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章 他来了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01章 他来了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宗圣女和大哥是朋友,两人在去年云州案中结识,天宗圣女随我大哥奋勇杀敌,斩叛军剿山匪,患难与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许新年边解释,边抿了口茶水。

这些话是大哥告诉他的,而娘也说过,这位天宗圣女过去一年里,在云州组建私军剿匪........娘之所以知道,是天宗圣女亲口告诉她。

天宗圣女与许银锣结下深厚情谊.........王思慕恍然,暗暗松了口气,脸庞随之洋溢起温婉的的笑容,道:

“我听府上的客卿说,天宗圣女李妙真有四品的实力,而楚元缜既与他比斗,实力也不会差。放眼京城,这般年轻就有四品的修为,屈指可数。”

楚元缜可不年轻了........许新年颔首,道:“天人之争的两位主角,的确是人中龙凤。”

王思慕顺势道:“不过,再有个几年,许银锣定能与这两位比肩,斗法之后,京城都在说,许银锣天赋不输镇北王。”

许新年昂了昂下颌,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大哥修为还差了些,这些流言蜚语,都是捧杀。”

他似乎很骄傲.........果然,恭维许七安很能讨许辞旧欢心........王思慕心里分析。

马车缓缓行驶,在内城的城门口,偶遇了在怀庆和临安的队伍。两辆金丝楠木制造的马车停在城门口。

“殿下,您看那是不是王家小姐的马车?”

掀起窗帘看景色的丫鬟,瞧见了王思慕的马车,喜滋滋的扭头告诉临安。

“真的是思慕妹妹的马车,”临安凑过去一看,眉开眼笑,吩咐道:“去通知一下,请她过来,我要与她同乘。”

丫鬟立刻扯着嗓子喊。

另一头,马车里的王思慕听见呼唤,愕然的掀开帘子,看清了对面金丝楠木马车的黄绸盖上,绣着临安二字。

当即笑着回应:“临安殿下。”

临安推开丫鬟,素手掀着帘子,笑吟吟道:“思慕妹子也去渭水看天人之争?”

王思慕甜甜的“嗯”一声。

临安一下开心起来,桃花眸弯成月牙儿,招招小手:“来,到本宫这里来。”

王思慕正想说话,忽然眉尖紧蹙,秀帕掩住口鼻,剧烈咳嗽几声。

临安关切道:“怎么了。”

王思慕无奈道:“前几日得了风寒,吃过几副药,已经没什么大碍。不过,并且虽是余烬,传染给殿下就不好了。”

裱裱一脸惋惜,叮嘱王家小姐好生休息。

王思慕笑着应是,这时,她看见前方的马车,车窗忽然掀起,一双寒潭般清澈的眸子,冷淡的扫了她一眼。

刹那间,王思慕感觉自己所有的小心思,所有的念头,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她勉强一笑,放下了帘子。

待马车行驶出一段路,王思慕如释重负,拍了拍胸脯,望着许新年道:“我最怕和怀庆殿下相处,她太聪明。”

许新年笑了笑。

心思坦荡,意志坚定,便能淡然的面对一切情况。纵使被看出内心想法,也无所谓。

这一点,是许二郎经历过数次社会性死亡,锤炼出城府。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两辆金丝楠木马车,在内城门口等待许久,终于等来了八位银锣,领着十几名银锣,三十多名铜锣,队伍整齐的骑马而来。

最后一位金锣几日在衙门值守,无法离开。

看到打更人们的出现,裱裱露出恍然之色,她一直觉得侍卫太少,无法在鱼龙混杂的环境里保证自己和怀庆的安全。

秉着对怀庆的信任,裱裱没有提出这个问题。

“有这么多金锣银锣陪同,就算对面是千军万马,我和怀庆也是安全的。”裱裱心里顿时无比踏实。

怀庆掀开车窗帘子,在打更人中扫了一眼,蹙眉道:“许宁宴呢?”

姜律中摇头,笑骂道:“这小子坐堂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部分时候都寻不到人,谁知道他干嘛去了。”

怀庆点点头,放下帘子,队伍启动,穿过外城,在官道行驶半个多时辰后,马车缓缓停下来。

“殿下,再往前就只能步行。”

侍卫长说道。

怀庆和临安各自钻出马车,俱是一身劲装,前者胸脯饱满,前凸后翘,尽显女子丰腴身段。

后者用一根云纹缎带勾勒出水蛇腰,行走间,扭的风情万种。明明不曾做出任何勾人举止,却比姐姐怀庆还要显得妩媚诱惑。

在打更人和宫中侍卫的保护下,怀庆和临安离开官道,走入长满杂草的荒地,行了一刻钟,临安的裤管和小棉靴沾满了露水和草末。

“好多人呀........”

临安突然停下脚步,发出感慨。

渭水宽二十丈,汛期时,河面宽度甚至会涨到三十丈。此时,渭水两岸黑压压的站满了人,有背刀提剑的江湖人士,也有京里出来看热闹的市井百姓。

更有京城里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请假出来观赏天人之争的官员、以及勋贵等贵族阶层。

当然,也少不了国子监和云鹿书院的学子,以及王思慕这样的豪门千金。

这些人都带着十几数十名侍卫,蛮横的清场,独占一块地方。

“清场。”

挑中一块好地方的怀庆挥了挥手,命令侍卫们干活。

“又有大人物来了。”

“那女子好生漂亮,嘶......身边竟然有这么多金锣护卫?!”

被驱赶的江湖人士似乎习惯了,骂骂咧咧的转换阵地,顺带八卦起怀庆的身份。

“她是我们大奉的长公主,封号怀庆。”一位京城人士说道。

“想起来了,当日斗法时,她坐在皇棚里。”

“咱们大奉的公主竟是此等国色天香的美人,可有婚嫁?驸马是谁?”

“皇室的四位公主都没有出嫁,待字闺中。她身边的那位,是二殿下临安。我觉得临安公主......”

本来想点评几句,但想到金锣们耳聪目明,很可能听见这边的议论,当即闭嘴,不敢妄议公主。

裱裱在人群里左顾右盼,蹙眉道:“狗奴才呢,怀庆,狗奴才在哪儿。”

怀庆不理她。

“走开走开........”

这时,一声大喝传来,裱裱和怀庆回身看去,数十名披坚执锐的甲士,挥舞着刀鞘驱赶人群。

甲士们拱卫着一位戴帷帽的女子,帷帽垂下轻纱,内里还有一张面纱,修为再高的武者,也无法透过两层防护,看见女子的真容。

“王妃来啦,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裱裱看向怀庆。

怀庆冷淡的转过脸,不屑一顾。

金锣们纷纷扭头,审视着被府卫簇拥的王妃,眼里满是好奇。

镇北王妃被誉为大奉第一美人,但真容极少有人见到,在场的金锣不是第一次看见她,可每次都是做了层层防护,无缘一睹芳容。

“连她也来了,上次斗法都没惊动王妃。”姜律中感慨。

“斗法玄而又玄,有什么好看的,道门的天人之争甲子一次,酝酿了月余,没人不好奇。”张开泰道。

此时,刚到卯时,再有三刻钟,便是天人之争。

渭水河畔聚集了成百上千人,对接下来的战斗翘首企盼,百姓的神色是兴高采烈的,就像赶集一般。

人群外,搭起了凉棚,卖茶水和早食,价格要比内城的摊子还贵。

江湖人士的神色是期待且兴奋,天人之争甲子一次,每一次都是大奉江湖的盛世,仅次于十三年一次的武林大会。

“诶,你们看,双刀门的柳芸来了,她身边的那位是不是门主程恨生?”有人叫道。

循声看去,一行穿劲装的江湖人士走来,他们的特点就是背着两把弯刀,皮肤黝黑,眉眼凌厉。

其中一位背双刀的小娘,特别美貌,皮肤是小麦色,眸子灵动锐利,宛如矫健的雌豹,极具野性。

她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后,那中年男人气息内敛,仿佛不如身后的门人锋芒毕露。

...........

“庐崖剑阁的人也来了,蝴蝶剑蓝彩衣好漂亮,名不虚传。”

“阁主蓝桓现在是什么修为?我记得去年传闻他突破成为四品武者。”

“我看到万花楼的蓉蓉姑娘了,嘿嘿,果然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那几个和尚是不是青龙寺的?”

随着决战的时间临近,越来越多的江湖门派高手抵达,他们与散修不同,是有地盘有名号的“大人物”。

庐崖剑阁的阁主,蓝桓挑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好位置,而后侧头,审视着不远处的双刀门门主,抱拳道:

“都说双刀门门主修为深不可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平平无奇的开场白。

皮肤黝黑,不苟言笑的双刀门主随之看过来,淡淡道:“蓝阁主过誉了,我不如你。”

他还没到四品。

什么?双刀门的门主不如庐崖剑阁的阁主?

周遭的江湖人士眼睛一亮,为吃到一个大瓜而振奋,将来与亲朋好友吹嘘时,就可以用这个“机密”来博眼球。

长相甜美,气质活泼的蝴蝶剑蓝彩衣,看向了小麦色皮肤的双门女侠柳芸,双方目光一触,蓝彩衣骄傲的挺起胸脯。

柳芸则眯了眯眼,不屑的瞥开视线。

蓝桓继续说道:“门主,天人两宗比斗,你觉得哪一方胜算更大?”

“天人两宗斗了数千年,互有胜负,咱们不去置喙谁高谁低。不过,楚元缜和李妙真二人,我觉得楚元缜胜算更高。”双刀门门主说道。

“为何?”蓝桓笑着反问。

“楚元缜在六年前,便被魏渊誉为京城第一剑客,而那时,李妙真尚未成年,单凭这份底蕴,就已胜过李妙真。”门主说。

蓝桓却有不同看法,道:“你有所不知,那楚元缜是人宗记名弟子,走的是武夫体系,修的是人宗剑道。

“路子出了问题,而李妙真是根正苗红的天宗圣女。”

竟还有这些内幕........吃瓜群众们听的津津有味。

突然,有京城百姓高声问道:“这两人,比我们的许银锣如何?”

蓝桓闻言,一笑置之,没有回答。

双刀门门主嗤笑一声。

“嘿,你们俩匹夫,这算什么意思。”

京城百姓不高兴了。

蝴蝶剑蓝彩衣环顾众人,脆声道:

“许银锣虽是天纵之才,资质堪比镇北王,但他只是七品武者。而人宗弟子楚元缜和天宗圣女李妙真,前者在多年前,就能与四品的金锣斗的难解难分,虽然落败,可这么多年过去,实力恐怕不输四品。

“李妙真敢来京城下战书,自然也是四品。”

京城百姓不懂修行,但简单的品级划分还是懂的,原来他们心目中的大奉英雄许银锣,只是七品武者?

天人之争里的两位主角,确实四品。

“你放屁,你敢诋毁许银锣,大伙丢石头砸她。”

“小娘皮长的俊俏,嘴巴却恶臭的很,hetui.......”

平民百姓非常失望,继而涌起怒火,迁怒到蝴蝶剑蓝彩衣身上。

“哼,狗奴才明明是六品了。”裱裱啐道。

她心里有些不开心,在临安的认识里,自家的狗奴才是大英雄,在云州独挡数千叛军。在观星楼前力挫佛门罗汉。

这是大人物才能做出的事情。

她始终觉得狗奴才是最优秀的,但现在,被人拿出来对比,拿出来分析。冷不丁的发现狗奴才的品级才七品。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让她很不舒服。

“在大奉京城,年纪轻轻,且有四品修为的,不超过五指之数。”一位裹着黑袍的江湖客,沉声说道。

“嗯,许银锣必定能称为四品武者,但现在的他还太年轻,与楚元缜和李妙真差距很大。”又有江湖人士补充。

砰!

一块石头砸过来,在无形气罩上粉碎。

那名江湖人士勃然大怒,却又不敢发作,这里是京城地界,周遭都是达官显贵和官府高手,他要是敢动手伤害平民,必定招来官府强者的严惩。

“胡说八道,许银锣一刀破金身,何等威风。怎么可能只有七品。”

“就是,那什么楚元缜这么厉害,他怎么不去斗法,不去破小和尚的金身。”

“我看京城年轻高手里,只有许银锣最厉害。你们这些匹夫,就是看不得许银锣风光。”

骂声四起,平民百姓反响激烈,义愤填膺。

可骂着骂着,见没有江湖人士为许银锣说话,连官府的人,以及打更人都不说话,他们渐渐相信了这个事实。

心里涌起巨大的失望。

就在这时,呼啸的风声从头顶传来,一道人影踏剑飞行,凝于渭水河上空。

此人一袭青衣,面容清俊,年岁不大,但也不小,额头垂下的一缕白发诉说着他的沧桑。

“楚元缜!”

下方,人群里响起惊喜的叫声。

话音方落,又一道呼啸声响起,远处,踏着飞剑的女子疾速而来,在楚元缜对面停下。

天宗圣女穿着朴素的道袍,乌木道簪束发,瓜子脸白皙尖俏,眸如点漆,嘴唇纤薄,正如传闻所言,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人儿。

见到这一幕,前一刻还恼火的京城百姓,突然失声了。

御剑飞行,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凌空而立,这可是只存在于话本和说书人口中的神仙人物。这么一对比的话,经常骑马出行的许银锣,确实排面不够。

“今日一战,倾力而为。”李妙真凝视着对面的青衫剑客。

“好。”楚元缜点头。

道首之间的对决,是道首们的事。现在的天人之争,是他们两人的事。

楚元缜知道,洛玉衡如果无法突破一品,天人之争凶多吉少。此战,他若避而不战,人宗照样会派其他弟子出战。

与其输给李妙真,丢人宗颜面,还不如他来。至少能赢下三招先机。

也算还了人宗的授剑之恩。

“所有人,退出十丈。”楚元缜大喝。

渭水两岸,围观者“哗啦啦”的退开。

天人之争,一触即发,无数双眼睛盯着半空中的两人,既紧张又兴奋。

突然,悠扬的琴声响起,极具穿透力,回荡在渭水上空,回荡在晨光微熹的田野间。

这道琴声如此的不协调,以致于打乱了楚元缜和李妙真的节奏,让两人攀升的气势为之一泄。

楚元缜看见李妙真脸色突然僵硬,忍不住回头看去........然后,楚状元脸色也跟着僵住。

围观群众循着琴声看去,只见远处飘来乌篷船,船头傲立一位挺拔的年轻男子,拄着刀,目光遥望波澜起伏的河面,神色隽永。

他来了,在专属bgm里,缓缓而来。

............

PS:头疼,胸闷,浑身无力。中暑引起电解质紊乱,刮痧后头疼缓解了,可到了夜里,有突突突的疼,明儿要是没好,我就得去医院看看了。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