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4章 水淹陈塘!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84章 水淹陈塘!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东海龙王要去天庭告御状,借天庭之力抵消阐教的压力,自是暂时安抚住了龙族。

  如今天庭的气势已压过了圣人大教,确实也算龙族可选的良策。

  虽有部分龙族仍然觉得,他们龙族也不该臣服于天庭之下,顶多就如上古妖庭那般做个客卿之位;

  但若是能‘利用’一下天庭之威,也并无不可。

  老龙王点起仪仗,带着两名长老、三位龟丞,又有侍卫开路、侍女相随,一路朝东天门而去。

  待龙王抵达东天门附近,早半天动身的李靖,此刻还在路上急赶。

  腾云驾雾过烟海,碧海蓝天寻中门。

  老龙王到得了东天门,命车架停下,率长老、龟丞一同朝天门而去。

  守门的数位天将向前抱拳行礼,一名守将笑道:

  “龙王爷为何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大事?

  哦,我等并未有阻拦龙王之意,只需龙王言说此行目的。”

  杀威棒。

  东海龙王眉头微皱,身后自有龙族长老言说:“有大教弟子杀我东海龙宫三太子殿下,今日吾王前来,请天庭帮龙宫讨个说法。”

  那几名天将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惊讶的表情,一人满是‘气愤’地抖动着双手,震声高呼:

  “哎呀呀!何人如此大胆?龙宫太子竟是说杀就杀!”

  又有天将道:“也是巧了,敖乙元帅不在天庭,去了三千世界领兵征战,不然让敖乙元帅知晓了此事,不知该是何等伤心。”

  东海龙王缓声道:“几位将军,吾可否入天庭了?”

  “您请、您请。”

  天将们各自侧身做请的手势,东海龙王点点头,驾云向前。

  但随之,天将们看向两位长老与三位龟丞相。

  天门之上,三把神剑中的斩妖剑开始轻轻震颤。

  一名天将立刻向前,又道:“龙王爷,您是天庭正神,也是龙族族长,自可直接进入天庭,但两位长老与三位龙宫文官不属天庭序列……”

  言说中,这天将指了指天门上方的三把神剑,龙宫一行活物也是各自皱眉。

  又有天将道:“要不这样,龙王爷您先进去,我们这就去通明殿禀告,只要拿到通行令碟,便让几位入内。”

  “善。”

  龙王淡淡地道了句,自顾自驾云向前。

  几位天将松了口气,忙去通明殿中禀告此事;

  那两位龙族长老、三位龟丞也只是皱眉,有些担心地看着东海龙王的背影。

  那表情,仿佛东海龙王是个柔弱的海女一般。

  东海龙王前飞不久,侧旁就有天将前来引路。

  龙王与这天将对视一眼,前者紧皱的眉头顿时松缓了些,
后者对龙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

  来者自是李长寿,龙王一眼便看破了他的伪装。

  东海龙王此次来天庭告状,其实最好是有龙族长老和龟丞相跟着,由他们负责将天庭所见所闻传回去,天庭按理也不该阻拦,东海龙王对此也略感疑惑。

  但此时李长寿主动来寻,东海龙王顿时明了,为何要暂时将他跟随者挡在外面。

  无他,对剧本罢了。

  李长寿道:“龙王节哀。”

  “唉,”龙王轻叹了声,“还请星君斡旋,勿让我儿白白赴死。”

  这老龙王,说话当真滴水不漏。

  这句话的意思,外人听去,也只当是龙王请李长寿做主,治罪李靖哪吒父子。

  但落在他们这些站在最高层的谋算者耳中,也可算是‘请李长寿将这场大戏演下去,达到让龙族内部自我革新目的’。

  “封神榜已有动静,龙王三子并未魂飞魄散,其余诸事,长庚定会尽力而为。”

  老龙王道:“人族与龙族之间,不必大战,自可共处。”

  李长寿道:“生灵私欲,也可由生灵镇压。”

  这一龙一人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轻笑,李长寿低头做请的手势,收敛自身一切道韵气息,模仿着这名天将平日里的神态动作,引着龙王直奔通明殿。

  与此同时,凌霄宝殿中。

  玉帝含笑坐在宝座上,白衣不染尘埃,大殿之中倒是没有其他臣子,此时的天庭重臣齐聚通明殿,荃峒元帅自是也没缺席,在角落的位置等待大戏上演。

  玉帝自是知晓,对于天庭而言,挫一挫龙族的锐气,让龙族别膨胀的太快,自是一件好事。

  这波,是天庭、阐教、人族联手压制,天庭今日只需和稀泥,龙族的怒火自会愈演愈烈。

  接下来,就是等龙族犯错,天庭惩治。

  “还是长庚厉害,三言两语便将此事剖析的这般简单,也合该龙族倒霉,非要在大劫中横插一脚作甚。”

  玉帝赞叹一声,随即又想到了李长寿几十年内就会离开天庭之事,不由又有些忧郁。

  他仍未想到那个让长庚留下的绝妙理由。

  中天门,一道流光闪过,李靖呼吸有些急促地现出身形,提剑向前,对守门天将抱拳行礼,定声道:

  “南赡部洲商国陈塘关总兵李靖,想求见!”

  “李总兵不必多说!”

  守门天将一步跃向前来,对李靖拱拱手,转身做请,“车架已备好,来不及多解释,请先上车。”

  天门内,两批天马拉着一辆车架自远处飞来,天马长嘶、车架轰鸣,飞速着实不慢。

  “多谢。”

  李靖拱手道谢,立刻冲向车架,天门之上的三把神剑毫无反应。

  待李靖入了天庭,被天马拉去通明殿,守门天将立刻捏碎了袖中玉符。

  东天门处,一名天将驾云从通明殿方向匆匆而来,手中端着一面令牌,远远地就高呼一声:

  “通明殿有令,准许龙族两位长老与三位文吏入天庭!”

  那斩妖神剑瞬间安静,这龙族一行也是松了口气,在天兵天将簇拥下入了天门,匆匆赶往通明殿。

  待他们走后,守门的几位天将对视一眼,各自轻笑。

  有天将自角落中走出来,收回了粘在斩妖神剑上的一根细线。

  其实那三名龟丞相也勉强算作天庭体制内的辅神,比那巡海夜叉的品级还要高一些。

  一点小技巧罢了。

  大家都是在太白宫外面站过岗的,没亲耳听过太白星君讲道,还没看过太白星君驾云的英姿吗?

  太白,老墨水了。

  ……

  且说那老龙王到了通明殿前,领他而来的武将顺势去了殿旁等候。

  殿内走出十数位天庭老臣,最先一位自是东木公。

  东木公大笑几声,与龙王拱手行礼,龙王自是拱手还礼,却是露出几分苦笑。

  木公问道:“龙王面色如此之差,可是发生了何事?”

  “唉,”龙王长叹一声,竟是潸然泪下,“可怜吾儿岁不过百,竟惨遭毒手、早早夭折,还请天庭为吾龙宫做主!”

  言说中,龙王向前躬身一拜,木公连忙上前搀扶。

  “龙王多礼、龙王多礼,这具体是何事?

  快,咱们去殿内详说,刚好各位大臣都在此地议事,让大家一同做个见证。”

  老龙王点点头,龙首之上露出几分苦涩的笑容,与木公入得了通明殿中。

  通明殿是天庭处理各类事务的‘中枢’,从此地可直达凌霄殿,联通天庭各路仙神衙司,不分日夜都有数位四阶正神当值,定时更换轮班的正神。

  但今日,通明殿略显拥挤,不只是各处角落的通明殿文吏,还有天庭三分之二的文臣武将在各处落座。

  很快,东海龙王坐在了一张圈椅中,这圈椅略微有些狭小,龙王那魁梧的身形勉强坐进去,以至于身形颇显拘束。

  木公坐在殿内主位,面前是长长的书案,背后是十数位老臣,此刻齐齐露出了慈祥、温暖、美好的微笑。

  “龙王先请节哀,”木公温声道,“对于令子的遭遇,天庭深表遗憾,对于龙宫的痛苦,我等身有同受。

  龙王来天庭告状,不知具体状告何人?”

  东海龙王叹道:“状告那陈塘关总兵人族李靖,包庇其子、纵子行凶,告那李靖之子哪吒,横行陈塘、打杀我儿。”

  “嘶——哪个李靖?”

  木公倒吸一口凉气,忙道:“此人可是人教弟子?”

  “自是那昆仑山度厄真人记名弟子,”龙王正色道,“此人不修清流,不知清正,贪慕俗世繁华,娶妻生子、留恋世俗权势……”

  木公道:“龙王慢言,龙王慢言。

  左右,查一查李靖的跟脚,看看有无特异之处。”

  “是!”角落中传来一声应答,随之便是哗哗的翻书页之声。

  东海龙王闭目等候,此间过程中,那两名龙族长老、三位龟丞相赶到了通明殿,到了龙王身后,站在大殿正中。

  形如受审一般。

  一只车架在天边飞驰而过,李靖在一位天将的遮掩下,潜藏身形、遁入云海中,朝通明殿摸了过来。

  “寻到了!”

  大殿角落中,王灵官站起身来,端着一枚玉符匆匆到了木公面前,将玉符递给木公,小声道:

  “木公,这李靖的跟脚都在此内。”

  “讲出来,”木公淡然说着。

  王灵官低声道:“木公,您还是先看看……”

  “讲出来!”

  木公瞪了眼王灵官,骂道:“你可是有什么忌惮之处?这是天庭!是通明殿!咱们背后就是玉帝陛下!

  畏畏缩缩,当真不怕让龙王笑话!

  你就大声读出来!”

  “这……”

  “读!”

  王灵官面露无奈之色,低头一阵苦笑,捧着玉符,朗声道:

  “李靖,出生于陈塘镇,幼年目睹妖魔肆虐南赡部洲东北之地,心有守护家乡之志,跋山涉水、奔赴东胜神洲寻自身仙缘,机缘巧合之下被带到了度仙门前,拜入度仙门内。

  修仙有所成,得度仙门出身、天庭正神太白金星欣赏,赐下诸多福缘,后回返陈塘镇斩妖除魔,有功德累积,被太白金星收为义子……

  ……李靖名声渐起,得人皇赏识,拜陈塘关总兵,巩固南赡部洲东北之地。

  其有三子,伯子金吒,拜玉虚宫圣人弟子文殊道人为师,仲子木吒,拜玉虚宫圣人弟子慈航道人为师,叔子哪吒,拜玉虚宫圣人弟子太乙真人为师。

  这里需做注解,哪吒为灵珠子转世,灵珠子乃太乙真人之徒,于天庭行走多年,为太白金星爱将。”

  “行、行了!就你嗓门大是不是!”

  木公皱眉打断了王灵官‘大声且有感情’的朗读,将那玉符一把夺过,拿在手中仔细观摩,面色渐渐有了些变化。

  龙王见状,表情逐渐冷淡;那两名龙族长老见状,目中满是悲愤。

  通明殿中,各位正神都有些沉默。

  有武将先是沉吟几声,缓声道:“这李靖能得星君大人赏识,定也非什么恶人,问题八成出在了阐教……”

  “慎言!阐教收徒素来讲究跟脚、重视自身福缘。

  这灵珠子我是见过的,性情温和、颇有礼数,也不像是会随意打杀旁人的性子。”

  “是极是极,灵珠子转世之事我也听说了,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打杀龙子。”

  “对啊,那般清秀的小男仙,还是太阴星君侍女的好兄弟。”

  角落中传来一声大喊:“我三弟的转世身绝对不会做出无理打杀我二弟亲弟弟之事!这定然是有什么误会!”

  道道目光看向角落,刚才喊话的卞庄瞬间缩起脖子,小声道:“末将推测是这般。”

  龙王闭目不言,似已是明白了今日之局面。

  木公清清嗓子,低声道:“龙王你看,此事……是不是需要详细查明,将那李靖父子也招来天庭问个明白,再看如何判罪?”

  东海龙王尚未说话,一名龙族长老叹声道:“天庭莫非也要徇私包庇,不顾公理二字?我们三太子可是活生生被那哪吒打死了!”

  “按理说,确实是死者为大,”木公叹道,“但此事事关太白星君的义子,要不,咱们去凌霄殿中,请玉帝陛下定夺?”

  “不必了,”东海龙王站起身来,那双龙目带着几分落寞,“天庭只需言说,是否能为我龙宫做主。”

  “这……”

  正此时,通明殿外传来一声呼喊:

  “陈塘关总兵李靖!受通明殿传召,前来解释与龙族冲突之事!”

  龙王与两位龙族长老面露怒色,一名长老更是扭头瞪着木公等正神,似是要动手一般。

  这两位长老与那三位龟丞相都非痴傻之人,如何还不明白?

  他们在此地说了半天,通明殿早早就去通知李靖,喊李靖上来与他们对质。

  这事龙宫是有些理亏,但天庭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帮太白金星的义子,而不是他们东海龙宫!

  一名长老刚要开口质问,龙王抬手示意他不可多言,龙宫一行面色铁青,盯着通明殿大门处。

  李靖手持佩剑快步而来,见到龙王后先做了个道揖,健步跳过大殿门槛,对殿内众正神深深做了个道揖。

  “李靖拜见各位天神,见过龙王爷。”

  木公含笑点头,温声道:“贤侄不必多礼,贤侄不必多礼,来人啊,搬个座位,咱们坐下谈。”

  王灵官立刻赶去侧旁,搬了一张与龙王刚才所坐一模一样的圈椅,放在了龙王座椅侧旁。

  随之,木公看向了东海龙王,笑道:“龙王何不坐下好好聊聊,将话都摊开了讲,天庭愿为你们两家做个调解,如何?”

  东海龙王似乎有些犹豫,看看李靖,再看看这满殿的仙神。

  那两名龙族长老当真是有些气愤难平,而三位龟丞相自始至终也不敢乱说什么。

  “罢了。”

  东海龙王一声轻叹,长袖飘动,李靖身侧的座椅直接炸碎。

  龙王略微扭头看向李靖,李靖满脸肃容,但目光无比坚定,与龙王对视。

  少顷,龙王淡然道:“我们走。”

  带着那龙族长老与海中龟丞扬长而去。

  木公忙起身道一声:“王灵官,去送送龙王一行!”

  “是!”王善领命而去,快步追向了龙王的背影。

  通明殿内,李靖稍微松了口气,感受着周遭那道道善意的目光,起身对各处做了几个道揖。

  “李某多谢各位正神照拂。

  此事是因龙王之子主动挑起,欲设杀局害我儿哪吒性命,幸得哪吒有太乙真人赐下众宝护身,这才得以活命。

  若李靖有半句虚言,愿承天罚之苦,即刻魂飞魄散。”

  木公笑道:“李总兵不必多言,快回陈塘关吧。”

  “不错,”一名老神仙忧心道,“龙族明显是有情绪了,不可小觑了龙族的实力,他们可是远古大族。”

  “咱们天庭也该做些事,不能任由李总兵被龙族欺凌。”

  “星君大人看好的人族子弟,自不会差了。”

  “龙族理亏还要告状,当真……啧,不好说,不好说唷。”

  李靖低头叹息,笑容略带苦涩,对众仙神做了个道揖,转身匆匆而去,被天马车架由中天门送回陈塘关。

  通明殿中,各路仙神还未散去,白眉白发的天庭普通权臣李长庚驾云而来,与各位聊起了天庭下一步的发展路线。

  似乎刚才之事,全然未曾发生。

  ……

  乒!

  哗啦啦——

  东海龙宫,大殿之中,已枯燥无数岁月的东海龙王今日终于流露出了愤怒的一面,打飞了海女捧来的美酒,踹翻了那珍珠玛瑙黏合而成的宝座。

  东海龙王面色阴沉地坐在宝座上,侧旁坐着的西海、南海、北海三龙王各自默然,殿内站着的数百龙族长老、龙子们,大气都不敢喘。

  有龙壮着胆子问:“天庭之行,有些不顺吗?”

  “何止不顺,”随龙王去天庭的龙族长老站了出来,你一言、我一语,你一勺油、我一勺醋,就将他们的遭遇详细说了一遍。

  天庭众神的变脸,太白金星的淫威;

  李靖的突然到来,众神的明显偏袒。

  一龙族高手怒道:“天庭竟如此!如此!”

  “太白星君当真是一手遮天,可他也莫要忘了,若非有我们龙族的支持,他此前也不会如此顺利得到玉帝赏识!”

  “这话就有些过了,太白星君背后是太清圣人,若无太白星君相助,咱们早已沦为西方教手中的玩物,此时也已耗光了族人性命。

  太白星君对我龙族有大恩,只不过此次之事,涉及了太白星君的义子,所以天庭仙神不敢开口罢了。

  莫要对星君不敬。”

  “我龙族何时已是要仰人鼻息过活!”

  “气煞我也!”

  “三太子不能白白赴死,定要让那李靖父子为三太子殉葬!”

  “对!让他们父子殉葬!”

  “我们龙族若这一次屈服了,今后龙族再无尊严,定会沦为万族的笑柄!”

  “哪来什么万族,而今不过仙灵人妖鬼魔,咱们龙族连名号都无,已是沦为六道之一,万灵族内不起眼的小部落。”

  “去找他们!”

  “找他们要个说法,不行就血洗他们陈塘关!”

  “都住口!”

  宝座之上,脾气有些爆的西海龙王定声怒斥,众龙族齐齐安静了下来。

  西海龙王起身对东海龙王拱拱手,定声道:

  “兄长,此事当如何处置,您尽早拿个主意,莫要让大家争吵下去了。”

  东海龙王沉吟不语。

  南海龙王也道:“天庭的态度如此,如今咱们相当于面对天庭与阐教联手的压力,再有那李靖的人族跟脚,也是不得不考虑的事项。

  换而言之,咱们有可能遭受阐教与天庭的联手打压。

  太白星君与你我打交道虽然不多,但咱们也该知道,他是个极其护短之人。”

  “此前人族伐天之举尚在眼前,”北海龙王摇摇头,“若是此事惊动了火云洞,或是上古人皇一声令下,召集中神洲人仙……

  必须慎重以对。”

  南海龙王摇摇头:“可若就此算了,咱们龙族也就此毁了,被天庭和阐教一压就倒,今后还能成什么事?”

  “由长老决议吧。”

  东海龙王低叹一声,“召集四海长老来此,除却镇守海眼的长老们都来此,是战是和,全族同商。”

  其余三位龙王各自点头答应,下方众龙族保持沉默,却各有所思。

  三日后,东海龙宫有些拥挤的大殿内。

  一名名龙首老者,一位位龙族战将静静而立,宝座上的龙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半数龙族高手动了起来。

  这半数龙族高手中,有三分之一站在了左侧,三分之二站在了右侧。

  紧跟着,便是左侧与右侧各站出几名长老,开始说服此时尚未作出选择的龙族众龙。

  右侧的龙族长老,不断言说而今龙族之危局。

  他们口中,人族为天地主角、龙族修生养息已多年,两者本就相安无事,但此次三太子被哪吒打死,若龙族保持沉默,天下生灵尽皆以为龙族好欺。

  这并非占理不占理之事,实乃龙族之尊严、龙族之命脉,关系到龙族能否继续屹立于洪荒五部洲。

  “若这次忍气吞声,以后干脆搬去三千世界,在此地只会让其他种族耻笑!”

  左侧长老们大多呈老态,此刻也是面露愁容。

  一位龙首老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而今龙族刚有中兴之势,为何非要与人族对立?

  咱们是有几分底蕴,也有诸多高手,但人族的实力如何能忽略?

  天庭此时代表的就是人族之立场,天兵天将俱是人族出身!

  咱们去跟人族争,哪怕能一时得胜,最终损失的却是咱们的命数。

  这关系什么龙族尊严?龙族命脉?三太子被一个孩童打杀,还不占理,咱们认个错怎么就成放弃尊严之事了?

  咱们龙族何时已自大到这般地步?祖龙的教诲,尔等都忘了?

  若你们这般胡闹下去,龙族自毁不久矣!”

  刚才站立不动的那半数龙族,也各自有了选择,各自走向左右两侧。

  半个时辰后,众长老各自做出自身选择。

  四分之三于右侧,主战。

  四分之一于左侧,主和。

  珊瑚宝座上,东海龙王正自端坐,面容不悲不喜,见下方已分出结果,便缓缓点头:

  “此次之事,与陈塘关一战。

  各自归位,再定如何战。”

  当下,众龙族长老再次打乱位置,再次进行选择。

  而这次,主张‘取李靖与哪吒性命’者占到了七成,‘给人族一个深刻教训’者,只有一成,剩下的两成放弃选择。

  待诸事定下,四海龙王齐齐起身,一声起兵、一句动身,水晶宫中一片喧哗,大批龙宫高手飞出水晶宫大门。

  少顷,一条条苍龙出海,于东海之上不断盘踞,施展神通、造云起势。

  天地间出现大片阴云,大海之上出现连绵不断的身影。

  虾兵、蟹将、仙蛟兵!

  其数难以计算,连绵方圆百里的深海海面。

  杀气腾腾,怒意冲天,战鼓如雷,响彻数万里天地!

  东海龙王大手挥过,东海之上掀起大浪!

  “去陈塘关。”

  数百条苍龙跟随在四位龙王之后,拽着那近乎无边无际的厚厚阴云,率领那数不清的兵将,带着数十丈高的水墙,朝东海之滨汹涌而去!

  半日后。

  此刻的陈塘关,早已满城皆空。

  就在城外不远的一处大山中,昨日就已完全撤到了此地的十数万凡人,此刻被雷声吸引,齐齐朝着东海眺望。

  他们只是被告知,近日将有海啸来袭,各自带上细软、口粮,到高处躲避。

  十数万凡人撤离自不是那么容易之事,李长寿暗中用纸道人帮忙,又有陈塘关大军做后勤、维稳之事,这才能及时撤出。

  龙族搞‘众长老公投’这事开始,陈塘关就已开始做相应的准备。

  不只是陈塘关本城,在东海附近的各处城镇、村落,都已十室九空,搬去了地势较高之处躲避灾祸。

  但在陈塘关城墙上;

  就在陈塘关城墙上!

  李靖与数百位世居陈塘关的炼气士静静而立,注视着东海的海面。

  一条白线出现在水天交际之处,李靖双眼眯起,低声道:

  “各位暂退,莫增无辜伤亡。”

  背后那数百炼气士已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威压,各自默不作声,丝毫不愿退后半步。

  龙族又如何,妖族又如何?

  来犯陈塘者,都是他们之敌!

  “各位!”

  李靖略微扭头,定声道:“我有退兵之计,若你们在此地,反倒不便施展!

  速速退去,护持民众,莫让李某为难,你我绝非龙宫正面之敌。”

  众炼气士各自点头,这才向后退去,快速退向各处山林。

  李府后院,小哪吒丝毫不知发生何事,只是看着面前的便宜师父走来走去,有个自称自己师兄的三眼男人在旁擦拭怪异的长枪。

  哪吒小声嘀咕:“师父,咋了?”

  “没你啥事,在这里待着就行。”

  轰隆隆!

  地面突然开始震颤,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仿佛无数兵马在朝陈塘关奔涌,连绵万里的厚厚云层,将陈塘关由白昼笼罩成了夜晚。

  大水涌上陆地,却凝而不散,直奔陈塘关而来,沿路冲塌了不知多少空了的村镇。

  正此时,云中传来苍老且雄壮的嗓音:

  “李、靖——与哪吒随吾同归龙宫认罪,否则今日水淹陈塘。”

  城楼之上,李靖左手握紧剑柄,轻轻吸了口气,右手忽而拔出长剑。

  三尺青锋轻轻颤鸣,剑身有水波荡漾,映着李靖那带着胡茬的刚毅面容,剑锋直至天穹阴云!

  “陈塘关守将李靖在此!

  动我孩儿者,李靖为人父,需一战!

  侵我守地者,李靖为总兵,需一战!

  若有枉顾公理正德,意害我守地百姓、动我孩儿性命者,李靖今日,血溅三尺!以命相搏!”

  阴云之上,四海龙王面色无比阴沉。

  大地之下,李长寿负手而立,计算着自己现身的最佳时机。

  今日,当压龙。

  ————

  【PS:章节后有惊喜彩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