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 撸手串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24章 撸手串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血屠三千里.........”

扎尔木哈表情依旧呆滞,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回复:“什么血屠三千里.......”

是我问话的方式不对?许七安皱了皱眉,沉声道:“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是不是你们蛮族干的。”

扎尔木哈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喃喃道:“不知道。”

.........许七安呼吸一下粗重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又问了天狼同样的问题,得出答案一致,这位金木部首领不知道此事。

他没有放弃,接着问了汤山君:“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是不是你们北方妖族干的。”

汤山君表情茫然,回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许七安的呼吸再次变的粗重,他的瞳孔略有涣散,呆坐了几秒,沉声道:“褚相龙,你可知道血屠三千里?”

褚相龙神色木讷,闻言,下意识的回答:“魏渊试图构陷淮王,用一具尸体和魂魄栽赃陷害,而后派遣银锣许七安赴边境,企图捏造罪名,诬陷淮王。”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许七安在心里做了否认三连。

.......这是褚相龙的想法?他认为所谓的血屠三千里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谋划,针对的镇北王。

于是将计就计,利用使团来护送王妃。

这么说来,元景帝打的也是这个主意,顺水推舟?如此看来,元景帝和镇北王是穿同一条裤子的。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北方蛮族和妖族不知道血屠三千里,而镇北王的副将褚相龙却认为这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陷害,也就是说,他也不知道血屠三千里这件事。

那,到底谁才是狼人?

嘶.......案件突然扑朔迷离起来。许七安不知为何,竟松了口气,转而问道:

“你打算回了北方,怎么对付我。”

对于这个问题,褚相龙直白的回答:“监视,或软禁,等过段时间,把你们赶回京城。”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方式。许七安又问:“你觉得镇北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褚相龙没有犹豫,“霸道、强势,对弟兄们非常好,是值得效忠的主上。”

想了想,许七安问了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你觉得镇北王会造反吗。”

“不会!”褚相龙的回答言简意赅。

“为什么?”许七安想听听这位副将的看法。

“淮王是天生的统帅,他喜欢沙场征战,不喜欢朝堂。淮王是个武痴,除了沙场,他心里只有修行。”褚相龙说道。

唔,也是,皇位虽然诱人,但未必人人都想坐那个位置。如果淮王真是一个武痴,那么皇位于他而言,就是束缚。

许七安勉强接受这个说法,也没全信,还得自己接触了镇北王再做定论。

他没有继续问话,微微垂首,开启新一轮的头脑风暴:

“两件事我还没想通,第一,王妃这么香的话,元景帝当初为何赠给镇北王,而不是自己留着?第二,虽然元景帝和淮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可以这位老皇帝多疑的性格,不可能毫无保留的信任镇北王啊。

“事关皇权,别说兄弟,父子都不可信。但老皇帝似乎在镇北王晋升二品这件事上,鼎力支持?甚至,当初送王妃给镇北王,就是为了今日。”

对于第一个问题,许七安的猜测是,王妃的灵蕴只对武夫有效,元景帝修的是道门体系。

在这个体系分明的世界,不同体系,天差地别。

有些东西,对某个体系来说是大补药,可对其他体系而言,可能一无是处,甚至是剧毒。

当然,这个猜测还有待确认。

至于第二个问题,许七安就没有头绪了。

褚相龙的问题结束,他把目光投向剩余两道魂魄,一个是横死的假王妃,一个是白衣术士。

那位白衣术士看起来,比其他人要更呆滞更木讷,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许七安试探道。

“徐盛祖.......”白衣术士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抽空回答了他的问题。

原来你就是徐盛祖,我特么还以为是幕后BOSS的名字.........许七安心里涌起失望。

这家伙用望气术窥探神殊和尚,神智崩溃,这说明他品级不高,从而能轻易推断,他背后还有组织或高人。

“你背靠什么组织?”

“.......”

“你在为谁效力?”

“.......”

“你叫什么名字。”

“徐盛祖.....”

这,这完全无法沟通啊,除了会念自己的名字,其他的问题无法回答,这不就是三岁小娃吗........许七安嘴角抽搐。

“我记得地书碎片里还有一个香囊,是李妙真的........”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敲了敲镜子背面,果然跌出一个香囊。

这只香囊里养着那只念叨“血屠三千里”的残魂。

当初魏渊取走香囊,在朝堂上举报镇北王,事后香囊退回给许七安,他就一直留着,忘记还给天宗圣女。

这种香囊是李妙真自己炼制的小法器,有养魂、困魂的效果,除非是那种被人祭炼过的老鬼,否则,像这类刚死亡的新鬼,是无法突破香囊束缚的。

“这个术士以后有大用,虽然他能了智障。嗯,先收着,到时候交给李妙真来养,堂堂天宗圣女,肯定有手段和办法让这具鬼魂恢复理智。

“嘛,这就是人脉广的好处啊,不,这是一个成功的海王才能享受到的福利.........这只香囊能收容鬼魂,嗯,就叫它阴nang吧。”

许七安把术士和其他人的魂魄一起收进香囊,再把他们的尸体收进地书碎片,简单的处理一下现场。

好在这里没有发生太过激烈的战斗,神殊和尚强力碾压,干脆利索,因此只要处理掉尸体就可以。

最后,许七安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婢女而烦恼。

“还是杀了吧?成大事者不惜小节,她们虽然不知道后续发生什么,但知道是我拦截了北方高手们。

“可她们一没伤天害理,二没对我不利,都是无辜的生命........”

许七安权衡许久,最后选择放过这些婢女,这一方面是他无法略过自己的良心,做残杀无辜的暴行。

另一方面是,杀人灭口的动机不足。

除非他打算把王妃一直藏着,藏的死死的,永远不让她见光。或者他监守自盗,攫取王妃的灵蕴。

那么杀人灭口是必须的,否则就是对自己,对家人的安危不负责。

但在许七安的后续计划里,王妃还有另外的用途,非常重要的用途。所以不会把她一直藏着。

这样一来,杀人灭口的动机就不存在。

“虽然我不会杀你们灭口,但你们过早的脱困,会影响我后续计划,所以.......自生自灭吧。”

..........

夜里的风有些微凉,老阿姨沉沉睡了一觉,醒来时,只觉得浑身舒坦,疲惫尽去。

她好几天没睡好,身体积压了许多疲惫,正需要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睡眠。

她缓缓睁开眼,视线里最先出现的是一颗巨大的榕树,树叶在夜风里“沙沙”作响。

而她躺在树底下,躺在草甸上,身上盖着一件袍子,耳边是篝火“噼啪”的声音,火焰带来适合的温度。

她目光呆滞片刻,瞳孔倏然恢复焦距,然后,这个养尊处优的女人,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

以她的体质来说,这属于潜能爆发。

她最先做的是检查自己的身体,见衣裙穿的整齐,心里顿时松口气,接着才惊恐的左顾右盼。

然后,看见了坐在篝火边的少年郎,火光映着他的脸,温润如玉。

“醒了?”

手里烤着一只兔兔的许七安,没有抬头,淡淡道:“水囊就在你身边,渴了自己喝,再过一刻钟,就可以吃兔肉了。”

昏迷前的回忆复苏,快速闪过,老阿姨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许七安:“是你救了我?”

“是!”

许七安刚想人前显圣一下,便见老阿姨摇摇头,警惕的盯着他:

“不可能,许七安没这份实力,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伪装成他,他现在怎么样了。”

她一手护住沉甸甸的胸,一手在身边胡乱抓着,试图找点武器,来获得安全感。最后抓了个水囊,严阵以待。

“许七安”要敢靠近,她就把对方脑袋打开花。

合理的怀疑,脑子不算太笨........许七安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南城擂台边的酒楼,我捡了你的银子,你气势汹汹的管我要。后来还被我用钱袋砸了脚丫子。

“第二次见面还是在南城擂台边,我不顾危险护你,你还打我。”

一声闷响,水囊掉在地上,老阿姨怔怔的看着他,半晌,轻声呢喃:“真的是你呀。”

许七安点点头。

她痴痴的看着篝火边的少年,平平无奇的脸庞闪过复杂的神色。

“我拼劲全力才救的你,至于其他人,我无能为力。”许七安随口解释。

“是,是哦。”

她露出悲戚神色,低声道:“王,王妃死掉了.......”

许七安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嗯”一声,说:“这种祸国殃民的女子,死了不是一了百了,死的好,死的拍手称赞。”

她一下子瞪大眼睛,怒视许七安:“你胡说八道什么,王妃哪里祸国殃民,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哪里可怜?”许七安笑了。

“哼!”她昂起雪白下颌,撇开头,气呼呼道:“你一个粗鄙的武夫,怎么知道王妃的苦,不跟你说。”

脱离危险后,那股子傲娇劲又上来了,又怂又胆小又傲娇........许七安心里吐槽,专心致志烤肉。

老阿姨最开始,安分的坐在榕树下,与许七安保持距离。

随着兔子越烤越香,她一边咽口水,一边挪啊挪,挪到篝火边,抱着膝盖,热情的盯着烤兔子。

像一只等待投喂的猫儿。

焦黄的兔子烤好,许七安撒上鸡精,撕下两只后腿递给她。

老阿姨眼睛微亮,迫不及待的接过,啃了一口。

嘶.......她被滚烫的肉烫到,饥肠辘辘不舍得吐掉,小嘴微微张开,不停的“嘶哈嘶哈”。

鸡精掩盖了兔肉的腥味,还提鲜,再加上许七安烤的焦脆可口。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平时很厌恶腥膻的她,竟然把两只兔腿啃的干干净净。

然后爬到榕树下,捡起水囊,吨吨吨的喝了一大口。

感觉人生无比满足了。

酒足饭饱后,她又挪回篝火边,分外唏嘘的说:“没想到我已经落魄至此,吃几口兔肉就觉得人生幸福。”

你这过河拆桥的姿态,像极了进入贤者时间的我.........许七安觉得她浑身都槽点。

有趣的女人。

“咦,你这菩提手串挺有意思。”许七安目光落在她雪白的皓腕,不经意的说道。

她花容失色,连忙拢了拢袖子藏好,道:“不值钱的货物。”

他没发现吧,他肯定没发现,谁会记得一串平平无奇的手串,都大半年过去了。

“给我瞅瞅。”许七安伸手去抓她的手腕。

“你,你,你放肆........”

老阿姨大惊失色,自己的小手是男人随便能碰的吗。

她把双手藏在身后,然后蹬着双腿往后挪,不给许七安看手串。

许七安就抓着她的脚腕,把她拖了回来。

老阿姨双腿胡乱踢蹬,嘴里发出尖叫。

这一幕看起来,就像一个丧心病狂的少年郎,企图侵犯年上。

“给我看看手串,又不会抢了去。”许七安疑惑道:“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不给不给不给.......”她大声说。

“啊!”

尖叫声里,手串还是被撸了下来。

...........

PS:感谢“纽卡斯尔的H先生”的盟主打赏。先更后改,记得抓虫。

继续码下一章。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