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背锅侠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5章 背锅侠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抄的诗越来越多,许七安渐渐摸索到读书人“显圣”的窍门,别人问什么你答什么,这是瓜皮才干的事。

一定要吊胃口,吊足了胃口。

就像现在这样,从四号到酒客,从酒客到花魁,从花魁到席间伺候的婢女,都在看着他,拭目以待。

众目睽睽中,许七安起身,在厅中踱步,七步之后,他顿住,悠悠道:“十年磨一剑。”

楚元缜一怔,他刚说在养剑,许七安立刻作出这一句,没跑了,这首诗就是为他而作。

四号顿时有些感动,他与这许七安素未谋面,把酒言欢几句,便愿意为他作诗,待人如此友善热忱,实在让人惭愧。

三号是侠肝义胆的读书人,虽有一些逐利的小毛病,但总体来说是个值得结交的人。他的堂哥比他更加古道热肠,不愧是亲兄弟。

同时,楚元缜想到了紫阳居士的例子,心头微微火热,他也是读书人,也爱诗词,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没道理不期待。

许七安环顾众人,念出了第二句:“霜刃未曾试。”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在场的官员咀嚼着这句诗,面带微笑,眼睛发亮。

这首联对仗工整,不管是韵味还是意境,都比如许七安以前的几首诗,但诗词的魅力不仅仅是韵味和意境。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简短的一句,壮志豪情跃然纸上。十年磨一剑,这股自命不凡的意气,也唯有他这样少年得志的人物才能写的出来。

楚元缜双眼明亮,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身子半伏在案,整个人做出前倾的姿势,期待着下一联。

太贴切了,真是太贴切了。

他这些年走南闯北,开眼界,养剑气,这把人宗的极品法器,始终藏在剑鞘之中,未曾展示。

它终将有出鞘之日,只不过,楚元缜自己也没有想过,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让他拔出这把剑。

直到近来人宗道首飞剑传书,召他回来迎战天宗弟子李妙真,楚元缜才恍然明白,原来是为了等待此时。

只是心里多少遗憾,这一剑出鞘,必定惊天动地,用来斩李妙真,非他所愿。

“下联会是什么呢?十年磨一剑,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出鞘?”

楚元缜心里嘀咕,对此充满了“借鉴”的渴切。

这时,许七安摇头叹息:“下联暂未想好。”

“!!!”

“这,这怎么就没了?不能没有啊,一首诗怎么能只有上联。”

“许大人,莫要任性,我们还等着呢。”

“下联是什么,你再想想,再想想.......”

大厅内,众人瞪大了眼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许七安摊手,握着酒杯返席,无奈道:“确实没想好,这样吧,我先做半首,另外半首以后在给楚兄补,如何?”

“......也只能这样了。”楚元缜失望道。

众人勉强接受这个结果。

行酒令继续,雅令虽然高雅,但氛围略显寡淡,浮香提出划拳,得到众人一致赞同。

花魁们陪着酒客划拳,玩的不亦乐乎。

“不如咱们来玩投壶吧。”

身边没有美人陪伴的楚状元提议。

本次酒宴是专为他接风洗尘,他是酒宴主角,他说了算。

投壶有投壶的规矩,很简单,在厅中摆一只壶,酒客们每人三支箭矢,不中者罚酒,投中者可以命令场中任何一人喝酒。

几轮下来,这群身份不低的官员喝的微醺,渐渐从游戏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

然后从旁观者变成了喝彩助威的群众。

场上只有许七安和楚元缜在投壶,每根必中,两人仿佛在赌气,谁都不肯认输。

花魁们在旁摇旗呐喊,许七安和楚元缜任何一人投中,她们就大声喝彩,兴奋的脸蛋酡红。

如此精彩的投壶对决,非常少见。

一开始,花魁们还能公平对待,不偏袒任何一方,慢慢的,十二位花魁分成两个阵营,一方支持楚元缜,一方则是许七安的粉丝.......全是许七安睡过的女人,浮香、明砚、小雅等。

“这样玩分不出胜负,我提议蒙上眼睛。”许七安说。

楚元缜沉思片刻,摇头道:“即使蒙上眼睛也每发必中,我的建议是,每人二十根箭矢,谁先投完,谁便算赢。”

会玩!

酒客和花魁们眼睛一亮,纷纷表示赞同。

浮香命婢女取来丝巾,为两人蒙住眼睛,许七安发现丝巾是朦朦胧胧的,透光性很好,隐约还能看见藤壶的轮廓。

他默默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场中。

楚元缜一愣,笑着摇头,也背过身去。

场上气氛更活跃了,不但蒙面,还转过身去,这玩法他们从没见过。

“这怎么玩。”明砚娇声道:“谁能投的中呀!”

另一位花魁咯咯娇笑:“两位大人谁能胜出,明砚今晚就伺候谁。”

明砚红着脸“呸”一声,偷偷看向许七安。

许七安习惯性口嗨,蒙着眼大笑道:“不成不成,头筹也太少了,我要你们全部。”

花魁们一点都不怵,笑嘻嘻回应:“许大人明儿怕不是要扶着墙去衙门应卯。”

笑声“轰”一下响起,莺莺燕燕。

“三号婉拒了我的提议,看着是从不去教坊司的正经人,他这个大哥,却恰恰相反。”

楚元缜心里感慨,这个许七安果然是个风流之人,在教坊司如鱼得水,比任何读书人都能放得开。

教坊司和青楼对于当下的士大夫而言,更多的是一个应酬的地方,与同僚、同窗喝酒应酬,酒楼是平民才去的地方,真正有身份的人,首选都是教坊司。

有才情出众的花魁充当令官,有清秀乖巧的婢女倒酒伺候,这才是排面。

但士大夫们顾及颜面,不会太过放浪形骸,这个许七安就不一样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许七安搂着浮香的小腰。

突如其来的金句,让在场众人暗暗赞叹,这人的天赋怎么如此可怕,佳句、好诗章口就莱。

此人若是读书,必成一代大儒。

许平志不当人子。

“咚!”

一根箭矢准确的投入藤壶,打断了众人发散的思路,注意力归位。

投完一支的许七安笑道:“楚兄,开始了。”

“好!”楚元缜淡淡回应。

说话的同时,他随手往后抛出一根箭矢,精准命中。

“哇.......”

明砚惊呼一声,瞪大眼睛。

咚咚咚........

许七安和楚元缜一人一支箭,每投必中,每中一支,花魁们便惊呼一声,感觉大开眼界。

投壶只是个小游戏,却被两人玩出花样来了。

一支接一支,许七安投完第十支时,楚元缜已经投了十三支,手里只剩七支。

许七安手里剩五支时,楚元缜手里只剩两支。

似乎胜负已分。

浮香和明砚几位支持许七安的花魁神色一黯,难掩失望之色。

而支持楚元缜的花魁们,提前鼓掌,给这位元景二十七年的状元郎献上掌声。

周遭旁观的官员们,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笑容反而最淡。

楚元缜是个传奇人物,当年还是学子时,便已在同窗中鹤立鸡群,才华相貌出类拔萃,而后弃文修道,谁都不看好他,一位至交好友气的与他割袍断义。

可谁想到,短短几年,竟一飞冲天,挑战金锣张开泰,虽败犹荣,被魏渊誉为京城第一剑客。

这样一位绝世天才,在他们看来,自然要比一个会查案的许七安出彩多了。

此时,楚元缜已经投出了倒数第二支箭矢,准确入壶。

浮香抿了抿唇,从藤壶收回目光,看了许七安一眼,愕然发现这男人嘴角轻轻挑起........这个表情她很熟悉,每次许七安春风得意时,就会微微挑起嘴角。

他有把握?!

念头刚起,浮香看到了堪称荒诞的一幕,许七安把手里的五根箭矢同时投了出去,它们在空中划过一道整齐的弧线,完美入壶。

五根箭矢只有一个声音:咚!

大厅内瞬间陷入寂静,一双双眼睛瞪的滚圆。

这也行?

“呀......”明砚欢呼一声,激动扑到许七安怀里:“许大人,奴家爱死你了。”

浮香连连皱眉。

“神乎其技啊[连城fo]。”一位御史赞叹道。

“原来投壶也能这么玩,大开眼界。”另一位官员笑着附和。

花魁们看许七安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崇拜。

楚元缜摘下丝巾,笑了笑,“厉害厉害。”

打茶围维持到亥时初(晚上九点)才结束,花魁们哈欠连连,起身告辞,裙摆飘飘荡荡,身姿轻盈。

尽管有些困倦,但美人们意犹未尽,觉得有许七安,有京城第一剑客的宴会太有意思了,可惜这样的优质客人不可能天天碰到。

明砚偷偷在许七安掌心写字,勾引他去自己的青池院,但被浮香不冷不热的刺了几句,然后赶走。

楚元缜没有夜宿教坊司,告辞离开。许七安亲自送他出院。

四号太淡泊洒脱了,而且有着读书人的风骨........我完全找不到机会让他社会性死亡啊........许七安望着青衫剑客的背影,心里很是遗憾。

不过读书人有读书人的弱点,比如诗词。

下联他先藏着,等合适的时机再拿出来。

留下婢女收拾残局,浮香挽着许七安的胳膊进了卧室,许七安坐在桌边喝茶,耳廓一动,听见了钟璃的传音。

他扭头看了眼屏风,烛光里映出她婀娜的影子,投在屏风上,正一件件褪去衣裙,换上轻薄的纱衣。

沐浴时,许七安突然说道:

“过几日为你赎身。”

浮香愣了一下,灵秀的眸子闪过复杂之色,迅速沉淀,轻笑道:“许郎刚成子爵,现在纳妾对你名声不好。”

“也成。”许七安搂着滑腻的小腰,笑着说。

洗完澡,他和浮香在床上翻滚,白袍小将七进七出时,忽听“咔擦”一声,紧接着是失重感。

床塌了。

浮香惊呼着缠住许七安,白蟒般的大长腿死死勾住他的腰,吓了一跳。

.......钟璃,老子要找监正退货!

许七安大怒。

...........

出了影梅小阁,楚元缜剑指一挥,背上的长剑宛如活了过来,游鱼般的脱离束缚,停在他面前。

楚元缜踏在剑鞘上,轻声说:“走。”

长剑微微一顿,倏然刺破夜空,扶摇直上。

飞上夜空的瞬间,楚元缜感觉京城里有无数道目光锁定了自己,随后挪开。其中最让他脊背发寒的注视来自那座高耸的观星楼。

他很快离开内城,朝着外城的南边飞去。

没记错的话,六号恒远就在养生堂,他降低高度,寻了许久,终于找到南城的养生堂。

楚元缜不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在国子监求学、进士及第,一直生活在内城。从未来过贫民聚集的外城。

按下剑头,轻飘飘的降落在养生堂的院子里,他跃下剑鞘的同时,听见屋檐下传来念诵佛号的声音:

“阿弥陀佛。”

楚元缜握住剑柄,把剑插回背后剑囊,循声看去,檐下黑暗中,站着一位穿青色朴素纳衣的和尚,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脸部线条刚硬。

“恒远大师?”楚元缜笑着打招呼。

“正是贫僧,施主是四号?”恒远双手合十,静静审视他。

初次见面的两人没有表现的很平静,既不亲近,也不生疏,恒远领着楚元缜进屋,点上油灯,又从床底抱出一坛酒,翻出两只瓷碗,简单的用袖子抹去灰尘。

楚元缜从不对酒说不,酒到即干,只是有些好奇:“佛门弟子能饮酒?”

恒远沉稳回答:“武僧荤素不忌。”

这句话里还有一个潜台词:武僧无需守戒。

“我今日见过三号了。”

楚元缜有些后悔没带花生米,有酒没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恒远点点头。

“三号假装不认识我.......以他的聪明才智,相信当时就认出我来了,不知为何假装不识。”

楚元缜无奈的摇头,说道:“八品修身境,修为是浅了些。”

不过,他知道三号的秘密,三号与亚圣殿清气冲霄有关,对待三号,不能简单的看表面。

恒远大师喝一口酒,沉吟道:“相比起三号,贫僧与许大人更投缘,你可能还不知道,他没有死在云州........”

等六号解释完许七安死而复生的事,楚元缜颔首:“脱胎丸虽好,但限制太大,他能活下来,靠的是自身运气。

“我刚在教坊司见过许七安,我对她的观感不错,想来是听你们在地书碎片中讨论过太多次,对他没有生疏感。”

顿了顿,四号笑道:“三号我没相处过,但许七安的确很对我胃口。”

喝完坛里的浊酒,楚元缜提出要去看那个孩子,看完之后,神色颇为抑郁。

“我虽不喜佛门,但他们有句话说的很对,世间便如苦海,众生在苦海中挣扎。”楚元缜感慨说。

恒远大师看了他一眼。

楚元缜忙说:“无意冒犯。”

恒远这才收回目光。

“三天后是会试第二场,我们结伴去看看三号吧。”恒远说:“三号并不愿意与我们公开身份,他说,如果相见,只需相逢一笑便可。”

“这样啊。”楚元缜恍然大悟。

.........

时间一晃,便过了三天。

天蒙蒙亮,许二郎在家人的陪同下,抵达贡院。

“儒家九品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这一场考的是经义,二郎想必是没有压力的。”许七安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

许二叔和婶婶露出笑容。

据二郎自己说,头一天的策问发挥很好,他本就擅长策问,第二场经义问题也不大。

在二叔和婶婶眼里,二郎成为贡士已经十拿九稳。

许新年微微昂起下巴,傲娇的说:“天下学子人才辈出,不可疏忽大意,比我更强的可能也有。”

可能也有......许七安心说,装逼还是你更厉害。

辞别家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他走向贡院门口,打算排队进场,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洪亮的声音:“阿弥陀佛。”

许新年侧头一看,看见街边站着两人,一位是身材魁梧的和尚,一位是背剑的青衫剑客。

见他看来后,和尚和剑客都露出了讳莫如深的笑容。

.......许新年脸色僵住,低着头,步伐匆匆的回到父亲和大哥身边,心里顿时有了些安全感。

“爹,大哥,我怀疑有人欲对我图谋不轨。”许新年沉声道。

许平志闻言,眉毛立刻扬起,目光如电:“谁?”

他是巡城的御刀卫,知道近期有大批大批的江湖侠客涌入京城,对治安来说,是极不稳定因素。

最明显的就是梁上君子更多了,那些江湖下九流在京城花光了银子,又没有挣钱的营生,第一选择就是偷窃和抢劫。

“一个和尚,一个剑客。”许新年回头,指向后方某处。

许七安看了片刻,道:“哪有人?”

“???”

许新年露出了惊恐之色:“刚刚就在那里的。”

“好了,还说你没有压力,我看你都产生幻觉了。”许七安拍着小老弟的肩膀,说道:

“二郎啊,那些不认识的,行为奇怪的人,你千万不要搭理。”

说着,手往许新年背后托了一下。

许二郎看了看自己背后,不解道:“大哥这是何意。”

“没事,帮你把锅背好。”

..........

PS:今天大扫除结束,浑身湿透了,一阵阵发晕,差点晕过去,赶紧开空调救命........我这条命果然是空调给的。大特么的热了。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