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5章 6圣齐聚紫霄宫!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35章 6圣齐聚紫霄宫!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大睡日月迟,人醒黄昏时。

不知岁月久,本性归心池。

这一觉睡到整个人精神涣散、心神恍惚,那从未体验过的安全感,引发出了山崩海啸般的疲倦。

从进入这个洪荒世界开始,李长寿一直有的隐忧、担忧,被压抑下的焦虑,对未来的担心、对浪前辈被抹杀之事的警惕,不断去算计封神大劫对心神的超负荷运转……

此刻,完全得到了释放。

李长寿其实一直压力很大。

在走出度仙门之前,他只能不断安慰自己,无故被当蝼蚁踩的几率不是很大;

走出度仙门之后,一面想去得到更多资源强大自身,一面又担心自己的活跃会招来更多针对。

在顺利抱上师大腿之前,因海神教之事,被卷入了龙族、西方教、天庭的漩涡中,他知道自己完全是在走钢丝。

好不容易借着海神教,自己进入天庭,得了师器重,心底又有了牵挂,所处的位置也逼着自己不得不转过身……

凝视无量量劫。

封神大劫就如深渊,圣人博弈便是其内最大的凶险,若自己离着太近,很容易就被其内的力量撕碎,若是离着太远,却是什么都不能做。

不知不觉,已是走到了今日……

三年后就要去紫霄宫中,目睹六位圣人与洪荒真正的主宰道祖鸿钧,一同签押封神榜,定下兴天庭、损道门之量劫。

诶,不对……

自己睡了多久?

为何感觉只是一觉睡醒,就已过了不短的时日?

正迷糊的李长寿瞬间惊醒了过来,元神‘睁眼’,‘入目’就是宁静祥和的灵台世界。

阴阳二气追逐嬉闹,功德金池轻轻荡漾,一缕缕纯净至极的灵气来回飘荡,灵台像是被一层先天胎膜包裹……

李长寿发了会儿愣,意识逐渐流转通畅。

又觉浑身酥软,像极了那次凉亭枕在仙子膝前时,偶然有过的舒适感。

令寿怀念。

是不是,把自己逼迫得太紧了?

收拾心情,李长寿慢慢睁眼,那龟息诀自行运转,玄体散发出淡淡金光又急速隐去,入目便是太清观小庙那简单的屋顶,以及侧旁坐着的老子之背影。

李长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因心神受太极图带来的讯息冲击太严重,直接在老师身侧睡过去了!

推开身上的‘玄黄薄被’,李长寿匆忙站起身来,低头行礼:

“老师,弟子失礼。”

就听侧旁传来一声轻笑,李长寿视线余光瞥到了在小院中打坐的熟悉身影,精神又是一震。

玄都师不知何时,已赶了回来!

师笑道:“老师,长庚已醒了,这次紫霄宫弟子过去也没什么用……”

“同去。”

太清老子的嗓音在两个徒弟心底响起:

“尔等互为照应。”

师不由颓然一叹,又抬头露出了几分故作坚强的笑容。

李长寿略微推算自身,得知了自己睡了近三年这般有些荒唐的事实,又意外发现自己的道境,向前迈出了一大……

严谨点,中等步伐!

真·清静无为。

“老师,”李长寿抱起恢复正常大小的蒲团,“弟子去外面坐了。”

老子微微颔首以作回应,李长寿抱着蒲团快步去了师身侧,坐在师左手边,对师露出几分舒适的微笑。

睡了一大觉,精神无比轻松,走路都感觉自己能飘起来。

重点是,换做此前的情形,李长寿发现自己不小心睡了三年,定要匆忙追查各处情形。

但在这小小的太清观中,在太清老师身旁,他完全没有半点紧张之感……

师用手肘撞了下李长寿,

低声笑骂:

“长庚你这是怎么了?差点关键时刻掉链子。

老师不想吵你,把为兄都喊回来了,若你今日还不醒,明天就是我跟老师去紫霄宫了。”

李长寿尴尬地道了句:“突然就困了……”

“是吧,是吧?”

师啧啧一笑,小声嘀咕着:“为兄也是这般,在老师身边只要呆得久了,不知不觉就会困倦打盹儿。”

“师兄!玄都城近来安否?”

李长寿连忙打断师的话语。

与此同时,师也感受到了侧旁老师那渐渐犀利的目光,嘴唇一颤,瞬间改口:

“也是多亏了老师在玄都城显露一缕圣威,吓得那些域外天魔远遁千万里,短时间内安生了,不然为兄也无法及时赶回来。”

那犀利的目光转眼恢复了平和。

师挪了挪屁股,离着李长寿更近了点,对李长寿轻轻眨了下眼角。

李长寿轻笑了声,心神刚要来回挪移,探查小琼峰、天庭、商部族、地府、四海等处,师却似是窥破了他的想法。

“师弟不必多忙碌,各处都是安稳的。

这个节点,也无人敢去生事。

你熟睡时,你那小琼峰被老师用太极图威能暗中护了起来,又有先天四方旗守着灵娥,自是万无一失。

三仙岛也十分宁静,这次紫霄宫议事,云霄师妹应当是不会去的。”

“谢老师挂念,谢师兄照拂。”

嘴上如此说着,李长寿依然分出一丝心神,缓慢探查各处。

师笑着问:“明日紫霄宫中,你打算如何均衡?”

李长寿看向太清老师,发现老师已是闭目凝神,想到了老师此前提醒,也只能心底一叹。

“师兄,我只能站天庭。”

玄都师略作思索,言道:“这也是较为稳妥之法,稍后你尽管开口,若是说不过他们了,就对为兄投个眼神。”

李长寿笑问:“师兄可是要雄辩几位圣人师叔?”

“若无必要,何必跟圣人针锋相对?”

玄都淡定地摇摇头:“我帮你铺个台阶,你就借坡下驴。

总归,咱们人教不入劫中,随他们折腾也无妨。”

“师兄说的是,此事只能尽力而为,真正做决断的,还是老师与几位圣人。”

“莫忘了,还有师祖。”

师祖……

李长寿皱眉陷入思索,总觉得鸿钧道祖不会直接做决定,凡事都会让六圣商议。

吧。

一旁师也并未多打扰,静静坐在那,仰头看着天外的薄云浅雾淡星辰,略微出神。

不多时,便打了个哈欠。

……

一觉睡了三年,当真有些过分奢侈。

李长寿趁着去紫霄宫前的一点空档,心神在各处兜兜转转。

先与白泽联络,得知仙盟、临天殿各处平稳,那杨戬的历练也顺利落幕,共工之精血已融入杨戬玄体,算是给了杨戬一份大机缘,各处小剧场的效果也算明显。

又与灵娥联络,告知灵娥自己并无大事,只是在圣人老师身侧修行,稍后就会回返小琼峰。

再简单巡查过天地。

他没有太清老师的神通,却有纸道人的储备。

快速清查各处情形,确定自己此前的诸多安排没出什么意外,总算能安下心来,准备明日之事……

首先,要明确自己的定位,能不说话就不开口;

明日的主角是六位圣人,是天庭玉帝,自己不过是圣人弟子、玉帝臣属。

其次,要尽自己的努力,去缓和截教与阐教的关系。

但这件事也不能强求,涉及到了两教根本的矛盾,牵扯到了两教大批弟子的命途,自己只能自保为主、尽力而为。

借道门撼西方易,平道门内斗太难。

李长寿细细思索、仔细思量,得以休整的心神多了许多思路,但他顺着每一条思路摸索下去,触碰到的都是壁垒。

前思后想间,头顶轮转了一次日月星辰。

李长寿心底灵光轻闪,似是要摸到一点破局之法,耳旁却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师弟,咱们该动身了。”

李长寿回过神来,却见圣人老师已是坐在风火蒲团上,飞出了屋门。

侧旁的师伸出左手,将李长寿拉了起来,一朵白云在两人脚下凝成,待太清老子在旁飞过,便将两人带在身后,飞出了太清观中。

李长寿想了想,刚要施展变化之法,化作太白金星的模样,就被师抬手制止。

“长庚,你本体该到台前了,”玄都师正色道,“今日你不可有太多遮掩,师祖面前,半点障眼法也是不妥的。”

“这个……”

李长寿一阵沉吟。

就听圣人老爷道一声:“露。”

李长寿不再犹豫,连忙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障眼法,露出本来面目,只是保留了降低自己醒目程度的‘物理伪装’,相当于少许‘妆容’。

又不是要去扰乱云上仙子的芳心,这点伪装没必要褪掉。

总不能帅到脱离群众。

见状,玄都师眯眼轻笑,略带得意,显然是稍后准备炫耀炫耀自家小师弟。

李长寿已开始静心凝神调整呼吸,警惕性推到了最高,让自己保持着最快的反应速度。

前路彩云昭昭,一个晃神已是飞出九重天阙,飞出漫漫虚空。

乾坤宛若画布被拽动,天地被迅速抛在身后。

太清圣人面前无物可阻,李长寿能恍惚感受到,天地间的一条条大道都在围绕老师盘旋。

整个洪荒、连同五部洲和三千世界,总体呈扁平状;

此时太清圣人带着他们两人飞出上方的天道壁垒,闯入了无边无际的混沌海中。

混沌本是规则无序,一缕气息或许就可演化一方天地。

但此时,在太清圣人身周,混沌气息仿佛只是普通云雾,杂乱无序的规则变得井井有条。

我在即道在。

我存即道存。

这就是圣人!

李长寿道心有些激荡,趁着这般机会,感受着老师身周各类规则的演变,将重重感悟存入心中。

紫霄宫,道祖之道场,道门的圣地。

在道祖三次讲道之后,紫霄宫就隐入混沌海,坐镇天道最核心、也是天道之力最强的‘中枢’之位。

李长寿正自体悟紫霄宫与天道的关联,玄都师轻声提醒道:

“到了。”

忙自老师肩头向前看去,却见那不辩方位、不明大道的混沌海中,出现了一道数十万里深的裂缝,裂缝最深处闪耀着无尽霞光。

太清圣人袖袍轻轻飘动,李长寿只觉得眼前光芒轻闪,自身已是置于霞光之中,那座巍峨的仙殿近在眼前。

周遭都是近乎粘稠的纯净仙力,三千大道交错纵横、井然有序!

仙识无法扩散,道心微微轻颤。

低头看去,却见下方万丈处便是一层淡蓝色的薄膜,薄膜之下是九重天阙,边缘星辰点点便是三千世界。

紫霄宫距离天庭似乎并不远,在此地就可俯瞰整个三界。

既然紫霄宫离着天庭这么近,那为何,老师非要在混沌海中转一圈,寻到混沌海中紫霄宫的方位?

或许,这就是老师对天道的态度。

太清老子带着师与李长寿,缓慢飞向紫霄宫正前;

李长寿继续努力观察各处,积攒道心感悟。

这座仙殿没有大门,只有一根根淡金色的石柱,下方堆簇着一朵朵灵芝状的金色祥云,好似地基一般。

仙殿之内十分广阔,还有完整的乾坤大道穿插而过,自可大小如意、内外顺心。

上古时,这座仙殿曾在洪荒天地间显露三次。

道祖三次讲道,贯穿了半个上古,也奠定了元神道之基、道门兴盛之初始。

李长寿心底不由遐想着一幅幅画面……

上古万千神魔齐聚而来,根正苗红的盘古元神所化三清高居前座,无人敢惹。

身居大气运、尚未明自己有造化人族使命的女娲,与自己那尚未转世为后世人皇的伏羲联袂而来。

老好人红云和面容阴沉的鲲鹏也算抢先一步,与女娲伏羲一同占了三清后的四只蒲团。

意气风发的东皇太一掌托混沌钟,文质彬彬的帝俊执掌洛书河图;

十二祖巫赶来凑个热闹,却发现蒲团只有寥寥数只,还不够他们自己兄弟姐妹分的,于是傲气的一哼,扭头扬长而去。

到那西方两位师兄弟入场,那时还是准圣的准提嚎啕大哭,言说自己出生的西方因道魔大战毁了灵根地基,如今太过贫瘠,又想到自己跟师兄为了西方大兴做出各种努力,却被各位道友误解,都没人能理解他们想造福一方的慈悲心怀……

老好人红云听得顿时心动,站起身来,说了一句遗恨万年的话语:

‘要不,道友你坐这儿?’

那准提接引得了一座,朝左边看,却见女娲伏羲二兄妹气运滔天,往右边看,就见是名声一样不怎么好的凶兽鲲鹏,于是凶相毕露,向前威逼,一句:

‘道友何不成人之美?’

让那鲲鹏窝了一肚子邪火,埋下了第三次紫霄宫讲道之后,他对红云的致命偷袭。

以上,都是李长寿根据道门典籍记载的典故还原,可信度还是较高的。

那西方二圣的鸿蒙紫气,就是这般哭回来的。

今天西方教二教主若是哭哭啼啼,当不必有半分意外……

“太清师兄竟来的这般早。”

忽听侧旁传来温柔的轻笑声。

李长寿与师扭头看去,却见一道万丈霞光化作彩虹之桥,其上那风姿卓绰的女仙缓步而来。

自是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李长寿与师同时做道揖行礼,各自呼喊师叔。

女娲娘娘轻轻颔首算作回应,只是迈出两步,身形两次闪烁,已是到了近前。

女娲称太清一声师兄,太清唤女娲一句道友,各自颔首算作互相见礼。

随后,圣母娘娘那双凤眼妙目就看向了李长寿,笑道:

“今日老师驾前,你可莫要装聋作哑,该说的话说就是。

人族的命途,若人族本身都不争,又能指望谁呢?”

李长寿身体微微前倾,低头忙道:“有师兄在这,弟子当真不敢乱言。”

师却是淡定地背起双手,向后退了半步,嘴角的笑意颇为明显。

李长寿摆了个苦瓜脸,女娲圣人轻笑连连。

又听一声轻咦,随之响起了通天教主那清润的嗓音:

“这是有什么开心事?

这大劫,可是快让贫道愁白了头发。”

圣人都爱玩【人未到而声先至】这种调调?

只见,通天教主一袭青色长袍,自另一侧破开混沌海飞来,身旁带着的微胖道人,自是多宝。

通天师徒化一抹虹光,转眼落在太清老子面前,多宝道人连忙做道揖拜见太清、女娲,称玄都一声师兄,喊李长寿一句师弟。

通天教主笑道:“大师兄,我来晚了些。”

——虽三清同为盘古元神所化,算是实质意义上的兄弟三人,但三清之间都是以‘友’为称,拜入道祖鸿钧门下后,便互称师兄师弟。

太清圣人含笑点头,缓声道:“且等。”

话音还未落下,一只白鹤高啼,元始天尊驾鹤而来,面容颇为平静,白鹤背上还有那阐教十二金仙仙首,广成子。

李长寿暗中观察自家老师表情变化,发现老师果然收敛了笑意。

便知,老师依然在为元始天尊与西方教接触不喜,但今日却不会将此事说出来。

手心手背都是肉,自家老师夹在两兄弟之间,确实有些为难。

待元始天尊到了近前,圣人、弟子各自见礼,元始天尊看向通天教主,低声道:

“师弟,今日老师驾前,你切莫因弟子之事失了礼。”

通天教主连连点头,目光挪向旁处,口中称着:“是,是,师兄说的是。”

元始天尊眉头一皱,轻轻叹息,并未多说什么。

正此时,就见侧后方霞光大作,穿透层层混沌气息,两道圣人之影同时而来。

李长寿心底暗笑。

也就太乙真人不在此地,不然定是要说出一番高论,比如【别家圣人老爷都是带弟子,西方教厉害了,大圣人带小圣人】这种。

当然,李长寿的阴阳语造诣始终不如太乙,处理的也不妥当。

接引和准提刚于霞光中现身,通天教主嘴角就是一撇,目光看向侧旁。

这两道人也是向前,与各位圣人见礼。

元始天尊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以道友相称,女娲圣人看都不看准提,只是对接引唤了声道友,似乎此前有些过节。

道门在场的四位弟子,倒是礼数周全,对圣人保持着敬重。

李长寿躲在自己师兄身后,感受到两道示好的目光,却只是眼观鼻、耳听心,全然不去做半点回应。

突出一个稳字。

老子道:“入内。”

其他五位圣人、四位弟子各自应答。

六圣之中,以太清老子道行最深、实力最强、辈分最高,此时自是飞在最前,带着自己两位弟子先行进了紫霄宫。

而后元始天尊、接引道人一同迈步前行,通天教主、女娲圣人紧随其后,那准提道人多等了一阵,方才缓步入内。

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疑惑……

为何圣人要依次进入这座布局至简的大殿?而非一同入内?

很快就有了答案。

太清圣人径直飞到了这座空旷大殿的最深处,于那只直径一丈的草编蒲团前停下身形,收起风火蒲团、站起身来,对着蒲团做了个道揖,转身去左侧静立。

李长寿刚要学着老师对蒲团行礼,却被师的手势所阻,当下会意,与师一同低头走到老师身后。

那元始天尊、接引道人随之向前,各自对蒲团做了个道揖;

元始天尊落位于左,与太清老子间隔百丈,接引道人于右侧与元始天尊对应的位置,同样静立。

右侧之首的位置,却是给女娲娘娘所留。

通天教主和准提圣人分列左右末位,通天教主一眼看去,准提圣人含笑以对。

这站位自有讲究,这蒲团也只有六圣可拜。

上古时,六圣归位,齐聚紫霄宫,道祖便说:

‘圣人超脱三界五行,可重炼风火水土,上已无大道境,今后你我不必以师徒之礼,互为道友尔。’

今日六圣拜这蒲团,一是对道祖行礼,二是有‘请老师现身’之意。

待六位圣人站定,被六位圣人拜过的蒲团泛起一缕缕流光,一名坐姿竟有一丈多高的魁梧身形,由虚而实、迅速凝成。

李长寿偷偷抬头看了眼,心底不由赞叹:

‘好一位道门之祖!’

这修长身形怕是高过了两丈,一头白发尽显道者沧桑,长手、宽肩,面容无遮无拦、蕴道且含真意,淡灰色长袍流转的道韵极尽繁复,又化繁为简。

老人只是坐在那,双目尚未睁开,已有无尽玄妙之意。

妙于万灵妙,玄于天地玄。

但这位道者嘴角露出的笑意,又如春风化雨,让人不觉半分压迫之感。

不,准确来说,是根本感觉不到这位道者的半点威压!

就仿佛愚昧的凡人面对这片天地,只道天无穷高、地无穷广,却不觉得面对天地有什么压力。

道所显,道所化;

道门本初,道祖鸿钧!

此时,就听道祖开口,嗓音温和,又似缺乏辨识度。

“都坐吧。”

六位圣人背后现出各色光芒,齐声道:“谢老师。”

正此时!

太清圣人背后浮现出太极图之虚影,黑白光芒照亮半座大殿,这位圣人再次盘坐于风火蒲团。

元始天尊背后现出玉如意之虚影,青蓝色光芒照亮小半座大殿;

通天教主背后浮现出诛仙剑阵阵图,一缕缕青白色的剑意光芒大作,威势逼人!

对比三清,另一侧就稍显寒酸了些……

女娲背后浮现出红绣球的虚影;

接引道人背后浮现出一只金色神幢——此物类似于‘华盖’,比‘华盖’略长,其上刻满经文,度人用的先天法宝;

准提道人背后,自是毫无悬念地现出七宝妙树之影。

六位圣人的大道铺展开来,整个大殿仙光闪烁、庆云环绕,端的是无比壮观。

李长寿心底暗自琢磨,也不知自己跟师兄啥时候对道祖行礼,又该怎么行礼。

应该是做个简单的道揖,道门在上古时并不兴跪拜之礼。

那鸿钧道人双眼未睁,又道:

“昊天何在。”

紫霄宫外传来一声应答:“弟子在。”

诸位圣人循声看去,却见天庭玉帝大步走来,身着白衣锦袍、掌托天帝印玺,身周缠绕九条五爪金龙的虚影,面对六圣威压犹自丝毫不停,疾步前行!

鸿钧道人抬手对侧旁一点,在身侧靠前的位置凝成了一只蒲团。

玉帝踏步赶到近前,先对鸿钧道人做了个道揖,随后又转身对六位圣人做了个道揖;

抬头时对李长寿眨眨眼,并未多说什么,挺胸抬头坐于道祖身侧。

《靠山》!

这时,玄都师对李长寿打了个手势,四位道门弟子从各自圣人老师背后后退两步,对道祖做道揖。

师朗声道:“弟子携三位师弟,拜见师祖。”

李长寿、多宝道人、广成子齐声喊道:“拜见师祖。”

鸿钧道人那一直无波无澜的面容,露出了温和的微笑,略微睁开双眼,目光看向了李长寿,温声道:

“九成八,向前来。”

李长寿浑身一僵,整个人都差点抽过去。

这、这、这是要干啥?

总觉得大佬的口吻满是不怀好意……

抬头看了眼身周伴着淡淡仙光、毫无威势、甚至无法感应到‘实物’的道祖鸿钧,李长寿反应也是颇为迅速,立刻低头向前,走向了道祖……

身旁的玉帝陛下。

李长寿用目光对玉帝求援,玉帝低头端详手中的天帝印玺。

这是要做什么?

咱们过来,不是商量封神大劫的事儿吗?

道祖老爷点名让他向前,用的还是【九成八】这种攻击性超强的字眼!

很快,李长寿站在玉帝身侧,低头道:

“弟子聆听师祖教诲。”

鸿钧道人那双眼眸已是完全睁开,淡蓝色的瞳孔透露出少许玩味,淡然道:

“过来,离贫道近些。”

“师、师祖,”李长寿额头沁出一滴冷汗,此刻却是不敢违抗,只能向前又迈出几步,站到了鸿钧道人面前。

鸿钧道人的坐姿都比李长寿高了半个身子,此刻低头俯瞰,右手张开,凝成一只紫红色的雷电长鞭。

咕!

李长寿禁不住咽了口吐沫,满脸纠结、故做惶恐,后退半步。

“师祖,弟子只是做事稳妥了点……弟子愿领责罚!”

道祖那张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听闻此言,更是笑眯了眼。

忽得一甩雷鞭,一道天罚神雷打在李长寿后臀部,把李长寿直接打飞了起来,人在空中一阵乱颤。

道祖出手如电,手中雷鞭挥舞、须发尽皆飘扬,一条条紫霄神雷照着李长寿屁股招呼。

李长寿惨叫一声,元神瞬间被封!

疼而不伤,老天罚了。

就是场面看起来惨不忍睹,玉帝在旁掩面不忍直视,只在指缝里默默欣赏这般奇景。

几位圣人面色各异,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都是面露微笑,接引圣人、准提圣人的面色是真的阴沉。

女娲圣人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道祖打的起劲儿,每次挥动天罚之鞭,口中就咬牙冒出一句:

“九成八,九成八,天天就在那念叨九成八!”

“一点风险都不冒,你修哪门子仙?求哪门子道?”

“一个天道誓念个几千字,真当贫道听的不累吗,天天被你烦到打坐都不能!”

“就这,你还敢说欠你功德!给了你功德金身你还帮天庭干活?”

打了也就三四十道天罚,鸿钧道祖总算将手中雷霆长鞭捏碎。

就听哐当一声,李长寿自半空砸落,落在了鸿钧道祖面前,浑身焦黑、双目紧闭,自身并未受损,只是浑身麻痹、无法动弹……

鸿钧道人面容恢复正经,整了整衣袍,也不看李长寿,只是开口道:

“劫起劫灭有定数,洪荒尔来多量劫。

而今大劫兴起、当兴天庭,阐教、截教、西方教入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今日便商议为天庭封神之事。

此次大劫,有一宝物应劫而生。

天书现身。”

道祖话音落下,紫霄宫外金光闪耀,一只金色卷轴、一把木鞭落入道祖掌心。

“此宝名为封神榜,此鞭名为打神鞭。

持有此榜,可定大劫之中入榜上天之灵;握有此鞭,可打此榜上有名之灵。

今日,贫道将这封神榜与打神鞭赐予……”

“老师!”

那西方教准提圣人突然开口呼喊,连忙站起身来,对着鸿钧道祖做着道揖,一时竟是悲从心起,面容满是悲哀。

“老师,我西方贫瘠,我与师兄来回奔……”

“诶?”

道祖突然轻咦了一声,当着众圣的面,双手一抖,将打神鞭与封神榜,直接抖到了躺倒在地的李长寿怀中。

而后,道祖笑道:

“贫道竟也会手抖,料想此物与长庚徒孙有缘。

既如此,就由长庚执掌封神榜、打神鞭,这榜上之名,你们自行商议罢。”

言罢,道祖看了眼准提圣人,身周出现道道流光,缓缓消失不见。

一瞬之间,场内道道目光看向李长寿,落在李长寿怀中的那两件天道至高宝器上,却没有半个人妄动。

李长寿此刻才感觉到,身上的麻痹感迅速消退;

下意识抱紧了两件宝器,却觉得颇为烫手,一时间只想在地上装死。

李长寿算计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玉帝争抢封神榜的掌控权,但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被道祖以这种形式,硬塞到了他怀中。

这……

看似荒唐,实则很强。

这波,道祖怕是在九十九层。()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