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417章 降临 【超大章】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17章 降临 【超大章】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云舟伴星月,倩影染晨曦。

  那一叶自圣母宫而来的云舟,驶入洪荒五部洲的天地后,正朝北洲不急不慢地飞去。

  云舟之上的几名仙子也渐渐收敛笑意,不再多谈圣母宫中的趣事……

  “大姐,咱们这次,当真要去劝妖族退兵?

  没有娘娘的旨意,只凭咱们空口去说,这能成吗?”

  “不成也要劝一劝。”

  为首的那名仙子柔声道:“今日咱们不可说奉娘娘之命,只点名咱们在圣母宫中做事就可。

  娘娘不给旨意,便是不想干涉天道大势。

  如今大半的妖族被少数上古妖庭遗老利用,牵连更多生灵入了劫,娘娘提醒他们一声,算是对得起当年与妖庭的情义了。”

  “大姐,他们为何总是喜欢打来打去,不可顺道而行吗?”

  “谁知呢?”

  为首仙子表情伴着少许无奈,生了些白色绒毛的尖耳,证明着她上古狐族的出身。

  “或许他们,只是有些不甘就此落寞吧。”

  其他三名同为妖族出身的仙子,闻言尽皆面色有些凝重;她们各自不再多言,站在云舟上观察天地各处,朝北俱芦洲边界而去。

  那里,一阵阵妖风肆虐,星夜被阴云遮蔽。

  漫天乌云自海上飘来,数不清多少身影冲上长满寒松木的大地,简单的整军过后,再次驾云而起。

  与此同时;

  天庭,金光闪耀的凌霄宝殿前。

  李长寿与东木公站于此地,两人身后还有十多名天将与文臣,一同对着凌霄宝殿做道揖。

  这就算是禀告了玉帝陛下,天庭即将出兵援护北洲巫族。

  “水神……”

  东木公忧心道:“要不要,咱们喊醒娘娘或是陛下,请示一番?

  此次毕竟要动用数十万天兵,还要与妖族正面开战。”

  李长寿面露难色,低声道:

  “木公,陛下如今刚在凡俗历劫不久,若因此事就将陛下惊醒,怕是会坏了陛下的机缘。

  今日之事,乃妖族违背上古之约,悍然攻打北洲巫族。

  天庭出兵救援,是因妖族无故挑起事端、不顾当年道祖之命,合情合理,也在你我做出决断的权职范围内。

  若是一些危及洪荒的大事,咱们当然不可擅自做主;

  但这般只涉及洪荒一隅之事,
咱们也不可畏首畏尾、因怕承担后果而不去履行陛下与娘娘交托咱们之职。

  否则,陛下该如何看待木公?”

  东木公沉吟几声,缓缓点头,正色道:

  “水神言之有理!

  还请水神务必顾虑周全些,让咱们天庭少些死伤。

  如此,待陛下回返天庭,才好对陛下交代。”

  “木公放心,”李长寿自信一笑,给东木公与众仙神加把劲,“若此次应对不利,我与木公一同领受陛下责罚!”

  东木公顿时颇为感激。

  虽然总感觉,水神的这番话哪里怪怪的……

  “一切就靠水神调度了!

  我这就去备军待战,天庭各殿也已做好准备,今日定要挫败妖族阴谋,打出天庭威风!”

  “木公多劳。”

  “为天庭崛起,为三界不衰!”

  东木公把自己说到豪气冲云天,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长袍飘舞、转身而去,身后几名天将齐齐跟随。

  李长寿转身,对各位仙神做了个道揖,言道:“各部神殿处,就有劳诸位了。”

  “水神尽管放心!”

  “不能与木公、众元帅一同出征,我们也只能做好后方之事了!”

  “定会拼尽全力保全己方天兵天将之安危,请水神全心执掌大局!”

  “善!”

  当下,这七八名仙神行礼告退,朝着各处神殿而去。

  李长寿转身看了眼凌霄宝殿,驻足一阵,驾云飞回水神府。

  其实有些话,他不便明说。

  就玉帝陛下的性格,真要惊醒玉帝陛下,这次驰援巫族,以消灭妖族精锐为目的的歼灭战,恐怕要无上限升级。

  天庭并未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

  能在六七十年后碾压的敌人,为何要急于一时,让天庭将士白白流血?

  这次,李长寿会以本体出战,尽量发挥人教至宝的优势,弥补己方高手不足。

  顺便赚一点点业障大妖的功德!

  这具纸道人继续坐镇天庭,随时应变。

  仙识扫过天庭各处,随处可见摩拳擦掌的天庭仙神;雷罚殿中聚集了不少文臣,他们稍后将会一同出手,在声势上必压妖族一头!

  纸道人刚飞到水神府前,东天一颗大星,吸引了李长寿少许心神。

  那是太白星,今日出来的有些早了。

  上辈子有个说法,便是太白星主杀伐,掌管战争之事……

  这也不知是真是假。

  李长寿轻轻撇嘴,这老神仙皮纸道人回了水神府中安坐。

  心神挪去他处时,李长寿还不忘看一眼隔壁灵珠子的情形;这大师侄此刻正专心修行,似乎又有感悟。

  李长寿是真恨不得,提前招来‘小将’哪吒,用在今日战事上。

  天庭此时,武将难有堪当大用者,遇到这般中等意思的战斗,竟还需天庭文臣亲自出马!

  唉,洪荒艰辛,神道不兴。

  李长寿有些不放心地,又看了眼东木公那边的情形。

  天庭大批天兵开始涌出北天门,两座‘降临’大阵的落点,已锁定在了预设战场。

  接下来,妖族可尽情发挥,只要不是突然退兵,或是天道突然对巫族降下灭族的紫霄神雷,劈掉了巫族的有效战力……

  一切就尽在掌控。

  心神挪移,落于北洲之北。

  有些阴暗的地下洞穴中,一具中年道者模样的纸道人睁开双眼,眼中神光迅速汇聚,立刻朝着各处散出仙识。

  “大人!您醒了!”

  粗犷的呼喊声中,立刻有十多道身影围了过来。

  他们身披兽皮战甲、提着各类兵刃,肉身蕴含着强横的力量,自然都是北洲之巫。

  李长寿直接问:“几位大巫祭可回来了?”

  “都已回到了黑山中!”

  李长寿道:“各位去提醒几位大巫祭,妖族大军已快到了,立刻开启各处阵势!

  不必吝啬天庭给的灵石,你们巫族修行也用不到这些。”

  “是!”众战巫答应一声。

  李长寿又道:“我去各处巡查一遍,稍后去找大巫祭汇合。”

  言罢,他施展起土遁,身影在方圆百里内不断游巡。

  那十多名战巫先是愣了下,又赶紧扭头疾驰,不断大声呼喊:

  “妖族打过来了!准备干架!”

  “妖族马上就到了!”

  李长寿听得有点无语……

  明明巫族就对方二十分之一不到的兵力,怎么这些家伙喊起来,带着浓浓的开心愉悦。

  对于今日这般妖族大举来犯的情形,巫族并非没有准备。

  巫族在北洲生存多年,虽然最近万年遭了妖族算计,族运渐渐枯萎,且巫族上下失去了斗志;但早年迁入北洲时,他们为了防备妖族开战,做了许多避险之地。

  此地黑山,就是一处‘巫族要塞’。

  这里是巫族设想灭族之灾降临时,所能退守的最后生存之地,距离北海不过三百里,只有西侧一面是坦途,其他三侧的地势颇为险恶。

  虽巫族不善咒、术、法,阵法的发展方向上也走偏了些,但确实是有阵法流传的。

  洪荒流传最广的阵法,大都是用阵基引动灵力、元气,发挥出远超布阵者实力的威能。

  而巫族的阵法,是用自身血气为基础,激发血脉之力、凝造攻伐大阵,比如那大名鼎鼎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黑山的防护之阵,算是巫族建造不多的,以灵石为基础的防护大阵,布阵之法还是学自上古的盟友——人族大兄弟。

  可惜,巫族存放在此地的灵石,因为年代久远,灵气渐渐挥散。

  妖族发布讨天檄文不过半个月,李长寿做主,让天庭与龙宫各送来一批灵石,将黑山的防御大阵完全激活,作为正面硬抗妖族攻势的主要手段。

  黑山的大阵呈‘葫芦状’,大半埋于地下。

  地表是被削成了半圆的黝黑石头山,其内驻扎一名名战巫,随时准备出阵反击;

  地下则是一片被近乎挖空的大地,被大阵包裹,能容纳数十万巫族躲藏,此刻也不过占用了三分之二,还有足够的空余。

  那些最近降生,被视为巫族希望的小家伙们,此刻被众巫保护在了最安全的位置。

  他们就是巫族继续战斗下去的意志,也是此时巫族心底燃烧的怒意。

  无数岁月的恩怨;

  上古而来的仇;

  灭人剑的恨!

  天与地、元神道与肉身道的对决,在今日,将会再次重归洪荒!

  黑山外,南、东、北尽是连绵高山,毒虫遍布、毒兽狰狞,只有西面是大片松木林,这也是妖族即将大举来犯的方向。

  稳妥起见,李长寿在黑山各处仔细巡视了一遍;

  他是真的担心巫族出现什么错漏,被妖族有所趁,从而影响整个战局。

  又一个时辰后,李长寿听到了几声鹰啼,知妖族已探查到了此地。

  ——妖族也有不少高手,自然能提前探查到巫族的动向。

  将最后几处阵法检查完,李长寿赶去了地表,进入了石头山被挖空的山体。

  这里是一处兵营,一名名正值壮年的巫族,正在进行战前的进食,各处飘着烤肉的香味。

  巫族的实力,取决于自身血脉与十二祖巫的远近,此地这一万六千名巫族,已是巫族能够正面压上的所有精锐。

  当然,巫族全员皆可战,此时只是并未让老弱以及血脉之力弱些的巫族登场。

  见到李长寿的身影,几名大巫祭立刻迎了上来,一名名散发着浓郁血气的身影,也都用那些炙热、热切的目光,注视着李长寿。

  有大巫祭此刻颇为激动,高声喊道:

  “水神大人!妖族先锋距离此地大概还有半个时辰!不如咱们直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迎战容易,脱战却难,”李长寿正色道,“巫族想以最少损伤击退妖族,今日当配合天庭大军行动。

  此地大阵如此牢固,为何不用?”

  有大巫沉声道:“水神,避而不战,恐怕会让妖族笑话我们。”

  “巫族的传统……”

  “各位!”

  李长寿声音高了些,先是皱眉想跟这些巫族讲讲道理,那几名大巫祭立刻要开口训斥这些想出去奋战的族人。

  但李长寿突然一笑,笑道:“各位可以换个想法。

  咱们如果出去迎战,对方就没攻打黑山大阵的必要,那岂不是让这些妖族与咱们交战时,少花费了力气?这不是便宜他们了?”

  众巫族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长寿又正色道:“便宜妖族的事,咱们能干吗?

  让他们下攻几波大阵,把他们累成孙子,咱们再冲出去杀个痛快,岂不美哉?”

  “美!”

  “水神说得对!”

  “对,不能便宜这些妖族,先累他们一阵,咱们再正面冲垮他们!”

  一时间,石山山体内传来巫族们的呐喊声,不少其他‘隔间’的巫族,听闻此言,也渐渐热闹了起来。

  李长寿也是暗道心累,本体默默合上了那本《如何与憨憨有效交流》。

  李长寿做出侧耳倾听状,又朗声道:

  “地府来支援咱们的兄弟,已经在东侧埋伏好,咱们这边定要按计划行事,不然就是坑了自家兄弟!”

  众巫族齐齐打起精神,连忙答应。

  角落中,有几个巫族小声嘀咕:

  “计划是什么?”

  “不知道,管那么多干嘛,大人让咱们冲就冲,上就上,遇到妖族就撕了他们丫的!”

  李长寿听闻此言,也是眯眼轻笑。

  正此时,一名大巫祭喊道:“起烟!”

  山体内传来十多声回应,立刻有密集的脚步声在各处响起。

  不多时,黑山各处涌出一股股黑烟,转眼笼罩了方圆数百里。

  李长寿试着放出仙识,却发现自己仙识被黑烟直接隔绝,像是漫入了深渊。

  巫族果然有点东西。

  毕竟跟妖族斗了这么多年,自身又不擅元神探查,有这般手段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黑烟起了一阵,妖族派过来的‘斥候’明显增多。

  一只只飞禽出现在黑烟范围内,不断靠近黑山;

  黑山之上冷不防就会飞出道道长矛,这些纯用手臂力道抛掷出的长矛伴着尖锐的呼啸声,却比声音还要迅疾不知多少,如一道道血色的闪电乍现!

  妖族众斥候损伤足有七八成,但他们也将黑山附近的情形,不断反馈给妖族高层。

  妖族大军距离此地上千里,巫族按兵不动;

  距离此地五百里,黑山依然没有动静;

  一直到三百里、一百五十里,妖族大军停下云头,各路妖王整军备战,众妖才确定……

  【巫族这次,竟然躲起来了!】

  妖族先锋大军不敢乱动,唯恐中了天兵埋伏;

  一片黑云自北海飞来,其上载着百多名妖族高手,到了先锋大军上方,各自眺望着黑烟包裹的石头山。

  他们已嗅到了,那浓郁的巫族味道。

  东天泛起了一片朝霞,天地间迅速变得亮堂了起来,太阳星带来了燥热的灵力。

  这,就是妖族精心计算过的时机。

  妖族几名上古老妖站了出来,鹿公的嗓音传遍方圆千里:

  “这些残暴的巫族已剩最后的元气,此时正避而不出,决不能放任他们再次做大,狩猎你我!

  金乌圣族之光辉已再次照耀!

  儿郎们,万灵之族永不对巫族屈服!”

  鹿公身侧,一名身穿铠甲的雄壮身影高高跳起,在空中化作一头数十丈长的黑毛金纹虎,对着黑山吼出震天撼地之虎啸!

  一时间,这片天地间,那一片片乌云之上的群妖齐齐呼啸。

  小半实力不错的大妖直接化作本体,云上多了一群又一群妖气滚滚的猛兽凶禽!

  熊狼虎豹狸狐鹿、鹏鹰雕鸟昆鳞鱼,其种族之多,一时竟数之不清,粗略估计达数百类!

  此地大半妖兵妖将还是保持着人形的模样,各自操起兵刃、祭起法宝法器,跟随在一名名实力强横的妖王身后,朝黑山汹涌而去!

  正此时!

  高空之中光芒闪烁,突有一道紫白色的雷幕亮起,拦在众妖兵之前!

  浩瀚天威伴随雷幕而来,将妖族先锋大军前冲之势硬生生截断,让修为稍低的妖族的心神惊惧。

  天地间又出现了阵阵青色光芒,一股股大风自北海之上吹来,少顷化作狂风,专吹妖族前军所在之地。

  天庭神殿发威!

  忽有一条青皮巨蟒冲出群妖,转眼化作千丈长短,盘踞于空中,张开大嘴猛地一吸!

  这漫天狂风竟化作一缕缕青光,被巨蟒直接吞没……

  巨蟒张口对着高空怒吼,粗狂的嗓音压抑着熊熊怒火:

  “天庭,休要多管闲事!”

  又听高空雷声炸响,云雾汇聚,凝成了一张威严的面容,正是东木公的模样!

  而东木公威严的的嗓音,也在天地间开始回荡:

  “天庭受道祖之命,守卫天地、维护三界!

  而今,你妖族不尊天庭之令在先,擅自挑起上古仇怨在后,更是不尊当年道祖老爷之命,公然违背上古之许诺,欲将巫族赶尽杀绝!

  吾奉劝尔等及时收兵,否则定会将尔等尽数覆灭于此。

  天威不容欺!”

  众妖安静了一阵,忽有大笑声响起,此地有数百妖族高手先后大笑。

  有大妖朗声喊道:“天庭至今不敢派一兵一卒,就会空喊吓人?!

  孩儿们,今日就灭了巫族给他们看看!”

  众妖兵齐声应诺,一股股妖气汇聚成庞杂的威势,气冲斗牛、几欲晃动九重天阙!

  在此地这连片的乌云之后,一座云山浩浩荡荡开拔而来,那是十数层乌云,汇聚了数十万妖族。

  遮天蔽日、浩瀚无垠,其中又有众妖族化出本体。

  本是日出天晴地朗之时,却因这众多妖族、滚滚妖气,大地再次变得阴沉阴暗。

  黑山之中,众巫感受到了来自妖族大军的压迫感,但也因此,尽数被点燃了战血!

  东木公不再多言,空中云雾凝成的面容消失不见,天地间雷霆不断闪耀,滚滚雷声似是在警告妖族……

  但越是如此,妖族大军士气越盛!

  一只只猛兽飞禽对着天庭与黑山的方向不断嘶吼,那些妖族名宿,也仿佛梦回妖族鼎盛的上古……

  鹿公禁不住眼角有泪痕闪烁,喃喃道:

  “回来了,都回来了!”

  妖族大军干脆合兵一处,再次朝黑山镇压而去!

  大军在空中蔓延出百里,远远看去,就如一座宏伟的山岳,要以山崩之势,压垮巫族黑山!

  叮铃铃——

  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这铃声轻易盖过了兽吼雷鸣;

  一叶云舟,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高空,那淡淡的女子嗓音,同时传到了方圆万里各处生灵耳中:

  “还请天庭暂止神威,也请妖族暂停行军。”

  众妖气势正盛,如何肯停?

  但一头老妖立刻高喊:“可是娲皇宫来人!”

  众妖顿时止步,一个个看向空中落下的白云。

  云上,四名仙子一字排开,面对着众妖族,为首那名有着狐耳的圣母宫仙子,缓声说道:

  “我等是娘娘身旁的侍女,也是与各位同族出身,今日听闻各位要灭北洲巫族,前来相劝一二。

  巫族与妖族三次大战,洪荒生灵死伤无算,天地齐恸,妖族巫族也各自立下誓言,双方约定不再为战。

  各位今日为何要打破约束,再起战端?”

  众妖族高手齐齐行礼,但面色都有些不悦。

  “几位大人,圣母娘娘可有旨意下达?”

  那为首的圣母宫仙子道:“并未,只是我姐妹几人前来提醒各位。”

  “若无圣人娘娘旨意,恐恕我等不能从命!”

  一仙子怒道:“妖族若率先打破上古之约,那明日人族举全族之力覆灭残余妖族,尔等又该如何应对?”

  一老妖笑道:“人族久无人皇,自满自大,仙门林立。

  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不足为虑!”

  “你们!”

  呜——

  有仙子刚要训斥,东天突然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号角。

  道道妖识、目光朝着东面的天空汇聚而去,那里也有一朵云迅速飘来,在云上最前排站着的是一名青年道者。

  这朵云,便是此青年道者所凝,而云上的情形,让人有点懵圈……

  因‘娲皇宫’仙子现身阻拦妖族大军,心底略微有些不忿的众妖族,皱眉看着这一小撮妖族。

  什么情况?

  有老妖高声呼喊:“当心,这可能是巫族的邪恶巫术!”

  众妖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朵宽敞的云上,两排十多名血气冲天的巫族壮汉,正拿着巫族有些简陋的乐器,伴着高亢的号角声,敲打起了轻快的节奏。

  那青年道者,也就是李长寿的纸道人,此刻含笑在袖中取出了……

  一只唢呐。

  临时得知牛头马面搞了这‘节目’,又恰逢圣母宫仙子现身阻拦妖族开战,李长寿顺势就直接驾云带着来了此地。

  歼灭大战就在今日,岂能让妖族驻足不前!?

  阐教有大阴阳师嘲讽技能满级,地府也有牛头马面这种专业对口的人才,能不断给他整出新花样……

  今天不把妖族气到热血上脑,当真辜负了牛头马面这份心意!

  这朵云飞过黑山山顶旋即停下,鼓声乐声开始逐渐加速。

  李长寿的纸道人将唢呐放到嘴边,轻轻吸了口气,那这十多名负责伴奏的巫族壮汉朝着左右分开,更卖力敲打手中乐器。

  一口巨大的石棺,横在云朵之上,六名巫族壮汉随着鼓声晃动着身形,慢慢蹲了下去。

  纸道人用仙力包裹手中唢呐,用力吹奏,嘹亮的唢呐声划破天际!

  六名巫族壮汉将石棺顺势抬起,扛在肩头,伴随着鼓声和唢呐声,放松且自信满满地,开始摇晃身形。

  而此时,那石棺正面上,两个大字慢慢显露,赫然是——

  妖庭太子,陆压之名!

  “陆压何在?哞!”

  “速速过来受死!咴儿!”

  石棺后传来两声吆喝,地府勾魂元帅牛头马面齐齐跳了出来,一左一右甩动着手中的锁链,扯着嗓子大吼:

  “今日,我们地府针对陆压这种贵客,特地推出殡葬大酬宾!

  让你们太子殿下赶紧现身战死,尸身装这里,魂儿我们当场拘走,最快一个时辰就能判他打入哪层地狱!

  哞!”

  “我们地府特赠送一副棺材!咴儿咴儿!”

  侧旁,吹唢呐的纸道人强忍笑意,已是给牛头马面仙识传声,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该退就退了。

  天上地下,众妖的面色齐齐黑成了锅炭。

  云上,那四名仙子歪头眨眼,脑袋上挂满了问号,皱起的小眉头各种疑惑不解。

  天庭兜率宫中,大法师盘坐在树下,看着太极图显出的这一幕,包着双脚笑了翻过去。

  圣母宫、圣人秘境,趴在宝池旁正喝仙果果汁的某位圣人,差点被一口果汁呛到,又趴在那一阵耸肩,纤手不断拍打地毯。

  而黑山山体内部,那四名看到了云上这一幕的大巫祭,都是以手掩面、哭笑不得。

  地府一脉怎么……怎么就突然变得这般风骚了。

  妖族终于反应过来开始破口大骂:

  “杀了他们!”

  “把这些巫族给我挫骨扬灰!”

  “去你哔哔的,送棺材也没你们这么浪的!”

  怒吼声、咆哮声,数百道恐怖的身影冲出妖族战阵,扑向牛头马面。

  这时,李长寿一步向前,身周仙光闪耀、口中震声大喝:

  “且慢!

  尔等可知贫道为何人?”

  众妖又是一个停顿,只因李长寿身周闪耀的仙光中,带着某种天地之威。

  趁着这空挡,牛头马面带着这群巫族直接从云上跳了下去。

  黑山之外现出一层浅蓝色的光壁,这光壁裂开一条缝隙,将这批彻底惹恼了巫族的‘专业团队’接入阵中。

  “哼!你们逃得掉吗?今日就要将你们巫族杀的片甲不留!”

  “水神?”

  躲在黑气中的一道身影,突然认出了这青年道者的身份,冷然道:“你是水神的化身!”

  李长寿手中唢呐轻轻转了几圈,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身周突然涌出道道光火。

  数十道迅疾流光砸来,将李长寿还未燃烧干净的纸道人直接砸散,而李长寿的嗓音,在天地间不断回荡:

  “放弃攻打此地,我可看在圣母宫几位仙子的面子上,今日让你们全身而退。”

  然而,李长寿话音未决,几名上古老妖已是怒声大吼:

  “今日定覆灭残巫!”

  “各军压上,攻破其护山大阵!”

  霎时间,群妖齐齐而动,此次声势比之前高涨了足足数倍!

  云上那四名仙子轻轻皱眉,却知她们已阻不住这场大战爆发,各自朝高空飘去,站在云上注视下方。

  只见……

  妖风阵阵、黑云漫卷,数万先锋妖兵先行压上,数百上千妖族高手夹杂在妖兵中,朝着那座黑山直直撞击!

  数百飞禽大妖化作本体,各自挥动羽翼,招来狂风将黑烟吹散,又将妖气吹向天地各处。

  诵经声、诵咒声,风火水土齐被惊动,无边灵气转眼沸腾!

  渐渐高升的太阳星黯淡无光,方圆万里宛若坠入黑夜,无数术法、法宝、箭矢化作的流光,又将天地再次照亮!

  黑山大阵启,湛蓝色的大阵光壁坚不可摧,无数流光宛若火星,前冲的妖兵撞破了头颅。

  妖兽嘶吼,越来越多的妖族现出本体,凶猛冲撞着巫族大阵。

  那已经写入了妖魂的恨意,那是无法忘却的敌意!

  这些平日里如散沙一般的妖族,此刻却将自己凶悍的一面展露无疑!

  黑山山体内,众巫族双目渐渐被血光点亮,一股股气息已是要将这山头掀翻。

  李长寿的纸道人闭目凝神,在计算着何时的时机,双手各握着三枚玉符,一枚正式、两枚备用。

  一直到,妖族大军已围绕黑山铺开;

  一直到,众巫即将到忍耐的极限;

  一直到,天地间再次出现了一道道雷霆,雷罚殿中的天庭众仙神齐齐催发雷霆大阵!

  啪!

  六枚玉符在李长寿手中炸裂,李长寿的纸道人与阴暗角落中的本体,同时张开双眼,目中闪耀青色神光。

  “备战!”

  山体内,压抑的低吼声此起彼伏!

  黑山之外,天空突然被金光充满,两道百丈直径的金色光束自北方穿透厚厚的云层,照透无边妖气,照在了黑山北侧、南侧五百里之外!

  金色光束中,一道道身穿银亮战甲的身影飞出,霎时便在天边排开一层层战阵。

  天兵,降临!

  “分兵!分兵!”

  有妖族大能高声怒吼:“攻其不备!杀!”

  立刻有妖族大军要朝两侧天兵落点冲去,又伴着声声怒吼,几头身长百丈的凶兽朝天兵战阵横冲,要将这些并无高手坐镇的天兵直接活吞。

  正此时!

  海水中窜出道道人影,这些人影身形翻转,瞬间变作数百丈至数千丈的苍龙!

  龙吟阵阵、龙爪裂空,将妖族高手的强攻硬生生截断!

  东木公与十数名天庭战将,自金光之中齐齐走出。

  木公须发飘舞,手中宝剑闪耀出璀璨金光,天道之力若潮水涌来,加持南北两侧天庭战阵之上,将众天兵的银甲染成金色。

  “各部天兵列阵!神通齐备!

  奉天之命!讨伐祸乱天地之妖!”

  刚抵达了小半的众天兵齐声应诺,声势震天,甚至已压过妖族之势!

  ……

  啾啾——

  窗外树梢,两只灵鸟轻啼。

  小琼峰棋牌室中,灵娥端着一杯茶水,低头轻轻抿着,与沏茶的酒雨诗探讨煮茶的窍门。

  酒玖端着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让甘甜的茶液在嘴边回味,嘀咕道:

  “感觉也没差呢。

  对了小灵娥,你师兄最近又在忙什么?我看丹房那边的大阵,这半年一直在开着。”

  “修行吧,”灵娥轻声回着,看向丹房的方向,却只见绿荫葱葱,“也可能有事出去了呢……”

  “嗯?他出去作甚?”

  “采药,卖丹药咯,”灵娥轻笑着,目光却有些悠远。

  一缕微风吹来,吹拂着她的发梢与薄薄的裙摆,也吹起了她道心的波痕。

  “咱们,一直都被师兄保护着呢。”

  酒玖不由歪了下头。

  ……

  北洲,那两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中,源源不断的天兵依然在向外涌出。

  海面之下黑影游动,越来越多的龙族高手现身,与已经列好阵的天兵们同时出手,将扑来的妖族大军挡下、击退。

  众妖似乎出现了分歧,半数转向迎击天兵与龙族,半数强攻黑山!

  黑山上的防护大阵已开始闪烁,眼看再撑不过片刻……

  嗒!

  本应无比轻淡的滴答声,在这噪杂、广阔的战局中,却是那般清晰。

  一抹道韵自东伴着微风而来,几乎转眼,席卷过每个生灵的道心……

  这道韵祥和又安宁,让生灵在一瞬之间,忘记了愤怒和争夺。

  随之,又像是有一层薄薄的海浪荡过,将天染成了浅蓝色,将妖气系数净化,让业障之火都暂时熄灭。

  蓦然间,此地生灵多了些许生机与希望。

  碧海蓝天之间,有着浅白色长毛的瑞兽,踏着一只只缓缓荡漾开的光晕,自天边优雅地漫步而来。

  姣美的身姿、浅黄的双眸,额头那三只长长的彩羽正向后飘舞,独角不断散出那种祥和的道韵,似乎在劝诫众生,停下互相征伐。

  妖族立刻沸腾!

  “白泽……白泽前辈!白泽前辈现身了!”

  “是咱们的白泽元帅!”

  “天不亡我圣族,天不亡我圣族!太子殿下,白泽前辈现!”

  正‘声泪俱下’的鹿公,话语突然一顿。

  这位妖族名宿双目瞪圆,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嘴巴微张,抬手指着在天边漫步而来的瑞兽白泽,嗓尖发出一阵阵‘嗬嗬’的奇怪响动。

  整个北洲战局落针可闻,那水之道韵流转之地,万籁俱静!

  不知多少妖族从激动,到震惊,再到不信、惊惧,他们从不敢相信到不愿相信,更有妖族道心震颤、几乎崩碎。

  “怎会!是幻境,这定是幻境!”

  “白泽前辈为何抛下我们!”

  “不,这绝无可能!白泽元帅怎会!怎会成为水神的坐骑!”

  坐骑?

  瑞兽背上,白须白发的李长寿正静静盘坐,头顶悬着玄黄塔,左掌托着乾坤尺,面容淡漠,眼睑低垂。

  他右手轻轻拍了下白泽的背部,白泽在战局之外停下身形,略微低头,李长寿自行飘下,由坐姿自然而然站起,长袖飘舞、银白长发微晃动。

  他手中乾坤尺轻轻一划,漫天金光大作。

  李长寿那淡然的嗓音,却宛若闷雷一般,在众妖耳中心底炸响:

  “奉,天之命。”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