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 请陛下赐死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章 请陛下赐死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浩气楼。

    回到衙门的南宫倩柔和张开泰,第一时间进了浩气楼,有南宫倩柔这个义子带领,不需要通传,可以径直登楼见到魏渊。

    魏渊站在一张横挂的地图前,背负双手,眯着眼,一言不发。他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半个时辰了。

    这是整个东北方的俯瞰图,图中标志着巫神教的总部,以及东北各国的位置。这种地图缺乏精度,只能宏观上看个大概,因此不算珍贵。

    再精确些的地图,就是各国打破狗脑子也要抢夺、保护的机密物件了。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接着是南宫倩柔和张开泰的声音:

    “义父。”

    “魏公。”

    魏渊没有转头,沉声道:“许七安的尸骨在运河飘了一旬多,不宜久放......让他亲属早日下葬吧。”

    仔细听的话,低沉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沉痛。

    南宫倩柔很清楚义父为何不看一眼许七安的尸体,义父是掌权者,是谋略者,他的心肠应该是硬的,是冷酷的,只有冷酷无情的人才能无敌。

    魏渊就应该是一个无敌的人,不会被情感左右。

    衙门里的打更人,甚至外界,都希望魏渊是这样一个人。

    “义父.....”南宫倩柔清了清嗓子,道:“许七安,还没死。”

    魏渊霍然转身,动作幅度之大,青袍随之鼓荡。

    这一刻,大宦官的脸色是复杂的,眼神也是复杂的,错愕、不解、欣喜、希冀......南宫倩柔从未在义父脸上看到过这么复杂的情感。

    但只是刹那间,大宦官就恢复了从容镇定,缓缓踱步到案边坐下,有些严厉的语气问道:

    “怎么回事?”

    南宫倩柔便将许七安的说辞,转述了一遍。

    魏渊静静听完,立刻说道:“让他速来见我。”

    南宫倩柔点了点头,
看向那张巨大的,东北方的俯瞰图,“那谍子的事.....”

    许七安死而复生,巫神教还要不要打?

    “秋收后打巫神教,计划不变。”魏渊的表情冷冽,语气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南宫倩柔和张开泰告退,前者打算再去一趟许府,结果刚出衙门,就碰到了策马而来的许七安。

    “你倒是挺识趣,”南宫倩柔啧啧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义父又收了一个螟蛉。”

    许七安反唇相讥,啧啧道:“老阴阳人了。”

    南宫倩柔勃然大怒,误以为许七安在嘲讽他男生女相,柳眉倒竖:“你怎么没死在云州。”

    话音方落,许七安脑海里旋即捕捉到一个画面:南宫倩柔抬起右手,抡着手臂挥舞巴掌.....

    许七安福至心灵,腰一沉,头一低,毫厘之间躲过南宫倩柔的巴掌,一溜烟的逃进了衙门。

    “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我去见魏公了。”

    在四品金锣面前,秀一波操作已经是极限,再不溜,就要被按在地上捶了。

    南宫倩柔略显呆滞的望着他的背影,接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躲开了?

    炼神境对危险的感知极为敏锐,能轻易察觉到周遭的敌意、埋伏,即使蒙上眼睛,也能在乱军中厮杀。武者到了炼神境,个人战力将达到一个小巅峰。

    但,以南宫倩柔四品的修为,尽管出手有所保留,但赶在一位炼神境武者察觉到危机做出规避前,让巴掌命中目标,本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怎么可能.....”南宫倩柔柳眉轻蹙。

    .......

    许七安一路上收到无数诧异的目光,打更人也好,吏员也罢,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铜锣许七安殉职的消息,早就传遍整个衙门,这几日,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如果用前世的标题来写:

    #震惊!铜锣许七安返回,魏公都惊呆了#

    #前途无量的铜锣在云州做了什么事,竟毁了他的一生#

    可是现在,看见死去半月的许七安,生龙活虎的出现在衙门,还热情的挥手和大家打招呼,打更人们满脑子的问号。

    “大白天的,鬼魂也能进咱们衙门?话说人死了之后,竟变的如此英俊?”

    “怎么办啊,这是许宁宴的鬼魂,咱们不好出手吧?魂飞魄散了就不好了。”

    “你是瞎子吗?鬼魂会有影子?那可能是许宁宴的胞弟,许宁宴哪有这么一表人才。”

    许七安在一片议论声中,来到浩气楼,守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我要求见魏公,速去禀告。”

    守卫一步三回头的进楼了,片刻后下来,“魏公有请......许大人,您不是,不是......”

    许七安摸了摸自己的脸,用醇厚的声线回复:“我是许七安的胞弟,奉魏公之命,接替兄长的职务。”

    “原来如此,许大人高姓大名?”

    “许倩。”

    侍卫心说,怎么听着像个娘们的名字。

    表面上恭恭敬敬,道:“您请进。”

    进了浩气楼,登上七楼茶室,许七安见到了月余未见的魏渊,他依旧穿着华丽的青袍,两鬓斑白,眼角有着浅浅鱼尾纹,儒雅俊朗,是一枚气质与外表俱佳的老帅哥。

    以我现在的颜值,将来老了,肯定不比魏渊差......许七安抱拳,朗声道:“卑职参见魏公。”

    魏渊有些恍惚,温和道:“坐吧。”

    破天荒的,魏渊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悠悠道:“好好说一说云州的事。”

    此事说来话长,许七安把云州的经过,巨细无遗的告诉魏渊,包括李妙真二号的身份、天宗圣女的身份。

    除了神殊和尚关系重大,其余的事他没有任何保留。

    主要是魏渊太聪明,隐瞒太多会被察觉。再就是大宦官是真的重视他,栽培他,许七安投桃报李,对魏渊很信赖。

    果然,魏渊喝了一口茶,说道:“杨千幻一直跟着你。”

    许七安先是一愣,有些错愕,他也不傻,立刻意会到了什么,问道:“杨师兄为什么要跟着我?”

    “他自然不会无缘无故跟着你,依我对此人的了解,除了喜欢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其余事他是不上心的。”魏渊笑容莫测,“但如果是监正的意思呢。”

    监正知道我的秘密......如果是他授意的,那也合情合理。

    许七安不动声色的打量一下魏渊,大智若妖的魏渊,会不会也察觉出一些端倪?

    魏渊没有执着于这位话题,继续道:“至于那位三品术士,暂且当他是三品吧,我不认为他是司天监的孙玄机。

    “不过,这件事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些别的。”

    许七安精神一振:“请魏公解惑。”

    还是魏公靠谱啊,金莲道长那个老银币,说话藏着掖着。而魏渊对我几乎没什么保留。

    “你和司天监的褚采薇相熟,和宋卿也熟,你知道他们各自的身份吗。”

    “监正的亲传弟子?”许七安不太确认的反问。

    司天监的白衣们,并非全部都是监正的弟子,就如同云鹿书院的大儒,时常开堂讲课,但真正的亲传弟子却很少。

    宋卿和褚采薇,还有杨千幻就是监正的亲传弟子。

    “杨千幻是监正的三弟子,宋卿是四弟子,褚采薇是六弟子,白衣术士们喊她小师妹。”魏渊道。

    .....这有什么问题?许七安没听懂。

    “但,监正一共只有五位亲传弟子。”魏渊幽幽道。

    这.....许七安瞳孔微缩,终于明白了魏渊的意思,监正只有五位弟子,可褚采薇却是六弟子,那其中还有一位呢?

    那一位去了哪里?

    杨千幻是三弟子,宋卿是四弟子,褚采薇是六弟子......那位孙玄机不知道是第几位。

    “孙玄机是二弟子。”魏渊道。

    “那么,大弟子和五弟子暂且未明。”许七安说。

    一时间,两人没有继续交谈,茶室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一杯茶见底,魏渊才继续说道:“你醒来的不是时候。”

    “魏公何出此言?”许七安没懂。

    “张行英上书请奏,希望朝廷为你追封,陛下和诸公商议之后,封你为长乐县子。再过几日,圣旨就会下来。”

    魏渊无奈道:“你既已活了,内阁多半会驳回圣旨,陛下多半也会欣然接受。”

    “这有什么的,只要该赏的银子不少我就成。”许七安无所谓的耸肩。

    长乐县子,应该是子爵,听起来就是个弟弟爵位……不,儿子爵位。

    以后遇到长乐县户籍的官员,大家相互介绍,对方说:宁好,我是长乐县xxx

    许七安说:我是长乐县子。

    不懂行的还以为我是人家儿子。

    魏渊看他一眼:“银子只是身外之物,爵位象征的意义岂是银子可比?你即使成了银锣,手里有权有势,但你的地位依旧上不得台面。

    “唯有爵位,才是你彻底脱离民籍,成为王朝权贵的凭证。你若被封爵,许家便不是寻常人家,而是权贵。

    “将来娶妻,平民女子就没资格嫁你。必是豪门千金才能与你般配。”

    “能娶公主吗?”许七安小声问道。

    .....魏渊颔首:“理论上可以。”

    公主是不可能嫁给平民的,未来的夫婿,必定是权贵。子爵虽然不高,好歹也是爵位。

    “不知为何,陛下对你不喜,他若不愿,谁都没办法。”魏渊说完,笑了起来:

    “幸而你非一无是处之辈,还有回旋的余地。”

    “魏公教我。”

    “前些时日,宫中发生了一件大事,福妃意外身亡,衣衫不整的从阁楼坠落下来。当时屋内只有太子一人,且是醉酒。此案甚是棘手,既关乎皇室颜面,又牵扯废立太子一事,三法司都不愿意卷入其中,必定消极办案。”

    .....我的妈诶,太子凌辱皇帝的后妃?

    许七安连忙摇头:“魏公,你这不是害我吗,皇家丑事,岂是我能插手。”

    “无妨。”魏渊摆摆手:“这事文武百官都知道了,多你一个不多。你能查出来最好,查不出来,推掉便是。

    “能力未及,顶多受点惩罚,纵使陛下不喜欢你,没犯大错的情况下,子爵也不是他说斩就斩的,勋贵集团不会同意。”

    了解了,魏公的意思是,如果皇帝撤销对我的封爵圣旨,以后找我办事,我就装死不接受。先哄着元景帝把爵位封给我。

    然后,再以能力不及的理由抽身而退,到时候顶多受点惩罚,白赚一个爵位。

    魏公真是.....足智多谋(老银币)啊。

    “太子是临安的胞兄。”许七安忽然想起自己养的那条妩媚多情的小鱼儿。

    夜店小女王现在肯定又伤心又无助。

    “你与临安公主,没什么纠葛吧?”魏渊眯着眼,审视着他。

    “没有没有。”许七安连忙摇头。

    魏渊放心的点头。

    ........

    次日,御书房。

    “三日之期已过,你们给朕的答复,就是一句“案情复杂疑点颇多,请求多宽限几日”吗?”

    元景帝把几份折子,狠狠砸在三位大臣身上。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魏渊递交的折子,出奇的一致,好像互抄作业似的,抄的还是错误答案。

    元景帝气的直拍桌子。

    刑部尚书惭愧道:“陛下,此案疑点颇多,迷雾重重,微臣已经竭尽全力了。请陛下再宽限几日。”

    大理寺卿则说:“微臣能力不足,请求告老还乡。”

    “你们......”元景帝大手一挥,把桌上的折子、笔墨纸砚通通扫翻在地,气的浑身发抖:

    “朕要斩了你们。”

    三位大臣立刻跪倒,高呼:“微臣死不足惜,陛下保重龙体。”

    这是对过台词的吗?

    元景帝气炸了。

    两侧的大臣们眼观鼻,鼻观心,一向喜欢和魏渊抬杠的给事中们也不说话了。

    这案子当然还是要处理的,不过各方的意见尚没统一,太子一派想着如何般这位储君脱罪。

    其余派系则思考着如果废掉太子,未来的储君是皇子中的哪一位。

    想法各不同,但有一点是大家默认的,就是先把事情拖一拖。福妃的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案子之后牵扯的国本之争。

    那会是一场不啻于京察的腥风血雨。

    各党派需要花时间斟酌,去站队,去布置。

    像这种朝堂目的一致的情况,即使元景帝也只能无能狂怒,除非他不要真相,当场废太子......但多半会被内阁驳回。

    “陛下稍安勿躁,微臣有事禀告。”王首辅出列,轻描淡写的把福妃案暂且揭过,道:

    “据微臣所知,打更人衙门的铜锣许七安,并未殉职。于昨日诡异的复生,封爵之事,请陛下撤回。”

    御书房内,响起大臣们的窃窃私语。

    那姓许的铜锣还没死?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心情复杂。

    元景帝愣了一下,收敛怒火,望向魏渊,沉声道:“魏卿,首辅之言是否属实?”

    “的确属实。”魏渊作揖。

    当即,就有一位给事中出列,大声道:“张行英谎报案情,欺瞒陛下,请陛下治罪。”

    元景帝没搭理,看着魏渊,继续问道:“为何如此?”

    “许七安并未死去,与叛军死战之前,服用了司天监的脱胎丸,力竭之后进入假死状态,直到昨日方才苏醒。张行英误以为许七安殉职,这并不怪他。”魏渊解释道。

    脱胎丸.....元景帝一听,像是吃了苍蝇似的膈应。

    当初他像监正求取此药,监正不给,推说已经没了。

    可如今,一个区区铜锣,居然吃到了他求而不得的灵丹妙药。

    “他是怎么得到此药的。”元景帝嘴角一抽。

    “司天监的褚采薇赠予。”魏渊回复。

    元景帝沉吟几秒,缓缓点头:“封爵之事撤回。另,着铜锣许七安,速来见朕。”

    魏渊不动声色的点头,作揖道:“是。”

    ........

    许七安收到传召,赶在午前,快马加鞭的抵达皇宫,经羽林卫验明正身后,放他入宫。

    城门内,大青衣负手而立,等待多时,身边侯立着南宫倩柔。

    许七安快步迎上去,喊道:“魏公。”

    魏渊颔首:“陛下召见你,是为福妃一案。”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封爵之事撤回了。”

    还真撤回了啊,这条消息都发出来三天了,这也能撤回,不守规矩......许七安心里吐槽,道:

    “我明白了。”

    随着魏渊来到御书房,元景帝不在,穿蟒袍的老太监说道:“陛下在灵宝观,随国师打坐,午后才回来,且等着吧。”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

    灵宝观,结束了打坐,精神抖擞的元景帝睁开眼,叹息道:“国师,朕何时才能结成金丹?”

    道袍下,难掩丰腴身段,容貌倾国倾城的洛玉衡,闭着眼睛,声音悦耳磁性:“陛下何时能放下政务,潜心修道,金丹指日可待。”

    元景帝盯着眼前的绝美道姑,她五官艳丽,有着勾人心魄的魅力,眉心的一点朱砂更衬托着宛如仙子。

    可以亵渎的仙子。

    元景帝又叹了口气,其实只需要双修,他便可更进一步。只是,即使是一国之君,他也无法强迫人宗道首。

    且不说对方是二品高手,纵使武力可以压制,但双修之事,需两人心法配合,无法强求。

    “国师何时能入一品?”元景帝问道。

    洛玉衡微微摇头。

    “唉,监正的心思,朕是越来越看不透了。当日朕向他索要脱胎丸,他不给,谁料今日朕得知,一个小小铜锣,都能享用此灵丹妙药。”

    洛玉衡睁开眼,好奇的问道:“铜锣?”

    元景帝摆摆手:“此人不值一提,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朕先回宫了,明日再来与国师打坐悟道。”

    他摆驾回宫,收到许七安已在御书房等待的消息,仍没有即刻过去,一番精细的沐浴后,终于姗姗来迟。

    御书房内。

    许七安朗声道:“卑职拜见陛下。”

    元景帝目光锐利的盯着他,没提脱胎丸之事,也没夸赞这个铜锣在云州立下的功劳,直截了当的说道:

    “前些日子,福妃坠阁身亡,此案背后另有隐情,朕给你三天时间,查清此案。否则,严惩不贷。”

    许七安立刻作揖,九十度弯腰不起,高呼道:“请陛下赐死。”

    .......

    ps:万字更新,求月票。

    先更后改。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