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6章 春祭日复苏(八千字大章)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6章 春祭日复苏(八千字大章)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许七安很愤怒,任谁遇到这种事都会愤怒。

  要不是知道打不过,许七安早就上前找麻烦了,一手拎着领口,一手抡巴掌,一边打一边质问:

  不是说好的救我吗,你这个坑货,你特么还我一条命!

  这臭和尚完全辜负他的信任了啊,说好我把身体献给你,你帮我杀敌的呢?虽然咱俩是口头协议,但能不能有点契约精神?

  这时候,许七安很应景的想到一首歌: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还能活吗?是要转世投胎,还是夺舍重生,这个世界有轮回吗?”

  许七安怀着忐忑的心情,压住所有情绪,好言好语的和神殊和尚商量。

  事已至此,翻脸已经没用了,应该考虑如何面对未来。这不是怂,这是成年人的思维方式。

  转世和夺舍重生两个选择,许七安更倾向于后者,==D,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困在婴儿身体里,没几年他就因为过于无聊而发疯了。

  许七安浮想联翩之际,神殊和尚睁开眼睛,眉眼祥和,道:“你似乎在怪我?”

  不,不怪你,只怪我信错了人.....许七安心里吐槽。

  “你对武夫体系了解多少?”神殊和尚面带微笑。

  许七安想了想,道:“勥烎菿奣?”

  神殊大师表情微微一顿,像是没听见,淡淡道:“武夫锤炼自身,以人力对抗天地之力。这个“身”不单是指肉身,精气神三者是一体的。”

  你这臭和尚都不会接梗,不好玩.....许七安恍然的点头:“所以,大师即使被封印在桑泊五百年,元神依旧不灭,便是此理?”

  这才合理嘛,如果只是锤炼肉身的话,那武者的短板也太明显了,像道门这种专修元神的体系,岂不是分分钟可以夺舍武者?

  武者虽然没有各大体系那般花里胡哨,但感觉后期最稳,至少比道门要稳。

  看看道门三宗都是啥德行,干啥啥不行,崩坏第一名。

  神殊和尚颔首,“但三品之下,武者以打熬肉身和吐纳练气为主,唯有七品炼神境是锤炼元神。”

  听到这里,许七安猛的意识到不对劲,既然精气神三者比例相等,为何只有七品这一个品级锤炼元神?

  “你现在知道炼神境的重要性了吧。”神殊和尚讲解道:

  “寻常武者炼神,只是初步摸索到极限,此为下等。在绝境中不停的突破极限,此为上等。你在这个阶段打下的基础越扎实,将来到了高品,你的底蕴越深。”

  “大师,七品炼神,是为哪一个品级打基础?”许七安心里一动。

  “二品合道。”

  这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这辈子能不能达到那个高度还难说呢....许七安心里腹诽,“道理是这般,可,可我终究还是死了。”

  他觉得,为了虚无缥缈的二品打基础,
白白赔上一条性命,太亏了。

  “向死而生,不死,又怎能生?”神殊和尚笑道。

  “那我是转世还是夺舍重生?”许七安追问,沉吟道:“如果能选择,我希望夺舍重生,也没什么太大的要求,嗯,首先一定要俊美无俦。

  “其次,得是显赫世家的嫡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当然了,修为最好是练气境,千万不要炼精境,我不想再过以前那种,以手抚阴坐长叹的苦日子。

  “最后,要有一个双十年华的狐媚子姐姐,会嘤嘤嘤那种。”

  神殊和尚无视了他的要求,脸庞仿佛镌刻着万古不变的祥和,道:

  “三品武者能断肢重生,极难杀死,修至最高境界,号称不死不灭。贫僧侥幸达到了此等境界。”

  许七安心里一动,便听神殊和尚说道:“你死之前,我将你最后一缕生机攫取保留,我借你身体温养残躯,亦能反馈于你。贫僧赠你一滴精血,你将之炼化,自可起死回生。”

  那一缕生机就是现在的我吗.....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许七安问道:“多谢大师,那我何时能苏醒?”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神殊和尚道。

  还好这个世界没有火葬,不然唢呐一响叔婶白养.....难怪神殊大师没有出手救我,原来向死而生是这个意思......你早说啊,我当时可以多喊几句口号,装个清醒的.....确认自己能复活后,许七安心情明媚起来,愉快的吐着槽。

  .........

  城外!

  粗鄙的武夫迎面扑来,梦巫呼吸一窒,仿佛直面了山倾,直面了海啸。

  此时此刻,困惑和懊悔都是无用的情绪,杀敌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梦巫双手捏印,口中念念有词,他的身体爆发出刺目的血光,气息节节攀升。

  血灵术,已燃烧精血为代价,短暂提升战力。

  姜律中无双拳意已至。

  梦巫以拳对攻。

  两只拳头撞在一起,最开始的那个瞬间是无声的,但在几秒后,轰隆隆的巨响宛如焦雷爆炸。

  两人脚下地面同时一沉,尘埃瞬间扬起,笼罩方圆数百米。

  杨千幻闪避不急,仓促间一脚跺地,一道道阵纹亮起,化作一道道屏障,但又在下一刻纷纷破碎。

  逼王感觉后脑被人用力敲了一闷棍,后背被马车狠狠撞中,疼的差点叫出声,但忍住了,因为不符合身份。

  砰砰...

  之后又是两拳,梦巫体表血光溃散,头顶黑烟炸散,他宛如炮弹倒飞了出去。

  姜律中已经被愤怒冲垮了理智,现在的他反而无比契合武者心境,斗天斗地,无所畏惧。

  突然,姜律中大脑像是被钢钉扎入,心脏仿佛被刀刃剖成两半,他“哇”的喷出一口血,突如其来的异变让他无法继续追击。

  咒杀术!

  刚才那一瞬间,梦巫窃走了他的一片衣角,以贴身之物发动了咒杀术。

  若是低品武者,此时已命丧当场。

  在高品强者的对战中,这类干扰几乎可以分胜出了,胜机就在刹那之间,但梦巫果断的放弃了这个机会,因为对方是武夫。

  铜皮铁骨。

  各大体系很讨厌武夫,觉得他们是粗坯,除了武夫手段单调,只会施展暴力。还有一个原因:武夫很难杀。

  他们可以失误十次二十次甚至更多,你杀不掉他们,只能慢慢磨。

  而你只要失误一次,他们就会把你的脑浆子打出来。

  可能还会掀起你的天灵盖,看一眼你的脑子,然后失望的走掉。

  呸,粗鄙的武夫。

  咒杀术生效后,梦巫快速撤离,朝远方逃遁。

  “砰!”他随后撞在了无形墙壁上。

  “杨千幻!!”梦巫愤怒的咆哮。

  “我精通的阵法中,其中六种是困敌之术,你赶紧破阵,后面还有五个阵法等着呢。”杨千幻出现在不远处,背对着梦巫。

  此情此景,只看背影,任谁都会感慨一声:世外高人!

  梦巫没有破阵的机会了,他不是武夫,容错率太低太低。姜律中杀到,战魂在刚才的三拳中崩溃,此时的梦巫不再是一名“武者”。

  众所周知,论近身战,各大体系在武者面前就是弟弟。

  “噗!”

  姜律中一拳打在梦巫脸上,头颅炸开,红的白的,碎裂的骨块四射。

  无头尸体一下子僵直,随后缓缓萎顿。

  “混蛋,混蛋....”

  虚幻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俯瞰着姜律中和杨千幻,面孔扭曲。

  那是梦巫的元神,高品强者死后,元神能短暂停留数日,更何况在元神领域,巫师仅次于道门。

  “这家伙该怎么处理?”杨千幻道。、

  姜律中摇摇头:“我对元神无可奈何,杀他不死。更困不住他。”

  如果是肉身的话,一拳轰杀,但元神比较特殊,免疫拳头攻击。震荡气机确实能对元神造成伤害,不过效果有限,这个时候,如果梦巫的元神想逃,姜律中一点办法都没有。

  杨千幻骄傲的说:“我可以困住他!城里有一个姑娘是天宗的人,她有办法炼化这只鬼。”

  说完,他悠悠道:“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轰!

  元神之力肆意奔涌,梦巫自爆了。

  姜律中缓缓扭头,盯着白衣术士,一字一句道:“他自毁了。”

  “......忒心急了。”杨千幻郁闷道。

  “问题的重点难道不是你废话太多,耽误了时机?”

  “告辞!”

  “杨千幻....”姜律中大喊,但白衣术士已经没了身影,他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许七安牺牲了。

  ........

  深夜,驿站里弥漫着悲伤的气氛,明亮的烛光驱散了黑暗,却照不透人们内心的阴霾。

  现在是子时三刻,重伤的铜锣们留守在驿站。巡抚大人不在,杨川南也不在,因为他被释放了。

  巡抚大人亲自释放。

  当模样狼狈,却面无表情的张巡抚返回,来到他的面前,问他:愿不愿意戴罪立功。

  杨川南立刻就答应了,不是因为急于脱罪,而是这一刻,杨都指挥使从这个读书人眼神里,看到了令他心悸的暴风雨。

  杨川南随即离开驿站,奉命调动卫司军队入城,与飞燕军配合,剿灭了其余三门的叛军。

  剿杀叛党的过程中,朱广孝和宋廷风身先士卒,大开杀戒,身中数箭,不得不返回驿站养伤。

  接管白帝城后,杨川南和李妙真率军包围五城兵马司,上至正六品“指挥”,下至吏员,尽数缉拿。

  再之后,张巡抚强行召集白帝城所有品级在身的官员,命白衣术士逐一审问,揪出宋长辅逆党三十四人,加上五城兵马司的官员、吏员,以及俘虏的士卒,共计四百零八人。

  没有后续的审问,也没收监,张巡抚独断专行,将一干逆党押至邢台斩首。巡抚有便宜行事之权,但不包括私斩犯官。

  不过,眼下是非常时期,任何逾越之举,事后都能用清剿逆党来解释。只要张巡抚平定云州叛乱,朝廷只会嘉奖他。

  邢台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事情还没结束,按照那位被姜律中一拳爆头的梦巫的说法,逆党的计划是先杀巡抚,再夺白帝城,然后与山匪配合攻陷云州。

  张巡抚已经派遣信使前往各府郡县,让当地卫所严阵以待,警惕山匪的袭击。

  李妙真和杨川南积极筹备守城事宜,征调民兵,搬运、维修守城器械,摩拳擦掌的等待着敌人。

  可一直等到深夜,也没有见半个身影,派出去的斥候同样没有回来复命。

  南门,建在城墙上的瓮城里。

  张巡抚、姜律中、杨川南以及李妙真,坐在桌边议事,姜律中眯着眼,盯着城防图研究。

  李妙真神色郁郁,沉默寡言。

  张巡抚扫了他们两个一眼,最后看向杨川南,虚心求教:“都指挥使大人,是不是山匪收到兵变失败的消息,取消了行动?”

  他是个读书人,虽也读过几年兵法,不过纸上谈兵不值一提,在座的两个武夫,一个道门弟子,都是经验丰富的悍将级人物。

  杨川南脸色依旧苍白,胸口隐隐作痛。

  好在他是个将才,修为暂时被废,但沙场上调兵遣将的能力比个人武力更重要。

  有用的时候喊我都指挥使大人,没用的时候一口一个逆党.....杨川南心里难免腹诽,表面稳重凝肃,道:

  “多线作战的话,消息传递速度不会那么快,即使进攻白帝城的军队得到消息,但其余各路兵马不可能信息同步。

  “按说,如果真的如那位梦巫所言,眼下各府郡县应该已经爆发战争。再等一个时辰,如果没有叛军进攻白帝城,我们就出兵支援各郡县。”

  杨川南看向交情甚笃的飞燕女侠,“妙真,你怎么看?妙真,妙真.....”

  李妙真“啊”了一下,似乎才回神,反问道:“什么事。”

  杨川南把问题重复一遍,然后关怀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

  李妙真摇摇头,脑海里又浮现那个年轻铜锣,半步不退,守在庭院入口的画面。

  悲壮又凄凉。

  但真正让李妙真念念不忘的,并非单纯的画面冲击,而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那个她以为好色无耻的男人,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在大家濒临绝境的时候,在其余铜锣选择吐纳疗伤的时候,真正站出来的却是那个好色之徒。

  巨大的反差所产生的冲击感,才是最强烈的。

  每次回忆他拄刀而立的画面,李妙真就有些难过,也许经年之后,回想起今天的这一幕,依旧鲜明深刻。

  “杨千幻呢?”张巡抚问道。

  “走了,我留不住他。”姜律中说。

  他有些迁怒杨千幻,只要想起三位下属的牺牲,姜律中便会产生无能狂怒的情绪,憎恶自己,也会迁怒杨千幻。

  尽管杨千幻有过简洁的解释。

  自责和悔恨会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岁月洗涤中解开心结,他才能与自己“相逢一笑”,把过去抛却。

  “他为什么来云州?”张巡抚皱眉。

  姜律中摇头。

  突然,姜律中耳廓一动,扭头看向漆黑的夜幕。李妙真慢了一秒,也随之扭头。

  “来了!”姜律中沉声道。

  众人当即奔出瓮城,来到城墙上,极目远眺,看见连绵的火光出现在远处的黑暗里,缓缓浮动,宛如一条流淌的河。

  呜呜呜....咚咚咚.....

  号角声和鼓声同时响起,回荡在寂静的寒夜里。

  靠着女墙打瞌睡的士卒,纷纷惊醒,抓起身边的长矛、弓弩、盾牌等武器,进入作战状态。

  李妙真站在墙头,眯着眼眺望远处,忽地一凛,喝道:“小心!”

  话音方落,一道银光破空而来,枪尖在空气中擦出尖锐的啸声。

  四品武者!

  而且是巅峰的四品武者!

  李妙真大惊失色,娇躯紧绷,云州竟然有这种品级的高手?山匪里有这种品级的强人?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大吃一惊,姜律中竟主动迎了上去,不紧不慢的伸手去接银枪。完全没有应对强敌该有的严肃和警惕。

  更让她意外的是,那看似凶悍无匹的银枪,实则绵软无力,主动把自己送到姜律中手中。

  李妙真凝眸看去,这是一杆沉重的银枪,枪身的银漆斑驳,透着岁月的沧桑,但枪尖寒光凛凛,血迹未干。

  比起她手里的普通银枪,这杆枪是真正的战兵。

  李妙真的本命武器是飞剑,之所以使枪,主要是因为参军后,得有一件与身份匹配的武器。

  远处“轰”一声巨响,一道身影在数百米外跃起,于空中划过高高的弧线,砸在城墙的马道上。

  此人穿着玄色打更人差服,胸口绣着一面金锣,表情冷硬,宛如雕刻。

  “你怎么来了。”姜律中既意外又惊喜,将银枪丢了过去。

  “奉义父之名,赴云州剿山匪。”杨砚接过长枪,回答的言简意赅。

  张巡抚一愣,似乎把握到了什么,追问道:“魏公与你说了什么?”

  “义父说云州山匪会作乱,命我秘密前来。”杨砚说道:

  “我已在数日前秘密掌握云州各处卫所的兵力,原本打算过段时间清剿山匪,不料今日黄昏,有十几股山匪四处作乱。我刚带队剿灭,猜测白帝城可能出事,就立刻赶过来了。

  “在白帝城六十里外,遇到一股两千人的兵马,刚杀完。”

  李妙真瞄了一眼枪尖,心说难怪上面还有血迹。

  张巡抚如释重负,原来我们只是摆在明面上的棋子,魏公暗中还有部署。

  杨砚目光扫过众人,在人群里搜罗了一遍,皱眉道:“许七安呢?”

  张巡抚脸色骤然凝固,姜律中眼中的惊喜,渐渐消退。

  杨砚心里一沉,本就面瘫的脸,愈发的冷硬。

  “他......”张巡抚眼睛里流露出悲伤,道:“他,战死了。”

  李妙真微微垂头,叹息一声。

  咔擦.....杨砚脚下的石砖骤然崩裂,一股股气机不受控制的溢出,昭示着这位金锣的情绪失控了。

  他眸子锐利如刀,常年面瘫的脸,罕见的扭曲起来,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怎么死的。”

  张巡抚把今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杨砚,最后说到许七安为了保护大家,死守不退时,巡抚大人眼睛发红:

  “他身中三十一箭,刀伤六十余处.....他至死都是站着的,说不退就不退....一诺千金重,一诺千金重啊。”

  姜律中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张巡抚悲恸的模样,有些不忍,沉声道:

  “是我失职,对不起....”

  杨砚手中的长枪毫无征兆的横扫,枪杆弯曲,重重的砸在姜律中胸口。

  砰!

  天地间,爆发出洪钟大吕般的震响。

  姜律中撞碎女墙,抛射了出去。

  杨砚一脚跺塌半个城头,冲天而起,怒吼声遥遥回荡:“姜律中,你这个废物,老子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

  驿站里,大厅。

  许七安和三位银锣的尸体,停放在大厅正中央,身上盖着白布。

  许七安身上的箭矢已经扒掉,沾满血污的脸也清洗干净,深夜无眠的宋廷风和朱广孝,默契的下楼来,搬来两张椅子,一左一右坐在许七安身边。

  也不说话,就默默坐着,陪着。

  男人的悲伤是沉默的。

  期间,宋廷风说了两句话:“就当是给你守灵了。”、“来生再做兄弟。”

  朱广孝说了一句话:“到最后,还是我们两个人。”

  蜡烛渐渐烧到尽头,烛泪一滴滴滑落、凝固,在这个悲伤的气氛中,宋廷风和朱广孝没有再说一句话。

  直到沉声的脚步声从驿站外传来,一队打更人来到驿站,为首的是杨砚,杨金锣似乎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狼狈不堪。

  身后,跟着他来云州的几位银锣,宋廷风和朱广孝都认识。

  许七安也认识,比如曾经一起查过桑泊案的闵山和杨峰,比如......三人的顶头上司李玉春。

  李玉春此时像极了行尸走肉,他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向许七安,走的很慢,短短十几步,竟仿佛布满了荆棘,踩一脚就会有钻心的痛。

  李玉春伸出手,掀开了白布.....他身子一晃。

  “头儿。”

  宋廷风和朱广孝连忙去扶。

  李玉春低头,看着许七安的脸,说道:“我听说宁宴战死了,但怎么死的,具体过程我还不知道,你俩能给我说说吗?”

  宋廷风和朱广孝对视一眼,都有些担心,头儿太平静了。

  宋廷风把事情经过告诉李玉春,后者很安静的听完,缓缓点头,“不愧是我带出来的铜锣,好样的,没给我丢脸。

  “他做事一直很合我心意的,就像当初砍姓朱的那个小杂种。他从来不贪钱,这点比你们俩都好,你们要向他学习。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修行太散漫,再就是巡街时经常偷摸着去勾栏听曲,有人好几次到我这里来告状。”

  他叨叨叨的说着散碎的小事,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大抵还算平静,这让宋廷风和朱广孝松了口气,他们知道头儿很重视、欣赏许七安,当初因为刀斩银锣的事,他都敢当众削魏公的脸面。

  可是,当他掀起白布,检查许七安的衣着时,忽然暴跳如雷:

  “哪个狗娘养的给他整理的衣衫,哪个狗娘养的给他整理的衣衫,衣襟没对称啊,衣襟没对称啊.....”

  他破口大骂,一副愤怒的要拔刀砍人的姿态,似乎只要这样,别人就会忽略他眼里汹涌的泪水。

  “头儿。”宋廷风喊了一声。

  “衣襟没对称,衣襟没对称。”李玉春双手捧着脸,肩膀不停的颤抖,不停的颤抖.....

  ........

  李妙真返回了白帝城内的府邸,一个人在书房静坐许久,手边放着玉石小镜。

  她几次想要拿起,告诉大家三号的死讯,但又忍住了。

  就当是最后为他保留一点颜面吧.....李妙真叹息一声,还是拿起了玉石小镜,传书道:

  【道长,我有事要单独与你说。】

  深更半夜的,突然被传书的悸动惊醒,天地会众成员心里非常恼怒,看到二号传书的内容后,更加恼怒了。

  又来?

  【九:我已经屏蔽其余人。】

  【二:道长,云州的事已经平息了。】

  【九:这是好事。】

  【二:我已经知道三号就是许七安。】

  金莲道长呵呵一笑:【九:这是好事。】

  【二:许七安战死了。】

  【九:???】

  【二:我会想办法取回地书碎片,来年开春后,我会离开云州,去一趟京城。】

  【九:你确定许七安战死了?】

  【二:嗯。】

  【九:这不可能。】

  【二:道长何出此言?】

  【九:许七安是有大福缘的人,绝非短寿之人。】

  【二:可他确实死了,我亲自殓的尸体。】

  金莲道长问道:【可有元神散出?】

  李妙真皱了皱眉:【我赶到时,他已经死去。而且,他还不是炼神境,元神不算强大,受到煞气和血气的冲击,很可能当场便消散了。】

  再说,以她天宗圣女的水准,一具尸体还有没有生机,她会看不出来?

  金莲道长许久没有回复,过了几分钟:【我知道了,地书碎片你不必管。许七安是死是活,我会亲自验证。】

  李妙真扬了扬眉,金莲道长显然不相信她的判断。不过她也没反驳,消息已经传达,信或不信,是道长的事。

  不过地书碎片是地宗至宝,李妙真觉得金莲道长处理的方式太随意,不够重视。

  结束屏蔽,一号立即传书:【二号,是不是云州的案子结束了?】

  李妙真回信:【你想知道具体情况的话,可以用等价的消息交换。】

  【一:好,没问题。】

  【二:真正勾结巫神教,扶植山匪的是布政使宋长辅,东窗事发后,他封锁白帝城,召集叛军围杀张巡抚,虽然失败,但打更人亦是损失惨重。

  【我们....传书时常说的那位许七安,牺牲了。】她终究还是没有公布许七安就是三号的事实。

  三号再也不会出现了......李妙真心里补充了一句,有些难过。

  许七安牺牲了?

  天地会内部,反应最激烈的是六号恒远,其次是四号,不过四号纯粹是惋惜人才。

  恒远和尚不同,他再次体会到了师弟恒慧死去时的悲恸。

  【二:开春之后,我要去一趟京城。一号,我要知道人宗年轻一代所有弟子的情报。】

  一号再也没有回复她。

  .......

  云州现在是一堆烂摊子,白帝城官场大动荡,人心惶惶。

  作为朝廷委派的巡抚,张巡抚是走不了的,他把云州案的经过,写成折子上报朝廷。然后留在云州主持大局,等待朝廷的指令,等待新的布政使抵达云州,他才能回京。

  姜律中和杨砚留在云州剿匪,以及护卫张巡抚的安全。

  但许七安以及三名银锣的尸首要运回京城,他们是英雄,不应该埋骨异乡。寒冬腊月,尸体短期内不会腐烂,但也不能长期留在云州。

  护送四人尸体回京的任务交给了闵山闵银锣。

  李玉春三人决定留在云州参与剿匪,宣泄无处安放的悲郁。同时,内心深处,他们不敢带着许七安的尸体回京,害怕面对他的家人。UU看书www.uukanshu.com

  张巡抚为四位牺牲的打更人准备了棺材,深深作揖,很长时间没有起身。

  封棺时,张巡抚把四封京城寄来的信,放在了许七安的胸口。

  .......

  2月2日,春祭日。

  这个世界没有春节,但有一个与春节相似的节日,叫做春祭日。

  这一天,皇帝率领文武百官祭天,祈求今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大奉最重要的日子。

  家家户户都会跟着祭天,烹羊宰牛,即使是再忙碌的人,都会在春祭日归家,与亲人团聚。

  春寒料峭,运河上浮着薄冰,官船缓缓北上,踏上归途。

  许七安在春祭日苏醒了。

  .......

  PS:昨天月票激增,重返月票榜第4,我很欣喜,感谢大家的支持。嗯,空口说没诚意,大章奉上,另外,感谢“起点八百万大雕骑士总教头”的盟主打赏。

  对了,我还欠着三个盟主加更,“败笔人生”“沛谦哥”“总教头”。有空加更哈。这个大章不算加更,是月票榜的感谢。

  我不会嚷嚷着“多少月票加一更”这样的话,从来没有,因为感觉这样会让你们产生压力,但如果大家投的月票多了,我会自觉加更的。

  :。: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