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662章 《帝·辛》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62章 《帝·辛》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人,宫中有侍卫传令,让您立刻进宫一趟。”

书房外,府内老管家的嗓音带着几分疲倦与惶恐,这位在大史府做差十数年的老汉,明显察觉到了今夜的不同寻常。

书房门打开,李长寿缓步走了出来。

这具纸道人身着暗红宽袍,苍白的长发束起鹤冠,还是那般精神矍铄,一如多年前刚入住此地那般从容,且精力旺盛。

李长寿在袖中摸出一封信,递到了这老管家手中,笑道:

“今夜我去王宫后,你就锁上大门,让府内的兵卫不要随意外出,有人来问你就说我已去王宫之中。

等明日各处安稳了,你将这封信打开,里面有打开我书房柜子的办法,里面的钱财,你就给府内的人分了吧。

也算是你我一场缘法。”

那老管家握着信封的手有些颤抖,“大人,您这是……现在城内风言风语传的厉害,前几日都在说大王病重,您、您可别出什么事!”

“并非出事,而是该离开了,”李长寿抬手拍拍老管家的肩头,“莫要多想。”

言罢,李长寿脚下生出一缕烟雾,将自身缓缓托起半丈,身形一转直接出现在前院无人处,不急不缓地走向门庭。

那管家张张嘴,却只是低头对着李长寿纸道人的背影跪伏了下去,在夜色中留下一声轻叹,似是在感激这些年的关照。

李长寿出得府门,大队甲士一拥而上将府门围了起来,一名中年将领向前抱拳、低头,高声呼喊:

“大人,大宰请您即刻入宫,末将已为您备好马车。”

“不是牛车啊?”李长寿皱了皱眉,老气横秋地道一句:“我这老胳膊老腿,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颠簸。”

那将军尴尬一笑,低声道:“事态紧急,还请您迁就一下,若是颠了您,末将砍了那赶车的脑袋!”

正牵马车过来的两名兵卫禁不住哆嗦了下。

“不至于,不至于。”

李长寿摆摆手,一个健步迈上车架,把旁边一群甲士看得眼都直了。

这要是放李长寿蓝星老家,旁边这群年轻人估计要齐声称颂:

【卧槽,这老大爷,哎哟哟,卧槽……】

放南洲俗世也就只能一句:这老大人,身子骨当真硬朗。

车辕咕噜噜地转动,李长寿坐在马车中摇摇晃晃,一路朝王宫疾驰而去。

同一时刻,大王宫周围的众大臣府邸外,一辆辆牛车、马车在兵卫的护持下赶赴王宫。

此前数日,朝歌城内风声鹤唳。

老王的身体每况愈下,此时已近乎油尽灯枯;三位王子在王宫内守候,朝政暂由大宰执掌。

此时大宰深夜召集众大臣,无外乎一件事。

王已经不行了。

李长寿却知,帝乙在两个时辰前已死去,朝歌城上空曾有人皇气运显化的苍龙现行,随后自行散去。

此时用望气之法观察朝歌城,能见朝歌城上空云蒸霞蔚,一片紫红色的云雾不断翻涌。

那正是尚未重聚的人皇气运,代表着此时人皇之位悬而未决。

虽子受是嗣子,但王宫中必然出现了变故,不然不至于拖延两个时辰。

凡俗、王位、贪欲、私心……

这一夜,当真适合玉鼎师兄来此地悟道。

不多时……

“大史大人,已到了。”

“嗯,”李长寿应了声,掀开车帘,被兵卫扶下车架。

周遭,一架架车马横七竖八地停放着,一位位老臣被接连搀扶下来,快步赶向大王寝宫。

那些急促的脚步声,宛若雨扫芭蕉,又似败军乱涌。

李长寿混在老臣群中,

不断有人凑过来想说句话,都被他用手势制止。

很快,这批大臣便赶到了寝宫前。

此地已聚了上百名文臣武将,但有资格进去者少之又少。

“大史大人!”

有老臣高呼一声,前方围着的众大臣努力让出一条路,李长寿疾步前行,皱眉进了虚掩的宫门。

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

宫殿内有些阴暗,似乎是为了刻意凸显此时压抑的氛围。

向前走,朝中十数位文武大臣聚在大殿正中的床榻前,李长寿定睛看去,竟都是些封神榜上有名、自己小本本上暗戳戳记下之人。

比干,年富力强,有七窍玲珑心,掌大商刑罚。

杜元铣,司天监大臣,研究天文星象,知晓节气变化,定大商每年耕种之月份。

梅伯,谏言大夫,主如何与大王怄气。

商容,外尹,本是主内务大臣,与大宰分管内外,但因商君忌讳,此时只是虚职。

还有初现老态之闻仲,王子少师,辅佐王子……

等等。

李长寿暗中计算,却发现那本有资格入内的黄飞虎,此刻却不在殿内。

在这些大臣之前,便是跪在床边的三位王子,各自低头不语。

子受是嫡长子,跪在最前,身后两个中年文士,便是他的大哥和二哥,微子启、微仲衍。

李长寿的脚步声,引来道道目光注视,微子启与微仲衍都对他投来善意的目光。

唯独子受,只是跪伏在床前,丝毫不动。

那白发苍苍的大宰快步迎来,低声道:“大史,你总算来了,大王已是升仙而去,还请你写下史言,流传后世。”

李长寿虚弱地咳嗦两声,自袖中拿出一方华美的布帛。

“写好了。”

“写!”大宰瞪了眼李长寿,几位老臣皱眉看了过来。

李长寿低声道:“万无一失,有备无患。”

那大宰将布帛打开,靠去侧旁灯台,仔细读了一遍,而后缓缓点头。

“既如此,老臣就去对众大臣宣告大王升仙之事,还请三位王子勿忘执礼。”

言罢,大宰端着布帛,命宫人打开宫门,用一种独有的强调,高声呼喊:

“大王!崩!”

殿外众臣齐齐安静了下来,床边子受哽咽高呼:

“父王!”

微子启、微仲衍齐声高呼,比干低头垂泪,众大臣尽皆躬身呜咽,大殿角落中传来女眷痛哭声。

哭声自大王寝宫朝各处蔓延,不多时王宫内尽是呜咽之声。

这是礼,须得尊,不哭那是要治罪的。

一个时辰后,哭声息止。

大宰高声呼喊,命女祭向前祈祷诵经,此过程要持续一日一夜。

随之,大宰便道:

“还请三位王子与各位大臣,移步王殿。

商不可一日无王,大王最后的旨意已在老臣手中,各位方才也是亲眼见证。

一切,以此旨为定!”

李长寿不由心底暗笑。

帝乙咽气是在自己来此地时的两个时辰前,这道旨意是自己来此地时的一个半时辰前。

当时帝乙像是回光返照,其实不过是一些法术把戏罢了。

天庭定下的规则,是不可动人皇,而帝乙咽气时人皇气运已崩,不过一具尸身。

这把戏看似浅薄,却相当有用。

三位王子起身,各自低头后退,一声不响朝殿外而去,众老臣在后跟随。

闻仲趁机到了李长寿身侧,略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轻声一叹,并未多说什么。

很快,刚才还在痛哭的臣子如潮水般退去,整个大殿仅剩几名女祭开始蹦蹦跳跳,颇显寂寥。

一代天子一代臣,人走茶凉,不外如是。

半个时辰后,大王殿中。

空荡荡的王座前,大宰将手中布帛缓缓摊开,那有些气短的朗读声,开始在殿内来回飘荡。

下方三位王子呈品字站立,子受居于前,低头听宣。

微子启与微仲衍站在靠后位置,二人对视一眼,嘴角笑容颇有深意。

就听大宰道:

“寡人一生,虽征战外方、扩国之疆土,俘敌百万众,扬先祖之威,然无功有过。

大商而今,内忧难解,外患重重。

寡人慎思虑,犹觉子受年幼,过于锋芒,王位若传之他手,恐精进不足,国分崩离析。

子启为长子,治学上进,谦逊待人,可托付王位。”

大宰声音一顿,低头看向下方三位王子。

大殿内落针可闻,一股难言的压抑感,让不少文臣武将屏住呼吸。

大宰沉声道:“子受王子,可有异议?”

子受默然不语,却挺直腰杆,闭上双眼。

微子启略微皱眉,一旁微仲衍却长叹一声,缓声道:“没想到,父王会在最后的时刻改变主意。

子启兄长相对我与子受,确实更为沉稳,有国君之风度。”

正此时,一名身形魁梧的将领自武将阵列迈步而出,高声道:

“敢问大宰!大王的这道旨意是何时定的,末将为何未听闻过?”

又有武将道:“这旨意当真是大王所写?自今日之前,大王对子受王子都是赞不绝口,为何会突然更改嗣子人选。”

“鲁雄将军!”

有文臣怒斥:“你在教大王做事?!”

那名为鲁雄的武将骂道:“末将对大王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只是此事着实蹊跷,须得问明查清!”

“鲁雄将军,”那大宰叹道,“此前大王弥留之际,命我等打开枕边密匣,从其中拿出了这道旨意。

此事,六卿之中有五位曾见,两位王叔也亲眼所见。”

文臣之首的比干缓缓点头,大臣阵列侧旁、本身没什么具体职位的胥余,也是慢慢点头。

众武将大多皱眉有所不解,半数文臣却是目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李长寿在侧旁静静看着,他其实也想知道,子受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登临王位,是否会在今夜,露出他残暴不仁的一面。

还挺期待。

“三弟。”

微子启开口呼唤,叹道:“莫要因此事伤心,此王位当你我三兄弟共享之。”

子受全然不语,静静站在那,背影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这并非修行道境产生的威压,而是纯粹的威严。

如山岳、如苍穹、如四海碧波!

“三弟,”微仲衍向前踏出半步,正色道:“群臣之前,莫要让长兄难堪,为兄知道你不舍王位,但这也是父王的旨意……”

“闹够了吗?”

子受低声喃喃,让微仲衍略有些不解。

微仲衍正要继续开口,子受却淡然道:“群臣退避,不退者斩。”

“这……”

“王子,你如何发号施令?”

“我等具为先王任命之臣,为何不可在此?”

锵!

锵锵!

武将阵列,大批将领竟在腿甲之中拔出短剑,持剑逼向侧旁众文臣,杀气腾腾。

众臣连忙后退,子受又道:“此前曾在我父王床前的各位留下。”

那微子启振臂高呼:

“且慢!你们要反了不成!”

众将不答,只是驱赶文臣,与文臣一同出了大殿,将殿门紧紧关闭。

哐!

那微子启面色涨红,转身怒视子受。

“子受!你莫非连父王的旨意都不尊了?!”

子受此刻已是转过身来,有些冰冷的双眸凝视着自己兄长,让后者下意识后退半步,精美的袍子都有了褶皱。

“那是不是父王的旨意,你我心知肚明。

我一直敬你为兄长,但你竟用父王尸身做这般谋算!

当真我不知那方外之士的异术?”

那大宰忙道:“三王子……”

“闭嘴!”

子受扭头怒视,殿外恰好有雷霆闪耀,竟吓的那大宰抬手捂住胸口,几乎要昏阙过去。

正此时,殿外传来阵阵衣甲摩擦的声响,似有大批甲士蜂拥而来。

那微子启底气顿时足了些,昂首挺胸,手指子受:

“三弟,你莫要自持勇武,就可吓住为兄与诸位大臣!这朝歌城,今夜由不得你做主!”

“是吗?”

子受嘴角撇了下,走向高台王座,又在台阶上转过身来,自顾自地坐在台阶中央,目中带着几分怜悯。

“长兄……大哥,这么多年,你似乎一直没发现一件事。

自我年幼时,你与你的亲家翁就用各种手段针对于我,投毒、暗杀、意外,无所不用其极,我可曾有一次命危?”

微子启面色阴沉了下来,冷然道:“此事为兄并不知情。”

子受身形向后歪着,手肘撑在台阶上,目中带着几分嘲讽。

他缓声道:

“为了今夜,你花费了三年的功夫,暗中收服了城中卫军统帅、王宫亲卫十二位将领,为此丑态百出,许诺越扔越大。

你今夜成为王,就会再多十数方国。

大哥,你可曾想过,我商国弊病为何。”

微子启淡然道:“商国弊病,在奴在侯。”

“曾经我也曾这般想,但如今不会了。

商国弊病,在于你、我、父王,都站在这座冰山上,却想将冰山融成活水,最先掉下去的,便是你我。”

子受抬手捏了捏鼻梁,“曾经我也以为,只有我看出了咱们商国的病痛。

直到与大史夜谈了一次,才知,我并非是历代王子中最聪明的。

大家都能看到这些病痛,也定有不少人想去革新,最后却只是头破血流。

为何?

商有八百诸侯,然,商才是最大的诸侯,当大商老了、衰弱了,总有雄心勃勃者站出来。

商真正的弊病,在于……

王,不够王。”

轰隆隆——

殿外雷霆闪耀,随后有大雨倾盆而下。

伴随着雷声,宫门方向突然传来了杀喊声。

微子启面色一变,快步朝宫门走出十数步,却又立刻停下,转身怒视台阶上的子受。

“三弟,你都做了何事!”

“清理叛军。”

子受淡定地回答着,略微摇头,淡然道:“你只知谋算,想拖住飞虎,却不知飞虎早做准备,暗自修了自城门到宫门的地道。

你所收编的那些亲卫将领中,有半数是我的人。”

微子启双目瞪圆,骂道:“你、你!你算计为兄!”

“我本不愿内争,但大哥你做得太过。”

子受道:“少师拿父王旨意,给大宰过目吧。”

“是!”

闻仲中气十足地答应一声,快步向前,将手中一张布帛卷轴放到大宰手中,抬手轻轻拍了下大宰的手背。

大宰呼吸都有些紊乱,颤巍巍地将布帛打开,尽力诵读:

“寡、寡人自知时日无多,若归去,以子受为王,尔等全力辅佐,护我大商山河。

将寡人葬于先祖侧旁,不可大丧。”

微仲衍低声道:“就这些?”

“就这些……”

大宰低头看着布帛上的寥寥字迹,“确实,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就这些,且是大王的亲笔。”

微仲衍面色顿时有些苍白。

此刻,殿外杀喊声已是停歇,宫门打开一条缝隙,一道人影窜了进来,身着金色铠甲,浑身尽被雨水打湿,面容威武、气息绵长。

正是黄滚之子黄飞虎!

黄飞虎直接单膝跪地,抱剑禀告:“大王!叛军已清剿!”

微子启低声道:“不、不可能!我有甲士十万!”

子受道:“飞虎,今夜敌军几何?”

黄飞虎定声道:“不过数千散兵游勇聚集宫门处,与亲卫大军里应外合,易如反掌。”

“不对,你们骗我!”

微子启面色惨白,扯着嗓子怒吼:“来人!来人!”

宫门之外静悄悄的,仿佛连群臣的呼吸都被隐去。

叮铃声响起,却是微子启无力地瘫倒在地。

子受不再多言,转过身,仰头看着台阶尽头的王座,提起长袍下摆,拾级而上。

步伐沉稳,目光坚定。

‘今日起,大商之荣,先祖基业,由寡人背负。

大商之弊,养虎之危,由寡人革新。

八百诸侯不臣者,逐一覆灭。

五湖四海不贡者,雷霆清扫。

寡人不信天命!’

王座前,子受豁然转身,宫门大开,文臣武将低头快步入内,殿内原本留下的十数名大臣沉默不言语。

不多时,比干居于文臣之首,黄飞虎居于武将之前。

子受抬起双手,缓缓坐入王座。

朝歌城上方,那紫红色的氤氲气息中,有金光绽放,而后一条金色苍龙冲天而起,迅速吸纳大商国运,对着天宫无声怒吼。

‘寡人,即是天命!’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