般人物,即使是我,也无法封印他。于是我去了趟西域,把神殊在你体内的消息告诉佛门。

    “他们很痛快的就把至宝封魔钉借给我了。”

    难怪他能轻易破了我的金刚神功,轻易把神殊封印,果然,只有和尚才能对付和尚..........许七安以吐槽的方式缓解心里的绝望,道:

    “为什么早不借,晚不借,偏要等到这时候?”

    白衣术士语气里带着悠然和笑意:“当然是等魏渊战死,你龙脉散去,等你杀贞德。”

    许七安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元景是贞德?”

    白衣术士反问:“你猜。”

    不等许七安说话,他继续道:“魏渊不死,何止巫神教寝食难安,我也寝食难安。大奉军神不死,谁敢起事?现在龙脉已散,中原必将大乱,这个时候,才是起事的绝佳机会。

    “也是我拿回气运的最好时机。”

    说话间,又一根金色钉子,刺入许七安的大锥。

    许七安闷哼一声,险些昏厥过去,体内五根钉子产生了共鸣,侵蚀着他的生机,进一步封印他的修为,也进一步封印了神殊。

    他现在状态很糟糕,杀完贞德,两次玉碎,本身就处在重伤状态。

    如今又被初代监正以封魔钉刺入身躯,他罕见的,有了前世熬夜通宵后的虚弱,随时都会猝死的那种虚弱。

    “当年,你是怎么逃过武宗皇帝、佛门菩萨以及当代监正的围杀?”许七安没有忘记拖延时间的初衷。

    白衣术士看了一眼远处的赵守,再次打开香囊,召出一件件法器,不要钱似的顶级法器呼啸而出,补充了“兵力”。

    同时,他再次跺脚,扩散出一座座可以借用天地之力的阵法,将赵守囊括在内。

    院长赵守本身就是三品大圆满,又有亚圣儒冠加持,不会比二品弱了..........不愧是初代监正,恐怕距离一品,只差一线........许七安又绝望起来了。

    再次牵制住赵守,白衣术士一边捏起钉子,灌入清光,一边说道:

    “想杀一品,哪有那么容易?”

    第六根钉子,插入后腰的命门穴。

    “他还在反抗,不愧是让佛门都头疼的魔僧。等彻底封印了他,我便布阵取回气运。到时候,你可能会死。”

    “我气运加身,你害我性命,不怕遭气运反噬?”

    许七安脸色苍白,并不是害怕,而是虚弱。

    “监正不敢动贞德,是因为他是大奉的监正。五百年前,他正是依靠这一脉皇族成的一品。杀皇帝,相当于自毁根基。你身上的气运同样来自这一脉。

    “我杀你,不会自毁根基,只需要承受的反噬,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这个反噬,甚至比寻常高品对付你,还要更轻。”

    白衣术士笑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某些原因是什么原因,与你当年把气运藏在我身上有关?”许七安眯着眼。

    白衣术士答非所问的说道:“你知道监正当年为何背叛我?我又为何从一品跌至二品?”

    许七安摇头。

    白衣术士道:“你如果知道术士体系的一品和二品叫什么,很多事,你就能自己想明白了。”

    第七枚钉子,刺入许七安的中枢穴。

    血水和汗水混合,染红了褴褛的青衫,他沉默了一下,点头:

    “我确实很好奇监正当年弑师的真相。”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90章 对答)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