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5章 许7安牺牲了(3章合1)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5章 许7安牺牲了(3章合1)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喊杀声旋即响起,守在外头的虎贲卫与五城兵马司的叛徒展开交战,弓弦声,火铳发射声,兵器碰撞声......

    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

    远有叛军,近有梦巫,这堪称绝境的情况,让一众打更人脸色难看,一颗心沉入谷底。

    好在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打更人,见惯了血腥和厮杀,心志坚定。

    “保护姜金锣和巡抚大人进内堂。”姓赵的银锣大喝道,他随之抽出了刀。

    姜律中一把拽住对方的衣袖,想要说些什么,但那位银锣在他开口前,抢先说道:

    “头儿,我懂,梦巫不擅长近身战,只要注意不被他得到发丝和血肉,他就无法发动咒杀之术。”

    唐银锣咧嘴道:“是啊,头儿。四品的武夫我们打不过,四品的梦巫难道还不行?那也太丢人了。”

    铜锣们见顶头上司如此有底气,心里不禁一松。

    梦巫手段怪异离奇,不擅长正面战斗,这一点,他们身为铜锣只是略知一二。

    出乎铜锣们意料,姜律中竟然没放手,这位平日里宛如神明的金锣,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但他依旧死死拽住那位银锣的衣袖。

    “走!”姜律中说。

    赵银锣回过头来,咧嘴道:“头儿,你让我们带巡抚大人走,这可不行。”

    姜律中摇头:“带着巡抚你们走不掉,我是让你们走。”

    “姜金锣,不打一场怎么知道会输?”一位铜锣说,似乎是为了给自己鼓气,他说的很大声。

    赵银锣猛的拽回了袖子,拽的姜律中一个踉跄。

    唐银锣扶住了他,叹口气:“......等回了京城,头儿你请我们喝酒吧。”

    最后那位银锣没有说话,

朝着姜律中抱拳。

    赵银锣一手扬刀,一手摘下腰间的军弩,扣动扳机,弓弦“嘣”的一声,利箭怒射而去。

    嘣嘣嘣...

    其余打更人默契的抬弩射击。

    成为傀儡的仵作,低吼着挡在知府面前,任凭一根根弩箭射入身体,箭尖从背后透出。

    “给老子死!”

    赵银锣高高跃起,在青砖崩裂声里,横飞过十几丈,手中的制式长刀迸发出扭曲空气的气机。

    噗。

    仵作傀儡当场斩成两半,血线狂舞,努力的想把他再拼凑起来,但没有成功。

    梦巫知府灵活的避开了刀芒,那道锋锐的刀气撕裂大地,一直蔓延到大堂门口处的台阶,发出“砰”一声巨响。

    其余两位银锣的攻击尾随而至,他们俯身狂奔,拖曳出残影,彼此配合杀向梦巫。

    攻击的同时,两位银锣脑海里浮现巫师体系的资料。

    大奉与巫神教偶有冲突,四品以下,包括四品的巫师情报,打更人衙门里非常详细。

    九品巫师能将生人炼制成傀儡,辅以秘术激发潜能,燃烧精血,让一个普通人瞬间拥有极强战力,提升越多,精血燃烧速度越快,直至油尽灯枯。

    同时,九品巫师还可以激发身边同伴的潜力,同样以燃烧精血为代价,因此被称为“血灵”。

    八品巫师掌握的能力是诅咒,根据生辰八字、贴身之物,以及血肉体液等物体为媒介,咒杀目标人物。因此,八品巫师被称为“咒师”。

    优点是诡异莫测,令人防不胜防。

    缺点是只能咒杀境界低于自身的目标。

    七品巫师的称号是“灵媒”,能操纵尸体和鬼魂,不管是大奉还是北方的妖族,在战场上都吃尽了灵媒的苦头。

    六品巫师叫做“卦师”,精通卦术,趋吉避凶。这个境界的巫师可以用两个字形容:苟、稳当!

    用一句话形容:稳如老狗。

    出门不需要看黄历,只需要算上一卦,就能知道今日吉凶。

    五品巫师叫“祝祭”,可以通过仪式召唤来先祖的战魂,附身于己,被召唤的战魂如果是武夫,那么祝祭就是一名武夫。如果道士,那么祝祭就是道士,以此类推。

    限制是,只能召唤同等级的战魂。

    四品巫师就是眼前这位知府的境界,“梦巫”,行走于梦境之中,杀人于无形。遇到梦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要睡觉。

    “不给他布置仪式的机会,不给他请战魂附身的机会,就能赢!”赵银锣心里鼓舞着自己。

    这时,他听见了呢喃般的声音,猛的扭头看去,那是一名被忽略的官员,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以鲜血在地上画出古怪复杂的阵纹。

    口中念念有词着晦涩深奥的音节。

    赵银锣心里一沉。

    下一刻,一股强盛的气机从知府体内诞生,他的头顶浮出一道袅娜的黑烟,隐约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与此同时,两位银锣的刀锋斩来。

    长刀割裂衣衫,斩在知府身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他头顶黑烟晃动了一下。

    铜皮铁骨。

    “谁告诉你们,仪式必须要巫师本人才能布置?其实,傀儡也可以。”

    顶着知府大人面孔的梦巫,讥笑一声,抬起手,握住了两位银锣的脖颈。

    随着“咔擦”一声,两位银锣瞬间殒命。

    四品武者杀两个银锣,可不就是捏死两只蚂蚁一样简单嘛。

    “混账!”

    大堂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像是一只老兽濒临绝境的咆哮。

    那是无能狂怒的姜律中,他双眼赤红,面目因愤怒而扭曲。

    活着的铜锣们吓的肝胆欲裂,终于意识到,几位银锣刚才只是鼓舞士气而已。

    巫师确实不擅长近身战,但四品就是四品,鸿沟一般的境界差距。所谓的不擅长近身战,是相较同品级其他体系而言。

    “怂什么?”

    赵银锣大喝一声,震的铜锣们一个激灵。

    此时此刻,这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银锣,依旧扬着他的战刀,宛如坦然赴死的勇士。

    “两炷香时间,我们要为姜金锣争取两炷香时间,现在还早着呢。”赵银锣喝道。

    “聒噪。”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伪装成知府的梦巫,抬起手,气机汇聚于掌心,用力往下一按。

    震波在空气中诞生,涟漪扩散。

    包括赵银锣在内,众打更人胸口如撞,吐血倒飞。

    仅是一招,便将一众打更人打废。

    姜律中对这一切似乎早已了然,他闭上了眼睛,此时反而没有了愤怒,因为大家很快就能在另一个世界相见。

    梦巫再次握住了拳头,请战魂附身的时间有限,他并不打算和姜律中多说什么废话。

    毕竟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掌控白帝城,召集山匪,攻打各府郡县,必须得在朝廷反应过来之前把云州打下来。

    巫神教图谋数年,今日便是摘取果实之时。

    一拳打出,气机摩擦空气,发出沉雄的咆哮,直撞大堂方向。

    一道人影拦在了中间,是赵银锣,他双手合握长刀,沉腰下跨,怒吼着斩出一刀。

    这理当是他人生中最巅峰的一刀。

    刀气崩溃,长刀炸碎,胸口的法器铜锣破裂,可怕的气机推着赵银锣飞进大堂,整座大堂“轰隆”一震。

    姜律中心中也是一震,他惶急的爬过去,把奄奄一息的下属抱在怀里。

    触摸到赵银锣的瞬间,姜律中就知道回天无力了,他浑身骨骼没有一处完好,脏腑也是如此。

    司天监或许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但云州没有。

    之所以还没立刻死去,大概是武夫最后的倔强。

    赵银锣一直是个很倔强的人,总是一意孤行,屡次违逆姜律中的命令,就像刚才用力甩开他的手。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姜律中低声道。

    赵银锣沾满血污的脸上,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满牙床的血,断断续续道:“头儿,我今年其实又养了一房小妾,十八岁,可嫩了。

    “但我怕你知道,没敢养在家里。你经常召我们几个银锣密会,三令五申,每年贪的银子不能超过五百两,贩夫走卒一次勒索不能超过十文,商铺酒家一次不能超过三钱。

    “你知道吗,我们几个私底下都笑话你,连贪污都要制定条例,全天下也只有你了。我们几个银锣,表面上听你的话,其实背地里该怎么贪还是怎么贪。不然哪养的起这么多小妾呢....抱歉啊,头儿,让你失望了。

    “所以,不用为我们这种人伤心,按照魏公制定的规矩,我应该被拖到菜市口斩首。

    “老唐喜欢喝酒,如果你能活下来,记得每年的清明,要多给他倒两杯酒....

    “最后,最后一个要求.....我,我不想死在异乡,带我,回京....”

    赵银锣瞳孔里的神采散去。

    “哎!”张巡抚长叹一声,自责道:“是本官大意了,是本官大意了....”

    “眼下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这话,姜律中是笑着说的,但眼里的悲伤藏也藏不住,汹涌的流淌出来,化作滚滚热泪。

    梦巫缓缓走来,畅快的笑着:“说实话,我们其实并不打算割裂云州,扶植山匪,囤积军队,只是一手有备无患的暗棋。它应该用在最需要的时候,而不是现在这样。

    “虽然姓周的经历查出了账簿问题,但按照我们的计划,不过就是把杨川南推出去顶罪。

    “没想到齐党竟如此愚蠢,暴露了与我们合作的秘密。招来了你们。

    “更让我意外的是,区区一个铜锣,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不得以,只能对你们下手,提前占领云州。要恨就恨那个姓许的铜锣吧,若非他坏事,你们原本不用死。

    “现在,你们先走一步,我会把那个铜锣揪出来,杀掉。”

    话音方落,忽然有两道劲风袭来,梦巫抬了抬手,便将两枚冷箭震碎。

    围墙上,站着一个挺拔昂扬的铜锣,手里握着司天监宋卿赠予的法器军弩,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凡物。

    它的一生,只能射三次。

    “我许七安就这么没排面吗,一口一个“那铜锣”?”

    他身上有血,但都是别人的血,一路杀进来的。

    许七安说完,目光落在死去的两位银锣身上,落在重伤不能再战的铜锣身上,那玩世不恭的跳脱气质倏地沉淀。

    眸光暗沉,面无表情。

    .......

    西城门,一道银光从天而降,轰隆钉在城墙上,碎裂的砖块四射,尘埃扬起。

    穿着鱼鳞软甲,扎着高马尾,身后一件猩红披风烈烈鼓舞,李妙真站在枪杆上,盯着弯弓搭箭的一众士卒。

    沉声道:“为什么关城门?”

    三号.....许七安那贱人说的没错,城门确实关闭了,但李妙真没有鲁莽的破城杀人,亲自降临城头质问。

    “锵.....”一位将领拔出刀,戟指李妙真:“杀无赦。”

    竟然不解释,直接动手。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妙真眸光瞬间凌厉。

    崩崩...弓弦震动的清越声里,数十枚箭矢射向李妙真。

    她不闪不避,一拍锦囊,一股股阴风钻出,缠绕住箭矢,改变它们的飞行规矩。

    箭矢擦着李妙真掠过,弓箭手们变成了人体描边大师。

    “铿!”

    李妙真腰间的飞剑出鞘,化作银色的闪电呼啸,游走过一位位守城士卒的脖颈,肆意收割着生命。

    哒哒哒...密集的马蹄声传来,飞燕军疾驰而来,尘烟滚滚。

    四名铜皮铁骨境的百夫长,率领着炼神境的什长,杀上城头,配合着李妙真的飞剑收割守城士卒。

    “主人,你好久没使用飞剑啦....”女鬼苏苏轻飘飘的落在枪杆上,从后面搂住李妙真的腰。

    这把飞剑是道门天宗赐予李妙真的法器,平时几乎不用,但每次出鞘,都意味着李妙真情绪很糟糕。

    “我很生气。”李妙真说。

    “是因为巡抚大人遇刺?”

    “不是,是因为一个贱人。”

    “.....”

    苏苏皱起好看的眉头,欲言又止,她是不是忘记自己是天宗圣女这件事了?天宗宗旨太上忘情,不喜不悲,可下山这几年,李妙真变的越来越冲动,越来越嫉恶如仇。

    硬生生把自己混成了急公好义的飞燕女侠。

    飞燕女侠的称号,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把飞剑轻盈似燕,杀人无影。其次才是她急公好义,哪里有不平事,她就飞到哪里。

    飞燕军再次展现出了攻无不克的彪悍战力,迅速清除城头守卫,接着,一位铜皮铁骨的武夫,一头撞开了城门。

    李妙真轻轻跃起,身形下坠,然后握住了长枪,用力拔出,与它一起坠地。

    在她的带领下,飞燕军杀入城中。

    ......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梦巫短暂的错愕后,大笑起来。

    啪嗒!许七安跃下墙头,握着监正送他的黑金长刀,咬牙切齿道:“该下地狱的是你,你这婊子养的。”

    “许宁宴,你来干什么?”姜律中脸色大变,“你特娘的送死吗,你救不了我们的,走,快走。”

    我还走的掉吗....许七安心说。

    他确实走不掉,因为梦巫锁定了他,正缓缓握拳,头顶的黑烟微微鼓荡,像是在蓄力。

    “宁宴,你...”张巡抚闭上了眼睛,“你这是何必呢。”

    许七安一点都没慌,心里沟通神殊和尚:

    “大师,快助我杀了此人。”

    “大师?”

    “卧槽,大师你还在不在?你别玩我啊。”

    “大师我草泥马的...”

    拳罡扑面而来,耳边风雷怒吼。

    当是时,一声叹息传遍全场:“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许七安脚下,一道阵纹亮起,升起半透明屏障。

    “轰!”

    气机在屏障表面炸开,爆炸声震耳欲聋,铺在地面的青砖第一时间掀起,声势骇人。

    布政使司的大堂,轰隆隆的坍塌了半边。

    漫长的耳鸣过去,许七安听见姜律中的怒吼:“杨千幻,你也在云州,你为什么袖手旁观,你刚才为什么没出手?”

    许七安豁然回首,看见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们。

    对于杨千幻的出现,他心里没有任何惊讶,只想说:你这死鬼,你终于来了。

    许七安早就怀疑那个掳走梁有平的术士就是司天监的某位师兄,极有可能就是杨千幻。

    果不其然。

    我杨某人一生行事,何需向他人解释?杨千幻心里浮现这句话,但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解释道:

    “我来云州是身负师命,方才不在此处。”

    监正给他的任务是:看好许七安。

    许七安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几位银锣遇害时,他并不在现场。

    “我带你们走。”杨千幻脚下阵纹扩散,笼罩向许七安,笼罩向张巡抚等人。

    “哼!”

    梦巫一脚踏裂阵纹,“杨千幻,想在本座手中救人,你还不够格。”

    杨千幻的回复是:“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狂妄!”梦巫山羊须颤动,似乎生气了。

    “走不走?”许七安耳畔,响起杨千幻的传音,“我只能带你走,人数太多,阵纹无法成型便会被破坏。”

    许七安嘴角一挑:“你还有一个办法,带这家伙走。”

    “外头有数百名叛军。”杨千幻警告道。

    “我知道。”许七安回答。

    短暂的沉默后,杨千幻道:“好。”

    他用力跺脚,阵纹迅速扩散,这次,只笼罩了梦巫一人,在他刚刚反应过来时,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带出城去打。”许七安朝着天空喊道。

    没有得到回复。

    许七安把两名银锣的尸体带进了大堂,轻轻放在姜律中脚边,“抱歉,我来晚了。”

    “你不该来。”姜律中沉声道。

    我还是来了....许七安很想玩梗,但话到嘴边,变成了苦涩的笑。

    铜锣们互相搀扶着进了内堂,打坐吐纳,抚平伤势。

    姜律中扫了一眼幸存的铜锣们,眼里多少有些欣慰,但外头隐约传来的打斗声已经进入尾声,这让他意识到大伙没有脱离险境。

    “外头什么状况?”张巡抚望向大堂之外。

    “大概还有四五百叛军,我杀进来的时候,虎贲卫已经折损殆尽了。”

    铜锣们睁开了眼睛,他们的眼神是一样的,充斥着绝望。

    “罢了,罢了......”张巡抚惨笑一声:“看来在劫难逃,本官有负皇恩,有负魏公的嘱托。”

    “你不负他们的,你负的是这三位死去的银锣。”许七安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门槛处。

    “宁宴,你走吧,以你的战力,从后堂离开,能脱身的。”姜律中红着眼眶,催促道:

    “滚滚滚,赶紧的,老子今天就和部下一起死在这里了。你是魏公看中的人,你要死在这里,魏公会刨我坟的。”

    “有希望的,只要撑下去,我们会有救兵的。”许七安的视线里,已经看见叛军的身影了,他们攻进来了。

    他回首,朝张巡抚拱手:“巡抚大人是个好官,虽然也有一肚子的坏水,但心里终究是把百姓摆在前头的。我讨厌这个世界,但能看见你这样的好官,我很欣喜。所以我不想让你死。”

    他接着朝姜律中拱手:“姜金锣是个好上级,教坊司喝花酒是一把好手,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请你去教坊司,看上哪个花魁尽管说,浮香不行。”

    他看向三名银锣的尸体:“不管他们生前是怎样的人,至少在死之时,没有辜负打更人三个字。”

    最后,他抱拳,抬到头顶,“魏公待我恩重如山,处处优待,没道理享受福利的时候冲在最前头,遇到危险又龟缩在后。”

    说完,他关上了大堂的门。

    姜律中微微动容,嘶哑的喊道:“宁宴!”

    一位铜锣嘴皮子颤抖,喃喃道:“不行的,不行的,他在冲击炼神境,他根本撑不住的....”

    张巡抚颤巍巍的起身,虚弱的风一吹就倒,但他还是坚强的站了起来,朝着许七安的背影,深深作揖。

    外面的情况他们看不到了,但在弓弩发射的声音里,在兵器碰撞的声音里,在嘈杂的喊杀声里,传来少年激昂的吟唱: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

    许七安守在庭院入口,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叛军来一个他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甲胄在这口监正出品的长刀中,脆弱的仿佛纸糊,更何况是血肉。

    起初还感觉到不适,对于双手染血充满着恐惧,但杀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叛军中,多以普通人为主,偶尔有几名炼精境的高手。对于气机浑厚,半只脚踏入炼神境的许七安来说,其实也没太大差别。

    但架不住人海战术,且自身状态实在糟糕,一气斩杀十几人后,许七安渐渐力竭,胃里翻江倒海,手臂麻木,失去知觉。

    最麻烦的还是弓弩,这些玩意密集攒射,根本不是一把刀能扛住。

    好在胸口绑着法器铜锣,等闲刀枪剑弩无法伤他,许七安尽量嗑飞射向面门的冷箭,其余地方也就随它了。

    一气斩首五十人后,许七安到达了第一个极限,体内气机枯竭,双眼发黑,精神宛如干涸的池塘,下一刻就会昏迷过去。

    当他撑过这个极限后,诧异的发现,干涸的池塘涌出了新泉,滋养着元神。

    周遭的景物变的清晰,士兵们狰狞的面部表情,鼓起的肌肉,挥舞战刀划出的轨迹......一切细节都准确无误的被捕捉,烙印在脑海里。

    ....这就是炼神境,能东西周遭一切的炼神境?

    不,还没到极限,还可以继续突破。

    向死而生!

    许七安忽然明白了神殊和尚的意思。

    不眠不休的压榨元神,本身就是一种向死而生。但还不够,如果把元神比喻成一块铁胚,普通武者晋升炼神境,相当于锤子只砸一次。

    许七安现在做的是反复捶打,淬炼元神,一次次在生死边缘突破极限。

    斩首一百人,他再次面临极限,强撑过去后,新泉汩汩冒出,精神力再次突飞猛进。

    “不行了,快撑不住了......臭和尚,老子这条命就交给你了,你可别耍我啊.....老子京城里还有一大群想通的妹子呢......”

    一气斩杀两百人后,新泉没有继续涌出,因为许七安力竭而亡了。

    元神的飞速成长,与肉身并没有关系。他一次次压榨元神,其实也是一次次压榨肉身,元神有新泉涌出,但肉身没有。

    这个杀神终于停止挥刀,拄着而立。但叛军没有继续进攻,他们握着战刀,面目狰狞,警惕着,恐惧着,他们被杀的胆寒了。

    “拿弩箭射他。”人群里有一个声音大声喊。

    嘣...弓弦震动,弩箭激射而出,不知道是体力耗尽,还是情绪紧张,原本射向眉心的弩箭竟然偏了,擦着许七安的头皮飞过。

    但叛军们欢呼起来。

    “他死了,他死了....哈哈哈哈,这狗日的终于死了。”

    “剁碎他,剁碎他为兄弟们报仇。”

    一拥而上。

    但就在这时,一口飞剑破空而来,绕着人群一划,将最前方的几名士卒斩杀。

    紧接着,四名宛如神魔般的武夫撞破围墙,率领一群甲士杀了进来。

    此时叛军还有三百余人,但面对这支天降奇兵,不比韭菜好到哪里。一条条生命被收割,一个个士卒倒下,浓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清理完叛军的飞燕军,看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庭院入口处,一个少年傲然而立,身上插满了箭矢,脚下是横陈的尸体,他站在尸山上,拄着刀。

    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披着猩红披风的李妙真,站在他的面前,背影竟有些落寞。

    原本满腔怨气和怒气,幻想过再次见面,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一顿的李妙真,此时此刻,竟如鲠在喉。

    李妙真红着眼圈:“对不起,我来晚了。”

    “妙真...”

    一位百夫长走过来,目光却停留在许七安身上。

    “哗啦啦。”他原地站直,鳞甲碰撞,朝着许七安抱拳。

    哗啦啦......鳞甲碰撞声响成一片,四百多名飞燕军同时抱拳,整齐划一。

    他们甚至不知道庭院入口站着的这位少年是谁,叫什么名字。但他们发自内心的敬重。

    “进去看看,巡抚是死是活。”

    李妙真的声音略显空洞。

    “是!”

    百夫长绕过许七安,奔进了庭院。

    人群之后,倾国倾城的苏苏,静静的站在角落里,怔怔的看着许七安。

    “你是笨蛋吗....”

    .....

    哐...

    百夫长推开门,看见盘膝坐了一地的打更人,看见了完好无损,但脸色惨白的张巡抚。

    众人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

    百夫长一愣,忙说道:“在下飞燕军百户,李虎,你们得救了。”

    飞燕军?!

    打更人们面面相觑,虽然不明白飞燕军为何会出现在此,但外头的喊杀声确实是停了。

    他们得救了。

    绝境逢生。

    “呼....”张巡抚一个踉跄,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他用力扶着桌子,才没让自己摔倒。

    “宁宴呢.....”张巡抚问道:“外头那位,那位铜锣呢?”

    死里逃生的打更人齐刷刷看了过来。

    百户忽然有些闪避,不敢看他们的眼神,他们眼里有着希冀,有着从自己口中得到好消息的渴望。

    “他.....战死了。”

    ......

    张巡抚连滚带爬的冲出大堂,穿过庭院,来到了许七安面前。

    但他看到的,只是一具残破的人形,浑身插满了箭矢,布满了刀伤,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没来由的,他耳畔回响起少年最后的吟唱: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一诺千金重....

    这一刻,巡抚大人瘫坐在地,老泪纵横。

    .....

    城外。

    一排排床弩攒射,弓弦声清越回荡,一架架火炮发射,轰隆声震耳欲聋。

    杨千幻脚下亮起一道道阵纹,功能各不相同,有时是狂风裹挟着箭矢,增加它的穿透力,或者改变运行规矩,追击敌人。

    有时是召来火焰,增添炮弹爆炸的威力。有时则是纯粹的召来天雷,轰杀敌人。

    “我精通三十六种阵法,其中二十中是攻杀之术,杀你这蝼蚁,不过弹指之间。”杨千幻冷哼道:

    “但你要是收回之前那句话....”

    “什么话?”

    已经数次召唤战魂的梦巫,身形狼狈,尽管他战力无双,却无法触及到掌握了传送阵法的杨千幻。

    “你刚才说,我要在你手中救人,还不够格。男人,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收回又怎样,不收回又怎样。”

    “收回就留你全尸,不收回就让人化作灰灰。你们巫师不擅长攻杀,尸体堆积如山的战场才是巫师的主场,至于这里,我说了算。”

    “我想走你一样拦不住。”

    梦巫隔空一掌,拍的炮弹炸裂,他被狂热的气浪推的踉跄后退,嘴角沁出血丝。

    “现在张巡抚和姜律中已经死了,等山中囤积的大军赶来,你也只有灰溜溜逃回京城这条路。”

    说到这里,梦巫忽然心悸了一下,他皱了皱眉,一边后退,一边掐指运算。

    对于卦师而言,心悸就意味着冥冥中的预兆。

    “怎么可能....”梦巫失声惊呼。

    他算到了危险,危险来源于姜律中。可是,他现在本该死去,没有任何生机才对。

    行动之前,他卜过一卦,卦象显示,今日都会非常顺利。可如今再算,一切都已经变的不同。

    卦象显示,大凶之兆。

    是谁屏蔽了天机?

    “轰轰轰....”

    地平线尽头,一道身影狂奔而来,他前一刻还在遥远的天边,下一刻已近在眼前。

    是面目狰狞,双眸赤红的姜律中。

    狂暴的气机如海潮翻涌,昭示着主人的无边怒火。

    ......

    驿站,大厅。

    宋廷风和朱广孝守在大厅里,楼上只留一位铜锣看管犯人。

    两人的佩刀放在桌上,谁都没有说话,寂静的枯坐,这样的气氛已经维持了半个时辰。

    突然,两人耳廓齐齐一动,听见了车轮辚辚的声音,在驿站门口停下来。

    宋廷风和朱广孝抓起佩刀奔了出去,在院子里看见了张巡抚,看见了铜锣们,看见了高马尾的李妙真。

    他们脸上镌刻着悲伤,沉默不语。

    “宁宴呢?许宁宴呢?”宋廷风在人群里张望,没有看见同僚的身影。

    “在外面。”一个铜锣低声说。

    宋廷风心里“咯噔”一下,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然后,他在驿站外的马车里看到了许七安。

    他脸上盖着一件袍子,宋廷风能认出他,是因为那口与众不同的刀。

    宋廷风伸出手,颤抖着,扯下了袍子。

    半个时辰前,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还是生龙活虎的同伴,现在已经没有了表情,永远的没有了。

    宋廷风站在那里,低着头,也许有个五六秒。突然,“啊....”撕心裂肺的嚎了出来。

    “节哀...”一名铜锣走过去,眼里含泪。

    “滚!”朱广孝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宋廷风还在那里哀嚎,“我去你娘的节哀,老子兄弟没了,你让我节哀....你们还我兄弟,还我兄弟....嗷嗷嗷....”

    ......

    灰蒙蒙的世界中,许七安再次见到了那座小庙,庙里盘坐着一个俊秀的年轻和尚。

    “大师......”许七安悲愤道:“我好像死了,我想问候一下你全家女性,不知是否方便?”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