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447章 区 区 月 宫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47章 区 区 月 宫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北洲之南,倾天一战。

天庭与妖族之战持续了足足半日,且还是在近乎一边倒的情形下,妖族抵抗、逃窜,被追杀了半日。

所幸,天庭并未行绝灭之计,其后也不会对未参与北洲之乱的妖族势力追究罪责,将生灵死伤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

妖是杀不尽的。

天庭要做的,或者说李长寿要借天庭之手做的,就是对妖进行重新定义。

想要均衡天道,怎会如此简单?

李长寿不仅要推广自己的生灵均衡体系,就是‘人灵仙妖魔鬼’那套;

更须从细微入手、逐步积累,形成对天道的约束之力,而最终的目的,便是自身借此成道!

自身之道,是今后最大的保障。

十二年前的北洲瘴气云内一战,让李长寿想明白了很多。

【实力】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而非【位置】,没有这份实力,机缘扔到脸上也接不稳,反而还会坏了卿卿性命。

远古某红:总感觉在被某个后浪接二连三的冒犯。

而今在算计诸事时,李长寿都会问自己一句,这对自己的道是否有助益。

灭杀北洲之妖,重创妖族气运,将妖族拉入天地间的弱势行列,对他之道大有裨益。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做了,哪怕因此背负了少许业障。

——这一战下来,纯粹靠杀妖给的功德,刚好平衡掉下令杀伐众妖增加的些微业障。

说回这场天庭与妖族的倾力一战。

其实,当李长寿的三板斧落下,‘正天威’、‘斩妖印’、‘大灵爆’,妖族已是没了胜算,更是没了再战之心。

天兵总体布局是围‘七’缺一,在李长寿的指挥下,故意留出一面空档,让大量妖兵朝西牛贺洲逃窜……

可惜,这些妖兵尚未逃到灵山,就已是一哄而散、死伤大半,没能完成血染灵山的壮举。

李长寿的这般布置,还有几层暗藏的算计。

——他要逼西方教做个选择。

此时的天地间,任谁都知晓,西方此前大力相助妖族,蛊惑妖族与天庭对立。

而今妖族气运破、上古大妖被斩杀的七七八八,大量妖族若逃窜到灵山附近,西方教是杀这些妖族,还是袒护这些妖族?

若西方教杀这些妖族,西方教便会【信用破产】;

虽然某个退群边缘的圣人老爷本就不在乎这些,但此刻大劫来临,封神牵扯阐、截、西方,西方若做出这般事,后面很难争取到盟友。

若西方教袒护这些妖族,西方教就站在了大劫的主导者——天庭的对立面。

李长寿就能顺势,将玉帝与西方教的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从而让西方教在大劫中承受更多劫运!

可惜,这些妖族当真不中用。

李长寿后面都暗示己方天将不要追赶太紧,群妖还是没能支撑到灵山前……

带着点小遗憾,李长寿远远看了灵山一眼,转身消失不见。

这般机会无法充分利用,确实有点遗憾。

百年后,紫霄宫中签押封神榜,阐截两教出现天然缝隙,西方教必会左右横跳,让阐教与截教陷入对立。

到时,西方、阐教、截教的关系定然错综复杂,截教‘万仙来朝’必会招来忌惮,道门框架将名存实亡。

大教博弈,将会一步步推到顶峰。

那才是真正要耗费心力去对付西方的时刻。

现在要做的,是积累底蕴、增加自己对西方的底牌,要在关键时刻能从道袍下掏出来东西,扭转乾坤。

参与大教之争,与圣人博弈,必须稳扎稳打,走错一步就是满盘皆输。

圣人,可非良莠不齐的圣人弟子,他们是远古、上古时代最大的赢家!

心底思索着这些,李长寿掌心雷光绽放,本体趁机随白泽回返,退出战局。

【水神】纸道人从容不迫地飞回高空,去玉帝驾前复命。

此次大战,自是大胜。

妖族三百多路妖王死伤大半,小半妖兵逃散,大半妖兵被天兵天将击溃。

龙族斩杀的妖族高手,比巫族还是要多一些,只因在追击战中,擅奔跑不善飞行的巫族,有些追不上妖族逃窜的速度。

毕竟在上古时,两条腿跑不过一阵风或者两根翅,就已是制约巫族巫口数量的重要因素。

待北洲边界尸横遍野,李长寿下令众天兵天将收拾好袍泽遗体,又用真火将方圆千里内的山头烧尽,让灰烬堆积在此地。

再过数十年,此地自可恢复出一片绿意。

绿色,是生命与希望的颜色。

九龙车辇前,李长寿做道揖,切声禀告:

“陛下!群妖伏诛,众将士大胜而归!”

玉帝拄着大剑淡然道:“木公何在?”

长袍染血的东木公匆匆而来,拱手低头:“老臣在!”

“此次大战,各部将士论功行赏,”玉帝淡然道,“长庚爱卿居首功,赐功德,再立大功则神位升阶。”

李长寿立刻就要开口……

他费这么大劲灭北洲之妖是为了啥?

还不是为了不去月宫任职!

然而,李长寿嘴刚张开,一道金光自天边而落,将李长寿罩入其中,一缕缕功德汇入李长寿元神周遭的功德池。

此前救师父魂魄耗去的功德,又回来了!

不过,距离功德金身怎么就是差了一点……

这一点也不要紧,自己稍后只需去地府走一遭,将此前已经整理好的地府改革方案,呈给后土娘娘看。

只要后土娘娘点头,这份功德就到手,自己的功德金身,也就!

“长庚爱卿此战辛苦,”玉帝道,“回天庭后,还是早日去月宫上任,莫要让吾所说之话如流水之言。”

李长寿:……

感觉自己被算计了为什么。

有气无力地答一声:“小神遵命。”

玉帝笑叹一声,自车架前站起身来,眺望着下方那漫天飘舞的灰烬,目中带着光芒,身形也似是更伟岸了些。

他想说些什么,一如畅游西海时,曾对木公和李长寿夸下的豪言壮语;

一如与李长寿在四下无人时,坐在台阶上聊的那些诗和远方。

但今日,感受着生灵之悲,感受着天地之恸,玉帝只余轻轻一叹:

“回天。”

……

“看见了没?这就是咱们今后之敌。”

距离妖族灰烬飘舞之地数万里,两道身影正站在一处山崖边缘。

血色纱衣裹着那极尽妖娆的身形,文净道人倚靠在一颗大树下,如此悠然地说着。

那名银发少女略微低头,抱紧了怀中的宝剑。

“是不是感觉有些绝望?”

文净道人传声低喃,那银发少女稍微点了下头。

“绝望就对了,”文净道人的嗓音似乎带着某种法力,侵蚀着这银发少女的道心。

“走了,大劫来临,你我也要减少外出,莫要给圣人老爷生事。”

“哦,”银发少女应了句,转身离开前,尤自多看了几眼大战的余烬。

与此同时,黑池峰上。

一抹波动自水潭旁缓缓扩散开来,白泽背着李长寿显出身形,缓缓爬伏在了水潭旁。

“唉,”白泽叹了口气,待李长寿飘去侧旁,他便化作了人形。

李长寿笑道:“白先生可是因妖族今日大败,心底有些不忍?”

怎料白泽摇摇头,正色道:

“我是在想,水神你这条大道斗法时,是不是太狠了点。

万物均衡,你就去均衡善飞大妖的极速,均衡肉身强横大妖的肉身,即将打死一头大妖,还把这头大妖的伤势跟其他大妖均衡一下。

这、这……这还打什么?谁跟你群战,那不是找死吗?”

“哈哈哈哈!”

李长寿不由大笑,一阵摆手,解释道:

“白先生所言差矣。

要去均衡之物,需在自己元神承受范围内,这些不过是自身之道延伸出的神通。

就如火之大道趋近圆满,就可直接撒火伤人,只是我伤人的方式有些不同罢了。

今日所用,不过是均衡之道的初阶版本,我有一记必杀,尚留作底牌。”

“哦?”

白泽眨眨眼,嘀咕道:“咱俩的关系……可方便透露一下?”

正在厨宫中呼呼大睡的赵公明,也不由侧起了耳朵。

李长寿微微一笑,既然敢说出来,自然就是已发展出了更多底牌,这个不过是跟白泽提一提,有一丁点的用意。

李长寿道:“我若不顾一切,燃起元神之力,准备好九转金丹,可与大神通者均衡……

寿岁。”

白泽不由一怔,细细品味,顿时大惊失色。

“如此你岂不是!”

“我并不会因此平白增长修为,大道自有其限,但会将对方拉入与我相同年岁时,他的境界。

可惜,我推算过,这一招用出来,与同归于尽没什么区别,九转金丹都不一定能救回我的元神。

牵扯着实太大了。”

李长寿满是遗憾地叹了口气,转身飘向小琼峰,驾云飞在了不高不低的高度,丢下了一句感慨:

“鸡肋。”

“呸!”

白泽跳脚对着李长寿的背影施展绝技——老山羊吐口水。

赵公明伸着懒腰走了出来,笑道:“难得见长庚老弟对人言说自己的神通本领。”

“公明道兄怕是误会了,”白泽叹道,“水神不过是在给贫道提个醒,顺便……罢了,这些也不便多说。

说到底,水神对贫道最高,也只能有七八分信任,难以全信。”

赵公明有点纳闷:“为何?”

“水神就是这般性情,”白泽笑道,“哪天水神觉得能随手抹去贫道了,方才能得他九成信任。

不然贫道为何称水神为水神,而不改口称长庚?

坐骑和厨子,尚不配罢了。”

赵公明道:“这我要去说说长庚了,如何能这般待白先生!”

“莫去,道兄莫去,”白泽连忙拦下赵公明,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句肺腑之言,如此水神,贫道心底反倒最是安稳。”

赵大爷顿时满头问号,各种不明所以,默默离着白泽稍远了些。

“白先生,你莫非……”

“还请道兄想好言语,”白泽双目之中绽放仙光,蓬的一声化作本体,头顶独角闪着寒光。

赵公明呵呵笑着,后退两步,叹道:

“我这若是去了天庭也该是武将,实在是不懂你们文臣这些调调。

白先生开心就好,开心就好……

哎,我又没说什么!白先生别乱拱!我堂堂截教外门大弟子,也是要面皮的!

哈哈哈哈!”

小琼峰上,李长寿仙识扫了眼这两位打闹的大能,笑着摇摇头。

赵大爷是真的咸,咳,是真的闲。

玉帝已是亲口催促,让自己去月宫赴任,自己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能撇清自己跟月宫那位的关系?

这事看似是小,实则十分微妙。

他此时跟截教最大的关联,就是云霄仙子与他正在‘感情逐步升温’的阶段,所以就算他有些过界的话,截教仙也会听。

玉帝此举,似乎就是有意削弱他与截教的关联,让他站在天庭的位置上……

当领导对你掏心挖肺时,正是他要重用你,又怕你跳槽。

这道理,就跟当领导跟你谈梦想,正是他不想给你涨工资,又想让你多干活,一样。

如果玉帝扭头就说,要把华云或是龙吉赐婚给他这个水神,李长寿一点都不会惊讶;

这是玉帝所处的位置,必须做出的决断和提防。

去月宫之事,看似是玉帝陛下有些胡闹之举,实则有十多层深意。

李长寿细细思量,决定还是稳一手,做一些应对准备。

他在天庭现如今‘人气’正高,一去月宫说不定就会陷入桃花阵仗,尤其是要面对那么多容貌顶尖的仙子,在自己面前起舞弄清影。

有百美老后图系列法器在,UU看书 www.uukanshu.com李长寿自然不怕这些,但流言蜚语这东西,就是怕旁人联想……

思路必须清晰。

自己过去之后,必须要跟姮娥对立,起码要传出,姮娥因某事厌烦水神、水神斥责姮娥不服管教这些流言。

要做到这事,其实也简单。

李长寿抬手在面前的空白纸张上写下了一行大字——

《论兔肉的一百种做法》

这自然只是吓那只玉兔的,自己只需要把这个东西不小心掉出来,而后训练嫦娥排演舞蹈时,在旁搞搞烧烤、弄点美食,消遣放松一下就可。

话说回来,自己不过是纸道人过去,又能干啥。

最多不过是影响影响道心。

他堂堂天庭水神,人教第三号人物,又岂会怕了那群仙子?

咱行得正,立的端!

“师兄?”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轻唤,李长寿手一哆嗦,差点把面前写好的文书划破。

扭头看向一旁墙上闪烁光亮的玉符,随手将玉符招来,问道:“怎了?”

“我做了一些汤羹,你要尝尝吗?”灵娥话语中带着满满的期待感。

李长寿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这是紧急求生专线!能不能严肃点!玉符使用是有寿命次数的!

“送些过来吧,我本体稍后去丹房中。”

去月宫这事,要不要对灵娥提一提?毕竟后面定会有风言风语传出,提前打消灵娥疑虑也是不错的。

李长寿如此想着,又另取了一张纸,写下了一个备用方案。

《太清纯阳童子神功·精编版》。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