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3章 脱胎换骨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章 脱胎换骨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前一刻,许氏族人还在惋惜大郎英年早逝,惋惜许氏的大族梦破灭,心里黯然悲伤。

    可当他们看见许大郎真的从棺材里坐起来,两条腿动的比脑子还快,哗啦啦.....全涌到远处,战战兢兢的旁观。

    “诈尸了啊,许大人真的诈尸了,快报官,快报官......”

    “报什么官,这里哪一个官都比县令老爷大。”

    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许氏族人又惊又怕,但因为院子里公主和几位身份显赫的大人,他们心里有底气,这才没有撒腿逃走。

    有人惊恐的往后退,也有人下意识的就往前靠,但又有所忌惮、茫然,搞不清楚状况。比如许二郎、许玲月、褚采薇、怀庆等人。

    好痒......许七安感觉头皮一阵阵的瘙痒,就像有虱子在爬。

    他伸手抓了几下,抓下一大片带着头发的头皮。

    “啊!!!”

    胆小的婶婶吓的尖叫一声,把身边的许玲月推出来当挡箭牌。

    许玲月也吓的要死,即使是最喜欢的大哥,突然揭棺而起的情况下,玲月也有些头皮发麻,出于本能的想要尖叫,想要逃走。

    但她没有,她泪流满面,颤抖着声线,哭道:“大哥,大哥你是有什么遗言没有交代,心里不甘心么.....”

    妹妹悲从中来,哭的梨花带雨。

    经历了短暂的惊愕和茫然后,在场中有几个人迅速反应过来,意识到许七安现在的真正状态。

    他们分别是练气境的怀庆公主、司天监的褚采薇、高品武夫南宫倩柔和张开泰,以及二叔许平志。

    褚采薇有望气术,能分辨生人和死人,再联想到监正老师说的一番话,即使这个丫头不太聪明,此时也想通了一些东西。

    ......这是脱胎丸的效果?难怪老师要说,我把脱胎丸送给了许七安,可老师怎么知道许七安会复活......许七安又是怎么服用的脱胎丸.......褚采薇想不太明白。

    至于许平志等人,纯粹是武夫敏锐的听觉,以及犀利的目光,
听见了许七安的心跳声,看见了呼吸时胸膛细微的起伏。

    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但又有共同之处,既惊讶又惊喜。

    许平志缓缓睁大了眼睛,平平无奇的脸庞交织着狂喜和悲伤,一个大老爷们,当着众人的面,竟泪如雨下。

    张开泰激动又欣喜,情绪全写在脸上,许宁宴复生了?他活过来了?

    踏入许府以来,保持清冷矜持的怀庆,素白的脸蛋瞬间温柔起来,眼角眉梢藏着的喜色,如果是熟悉她的人看见,一定会大吃一惊。

    南宫倩柔神色狐疑。

    遗言吗......许七安心里一动,想起婶婶昨晚哭着说他长的最丑,于是凄切低沉,带着颤抖的语气说:

    “婶婶对我不好,我要她道歉......”

    婶婶“哇”一声哭出来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

    没有武夫敏锐听觉,也没有术士的望气术,只是儒家八品修身境的许二郎以为大哥真的是尸变,跨步而出,口中念念有词。

    他要用儒家“言出法随”的雏形之力,让大哥重新躺好。

    “去!”

    但身边的父亲忽然一巴掌把他拍翻,许平志悲喜交织的扑到棺材边,就像迎上世间罕见的珍宝。

    “等等。”

    南宫倩柔拦住了许平志,眯着眼,审视着不停抓耳挠腮,抓下一片片皮肉的许七安。

    “身体活了,人还是不是那个人,就难说了。”南宫倩柔冷笑道。

    众人悚然一惊,联想到那只古怪的橘猫,当即意识到不对劲。

    橘猫跃过他的尸体,结果许大郎真的复活了,这难免让人产生联想——复活的并非许大郎,而是另有他人。

    南宫倩柔、怀庆公主几个,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元神夺舍这类操作,没看见也听说过。

    “不,他一定是大郎。”许平志语气坚定。

    没有理由,他只接受大郎死而复生的事实,其他的原因是他不能面对,也无法承受的。

    刀子已经在心里扎过一次。

    “二叔,是我啦。我没死。”许七安说。

    咦.....声音怎么变了?许平志脸色微变。

    这声“二叔”,嗓音清亮,富有男子磁性,比大郎以前的声音好听多了。

    许二叔的心当时就是一沉,握住拳头,盯着死而复生的侄儿:“你怎么证明自己是许七安。”

    许平志质问的语气,让原本便心怀疑虑的众人,更加警惕。

    幸好我没有妈,不然还得证明我妈是我妈........他心里吐着槽,沉吟片刻,道:“青橘又酸又涩,但二叔觉得皮汁另有妙用。”

    许平志脸一下子僵住。

    许二郎依旧不相信大哥死而复生了,看了眼神态不对的父亲,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问道:

    “你真的是大哥?”

    此时的许七安,脸上嫩肉与老肉交错,狰狞可怕,但看着小老弟的目光深沉而隽永,充满感情的说道:

    “天不生我许新年,大奉万古如长夜。”

    心里默默补充一句:一朝女眷不在家,影梅小阁三人行。

    天不生我许新年,大奉万古如长夜.....听到这样的话,二叔婶婶心里愈发确定,苏醒的就是许大郎,因为这些生活中的细小琐事,如果不是亲生经历,是不可能知道的。

    灵堂内,其余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转到许新年身上。

    褚采薇想的是,这句话千万不能被杨师兄听见,不然自己以及司天监的师兄弟们,恐怕每天都要来一次洗脑循环。

    这和杨千幻那个蠢货的口癖,不相上下.....南宫倩柔和张开泰皱了皱眉,觉得许家这个读书人口气太狂傲了,武夫最听不得嚣张跋扈的宣扬。

    怀庆公主没说话,但用一种很内涵的目光,审视着许新年。

    “.....”

    许二郎俊美的脸庞憋的通红,连耳根都红了。这些话被家人听去犹觉羞耻尴尬,被大哥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念诵出来,这份羞耻感已经超过许大郎年纪该承受的极限。

    他恨不得推开大哥,自己躺进棺材里,一了百了。

    呼....

    见儿子吸引了火力,成为众人的视线焦点,许二叔松了口气,有些开心。

    “真的是大哥!”许玲月欢呼一声,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搂住大哥的脖颈,嘤嘤嘤的哭泣。

    “大锅大锅......”许铃音高兴坏了,站在棺材边蹦蹦跳跳,张开双臂,希望大哥也能抱他。

    但许大郎搂着妹妹柔软的娇躯安慰着,完全没注意小豆丁。

    许平志也激动的上前,抱住女儿和侄儿,用力抱住,害怕一放松,又没了。

    许二郎抬起脸,不让眼泪从眼眶里滚落,大庭观众之下,这种矫情的举动他是断然不会做的。

    “哼!”

    婶婶尖俏雪白的下颌一甩,别过头去,满脸不屑,但紧接着,她又捂着嘴哭了。

    南宫倩柔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脱落的死肉,不是死皮,而是一块块的死肉。皱眉问道:

    “你怎么复活的?”

    “我根本没死......”许七安刚想解释,便听褚采薇抬了抬手,鹅蛋脸的大眼美人,脆生生道:

    “是吃了我送你的脱胎丸吗?”

    许七安微微一愣,刹那间恢复如常,配合着做出感激的姿态,“采薇姑娘大恩大德,许宁宴没齿难忘,恨不得以身相许。”

    “呸!”

    褚采薇脸蛋一红,其实她有些羞愧,萌吃货不擅长撒谎,有很强的道德底线。

    不像许七安,撒谎成性,养鱼技术也差强人意,几次险些淹死在小池塘里。

    许七安望向众人,知道他们需要一个解释,沉吟片刻,道:

    “当日云州叛乱,贼军围困布政使司,巡抚等人命悬一线,我自知此战生死难料,想起采薇姑娘赠予的脱胎丸,于是就赌了一把......呵呵,当时情况危急,没得选。

    “想来是巡抚大人以为我战死了,闹出这么大的乌龙。”

    脱胎丸,原来是这样.....南宫倩柔等人恍然点头。

    怀庆望向依旧茫然不解的许平志等人,淡淡道:“脱胎丸是司天监监正炼制的灵丹妙药,服用此药,宛如蝉蛹结茧,褪去旧躯壳,诞生新身体。

    “即使是受了致命伤,也能破茧成蝶,收获一具全新的身体。”

    脱胎丸的药力,便是以旧身躯为养料,孕育新身体。就像蝉蛹化作蝶。

    缺陷也很大,比如“造价昂贵”,比如使用条件苛刻。药效在半个时辰后发作,服用丹药的人必须在半时辰后死亡,你不死亡,它便会强制你死亡。

    很容易造成千里送人头的惨剧。

    如果脑袋被人砍掉了,或者当场去世了,脱胎丸是救不回来的。

    总而言之,就是命悬一线之际,恰好药效发作。

    深知脱胎丸药效的南宫倩柔等人,也只能感慨许七安命大了。

    在许家人听来,大郎能死而复生,完全是司天监的采薇姑娘赠予了起死回生的仙药。

    “采薇姑娘,大恩不言谢。”许平志抱拳道:

    “大郎欠你一条命,以后上刀山下油锅,你只管吩咐,他要不愿意,我这个二叔的,绑也把他绑去。”

    什么都没做,就赚了我一条命。妈蛋,褚采薇才是主角模板吧........许七安配合着抱拳,千恩万谢。

    “好了,玲月,快扶你大哥出来了,活人别一直躺棺材里,晦气。”许平志心情大好。

    “嗯。”许玲月应了一声,但没有立刻搀扶大哥,而是帮他揭脸上一块块干枯的血肉。

    揭掉脸上和头上的皮肉后,许七安感觉脑门一阵清凉,顿时内心咯噔一下,完犊子了,老子蓄了二十年的秀发毁于一旦。

    旋即,他发现许玲月痴痴的看着他。

    “我的脸怎么了?”许七安心里一沉,连忙抚摸自己的脸。

    许玲月漂亮的小脸浮起两抹晕红,垂头不语。

    许七安只好自己跨出棺材,面向怀庆南宫倩柔等人,然后,清晰的看见他们都是一愣。

    眼前这个许七安,脸庞线条堪称完美,有着男子的阳刚之气,浓眉,高鼻,双眸湛湛有神,嘴唇的弧度和形状恰到好处。

    五官没变,但更精致更完美了。

    这,这是我养大的小子?婶婶红润的小嘴微张,难以置信的盯着许七安看。

    南宫倩柔“切”了一声。

    情窦未开的褚采薇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觉得脱胎换骨之后的许宁宴,变的更好看的。

    怀庆公主的视线在他脸上停顿了几秒,微微扭头,掩耳盗铃似的移开目光。

    “大哥真好看。”许铃音开心的说,虽然大哥不抱她,但她对大哥的拳拳爱心是不变的。

    “我年轻时也这般的。”许二叔欣喜的说。

    说完,见一家人沉默的看着自己,许二叔顿时有些尴尬,补充道:“差不多,差不多嘛.....”

    “大郎没死?”

    许氏族人里,一位年迈的老人,远远的喊了一声。

    许二叔当即过去,告诉族人许大郎死而复生的喜讯,以及缘由。

    许氏族人这才知道原来不是尸变,许大郎根本没死,是司天监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救了他。

    京城的平民百姓对司天监不陌生,城里好多药铺、医馆都是司天监的产业,九品的术士为了修行,隔三差五到医馆坐诊,医术高超又便宜。

    解释完,许二叔拉着许七安,给长辈们行礼。许氏族人也很高兴,族里晚辈死而复生本身便是值得高兴的喜事。再者,见识到了许七安的潜力和关系,族人们当然希望他越爬越高。

    霎时间,丧礼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安抚好族人,许七安送走两位金锣,送走褚采薇,送走怀庆公主,转身去了澡房。

    许氏族人留在许府,帮忙撤除丧礼的布置。

    .........

    往浴桶里倒满水,许七安两手撑着浴桶边缘,俯视水面中映出的脸。

    “帅啊,这才有代入感嘛,尽管和我前世相比还有点差距。”许七安拍案叫绝。

    此时此刻的他,五官依稀还是原来模样,但更加精致完美,颜值暴涨。

    躺入冰凉的水中,许七安舒服的呻吟一声,然后惆怅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

    这时,一只橘猫顶开了门缝,迈着优雅的猫步,翘着尾巴,走进澡房。

    “啧,早闻脱胎丸效力不凡,今日见了果然名不虚传。竟让平平无奇的你,变的英武不凡。”

    原来在道长你心里,我也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铜锣吗......许七安有些伤心,于是说道:

    “道长竟养成了上猫的恶习。”

    “不要在意这种小事。”金莲道长抬起爪子,拍了一下地面。

    橘猫跳上浴桶边,用来放置干净衣物的凳子,蹲坐着,口吐人言:

    “贫道一开始就不信你会殉职,今日得知你发丧,便过来看看。果不其然,身体虽无半点生机,但分明有细微的元神波动。”

    这细微的元神波动,武夫感应不到,唯有修阴神的道门弟子才能察觉。

    “贫道就住你一把,让你早日元神归附。”

    “多谢道长。”

    许七安诚恳致谢,要不是道长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飞起来嗷唠一嗓子,他就算死而复生也没什么意思了。

    果然,吉人自有天相,鱼塘主得天庇佑。

    “可妙真说你身上无半点元神波动,死的很是通透。”金莲道长说道。

    “通透”是这么用的吗?许七安沉吟道:

    “从云州回京这一路上,我没有半点知觉,也是昨夜才恍恍惚惚的恢复意识。”

    他的意思是,细微的元神波动是近期才出现的,是复苏的征兆。

    金莲道长颔首,低头,爪子按在地书碎片上,“啧”了一声:“魏渊竟没有收回地书碎片。”

    魏渊在钓鱼?许七安一愣,便听金莲道长继续说道:

    “不过,让你加入天地会,对他来说只是随手落的一步棋,善谋者,布局深远。你死了之后,他许是有些灰心了,不愿意再掺和天地会的事情。地书碎片随你陪葬也好,被我取走也罢,都无所谓了。”

    道长你和魏渊果然是心照不宣啊,但当着我的面子,揭露我双面二五仔的身份,我还是会有点尴尬的.......许七安干笑一声。

    “对了,我复活的事,能不能先不要告诉李妙真?”许七安拨弄着水花。

    金莲道长用琥珀色的猫眼,直勾勾的望着他:“要诚实啊年轻人。”

    妈蛋,谁还没在网上吹过牛皮呢......我以前逛逼呼的时候,就喜欢伪装成高学历人才,口头禅是:谢邀,人在米国,刚下飞机。

    许七安又干笑几声,想起了云州发生的事,问道:“道长,云州案背后有术士参与的痕迹,而且至少是三品术士。您对司天监了解多少?”

    他把云州案中,那位神秘术士的事迹告诉金莲道长。

    金莲道长很快就意会了许七安的意思,沉吟道:“司天监只有一位三品术士,叫孙玄机。

    “但我觉得云州出手的术士不是他,另有其人。”

    “谁?”许七安连忙追问。

    金莲道长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要你何用,许七安笑道:“道长在我心里,一直是睿智的长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还是个老银币。

    金莲道长摇摇头,纠正道:“上知天文的是术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下知地理的是儒生。

    “不过,监正肯定是知道那位术士根脚的,只是这老东西的心思,谁都猜不透。”

    说完,金莲道长审视着许七安,啧啧道:“气血、气机旺盛了数倍,神完气足。如今的你,与离京时相比,进步很大。脱胎丸效果不凡啊。”

    就是太贵了......金莲道长惋惜的想。

    “侥幸侥幸,三个月就踏入炼神境,资质愚钝了,资质愚钝了啊。”许七安谦虚道。

    .....橘猫扭头就走,留下一句话:“去找魏渊吧,铜皮铁骨境的资源,你倾家荡产也买不到,但他能给你。”

    洗完澡,换上干爽的衣物,许七安骑马出府,直奔打更人衙门。

    ..........

    ps:今天字数最少一万。晚上还有。错字晚上再改,白天先出门浪一浪,终于有假期了,苦逼的社畜啊。大家端午节快乐。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