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6章 太白敬酒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26章 太白敬酒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老君一到,整个仙宴的气氛都变得无比严肃。

  原本有说有笑的仙子不敢说笑了,玉帝王母也变得严肃了许多;

  那些准备起舞的嫦娥们,连忙调整呼吸,拿出最完美的笑容,反复在心底告诉自己,那高台上的老神仙是神像、是神像……

  当然,最紧张的,还是人教某些记名弟子。

  他们大气都不敢喘,行礼之后就低头坐在自己的位置,唯恐老君一句‘你谁’。

  那就真的是形式上死亡,直接没以后了!

  便是阐截两教亲传弟子们,此时也是端正坐姿、斟酌言辞。

  尤其是那太乙真人,本来都舔润了嘴唇,准备给西方教来人弄点‘阴间’和‘阳间’通用的语录;

  老君一来,太乙也只能老老实实闭嘴,甚至稳妥起见,主动给自己嘴摁上了封印。

  老君,太清圣人之化身,基本等同于太清圣人直接现身。

  在场诸位道门高手,也就玄都大法师表情没什么变化。

  大法师对老君行礼后,好整以暇的左观右盼,欣赏下道门弟子和天庭仙神的优良表情。

  其他道门弟子,一个比一个紧张。

  莫看截教弟子在通天教主面前颇为放松,直言直语都是无妨,但在老君面前,也要主动表现出温良恭俭、儒雅随和的一面。

  而阐教弟子刚好相反,此时他们反倒担心,自己是否会执礼太过,让倡导清静无为的老君不喜……

  天庭仙神还好些,也就非常害怕,还称不上恐惧,顺便在心底感慨水神脸够大、咳,面子够大。

  玉帝王母张罗庆典,八方仙神齐来贺礼,兜率老君骑牛来此,道门弟子端正坐姿。

  拴上了被迫扮演青牛的小银,李长寿快步赶回仙宴场中,心底想的,却是该如何趁着这次机会,在道门各位大哥大姐心底,刷一刷天庭的好感度。

  到时候,如果他们能心甘情愿的肉身上榜,总好过只剩一缕元神被封神榜‘套牢’。

  瑶池仙宴此次分做了三个会场,除了各位大能云集的主会场,左右还有两个会场,容纳天庭众天将、众散仙,与天庭在外的少量河神土地。

  这般规模的大典,其实已经超过了历次蟠桃宴。

  当然,主要是此前举办蟠桃宴时,天庭也没这么多张嘴。

  入了仙宴地,李长寿抬头只见,老君已然入座。

  老君还是坐在‘老位置’,在玉帝王母稍微靠后的宝座中闭目养神,仿佛周遭事与他无关。

  不多时,一朵白云载着西方教六名弟子迅速飞来;

  他们抵达此处后,见其内阵仗、又见老君身影,心态都禁不住起了变化。

  不过是人教弟子在天庭中的神位升阶,至于惊动这位平日里完全不现身、最强圣人的化身登场?

  大教弟子与大教弟子……

  说一样,
其实不一样,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这四名老道、两名中年道者硬着头皮向前,当下就要拿出贺词,草草诵读了事,却听李长寿一声且慢,各自头皮发麻,几欲转身逃遁!

  李长寿正色道:

  “六位道友既来天庭,为何不拜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

  这六名西方教圣人弟子此时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现如今,谁还不知天庭水神的厉害。

  等闲被天庭水神,也就是如今太白长庚抓住一点小毛病,立马就会被上纲上线,恨不得把远古洪荒天地破碎的因果都算在他们头上!

  正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

  六名西方教来人老老实实向前,对玉帝行礼做了个道揖。

  玉帝含笑点头,表现的也是从容大度,似乎比之前沉稳了几分。

  李长寿也并未多为难这六个普通西方弟子,心底记挂着那‘西方教大师兄’之事,不知对方是否有暗手、隐手。

  稳妥起见,自己总归是要留几手。

  李长寿此前所料不错,西方教开始重视起了地藏如今的‘特殊性’。

  换而言之,地藏已算是西方教能拿得出手、且为数不多的排面之一。

  待西方教六人念完地藏写的简单贺词,东木公主动起身,笑呵呵地引着他们去了靠近门口的偏僻位置。

  这伙西方教弟子,顿时对东木公投来感激的眼神。

  ——这也是东木公少有的,做这种脏活累活,反而会得对方感激的时候了。

  这般小插曲刚落下帷幕,就见道道流光飞来,却是四海龙王各带一名美貌龙女、一名英俊龙子,进了瑶池之中,向前对玉帝王母行礼。

  礼毕,东海龙王敖广带着三位龙王、八位龙子龙女转身,整齐的对李长寿做道揖,口中言说百般祝福。

  李长寿连连还礼道谢,笑容颇为和善,但双方都有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并未表现的太亲密。

  虽天庭不存在功高震主的说法,但无论是谁,都不想看到手下权臣建立起坚固的派系。

  龙族本来就是李长寿一力扶进天庭,李长寿又算是四海龙王的顶头上司,统管天下水事,两者表现出一些距离感,才是最明智之选。

  龙王龙子们刚入座,瑶池吹起阵阵凉风,十位阎君鱼贯而入……

  不多时,大禹帝君身着华服长袍,风度翩翩地飘然赶至,也被安排到了显眼的位置。

  玉帝又多等了一阵,见各路宾客已到的差不多,开口唤道:

  “长庚啊。”

  正跟云霄仙子酒樽蹭酒樽的李长寿赶忙回神,起身道:

  “小神在!”

  “今日大家都是为你庆贺而来,”玉帝笑道,“你就四处多走动,随意与你师兄师姐对饮欢谈,莫要拘泥于君臣之礼。”

  李长寿笑道:“多谢陛下!”

  当下,李长寿端起酒樽,环视一周,各处顿时安静了下去。

  【投桃报李】算是李长寿最喜做之事。

  此时他绕出矮桌,双手抱着酒樽,到高台下方正中,对玉帝和王母行了个道揖,朗声道:

  “遥想当年,小神不过人教一介散修,奉大法师之命,于南海兴海神庙,旨在做些教化凡人,延续气运之事。

  还记得,那日是玉帝陛下与木公来凡尘巡查,想寻到救万民与水火之法,恰好到了那海神庙中,让小神能与陛下一番畅谈。

  若无陛下赏识,若无大法师一路点拨,小神难有今日之风光,也难以有这般机缘,得以拜入老师门下。

  第一杯,长庚敬陛下与娘娘。

  愿天庭昌盛,三界安宁,陛下之德,泽惠仙凡!”

  玉帝与王母含笑端起面前酒樽,遥遥与李长寿碰杯。

  王母自是动作端庄优雅地抿了一口,玉帝却是大手一挥,直接一口闷了,目中满是感慨,朗声道:

  “当年吾与长庚于凡尘南海初会,长庚所献十二策,而今一一实现!

  吾其实不懂如何做这个天帝,也不懂如何教化众生,如何秉承天道,如何稳固天地。

  彼时天庭,何其微弱?

  洪荒何人知晓,三千世界何处可听闻?

  长庚于天庭,便如长庚今日之神位,太白、启明!

  能得长庚相助,吾何其幸!”

  木公站起身来,天庭所属仙神,龙王、阎君,同时举杯敬玉帝王母。

  木公高呼:“庆陛下得良臣相助,愿天庭长生,三界安宁。”

  众仙神齐声呼喊:“陛下之德,泽惠仙凡!”

  玉帝一声斟酒,起身与天庭仙神痛饮三杯,虽此时努力克制,却依旧可见满满豪情。

  众大教弟子与几位大能在旁看着,恍惚看到了天庭之势,而今已不可挡。

  随之,李长寿走回座位,在旁侍奉的仙子连忙送来第二杯仙酿。

  李长寿端酒高举,快步走到高台侧旁,对老君深深一拜。

  “这第二杯酒,弟子斗胆敬老君。

  弟子修的是老师所传清静无为之道,走的是阴阳平衡之路。

  若无此道,焉得此果?

  弟子能去面对诸多凶险,全仗老师之名。

  弟子能有今日之道行,全凭老师传道授业。

  弟子每每心有疑虑、不明、困惑时,全是老师指点迷津,解弟子之困惑。

  老君您不必执杯,弟子聊表心意。”

  言罢仰头一饮而尽。

  老君露出淡淡微笑,缓声道:“你一直很好。”

  李长寿心底暖意流淌,又低头拜了三拜,回座位拿了酒,转去一旁。

  第三杯,敬玄都大法师。

  第四杯,敬大禹帝君、几位大能前辈。

  第五杯,敬木公与诸位正神。

  第六杯,敬阐教、截教各位师兄师姐。

  每一杯都有一番‘掏心窝’的话语,对大法师自是满满的谢意和感激,对各位帮过自己的师兄师姐,也不吝赞美之词。

  言行皆有尺寸,夸赞点到即止。

  他敬酒事,举止皆在礼数又潇洒自在,毫无矫揉造作之感,也不会让人感觉世俗世故。

  只是一番敬酒、几段话语,李长寿就将【周全】二字诠释的淋漓尽致,让不少仙神心底泛起了同一种感慨:

  自己上,真不行。

  太白长庚,怪不得能被最强圣人器重。

  这第七杯酒,李长寿却是走的远了些,走去了角落中,站在敖乙、卞庄、金翅大鹏鸟身前,对他们三个举杯相对。

  三天将先是有些错愕,又赶忙端着酒杯。

  敖乙目中闪烁着亮光,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切自不必多说;

  金翅大鹏鸟那英俊的面容上满是触动,低头一叹,竟有些眼圈泛红。

  还是卞庄,这位当红的天庭记录员‘久历风尘’,笑着道了句:

  “星君您可太抬举我们哥几个……我们见底儿,您随意,您随意。”

  差点让李长寿破功。

  敬完第七杯,李长寿就回了座位,对玉帝浅浅行礼,坐于云霄身侧。

  玉帝会意,站起身来,先是一句:

  “天庭起步艰难,一路百般险阻,左右尽是凶恶,全凭老君镇压,才有今日之局面。

  各位爱卿,随我一同敬老君这一杯!”

  王母与天庭众仙神再次起身,一同对老君敬酒。

  老君含笑点头,也没太多表示。

  一杯饮罢,玉帝心情畅快,嘴角笑意未断。

  东木公起身启奏:“陛下,嫦娥们已准备多时,是否让她们献舞,庆贺太白星君升任?”

  “准!”

  东木公打了个手势,侧旁顿时飘来欢快的乐曲。

  玉石铺就的地面漫来一层白雾,两排嫦娥款款而来,对玉帝、王母低头行礼,起身时已变换为舞姿……

  李长寿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态看了一阵,又扭头看向云霄。

  “嗯?”云霄轻轻眨了下眼,眼底带着几分好奇。

  李长寿笑着端起酒樽,小声道:“第八杯可否敬你?”

  云霄纤指抬起面前玉樽,侧旁有侍奉的仙子连忙为云霄斟酒。

  云霄柔声问:“怎得还要敬我?可有什么说法吗?”

  “这杯与前面七杯不同,”李长寿目中满是感慨,温声道,“此前七杯,敬的是过往诸事,这杯敬的,是将来的你我。

  愿万千年后,你我依旧同饮同乐。”

  云霄目光依依、眼波轻漾,与李长寿轻轻碰杯,举杯、遮袖,一饮而尽。

  侧旁不少截教高手,熟练地拿出了玉符玉简,将这些话记了下来,看的阐教仙人们有点发愣。

  玉帝与王母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微笑。

  王母却道:“陛下,今日难得如此盛事,何不去请月中姮娥前来,为长庚爱卿献舞贺礼?”

  玉帝传声道:“这,不太好吧?云霄仙子可是在这。”

  王母秀眉轻皱,目光略带深意。

  玉帝似懂非懂,但总觉得师妹这般做定有说法,当下就清清嗓子,招来木公言说此事。

  木公却道:“陛下,姮娥仙子似有誓言束缚,无法离开太阴星。”

  “誓言本是天道之力,”玉帝道,“吾之旨意自可解。”

  “是,”木公再无疑虑,低头应答,在侧旁匆匆驾云赶去太阴星。

  歌舞之中,开始有仙神不断走动,终于开始了李长寿期待已久的公开收礼环节。

  最先动的是阐教仙人赤精子,拿了一只锦盒到了李长寿面前,李长寿起身推脱一二,将这锦盒收了下来,并未打开去看。

  随后,各路仙神轮次走向李长寿,该送礼的连忙送礼。

  天庭仙神的礼,外包最是精致,但很难有什么宝物;

  两教仙人的礼,外包都是简简单单,但仙光氤氲、宝光四射,都非凡物。

  敖乙与卞庄绕到了李长寿身后,帮李长寿收礼、清点,李长寿只负责寒暄道谢。

  渐渐的,重礼登台,阐截两教仙人,不知怎么又开始了一轮较劲。

  阐教太乙真人送出先天阴阳宝材,截教金灵圣母送出先天五行灵宝;

  阐教玉鼎真人送出重宝残件,截教琼霄仙子送出散灵圣水……

  而后,截教乌云仙送出六件灵宝,截教仙送出一堆珍品宝材,截教仙送出两株万年灵药……

  因人多的优势,截教仙迅速占得上风。

  两边一番较劲下来,李长寿自是收获颇丰,但本来为李长寿准备了几件小玩意的大法师,默默地拿出了压箱底的神通玉符……

  重头戏却是在后面。

  东海龙王大手一挥,八名龙子龙女齐齐向前,各自捧着一方锦盒,锦盒还都是打开的状态。

  众仙定睛一看,却见这八方锦盒中,各自放着八枚款式不同的戒指,总共八八六十四枚;

  再仔细一瞧,这些戒指竟都是高阶储物法宝!

  四海龙王齐齐扶须轻笑,自以为稳稳占了今日送礼之头筹。

  侧旁秦广王突然站起身来,淡定地走到了李长寿身旁,左右看了几眼,而后有些拘谨地,拿出了三块菱形玉石。

  秦广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声道:

  “星君,地府在幽冥,别的宝物没多少,有的特产也不好拿来献丑,这算是我们巫族压箱底的宝物。

  您万万不要推辞,这是祖让我们带过来给您的,说是对您有大用。

  这里面各有三滴上古时祖留下的本源精血,一滴可造就一名大巫。

  这三滴是共工祖之本源精血,这三滴是后土祖之本源精血,这三滴是帝江祖之本源精血,后土祖说,您自有妙用之处。”

  李长寿:……

  周遭道道目光汇聚而来,就连老君也朝着此地看了一眼。

  “星君,”秦广王将三颗菱形玉石塞到李长寿手中,“可莫要跟我们推辞,您帮我们实在太多了。”

  “多谢,”李长寿缓声道了句,将三枚玉石郑重地收了起来,“他日定会去六道轮回盘对大德后土致谢。”

  “客气、客气。”

  秦广王暗自松了口气,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淡定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这波,稳赢。

  各处顿时议论纷纷,由祖巫本源精血,聊起了上古往事。

  正此时,在仙宴侧旁角落中,正准备上场献舞的两道身影,正弱弱地观察着场中各路大佬。

  灵珠子身着修身长衣,侧旁少女玉兔穿着可爱短裙,此刻都是面色有些苍白。

  灵珠子低声道:“怎么办?”

  哒哒哒哒——

  玉兔两排银牙轻轻打颤,哆哆嗦嗦地道几句:

  “你之前找我帮你排舞的时候……也没说今天要在老君面前献舞……算、算了吧……”

  “我去自己跳吧,”灵珠子叹了口气,“之前都跟各位嫦娥姐姐说好了,她们舞罢就该咱们上去了,总不能不去。”

  玉兔忙道:“你可想好了?这要是出点糗,以后你在洪荒可就没办法混了!”

  “这怕什么!”

  灵珠子昂首挺胸,“好男儿何惧出糗?”

  玉兔嘀咕道:“你师父可能会颜面无存。”

  “这个……”

  灵珠子顿时一阵纠结,倒是颇为在意太乙真人的名声。

  玉兔想了想,咬咬嘴唇,抬手在灵珠子肩头拍了两下,脆声道:“好兄弟一场,本兔不能不帮你,你若有办法让我不害怕,跳舞这种事应该出不了差错。

  好歹我也是我家主人养大的,在月宫练舞这么多年呢。”

  灵珠子仔细斟酌一二,低声道:“我知道巫族有一种秘法,可以让人忘记恐惧。”

  “是什么?”

  “痛苦,”灵珠子犹豫道,“要不,我打你一拳试试?”

  玉兔眨眨眼,“当真有用吗?你别使太大劲呀……来吧!”

  “哈!”

  灵珠子一声轻喝,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一记直拳打在玉兔胸前,后者蹬蹬蹬后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少女张张嘴,嘴角沁出一缕鲜血,满脸的生无可恋。

  “我还没用力,你怎么就倒下了?”

  灵珠子连忙向前搀扶,问道:“还怕不怕了?”

  玉兔无力地歪了下头:“怕……怕被你打死……”

  “嗯?”

  侧旁突然传来浑厚的嗓音,灵珠子和玉兔打了激灵,连忙扭头看去,刚好看到风尘仆仆的赵公明疾飞而来,丢下一句喃喃,在侧旁闪过。

  “现在的年轻道侣,怎么喜欢玩这种调调?”

  玉兔和灵珠子对视一眼,少女俏脸一红,连忙扭过头去,红晕爬去耳根。

  灵珠子却是嘿嘿一笑,道一声:

  “这位前辈看样子是误会了,咱们是兄弟,可不是道侣,道侣哪有兄弟重要!”

  玉兔:……

  这世道,太难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