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4章 洪荒恐怖小故事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64章 洪荒恐怖小故事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道道流光划过虚空,那群‘施压者’如约而至。

    第一批抵达此地的敌方炼气士,多以真仙、天仙境为主,数量在一千上下,为首的是两名金仙境,修为不算高深。

    也就一‘无忧’之力。

    李长寿此时还不太懂,三千世界这些仙道势力的行事规矩,但也知这千八百人不过是开胃菜。

    天涯秘境中,不算那些‘漂’……亮的大能玉符持有者,单单只是天涯阁的那群老奶奶,不来一二十名金仙怕是难以拿下。

    更何况,己方还有卞老夫人这般高手。

    在极品后天灵宝都能被称之为‘至宝’的三千世界中,修为境界近乎相当于自身斗法实力;

    卞老夫人能撑着天涯阁如此大的家业,自不可小觑。

    通过此时藏在虚空各处的纸道人,李长寿故技重施,组成了‘仙识探查网络’,早已察觉到了对方有更多高手躲藏在数万里外,正朝着这个小世界缓缓逼进。

    对方也是深谙‘施压’与‘谈判’之道嘛。

    敌方后军中,有两道身影气息深厚、道韵凝实,散发着圆满之意,似是西方圣人弟子亲来。

    这些情形,基本都在李长寿预料之内。

    此时,李长寿和吕岳已停下交谈,静静地呆在敌方首批高手靠后的位置;

    他们藏在微小的‘芥子乾坤’之中,优先锁定了一个个业障在身的敌方先锋,已是准备好了大剂量的迷药与毒丹。

    就是……

    “怪不得会有大劫落下。”

    天涯阁一处高楼,秦天柱站在楼顶,眺望着小世界大阵之外的道道流光,低声感慨。

    李长寿笑道:“人族繁衍太快,人身本就是先天道躯,总能有资质较高者。

    一处大千世界中哪怕宝物有限,灵气却是近乎无限的,
如今又不缺修炼功法,数万年就能催生出一批高手。

    而只要迈入金仙境,不遭劫祸就可长生,有这般情形,也是情理之中。”

    秦天柱缓缓点头,又道:“天庭中金仙境高手的数量,尚不如一处人族鼎盛的大千世界。”

    “凡事都有个起步的过程。”

    李长寿温声解释着:

    “咱们天庭自大胜妖族后,已有七名人族金仙投奔,还只是做天庭散仙。

    待紫霄宫商议了大劫之事,天庭要愁的,不再是缺高手,而是要收紧口子,不能让一心想要躲避大劫,或居心不良者进入天庭任职。”

    秦天柱含笑点头,感慨道:

    “大劫落下,也不知又要死伤多少生灵;

    于天道而言,生灵、山石又有何异?

    天道要的是天地安稳,不再出现龙凤初劫的灾难。

    遥想远古初时,万灵肆意修行,无数岁月积累出了大批高手。

    远古末时,那大罗多如狗、金仙遍地走的局面,当真不能再出现……此时的天地,比远古时的洪荒天地更脆弱了。”

    李长寿若有所思,缓缓点头,身后却传来一声长叹。

    却是坐在后方的卞老夫人,正叹声说道:

    “这位秦将军刚才所说,天庭高手尚不如一处大千世界,此言着实差矣。

    天庭有与圣人老爷同辈的玉帝陛下与王母娘娘坐镇,执掌天道运转,得天道庇佑,更是如今大劫的主导者,这是数十上百大千世界的生灵,加起来都远远不如的。

    洪荒之中,修道之路走到了老身这般,也算体会过了个中艰难。

    生灵厮杀为存活,炼气士厮杀为机缘,一名金仙崛起,不知伴着多少腥风血雨。

    但金仙境不过修道之境,长生逍遥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只有大能、大神通者,才可得些许自在。

    众生之上尚有六位圣人老爷,一指可覆灭大千世界,翻手重炼风火水土!

    金仙奈若何,道满奈若何,不过蝼蚁草芥自分高低罢了。”

    ——道满,道圆满成就大罗果位之意。

    秦天柱笑道:“老夫人高见。”

    李长寿负手眺望着大阵之外,那里有十多道敌方身影向前逼阵,各自放出气息,似是要叫骂……

    天道、岁月、天地;

    圣人、乾坤、蝼蚁;

    均衡之道,存于万物之间,失衡,则大劫生。

    心底感悟丛生,李长寿将其悄然压下。

    天外传来一声还算温和的问候:“天涯阁话事者,可愿外出一谈呀?”

    “还要先礼后兵?”

    有位老妪冷哼一声,面色大为不善。

    此刻,在高楼楼顶或站或坐的十数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李长寿的身形上。

    虽在此地的,不过是天庭水神的化身,且还只是天仙境后期的纸人化身,来这里也不过四五日时间,但莫名其妙……

    就成了主心骨。

    李长寿捏碎手中玉符,天涯秘境小世界中,顿时有数十道流光飞去天外。

    此间飞出了三名金仙境老妪,其余尽是天仙境后期的修为;

    他们大半都是女子,各自身着战甲,手持普通灵宝,面色不善地注视着‘来客’。

    对方那两名金仙目中满是冷意,淡然道:

    “贵阁连一位副阁主都不愿现身相谈吗?”

    一名老妪道:“尔等不过前军,何以就要见我家副阁主?

    让你们后面那些人来的快些吧!

    待你们主事者现身,我家自有主事者露面!”

    听闻此言,对方一名金仙老者不禁皱眉道:

    “天涯阁当真有底气,接下今日这阵仗?莫要自取死路。”

    似乎对天涯阁也有点感情。

    天涯阁一方并未回话,一人拿着玉符,将背后大阵开启了一条缝隙。

    仙乐声、笑语声远远近近,起舞弄影之情形处处可见,秘境之中一切如常,丝毫没有被外面这些动静所扰。

    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前来叫阵的十多名敌方仙人,此时倒也不再多说,也是有些拿捏不准天涯阁的底细。

    后方,原本缓缓前行的‘大军’开始提速,虚空中出现了一条光河,数千道流光飞射而来。

    这其中,就有西方教临时调来的一小批高手。

    小芥子乾坤中,李长寿的金仙境纸道人与吕岳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些笑意。

    吕岳传声道:“对方并未动用普通仙兵,今日咱们倒可以放手施为了。”

    李长寿也道:“他们应是一路急赶,若动用仙兵大军,三日怕是难以赶来此地。”

    “长庚啊,咱们……按计划行事?”

    “有伤天和洪荒出道第一战,怎么也要吓他们一吓。”

    “哈哈哈!为兄已是等不及了!与师弟你并肩为战,当真愉悦!”

    两人传声窃窃私语一阵,随后就各自收声,静静潜伏。

    半个时辰后;

    又是道道流光抵达天涯秘境大阵之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排成了松散的战阵。

    十七八名金仙高手一字排开,男女老少面相各有不同,自身气息多少都掺杂了些许业障。

    当然,在某圣人弟子眼中,也就平均十一点五成的‘无忧’之力。

    说来也是巧了,那两名疑似是西方教圣人弟子的高手,刚好停在敌仙战阵正中,离着李长寿金仙境纸道人与吕岳藏身之地,不过……

    半丈。

    吕岳立刻就要动手,但李长寿及时抬手摁住了吕岳的胳膊,面色凝重地摇摇头。

    “师兄,不急这一时。”

    “是为兄急了、为兄急了,”吕岳笑了声,“咱们按计划行事。”

    当下,两人阴戳戳地继续躲着,开始散出一缕缕微乎其微的毒丹药力……

    积少成多,温水熬仙。

    这两名敌方高手虽然都隐藏在迷雾中,但这么近的距离,自然瞒不过李长寿和吕岳的探查。

    这是一名老者、一名青年道者,青年道者身上的威压更为强烈些,并非李长寿此前所见过的,任何西方圣人弟子。

    但李长寿在这青年道者身上,感受到了与地藏相近的气息,两者修行的功法应该相近。

    李长寿对吕岳暗中叮嘱,稍后若是只能留下一人,就杀那老道,留这青年道者性命,让他把消息带回去。

    自然,最好是都干掉。

    吕岳刚要开口答应,说上几句自信满满的傲气话,就听前方传来了对话声。

    这两名高手一阵嘀咕……

    那老道纳闷道:“道兄,怎得感觉有人正盯着咱们一般。”

    青年道者颇为自信的一笑。

    “无妨,如今大劫来临,道门高手大多不敢胡乱走动。

    应当是正在天涯秘境内取乐的高人,咱们此次只是来吓吓天涯阁,那些高人也犯不着跟咱们过不去。

    此时水神的化身就在天涯阁中,咱们今日只要奚落他一顿,逼天涯阁低头,就算大功告成。

    不必非得杀人斗法。”

    “水神可不好对付啊。”

    “不错,咱们万不可大意,稍后就在这里站着,与他们隔空喊话,他一个化身能奈我何?”

    “妙啊。”

    这老道称赞一声,两人的地位高下顿显。

    当下,这老道冷哼半声,嗓音在迷雾中传出,伴着大道之震颤,威压整个天涯秘境。

    卞老夫人手中拐杖轻轻一顿,各处阁楼殿宇起了层层大阵。

    只是此时,就要消耗不知多少灵石……

    但为了顾客体验,天涯阁也是拼了。

    这老夫人自身威压散出,与那老道的威压对冲,也回敬了半声冷哼。

    天外的老道冷声呵斥:“贫道既来,天涯阁主何不外出相见。”

    一开口就是老西方了。

    天涯秘境那处高楼上,换上了银色战甲的卞庄拄着九齿钉耙,当下就要与两名老妪副阁主一同外出。

    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温声道:

    “卞庄,来。”

    “是!”

    卞庄快步到了李长寿面前,双手抱着九齿钉耙行礼。

    李长寿伸出右手,掌心之中一缕缕玄黄气息凝成了玄黄塔的虚影,将这一抹虚影送入了卞庄胸口,顺手拍了拍卞庄的肩头。

    “放松些,别忘词,忘词了就随意嘲讽。”

    “嗯!水神大人放心,末将明白!”

    卞庄咧嘴一笑,再次抱拳行礼,抬头看向小世界之外,提着九齿钉耙跃空而去。

    秦天柱与李长寿相视而笑,静待好戏开锣。

    ……

    且说卞庄飞出大阵,身后两名老妪立刻将气息提升到了顶点,左右护持,让卞庄飞到了大阵之前。

    卞庄随手点出一朵白云,而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翘起二郎腿,在战甲中拽出一方带着少女芳香的绣帕,擦着自己双手,对前方这五六千道身影、漫天威压视若无睹。

    那躲在迷雾中的老道淡然道:“天涯阁的阁主,莫非就是这般无礼轻狂之徒?”

    卞庄却是理都不理,收起绣帕,身旁的九齿钉耙迅速缩小,化作三寸长短,被他拿着梳起了额前刘海。

    其后有两名天仙境的仙子端着茶水向前,卞庄接过喝了口,在嘴里咕嘟几下,扭头吐到了另一名仙子端着的茶杯中。

    卞庄悠悠地道了句:“刚才,谁在叫啊。”

    迷雾中,那老道目中杀意隐现,浑身威压对卞庄席卷而去,被卞庄背后的那两名老妪,勉强抵挡了下来。

    这老道骂道:“莫要自寻死路。”

    “呵,”卞庄不屑地一笑,“你可知,你是在威胁何人?

    本将为天庭五阶仙神,天河水军副统领,凌霄殿中拜过玉帝陛下,兜率宫前得过大法师赐宝,水神府中听过水神训诫。

    就你这般仗着自己有点修为,就敢对我天庭嘤嘤狂吠的所谓高手,妖族此前不知有多少,现在,呵呵,怕是没几个了。”

    “呵,天涯阁这是当真不怕死了?”

    那老道淡然道:“你一个小小的天庭仙神,便是在此地打杀了你又如何?”

    “是吗?”

    卞庄心底回想着水神给的台词,以及那句【不管对方说什么,你就按这个剧本自己说下去,不必跟对方搭话】。

    但此时此刻,卞庄莫名觉得,水神给的台词刚好能用在此处。

    卞庄将九齿钉耙放在掌心,仔细打量着,言道:“你们大概,不认识这是什么宝物吧,也对,太上老君炼制的宝贝,也非谁都能见到。”

    此言一出,一道道视线落在卞庄掌心。

    不只是阵前这些炼气士,便是在天涯秘境中的那些寻欢客,此刻也都在关注着此事,盯着卞庄手中的九齿钉耙……

    确实有一缕玄妙晦涩的道韵。

    卞庄笑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今日既然打上门来了,我也不得不给你们一点教训。

    我这耙子,一根齿子,只要这般轻弹一下。”

    叮~

    卞庄的手指轻轻弹在钉耙的银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在我仙识覆盖之地,但凡对我有敌意者,宝贝耙子就会随机选一人,点燃其体内业障。”

    话音落下,大阵之外一片安静,落针可闻的那种。

    不知是谁先笑了声,随后各处传来了大笑声。

    突然间!

    就在这笑声中,那一字排开的十多名金仙中,一中年男子突然双目瞪圆,眼眶、嘴角、鼻孔沁出黑血!

    他抬手扼住自己的咽喉,身形无力地向前扑倒,元神竟如融化的蜡像,整个人瞬息间化作了一滩黑水,在天外洒落……

    天地间,再次安宁。

    卞庄眼皮轻轻跳动,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按台本进行

    紧接着,卞庄又屈指弹了两下手中的钉耙,口中继续淡定且枯燥地说着:

    “也不知大法师会不会责怪,我竟将这宝物用在了自家门前。

    唉,没办法,天庭高手不多,只能靠一点宝物自保了。”

    “啊——”

    “救我!”

    卞庄话还没完,又是两声惨叫,一男一女身形跌倒,与此前那人差不多的情形。

    三滩黑水,三名长生金仙!

    一切只发生在顷刻之间,发生的如此自然,自然到无比诡异!

    对方阵脚大乱!

    三名来自不同大千世界的金仙,就这般融了……

    那迷雾中的老道当机立断,立刻就要施展神通拿下卞庄!

    卞庄目光一凝,手指在缩小版的九齿钉耙九根银齿上滑过,带起了一溜轻响。

    那刚要前冲的老道豁然一惊,急忙内视自身,瞪着那不知何时,已侵入元神中的黑气!

    他竟毫无察觉!

    “毒!有人下毒!”

    这老道大吼一声,立刻压制毒性、转身就要遁走,但仙力刚涌就是眼前一黑,元神中的那一缕黑气化作十数道七彩斑斓的亮光!

    因为出手角度太好,时间太充裕,机会太难得,吕岳靠着李长寿的指点,在这个老道身上试验了下自己十多类大道毒丹。

    效果显然不错。

    老道连忙抬手去抓侧旁的青年道者,却发现那青年道者此刻更是面色苍白,跌坐在迷雾中,浑身不断颤抖!

    小世界的天幕突然暗了下来。

    这数千身影陷入混乱,但混乱只是持续了瞬息,数千真仙几乎同时软倒,一二百名天仙毫无挣扎,元神萎靡、陷入昏迷。

    ——这是李长寿的杰作,差不多二十多具布置在各处的纸道人同时放毒;

    迷毒自是出自吕岳之手,无色无味也不必有太大的威力。

    对方那十多名金仙反应最快,见状不对立刻就要逃走,此刻却都是元神消融,各自化作一滩黑水。

    ——这是吕岳出手,用的是他最得意的大道之毒。

    小天地内外一片安宁。

    高楼之上,天涯阁卞老夫人以及其他各位老妪,目中带着几分惊骇,注视着李长寿和秦天柱的背影。

    各处欢乐楼阁中,有欢客被震了道心,有欢客眉头紧皱,更有欢客……可能需要雄心丹与毒龙酒及时干预治疗一下。

    天外那数十名天涯阁高手,受到的冲击力最大,几名金仙面色苍白,数十天仙更是道心轻颤。

    他们辛苦修行这么多岁月,顷刻间,不明不白化作一滩黑水……

    卞庄喉结颤了几下,幽幽一叹:“为啥非要逼我?”

    迷雾中,那名老道吐了口鲜血,低声骂道:“你到底是谁!”

    “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微微一笑,将九齿钉耙收了起来,淡定的说出了最后的台词,“顺带一提,还是这家天涯阁的少阁主。

    这两位前辈,你们不逃吗?”

    当下,卞庄身后的两名老妪立刻就要向前,那青年道者身周突然闪耀出万丈金光,一串念珠出现在他头顶。

    青年道者睁开双眼,靠宝物镇住自己已被重伤的元神,随手拉住这老道就要离开。

    正此时!

    一只手掌凭空出现,掌心之中黑风漫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了青年道者胸口,一股股黑气几乎冲垮这人元神。

    废其道基,断其大道!

    “尔敢!”

    青年道者咬牙怒斥,却已是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掌,身形化作一团血光,似是用了某种遁法,唰的一声消失于虚空。

    就在这一掌拍出时,侧旁竟还有一道亮光闪烁,那老道头颅抛飞、砸落,没有半点反抗……

    虚空中总算安静了下来。

    诡异又安详。

    李长寿的金仙境纸道人将长剑收回背后剑鞘,而侧旁吕岳负手而立,目露惋惜。

    演戏嘛,自然是要演全套。

    李长寿朗声道:“卞将军可受惊了?”

    “哈哈哈,”卞庄朗声大笑,笑声却显得有些苍白,“多谢两位了。”

    “既如此,我等暂且告辞,卞将军有需自会再现身。”

    言罢,李长寿这具金仙境纸道人与吕岳化作两道流光,径直飞入虚空,转瞬消失不见。

    卞庄此时只感觉口干舌燥,一阵无言。

    高楼上,李长寿转身看向卞老夫人,嘴角露出少许微笑:“这些来犯之敌,就由天涯阁处置吧。”

    卞老夫人目中有光芒闪烁,笑叹道:

    “水神当真厉害,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弹指间便是一方势力灰飞烟灭。

    来人,去将那些来犯之人尽数诛灭,不必留活口;对外贴出告示,我天涯阁开门迎客,但也不是谁都能来闹事。

    再对外放出消息,我那大孙贼在天庭任职罢了,让某些大势力不要多想。”

    背后那些老妪、妇人低头称是。

    秦天柱细细品了一阵,才明白这老夫人话语中的大半含义;

    他正要发表点精彩的评论,却发现自家水神已开始跟卞老夫人聊起了泡茶的技艺,似乎刚才无事发生。

    这……

    秦天柱目中略微有些感慨。

    他还是,老老实实做好玉帝这份简单的差事吧,长庚的世界,有点不适合他。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