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章 光宗耀祖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8章 光宗耀祖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日,许大人带奴才问询进出御药房的名单......”

小公公娓娓道来,按着名单逐步讲述,元景帝默不作声,眸光沉沉,也不知道是认真听着,还是想到了别处。

“名单最后一位是景秀宫,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许大人带着奴才前去问话,吃了个闭门羹。”

听到这里,元景帝凝固的眸子动了动,似乎被拉回了些许注意力。

“许大人无奈之下,便去了韶音宫,找临安殿下帮忙.......”

小公公脑海里浮出许七安交代的话,很自然的说道:“问询过景秀宫的琅儿之后,许大人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似乎不想再逗留下去,连茶都没喝,就带着奴才匆匆离开.....”

“可还没离开景秀宫,那琅儿折返出来,说贵妃娘娘邀请许大人进院一叙,感谢他破了福妃案,许大人原本不愿去见,但琅儿强行留了他一下。”小宦官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而后,贵妃娘娘屏退了所有人,奴才也不能进屋,只能待在院子里候着......”

“慢!”

元景帝一双眼睛彻底回复了灵动,他打断小宦官,盯着他,沉吟了有几秒,缓缓道:“屏退所有人?”

“回陛下,是的。”

“他们在院里说了什么?”

小宦官说道:“隔的太远,奴才听不清,只能远远看着许大人和贵妃在屋里谈话。”

元景帝右手抵住嘴唇,做沉思状,突然说道:“你刚才说,许七安问询过琅儿后,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不等小宦官回话,老太监脸色微变,训斥道:“狗东西,平时怎么教你的?”

汇报的时候,千万不要夹杂主观情绪,不要想着误导陛下,要公正客观。

元景帝抬了抬手,打断发怒的老太监。

见状,小公公有了些许底气:“确实是很难看。”

元景帝颔首,沉思片刻,道:“许七安想走,但琅儿强行留了下来?”

“.......是的。”

小宦官察觉到元景帝的态度,出现了某种变化,小心翼翼道:“许大人说,他是奉旨查案,职责所在,娘娘不用感谢。

“琅儿说,许大人若不去见娘娘,便走不出景秀宫。”

听到这里,元景帝眼中仿佛有精光爆射而出,这一次,他思考了很久,寝宫里安静的可怕,一老一小两个宦官屏住呼吸,生怕惊扰到深沉莫测的皇帝。

终于,元景帝缓缓开口:“许七安离开时......情绪如何?”

这句话许七安离开前有交代的,但小宦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这才说道:

“许大人心事重重的出宫去了。”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补充道:“以前离宫时,许大人都会与奴才唠嗑几句,眉飞色舞,但今日格外不同,半个字都未说。”

元景帝挥挥手。

“退下吧。”老太监立刻说。

小宦官退出寝宫后,元景帝一言不发的坐了许久,说道:“去,把景秀宫的琅儿给朕提过来。”

老宦官应了一声,徐徐退出寝宫。

.........

老太监带上一队侍卫,在夕阳的余晖里,穿过层层宫墙,抵达景秀宫。

守门的宦官远远的认出是陛下身边的大伴,迎了上去,道:“公公稍等,奴才去通报贵妃娘娘.......”

“咱家赶时间。”老太监一巴掌把他扇开,带着侍卫进入院子,穿过前院,便听一阵阵哭声从内院传来。

老太监站在内院,

高声道:“贵妃娘娘,老奴求见。”

陈贵妃的屋里,走出来一位眼眶微红的宫女,细声细气道:“娘娘请您进去。”

老太监随着宫女进了屋,看见陈贵妃坐在大椅上,手里捏着锦帕,时不时擦一下眼睛,满脸悲伤。

“娘娘这是怎么了?”老太监诧异道。

“本宫身边一个下人,刚刚突发疾病,说没就没了,太医没救回来。”陈贵妃悲伤道。

“这.....”老太监安慰道:“娘娘节哀,那宫女叫什么?”

“琅儿。”

“!!!”老太监表情一滞。

“大伴来我景秀宫,所为何事?”陈贵妃柔声道。

老太监扯起一个笑容,“陛下派老奴来慰问娘娘,陛下知道这段日子,娘娘担惊受怕了。”

陈贵妃别过头去,哀声道:“陛下连见一见臣妾都做不到吗。”

老太监干笑几声,对于贵妃的抱怨,不做评价。

他陪着贵妃闲聊了几句,随口道:“那琅儿年岁不大吧。”

琅儿虽是景秀宫的老人,但元景帝十几二十年没临幸过后妃,老太监对这位不幸早逝的贴身宫女没什么印象。

“一个可怜的孩子。”陈贵妃面露哀色。

老太监顺势道:“咱家去看看吧。”

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内务总管,统领皇宫宦官和宫女,不过这层身份是他作为元景帝的大伴,自带的虚衔。

副总管才是真正的掌权人。

毕竟内务总管事务繁忙,根本不可能时刻伺候在皇帝身边。

告别陈贵妃,老太监在宫女的带领下进了南厢,见到了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琅儿。

“有请太医看过吗?”

“回公公,看过了,太医说是脑症,无药可救。”

老太监盯着琅儿看了许久,吩咐道:“人就交给咱家吧。”

他命令侍卫带走了琅儿的尸体,匆匆回去复命。

返回元景帝寝宫,老皇帝依旧端坐在铺设明黄丝绸的大案之后,面无表情的望着大门方向。

见到老太监跨过门槛进屋,他也没什么反应。

“陛下,琅儿死了......”老太监低声道。

很久很久之后,元景帝“嗯”了一声,这位在权力之巅俯瞰半个甲子的皇帝,无喜无悲。

...........

次日,元景帝又召开了朝会,文武百官在朦胧的天色中,井然有序的进入午门,一部分停留在金銮殿外的广场,一部分站在金銮殿外的汉白玉台阶。

只有极小的一部分进入大殿,这部分人,在说书人的口中,统一被称为:庙堂之上,衮衮诸公。

群臣入殿后,元景帝晚了一刻钟才从殿后走出来,坐在属于他的龙椅上。

君臣正常奏对之后,刑部尚书出列,朗声道:“陛下,三法司已经核实完毕,皇后确为福妃案的主谋。

“上官氏德不配位,谋害后妃,构陷太子,请陛下严惩。”

大理寺卿当即上前附议。

殿内,文臣武将以及部分勋贵纷纷附议,声浪连成一片。

这意味着,他们昨天已经商议妥当,废后不比废太子,那是事关国本的大事。废后只是皇帝的家事,只要有理有据,证明皇后确实失德,而不是皇帝喜新厌旧,那么群臣们没理由,也没必要拦着。

废后唯一关系的就是四皇子的身份问题,要知道四皇子是元景帝唯一的嫡子,很多人把宝压在他身上的。

那部分没有附议的,就是四皇子一党。

不等元景帝表态,魏渊出列了,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陛下,福妃案另有隐情,皇后并非主谋,真正的主谋是黄小柔,她害死了福妃,又诓骗太子至清风殿,伪造出这桩案子。”

魏渊刚说完,职业喷子给事中跳出来反驳:

“一派胡言,区区一个宫女能做出这等惊天大案?再说,那黄小柔为何要构陷太子。魏渊,你把陛下当什么了,把庙堂诸公当什么了。”

说完,补充一句:请陛下斩了此獠。

其余大臣纷纷呵斥魏渊,殿内一时嘈乱。

老太监手握鞭子,奋力一抽,地面发出“啪”一声脆响,他呵斥道:“肃静!”

殿内这才安静下来。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冷笑的看着魏渊,众官员同样看着魏渊,有冷笑有嘲讽,也有不解和无奈。后者来自四皇子一党。

对于周遭的目光、给事中的叫骂,魏渊一概不理,道:“昨日,主办福妃案的铜锣许七安查出黄小柔曾怀过身孕.......”

话没说完,殿内又响起了哗然。

宫女黄小柔怀过身孕?!

宫里除了侍卫,真正能让女人怀孕的只有元景帝。侍卫当然不可能,能值守后宫的都是对皇室忠心耿耿,千挑百选的精锐。

而且往往都是几人一队,相互监督,不存在与宫女偷情的可能性。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一时间,庙堂诸公们看元景帝的眼神,不由的就内涵起来。

元景帝威严的脸庞,面皮轻轻抽了一下,冷冰冰的看见故意停顿不说的魏渊,沉声道:

“魏渊,说下去!”

魏渊缓缓道:“经过追查后发现,指使黄小柔失身怀孕者,为当朝国舅上官鸣.......”

接下来,魏渊给朝堂众臣讲了一个故事,经过他润色的故事:

宫女黄小柔遭国舅爷凌辱,不幸怀孕,事后偷偷流产,于是她怀恨在心,隐忍多年,终于酝酿出了一个阴谋。

借着福妃贴身宫女的便利,她悄悄破坏瞭望台的护栏,趁着福妃醉酒之际,诓骗太子至清风殿,布下了十几年来,后宫最骇人听闻的局。

国舅听说了福妃案后,发现黄小柔牵连起来,生怕自己的禽兽之行暴露,就求到了凤栖宫。

皇后这才知道国舅竟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念及血肉之情,含泪为国舅承担下了罪过。

最后,魏渊为案件做出总结:“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国舅已经认罪。陛下随时可以提审

“荒谬。”大理寺卿冷哼一声,作揖道:“陛下,据微臣所知,黄小柔是被杀害,倘若一切都是她谋划,那杀人凶手呢?”

群臣纷纷附和。

魏渊面不改色的解释:“黄小柔还有同党,助她布局,以构陷太子之名,暗指皇后。”

听到这里,许多大臣心里一动,各自展开联想。

如果没有国舅玷污黄小柔这件事,任谁都会认为皇后是因为证据确凿,这才认罪。

可有了国舅的认罪书后,案件就峰回路转了。

皇后是不是无辜暂且不谈,国舅的认罪书有了,事情就有扯皮的余地。

四皇子党派一扫方才颓势,陆续站出来发言,表明立场,支持魏渊,痛斥国舅。

渐渐的,殿内只剩两个声音,太子党和四皇子党的唇枪舌战。太子党以都察院右都御史为首,太子党则是各个凌乱的小党派组成。

大党派中,或许有暗中支持太子的,但绝不会在台面上跳出来,大王八永远藏在水底。

一番激烈的扯皮后,魏渊朗声道:“请陛下定夺。”

争吵声停止,群臣附和:“请陛下定夺。”

魏渊的折子早在昨日便递交到宫里,通常朝会议事,折子都会提前一天递进宫中,所以国舅的认罪书,元景帝早就已经看过。

今日朝会议事,元景帝如果想结束福妃案,此时便能盖棺定论,若不想,就会责令再查。

见群臣停止争吵,元景帝这才开口,缓缓道:“上官鸣祸乱后宫,判斩立决!皇后知情不报,与其同罪,但其念及血脉之情,情有可原,责令皇后闭门思过三月。”

群臣以为这就完了,结果,元景帝顿了顿,继续说道:“太子醉酒闯清风殿,不知检点,责令闭门思过半年。陈贵妃怂恿太子醉酒,以致酿成大祸,降为陈妃。”

殿内一片寂静。

群臣们茫然四顾,想不通为什么涉案其中的皇后思过三月;太子思过半年。而全程不相干的陈贵妃,从贵妃跌为陈妃,连降两级。

莫非此案与陈贵妃有关.......老油条们心想。

..........

这边朝会刚结束,没多久,老太监就分别去了凤栖宫和景秀宫传旨。

皇后得知后,伏案痛哭。

陈贵妃则脸色僵硬的接了旨,等老太监一走,她便把桌上的摆设,连带圣旨统统扫落在地。

乒乒乓乓的声音里,陈贵妃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端庄的鹅蛋脸气的发青。

她咬牙切齿的吐出:“魏渊.....”

然后,握住秀拳,一字一句道:“许七安!”

这时候,她已经会过意来,陛下态度大变,绝对和昨日有关。

昨日老太监无缘无故过来,以慰问为由,这本没有问题,但联想到今日朝堂的变化,不难猜测其中玄机。

陛下对她起疑了.......

而她只在许七安那里暴露过,由此推测,定是那个混账小子暗中使了什么把戏。

辛苦谋划一场,竟栽在一个小铜锣手中。

几分钟后,乒乒乓乓的声音再次从屋里传出,院子里的宫女、当差噤若寒蝉。

.......

福妃案结束的第二天,许七安终于找回了他心爱的小母马。

这是一条命途多舛的马,那天刚捡回一条小命,被主人赶跑后,它跑啊跑,跑啊跑,被巡城的御刀卫给遇见了。

御刀卫一看马臀上的印记,心说这不是我们的马吗?于是带回了卫营。

这匹马确实是御刀卫专用的军马,二叔通过自己的关系,低价搞到手的。买来之后没骑多少年,就送给侄儿骑了。

随后,打更人衙门通过当天值守该区域的御刀卫口中得知确实“捡”到一匹马,顺藤摸瓜,找回了许七安心爱的小母马。

这天早上,许七安陪着家人在厅里吃饭。

小豆丁今天休沐,不用上学堂的她开心极了,早膳吃的倍儿香。

“休沐一天,跟捡到宝似的,我这辈子都没生过像你这么蠢的女儿。”婶婶嫌弃的说。

“你总共也只有两个女儿。”许二叔替幼女鸣不平,但不敢明着和婶婶斗嘴,只能暗暗抬杠。

“还有脸说,铃音这么蠢,就是随了你的。”

果然,婶婶老调重弹,把许铃音为什么不开窍的责任推给二叔。

“可我就是不想读书嘛。”许铃音委屈的说。

“铃音啊,你不是笨,别听你娘瞎说。”许七安摸着她的脑袋,想起了上辈子老师教导的一个方法。

“以后你不想念书的时候,你就想象自己脑子里有两个人.......”

“啊?我脑子里有人啊。”许铃音大吃一惊,两只胖乎乎的手捂住脑袋。

“.......想象,大哥说的是想象。”许七安深吸一口气,和颜悦色道:“一个小人不想读书,那么另一个小人就要说:我喜欢读书,我喜欢读书。

“长此以往,你就喜欢读书了。”

“自我暗示!”许新年微微颔首,评价道:“效果不错,我以前挑灯苦读,实在困了,就会暗示自己不想睡觉,效果不错。”

婶婶一听,有自己亲儿子背书,顿时对侄儿的方法产生期待,道:“铃音,你试试?”

傻乎乎的许铃音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缓缓点头。

“怎么样。”婶婶连忙问,其实她最在意这个幼女。

“我脑子里的一个小人说,不想读书不想读书。另一个小人说,好啊好啊。”

“......”婶婶以手扶额。

“也许她真的不适合读书,婶婶也别强求了。”许七安安慰道。

“后天就是春闱了吧。”二叔忽然说。

“嗯!”许新年沉稳的点头。

婶婶立刻给儿子剥了一只水煮蛋,说道:“以咱们二郎的学识,考进士不在话下。老爷,许家光宗耀祖的时候到了。”

虽然许七安现在备受魏渊赏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又和公主搭上线,但他终究是个武夫。

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金榜题名才是光宗耀祖的事。

对此,就算是偏向大哥的许玲月,也赞同母亲的看法,认为许家想要光宗耀祖,就看二哥春闱中的发挥。

“二哥,咱们许家能不能跻身士大夫阶层,就看你的了。”许玲月笑着给二郎夹菜。

许新年高傲的扬了扬下巴。

气抖冷,武夫什么时候能站起来,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到处充斥着对武夫的歧视.......许七安心里叹口气。

想起前日与魏渊的交谈,武夫体系一代代的完善和传承,才有了如今的九品。但时至今日,武夫体系并没有走到头。

超出品级的道路,尚未摸索出来。

因此武夫体系没有武神的存在。

“按理说不应该的,走武者体系的人最多,庞大的基数下,总会有天才踊跃出来,一代代积累下来,不可能出不了武神。算了,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我这辈子能达到四品就开心了。”

吃完晚饭,二叔抱着头盔,戴好佩刀,正要出门。

“等等,二叔你是家里的长辈,今日得留在家中。”许七安喊住他。

许二叔茫然回头,“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婶婶摇头。

许玲月和许新年茫然的看着许七安。

许七安则看着婶婶,抬起骄傲的下巴,“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但却是许家光宗耀祖的日子。”

.............

PS:今天状态不对,字数少点。明天开始下一个剧情了,嗯,不是案件。

先更后改。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