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701章 囚身圣母宫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01章 囚身圣母宫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凌霄殿前,李长寿站了一阵。

看着眼前云海翻涌,看着各处天兵天将来回巡逻,眺望着远处仙山,略微有些出神。

已经足够了吧。

感觉那道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已消失了,道祖应该已采取了行动。

‘烟雾弹……’

李长寿背起双手,驾云赶往自己的太白宫,心底细细思量着道祖可能会有的反应。

道祖手中能动的棋子着实太多,可以通过大劫干预,也可以通过弥勒这种工具人暗中搞事,更能随便给几位圣人点许诺,让几位圣人为他奔波。

尤其是有个迫切需要在蝼蚁身上寻找自信的第六圣,仗着‘圣人不可死’的默契,定会在稍后的大劫中蹦来蹦去。

偏偏,大多数情形下,还只能看着他干瞪眼。

简直了。

李长寿摇摇头,嘴角露出少许意味深长的微笑,驾云飞的更迅疾了些。

忽而来了少许诗性,李长寿心底吟诵两声:

“山高高不尽,抬手接天穹。

若为周全故,不负稳健名。”

啧,好湿,好湿。

可惜不敢诵读出来,只能心底暗戳戳地明一明志向,而后再重启空明道心,压制自身情感,重新审视从此刻到赵公明之劫的各种布置。

胜算:九成八。

准确来说,这次应该是九成九了。

小小的突破了下自己,达到了史上最高的胜算,毕竟这套灵光一闪、视角转换,算是妙笔偶得的计划,能给天道送一份大礼,也能让道祖彻底安心。

若是此后的每个阶段,自己都能找到这般破局之法,也就不必跟天道五五开了吧。

胜率不过八,动手是呆瓜。

胜算不过九,生死边缘走。

当然,这只是洪荒生存指南,不适用于其他生存环境,仅代表寿家之言。

“星君大人!星君大人!”

背后传来一声呼喊,正要进太白殿的李长寿顿住身形,转身看向了后方化作虹光疾飞而来的天将。

稍作等候,这天将便单膝落地,跪伏在白玉台阶之下,朗声道:

“星君大人!圣母宫仙子已入东天门,圣母娘娘想请您去圣母宫一叙,叮嘱一二事。”

李长寿缓缓点头,温声道:“起来吧,天庭没这么多跪拜的规矩,让那位仙子过来就是。”

“是!”

那天将定声应着,起身匆匆而去。

圣母……

李长寿先是微微眯眼,眉头也跟着紧皱了起来,目中神光略微有些闪动,又轻轻一叹,目中满是安然。

罢了,毕竟是圣母娘娘,自己当尊还是尊的。

大拇指对着小琼峰的方向轻轻按压,小琼峰之上的大阵重重开启,正抓着一把纸牌的混沌钟钟灵怔了下,将混沌钟本体推到了灵娥身后。

灵娥歪了下头,皱眉道:“钟姐,你这么看牌有点过分了。”

“呸,咱还用看牌?跟你师兄的约定啊约定,他应该是要外出了,现在特殊时期,咱要有随时带你跑路的准备!”

灵娥眨眨眼,有些心虚地笑了笑。

一旁熊伶俐不由举手示意:“我呢我呢!”

钟灵嗤的一笑:“你就原地投敌,在天庭做个大力神什么的,没大问题。”

熊伶俐:……

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

且说李长寿在太白殿中等了一阵,那名圣母宫的仙子在两位天将护持下,驾云到了殿门前。

这仙子也算是熟人,自是当年在姜府住了些年岁,见证了姜尚荣华富贵前半生的圣母宫仙子,此刻打扮得如出水芙蓉,向前盈盈一拜。

“拜见星君大人。”

李长寿笑道:“是娘娘要我去圣母宫?”

“嗯,

”仙子柔声道,“如今人族正在大劫中,娘娘挂念颇多,想请星君大人去圣母宫中一叙,有几件事叮嘱。”

李长寿笑道:“既如此,这就动身吧。”

言罢便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两步。

那仙子不料李长寿答应得如此爽快,禁不住眨眨眼,小声提醒道:“星君大人,您最好是本体过去……”

李长寿笑着拉开衣袖,手指在手腕一点,一滴泛着淡淡金光的鲜血沁出,又被他伤口吸纳了回去。

大成圆满且掺杂了诸多道韵的八九玄功气息,平静中酝酿着狂暴,规则之下涌动着无尽的力量。

只是那滴血,似乎就可撕破乾坤,镇压金仙、大罗。

圣母宫的这位仙子顿时有些说不出话,低头做了个云舟,李长寿笑着摇摇头,随手在面前画了个圆圈,圆圈缓缓扩散,其外便是熟悉的虚空。

那里已是圣母宫之外。

“这边快些,”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仙子愣愣地快步赶来,小心翼翼地迈入圆圈之中,已是跨过了天庭大阵、跨过了五部洲边界、到了五部洲之外的虚空内。

李长寿从后跟来,袖袍轻轻挥动,乾坤如水流汇聚,那‘圆圈’平静地消失不见。

像是沙滩上留下的足迹,被海浪温柔地填平。

开门遁·简化版。

那仙子禁不住小声问:“您现在……啥境界了。”

“普通大罗,”李长寿含笑说着,“道境只是表象,也是一种束缚,真正变强的路径,其实是去感悟大道,与大道共鸣。

当你得到大道的认可,就能让这条大道化作你的神通。

去拜见圣母吧。”

“哎,您稍等,”这仙子连忙做了个云舟,托着李长寿朝圣母宫大门而去。

李长寿面色如常,似乎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虚空现门庭,上书圣母宫。

驾舟驶入其中,那片祥和的世外桃源又浮现在眼前。

云舟在一条清澈的河流上化形,两岸尽是奇花异树,一股股充沛且纯净的灵气在各处回荡,一位位如花似玉、如河水般纯净清澈的仙子,在各处飞飞停停。

有殿中传出童子诵读经文之声,其声朗朗入耳;

又有殿中传出仙子戏水时的笑闹声,其声令人遐想连篇。

圣母宫中多是人族女仙,且其中不乏高手,算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但缺少圣人大教大弟子那般可以独当一面的高人。

云舟一路行至那片宁静的湖泊,湖泊正中的小楼依然散发着一缕缕清妙的气息。

李长寿也是轻车熟路了,跳下云舟沿小径拾级而上,在门前做道揖行礼,口称:“弟子长寿领命而来,拜见娘娘。”

“进来吧。”

屋内传来了一声略带慵懒的轻唤。

李长寿低头应是,推开房门,便再次踏入了那片白茫茫的‘乾坤’。

啊,又进圣母娘娘神通了。

抬头看去,圣母娘娘还是老样子,趴在池边翻阅着一本出自于李长寿之手的画本,略有些卷曲的长发随意披散,宽松的长裙突出的就是一个随意。

李长寿自顾自坐去了老位置,调制着笔墨,平铺开纸板,笑着问:

“娘娘这次想看哪般故事?

时间紧迫,我只能在娘娘的神通中画一本,大劫后再如数奉上此前所欠如何?”

圣母娘娘嘴角微微一撇:“整点好看的就行,啥类型不重要,角色一定要画的漂亮。”

“那行,”李长寿答应一声,低头凝思一阵,开始缓缓提笔。

阁楼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似乎圣母娘娘让他来此,就是为了画漫画。

岁月长河似乎被隔绝在外,圣母娘娘慢慢地翻动着书页,时不时捏起一只仙果送到嘴边,那七彩斑斓的尾巴偶尔会轻轻晃一晃。

李长寿似乎很快进入了状态,十分专注。

圣母娘娘抬头看了几次李长寿,秀眉中带着几分思索,隐隐觉得……

有点问题。

这家伙可不简单,说不定早已识破了自己的安排,那为何此时又……

“你……”

“娘娘,弟子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却不好意思问。”

圣母道:“问就是了,薪火都已落在你手中,我作为人族圣母,也是要听取一些你的意见。”

李长寿轻声道:“上古人族遭劫,九成九人族被屠戮,娘娘为何未曾现身阻拦。”

圣母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冷漠,淡然道:“我当时中了算计,被阻隔在外,此前你已是问过了。

若我能去救,自不会放任妖族这般所为。”

“具体,”李长寿头也不抬的道,“具体是何事所耽误,又是被谁所耽误?”

“我不想谈此事。”

“娘娘您是不想谈,还是不能谈。”

李长寿停下手中笔端,抬头看向了池边女神,淡然道:

“当年那位前辈要破碎洪荒,娘娘您的态度为何?”

女娲娘娘闭上双眼,身形轻轻游动,自水池中慢慢走出。

金光闪耀间,她已从人身蛇尾化作纯粹的人身,身着华丽尊贵金色长裙,赤足行走在地毯上,坐回了软榻;

玉臂轻挥间,裙摆缓缓垂落,一股威严自然而生。

“长寿,你不妨有话直说。”

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抬头凝视圣母娘娘。

他低声道:“娘娘,而今洪荒流传的上古之事,其实时间顺序有些不太对,是吗?”

“你为何会有这般荒谬的想法?”

“只是有感而发,”李长寿笑容多有几分苦涩,“其实那位前辈给我留下了许多讯息,我也渐渐明白了到底发生何事。”

女娲娘娘轻轻皱眉,叹道:“你果然被他影响了。

你与他本就没有任何关联,为何不愿去相信你所见、所听、所闻,非要去相信一个曾想毁灭洪荒的生灵所言?”

“娘娘心底当真如此想的吗?”

李长寿嗓音十分平静,坐在矮桌后,与女娲娘娘对视。

女娲目光也颇为平静,似乎心底毫无波动。

这同样是一场较量。

但这次,李长寿却主动低下头,避开了圣母娘娘的目光。

他终究还是不想做出半点伤害人族圣母之事。

李长寿缓声道:“娘娘,我只说三件事,您不必回答,也不必否认。

第一,浪前辈……我觉得那位前辈当真是太浪了,心底一直这般称呼。”

嗤的一声轻笑,圣母娘娘当真是没绷住,笑道:“这般称呼倒也不错,他当真是太过浪荡了些,品性也不算什么善类。”

李长寿笑了笑,继续正色道:“这第一件事,浪前辈当年暗中与天道与道祖决战时,应该有很关键的筹码被娘娘握在手中。

娘娘选择了天道和道祖,对吗?”

圣母娘娘笑容顿时收敛了下去,禁不住反问:“你从哪知道的这些隐秘?”

李长寿指了指脑袋,“根据已有信息做出合理推断,您不必回答,您不忍看生灵涂炭,不忍看洪荒破碎,弟子完全理解。

如果是弟子在娘娘当时的位置,必然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护持洪荒,阻拦浪前辈。

他只是在所有选项中选择了最不负责任的一个。”

“唉……”

圣母轻轻一叹,并未多说。

李长寿道:“第二件事,上古人族惨遭屠戮时,阻拦您去救援的不是旁人,正是师祖,对吗?

师祖当时的说辞,应当是‘这是人族大兴前的历练’、‘火种只要不熄,人族自会昌盛’这般。

对吗?”

圣母娘娘有一个微微抿嘴的表情。

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心底暗道果然是这般,但终究还是不愿戳破那层薄纱,让圣母娘娘下不来台。

李长寿又道:“第三件事,这次弟子进入的神通似乎有些不同,娘娘您这次没有加快此地的岁月流速,而是减慢了,对吗?”

圣母目中流露出几分讶然,又露出几分轻笑,“你竟能分辨出来。”

“实不相瞒,”李长寿笑了笑,在袖中取出了两只法宝,放在面前的矮桌上,“弟子第一次进入娘娘的神通之后,就做了这般小玩意。”

这是两只沙漏,左侧沙漏沙子流速均匀,但右侧包裹着一层阴阳气息的沙漏,其内的流速却无比飞快。

李长寿道:“娘娘可以操控一定范围内的岁月流速,既可以让这间阁楼中的岁月流速加快,外面一刻、此地百年。

自也可让阁楼中的岁月减慢,外面数月,此地一刻。

根据沙子落下的速度,我进来这短暂时刻,外面已过半年之久了吧。”

圣母默然无语,慢慢闭上双眼。

李长寿继续道:“若我所料不错,娘娘是想将我留在此地,拖过赵公明入劫之事,从而避免我和道祖正面起冲突。”

“不错,”圣母轻叹了声,“长寿,你斗不过老师。”

李长寿道:“娘娘,我不会去摧毁洪荒。”

“你若凭人族薪火与天道对抗,便是等同于将人族拖去无底深渊。”

“弟子不想凭薪火去做什么,这薪火是燧人氏前辈托付,弟子的计划中,本就没有薪火这一说!”

“但此时你已代表人族。”

女娲目中绽放出少许锐利神光,“那个家伙积累了半个上古,最后依然败在了道祖和天道手中,你积累了多少、能有多少底牌?

我知你做事周全,知你心思谨慎,知你比我兄长还要优秀三分,可你修行才多少年?

我不能让你拿人族命途去做赌注。”

李长寿下意识攥拳,抬头凝视着女娲娘娘,将手中毛笔放下,扶着矮桌站起身来。

他低声道:

“娘娘,你莫非想见天地一片寂静?

你莫非想看佛门大兴后,三千佛国代替三千世,生灵尽皆修隐忍,修来世,对强权低头、畏惧天地,畏惧自然?

您难道真想让天道完成最后的计划,为了天地能够无限延长,让生灵失去自我,只剩下一个个承载真灵的躯壳!”

女娲娘娘却是丝毫不让,定声道:

“你莫非想见人族再次被屠戮,再经历上古那般至暗时刻?”

李长寿默然,苦笑道:“娘娘,你已被师祖吓住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吓住?”

女娲娘娘笑容满是苦涩,她抬手捂住胸口,似乎有些喘不上气,“人族被屠戮时,我反抗过,我挣扎过。

他们是我的孩子,是我用自身本源缔造的孩子。

你知道什么?你又了解什么?

你看着如今被道祖歪曲过的洪荒历史,自以为是地去推测当年发生了什么,你所见不过道祖想让你所见,你所闻不过道祖想让你所闻。

谁不曾想着去守护生灵?

谁又不曾觉得,自己可以赢过天、胜过天算?

可最后呢!

最后呢。

最后呢……”

嗡——

一抹浅蓝色的光晕自女娲身周荡漾开,原本白茫茫的乾坤突然成了一片灰暗,出现了天空、大地、湖泊、一个巨大的身影。

天空是残破的,外面是无边虚空;

大地之上存留着一处处坑洞,那个巨大身影却是人身、蛇尾,被七根万丈长枪刺破身躯,钉在了大地上。

一条条漆黑的锁链缠绕在她虚弱之极的身躯上,那些锁链,密密麻麻覆盖了她黯淡无光的鳞片。

而她双手被无数锁链束缚,高高地拉去天穹,只是无力地低头。

天锁,地缚。

在她身周,一具具白骨静静躺着,大多破碎不堪。

是人族。

“最后呢……

收手吧孩子,当我求你了。

是我没用,不能护好你们。

用圣人之力点燃人族意志凝成的薪火,已经是我最后能留给你们的礼物。

我真的已经没有什么,能拿去跟天道交换你们的命途。”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