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7章 各方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07章 各方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整个现场,在此刻落针可闻,几息后,巨大的震惊和错愕在众人心里炸开,继而掀起狂潮般的议论声。

这一次的哗然,远胜之前任何一次。

折服嚣张不可一世的裴满西楼的兵书、让大儒张慎拍案叫绝的兵书,原来不是出自许新年之手,而是那个名字几乎成为禁忌的.........

前银锣许七安所著?

“是许银锣所著的兵书,这,这怎可能呢.........他又不是读书人。”

“许银锣,他只是个武夫啊.........”

虽然许七安不当官了,众人还是习惯称他许银锣。

国子监学子们炸锅了,你一言我一语,发表各自的看法、意见,甚至不再顾忌场合。

大多数人觉得荒诞,难以置信,倒不是看不起许七安,而是事情本身就不合理,让人震惊,让人迷茫,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时,国子监里,有学子大声道:

“你们不要忘了,许银锣是诗魁,当初谁又能想到他会作出一首又一首惊才绝艳的传世佳作?”

他的话立刻引来学子们的认同,大声吆喝起来,似乎要说服其他不敢相信的同窗:

“许银锣不是读书人,可他作的了诗,怎么就作不了兵法?而且,你们忘了么,许银锣可是上过战场的。当日在云州,他一人独挡八千叛军,力竭而亡。”

闻言,其他学子幡然醒悟,对啊,许银锣也不是没上过战场的雏,他在云州可是一人独挡数千叛军的。

“许银锣真乃绝世奇才啊。”

“是啊,许银锣不是读书人,更说明他惊才绝艳,乃世间罕见的奇才。”

“可恶,这样的人为何走了武道,那许........不当人子啊。”

一时间,国子监学子的赞誉铺天盖地。

甚至有憋屈许久的学子,大声挑衅道:

“裴满西楼,你说自己是自学成才,巧了,我们许银锣也是自学成才。不得不承认,你很有天赋,但一山更有一山高,我们大奉的许银锣,就是你永远无法跨越的高山。”

众人立刻附和。

裴满西楼面无表情,无言以对。

竖瞳少年双拳紧握,面部肌肉抽动,一副想大开杀戒,但竭力忍耐的姿态。

他快气疯了,明明形势大好,一切都按照裴满大兄的计划走,除了个别德高望重的名儒不好下场,当代读书人没一个是裴满大兄的对手。

一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许七安,竟挫败了裴满大兄的谋划,让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黄仙儿咬着唇,柔媚眼波荡漾着,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原来是他大哥写的兵书,许大郎肯把如此奇书交给他,兄弟之间的感情比我想象的更深厚..........王思慕错愕之后,并没有觉得失望,对于二郎和他兄长的感情,既感慨又欣慰。

单凭许二郎自身的能力,在父亲眼里,略显单薄。可如果他身后有一个劝其所能顶他的大哥,父亲便不会轻视二郎。

想到这里,她悄悄瞥了一眼父亲,果然,王首辅深深的注视着许二郎。

王思慕心里暗喜,而且,有了今日文会之事,二郎的名望也将水涨船高。

有那么一刹那,怀庆忍不住想扭过头,去看身后的某个侍卫,但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僵硬着脖子,保持坐姿不懂。

心里的好奇随之发酵,他竟懂兵法?著兵书?自认识他以来,从未在见他在兵法上发表过见解,是魏公著书?借他的手转交许二郎..........

聪明的皇长女联想到更多,

她怀疑这本兵书是魏渊所著。

怀庆抿了抿嘴,目光旋即落在张慎手里的兵书上,那双清冷如秋水的眸子,罕见的燃烧起对知识的灼热和渴望。

是狗奴才写的书啊.........裱裱笑靥如花,鹅蛋脸明媚动人,许二郎出风头,她只觉得解气,终于有人能压一压这个嚣张的蛮子,除此之外,便没有更多的心理感受。

突然听说兵书是许七安写的,那裱裱就来劲儿了,心里乐开花,骄傲喜悦翻涌,若非场合不对,她会像一只扑腾的麻雀,叽叽喳喳的缠着许七安。

太傅欣慰的笑起来,老脸笑开了花:“我大奉人杰地灵,还是有让人惊叹的晚辈的。”

说罢,他望着宛如雕塑的张慎,沉声道:“张谨言,把兵书给老夫看看。”

张慎恍然回神,把兵书隔空送到太傅手中。

太傅拄着拐杖,回身坐在案后,眯着有些昏花的老眼,翻阅兵书。

半刻钟不到,仅是看完前两篇的太傅,突然“啪”一声合上书,激动的双手微微颤抖,沉声道:

“此书不得流传,不得让蛮子抄录。这是我大奉的兵书,绝不可外传。”

这.........

一时间,勋贵武将们,国子监学子们,翰林院学霸,当然还有怀庆等人,看着太傅手里的兵书,愈发的垂涎和渴望。

............

年轻的小宦官,狂奔着来到寝宫门口,双眼烨烨生辉,没有如往常般低下头,而是一个劲儿的往里看。

显示出他内心的迫不及待和激动。

老太监有些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闭目打坐的元景帝,悄悄后退,来到寝宫门外,皱着眉头问道:“何事?”

年轻宦官细声耳语几句。

老太监蓦地睁大眼睛,神色极为复杂,他低着头,返回元景帝身边,轻声道:“陛下,老奴,老奴有事禀告。”

元景帝没有睁眼,简单的“嗯”了一声,兴趣缺缺的模样。

“文会那边有了新情况,张慎认输后,翰林院庶吉士许新年挺身而出,欲与裴满西楼论兵法........”

元景帝睁开了眼。

老太监继续道:“裴满西楼甘拜下风。”

元景帝露出了极其意外的表情,沉吟几秒,缓声道:

“那许新年是张慎的弟子,主修兵法,没想到他竟有此造诣,难得。此子虽是许七安的堂弟,但也是翰林院的庶吉士,他赢了裴满西楼,倒是可以接受。”

许七安是主动辞官,但后续元景帝也下旨剥夺了他的爵位和官位,把他逐出朝堂。

许新年是那厮的堂弟,如今胜了裴满西楼,外人谈论他时,必然会说到同样才华横溢的许七安,然后指责他“迫害”忠良。

这是唯一不好的地方。

不过,许新年庶吉士的身份是他钦点,一身才华也是他慧眼识珠,所以问题不大。

总体而言,元景帝还是颇为欣慰的,相比起那点风言风语,输给裴满西楼才是真正的颜面无光。

朝廷丢脸,他这个一国之君也丢脸。

当皇帝的,最注重两个东西:权力和形象。

元景帝眉眼间的阴郁消除,脸上展露淡淡笑容,道:“你详细说说过程,朕要知道他是如何胜的裴满西楼。”

老太监犹豫一下,默默退后了几步,这才低着头,说道:“庶吉士许新年取出了一本兵书,裴满西楼看后,佩服的五体投地,心甘情愿认输。”

“兵书?”

这是元景帝没有想到的,他愕然道:“什么兵书。”

云鹿书院的张慎都承认自己的《兵法六疏》不如裴满西楼,而翰林院修的那些兵书,都是新瓶装旧酒罢了。

老太监咽了咽口水:“那兵书叫《孙子兵法》,是,是........许七安所著。”

说完,他听见寝宫里响起了急促的呼吸声。

哪怕不抬头,他也能想象到陛下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

几秒后,元景帝不夹杂感情的声音传来:“出去!”

老太监心里一松,低着头,逃跑似的离开寝宫,身后,传来器皿、花瓶被砸碎的声音。

朝廷没有丢人,但陛下这次,丢脸丢大了..........老太监叹息一声。

可想而知,京城上下会怎么议论陛下,皇帝不仅为一己之私,迫害忠良,如今京城读书人被一个蛮子压了一头,到最后,竟然还是那个被皇帝驱逐出官场的人力挽狂澜。

堂堂一国之君沦为笑柄,也难怪陛下会大发雷霆。

...........

文会结束了,兵书最后也没回到许新年手里,而是被太傅“强取豪夺”的留下来。

勋贵武将,以及在场的读书人意见很大,但不敢公然忤逆这位儒林德高望重的前辈。

连怀庆也不敢,所以有些不开心的离开,带着侍卫直奔怀庆府。

各路人马散去,妖蛮这边,裴满西楼神色有些凝重,黄仙儿也收起了媚态,俏脸如罩寒霜。

更别说性格冲动暴戾的竖瞳少年。

三人坐上马车后,谁都没有说话,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氛围里,黄仙儿主动打破僵凝,问道:

“你还有什么计策?”

裴满西楼面无表情,有个几秒的思考,淡淡道:

“文会虽然输了,我的名声不能更进一步,甚至有了不小的打击。但大奉官员不会因此无视我,效果还是有的,只是被那位许银锣横插一杠,后续的所有计划都泡汤了。”

他长叹一声:“此人惊才绝艳,不得不服啊。以前我佩服他的诗才,佩服他的天赋,羡慕他的声望,但今日之后,我对他有了深深的忌惮,甚至畏惧。

“幸好他与大奉皇帝不合,不,幸好他和大奉皇帝是死仇。否则,将来他若掌兵,我神族危矣。”

黄仙儿嫣然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打算挑几个姿色不错的美人送去。”

裴满西楼摇头道:“他会缺女人?”

黄仙儿轻叹一声,有意无意的露出大长腿,素手轻抚胸脯,妩媚道:“那我亲自出场,总可以了吧。”

裴满西楼露出笑容:“就等你这句话。”

顿了顿,他道:“不急,这几日先继续奔走,尽量拉拢一些大奉官员,能挽回多少损失就尽可能的挽回。等谈判结束后,我们一起拜访这位传奇人物。玄阴,你不能去。”

竖瞳少年不服,急道:“为什么?”

裴满西楼冷笑道:“许七安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夫,你说话没轻没重,激怒了他,极可能当场把你斩了。”

竖瞳少年瞪眼,“他敢!我们是使团,他敢斩使团,大奉朝廷不会饶他。”

斩使团意味着两国决裂,眼下共同抗击巫神教的背景下,大奉朝廷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黄仙儿戳了戳玄阴的脑袋,笑眯眯道:“他连国公都敢杀,你若是不怕死,我们不拦着。自己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吧。

“烛九主上让你来历练,是对你抱了期待,但你若是死在这里,祂老人家也不会在意的。”

妖族在历练晚辈这一块,向来冷酷,而烛九是蛇类,尤为冷血。

能成长起来,就大力栽培,要是死了,那就是自己不行。

弱肉强食,生存法则。

...........

怀庆府。

回府后,怀庆挥退宫女和侍卫,只留了裱裱和许七安在会客厅。

“果然是你,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你,要不是进了棚里,我都不敢确定你身份。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裱裱喜滋滋的拉着许七安入座,要和他坐一起。

公主,咱们不能同席的,这样太不合规矩了..........另外,我前世这张脸,帅到惊动党,你竟没有一开始发现,你脸盲有些严重啊。

许七安刚这么想,便听裱裱一脸佩服的说道:“你真聪明,易容成这样平平无奇的男人,别看瞧一眼就忘记啦,根本注意不到。”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默默坐到别桌去了。

裱裱睁大水汪汪的桃花眸,一脸委屈。

“兵书是魏公写的,借你之手打压裴满西楼?”怀庆喝着茶,看了眼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感情的愚蠢妹妹一眼。

“是啊!”

许七安笑着点头。

怀庆微微颔首,这就合理了,当世之中,能让裴满西楼折服,让张慎叹为观止,让太傅如此激动的兵书,在她认识里,只有魏渊能写出来。

兵书是魏渊写的啊.........裱裱有些失望,在她的认识里,狗奴才是无所不能的。

“兵书写着什么你想必不记得了吧。”怀庆问道。

“不记得了。”许七安摇头。

怀庆失望的点了点头,虽然她最后肯定能一睹兵书,但身为好书之人,并不愿等待。

算了,待会去见见魏公..........怀庆心想。

闲聊几句后,许七安告辞离去。

裱裱跟着他一起离开,出了怀庆府,她眸子紧盯着许七安:“兵书,真的是魏渊写的?”

...........

、19三天要开会,是阅文的一个活动,期间可能更新会不稳定,先打个预防针。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