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2章 神功小成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02章 神功小成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渭水涛涛,晨曦的天空下,挺拔的身影拄着刀,踏舟而来。背景是曲调婉转,悦耳动听的琴音。

大奉的土著们没有见过自带bgm的出场方式,一时间都震惊了。他们努力的眯着眼,想要于光与影交织的黎明中,看清那男子的容貌。

恰好这时,一道晨光照射在船头的男子身上,映照出阳刚俊朗的脸庞。

“是许银锣。”

终于看清了,距离较近的百姓高呼一声。

“他也是来观战的吗,不愧是许银锣,出场方式和这群匹夫不同。”

虽然刚才江湖人士的点评让人气愤且失望,但还是有很多百姓没有掉粉。

“狗奴才终于来了。”

裱裱垫着脚尖,昂起下巴,朝远处张望,哼哼唧唧道:“就喜欢出风头,都抢了两位主角的戏了。怀庆,快招呼他过来。”

身为公主,肯定不是扯着嗓子喊,所以临安把这个任务甩给怀庆。

怀庆皱了皱眉,凝视着船头,缓缓而来的许七安,她有些疑惑。

许宁宴这个人,虽然意气张杨,但仅限于他不得不出手的时候。比如科举舞弊案,比如佛门斗法等等。

这场天人之争的主角是楚元缜和李妙真,没有他什么事儿,按理说,以他的性格,这会儿应该站在自己和临安身边,或者其他女人身边,笑嘻嘻的看热闹。

“嘿,这小子倒是有新意,踏舟而来,琴音相伴,如此奇特的出场,轻描淡写的就压过楚元缜和李妙真。”

姜律中笑着摇头,打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参与天人之争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天人之争的主角呢..........王妃垫着脚尖,遥望河面上,傲立船头的男子,心里腹诽。

许七安这个人,她很不喜欢,风流好色,且饥不择食,只要是个女人他就喜欢。做事又张扬跋扈,不知中庸内敛。

人群中,许新年脸色略有呆滞,连忙咳嗽一声,低声解释:“我大哥,嗯,他比较喜欢玩,童心未泯.......”

在他看来,大哥这番高调出场,实在令人觉得尴尬和丢脸。旁观者就该有旁观者的样子,别看这会儿万众瞩目,现在越高调,待会灰溜溜汇入人群时,就有多丢人。

就在这时,低沉的吟诵声传遍全场,压过喧嚣的议论声。

“横刀踏舟苙渭河,不为仇雠不为恩。”

咦,许银锣又要念诗了,这是要为天人之争助兴吗?难怪他是踏舟而来。不少人露出恍然之色。

人群里,最激动的莫过于读书人,对啊,甲子一遇的天人之争,岂能没有诗词助兴?许诗魁玲珑心思。

许宁宴是来赠诗的?倒还不错........身为读书人的楚元缜微微颔首。

念什么破诗,打扰我打架.........李妙真心里抱怨,脸上却露出浅笑,知道同为天地会成员的许宁宴是在为天人之争助兴。

许七安扫视围观群众,继续吟诵:“万战自称不提刃,生来双眼蔑群雄。”

万战自称不提刃,生来双眼蔑群雄........闻言,楚元缜心里“呵”了一声,许宁宴这句诗,有拍马屁的嫌疑,但身为读书人的他,觉得很爽,很受用。

李妙真却觉得,这句诗是写给她的,与她在云州剿匪的经历颇为契合。

许诗魁的诗,一如既往的气势凌然啊。

众人想起了斗法中,他一步一诗,踏入佛境的场景,句句都是难得的佳句,让人热血沸腾。

就在大家念头起伏间,

许七安突然语调一转,几分义愤,几分傲然,高声道:

“忍看小儿成新贵,怒上擂台再出手。”

琴声贴合他的心意,骤然高亢,穿金裂石一般,仿佛是战前的鼓声,是鸣金的号角。

楚元缜脸色瞬间凝固,睁大眼睛,瞪着许七安。

李妙真文化水平稍低,过了几秒才品出味道,满脸错愕,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许七安念错了。

她下意识的扫一眼两岸的观众,发现许多人同样露出错愕、迷茫的表情。

忍看小儿成新贵,怒上擂台再出手.........这句诗的意思是:我眼睁睁看着两个黄毛小儿出尽风头,成为众人眼里的新贵,心中不愤,打算出手教训他们。

猖狂!

李妙真心里大气,这家伙不是来助兴的,是来挑衅的。

琴音愈发高亢,一点点的攀升到巅峰,在一声刺耳的“铮”响中,许七安语气坚定,仿佛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缓缓道:

“一刀劈开生死路,两手压服天与人。”

“哗.......”

喧哗声再也压不住,群雄们交头接耳,通过相互议论,来验证自己从诗词里领会的意思。

“许银锣想出手?他想插足天人之争,挑战天人两宗的年轻高手?”

“两手压服天与人.......即使是我这样不识字的,也听懂诗里的意思了,再明显不过。”

刹那间,一众江湖人士只觉一股麻意直冲头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刺激的兴奋不已。

“许银锣要上场打架,这下好了,让那些看不起他的江湖人士瞧瞧,我们大奉的英雄是无敌的。”

得知许银锣要参与天人之争,平民百姓先是惊喜,而后充满信心的吆喝起来,支持许银锣参与天人之争,打败道门年轻高手。

狠狠打那些不好看他的江湖人士的脸。

除了这些之外,他们也希望许银锣能证明自己,来打破他们刚才对许银锣的“怀疑”,坚定他们的信念。

这种心情很好理解,搁在许七安熟悉的时代,就是饭圈心态。

偶像遭遇质疑,不停的被跳出来的专家打脸,粉丝(京城平民)们很愤怒却无力反驳,只能口吐芬芳或丢石子。

“爹,您不是说许七安在斗法时展现的威能,是监正暗中相助么。”蓝彩衣看向父亲,小声询问。

“我只是说疑似,但不管是不是监正出手,紧靠许七安自己是无法在斗法中劈出那两刀的。他只是七品武者........得到金刚不败后,或许有六品修为。与天人之争的两位主角依旧相差巨大。”

蓝桓淡淡道。

这......那他何来的自信要力压天人两宗?是路子走的太平坦,变的目中无人?蝴蝶剑蓝彩衣暗暗猜测。

她旋即扫了一眼吆喝的群众,心道:你们现在有多热情,待会就有多失望。

狗奴才的扮相真好听,一表人才,不愧是我一手提拔.........裱裱心满意足的看着,听着,直到一首诗念完,她猛的意识到不对。

狗奴才这是要插足天人之争,与两位主角争锋?

裱裱眼睛略有睁大,然后快速扭头,征询身边的怀庆:“狗,狗奴才要和他们打架?”

怀庆眼里有惊讶,又有“果然如此”的恍然,淡淡反问:“不然呢?”

“可是,他才六品啊,难道........楚元缜和李妙真其实没有四品?”裱裱心里一喜。

真是这样的话,那狗奴才未必没有胜算。

“不,殿下,楚元缜和李妙真都是货真价实的四品。”姜律中沉声道。

众金锣点头。

刚才那节节攀升的气势,让他们窥出了两位天人之争主角的水平。

“那,那他.........”裱裱看不懂了,只能征询“专业人士”的意见。

南宫倩柔冷笑一声,最先开口:“许七安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对手。”

杨砚缓缓点头:“他或许有其他目的。”

其他金锣没有说话,但态度与南宫倩柔一致,他们清晰的记得,许七安属于“特招”人员,加入打更人时,修为是炼精巅峰。

而铜锣的最低标准是练气境。

这才一年不到,如果许七安能与两位主角一较高下,那说明也能和他们抗衡,这是不可能的事。

他将来或许可以,但绝对不是现在。

若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他们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打更人队伍里,李玉春和宋廷风,以及朱广孝三人心里涌起不真实的感觉,认为世界是虚幻的,不合理的。

当年.......去年那个小铜锣,什么时候成长到可以和四品争锋的地步?

戴着帷帽的王妃,侧头,看向身边的褚相龙,语气平淡的问道:“那个许银锣有几分胜算?”

帷帽里,她的表情远没有语气淡定,灵秀的美眸紧盯着褚相龙。

褚相龙嗤笑一声,道:“毫无胜算,虽然他修成金刚神功,但自身的品级摆在这里,仿佛或许比一般的六品强,甚至比肩五品,可在四品武者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呵,王妃不必怀疑,五品与四品的差距,隔着一条跨不过的鸿沟。”

王妃相信了他的话,微微颔首。

而这个时候,乌篷船已经漂近,距离两位主角不到三丈。

楚元缜沉声道:“许大人,这是我人宗与天宗的纠葛,没你事儿。莫要胡乱插手,徒惹是非。”

他在隐晦的警告许七安。

李妙真默不作声,悄然传音:“混球,给我滚一边去。这不是你该胡闹的地方,我知道金莲道长怂恿你出手搅局,别的不说,就说你现在的实力,真以为你参与我和楚元缜之间的交手?

“不要以为上次和我斗的不相上下,你就真觉得能与我较量。我压根没用全力。”

“你怎么知道我就用全力了?”许七安传音回应,而后不去看李妙真气鼓鼓的表情,朗声道:

“天人之争是江湖盛事,两位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在下不才,也想参与切磋,磨砺武道。”

停顿了一下,气运丹田,让声音滚滚如惊雷,道:“许某在此挑战人宗记名弟子楚元缜,天宗圣女李妙真。你俩若是能赢我,可如期举行天人之争。

“若是赢不了我,呵,不妨回去再修行几年。当然,两位也可以不接受我的挑战,毕竟许某声名远播,胆怯了也是正常。”

楚元缜和李妙真睁大了眼睛,心说这小子疯了不成,竟然打算踩着他们上位。

楚状元扫一样两岸的群众,传音问道:“如何是好?”

话说到这份上,但凡爱惜名声之人,都不可能拒绝。何况,他们两人代表的是天人两宗。

“答应他,然后把他踢出局。”李妙真传音回复,哼道:“我正愁没机会教训他呢。”

虽然会让他颜面尽失,可这都是许宁宴自找的。

商量完毕,两位主角同时颔首,朗声回应:“好,那就领教许银锣的高招。”

许七安璨然一笑,一踏船头,翩然落于岸边。

三股气息默契的攀升,彼此碰撞,化作一阵阵狂风,扫起远处观众的衣角。

乌篷船远去,三丈、五丈、十丈、二十丈.........船舱里,探出浮香漂亮的脸蛋,笑吟吟的挥手再见。

楚元缜突然出手,指尖一点河面,气机牵引,只听“轰”的一声,渭水炸起十几丈高的水柱。

水花没有落下,而是化作一道道细微的小剑,劈头盖脑的射向许七安,犹如直面千军万马,万箭攒射。

甫一出手,便是神仙手段。

群雄们看的目眩神迷,也心惊肉跳,因为换位而处,他们会在这“万箭齐发”中粉身碎骨。

许七安没有躲,双手合十,高举头顶。

嗡.......淡金色的圆形气罩霍然膨胀,密集的剑雨在气罩上撞的粉碎,溅起蒙蒙水雾。

这是许七安的金刚神功接近小成带来的改变。到了这一步,金刚神功可以催生出护体气罩,不再是肉身硬抗攻击。

当然,气罩的防御比本体稍弱,等到小成之后,气罩才与肉身等同。

好强大的防御力........不仅是楚元缜和李妙真,围观的江湖高手,以及金锣们,也被许七安展现出的强大金身惊到。

尤其是金色气罩,这是当初恒慧和尚都不具备的神异。

没错,这就是金刚神功,他没骗我........褚相龙忽然激动起来,他认得许七安的姿势,因为他当日修行金刚神功时,在走马灯般闪烁的画面里,见过一模一样的姿势。

褚相龙练功失败,经脉俱断后,怀疑过许七安用假的神功骗他。

不过褚相龙没有证据,本身也没见过金刚神功,无法取得有力的参考,再者,他不相信许七安胆子这么大,连他都敢骗。

现在见到熟悉的姿势,他的猜测偏向于金刚神功修行困难,自身没有佛法根基,才遭了神功反噬。

楚元缜伸出手,往下一按,继而缓缓“拔出”,汹涌的河面升起一柄三丈长,由水组成的巨剑。

巨剑缓慢抬头,剑尖对准许七安。

楚元缜青袍一鼓,剑指用力往前一刺。

巨剑呼啸而去,狠狠顶在金色气罩,水声轰隆如闷雷,气罩剧烈晃动。

就在这时,李妙真的瞳孔化作半透明的琉璃,充斥着冷漠。

“叮!”

许七安腰后的佩刀自动出鞘,斩在气罩上,与巨剑里应外合,瞬间破了金刚神功的护体气罩。

巨剑顶着许七安冲出数十丈,许七安翻滚着,摔的狼狈不堪。

两人联手,破了护体气罩。

百姓们傻眼,威风凛凛的许银锣刚一出场,就落的如此狼狈,不由的开始相信江湖人士们说的话。

七品的许银锣,与两位天人之争的主角有着不小差距。

“好强的护体金身,竟需两人联手才能破解。”双刀女侠柳芸眯着眼,诧异道。

尽管不知道许银锣的佩刀为何“叛变”,但她看得出来,李妙真和楚元缜是联手才破了对方的气罩。

“但还差的远。”双刀门门主摇头。

抗揍不算本事,顶多是支撑的时间久些。许银锣缺乏制胜的手段。

裱裱目光始终追随许七安,见他虽然狼狈,但完好无损,顿时松了口气,在心里暗暗为他鼓劲。

半空中,李妙真和楚元缜展开激斗,两人都没有继续尝试打破许七安的金身之躯,因为太困难。

破气罩是用了取巧手段,破金身的话,许七安体内可没有一把里应外合的刀。

他们的想法是软磨硬泡,交手之余,偶尔输出许七安,一点点打掉他的金身。

“刚才就是天宗的“天人合一”心法?厉害,让人防不胜防。”楚元缜兴趣十足的问了一嘴。

“人宗剑法也不错。”李妙真淡淡道。

“还有更不错的。”

楚元缜低喝一声,抬起手臂,剑指朝天。

刹那间,在场江湖人士感觉自己的兵器开始颤动,并越来越剧烈,突然,它们同时脱离了主人的手掌,冲天而起,成群结队的涌向楚元缜。

数百件兵器浮空,组成阵势,场面蔚为壮观。

失去兵器的江湖人士非但不怒,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激动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呼.......差点就失去你了。”

柳公子的师父拼尽全力,保住了司天监得来的法器,没有被楚元缜强取豪夺。

“呼.......”见状,柳公子也如释重负。

楚元缜剑指划动,操纵着漫漫兵器组成的“剑阵”在空中游曳,它们突然急转而下,“叮叮叮”的撞击某位银锣,打的他再次摔倒,狼狈不堪。

卧槽,真当我是软柿子?信不信我泄露你的阵法破绽.........许七安有些生气。

这招他遭遇过,两人曾在洛玉衡的院子里战斗,楚元缜使的便是此阵,破绽就是只需用心剑斩击剑法,就能打乱“节奏”。

不过李妙真并不会人宗心剑,这招破解之法她用不了。

打击了一波许七安,楚元缜操纵飞剑阵法笼罩李妙真,可是,剑阵里出现了二五仔,一部分兵器突然调转锋芒,痛击“队友”。

两拨兵器在半空中打的难解难分。

“锵!”

许七安的佩刀出鞘,他冲天而起,一刀斩向楚元缜,凶悍的插入战斗。

这时,两拨飞剑似乎生出默契,同时撞向,哗啦啦的射向许七安。

“砰砰”声响里,一件件兵器破碎,而许七安身上也随之溅起金漆,金漆剥落,露出正常的皮肤,但又在瞬间覆盖新的一层金漆。

打的好........许七安一边狼狈招架,一边催动潜力,让金漆源源不绝覆盖身躯。

他需要这样的战斗来磨砺金身,就像打铁一样,每一次的重击都会让他更加纯粹。

一刀斩空的许七安,不可避免的下坠,变成了活靶子,数百件兵器尽数碎裂,把他打成了金漆斑驳的古旧佛像。

李妙真抓住机会,瞳孔再次琉璃化,感情褪去,冷漠填满。

许七安手里的黑金长刀再次叛变,脱离主人的手,狠狠一刀斩在胸口,这一刀,终于破了金身,斩出一道入骨的伤痕。

一人一刀同时坠入河中。

噗通........溅起水花。

“这一刀够他受的了,但不会危及生命。”李妙真开口解释。

“也好,让他吃点教训,总好过天宗下令你击杀他。”楚元缜点点头。

两人再无顾忌,尽展所能,于半空中激烈交手,时而剑气纵横,时而水龙腾空,斗的难解难分。

..............

“许,许银锣败了?”

围观的百姓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法接受许七安落败的如此迅速。

巨大的失望席卷而来,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崇拜的,吹捧的许银锣,真的不是两位天人之争主角的对手。

“他不应该就这样的啊,他在斗法中劈出的两刀多厉害,为什么刚才不施展。”

“听,听说斗法时,是监正在帮他?”

.........他们面面相觑,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比我想象中的好。”姜律中称赞道。

众金锣颔首,在两位四品高手的倾力攻击中,支撑这么久,已经非常可贵。许宁宴的肉身防御之强,仅是比他们这些四品差一些。

六品与四品之间,差距实在太大,他已经很厉害了.......怀庆望着河面,无声叹息。

“狗奴才不会有事吧。”裱裱担心的说。

“好歹是六品武者,那点伤不算什么。”怀庆安慰道,想了想,她补充了一句:“这已经很好了,绝大部分的六品都做不到他这个程度。”

“嗯。”裱裱点头,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谁不希望自己的欣赏的男人,是万中无一的英雄。

对于这样的结局,一些修为高深的顶层江湖人士并不意外,比如蝴蝶剑蓝彩衣,双刀女侠柳芸等。

许七安在斗法中一鸣惊人,他的履历、资料,自然会被人打听、搜集,他真正修为到底如何,很容易分析出来,甚至直接打听到。

七品武夫如何对抗两名四品?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可贵。

他天资很好,再过几年,突破四品是必然之事,但现在,还不足以与天人两宗的杰出弟子抗衡.......万花楼的蓉蓉姑娘心里暗想。

“瞎逞强!”王妃啐了一口,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说道。

褚相龙一愣,皱了皱眉:“您说什么。”

王妃淡淡道:“与你何干。”

褚相龙识趣的不说话。

许新年下意识的往前奔了几步,想去河边打捞大哥,随后理智战胜了情绪,无奈的吐出一口气。

以大哥的修为,这点伤势不至于威胁生命........真是的,明明实力不够,偏偏喜欢逞威风,斗法里获取的名声,一朝散尽。

许新年暗骂大哥愚蠢,目光紧盯河面,只要大哥一出来,就带他返回京城,到司天监取药。

...........

黑暗的河底,UU看书 www.uukanshu.com暗流汹涌,许七安在水中调整身形,盘膝打坐,双手扣于丹田。

殷红的鲜血从胸口刀伤里溢出,在漆黑的水底晕开。

此时,他感觉血液在沸腾,每一根经脉都产生灼痛感,这种感觉吞服青丹时出现过,而现在,那些散在体内的药力,混淆着神殊和尚的残余精血,一股脑儿的沸腾。

伤口快速愈合,眉心一点金漆亮起,迅速覆盖全身。金漆发出浓郁的光芒,将黑底照亮,许七安仿佛是一尊由纯粹金光凝固的人形。

“好强大的力量,我要出去闪瞎他们的狗眼........”

双脚一蹬,浊水翻涌如墨汁,金光灿灿的许七安如箭矢激射。

外界,战斗正酣的楚元缜和李妙真,同时罢手,两人拉开距离,低头,惊疑不定的望着河面。

“怎么不打了?”

围观群众看的正入神,对两人的突然停手,充满疑惑。

而打更人里的金锣,江湖人士里的蓝桓等强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挪开目光,望向河面。

只见河里亮起一道微弱的金光,并迅速扩大,将河水映照的宛如金汤。

“轰!”

河面炸起冲天水柱,一道金光破水而出,竟比骄阳还要炽烈,晃的人群睁不开眼。

那道身影破浪而出,重重砸在河岸,四射的石子宛如暗器。

渭水两岸,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金光收敛,许七安舒展腰肢,徐徐道:“待我伸伸懒腰..........”

...........

PS:打斗戏份好难写,写的极慢。晚上还有一章。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