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2章 畏罪自杀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2章 畏罪自杀

小说:大奉打更人 作者:卖报小郎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打更人衙门里,主掌刑讯的是南宫倩柔,这个死人妖非常歹毒,自创了数百种惨无人道的刑讯手段,命工匠打造的新型刑具多达百余件。

为大奉的刑讯手段添砖加瓦。

其中有一件叫做站刑,把大铁陀挂在犯人的脖子上,时间久了,犯人的脖子会一点点的酸胀、疼痛,无法支撑。

但偏偏不让犯人休息,强迫犯人站着,可谓痛不欲生。不出两天人就在无止休的痛苦中死去。

像许七安这样爆肝修仙的刑法也有,据说就是在晋升炼神境中得来的灵感,这种刑法多痛苦,许七安感同身受。

他依靠打坐和冥想,已经痛苦不堪,寻常人就可想而知。

在南宫倩柔所著的《刑法大典》中,这类钝刀割肉的刑法足足有上百条。

姜律中虽然不是南宫倩柔那种精通一百零八种姿势的审讯狂魔,但耳濡目染之下,一些个折磨人的酷刑他还是了然于胸的。

梁有平沉默的与姜律中对视,两人的目光俱是锐利如鹰,不过没什么修为的梁有平很快败下阵来。

他挪开目光,自嘲的笑道:“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

张巡抚和姜律中都没开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这人既然落到手里,就算是石头,也能让他开口说话。

梁有平看了眼许七安,拍着自己瘸掉的腿,悠悠道:“我没骗你,这条腿的确是人打断的,只不过救我那个人不是周旻。

“我出生在云州,从记事起,就知道云州匪患严重,百姓深受其害。年少时的梦想是习武,成为一名仗剑江湖的豪侠,专杀山匪。

“但穷文富武,贫苦的家境根本供不起我习武,只好读书。考了两次举人没中,我便投笔从戎,参军去了。”

梦想还没开始,就被现实给打败了......幸好我有二叔每年上百两银子喂着,不然也只和二郎一样读书了......婶婶讨厌我是应该的。

许七安内心感慨。

而以许大郎的资质,读书能有什么出息?大概不会比许铃音强到哪里去。

“有一年,我在白帝城见到一个衙内当街欺凌民女,怒而出手,但寡不敌众,被他的扈从打断了腿。那衙内觉得扫兴,不愿放过我,命人将我带出城活埋,就是这个时候...

“那位大人出现了,他让随行的侍卫救下了我,并缉拿了衙内,给了我一个公道。”

许七安几人意识到,那位大人,应该就是梁有平效忠之人,十有八九便是幕后黑手。

梁有平昂起头,迎着张巡抚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云州布政使,宋长辅。”

“......”

房间里一片寂静。

张巡抚的表情颇为奇怪,既惊讶,但又不惊讶。毕竟白帝城内,四品以上的官员都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巡抚大人心里早有准备,不会有“大吃一惊”的反应。

“是他....”

不过张巡抚内心依旧万分沉重,都指挥使杨川南已然涉案其中。现在又多了一位布政使。

云州官场真是从头烂到根了。

“谁抓的你?”许七安趁着空隙,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梁有平摇头,脸上浮现茫然:“那天你们走了没多久,我驱散铺子里的私娼,锁门离开。刚走出黄伯街,我就被人敲晕了。

“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头套着麻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吃喝拉撒都在小黑屋里,有人给我定时送饭。再后来,我就被带去镖局,给送到你们这里来了。

“没看清那人的长相?”许七安追问。

梁有平摇头。

....梁有平是在我们离开后失踪的,然后,三天之后,巫神教的人入梦审讯,试探梁有平是否落入打更人手中....因为这三天里,宋布政使陪着张巡抚外出视察,所以没有发现梁有平失踪,直到返回白帝城,才知道小老弟失联了....对了上啊。

许七安恍然大悟。

张巡抚指头敲击桌面,“继续说。”

“自那以后,我便跟了宋布政使,当时他还不是一州布政使....”说起往事,梁有平眼中流露出追忆:

“随着宋长辅的官越做大,我一个瘸子也跟着平步青云,成了如今的经历司经历,做到了正六品。

“也是宋长辅引荐之下,我加入了齐党。但这个身份是不见光的,周旻是打更人衙门的暗子,我则是齐党的暗子。

“齐党为山匪输送军需,必须得过经历司这一关。这些年,我一直在替宋布政使做事,偷改账册,侵吞军需....”

“之前还口口声声说,梦想成为大侠,杀尽山匪。现在却成了助纣为虐的恶人。”许七安忍不住嘲讽。

梁有平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对于许七安的嘲讽,梁有平选择了沉默。

张巡抚眯着眼,问道:“那杨川南是怎么回事?他也是齐党,为何你们要陷害他。”

梁有平摇头:“这些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和齐党走的并不近。宋布政使透露过,杨川南本就是齐党摆在明面上的棋子,随时都可以舍弃。”

背锅的...许七安在心里个杨川南做了定义。

“如果没有周旻的话,云州的密谋会一直下去。”梁有平摇头失笑:“这或许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起来,我与周旻关系不错,散值后经常一起喝酒。

“只是没想到他是打更人的暗子,我是齐党的暗子,要不怎么说人心隔肚皮呢。”

梁有平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不用张巡抚审问,自己就吧啦吧啦将知道的事吐了出来。

“周旻是个很聪明的人,对数字极其敏感,我们察觉到他发现账簿不对后,我曾出面拉拢过他,许以重诺....”

姜律中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他拒绝了?”

“没有。”梁有平嘿然道:“他一口答应了下来,愿意同流合污。只是他没想到,所谓的拉拢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是对他试探,试探他都发现了什么。

“周旻同样是缓兵之计而已,扭头就写密报把事情抖了出去。”

这才是一个智商在线的暗子的操作嘛....换成电视剧里的套路,周旻肯定义正言辞的拒绝....许七安借着吐槽让自己大脑保持活跃,忍不住说道:

“其实他已经预感到你们要杀人灭口了。”

“聪明人自然有聪明人的觉悟,他本来可以逃的,虽然也逃不掉。”梁有平昂起了下巴。

这话似乎是在说他自己,他同样是那个预感到自己命运的聪明人,既然逃不掉,就懒得逃了。

“东窗事发后,宋布政使就按照既定的计划,把杨川南推出去顶锅。一边暗中布局,一边等待巡抚大人的到来。”

张巡抚听到这里,质疑道:“那么,为什么你要亲自留在丁15号狗肉铺?账簿里应该有对宋布政使不利的罪证吧。”

“是的,账簿里有几笔军需是从布政使司转运到都指挥使司的。至于我为什么留在丁15号,我收到的命令就是这个。”梁有平回答。

...这不合理啊!

许七安皱了皱眉,看向三位白衣术士:“他的话可信吗?”

三位白衣术士摇摇头:“看不透,他的气数被掩盖了,望气术无法窥探。”

望气术无法窥探....许七安先是吃了一惊,而后醒悟,梁有平身上被人动了手脚,有人替他掩盖了气数。

四号说过,术士有手段克制巫师,正是因为这种屏蔽,才让梁有平避免了咒杀和占卜。

“宁宴,你有什么想说的?”

尽管许七安智力严重下滑,张巡抚还是希望多听一听他的意见。

“让梁有平等在狗肉铺里,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觉得以宋布政使的老谋深算,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许七安侃侃而谈:

“当然,不排除这是挑衅,毕竟如果没有那位神秘高手中途掳走了梁有平,我们即使知道问题不对,也查不出什么。

“最后只能拿着切实的证据,把杨川南带回京交差。”

是挑衅还是别有原因,暂时无法确定,除非当面对质宋长辅。

倒是那位神秘高手,许七安有怀疑人选,那就是逼王杨千幻。首先,他只认识这么一位高品术士。其次,虽说外头有散修术士的存在,但能屏蔽气数,能瞒过姜律中的感知,这份实力可不是一般的散修能达到。

这就好比前世,能进中科院的绝对是高学历人才,不可能存在自学成才的野生学士。

至于为什么是杨千幻,因为许七安只认为这位。

嗯,这个猜测还有待确认......

“想知道原因还不简单。”张巡抚冷笑一声:“即刻传令,全员出动,缉拿布政使宋长辅。记住,兵贵神速!”

依然是对待杨川南的那一套,但很好用。突击行动能够让敌人猝不及防,来不及做出应对。

没多久,虎贲卫全员出动,张巡抚只带了姜律中和寥寥几位打更人。其余银锣铜锣留守驿站,看管杨川南。

许七安也留在了驿站,理由是休养生息。

他刚在城外开了无双,这会儿身体虚弱,不宜行动。

.......

砰!

布政使府邸的大门被破开,姜律中带着虎贲卫杀进府中,把反抗的府卫一一制服。

出乎意料的是,宋布政使没有如杨川南一样现身,虎贲卫在卧室里找到了他,他已经死了。

宋布政使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流淌一地,浸染了衣衫和半张脸。

“巡抚大人,他死了。”

虎贲卫检查过后,恭声汇报。

“畏罪自杀了吗?”张巡抚走到尸体边,脸色严肃。

宋长辅竟然就这么死了?

他沉吟片刻,吩咐道:“派人去府衙,传唤经验丰富的仵作过来验尸。”

......

仵作很快赶过来,随行的还有云州知府,知府大人满脸惶恐不安,在卧室见到宋布政使的尸体后,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巡抚大人,这,这...”知府脸色惨白,嘴皮子颤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慌什么慌?”张巡抚看了一眼宋长辅的尸体,只好先把知府带出卧室,来到书房,给他讲述案子的反转。

原来宋布政使才是勾结巫神教,为山匪输送军需的罪魁祸首?

知府目光呆滞,半天都没消化这个惊天大消息。

“此事应该尽早告示下去,免得云州官场人心浮动。”

位置决定思路,张巡抚此刻想的是如何安抚官员,维持稳定。

换成许七安在这里,首先做的是对尸体和案子吹毛求疵,直到没有疏漏。

正说着,虎贲卫进来通报:“大人,仵作已经验尸完毕。”

“传他进来。”张巡抚道。

仵作脚步匆匆进来,低着头。

“报吧。”

“是!”仵作这才说话,道:“死者宋长辅,年四十五岁,身高六尺一寸,尸体的头部,发肤、骨骼均无损伤。四肢、躯干除胸口刀伤外,无其他损伤。

“口腔、咽喉无异味异色,非中毒而死。经检验,死于胸口刀伤,是自杀。”

张巡抚颔首道:“妥善保存尸体。”又扭头对知府说道:“召集白帝城六品以上官员至布政使司衙门。本官有话要说。”

做完安排,张巡抚皱着眉头,沉思许久,招来一名铜锣,吩咐道:

“你速回驿站,将这里的事原原本本告诉许七安,听取他的意见,回禀本官。对了,包括仵作的验尸报告。”

.....

驿站。

“什么,宋布政使死了?!”

听到消息的许七安,惊的瞪大眼睛。

“巡抚大人想问问你的意见。”那位传话的铜锣大大咧咧的坐在桌上,脚踏着长凳,手里捏着茶杯,喝了一口,唠嗑道:

“姓宋的倒是识趣,听到我们破门而入的动静,知道在劫难逃,畏罪自杀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巡抚大人让我回来问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元芳,你怎么看......许七安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这句名台词。

宋长辅畏罪自杀是他没有想到的,还以为有机会让梁有平与宋长辅对簿公堂。

许七安精神异常疲惫,想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想:

是巡抚大人的“兵贵神速”策略起到了作用,让宋长辅觉得大势已去,选择了自尽?

但正常来说,不应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这又不是打游戏,感觉有点劣势就五分投....死的有点过于冲动,嗯,也有可能是那位始终不曾现身的梦巫杀人灭口。

不对啊,梦巫杀人灭口的前提,得是东窗事发吧....可他怎么知道事情已经败露?

刹那间,宛如一道闪电劈入脑海。

“驿站附近肯定有宋长辅的眼线,时刻监视着这边的动静。没准就是那位四品梦巫。福顺镖局的镖师押着梁有平进来时,虽然有套着麻袋,但瘸子走路的特征很明显。”

“宋长辅早就知道梁有平已经落网....”许七安心里做出判断,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他们在驿站里审了梁有平半个多小时,之后巡抚带队冲入布政使府邸,即使以虎贲卫的奔行速度,从驿站到布政使府邸,少说也得四十分钟。这么漫长的时间里,宋长辅会坐在家里等死吗?

可是宋长辅的确死了,仵作已经验明正身......卧槽!

“不好,中计了!”

许七安脱口而出。

.......

PS:这章四千多字,所以更新晚了。想必大家也能理解。




如果喜欢《大奉打更人》,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卖报小郎君所写的《大奉打更人》为转载作品,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奉打更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奉打更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奉打更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