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5章 封神杀劫倒计时!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55章 封神杀劫倒计时!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上回书到:

    李长寿忙里偷闲,由天庭发檄文,借天道之力锁定虚菩提行踪,而后带白泽、金鹏四面围堵,将虚菩提赶去了混沌海。】

    这虚菩提被西方教弟子发现的时候,浑身写满了正、咳,惨字。

    那是在灵山大阵之外。

    虚菩提穿着一身破烂道袍,身周满是血痕,神智昏昏沉沉,身周还有一缕缕血气环绕,也不知动用了哪般保命神通。

    他似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侥幸通过保命手段,遁回了洪荒。

    或许是因,虚菩提没有脱离天道范围太远;

    又或许是因西方教圣人暗中出手,天道并未排斥虚菩提。

    灵山大阵开启,虚菩提被一只大手抓入灵山之内,李长寿对虚菩提的感知,也就此被截断。

    接引圣人亲自出手。

    与此同时,三千世界边缘地带,金鹏背上。

    李长寿低头一阵沉吟,侧旁化作三尺高小瑞兽的白泽,后腿弯曲坐立,一只羊蹄抚着山羊胡须。

    李长寿笑道:“白先生何不化作人身?”

    “哦,忘了忘了,”白泽笑着答应一声,伴随着道道仙光,化作了小胡子文士模样,盘坐在李长寿身侧。

    金鹏飞得更平稳了点,鸟嘴裂出点笑意,他人教第二坐骑的地位,算是无可撼动了。

    呃,怎么感觉,并不如想的那么开心。

    白泽看了看混沌海的方向,扶须沉吟几声,问:“此前为何不绝杀那虚菩提。”

    “钉头七箭书,”李长寿叹道,“我始终担心,这家伙将钉头七箭书放在了其他位置,故想将他逼入绝境。

    没想到,终究是被他侥幸逃了。”

    白泽顿时笑眯了眼,对李长寿嗯了一声。

    李长寿面色如常,
对白泽轻轻眨了下眼。

    于是,两个玩战术的一阵轻笑。

    白泽自是已明白了,李长寿追杀虚菩提、又故意将虚菩提放走,定是有更深一层的算计。

    而钉头七箭书并非只是一个借口,这也在李长寿的多层算计之中。

    白泽笑道:“水神大人如今的神位、功德,莫非还忌惮那钉头七箭书?”

    “我自是不惮,可阐截两教不少圣人亲传,并没有太多功德在身。”

    李长寿摇摇头,表情颇为凝重。

    “这钉头七箭书,可以理解为妖庭利用上古天道规则做出的杀生利器,天道无法否定它存在的意义,不然就是否定了天道自身。

    这是一套以功德、气运判定,夺取大能性命的邪门法宝。

    不过看样子,现在应该已是落在西方教手中了。”

    白泽纳闷道:“为何水神断定,钉头七箭书会在虚菩提身上?”

    “其一,这符合天道降低生灵之力的趋势。

    其二,当年西方教与陆压接触最密切的,便是这个虚菩提,这个虚菩提把不少老妖都忽悠了起来,妖帝印玺应该就是虚菩提送到了陆压手中。

    其三,妖族之内我已暗中调查过,那些老妖也盘问了不少,还有燃灯副教主的灯被吹灭时,并未发现钉头七箭书。

    算来算去,钉头七箭书落在虚菩提手中的可能性最高,有可能是他与陆压达成的某种交换。”

    李长寿话语一顿,“现在,估计是在灵山了。”

    “嘶!”

    白泽倒吸一口凉气,定声道:“若是圣人凭此物暗中算计截教某个大弟子,阐截二教怕是不免要全面开战。”

    “开战已是不可避免。”

    李长寿轻叹了声:“现在我想的是,如何能让道门保留更多元气,道承不失,在天地间能保持一席之地。

    最好,两位师叔不会决裂,虽然关系可能会恶化,但不会反目成仇。

    而后,自身能正常退休。”

    白泽轻笑道:“水神这般功成身退的气节,当真令人佩服。”

    “别捧,”李长寿笑道,“怕死罢了。”

    白泽了然地点点头,沉吟几声,问了个自己一直很关心的问题……

    “到那时,水神的小琼峰,可否多一间屋舍?”

    “先生想来,随时可以,不过还是要将临天殿交托给可信之人。”

    正展翅疾飞的金鹏也道:“老师,弟子愿追随老师去天外避世!”

    “哎,金鹏你就不必了。”

    李长寿正色道:“你与我和白先生不同,白先生本就是避世安乐,被我捉住、嗯咳,被我请回来做军师。”

    白泽嘴角抽搐了几下:“捉住就是捉住,是贫道棋差一招,智不如长庚。”

    “侥幸,侥幸。”

    李长寿淡定地揭过话题:“金鹏你一来还背负着凤族命途,要在天庭好好当差,如此才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家凤族一把。”

    金鹏低头叹了口气,却很快振作起来,展翅飞的更迅疾了些。

    他也非扭捏之鹏,自己确实背负着族运,不能由着性子做出这般决定。

    金鹏笑道:

    “老师,在大劫之中,让弟子托着您搅动风云!

    老师目光所去之处,弟子长枪所往,生死无悔!”

    “怎么还突然热血起来了?”

    李长寿笑了笑,便道:“白先生在前方就回返临天殿吧,尽量不要离着五部洲太近,那里杀机萦绕,与白先生祥瑞气息相冲。”

    “嗯,多谢水神关怀。”

    “还有,”李长寿笑意收敛,露出几分思索犹豫之色,很快又道:“替我转告小玖师叔,务必原话转告,就说……

    我将在封神大劫后,处理完天庭事务,就隐退归于混沌海之中。

    到时小琼峰会有七八生灵,你若愿来,丹酒不会有缺,只是时间长了,不免会有些寂寥。”

    白泽眼前一亮,笑道:“水神你终究还是放不下圣女殿下。”

    “我只能给这些许诺,”李长寿揉揉眉心,“男女之事,比之算计复杂百倍。

    我对小师叔有所动心时,她不知男女之事为何,心意难定。

    我道心被旁人完全占据后,对她的心意已是无法回应。

    终归,我是想着她能走出这关,留在洪荒天地间,无忧无虑、逍遥自在,但若她走不过去,我自会拉她一把。”

    白泽小声嘀咕道:“贫道看云霄和灵娥也不介意……”

    “并非所有关系都会开花结果,”李长寿目光有些悠远,“人的心是有限的,若是不去控制贪欲和私欲,道行再高深,也最终会被自己的贪婪所吞噬。

    而且只是云和灵娥,我都怕自己在今后应对不来。

    时间一长,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暴露出来,每对情侣在热浪时,看到的都是彼此的善,而时间一长,就需要容忍对方的不善。

    尤其是,两颗大星互相吸引、环绕的关系,还好推算;

    但三颗大星互相吸引、环绕飞行,那变化就无穷无尽,难以预测了。

    这些话也可转告给玖师叔,前面那段说我曾动心的,就不必了,免得干扰她做出判断。”

    “行!”

    白泽点点头,正色道:“贫道定将这些话一字不落带到。

    不过,水神大人,你要去混沌海生活,还是多些友人更热闹。”

    “到时候再说吧。”

    李长寿眺望着虚空中的星辰点点,以及各处世界绽放的光斑。

    也不知,自己这番话,天道和道祖师祖会信几成。

    避世?

    那也要这天地真的安稳,自己可随时随地回返才行。

    ……

    数月后,小琼峰草屋中。

    李长寿将面前的卷轴缓缓铺开,看着上面那一个个各有所指的符号,轻轻呼了口气。

    没有一个随时监测天道的反馈机制,做各种算计,心底总归有些没底。

    从几百年前开始,自己就在‘炒作’退休之事,一切布置也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否瞒过了天道,当真无法判断。

    不过,自己没有遇到更多阻力,应该就是天道或者道祖默许了自己的计划。

    “啧……”

    浪前辈死后,洪荒已近乎是死局。

    想要破局,只有封神大劫这一次机会了。

    李长寿手掌拂过面前卷轴,一缕缕火焰将卷轴吞噬,转眼烧成一小撮灰烬,而普通木桌全然无损。

    封神此刻,已是进入了倒计时。

    李长寿闭上双眼,宛若神游物外,心神在各处纸道人处挪移,观察着‘洪荒大舞台·封神舞台剧’的一位位‘角’。

    申豹去了西牛贺洲边缘,跟一群妖族厮混,距离金仙劫已是不远。

    帝辛尚在襁褓,已是百毒不侵、钢筋铁骨,白白嫩嫩的相当可爱,完全不像是一个暴君的模样。

    轩辕坟夜夜欢歌,几只被天道左右的女妖精,在度过她们妖生最后的无忧时光。

    大殷城中,某个烧火娘终于找到机会崭露头角,得了一位女将赏识。

    闻仲在朝堂之上奋笔疾书,修行着为官之道、为人之道,搭建着自己下一步向上爬的阶梯。

    大史府邸,那位学富五十车的大史,与各位大臣、远来诸侯谈笑风生,掌握人心虽难,他却游刃有余。

    南洲大地上,一名名能人异士悄悄潜伏,天庭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截教、阐教各出棋子,但双方都在避免跟对方冲突,彼此相安无事。

    子受三岁,姬昌正式继位西伯侯,对商国加大力度进贡,虽发展农桑,却削减军队,帝乙对此颇为赏识。

    这一年,子受被惊了的马所撞,脑壳撞翻了马匹。

    子受六岁,天降旱涝之灾。

    帝乙下令迁都,将商国都城,自殷城迁至朝歌城,并趁机清洗了一些尾大不掉的贵族势力,重新架构权力中心。

    商国国力回暖,为消化掉国内剩余奴隶,对西南方向、并未纳入商国版图的大国,发动远征。

    李靖趁此机会加入远征大军,并在自己老丈人一家的帮助下,军功一路飙升。

    子受九岁,远征大军得胜回返。

    李靖拜入朝堂为大将,展露出不凡的实力,却主动请求回陈塘镇抵御妖邪,为商国守卫边疆。

    子受大喜,赏赐颇丰,特许陈塘镇改为陈塘关,封李靖为陈塘关总兵,节制陈塘关方圆千里之地。

    总兵为总管兵事之意,已是封疆大吏。

    同年,李靖带着妻子殷氏,远赴陈塘关,并暗中传授殷氏修行之法,夫妻二人悠闲自在,颇为逍遥。

    子受十二岁,八百诸侯入朝歌觐见,商国国运昌隆,政局平稳。

    闻仲官拜少师,教导子受。

    李长寿却在这份平和之下,看到了那些渐渐苏醒的野心,看到了一幅幅张牙舞爪的面容。

    他这个大史,开始淡出朝歌城视线。

    子受十三岁,宫廷塌陷,横梁砸向子受,却被这身形魁梧的少年单手举住,淡定地低头喝茶。

    无他,见怪不怪耳。

    闻仲暗中去大史府求见李长寿,与李长寿暗谈数个时辰,最后施展遁法离去。

    不过数月,闻仲显露一身‘本领’,破掉有人暗中施在商宫中的邪门咒阵,与子受同征反叛方国,立赫赫战功。

    同年,那已建造完成的陈塘雄关,高高的城墙之上,李靖搀扶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嘴角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李靖长子,已在快马加鞭投胎的路上。

    而太乙真人,却还在俗世寻寻觅觅,找不到一对满意的夫妇。

    与此同时;

    东海之下,龙宫深处。

    东海龙王与两名远古时存活至今的长老,站在那空着的‘龙巢’前。

    沉默许久,东海龙王才自口中取出一颗龙蛋,摆放在龙巢中,捏碎了手中的玉符。

    一条老龙低声问:“当真要如此行事?”

    “嗯,”敖广沉声道,“而今,只能相信太白星君,就算不成,也是吾龙族命该有劫。”

    两位老龙各自点头,三道目光凝视着那颗缓缓颤动的龙蛋,颇为复杂。

    子受十六岁,与姜家定下婚约;

    子受十八岁……十九岁……二十一岁……

    凡俗王朝之中,权力斗争每日不熄,但这个嗣子,却如顽石一般,屹立不倒。

    天庭,小琼峰,湖边草屋。

    李长寿长袖轻轻扫过,面前又一张卷轴化作灰烬。

    他轻笑了声,目中带着几分亮光,似乎还有些期待之意。

    抬头看向紫霄宫的方向,仿佛能看到那个随意斜坐在竹林间的魁梧老者,他也在低头注视着自己。

    棋局,天地。

    非圣,执棋。

    李长寿轻笑了声,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收回上探的目光,心神挪去西牛贺洲边缘,注视着那滚滚劫云,以及劫云下瑟瑟发抖的中年道者。

    申豹嗓尖颤抖着,仰头看着自己引来的金仙劫,道心虽然在不断抽搐,但还是低声轻呼了一声:

    “这、这竟是传闻中,金仙劫排行第十七的八荒八召心煞劫!

    诶,好像贫道在哪说过这话。

    完了,完了,贫道努力这么久,终究是一场空啊一场空!

    唉,天何以如此待贫道!死矣!”

    李长寿:……

    这波,要说不是功利毒奶,打死弥勒他都不信!
    还在找"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 = )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