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5章 某神兽:我与水神单方面神交已久 没有更新?告诉管理员更新 章节内容错误、缺失举报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405章 某神兽:我与水神单方面神交已久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暂不提李长寿初试无为,于山中琢磨仈Jiǔ玄功、巫人改造,等待妖族做出反应。

  且说南赡部洲西北,某座普通的凡尘城池,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宅后院中,两道身影正在荷塘旁漫步而行,身上还带着两股晦涩的道韵。

  陆压道人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貌——那衣冠楚楚、面容俊美的青年道者;

  他身旁的‘厨子’换上了长袍,含笑为陆压道人介绍自己亲手布置的庄园美景,言说那些别出心裁的小设计。

  陆压终究是没忍住,主动问道:“前辈为何会去那酒肆之中做个厨子?而非……”

  这中年道者反问道:“为何贫道就不能做个厨子?”

  “这……”

  “是因贫道当年为先帝效命时,以能掐会算为生灵所知,而今隐居此间,就非要做个与之相衬的卦师?

  哈哈哈!”

  中年道者捏着自己的山羊胡,笑道:

  “此不过是殿下先入为主的念想,其实贫道的兴趣颇为广泛,远不止占卜、观测、阵法这些。”

  陆压叹道:“晚辈只知前辈隐居此地,见到了那凡人卦师,还以为是前辈所化。

  前辈肯见晚辈,可是愿再出山相助晚辈一程?”

  “唯独这个,请恕贫道不能答应。”

  中年道者果断摇头,目中流露出惋惜之意,“我还道殿下今日所来,是为了问活命之法,不曾想殿下竟还存着这般念头。

  若是这般,殿下不如就此回吧。

  接下来贫道说的再多,于殿下也是无用。”

  陆压皱眉道:“前辈言下之意,晚辈已有生死之危?”

  中年道者煞有其事地看了陆压一眼,双目突然化作了淡黄色,瞳中闪过一道光亮。

  “大祸不远矣。”

  陆压道心轻震,在这中年道者眼中,看到了一幅一闪而逝的画面……

  画面中,他浑身是血躺在一片湖泊上,不知生死,但状况无比凄惨。

  若是换了旁人,对陆压言说这些,让他看到这些,陆压或许会直接‘请宝贝转身’,再骂一句:

  胆敢惑乱贫道心神!

  但眼前这位中年道者,也唯独这位中年道者,陆压不得不敬、不敢不敬。

  当年妖庭破灭,他陆压能活,便是因这中年道者相助;

  且昔日妖族十大妖帅中,唯一能摘清自身因果,自巫妖大战中全身而退、毫发无损的,
便是眼前这位中年道者。

  上古妖族十大妖帅,白泽。

  白泽,先天灵兽,擅推演、占卜,知阴阳、明生死,最善趋利避凶,通万物之情、晓万物之貌,为妖庭妖帝器重信赖,也是当年妖帝平衡妖师鲲鹏权柄的重要谋臣。

  白泽所著《白泽精怪图》,成为上古时,妖帝统治妖族的重要权力基础。

  陆压额头见了冷汗,低声一叹,对白泽做了个道揖。

  “请前辈救我!”

  “罢了,”白泽摇头轻笑,“虽在殿下眼中看到了执迷,但终归是欠了先帝几分人情,须得在殿下身上还上。

  殿下可知,是谁要杀你?”

  “天庭水神!”

  陆压这话几乎脱口而出,但喊出之后,又隐隐觉得不太对。

  白泽笑道:“不错,就是水神。

  天帝要杀你,是要杀妖庭太子,而这水神要杀你,是要杀陆压道人。”

  陆压忙问:“为何如此?我与水神可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贫道也不知。”

  白泽停下脚步,背负双手站在荷塘旁,看着水面上那连片的荷叶,目光越发悠远……

  “水神此人,贫道捉摸了许久,终究是捉摸不透。

  殿下也知,贫道虽有些微神通,可知万物之貌,但总归不能真的去推演万物万灵,不然道心顷刻便会被撑坏。

  贫道如今闲云野鹤,隐居尘世间,只会去观测贫道感兴趣的生灵。

  初次注意到这水神时,他的海神庙只有五六座,但那时,贫道就无法看清他形貌跟脚,他当时就已有了防范,且这防范一日未曾松懈。

  贫道暗中观察水神至今日,依然是看不透他呀……”

  白泽话语一顿,叹道:

  “水神此人,极善忍耐,行事周全到令人发指,而且睚眦必报;

  殿下可知当年龙族海眼被攻破之事?”

  “自是知晓,”陆压道人道,“天庭与西方谋算龙族,最终龙族选择归顺天庭,西方拿龙族立威,毁了东海海眼,夺走了东海宝库。”

  “当时西方主持此事的,乃西方大圣人的弟子地藏。”

  白泽笑道:“但地藏和他的小谛听春风得意不多久,就有了三教仙人齐上灵山之事。

  三教仙人逼灵山低头认错,且当着灵山的面,杀了他们灵山弟子,玄都大法师更是凭先天至宝太极图,与西方二圣人硬拼了一记。

  那场戏,当真好看……嗯咳,那次之事的起因,殿下可知是何事?”

  陆压道人皱眉道:“请前辈赐教。”

  “地藏略施小计,用谛听之能,造谣截教火灵圣母与赵公明,还是借阐教黄龙真人的名义将此事散出去的。”

  白泽笑道:“只是半日,天庭水神就定下了反击之策,连通了三教大师兄。

  就因这一件小事,让灵山在龙族身上得来的声威直接倒赔了进去,让三教关系得到缓和,顺便还打了西方圣人的脸面。

  更是让地藏和谛听惨被圣人训斥,丢了圣人信任。

  这算计……

  贫道总之,是绝不会与水神为敌。”

  陆压略有些不满,言道:“此事何尝不是三教大师兄有意促成?”

  白泽笑而不语,将话题引回了陆压之事。

  “殿下,除西海之事与升妖山一战,你可招惹过水神?”

  “并未做过,”陆压目光坦坦荡荡,“升妖山时,我是自娲皇宫中赶去的升妖山,晚了半步,不然也不会让那水神轻易得手。”

  白泽皱眉道:

  “殿下,圣母娘娘的居所名为圣母宫,娲皇宫乃妖族自己取的名。

  莫要因圣人的不追究,就真当圣人娘娘认下了妖族胡乱按的名号。

  上古,圣母娘娘成圣前,先帝恐伏羲与圣母娘娘夺权,先一步逼走了他们兄妹,圣母娘娘此前会庇护于你,不过是与先后交情匪浅。

  而今,水神去过了两次圣母宫,圣母娘娘是否还会出手庇护你,已是未知之数。”

  “水神去圣母宫?”

  陆压不由一惊,忙问:“这是何时之事?”

  “初次是妖升山之战过后,最近这次,是因大德后土遭灾,就在不远之前。”

  白泽捻着山羊胡,淡然道:

  “看来,殿下也是被那些所谓的老臣捧糊涂了。

  圣母娘娘是人族圣母,当年人族被妖族屠戮,圣母娘娘未曾现身,是因妖师鲲鹏用计算计了圣母娘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圣母娘娘赏赐给了水神数不清的宝物,这在圣母宫中可不是什么秘闻。

  殿下啊,妖族已在妖庭破灭时,早已不复存在,何必纠结前事?”

  陆压道人默然不语,面容颇为黯淡。

  白泽继续相劝:“贫道当年追随两位先帝,亲眼所见,那些不甘被巫族捕食的万族汇聚不周山顶,立上古天庭,得天道大运,与巫族争锋天地。

  那时,天庭是天庭,圣族是圣族。

  而后贫道也是亲眼所见,当圣族占据天空,压过了巫族一头,这个圣族逐渐腐朽,无尽的征伐、斗法,大族吞并小族,强者奴役弱者。

  那时,天庭虽还是天庭,圣族已是妖族。

  唉……”

  白泽这一叹,叹出了无尽萧瑟。

  “妖庭陨落,是大势所趋,是谁都无法挽回之事,却并非什么悲剧,这是应得的因果。

  殿下,那些此时还喊着妖庭制霸的家伙,当真算是妖族吗?

  他们不过是些腐朽之木,却强行将上古之后化形的万族,归入妖族之中,借妖族之名,行奴役、强压之事。

  试问,若当年活下来的并非是殿下,而是殿下的胞兄胞弟,这些所谓的妖王会如何相待?”

  “会……”

  “会与殿下无二吧。”

  陆压道人皱眉凝思,又黯然一叹,“确实如此,我也不过是他们举起的一杆大旗。”

  白泽笑道:“殿下能及时醒悟就好。”

  “前辈!”

  陆压道人转过身来,又做了个道揖,“晚辈想要活命,还请前辈教我!”

  “其实,你现如今已被水神逼到了一条死胡同,”白泽正色道,“想要破局,唯有一条路走。”

  “请前辈赐教。”

  白泽道:“号召各路妖王起兵反天,如此才可有三成活路。”

  陆压面露不解,显然是有些消化不良。

  白泽缓声道:“当今天帝忌惮你,是忌惮妖族太子,若妖族所谓的中兴之势没了,妖族那些老妖王祭了天,妖族威胁不到天庭,天帝的那份忌惮自会消退。

  你只需在时机到了,以‘不愿妖族就此绝于洪荒天地’,表现出慈悲之心,向天庭认输,天帝自会借你彰显天庭仁义,不只留你一条性命,还会承认你之跟脚。

  那时,你自可在天地间随意逍遥。

  不过……”

  陆压忙问:“不过如何?”

  “就怕这个水神,在你对天庭认输时,直接扔一把刀在你面前,成全了你慈悲之名啊。

  他肯定会这般做。”

  陆压顿时如鲠在咽,“这水神,到底为何针对于我?”

  “贫道也不知,”白泽轻轻叹了口气,目中带着几分陆压看不透的光彩,“水神此人谋算之深,非我可及,往往会有出人意料之举。

  面皮于他如无物,宝材宝物如烟云。

  最让贫道钦佩的,反倒是他的见利而不忘义,虽不曾与这位水神打过照面,但贫道仿佛与他神交已久……”

  “前辈,”陆压道人低声问,“不可想办法除掉这水神吗?”

  “动他?”白泽笑道,“最先落到你头顶的,应该不是太极图,也不是诛仙四剑,而是……”

  “什么?”

  “紫霄神雷。”

  白泽拍了拍陆压的肩头,“莫要多想了,如今水神借势而行,他背后站着的是天道,是道祖,是弹指就能让咱们飞灰湮灭的存在。

  与其想这个,倒不如想想如何借着让妖王起兵反天,对水神示好。”

  陆压道人目中带着少许无奈,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后,陆压又问:“前辈,您可否代晚辈去与水神打个招呼?”

  “不可能,做不到,此事想都不要想。”

  “呃,前辈您拒绝的为何如此果断……”

  “莫要开这般玩笑,”白泽嘴角一撇,山羊胡都带着几分嫌弃,“以地藏和小谛听举例,水神忌惮的是小谛听而非地藏。

  若是给水神机会,小谛听这种能听取万灵心声的小兽,定是要除之而后快。

  更别说,是贫道这般,比小谛听的本领高了一点点的上古妖族了。

  贫道与水神若碰面,只有两个下场。”

  陆压此时道心已是有些麻木,低声问:“哪般下场?”

  “要么他杀了我,要么我立下几万字大道誓言,成为他的坐骑。”

  白泽仰头长叹,目中满是郁闷,叹道:

  “他现在未曾动贫道,主要是因修道日浅、积累不足,等他功德金身凝成,怕是就要打贫道的主意了。”

  陆压忙问:“那前辈,您不、不逃吗?”

  “能逃去何处?”

  白泽苦笑了声,“现在只能试试假死这招,到时能否逃过去了,不过……应当是不成的。”

  “为何?”

  “水神极善补刀之事,凡灭杀之灵,半点魂魄都不会留下。”

  陆压眉头皱成了个川字:“前辈是否有些太过夸张了?

  这水神当真如此厉害,为何不将灵山压下?不将我妖族覆灭?”

  “你总要给他些时日。”

  白泽缓声道:“此刻贫道能告诉你有关水神之事,便是他修行至今,到妖升山一战能重伤你,绝不会超过五百年。

  其他事你莫要多问,贫道可不敢沾他半点因果。”

  陆压有些欲言又止,白泽见状却是笑着摇摇头,并不再多说此事。

  “殿下,记住贫道一句告诫吧。”

  “前辈请说,晚辈定铭记于心。”

  “斗神不斗势,斗仙不斗圣,”白泽低声道,“天庭忌惮的就是妖族如今还保存了不凡的实力,殿下万万不得与那西方灵山联手啊。”

  陆压再做道揖:“前辈教诲,陆压谨记于心!”

  白泽身影突然变得有些虚淡。

  陆压抬起头来,却见白泽随风消散,此地庄园各处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贫道先走一步,殿下多多保重。

  人情以还上,咱们今后,便不多见罢。”

  陆压闭目苦笑了声,又连连做了三个道揖,这才转身离了此地。

  ……

  数月后,上古妖庭遗太子陆压,于北俱芦洲南部边界现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振臂一呼,发讨天檄文。

  一日之间,有三百二十五路妖王响应,聚妖兵数百万、妖族高手数千,言说天庭迫害妖族、无辜打压万灵之族,力抗天庭之命。

  洪荒五部洲一时沸腾,天庭整军备战,各地妖族赶赴北洲边界,以壮妖族声威,人族炼气士也是磨刀霍霍向北洲。

  有妖王高呼再立妖庭,不过这妖王很快就没了声响。

  陆压发讨天檄文当日,度仙门小琼峰,那幽静的竹林中……

  李长寿放下手中书卷,注视着西北的方向,稍作思索。

  这陆压得了高人相助?这以进为退的办法都能想出来。

  稳一手,现在玉帝王母不在天庭,妖族此时只是要抗命,尚未正式起兵。

  先让檄文飞一阵,看妖族会不会膨胀到主动攻打天庭。

  但凡有一股妖兵……

  不,一缕妖气!

  但凡有一缕妖气到了天门前,李长寿就能借题发挥,让东木公去玉虚宫、碧游宫、兜率宫哭上三天三夜,言说趁玉帝历劫,妖族欺辱天庭。




如果喜欢《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请把网址发给您的朋友。
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到桌面,添加桌面请猛击这里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快捷键: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归正传所写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为转载作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扫码