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555章 会云霄,警龙族,对峙西凶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55章 会云霄,警龙族,对峙西凶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最快更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

    仙岛云雾缭绕,佳人如梦随行。

    三仙岛一角,两人相伴于树丛中,李长寿一身浅蓝长袍、云霄仙子身着青白衣裳,只是漫步闲谈,聊一些与三界天地无关之事,就已不知不觉过了一二时辰。

    洪荒搞对象有一点好处,便是两次见面的时间跨度够大,导致每次见面前都会有满满的期待感、准备好足够的话题。

    当然,李长寿感觉自己便是不去找什么话题,只是两人一同坐着、走着,心神就能得到某种安宁……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再去提云霄仙子当年定下那五百年一见的规矩。

    对当时的云霄仙子而言,五百年其实不长不短,刚好足够她修行一段时日,而后外出走走;

    但对于此时的云霄仙子而言,五十年也是有些难等,上次一别不过三十余年,此次见面就仿佛间隔了很远。

    两人交谈时,也是有些禁区。

    对于李长寿而言,他尽量不去提及自己在天庭的事务,因为他知,云霄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但云霄乐于听他倾诉。

    对于云霄而言,则是不允她自己提起有关大劫之事,担心李长寿会有压力。

    云霄上次就曾提过:‘大劫是炼气士自身之劫,若自己度不过去,也没什么好强求。’

    言外之意,自是让李长寿不必多为她费心。

    走着走着,李长寿就不经意间抬起手掌,一只纤手自侧旁探来,就这么牵上了。

    躲在暗处模仿他们两人的碧霄和琼霄,也是有样学样地伸手、牵手,而后无声无息的笑成一团。

    聊着聊着,两人说起了赵公明之事。

    李长寿对云霄眨眨眼,云霄身周泛起阵阵白雾,隔绝了暗处两位‘小’仙子的查看。

    李长寿问:“公明老哥和金灵师姐之事,最近如何了?”

    “我也不知具体,”云霄道,“此前与兄长去了一封信,他回信说一切安好,
料想应该是没出什么差错。”

    李长寿笑道:“我是说,他们还没有对外公布此事的意思?”

    “这个……”

    云霄轻吟几声,表情略微有些古怪。

    李长寿纳闷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内情?”

    “兄长应是想对外言说的,只不过金灵师姐实在是面薄。”

    云霄目光撇到两人不知不觉十指交扣的手掌,小声道:

    “金灵师姐觉得,这是二人的私事,若是对外言说,因他们是老师的弟子、截教的高人,怕是会惹来诸多闲话。

    那就有些变了味道。”

    “旁人言说任他们言说就是,”李长寿淡定地摇摇头,“不过这也是他们的私事,不去言说就不去言说,岁月一长,大家也都能猜到。”

    “那,旁人是如何说咱们的?”

    李长寿张口就来:“天造地设、郎才女貌、般配登对、天作之合喽。”

    “呸,”仙子也有薄嗔时,“你说这些话时,也不知害臊呢。”

    “哈哈哈,”李长寿笑了几声,轻声道,“若是在你面前我再扭扭捏捏,你我怕是要谈情一元会、说爱一元会,才可修成正果。”

    云霄仙子目光看向别处,嘴角隐着笑意,片刻后才问:“一段情如何才算修成正果?”

    “此事无定性,”李长寿示意两人左拐,去了一棵古树下,取了两只蒲团挨近了坐着,存了一二寸间隔。

    李长寿道:“对于凡人而言,洞房花烛是修成正果,生儿育女是修成正果,执手白头是修成正果。

    对于长生者而言,我也不知具体何为修成正果。

    大抵,是你我无灾无祸、无劫无难,可居于一处,平日里悟道修行,闲暇时相依相偎。

    看尽天荒地老,走遍三千世界,于长生尽头、天地陨灭,还能执手相伴。

    大概,这就是我向往的正果。”

    低头看去,恰与她四目相对,只是云霄妙目之中满是清明,并未因这些话有所触动。

    李长寿:……

    用错情话了?

    却听她道:“这些话你可要记得,千年后再与我言说,不准有半句错漏。”

    李长寿先是一怔,心底顿时明了些什么,含笑应了声,心底赶紧将自己刚才说的话,刻在了元神上。

    今日没亲上,这个仇他太白金星记下了,今后定要加倍奉还。

    二人对视一阵,聊起了此前的话题。

    不知不觉,两人说到了定海神珠上,就听云霄仙子道:

    “当年师尊赐给兄长这套宝物时,也曾说过,这套宝物不全,但师尊并未说宝物哪里不全。

    料想,应是要有三十六天罡之数。”

    “也不一定。”

    李长寿仔细想了想,他记得原本封神的故事中,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被燃灯得了后,演化成了二十四诸天,而燃灯也因此水涨船高……

    现如今,定海神珠肯定不能被燃灯得去,李长寿亲自守着赵大爷,也不会让赵大爷涉险。

    这二十四诸天的机缘,肯定是要落在赵大爷身上……

    这事还是要好好谋划一番,燃灯道人与自己也是对手,须得慎重以对。

    不行就提前给赵大爷一些模棱两可的暗示,让赵大爷努力参悟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说不定就会有所收获。

    “云霄……”

    “嗯?”

    “我先休息一阵,处理一些龙族之事,”李长寿温声解释了句,“老师命我敲打敲打龙族,我化身已顺路到了龙宫。”

    “忙正事就好,我在此陪你。”

    云霄温柔地应了声,看着李长寿靠着树干闭目凝神,从袖中拿了一本玉简书册,静静读着。

    微风拂过,浅云如羽。

    树下的两道身影离着很近,却始终有少许距离,并未肌肤相亲。

    隔绝两人身周的云雾因少了仙力维持,渐渐被微风吹开,几道仙识遮遮掩掩、欲探还羞的飘来,瞧见这般情形,各自露出失望的表情。

    倚靠着树干似是在闭目假寐的男仙,捧卷在旁斜坐的女仙,诠释着岁月静好,诉说着阴阳合和,让人不自觉便将这般画卷记在了心底。

    ……

    东海水晶宫,龙王大殿内。

    太白金星亲来,水晶宫自是张灯结彩,将其请去了高坐,几乎与龙王持平。

    一名名龙子向前敬酒,一位位龙女在旁问安。

    李长寿含笑应对,端着老神仙的架子,看着这些年龄大多在自己之上的龙族‘后辈’们,不断给予微笑鼓励。

    不想让云霄久等,李长寿找了个机会,就言明来意:

    “龙王爷,今日我为何而来,应当已在此前玉符中说明了。”

    此前称呼一声龙王爷,是对龙王的敬称;

    而今称呼一声龙王爷,纯属对敖广这位洪荒前辈的敬重。

    东海龙王笑着点点头,拍了拍大手,龙子龙女各自退下,那些起舞的海女低头退场,几位龟丞相端着一本本玉简快步而来。

    敖广笑道:“星君请过目,这是龙族在各方安置的水域之神所做述职。”

    李长寿缓缓点头,袖中飞出一道道流光,竟当着龙王的面,施出十六道化身,拿起玉简开始快速审查。

    那几名龟丞相面面相觑,龙王却是含笑摇头。

    半个时辰后,十六只纸人化作流光飞回李长寿袖中,李长寿面露肃容,沉吟几声。

    龙王道:“星君,可有不对之处。”

    李长寿道:“这些龙族出身神祇的述职,尽在颂扬歌舞升平之事,言说各自治下,水事安稳、无涝无旱,凡人安居乐业。

    但龙王爷,他们是否搞错了什么?”

    “哦?”龙王微微皱眉。

    李长寿叹道:“天道运转,并非长平如意,月有圆缺、天有旱涝,若一味地风调雨顺,凡人逐渐懒惰,少了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也非好事。

    各方水神,当以天道运转为准,旱涝周转,如此方才是神位正理。”

    龙王扶须长叹:“星君所说不错,此事是小神疏忽,小神立刻召集各方水神前来,统一领会星君之精神!”

    李长寿含笑摇头,言道:“而今天庭逐步步入正轨,天规约束越发严格。

    此前我曾用化身在凡尘行走了数月,所见大多数龙族子弟,都算恪尽职守,为龙族气运计、为天地安稳计、为自身功德计,造福一方、行善行好。

    但。”

    龙王仔细聆听,面露正色,此时已是掂量清了这个‘但’字的重量。

    李长寿道:“依然有大概三成的龙族子弟,改不了自身骄奢淫逸的作风,于河道、湖泊之下,大兴宫殿、聚众取乐,置水生民生于不顾。

    甚至有龙族子弟以戏弄人族为乐,更有甚者做出强抢凡人女子之事。”

    “强抢凡人女子?”

    龙王眉头紧皱,也是被此事惊了一下,定声道:“此事可是有所误会?吾龙族子弟如何会对凡人女子动心?”

    李长寿露出几分苦笑,手中拿出一只留影球,放到了龙王手中。

    龙王皱眉注视了留影球一阵,勃然大怒:

    “左右!”

    大殿门口,四道身影匆匆而来,单膝着地,一言不发。

    “去将敖千华长老请来!

    派一队兵将,去将敖千华的长子捉来!

    若是逃了他们父子半个,敖千华一族一个不留!”

    “诺!”

    这四道身影齐声答应,转身化作四股水流,极快地遁去。

    在大殿角落中的海女乐师、龙子龙女,此刻都是噤若寒蝉,已是不知多久,没见过陛下这般怒色。

    东海龙王站起身来,先是在宝座前踱步,又想起什么,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叹道:

    “还请星君降罪,吾约束族人失职,不曾想,竟有龙族犯下如此荒唐事!”

    李长寿站起身来,对龙王还礼,在袖中拿出几颗留影球,放到了龙王身旁的矮桌上,沉声道:

    “龙王爷,这次之事,念在龙族与我的交情,我并未直接对玉帝陛下禀告,而是来了龙宫之中,便是怕龙族太过被动。

    龙族内情,龙王爷比我明白,龙族之忧患,龙王爷也比我清楚。

    而今我需得对龙王爷言明……神位绝非儿戏,天庭神位也非龙族内职。

    这几条龙,龙王爷酌情处置,最好是能选一二扭送去天庭,在玉帝驾前请个罪,也算正一正龙族神祇的风气。

    龙族内部氛围相对宽松,天庭也无意干涉龙族内部之事,但做了天庭神祇,便受天规约束,还望龙王爷能明白。”

    “小神明白,小神明白!”

    龙王低声轻叹,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还了一礼,笑道:“如此,那我便回天庭了。”

    “星君何不留宴?”

    “今日免了,龙王先处理这些事吧。”

    言说中,李长寿拱拱手,端着拂尘走向殿门,东海龙王在后送了两步,几位龙族长老将李长寿送出了水晶宫。

    李长寿刚走,东海龙王就叹了口气,看了眼那几枚留影球,手掌拂过,尽数捏碎。

    “把这几条孽龙都抓回来!先吊在囚龙柱上打三天三夜!再送天庭请死罪!”

    水晶宫外,李长寿的老神仙纸人虽走,但此地潜藏的几只纸人略微展开仙识,就捕捉到了几对匆匆赶往南赡部洲的龙族兵将。

    敲打龙族,须得一步步来,不能直接搞极限施压那套,那样只会让龙族寒心。

    团结龙王以及龙族高手,让龙族有志之士站出来,去怼龙族腐朽的部分,这才是正理。

    驾云出了东海,李长寿大摇大摆要朝东天门而去,目光扫了眼白袍束腰处的挂穗儿,那青蓝之色,此时却成了浅紫。

    有高手仙识正在探查自己。

    李长寿故作不察,心底已推算出是何人要来寻自己,却是不慌不忙、直往天行。

    刚飞了千里,一朵白云带着一名容貌俏丽的女仙,径直朝自己而来。

    化身?

    李长寿眉头一挑,心底暗自叹了口气,本体继续在三仙岛按兵不动。

    就听一声呼喊:

    “您可是天上的太白星君?”

    这嗓音,当真如百灵鸟一般婉转低回,仔细品味,又藏了几分激动、几分羞怯,几分被压下的激动之情。

    李长寿含笑转身,停下云头,看着远处飞来的仙子,上下打量了她几番。

    兴许是李长寿目光太过肆无忌惮,这仙子俏脸飞红,却是落落大方地向前,对李长寿盈盈一礼。

    她刚要开口,李长寿就是一句:

    “没想到道友扮起女子来,也是如此惟妙惟肖,不愧是西方教大师兄。”

    ‘仙子’先是皱眉,而后极快地露出‘怔愣’的表情。

    他还要继续演下去,但见李长寿的目光带着笑意,一幅看好戏的模样,当下就冷哼一声,一扫衣袖。

    “化身之道,当真瞒不过太白星君。”

    “好说,好说,”李长寿笑道,“只不过是道友太好猜了些,道友此次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不如你将本体现身,贫道与你切磋一二,了结了结因果。”

    这‘仙子’冷然道:“星君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你我算计,各为大教,贫道不过杀你人教仙宗一名金仙,道友却报复数十载而不绝。

    更是将鲲鹏这般大恶,栽到了贫道头上!贫道与鲲鹏有何关联?”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目中流露着少许笑意。

    真当他是愣头青?什么话都会向外说?

    李长寿道:“若是道友心底没鬼,为何不来天庭自证清白?”

    “贫道清白何须去天庭自证?”

    “道友不如拿出,你非鲲鹏第二元神的证据,若能说服贫道,贫道自不会多提此事。

    说实话,你我虽是仇敌,贫道也不屑于如此诬陷,只不过是有了一定证据,才有了合理的猜疑。

    道友,你是否觉得,一生之中与鲲鹏相交浅浅,上古时不过几面之缘,就没什么关联?

    唉,那鲲鹏行事颇为高明,为了不露破绽,特意在分出第二元神时,没有留下任何记忆,又行了鹊巢鸠占之事……”

    “一派胡言!”

    “道友,请看此物。”

    李长寿在袖中摸出一只留影球,显露其内画面,却是鲲鹏与他在混沌海中大战的细节。

    啪的一声,留影球被李长寿捏碎。

    “鲲鹏的假身主动战死,为新身做掩护,而道友你……罢了,此时尚未有定数,只是想请你来天庭配合调查。”

    言罢,李长寿摆了摆衣袖,扭头就要飞向高空,临走又扭头看了眼弥勒。

    “鲲鹏之算计,源自于远古。

    你我之仇,今后定要讨个说法,但此事,贫道还不至于诬陷。”

    随后冷哼一声,驾云而走,只留下那弥勒的化身在云上愣神。

    而李长寿的嗓音,自云雾缥缈间飞来,说的却是:

    “凡人,神仙,生灵,大能。

    我,是谁?

    你又是谁?

    道号只是一个符号,你可以叫弥勒,UU看书 www.uukanshu.com别人也可以叫弥勒,鲲鹏的第二元神也可叫弥勒,当第二元神相信自己叫弥勒,又能代表什么?

    你生从何来,死往何处?你出现在在这三界中,对三界意味着什么?

    是你选择了弥勒,还是弥勒,选择了你?

    道友你执迷了,这般的你,甚至不配做贫道对手。”

    不配做贫道对手……配做贫道对手……做贫道对手……对手……手……

    那‘仙子’又愣了一阵,不多时,她在袖中拿出一只留影球,反复看其内的内容,自是刚刚与了李长寿的对话……

    他这次想为自己洗白的算计,自是失效了。

    但心底,却不得不泛起了各种念头,一时竟是心烦意乱。

    “是我选择了弥勒,还是弥勒……

    选择了我?”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