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3章 南苑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3章 南苑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元景帝的一切异常,都与贞德26年的某件事有关,都与地宗道首有关...........

    我猜的没错,地宗道首是串联所有线索的那根线,他与当年的事脱不了干系。这样的话,下一步去查什么,去哪里查,已经很清晰了。

    下一个追查的目标是皇家猎场——南苑!

    少年时的淮王和青年时的元景帝,在南苑遭遇了猛兽的袭击,侍卫死伤殆尽,最终淮王生撕熊罴,解决危机。

    这一段描述漏洞太大了,两位皇子的侍卫,其中肯定有高手,而且数量不少,什么熊罴能把大内高手杀光?

    黑熊精么?

    我当时就觉得不太合理,只是没有前后对照的线索,单看这段信息,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

    毕竟起居录是可以被修改的,不排除起居郎或先帝在为淮王造势吹嘘,篡位历史强行抬高形象这种事,皇室做的太多了。

    许七安内心念头闪烁,表面却渐渐收敛了震惊,变的正常,他看向李玉春:“头儿,走吧,我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

    李玉春颔首。

    老妇人看着两人跨出院门,看着身影消失在门口,紧紧抱着孙子,嘟囔道:“这群官府走狗什么时候良心发现了?”

    她旋即看向儿媳,见她兀自盯着院门,怒火直冲头顶,尖声怒骂道:

    “小蹄子,看到俊俏男人,腿都合不拢了。老娘只要还活着,你就别想改嫁,别想偷汉子,守活寡守到我死再说。”

    ............

    告别李玉春后,许七安骑上心爱的小母马,飞快的返回许府。

    他奔回房间,在书架上找到二郎留下的先帝起居录,纸页“哗啦啦”的翻动,停在贞德26年。

    草书内容他看不懂,但是日期他还是能勉强看懂的。

    “我没记错,确实是贞德26年,这一年,地宗道首入宫。这一年,平远伯正式向皇宫输送人口。这一年,淮王和元景在南苑遭遇熊罴..........

    “另外,
先帝起居录终止于贞德30年,也就是说,四年后,先帝去世了。嗯,我没看过史书,问一问学霸们。”

    许七安在书桌后坐下,取出地书碎片,他刚要传书,手指猛的一顿,改为私聊,精神力勾连一号地书碎片。

    一号不搭理他,并给了他“一巴掌”。

    许七安锲而不舍的发起私聊,一号见状,便没有再拒绝,接受了他的传书:【什么事。】

    【三:先帝是什么时候宾天的。】

    【一:贞德30年,你问这个作甚。】

    【三:当然是查案相关,我还有些事要问,南苑的具体情况告诉我,越详细越好。特别是贞德26年时的情况。另外,先帝在世时,身体状况如何。有没有隐疾?因何病故?】

    【一:南苑是皇家猎场,在南城京郊,方圆两百六十里。南苑有四座行宫,以东南西北四座门命名,南苑为禁苑,苑内几乎不住人,不耕种,只有海户负责管理。】

    海户?嘿,专业养鱼么,那我这个海王也是海户...........许七安嘿了一声,传书道:

    【三:海户是什么?】

    【一:宫里容不下的净身之人。】

    许七安夹了夹腿:“.........”

    【一:至于贞德26年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至少现在不能回答你。】

    停顿几秒,一号传书:【先帝宾天前一年,身体已经很糟糕,坚持一年后病故。隐疾方面,我需要查卷宗才能回答你。】

    【三: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尽早给我答案。我这边查到了一些线索,还不能完全确定,得等你的反馈。】

    以怀庆旺盛的好奇心,她肯定会竭尽全力的完全任务,然后从自己这里获取案件进度。

    这就是怀庆的好处,要是换成裱裱,小话本一看,什么都忘了。

    ..........

    东北三国,靖国在最北方,紧邻着北方妖族的地盘。炎国在中央位置,直面了大奉的三州之地。康国则南边,是一个邻海的国家。

    三国各有各的特色,靖国铁骑骁勇无双,山海关战役后,北方蛮族从九州第一铁骑的宝座跌落,靖国顺势问鼎至高。

    炎国境内遍布险峰峻岭,大部分的重要城池都建在易守难攻之地,靠着地利防守,稳如泰山。

    此外,炎国居民以狩猎为生,擅射。

    除了占据地利外,炎国还有一个王牌军队,便是飞兽军。

    《九州地理志·东经》:东桐山多苍玉。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其名曰芑。挈狗以此为食。

    挈狗是一种异兽,展翼三米,狗头鼠尾,日飞五百里。

    东桐山就在炎国中部,与金木部的羽蛛一样,炎国拥有制空军队。

    缺点是,挈狗军的数量比火甲军还要稀少,一般作为杀手锏使用。

    炎国边境,定关城。

    作为边境的大城,定关城有充足的兵力、物资,以及军备,防守大奉军队的进攻绰绰有余,而如果巫神教要阻止军队进攻中原,定关城可以做到迅速出击,因为它本身就处在随时可以作战的状态。

    两天前,定关城进入了最高警戒状态,禁止两国商人出入,禁止平民出入,城中军队彻夜不息的巡逻,城外斥候不断传回密信。

    大奉军队来了!

    东北边境安稳了这么多年,战火终于要重启。

    秃斡黑穿着鲜亮的甲胄,腰胯弯刀,在副将等下属的簇拥下,登上了定关城的城头,遥远极远处的平原。

    他是定关城统兵,军方最高领导人。

    朝阳初升,入秋了,苍青翠绿的山头多了一抹许黯淡的枯黄。

    “都说魏渊是大奉军神,本将一直想知道,那魏渊能不能吃下我炎国固若金汤的定关城。”秃斡黑淡淡道。

    他是炎国军队里的青壮派,当年山海关战役时,还只是底层军官,负责留守国土。

    对于魏渊,闻名已久。

    “战场上运筹帷幄,能胜过魏渊的,应该是没有了。纵使是夏侯玉书,在我看来,也差了魏渊许多。”满脸络腮胡的副将感慨一声,继而冷笑:

    “但两军厮杀与城池攻守可不是一回事,将军,若是能让魏渊折戟在定关城,您将成为九州炙手可热的人物。”

    自古战争难,攻城最难,往往需要投入十倍,甚至十几倍的兵力。若是遇到一些占据地利的城池.........再厉害的将领也会头疼,望而却步。

    硬要啃,甚至会扭转一场战争的结局。

    历史上,类似的例子很多。

    秃斡黑笑了起来,缓缓道:“不可大意。”

    他心头一片火热,两军厮杀他没信心打赢魏渊,守城的话,恰是他的强项。否则也不会得炎君倚重,成为边关统兵。

    定关城左邻涛涛大河,右依陡峭山峰,固若金汤,为了增强地利,秃斡黑派人进山凿石,耗时两年,除了行军的主干道,城墙两侧乱石嶙峋。

    攻城车、梯子休想靠近,费力清理的话,就是活靶子。

    “嗷.........”

    沉雄的咆哮声从远处天空传来,城头的将领、士卒们立刻听出这是挈狗的叫声。

    循声望去,一道黑影从遥远处飞来,渐渐变的清晰,是一名挈狗伺候。

    狗头鼠尾的飞兽,降落在宽敞的马道上,收拢双翼,猩红的凶睛凝固,望着前方,宛如人族士兵站岗。

    挈狗身上缠着坚固的皮革套,连接着背上的斥候,斥候解开大腿和腰部的“安全带”,从鸟背跃下,匆匆跑到秃斡黑面前,抱拳道:

    “大将军,大奉军队离定关城只有二十里。”

    城头众人脸色顿时一肃。

    秃斡黑沉吟片刻,道:“传我手书:吾乃定关城守将秃斡黑,久闻汝大名,然于吾眼中,不过是个欺世盗名的阉人...........”

    幕僚迅速摊开纸张、笔墨,奋笔疾书。

    秃斡黑的手书没有其他内容,通篇都是在辱骂魏渊,骂他打赢山海关战役是运气,骂他欺世盗名,骂他是个绝户的阉人,甚至把他祖宗也骂进去了。

    怎么难听怎么骂,怎么恶毒怎么写。

    最后,他提出要和魏渊一较高下,要让大奉军神折戟沉沙,翻译成白话就是:有种你上来啊。

    幕僚写完,吹干墨迹,笑道:“大将军此计,是为了激怒魏渊?”

    秃斡黑颔首:“只是目的之一。”

    幕僚虚心问道:“还有其他目的?”

    秃斡黑倨傲冷笑:“老子就是想辱骂这阉人。”

    城头一片哄笑,严肃的气氛淡去不少。

    秃斡黑又道:“以魏渊的水准,怕是没那么容易激怒,所以,每过一刻钟,我们就骂一次。大家一起骂,人多话多嘛。”

    副将哈哈笑道:“能羞辱大奉军神,快事一桩。”

    城头笑声更大了。

    ............

    京城。

    东宫,临安正和她的太子哥哥下五子棋,太子有些不耐烦,但又忍着性子陪她。对于一个爱撒娇,又漂亮的胞妹,几乎没有哥哥会不宠爱。

    “不玩了不玩了........”

    临安负气的丢掉棋子,鼓着腮抱怨:“心不在焉的,太子哥哥根本不想陪我。”

    是话本不香了,还是毽子不好玩了,又或者是怀庆最近不够讨厌?太子心里嘀咕,无奈道:

    “临安,本宫事务繁忙,哪有时间陪你玩这种无聊的小把戏。”

    临安小眉头皱起:“让下人陪着玩有什么意思,我想和太子哥哥玩嘛。”

    宫女太监陪着玩,又怎么可能比得了亲人的陪伴。

    临安小时候就是太子的跟屁虫,穿着小裙子,矮矮的一小只,太子跑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再长大一些,就被陈妃怂恿着找怀庆的麻烦。

    这时,宦官小步来到门口,细声道:“太子殿下,怀庆公主来了。”

    兄妹俩对视一眼,太子嘀咕道:“她来东宫作甚。”

    当即让太子引着怀庆进来,俄顷,穿着素色宫装,五官绝美,清丽如画的怀庆,跨入门槛,朝太子行了一礼,然后看了一眼临安。

    “怀庆,找本宫何事?”

    太子不冷不热的语气,问道。

    怀庆浅笑一声:“听说太子这里有阎画圣的《秋猎图》,秋猎在即,本宫突发雅兴,想带回去临摹。”

    太子犹豫一下,道:“本宫稍后派人给你送去。”

    虽然大家的母亲在后宫撕逼撕的热火朝天,但塑料兄妹情还是要维护一下的。

    要秋猎了呀.........裱裱眼睛一亮,喜滋滋道:“太子哥哥,我们去南苑狩猎吧。”

    太子闻言,眉头紧皱,摇头道:“好端端的去南苑做什么,路途遥远。”

    裱裱不停的扭着腰子,撒娇道:“一点都不远,一点都不远,骑马去就好啦。太子哥哥,带我去嘛。”

    太子最受不了她这一套,但也最吃她这一套,就像元景帝那样。无奈道:“好好好,今日我先安排一下,明日一早便去。”

    他手头还有事,趁机把临安和怀庆打发走。

    秋猎是盛事,自打元景帝沉迷修道,便极少举行秋猎,往年皇子皇女们会自行去南苑狩猎,只需要报备一下。

    对于临安来说,狩猎是最开心的事,这和她能不能开弓没关系。

    便好比许七安上辈子,有些女孩子沉迷打游戏,这和她们是菜鸡也没关系。

    临安回府后,一位小宫女立刻上前汇报,道:“殿下,方才怀庆公主来找过您。”

    怀庆找我?那她刚才在东宫为何半句话不与我说?临安眨了眨眸子,做出茫然的小表情。

    哎呀,不管了,先看话本,明儿去南苑狩猎.........

    ............

    深夜。UU看书www.uukanshu.com

    睡梦中的许七安,感觉大脑被人敲了一下,这属于元神方面的反馈,并不是真的被人敲了脑瓜。

    房间里能敲他脑瓜的只有一人一刀,钟璃一般是轻轻的腿,细声细气的喊他。

    太平刀的话,就是“当当当”的用刀头戳他,不会这么温柔。

    元神层面的反馈,有人找我私聊了.........许七安半眯着眼,伸手抽出地书碎片,接着,他知道是谁找他私聊了。

    一号,怀庆。

    接受怀庆的私聊请求后,他传书道:【为何三更半夜的传书,难道阁下没有xing生活的吗。】

    .........

    PS:抱歉,更新晚了,大奉拖更人表示很惭愧,很愧疚,明天早上再写一个大章补偿。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