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7章 倒霉石矶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17章 倒霉石矶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天地无穷岁,一洞全挖穿。

    东胜神洲,临近东海的一座繁华坊镇,依旧如往常那般人来仙往。

    名山大川藏了不知多少炼气士,仙门名宿也需易物换物,灵石、丹药、宝材,便是洪荒绝大多数坊镇的三大支柱。

    当然,天涯阁分阁所在之地,洪荒服务业也占很大比重。

    多宝道人比和李长寿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时辰抵达。

    收敛起了自己的威压和气息,多宝道人双手揣在袖中,就多了一分天成的……

    土财主气质。

    咳,鼠之宝库警告!

    ‘长庚言说,今日有一件大事,可知晓是谁拖累了咱截教教运,莫非是跟散修有关?’

    多宝道人如此思索着,刚在坊镇街上走了两步,就听李长寿的传声入心

    “多宝师兄,前面有个丹药铺。

    从丹药铺侧旁的小巷进去,走百步穿过几重简单的幻阵。”

    多宝有些不明所以,朝李长寿所说的方向看去,淡定地点点头,迈步前行。

    那里藏着一个有些糟乱的街巷,摆着不少地毯,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氛围。

    多宝道人对此不以为然,这个坊镇他翻手就可夷平,自不会有太多感觉。

    淡定地走入小巷,穿过幻阵,抵达了那条隐藏的街路;李长寿的传声又来,引着多宝道人去了一处角落。

    七拐八拐,多宝总算将一只纸道人揣入袖中,与李长寿碰了头。

    刚见面,多宝道人就是大师兄三问

    “咋回事啊?

    怎么个情况?

    此间是谁在算计?”

    李长寿的纸道人叹了口气,对多宝道人传声道“咱们先到地方准备好,
我将此事慢慢告于师兄。”

    多宝道人对李长寿自是十分信任,毕竟是看着李长寿与云霄师妹的直播……咳!

    毕竟是跟师尊一起泡过澡的人教小师弟。

    这就是跟他们截教仙过了命的交情!

    而李长寿这次,也是不图什么好处,纯粹为了帮截教剪除点顽疾、清扫些业障,为道门安稳计。

    或许这次行动,只能为截教挽回几分气运,为云霄和赵大爷他们增加一丝丝生机;

    但也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趁着那大表姐采瑶和她道侣未赶来的时机,李长寿与多宝道人交流一阵,了解多宝道人对演戏之事的了解程度,就开始对多宝道人进行全方位的培训。

    多宝道人当真没预料到……

    想他堂堂截教首徒、通天大弟子、洪荒寻宝第一人……

    也能有今天!

    半个时辰后。

    多宝道人裹着一身淡黄长袍,身周带着一点酒气,微胖的脸上也没了原本的‘白白嫩嫩’,多了几分沧桑之感。

    他在街边铺了一张毯子,淡定地盘腿坐下,面前摆了十多瓶丹药,脸上带着三分颓丧。

    袖中,一只纸人正不断传声

    “多宝师兄,这次能不能成事,全看咱们对一些细节的把握。

    还请师兄表情再多一点点狂傲,看左右时,要用视线余光,遇到人问候第一句话就是哼……”

    多宝道人嘴角微微抽搐,传声问

    “长庚啊,有什么强敌是必须这般伪装算计的?

    直接打就是了,若咱们不是对手,就请师弟师妹过来助阵,大不了就是一声‘师尊救我’,老师自不会坐视不管,何必如此麻烦?”

    “师兄,这次咱们不是要杀敌,而是去查证一事。

    若不能顺藤摸瓜,强拽一下,容易将瓜拽断。”

    李长寿如实相告“且这次当做藤的炼气士,与我多少算是有点关联,刚从我本体藏身之地过来。

    若是直接对他出手,我今后也必须搬去天庭躲着了……”

    多宝笑道“是为兄顾虑的少了,长庚莫怪,就按你所说的来。”

    “我方才献给师兄的宝囊,其内有许多特制的留影球,”李长寿叮嘱着,“咱们这次必须将所有情形都记下来。

    师兄,我觉得,咱们要灭掉的不是几人、几十人,而是杜绝这般情形再次发生。”

    “不错,”多宝道人传声赞道,“长庚说的不错,咱们要解决的是教内弊病,而非是为了灭杀生灵去的。

    灭杀几个所谓的高手简单,彻底解决隐患才是大事。

    不过……长庚此时可否告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长寿沉吟几声,继续利用纸道人传声“在此之前,师兄还请答应三件事。”

    “何事?”

    “第一,绝不意气用事;

    第二,凡事三思而后定;

    第三,不可打草惊蛇。”

    “善,”多宝道人颇为郑重地答应一声,李长寿沉吟一二,将自己此时得到的消息,简单说给了多宝道人听。

    渐渐的,多宝那张面容阴沉了下来,坐在那破口大骂“这些!”

    “师兄、师兄!”

    “这些药渣渣!当真是要气死贫道!炼丹都不会,糟蹋宝药!”

    多宝道人咬牙怒骂,引来了周遭十多道目光后,倒也没其他影响。

    随后,多宝道人对李长寿的纸道人传声大骂

    “这帮贼人误我截教!

    此次之事!有一个贫道杀一个,有两个贫道灭一双,那些为了灵石宝材,就将自身卖掉的混账!

    他们不配做我截教门人!

    我道那红莲为何直接破碎?原来是被这些渣渣拖累!气死我了!”

    李长寿……

    这是真的气,‘贫道’自称都忘了。

    “师兄莫非全然不知此事?师叔莫非也没过问过?”李长寿对此也有些纳闷。

    多宝道人仔细想了想,又掐指推算,很快就想到了点什么。

    “此前金灵师妹的弟子余元,曾对贫道说过一次,三千世界每隔一段时日,总有些门人开坛讲道,似乎有些蹊跷。”

    “然后?”

    多宝道人面露惭色,低声道“贫道还当,这些同门是崇敬师尊,效仿师尊仙岛讲道,为截教光耀门楣!

    怎料,他们讲道是因这般缘由,传法传道时不分善恶好坏!

    唉!都是我太过自信,有所疏漏。”

    李长寿道“此时补救还不算太晚,这次还请师兄受些委屈,咱们早早将这般隐患除掉。

    且,此事也不可一概而论,其中定是有外出讲道的仙人,不知其间内情,只是碍不过情面,这般稍做训斥就可。

    若是知情而犯,或是为牟私利从中穿针引线,定要严惩不贷。”

    “不错,稍后长庚多多费心。”

    多宝道人目中神光一闪,杀意凛然,整条街巷瞬间阴暗,化作冰窟一般。

    但还好,多宝道人迅速收敛威势,坐在那继续扮演失意的倔强炼丹师……

    多宝道人左、右、对面的摊位,摊主都朝着小巷深处张望,将旁人注意,也朝小巷深处带去,给多宝道人打了个掩护。

    稳妥起见,李长寿此前就布置了三只纸道人,本是为了渲染气氛用。

    另一边,那三千世界某仙道势力的少主,与灵娥的表姐采瑶,已是离了小琼峰,乘着车辇、带着护卫,匆匆往这处坊镇赶来。

    李长寿并未反复叮嘱多宝道人,毕竟这是截教大师兄,也有丰富的洪荒阅历,自己不必太过担心。

    该给三教大师兄的尊重,还是要给的。

    正此时,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少许疑惑……

    西方教的大师兄是何人?

    这个倒是真的没听过。

    又两个时辰后,一男一女踏入这处隐藏的街巷,他们略显华贵的衣袍,身上散发出的‘有灵石人’气息,让此地摆摊的炼气士打起了几分精神。

    街巷中,立刻多了几声有气无力的吆喝声……

    “迷魂散,迷魂散,加料不加价的迷魂散,可迷倒真仙、糊涂天仙。”

    “暴血裂目珠,可杀真仙的法器,一斗石三个。”

    “灵兽,贱卖!幼崽,贱卖!”

    然而,这对男女只是左右扫视朝前走,让前后的吆喝声很快就淡了下去。

    显然是有备而来,不好忽悠。

    “夫君,”采瑶突然道,“可是前面那位?”

    男仙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了多宝道人的身影,仔细打量,与灵娥的师兄所说一般无二!

    两个字富态。

    当下,男仙迈步向前,拱手做了个道揖,在袖中拿出一只玉符。

    一幅正要赶人架势的微胖道人,眉头一皱,嘀咕道“你跟玉符之主什么关系?”

    这男仙微微一笑,淡定地道了句“既是连襟,也是一见如故的好友。”

    通过纸道人听到这般话语的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确实也算连襟,不过是‘表’的那种。

    ……

    这男仙上钩的过程十分平滑,毫无挣扎,就被多宝道人耍的团团转。

    李长寿之前的担心,也被证明是一盘子装两条鱼——多余。

    多宝道人是谁?

    拜师通天教主前,在远古洪荒大地上,自由奔驰且没有殒命的第一只寻宝鼠,突出的胆量练就了他灵敏的反应。

    真·挖过的洞比别人走过的路还多。

    看着李长寿给男仙的玉牌,他先问明白了这男仙的来路;又欲擒故纵,推辞一二,表示自己闲散惯了,不想去当什么‘首席炼丹师’。

    男仙再三相请,做足了礼贤下士的架势,多宝道人才似乎有些动摇,但还是拒绝了下。

    一直到……

    那戴着面纱的采瑶道一声“夫君,你不如将这位前辈的丹药都买下。”

    男仙依言而行,被多宝道人狠狠坑了一笔,多宝道人拿了灵石,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将一个有些市侩的炼丹师,演绎得淋漓尽致。

    多宝道人甚至还给自己加戏,虚构了一个女儿出来,填补了李长寿原本剧本上的漏洞。

    飞出五部洲的一座云舟楼船上,数十名护卫在各处巡逻,船舱内歌舞不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多宝道人感慨几声,言说自己此前其实已经得了李长寿传信,答应他们一同去三千世界中发展,一是为了谋些灵石宝物,二是为了给自己唯一的女儿谋一条出路。

    男仙面露恍然,看着多宝道人那有些复杂的双目,叹道“道友一心为子女操劳,令人钦佩。

    来,我布忠尧敬你一杯。”

    “少门主谬赞,谬赞,”多宝端着酒杯,主动将杯沿放低了些。

    一些细节、一点话语,就让这采瑶的夫君,自以为把握了绝对的主动。

    很快,布忠尧就将此前对李长寿说的话,对多宝道人更详细地说了一遍。

    为了让多宝道人放心,他还特意说的很详细,让多宝道人眼中光亮越发浓郁。

    李长寿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幕,着实对多宝道人多了几分钦佩。

    堂堂第一大教的大师兄,为了教运、为了同门一线生机,演戏哄骗这般没什么真才实学的小天仙……

    截教仙若知晓了,怕是要泪目长叹。

    待时机差不多,多宝道人在袖中拿出一只宝囊,低声道“我这里有些积蓄,不知少门主可否为贫道指引一二?

    或是,折算成多少丹药,可给贫道两次去听道的机会。

    这第一次,少门主随意安排,让贫道去见识见识,也好安心些。

    少门主莫怪,贫道就这一个女儿……”

    “哎,”男仙将那宝囊推了回去,笑道,“如何能让道友破费?”

    多宝道人忙道“少门主莫要如此,咱们如今尚不算相熟,待日后熟络了,贫道自不会再纠结这些。

    这般,这里有我炼制的灵丹,总共数百枚,价值也大多相当。”

    多宝道人再次从袖中取出几只大葫芦,又将葫芦口打开。

    突然间,一只葫口闪出道道金光,仿佛有叮铃仙乐回旋、又有阵阵霞光扑面。

    八品灵丹!

    多宝道人面色一变,将葫芦塞住收回了袖中,对着男仙尴尬一笑。

    “拿错了,拿错了,这是家师所赐,并非贫道炼制。”

    而此刻,布忠尧已是不太淡定,双目如电地盯着多宝道人,先是大笑几声,而后立刻拍着胸口应下了此事。

    当下,布忠尧发出两道玉符,联络了两批搞‘截教记名弟子贩售之事’的高手。

    或许是多宝道人和李长寿走运,又或许是那群搞事的截教仙与散修倒霉,布忠尧很快就得到了回信。

    在他们前行方向稍微偏差个几百万里,半个月后就有一场讲道大会。

    不过一个座位,要收五百方灵石,保证来此地的会是截教高人……

    布忠尧咬咬牙,拿了些仙宝凑上,临时挤了一个席位出来,将那枚玉符交给了多宝道人。

    半个月后,云舟紧赶慢赶抵达一处大千世界,赶到了一处隐蔽的山谷前。

    临下云舟时,多宝道人拱拱手,道一声“贫道定有厚报!”

    “先生客气。”

    布忠尧露出淡定从容的微笑,目送多宝道人飞入前方云雾,又轻轻舒了口气。

    采瑶有些担忧地道“夫君,为何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懂什么?”

    布忠尧淡定一笑,“这种长生无望的炼气士,将自身心血倾注于儿女身上,妄图让儿女做到他们不曾做到之事。

    为此,他们有的连命都可以不要。

    八品灵丹……他背后的高人,绝对不简单。”

    采瑶有些欲言又止,布忠尧已是打了个手势,云舟缓缓前行,去这片大千世界天外等候。

    ……

    山谷中,云雾弥漫。

    这种云雾不过是简单迷阵,自是挡不住多宝道人的视线与李长寿的探查。

    山谷正中位置摆着的那数十张蒲团,此时已被坐满。

    蒲团正前方立着一方草庐,草庐中摆着一只蒲团。

    ——这也是大有讲究,在洪荒的规矩中,越是道行高深的仙人讲道,布置就要越简单,借此突出这位仙人高洁雅致的性情。

    “且住。”

    一声轻喝自侧旁传来,有两道高高瘦瘦的道人拦住了前路。

    多宝道人站住身形,将布忠尧给的玉符呈上,嘴角露着和气的笑意,略微有些拘谨。

    顺便,多宝道人按与李长寿商量的那般,暗中放出了两只法宝虫,黏在这两人的脚踝处,丝毫没有引起对方注意。

    有道者扔了一只蒲团过来,定声道

    “这是你的蒲团,记得在里面不要出声,听道就听道,也不要问什么问题。”

    “哎,明白。”

    “进去吧,你来的晚,记得向后坐。”

    “多谢,多谢。”

    多宝道人拱拱手,抱着蒲团到了山谷正中,坐在了此地数十名男男女女身后。

    刚一坐下,多宝道人就对李长寿传声冷哼。

    “那两人,都是我截教仙!”

    李长寿叮嘱道“大师兄,都走到这一步了,莫要打草惊蛇。”

    多宝道人含笑点头,表面一团和气,心底狂风浪雨。

    李长寿的纸人悄悄展开风语咒,却是一无所获,周遭安静无声。

    不多时,多宝道人双手揣在袖中,将一只小巧的玉片,贴在李长寿的纸人身上,李长寿顿时听到了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对话声。

    这应该是有人在传声。

    先是听到一段有些焦急的男人嗓音

    “师姐求您这次,本是约好的林良师兄突然有事来不得,那些要听道的散修都聚齐了,咱们总不能让他们散了。”

    又听一颇为温柔的女声“为何不能散了?”

    “这有损咱们截教威名不是?”

    “唉,你们背后做的那些事,我其实是知道的,不过是答应了马元师兄,帮你们几次。

    此次过后,我也不再欠马元师兄人情。”

    “多谢师姐,多谢师姐,这些都好说、好说,这时辰差不多了……”

    又一声轻叹,那女声随之再无声响。

    少顷,峡谷深处的云雾朝着两旁裂开,一名体态婀娜、身着黑色修身长裙的女仙,驾着白云缓缓飞来,落在草庐前,坐那蒲团上。

    她面容之外挡着少许水雾,散出自身道韵,也称得上是一位高手,此时开口柔声道

    “贫道截教炼气士,道号石矶,今日特来为各位讲解金仙道。”

    多宝道人慢慢低头,目中精光闪耀,却迅速隐了下去。

    袖中的李长寿此时虽只是纸道人在此地,但有多宝道人相助,仙识也是能看清这位大名鼎鼎的封神第一倒霉仙。

    凭心而论,石矶娘娘姿色出众,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生的也是沉鱼落雁。

    但这些,在此时并不能降低多宝道人半点杀意。

    多宝道人对李长寿传声道“这石矶,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明知故犯,不可饶!”

    李长寿心底却是一阵嘀咕……

    石矶娘娘好像也是在原本的封神榜上有名,这次要不要做个临时誓言,看看能否在封神榜尚未出世时,将原本榜上有名的仙人顺势打杀了?

    仔细想想,李长寿还是打消了这般念头。

    今日是为了帮截教清理陈珂旧疾,不必节外生枝。

    还是要稳一手,原则上不干预截教内务。

    他只是提提意见、给一些解决方案,不去替截教做任何决定,才是最明智之举。

    突然间,石矶似是心有所感,抬头看向多宝道人所坐的位置,原本轻柔的嗓音,也为之一顿

    “那胖道人,为何不看贫道?可是贫道所讲,过于浅薄?”

    本章完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