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万族之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准备讲理了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准备讲理了

小说:万族之劫 作者:老鹰吃小鸡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万族之劫 ()”查找最新章节!
    南元。

    当看到这小城的刹那,苏宇有些许恍惚走神。

    不过,很快苏宇就恢复了镇定,再看这小城,眼底深处不由露出一抹阴郁。

    这地方,不太一样了。

    身边,那粗犷汉子,看到了南元小城,也松了口气,到城内了,那安全性就大增了,接下来就是出货,麻烦倒是不多了。

    “浪兄,多谢这一路上的护送了!”

    粗犷汉子笑哈哈道:“到了南元,几乎就没任何麻烦了,我们尽量在南元出货。”

    苏宇意外道:“南元?我记得南元不是什么通商点吧,这边有人收购?”

    “以前没,现在有了,现在这边人多。”

    粗犷汉子知道他几年没出门了,解释道:“这不是苏宇的老家吗?浪兄,我不说你也懂我的意思,夏家一直没找到苏宇继承的遗迹,其他人碰碰运气,苏宇本人现在也不敢回来……”

    他笑呵呵道:“来碰运气的人不少,一来二去的,这里人不少,夏家原本是不给外人来的,后来就有人造谣,说不给外人来,那是不是夏府长藏在这闭关准备证道了,夏家后来就没反对了,与其偷着来,还不如让人直接正大光明的来。”

    苏宇淡笑道:“遗迹?苏宇在这出生,遗迹就在这,不见得吧?”

    “机会比较大,大家都有兴趣,那也没办法。”

    粗犷汉子说了几句,笑道:“浪兄,要不你也四处转转,遗迹肯定中意天才,非天才,我们这些人是没希望了,浪兄可是天才,希望不小的。”

    “天才?呵呵!”

    就在此刻,远处,一群地龙兽奔驰而来。

    领头的少年,骑乘着腾空境的一头猛虎,听到了两人对话,蔑笑一声,也不愿多说,妖兽就要越过他们而走。

    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罢了。

    都不屑于理会的。



    骑着奔云马的,有啥好搭理的。

    他不搭理苏宇,苏宇却是眼神一冷,一个个来我老家找遗迹,我还没说答应呢!

    这次,本就是出来找点事做的。

    切入点倒是不错!

    少年刚要越过他,一道剑芒从天而降!

    “大胆!”

    少年身后,一人低喝一声,噗嗤一声,那人刚要动作,少年身下,那头斑斓猛虎噗嗤一声被斩落了脑袋。

    少年砰地一声被死去的妖兽带的跌落在地,砸落在地,急忙翻身腾跃,勉强站住,身前,瞬间多了几人。

    一位脸上带着一道疤痕的中年,看向苏宇,脸色难看道:“阁下何人?胆敢在大夏府境内袭杀日月后裔!”

    苏宇笑呵呵道:“少给我来这套,你浪爷在外混的时候,什么世面没见过?”

    苏宇嗤笑一声,看向那愤怒看来的少年,玩味道:“小子,哪家的?没吃过苦头是吧?半道上乱搭讪,你以为人人都是你爹?都宠着你?小屁孩一个,要不是看在你就说了这么一句,又是在城门口,一剑劈了你脑袋!”

    “你……”

    挡在前面的中年刀疤男子挥手拦住了少年说话,沉声道:“是我家少爷鲁莽了!可这位公子,一言不发,就杀了我家少爷坐骑,总得留个名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明府崔浪!”

    苏宇一脸笑容,“认识吗?你们哪家的?说说看,看看浪爷惹不惹得起!”

    “崔浪?”

    中年刀疤男想了一下,很快,微微凝眉道:“浪子剑客崔浪?你……你出来了!”

    苏宇瞪着眼睛,“怎么,浪爷出来还需要和你禀报不成?别以为你一个凌云就如何!山海日月我见的多了,你这样的垃圾凌云,想找事,你试试看!”

    城外的动静,也引起了四周一些人注意,城墙上,此刻也多了一些人。

    那中年,的确是凌云境,不过只是初期。

    此刻,他也知道了面对的是谁。

    浪子剑客,崔浪!

    或者说,花心剑客崔浪。

    这家伙不是战者,是文明师,非要自己给自己取个称号为剑客。

    身后,站着一位日月七重的巨头,大明府牛百道。

    另外,大唐府那位……反正外人不好去说什么,崔浪真要答应入赘,搞不好就又多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巨头当靠山,这事没法说。

    见身后的少年还有些不服不忿,没听过这个名字,中年也不意外,崔浪好几年都没冒头了。

    阻止了少年继续说什么,中年沉声道:“都是误会一场!我家少爷也无其他恶意,只是初次出家族,年岁还小,浪兄也不用放在心上,这斑斓虎死了也就死了,浪兄也该解气了。”

    “疤叔!”

    少年有些不乐意,对方杀了我的坐骑,这可是家族花大代价为他驯服的。

    疤叔低沉道:“没事,都是误会,少爷以后要慎言!”

    少年有些不忿,不过大概知道遇到了不好惹的,只好压着怒火沉默了下来。

    苏宇蔑笑一声,骑着马,悠然自得朝前走,“算了,不和小屁孩一般计较!我这人,好说话!换个心眼小的,就你这话,老子现在不出手,等你出城了,四周没人的时候,暗中干你一票,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前些年,浪爷浪荡江湖,这种事见多了!”

    “多少大家族的天才,骄子,觉得自己了不起,不经历社会毒打,那死的叫一个凄惨,浪爷也是险死还生,好多次之后才明白一个道理,出门,遇到难惹的,装孙子,遇到惹你的,干他大爷的!”

    “……”

    疤叔没吭声,那少年一脸怒火,却也没再说话。

    苏宇身边,粗犷中年几人也是沉默,押送着货物,一言不发。

    遇到这种事,最好别掺和。

    ……

    城墙上。

    此刻,也有不少人。

    昔日的南元城,腾空就那么几位,也是最强者,而今的南元城,几个月不到的时间,变化极大,此刻,城墙上连山海都有。

    城外的喧闹,大家也看到了,听到了。

    有人低声笑道:“是崔浪那家伙!”

    “谁啊?”

    有人不认识,打听了一下,很快也知道了。

    原来如此!

    睡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孙女,还能在外逍遥没啥事的,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那几个家伙是谁?”

    “好像是大元府郝家的人!”

    “郝家?日月家族……郝家……我想起来了,大元府监天署的那位是吧?他家也来人了……”

    “支脉吧,不是支脉,多少有位山海护道,应该是支脉的人。”

    “支脉……那的确得忍着,嫡系还好,支脉的话,惹上崔浪没啥好结果。”

    崔浪的崔家没啥强者,但是背后有日月巨头,还是两位,都是日月高重。

    你是日月的嫡系,那还能碰碰。

    支脉就算了!

    实力不如人,那得忍着。

    “崔浪这家伙,实力不弱啊,腾空六重的虎妖,一剑就给斩了!”

    “这家伙早几年就是腾空八重还是九重了,现在搞不好快凌云了,或者已经凌云了,杀一头腾空六重的妖族还不简单?”

    “这家伙怎么也跑来了?”

    “谁知道呢,大唐府那位闭关了,他大概出来放松的吧。”

    “……”

    众人低声议论着,而城池下,苏宇骑马赶到,看了看城墙,心中抑郁,强者不少啊。

    面上却是带着笑容,“哟,这里这么多朋友在啊!”

    说着,随便招呼着笑道:“那……那是王兄吧?还记得昔日一起在大宋府白嫖的日子吗?哎,往事如烟……”

    被他指到的一位青年,脸色一变,无语道:“崔兄,我俩就见过一次,一面之缘,可没有你说的这些事,你认错人了,我也不姓王!”

    有人笑道:“姓王,不会是大宋府的王启吧?浪兄,你几年没出来,都忘了姓名了吧。”

    苏宇哈哈笑道:“随意了!名姓不过一称呼,随便喊,萍水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诸位,都是来这找苏宇那个遗迹的?有发现吗?带我玩一个如何?放心,发现了我也不抢,我看看遗迹里有没有活着的古美人……”

    众人无言!

    你真敢说!

    苏宇脚下一点,踏空而上,直接飞上了城墙,左右看了看,笑道:“奇怪了,夏家不管我们这些外来人了?随便上城墙参观?”

    说着,看向刚刚他喊王兄的那青年,笑道:“王兄……”

    “我姓黄!”

    “哦哦哦,黄兄!”苏宇笑哈哈道:“黄就黄吧,都一样!黄兄,怎么没大夏府的强者在?”

    起码没看到军方的强者。

    只有一些兵士在,都是腾空之下,也不吭声,守卫在四周。

    他飞上来,也没人管他。

    这搁在以前,那是行不通的。

    那青年无奈,只好解释道:“南元这边实力不强,也难抽调兵力过来的,大夏府的意思是,别找麻烦,别骚扰民众,那就随意一些。至于骚扰到了民众,干扰到了南元日常运转,自然会有人来找你。”

    “原来如此!”

    苏宇点头,笑道:“我就说,我刚刚干掉了一头妖兽,居然没人说话,大夏府是不是也说了,外来人自己互相厮杀,他们也不管?”

    “浪兄还真够了解的!”

    那青年也是笑道:“就是这样的,夏侯爷的命令,外来人的安危,概不负责!不过打坏了地方,打坏了东西,百倍赔偿,赔钱了,那他不管你,你有本事,那随意你怎么弄!”

    “是夏侯爷的性格!”

    苏宇笑呵呵地点头,看向城墙下刚过来的那群人,抱着胳膊笑道:“这小子,居然敢侮辱我,之前我还担心麻烦,嘿嘿……这小子,哪家的人?实力不够的话,回头弄死他算了。”

    “浪兄!”

    有人插话道:“大元府日月家族郝家的人,一点小事,就别折腾了,小孩子,还是养性,刚出门,和这小子计较什么。”

    苏宇笑哈哈的,也没说啥,下方,那凌云境的刀疤脸也听到了这话,微微蹙眉,朝城墙上拱手道:“崔兄,都是误会一场,小孩子出口不逊,回去后,我自会请家主教训,崔兄何必吓唬孩子……”

    苏宇笑眯眯道:“开个玩笑,别当真!小孩子这么可爱,我哪舍得杀人!我崔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25岁浪到了现在,也快10年了,我杀的人,也就那么一丢丢,哪能随便杀人,不是开玩笑吗?”

    中年刀疤心中无奈,真的麻烦。

    刚到南元,就遇到了这么个家伙。

    大概是这几年被憋疯了,找人发泄火气呢。

    “崔兄见谅了,今晚,我会携少爷拜访崔兄,还请崔兄赏脸!”

    苏宇笑哈哈道:“算了,就冲这位老哥,一点小事,没什么!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互相给个面子,记住话不能乱说就行,你看我,遇到了无敌后裔,那我也得装孙子,遇到了日月后裔……大家刚一刚好了,大不了老子去投奔大唐府嘛!”

    艹!

    有人心中暗骂,你不是不愿意吗?

    现在想着要去投奔大唐府了?

    吃软饭的混蛋!

    无耻嘴脸!

    不过他这么一说,众人也很无奈,人家真去投奔大唐府了,一般日月家族的家伙,还真不一定刚的过他。

    苏宇笑了笑,迈步走下城墙,边走边道:“四处看看,这要是捞到了遗迹,那就发财了!对了,城主府怎么走?去找城主聊聊天,还有,苏宇老师除了柳文彦执教,还有别的亲人在吗?我也是大明府的,一家人,我去拜访一下。”

    “王……黄兄,要不你跟我一起,然后顺便去苏宇家看看?知道他家在哪吗?”

    那青年,脸色微微一变,很快道:“我陪你一起去!”

    去苏宇家看看!

    这地方,可不好说。

    崔浪真够浪的!

    一来就要去苏宇家。

    他急忙跟上了苏宇,不管其他人的脸色如何,迅速跟上道:“浪兄,我比你早来几日,还真有些了解,苏宇还有几位老师在这,包括南元中等学府的府长,不过对方有大夏府公职,我们也不好接触。”

    说罢,又道:“至于苏宇家,外面有龙武卫的人在,也不好乱闯……”

    苏宇笑道:“没事,我便宜老师是牛府长,苏宇和我老师关系不错,我呢,也算是他师兄,自家人,自家人看看我兄弟的房子,没啥事!咱找遗迹,正大光明,又不是做贼,是吧?苏宇自己也不记得遗迹在哪了,特意让我来找的,你觉得这个话有毛病不?”

    后方的人听到这些话,都是无语,够无耻的!

    崔浪,还是这鸟样。

    崔浪都未必见过苏宇,这就成了你兄弟了,以崔浪的层次,在大明府,可能见过苏宇,可要说交情好,那纯粹扯淡了。

    谁不知道,苏宇在大明府,结交的几乎都是山海日月强者,府主的座上宾,大明府对苏宇看的很重,苏宇哪有时间理会崔浪。

    ……

    城主府。

    城主还是吴文海。

    不过如今的吴文海,显得有些苍老了。

    看到苏宇的时候,吴文海也很平静,作为大夏府的城主,他实力是弱,可地位不低,哪怕南元很弱小。

    见苏宇,或者说崔浪,只是因为对方来自大明府,毕业于大明文明学府,是牛百道的记名弟子。

    见了面,吴文海也不客气,直接道:“崔兄要是来找遗迹的,那随意,不要打扰到其他人就行!至于其他的,要是知道什么,也没你们的份,早就被大夏府取走了!见崔兄,就是问问,苏宇在大明府还好吧?”

    苏宇笑道:“好着呢,就是受伤了,我走的时候,他跑去我老师的地盘闭关了,临走的时候,他还嘱咐我,去他家看看,帮他收拾一下卫生,城主,我能去看看吧?”

    “……”

    吴文海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半晌,沉声道:“你确定?”

    “咳咳……确定,确定!”

    苏宇干笑一声,那态度,一看就不真。

    吴文海微微凝眉道:“你说苏宇让你去的,那你要去可以,后果自负!你既然认识苏宇,也当知道,苏宇并非那种大度之人,你若是假借他名,擅闯私宅,其他的我也不多说,自己衡量吧!”

    苏宇干笑道:“当然当然,没事的,我老师和他关系好着呢,我真的去帮他打扫打扫卫生,这都多久没住人了,家里肯定落灰了是吧?”

    身旁,那黄姓青年也是佩服,睁眼说瞎话说到你这地步,也不容易了。

    吴文海没兴趣和他多聊,又问了几句苏宇的事,摆摆手,直接打发了苏宇。

    等到苏宇要离开的时候,吴文海淡漠道:“在南元,毕竟是大夏府的地盘,诸位还是守点规矩,真闹出了什么不愉快,谁也不愿意!”

    “一定一定!”

    苏宇笑呵呵的应了一声,等出了城主府,就笑哈哈道:“走,去苏宇家!”

    “浪兄,真的去?”

    “当然!不过……你就算了,我可没邀请你去啊,你去,苏宇以后找麻烦,跟我无关,我只负责自保!”

    “……”

    黄姓青年无言,郁闷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之前说好了带我一起去的!

    “哈哈,开玩笑,要一起去也行,反正我认真的,苏宇真找茬,我又不怕,就是去他家看看,打扫一下卫生,我老师和他熟悉啊,你又不熟悉……”

    黄姓青年有些踌躇,半晌才道:“那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浪兄,真发现了什么,记得兄弟啊。”

    “当然!”

    苏宇笑呵呵地,已经走到了自家小区门口。

    此刻,这小区,门口驻扎着龙武卫。

    守小区的不是别人,也是老熟人夏兵。

    以前驻南元的龙武卫什长,如今已经到了腾空四重,实力倒是进步了不少,不过和这些外来者比,还是弱小了许多。

    看到苏宇和黄姓青年,夏兵凝眉看着两人,几位龙武卫兵士也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这俩一看就是外来户。

    有出门的小区居民,扫了两人一眼,有老人骂骂咧咧道:“他么的,什么鸟人都往我们这跑,苏家那小子,哪天神功大成回来了,全都拉到万族坑砍了脑袋!”

    脾气倒是火爆!

    没办法,大夏府一些平民,实力也许弱,脾气那是真不弱。

    退伍军士较多,杀戮多年,又在大夏府的地盘上,哪会怕他们。

    这还不算,苏宇微微一怔,忽然被黄姓青年拉开了。

    一个老头,断了一条胳膊,朝他撞来,苏宇被拉开,老头倒是撞了个空。

    断臂的老头有些郁闷,瞪了一眼黄姓青年,骂骂咧咧地,“艹,欺负人,撞老子……”

    说着,就走了。

    苏宇微微走神,黄姓青年传音道:“小心点,这地方的人比较敌视我们,大夏府的意思是,别骚扰他们,不许动他们,撞你……你倒是没事,你把他撞死了,你也死定了,日月后裔也不行,这些老头老太太,比较坑,都挺狠的,前些天,一个骑乘妖兽的家伙,没注意,一个老头自己撞上去了,被妖兽撞死了,结果那家伙被抓了砍了脑袋……”

    苏宇心中微震。

    死了人了?

    也是,南元人,还是很凶悍的。

    城池小,很多人其实都很熟悉。

    苏宇还好,他就认识一些身边人,可他父亲苏龙,认识的人就多了,在南元,提起苏龙,几乎没有不认识的。

    而今,他的儿子好像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结果被迫害了,被赶走了,还有外来的混蛋要夺取苏宇的东西,在南元人看来,那就是进门的强盗。

    大夏府不杀他们,南元人都要找机会干掉他们。

    用老头老太太的命,换几个强者,换几个天才,给大夏府递刀子……这事大家熟练。

    苏宇沉默了一会,笑道:“照你这意思,南元人够狠的啊!”

    “你说呢?”

    黄姓青年郁闷道:“刚来这的,有些不清楚情况,有些人看这些人往身上撞,嘿嘿……你知道后果如何了?反正在这,小心点,再怎么说,也是大夏府的地盘,你不惹事就算了,惹事,大夏府也不介意杀几个杀鸡儆猴一下。”

    他说的话,站的角度是外来人。

    而苏宇,只知道,南元有人死了。

    因他而死。

    是的,甭管这些南元人年纪多大了,实力多弱小,甭管是不是来自南元人的骄傲,对方都是因他而死。

    有人死了!

    这一刻,苏宇心里有些复杂。

    他其实不在意这些家伙来搜索,他自己都不知道南元有没有遗迹,他刚回来,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家,看看自己的熟人。

    而今,却是听到有人为他而死,这一刻……他忽然很痛恨这些外来的家伙。

    在南元人看来,这些人就是强盗!

    我自家的东西,你们凭什么来搜索,来寻找,来抢夺?

    至于外来者,也许觉得,这遗迹,又不是指定了就是谁的,苏宇能继承,我们为什么不能?

    上古人族留下的,又不是你家的!

    双方,站的角度不同,想法不一样。

    苏宇,并未再去想什么,此刻,恢复了笑容,看向夏兵道:“这位长官,我是苏宇的朋友,城主大人已经答应了,让我去他家看看,长官放行吧!”

    夏兵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很快,低沉道:“大明府崔浪?你可以进去,黄鹤,你不能进!”

    黄姓青年微微一滞,有些无语,算了,不进就不进好了。

    苏宇笑了笑,迈步朝小区走去。

    边走边道:“是哪一栋,哪一间……”

    夏兵不语,黄鹤倒是知道,连忙喊道:“4栋,302……”

    “知道了!”

    苏宇踏步走入,小区中,一些大爷大妈,原本有些人在闲聊,等看到苏宇,纷纷冷着脸看着他。

    苏宇笑呵呵的,也不在意。

    等到了自家楼下,笑容依旧,心中却是有些愤怒。

    我家,来人了!

    有人在里面!

    ……

    上楼,门半开着。

    苏宇笑哈哈道:“有人先我一步来了?”

    很快,屋中几人朝他看来。

    有些意外。

    苏宇不认识几人,没看到熟人,但是其中有一位应该是大夏府官方的人,见到苏宇来了,也奇怪,“你是……”

    “大明府崔浪!”

    苏宇笑了笑,朝屋内看了一眼,笑眯眯道:“乱成这样了,我说你们真是的,这可是我兄弟苏宇的家,我是来打扫卫生的,你们搞成了这样,我很难交代的。”

    “苏宇?”

    几人看向他,有年轻人,也有中年,那官方人员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闻言开口道:“崔浪……你认识苏宇?”

    “咳咳,你就当认识,朋友,朋友!”

    屋中,加上这人,除去苏宇,总共5人,另外四人,两男两女,一位中年男性和一位中年女性,另外两个都是年轻人,也是男女搭配。

    崔浪……那年轻男子好像想起来了,笑道:“崔浪……我记起来了,大唐府上任育强署长……是吧!”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倒是也都记起了崔浪是谁。

    苏宇笑呵呵道:“哟,我名气看来真不小,几位是?”

    “求索学院周红波!”

    “战神学院刘涵!”

    “哟,两大圣地的人,失敬了!”

    苏宇拱拱手,进门,四处查看了一下,客厅中,沙发已经破损。

    厨房中,碗碟碎了不少。

    走到卧室看了看……苏宇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蹲下身子,将一个相框捡了起来,那是他和父亲的合影,苏宇面上带着笑容,侧头道:“这里被抢劫了?怎么弄成这样子了?”

    那大夏府的官方人员叹道:“前些时日,有人引走了驻守强者,这里被人潜入了。”

    说罢,笑道:“这地方其实没什么,真要有,早就被人发现了,我说了你们还不信,现在也看到了,当日有强者潜入,也没发现什么。”

    苏宇不等他们开口,笑呵呵道:“几位,这可是私宅,我兄弟苏宇的地盘,你们就这么闯进来了?大夏府这边随便带人闯入别人家里?”

    那官方之人,耸耸肩,笑了笑没说话。

    两大圣地的人,不好拦。

    那青年周红波淡笑道:“崔兄误会了,我们只是来追查一下,看看能否查出,是谁潜入了这里,看看能否找到那人,苏宇家中失窃,我们来帮忙查案罢了。”

    苏宇点头,“原来如此,查到了吗?”

    “那倒没有,来人实力不弱……”

    “两大圣地这点本事都没?”

    苏宇笑道:“真高估你们了!”

    周红波也不生气,笑道:“没那么容易的,能引走驻守者,之后潜入,实力恐怕有日月了,哪有那么简单!”

    “那倒也是!”

    苏宇起身,看了看房间,再看看破败的样子,笑了笑。

    我美好的青春啊!

    我上次回来,家中一切完好,今日再回来……一切都变了。

    父亲若是回来了,恐怕都快认不出这屋子还是自己家了。

    小时候爱玩闹,弄的家里脏兮兮的,老爹虎背熊腰的块头,还得趴地上好好擦地,爱惜的不行,生怕哪里脏了没打扫干净。

    那件用了三年又三年的围裙,此刻被丢在了地上,如同破布。

    将相框放在了床头柜上,那周红波也看到了,笑道:“孙署长,我们可以找苏龙谈谈吗?”

    那被称为孙署长的中年,摇头道:“那不行,苏龙在军中服役,外人不能见!”

    “太遗憾了!”

    青年看向身边的中年,中年男子低沉道:“苏龙不是被安排到了后方大本营区域吗?也许可以找他谈谈!南元是否有遗迹,我觉得还是趁早找出来为好,现在闹的人心纷乱,不少人都盯着这边……”

    “那得请示侯爷!”

    孙署长笑道:“看看屋子还行,去找苏龙……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得侯爷答应。”

    几人皱眉,找夏侯爷,那很麻烦的。

    苏宇笑道:“几位,你们看也看完了,甭管我是不是苏宇朋友,我好歹借口是来打扫卫生的,你们几位让让,我来打扫一下卫生,下次遇到了苏宇,还能找个借口,套套近乎,你们几位别挡着了。”

    几人都看向他,很快,周红波笑道:“那崔兄打扫卫生吧,我们也不打扰了!”

    看也看了,再留也没意义。

    几人笑了笑,都很快离去。

    苏宇等他们走了,笑容依旧,意志力波动,开始打扫起了卫生,一如既往的笑容满面,哼着小曲,心情愉悦。

    许久,再次走到卧室,将相框上的灰尘擦去,脚印擦去。

    收集了所有的脚印,所有的灰尘,所有的气息……

    我家,不是随便来的。

    来就来了,还弄的我家跟垃圾堆一样,真的不合适。

    弄就弄了,我父亲和我的合影,你们还要踩几脚……眼睛都瞎了吗?

    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楼下离开的几人,苏宇露出一抹笑容。

    两大圣地也来兴趣了?

    大夏府带人来参观我家,收费了吗?

    这孙署长是谁?

    带人来,是自己的意思,还是夏小二的意思?

    我家……就这么随便能进的?

    都不用问问主人的?

    主人可都没死呢!

    ……

    楼下,周红波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窗户边的苏宇,苏宇朝他摆摆手,一脸的笑容。

    周红波笑了笑,传音道:“老师,这崔浪,和苏宇有关系吗?”

    “他是牛百道的记名弟子,可能见过苏宇,关系……能有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不以为然,崔浪说朋友,你还真信他。

    那家伙,一听就是满口胡言,没一句真话。

    周红波点点头,没再问。

    ……

    而房间中,苏宇打扫好了卫生,笑了笑,将一个小灰尘团捏在了手中,下一刻,脑海中传音道:“吃了它,给我辨别一下味道!”

    “不要……”

    小毛球是强烈拒绝的!

    不要!

    这个不能吃!

    脏兮兮的!

    “吃了,我回头给你弄好吃的,快点,不然你以后没吃的了!”

    小毛球抗拒无比,委屈的不行,欲哭无泪。

    真的不能吃!

    太难闻了!

    可是……香香的好像很生气,此刻,意志海都在翻滚,小毛球尽管抗拒无比,可寄人篱下……好吧,只能吃了。

    苏宇手中的灰尘团,很快消失不见。

    意志海中,小毛球干呕了几声。

    真恶心!

    想吐了!

    “下次遇到,能辨别出味道吗?”

    “吃神文……进意志海……才能辨别。UU看书www.uukanshu.com ”

    “那就好!”

    苏宇没说什么,迟早会有这个机会的,谁来了我家,谁破坏了我家,谁踩了我和父亲的合影,我不管是为了什么,咱们会好好说道说道的!

    这一次出来,本就没准备干好事。

    南元,也许便是第一个突破口。

    这年头,讲理有啥用。

    讲理,这是我家,我不允许,谁也不许来,而今,不照样成了公厕,想来的,他都能来。

    所以……还是不讲理好了。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328章 不准备讲理了(求订阅月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万族之劫》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如果喜欢《万族之劫》,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鹰吃小鸡所写的《万族之劫》为转载作品,万族之劫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万族之劫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万族之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万族之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万族之劫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