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6章 验尸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章 验尸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明白你的太子哥哥是个好色之徒.......许七安随口应一句而已,裱裱误以为他破案了。

    “太子殿下是不是冤枉,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许七安摇头。

    所谓酒后乱性,男人喝多了酒,就是容易飘,会做出平时不敢做的事。如果真像临安描述的那样,太子一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越是压抑,醉酒后爆发越凶猛。

    “为什么殿下会觉得是四皇子和皇后陷害太子?”许七安问这话,既有吃瓜,也是为查案。

    四皇子是怀庆的胞兄,都是皇后所出。虽然四皇子不是嫡长子,但他是嫡子。按理说,怎么也比临安的胞兄更名正言顺。

    不过,因为两百年前争国本的事,至今还写在历史里,成为大奉读书人心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国本之争有心理阴影。

    所以,元景帝立庶长子为太子,也没什么毛病。

    “皇后当然是想让四皇子当太子呗,我与你说啊,众皇子哥哥里,就四皇子和太子哥哥最关心国事。四皇子若不是想当太子,会这般热忱?”

    “有嫡子的情况下,陛下立庶出的长子,确实不太合规矩。”在裱裱面前,许七安也就不避嫌了。

    这些话,即使有奉命查案的光环罩着,他也不好问的。但在裱裱面前,可以肆无忌惮的开口。

    都是自己人。

    “因为我母妃当年最得宠,也最漂亮。”裱裱骄傲的昂起下颌,脸蛋漂亮如画。

    就依照我在祭祖大典时看见的,明显是皇后比陈贵妃更胜一筹,那气质,那容貌,即使早过了女子最风华绝代的年纪,眉眼间的韵味,依旧远胜寻常的美人.......皇后要是年轻二十岁,姿容恐怕还要胜过临安和怀庆......

    不过,受宠这种事,也不是单靠颜值的,还有很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性格,比如手腕,比如吞吞吐吐之类的技巧.....总之因素很复杂。

    元景帝那么不喜欢皇后吗?立一个庶出的长子为太子?

    见许七安沉吟不语,裱裱忽然有些警惕:“你说这件事背后,会不会有怀庆暗中操纵?”

    许七安望着二公主桃花般明媚的容颜,
反问道:“如果是呢。”

    裱裱先是扬起秀眉,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小母鸡,下一刻又泄气了,耸拉着眉眼:

    “本宫还是得承认的,怀庆心机深沉,卑鄙无耻.....”

    她委屈道:“我斗不过她。”

    嗯,能在我面前坦然的承认斗不过宿敌怀庆,说明公主殿下越来越信赖我了......许七安微微颔首,有些满意。

    这时,他忽然心悸了一下,知道地书聊天群有人冒泡了。

    “殿下,我去一趟茅厕,您稍等。”许七安起身,离开大厅,径直离开。

    侯在外面的小宦官见他出来,立刻抬脚跟上,但看许七安往茅厕方向行去,顿住脚步,放弃跟随。

    进了茅厕,掏出玉石小镜,查看传书内容。

    【六:金莲道长,可否为我屏蔽其他人,我有话想对三号说。】

    恒远找我做什么......

    天地会成员看到六号的传书,心情各不相同,经过之前的传书,有些人已经猜到三号就是那位殉职在云州的许七安的堂弟。

    大概只有五号心如止水,心思剔透,没有那么多“杂念”。

    四号心想:那位叫许七安的铜锣刚殉职,恒远便找三号“密谈”,看来他也猜到三号的真实身份了。

    二号李妙真看到这则传书,心里有些难过,他们都以为三号是许七安堂弟,其实三号是他本人。

    而他,已经殉职在云州了。

    天地会再也没有三号了。

    一号窥屏,没有发表意见。五号则完全没想那么多,扫了一眼传书内容,便把地书碎片丢一边。

    【九:好。】

    李妙真一愣,接着恍然,金莲道长大概是要私底下和六号解释这件事。

    天地会里,金莲道长是唯一知晓所有人身份的。

    许七安等了几秒,看见玉石小镜传来恒远的传书:【三号,我想见许大人最后一面。】

    你见就见呗,发我信息做啥.....嗯,恒远还不知道我复活了......许七安斟酌着回复:

    【他已经复活了,你想见他,可以去打更人衙门寻他。】

    那边沉默了许久许久,终于,传来三个字:【真的吗。】

    短短三个字,许七安能体会到恒远大师激动狂喜,又难以置信的心情。憋了这么久,才憋出三个字。

    【嗯。】

    许七安的回复同样简单有力。

    【难怪你不肯见我,贫僧方才甚至心怀怨愤,罪过罪过。许大人是好人,好人就会有好报,阿弥陀佛,贫僧欣喜至极,欣喜至极。】

    当下,许七安把“堂兄”复活的经过,简洁的告之恒远大师。

    【大师,我不想身份被公平。希望将来我们偶遇的话,能相逢一笑。】

    【贫僧知晓。】

    嗯,你对着二郎笑去吧,抱歉啊大师,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不想再社会性死亡了。

    收好地书碎片,返回大厅,裱裱抱怨道:“那么久。”

    “刚才在养案子,想着想着就入神了。”许七安随口解释,道:“殿下,我接下来要去看一看福妃的遗体,您去吗?”

    裱裱立刻起身:“嗯嗯。”

    ........

    福妃的遗体存放在皇宫的冰窖里,看元景帝的架势,案子不查清,福妃是难以入土为安了。

    许七安手持金牌,在裱裱和小宦官的带领下,来到冰窖,当值的宦官引着几人进去。

    寒冷的冰窖里,福妃盖着白布,安静的躺在木板上。

    裱裱缓缓打了个冷战,紧了紧狐裘大氅。

    “公主,不如到外面等着吧?”许七安既怕她感染风寒,也考虑裱裱可能没见过尸体。

    裱裱倔强的摇头,“我也想参与其中,为太子哥哥做点事。”

    许七安吩咐小宦官去揭白布,然后,趁着每人主意,一下握住了公主的柔荑,气机绵绵灌输。

    裱裱娇躯一僵,下意识的做出甩手动作,像是被蝎子蛰了一口。

    但那只粗糙温暖的大手,就像铁箍一样,紧紧握住。娇羞的情绪从心里涌起,她堂堂二公主,冰清玉洁的千金之躯,何时被一个男人给亵渎过。

    他怎么这样.....裱裱又羞又怒又委屈。

    下一刻,温暖的气流从掌心涌来,顺着藕臂流淌,温暖了四肢百骸,冰窖的寒冷尽数驱散。

    她不再感觉寒冷,甚至想慵懒的舒展腰肢。

    耳边传来狗奴才低沉的声音:“殿下,冰窖酷寒,您若是不走,那卑职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查案虽是头等要事,但与殿下的千金之体想必,根本不值一提。”

    他握我的手是为了驱寒......和我的身体相比,查案不值一提......裱裱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心里一下就不生气了,但还是害羞。

    做贼心虚的看了眼前头的两名宦官,轻轻啐了一口,然后不动声色的靠近许七安,利用宽敞的大氅,遮挡视线,掩盖自己被握住的手。

    妈诶,公主的小手真软,真滑,真嫩......许七安心想。

    撩女孩子一定要主动,要大胆进攻,时不时的撩拨一下,时间久了,就会在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当然,只适合一些单纯的女孩,如果对方是一辆高公里数的汽车,车身挂满了备胎,那就不适合用这一招了。

    方式倒是简单,直接用豪华名车的车头撞她的车尾灯。

    “许大人,您看。”

    小宦官掀开了白布,不敢多看福妃的遗体,退到一边。

    许七安松开临安的柔荑,走到尸体边,审视着遭遇不测的妃子。

    这是一个漂亮的妇人,尽管惨白的脸折损了她的容颜,但五官颇为艳丽,穿着白色的单衣,身段浮凸。

    许七安伸手去解福妃的衣衫,但被小宦官拦住,表情惊恐的摇头:“许大人,不可.....”

    果然还是不行.....我还想解剖她的呢.....许七安心里有数了,看向守护冰窖的宦官,道:

    “把验尸格目和卷宗拿给我看看。”

    宦官当即离开,俄顷,取了格目过来,递给许七安。

    没有被奸污的痕迹......手腕和胳膊有掐出来的青紫淤痕......死时衣衫不整,有被暴力撕扯的现象......死时秀发凌乱,附和抵抗暴力的特征......

    强奸未遂,坠楼死亡.....许七安初步做出判断。

    继续往下看,一条不显眼的记录吸引了他的注意:

    死时面朝天!

    嗯?死时面朝天?

    通常来说,人跳楼自杀,是面对着地面,纵身一跃。电视剧里那些面朝群众,花里胡哨的后仰跳楼,其实不常见。

    因此,坠楼的人死后,是背朝天,面朝地。

    当然,如果是高楼大厦,人体下坠过程中受到空气阻力、风力的影响,是会翻转的。

    但福妃坠落的阁楼,根据卷宗记载,两层半的高度,那么跳楼时是什么姿势,坠地多半也是什么姿势。

    是被太子推下去的?

    这与福妃不愿受辱,跳楼身亡的判断不符.......太子既然想尝一尝他老爹专属的鲍,那没道理推人家下楼,嗯,不排除恼羞成怒,醉酒后有暴力倾向。

    想到这里,许七安再次把手伸向了福妃的尸体。

    “许大人!”小宦官拦住,告诫一声,“不可惊扰福妃的遗体。”

    这是陛下的女人,即使死了,遗体也不是臣子能亵渎的。

    “滚你妈的。”许七安一脚踹开他,“老子奉旨查案,这不让碰,那不让碰,你跟我说个鸡。”

    说鸡不说吧,是许七安最基本的素养。

    小宦官挨了一脚,不敢吭声了。

    许七安托起福妃的后颈,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双手一路往下,从肩膀到背脊,再到臀部,因为臀肉丰满,他为了摸骨,不得不按捏了几下。

    按照人体的结构,仰面坠楼,最先与地面接触的是头部和肩胛,再就是最外凸的臀部。

    毕竟是皇帝的女人,不能脱衣服,许七安无法检查臀部的血肉是否受损,只能通过触摸来确认。

    “确实是仰面坠楼的......”他确认完毕。

    这就排除有人在福妃事后,摆弄身体,伪装现场的可能了。

    “你有什么发现?”裱裱立刻问道。

    许七安把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告之裱裱,其实也是说给监督他的小宦官听的。

    “就是说,福妃不是自己跳楼死的?”裱裱立刻提取出了核心内容。

    还不算太笨.....许七安钦佩道:“公主聪明绝顶,非常人能及。”

    裱裱一听就很开心。

    离开冰窖,在宦官的服侍下净了净手,许七安带着临安离开。

    “殿下,天色不早了,今天先查到这里,明日我再来。”许七安看了一眼日晷。

    申时一刻(下午3:15分)。

    按照大奉制度,春分后,散值(下班)时间是申时正。秋分后,散值时间是申时初。

    虽然春祭已过,但春分未至,所以散值还是申初。而现在,下班时候已经过了一刻钟。

    元景帝又不给老子加班工资,下班了下班了......他挥挥手,告别了临安。

    ..........

    此时此刻,元景帝正坐在寝宫里专研道经,看的津津有味。

    相比起枯燥无味的奏折,以及永远处理不完的政务,手里这本蕴含着长生至理的道经,更让元景帝向往、沉迷。

    世界上最让人着迷的东西是什么?

    是权力!

    但凡人的寿命有限,不过数十个寒暑,即使手握权力,俯瞰四海,又能如何?

    最后还是要败给时间,化作一捧黄土。

    唯有长生久视,才最让人向往。因为这代表着可以永远手握权力。UU看书www.uukanshu.com

    元景帝放下书本,闭眼咀嚼、思索书中奥秘。然后端起参茶喝了一口,幽幽吐息。

    趁着这个空隙,大太监禀告道:“陛下,许七安离宫了。”

    元景帝思索片刻,道:“他今日在皇宫都做了什么?”

    毕竟刚刚委任了许七安做主办官,元景帝对这个小铜锣会怎么查案还是很关注的。

    老太监立刻去传唤小宦官,带着他进了寝宫。

    小宦官低着头,躬着身。

    元景帝坐姿慵懒,轻飘飘扫了小宦官一眼,道:“许七安都做了些什么?案情可有进展?”

    老太监当即道:“你与陛下一五一十交代。”

    .......

    ps:这章四千字,少了一千字,明天上午六千字补。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