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4章 圣 人 开 会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634章 圣 人 开 会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兄,你真不去看看……”

“你去送师父就是,”李长寿笑道,“师父虽不让咱们去,但又不会真的责骂你。”

六道轮回盘内,李长寿起身后表情就恢复如初,目光清澈、面容淡定,丝毫看不出半分异样。

灵娥轻轻咬着嘴唇,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轻叹了声,转身向前走出两步,一道金光将她接出六道轮回盘。

忽听得半声轻叹,李长寿身旁多了两缕仙光。

这两道仙光互相追逐缠绕,化作了大德后土的身影。

身着云衣古裙,目光带着几分如同大地母亲的慈祥温柔,注视着李长寿。

“不去送最后一程吗?”

后土娘娘轻声问着,双手端在身前,凝视着眼前这个青年道者。

“送与不送,不都是这般,也改变不了什么。”

李长寿对后土娘娘做了个道揖,缓缓叹一口气,坐在宝池旁,略微有些出神。

大德后土静静站在一侧,自身仿佛虚幻般,不存于此间、不存于世间,就好似一幅立体的画作。

沉默了不知多久,李长寿突然问:

“盘古神的残留意志何时才会动?”

后土似是没想到李长寿会突然有此一问,目中惊讶一晃而过:“怎么突然问起此事?”

李长寿收回目光,带着少许微笑,淡然道:

“只是突然想到,师父这一去,封神大劫应是要全面开动,我怕到时候,在大劫关键时刻突然分心。”

后土却是沉默了许久,方才道:“对此事,你是否知道了什么?”

“一些,不多。”

李长寿缓声道:“就我现在所理解的天道,原初应该是盘古神最后的意志,与大道共鸣诞生出了维护天地稳定的类生灵。

但有几点我不太明了,娘娘可否为我解答?”

“嗯,”后土娘娘缓缓走近几步,收拢裙摆坐在丈外。

此刻,这位大德后土的气质有些矛盾,既像一位不谙世事的少女,又似一位看尽沧桑的智者。

她道:“若能告诉你的,我自会告诉你,毕竟……是你将我从沉沦中唤回来的;我欠了你一份因果,莫大的人情。”

李长寿也没客气,直接道:“六道轮回盘是天道的一部分,此地应当也是在天道注视之下吧。”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后土娘娘柔声道:“六道轮回盘是我道躯所化,天道无法侵蚀我的意志。

但我需遵从天道对轮回的约束,如此六道轮回盘才可经由天道,连接三千世界、洪荒各处。”

言说中,后土纤指轻轻一点,李长寿心底便响起了后土的轻唤:

“在这里言说,天道就无法探查了。”

李长寿心底微微一叹。

后土于他心底问:“你在怪天道吗?又或者说,对天道存了恨意。”

“不怪,”李长寿道,“天道毕竟不是什么生灵,仇恨必须有个对应主体,而且说到底,这事也不过是造物弄人罢了。”

“其实你可以将天道当做生灵。”

后土娘娘目中划过几分犹豫,轻笑道:“你的道刚好能补全天道所缺,这大概是老师与太清师兄无比重视你的原因。

我不能要求你做出任何付出与奉献。

但如果可以,生灵和天道之间,逍遥与束缚之间,需要这条均衡道。”

李长寿笑道:“娘娘说到了逍遥……洪荒是否存在绝对的逍遥?”

后土娘娘柔声道:“这就看你如何去领悟了。

老师可称之为逍遥,但自身已无法脱离洪荒、无法与天道切割,

反倒是被束缚在了天地间,像老师这般存在久远、道境顶点的生灵,被拘束于天地间,无法于混沌海遨游,本就是一种折磨。

太清师兄也称之为逍遥,随时可离开洪荒,舍弃圣人之位,但他为盘古神所影响,秉承着护卫天地之理念,又接受了鸿蒙紫气的控制。”

“控制?”

“是我有些用词不当了,”后土娘娘嘴角带着几分微笑。

明明是故意这般用词。

李长寿想了想,笑道:“娘娘其实才是真的逍遥,天道无法影响你,圣人于你敬三分,在这片小天地间无所拘束。”

“逍遥吗?”

后土看看各处,轻轻抱住自己手肘,身子微微前倾,柔声道:“其实,也会有些无聊呢。”

李长寿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那是几个字眼。

【侵蚀】、【控制】、【当做生灵】。

忽然间,六道轮回盘内的小天地开始震颤,各处仙光摇晃。

李长寿正要起身,后土娘娘却示意他不必在意,素手弄仙云,点开了一面云镜,显露出一处七彩斑斓的通路。

齐源老道的身影自这通路飞过,那老道的模样开始渐渐消退,逐渐化作中年道者、青年道者、少年、孩童,最后化作胎灵模样,又化作了绿豆大小的光点,钻入通道尽头的七彩漩涡中。

画面一转,酆都城轮回仙岛雷鸣电闪,一束光亮穿透幽冥界上空的层层黑雾,消逝于虚无。

六道轮回盘之上显露出飞熊异象,道道紫色神雷化作苍龙白虎怒吼呼啸。

南赡部洲,各处晴空响雷,一处大城贵族家中更是狂风大作……

风雨雷电齐鸣,走兽虫蚁俱惊。

一声婴孩的啼哭响彻幽冥界,各处异象随即消失不见,幽冥界鬼魂注视着轮回之地,目中点燃了向往之火光。

天庭,凌霄宝殿前的金柱光芒闪烁,突然开始飞速转动,但并无任何人名显露。

玉帝抬头看了眼殿顶,轻笑一声,闭目凝神,自是忙着用化身搞事。

不过片刻,九天之上一声惊雷;

李长寿曾用望气之法所见的,悬浮于洪荒天地之上的那把大劫之剑,缓缓向下沉了一截,剑尖几乎抵在了商国国度。

生灵尽烦躁,修者多不安。

太清观中,那枯瘦老者眼皮微睁,轻轻一叹。

玉虚宫后的三清小院,南极仙翁低声领命,转身去寻白鹤童儿。

树下的道者却是不断掐指,眉头微微皱起,嘴边笑意渐渐收敛。

“南洲……”

碧游宫的白玉台阶上,斜倚在台阶上的青年道者轻笑了声,目中划过几分不以为意,将目光继续落在了侧旁的‘小铃铛’上。

同样的,通天教主也开始掐指推算,眉头也是一阵紧皱,喃喃道:

“俗世?人族的王朝更迭?对应三教封神大劫?

以人皇之臣属,填天庭正神之空缺?

这……还真有点意思。”

灵山,秘境。

两名老道各自睁开双眼,一声“师兄”,一声“不必”,而后各自安静了下去,闭目不言。

六道轮回盘内。

李长寿站起身来,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他不是什么婆妈之人,该放下就当放下。

李长寿的大道均衡天道与生灵之间的关系,探寻生灵于天地间生存、如何尽量减少对天地本身影响之路。

反过来,天道却是用自己师父均衡了大劫。

道理很简单——

截教那边,有云霄在,而自己师父转世投胎后,大概率是会被阐教收走。

天道给他生动地上了一堂‘均衡’课,这个仇他记下了,破局之法早已准备妥当,倒是不必太过纠结于此。

这场博弈,不过刚刚开始。

李长寿转身对后土娘娘做了个道揖,刚要出声告辞。

后土娘娘道:“长庚,有一事你可否奏请玉帝或是老师?”

“娘娘吩咐。”

“方才天道所显,最后的杀劫,怕是要应在南赡部洲、人族俗世。”

后土娘娘秀眉中带着几分忧虑。

“封神杀劫若只是针对道门与西方教,可否约束三教仙人,莫要在俗世滥杀无辜?

凡人死伤百万、千万所消退的生灵之力,也远不及一名上古、远古大能的陨落。”

李长寿道:“此事我稍后便奏请玉帝陛下,由玉帝陛下去紫霄宫请道祖法旨较为妥当。”

“嗯,”后土轻轻颔首,“多谢你了。”

“娘娘何必道谢?”

李长寿轻轻叹了声,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言道:“凡人因无知而无辜,他们能终其一生快活自在的,才是真的逍遥。”

后土娘娘笑而不语,李长寿对后土深深做了个道揖,被金光温柔地送了出去。

‘果然。’

李长寿低声一叹。

后土娘娘最终还是回避了自己问的第一个问题。

盘古神最后的意志,果然是与巫族之事有关。

算计三教,李长寿已是胸有成竹,把握保守在八成五。

但此事,当真难以把控,无法预料其后果,自己如果求稳,最好还是扼杀这一点不受自己控制和计算的‘变量’。

嗯?

六道轮回盘前在搞什么?

李长寿站在轮回盘侧旁的空地上,看着轮回盘正前方那‘人山人海’正散场的画面,禁不住歪了下头。

地府这是,搞了一波大的?

灵娥就站在轮回旋涡附近,此刻正低头擦泪,不远处能见十殿阎罗结伴离开的背影,也能见一批批鬼差、鬼将、判官、地府元帅离开的背影。

地上还洒满了幽兰色的花瓣;

轮回旋涡前的桥头,孟婆仙人正在收那只特大号的海碗。

而就在不远处,李长寿看到牛头马面正抱着胳膊,提着自己的头套,骂着面前跪下的十多只地府鬼差。

马面较为冷静,劝道:“仓促间也只能找到他们,别吓他们了。”

牛头却是禁不住咬牙骂道:“就这水平?你们还好意思说,是大商国宫廷乐师世家?”

有个老翁模样、穿戴十分考究的鬼差哭诉道:

“元帅!元帅您要讲讲道理啊!

您半个时辰前找到我们,我们一时间寻不到排钟和花铃,就只能吹土埙。

我们想着,土埙声本就是呜咽,刚好用来哀乐送别……”

“你是在教我做事?”

“不敢,小的不敢,元帅饶命啊。”

“这是转生,转生知道吗?

你们在凡间没了性命,由死而生,那时候才是奏哀乐。

这里是六道轮回盘,代表着新生和希望,你们刚才就该弄点欢快的!

你们这一天天的!这次丢脸丢到玉帝陛下化身那里去了!”

牛头气的直跺脚,“我不是给你们锣鼓了?怎么不敲不吹?天天就知道整这些阴间的东西,这里是哪儿?”

“阴曹地府……”

“也对……哎呀,敢顶嘴了嗨!”

不远处的李长寿额头挂了几道黑线,嘴角一阵疯狂抽搐。

玉帝化身?

得,他大概知道刚才外面发生何事了,就从此时散场时漫天鬼影判断,师父的送别仪式,肯定异常热闹。

《排面》。

也行吧,师父这人好面子,想必刚刚也是暗爽了一把。

李长寿心情莫名就好了许多,背着手飘去牛头马面处,离着还远就故意咳嗽一声,吓得牛头马面一阵手忙脚乱戴头套。

酆都城外,玉帝化身隐藏行踪,悄然遁走,莫名有点心虚之感。

……

与此同时。

昆仑山玉虚宫钟声大作,金鳌岛上空显露出碧游宫的踪迹。

阐截两教两位圣人,几乎同时召集门人弟子,哪怕是在闭关修行的关键时刻,也要停下修行,赶去拜见圣人。

元始天尊的身影,难得的出现在玉虚宫大殿内,静静坐在主位。

十二金仙迅速赶来,各位福德金仙低头不敢多言。

通天教主的碧游宫,很快就被一群群弟子堵了个满满当当,截教号称万仙来朝,自非空话。

甚至,颇为自谦。

半日后,玉虚宫内座无虚席,碧游宫内仙满为患。

自上古之后,已鲜少有这般情形发生。

玉虚宫中,元始天尊缓声开口:

“天地生大劫,造化显凡尘。

天道运转、大劫显露,此次封神大劫,应在如今南赡部洲人皇气运散聚之上。

吾诸弟子皆在劫难之中,须入大劫之中走上一遭,若福源不足、气运有缺,或是业障缠身,自是要应劫入榜,为天书束缚。

天道化生,芸芸无错。

尔等须得多做准备,应对此间劫难。”

元始天尊话语刚落,众阐教门人弟子不由面面相觑。

一位面容堂堂、身着银色道袍的中年道者,自座位上低头行礼,自是十二金仙中的文殊天尊。

他开口问:“老师,此劫可有躲避之法?”

“躲避之法虽有,却非圆满,”元始天尊双目半睁,缓声道,“吾弟子若福源深厚者,可收一二徒儿,使徒儿替自身应劫,入天道序列为天庭仙神。

此次大劫之本意,终究是为天庭兴起,管理三界。”

众阐教仙人同时松了口气。

有躲避大劫的办法,倒也算颇为不错。

又有仙人问:“老师,此次大劫,当真是由人教长庚师弟主持?”

“天道所显,长庚代天封神,尔等勿要与他交恶。”

元始天尊缓声道:“教内教外,勿要对长庚有中伤之言。”

众仙低头称是,各自答应几声,又有仙人问此次躲避大劫是否有什么神通法术,元始天尊便进行了一场久违的讲道。

这是阐教的‘圣人开会’,与截教那边同时进行的大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碧游宫,通天教主斜坐在宝座上,面露难色,眉头紧皱。

满殿仙人也不敢说话,在那白玉台阶上站着的八大弟子、随侍七仙、二代精锐,各自都有点不安。

这还是有很多散在三千世界中的截教高手,尚未能及时赶回来。

比如在天涯秘境疗养的吕岳。

“啧!嘶!唉——”

通天教主叹了口气,皱眉道:“这次大劫,竟然是要在南洲俗世,围绕人皇之位的更替展开。

你们有什么想法没?畅所欲言就可。”

众门人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只能闭嘴不敢多言。

多宝道人问:“师尊,为何不问问长庚师弟?”

“不可。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通天教主淡然道:“此前有一大劫之子降生,天道大劫完全被牵动,从这一刻开始,已是进入了真正的杀劫。

天意如刀,随时会斩落,但一切都有迹可循,此时胜负尚都是未知之数。

长庚是主持大劫的天庭重臣,咱们稍后都不可主动去寻他了。”

金灵圣母问:“师尊,咱们何不直接对西方教开战,先化解一部分劫运?”

“不可妄动,”通天教主叹道,“咱们截教无镇压教运之宝,此时你每一个想法,都有可能是天道干扰后的结果。”

金灵圣母顿时皱眉不语,自行思索。

赵公明问:“那师尊,可有躲避劫难之法?”

“当前来说,不动最佳,”通天教主道,“为师思前想后,躲避大劫只有一个法子——守。

自今日起,尔等各回洞府、道场修行,不可妄动、不可乱走。

能否顶住这次大劫的压力,就看咱们是不是能忍住了。

镇压教运之宝,为师会继续想法子,尔等切记不可胡乱走动。”

众门人弟子行礼应是。

通天教主摆摆手:“八弟子留下,与为师一同做些大劫的布置,这次大劫是要阐截西方教出人去天庭做仙神,咱们不出人也不妥当。”

当下,众仙人行礼告退,各自心事重重。

碧游宫很快就被圣人道韵笼罩,通天教主与八位弟子商议了半天,决定了先派几名门人弟子去南洲‘试试水’。

不多时,闻仲与火灵圣母再次被招了回来,被通天教主委以重任。

此正是:

飞熊临世大劫动,阐仙收徒截自封。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